《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爱刷牙的鲸鱼王的小说,李怀仁,刘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

作者:爱刷牙的鲸鱼王

主角:李怀仁,刘兴

类型:历史

简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哪个兔崽子给我做的大帅服。”
“我不穿!还敢硬来,看我不......哎哎哎,左边有点紧了,老肖你帮我拽一下。”
李怀仁看着镜子前的自己,摸了摸肩带的流苏,腰间的佩剑,不禁沾沾自喜。
“别说,就我这气质,不当大帅真是委屈了这副好皮囊。”

第1章 秋山岭战场

满目残寂的山岭上硝烟四起,到处都弥漫着黑火药那呛鼻的味道,其惨烈程度堪比修罗地狱。

这时,几个伙夫挑着担子,一边走一边敲着手里的大饭勺子

“开饭了开饭了,都拿着饭盒过来领饭。”

听到这话,原本毫无动静的阵地上突然骚动起来。

一群人冲了出来,前赴后继,生怕去晚了连汤汁都没了。

伙夫看着杂乱无章的众人,不耐烦的喊道,“退后!排好队,急什么急,没吃过饭的穷佬。”

就在大家都在争抢饭的时候,远处简陋防御工事的防炮洞里窝着名黝黑的士兵,怀里抱着一把毛瑟步枪,蜷缩着一动不动。

他叫李怀仁,已经来这里三天了,他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次意外的雷击,让他来到了这个平行时空。

令人感到悲催的是,刚来就被当地的军队逮住,充当了壮丁,一百多号人临时组建成了一个连,就被送到了这个秋山岭阵地来,用来消耗敌人的弹药储备。

经过这几天的旁敲侧击,他大致上对周围的环境有了一定了解。

目前他所在的军队归属一名叫宋化的大帅统领。

此人是附近几座县城的土皇帝,兵匪出身,聚众三千人马,生性多疑,行事残暴。

宋化从来不把他们这些下层士兵的生命放在眼里,就像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前不久,他手下一个营闯入隔壁祝福大帅的领地,洗劫了一座小县城,扫荡一空,连只蚂蚁都没有放过。

撤离的时候,居然还在城墙上写下“此城鸡犬不留!”

这件事传到祝大帅那里,自然是勃然大怒,当即决定,兵分三路,攻打宋化。

不过,宋化此人毕竟土匪出身,选择老窝那可是行家,通往老宅的几处关键路口都把他卡的死死的。

这秋山岭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一旦秋山岭被攻破,长驱直入,中途没有任何阻碍,可以直捣宋化的大本营。

为此,宋化派出手下最精锐的一旅来布防这里,只要将秋山岭守住,其他的地方据险而守,是打不进来的。

秋山岭是战略要地,祝大帅心里自然清楚,他集结五个团,四千人,猛攻丘山岭。

一旅的旅长刘兴是宋化的绝对心腹,所谓近墨者黑,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祝军进攻的时候讲究步炮协同,在步兵冲锋前,通常会对敌军阵地进行一个基数的炮击。

刘兴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下令到处抓壮丁,简单进行了一些训练,就直接发枪让他们上前线。

而他的人则在山顶建立第二道防线,等山下打的差不多了,再带人冲下来,打一波反冲锋。

就这样不停的用壮丁来消耗祝大帅的弹药,因为他这种打法,山下的县城内已经很少能看到男丁了。

李怀仁的连队刚刚换防上来,只知道这里打得火热,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是李怀仁毕竟受过先进的教育,从阵地的破坏程度以及战壕里那些还没干涸的血迹。

他可以判定,这里前不久发生了一场大战。

而且,他们是惨败的一方。

所以,在其他人还在乐呵呵,摸着怀里发的那一块银元的时候,他自己悄悄找了个角落按照军防标准挖了个洞。

一旦发生炮击,他也能马上躲进去。

当众人去抢饭的时候,他缩在里面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人群聚集,正是炮击的最佳时刻。

但他不能说,因为说出来也会被当成神经病打死。

这时,外面传来异动,很快就演变成了骚乱。

“呸呸呸,这......怎么粥里有个尾巴!”

“什么,呕,这是老鼠的尾巴!”

“这是什么粥,你们想毒死我们吗?”

大家倒掉饭盒里的粥,发现里面所谓的肉粒,竟然是老鼠肉。

众人义愤填膺,纷纷围住那几名伙夫,要讨个公道。

为首的伙夫面色轻蔑,满脸不在乎说道,“你们懂什么,一只大老鼠,赛过老母鸡,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李怀仁的连长姓朱,原来是县城里酒楼的厨师,自然知道什么赛过老母鸡都是编出来的鬼话。

他满脸怒气,拿起汤勺,盛了满满一碗粥递给那名伙夫。

“来,你把这碗干了,我们就喝。”

“对啊,干了!”

“给爷喝干净了,好好补补!”

众人见状,都叫嚷起来。

那伙夫见情况不对劲,从腰间掏出一把撸子,朝天砰砰就是两枪。

后面其他几名伙夫也都从肩上把枪卸下来,和众人对峙。

“你们还想不想活着回去了,要是不想,你们……”

咻咻咻!

他话还没说完,天上传来巨大的啸声,裹着狂风,带来一阵阵的热气。

李怀仁愣了一秒,突然意识到什么,赶忙伸出头吼道,“防炮啊!快躲开!”

话音刚落,砰砰砰的几声,尘土四溅,到处都是烟雾。

刚刚还在中间的一圈人,死的死,伤的伤,成片的倒下。

轰鸣的炮声让他听不见战友的哀嚎,李怀仁默默的闭上了双眼,这时候,他也无能为力。

或许,眼不见,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炮击持续了一刻钟,李怀仁钻了出来,看着满目苍夷的阵地。

他来不及去感叹,因为炮击停止说明敌人马上就要上来了。

当务之急是赶紧组织防线,要不然所有的人都得完蛋。

李怀仁四处张望,想看看朱连长还有没有活着,现在只有他能说得上话。

“嘶,真疼啊。那个兵,过来,把爷救出来。”

耳边传来一声叫喊,李怀仁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伙夫头头。

此时他半个身子被尘土埋住,正在奋力的往外扒,看见李怀仁,喜出望外,朝着他喊道。

李怀仁并没有动,想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环顾四周,没有人。

“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把爷拉出来,要不然一枪崩了你!”

伙夫头头见他无动于衷,恶狠狠地威胁道。

李怀仁冷冷一笑,轻声说道“好。”

然后慢慢靠近他,拉栓,上膛。

这时候,伙夫头头有点恐惧,眼前这个人怎么一点都没有贱民的那种卑微感。

直到李怀仁的枪口慢慢对准他,他才明白,这个连士兵都算不上的家伙,要对他下黑手!

“你敢!我可是……”

砰!

伙夫头头瞪大双眼,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李怀仁面无表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心狠的人才能夺得一席之地。

更何况,这人简直是人渣中的人渣,自己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李怀仁看了看远处,密密麻麻的人影摸了过来。

敌人开始进攻了!

突突突突突!

制高点的重机枪突然开火,李怀仁循声望去,只见他们的连长正在疯狂输出!

这台重机枪已经更换了数十位主人了,每一任主人从拥有他开始,就再也没有看到过第二天的太阳。

“都别想着装死蒙混过关了,他们打扫战场的时候会补刀。”

“弟兄们,横竖都是死!和他们拼了!”,一名士兵冲出来嘶吼的喊道。

有人领头,很快,一道道人影从死人堆里爬了起来,捡起自己的武器,钻进战壕。

李怀仁也找了个掩体,看了看周围的地势,一马平川,跑出去肯定是死路一条,直接被步枪当靶子打。

如果退回山上,那也行不通,十有八九枪毙完被挂起来示众。

那么,击退面前的敌人?

李怀仁看了看手中的毛瑟步枪,发给他的时候,里面就五发子弹,刚才打了一发,现在还剩四发。

要人没人,要补给没补给,这简直就是必死局。

砰砰砰砰!

周边枪声骤起,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和他们交上火了。

对面火力很猛,清一色的黄油枪,突突突的,子弹跟不要钱似的玩命造,打得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

反观他们这边,连一支像样的重火力都没有。

现在朱连长那挺重机枪也不管用了,滋滋的冒烟,急的他直挠头。

“谁知道怎么回事!这玩意怎么哑火了,什么破东西这么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

第2章 半夜突袭

水冷式重机枪就这点不好,高射速的情况下,枪管快速升温,弄不好直接报废。

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水,以上这些都不是问题。

在炮弹横飞的战场上,想找到水简直是奢侈,毕竟大家连喝还不够。

其实,也不是非要水不可。

李怀仁扯着嗓子喊道,“连长,快用尿!”

周边几个弟兄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李怀仁咽了咽口水,讪讪解释道,“用尿也可以给枪管降温。”

这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朱连长赶忙采用了他的方法。

果然,一阵带着味儿的水蒸气腾飞之后,重机枪又开始吐起了火舌。

在不要钱的火力输出下,敌人暂时退了下去。

“头,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咱们剩下的弟兄不多了。”

朱连长也是满脸愁容,要不是他手里这硬家伙,只怕阵线早就不知道被突破几百回了。

但随着时间拖得越久,弹药已经逐渐告竭。

按照目前的打法,只怕再过半个时辰,自己只能顶着枪口上前拼刺刀了。

这时,李怀仁凑了过来说道,“我有个主意,不知当不当讲。”

“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自从李怀仁解决了重机枪危机以后,他还是很信任这个小伙子的。

“大家有没有发现,敌人根本就不想攻进来。”

大家探头望去,果然和李怀仁说的一样,虽然火力猛,但是突破速度却是异常的慢。

按理来说,这百十米的距离,哪怕是有重机枪压制,几波冲刺也就上来了。

但是现在足足打了一个时辰,才堪堪前进了十来米,双方仅仅是试探性的互相射击。

“我猜测,这伙人一定是之前吃了亏,所以迟迟不敢上前。”

“这秋山岭上山是不是不止这一条路?”

众人挠了挠头,虽说大家都住在山岭下,但这里常年被军队驻扎,他们基本没机会上来。

突然有一个小伙子说道,“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秋山岭很久以前有一条上山的小道,是老猎户们打野猪淌出来的。”

李怀仁恍然大悟,说道,“这就能解释的通了,他们在这里和我们耗着,放松山顶那群人的警惕心,然后从小道摸过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回头再把我们一起收拾了。”

朱连长听完咬牙切齿,“难怪半天不见攻上来,感情把咱们当猴耍!”

李怀仁摇了摇头,不可置否的说道,“也许,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活命的机会。”

一听到活命,大家的情绪都激动起来,就像是沙漠里的行路人见到了甘泉般,迫不及待。

朱连长着急的抓住李怀仁的手,咬牙说道,“小兄弟,这都啥时候了,要命关头,你就说吧,我听你的。”

说完,转头看向周边的士兵。

“谁要是不愿意跟我们的,自己去找出路,愿意留下的,举个手。”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纷纷举起了手,以表忠心。

见状,李怀仁也不再卖关子,拿起枪托在地上写写画画。

众人凑过去一看,原来是画的他们的阵地。

朱连长深吸一口气,这小子这么神,上来之前,刘兴找到自己,交给他一张图,让他按照图纸上画的部署就行。

时间太紧,他自己还没琢磨透,这小子,凭着这里的地势就画了个大致,简直神了!

李怀仁用手指着图上的一块半弧形圆圈,说道,“这是最前沿的观察哨,因为我们上来的急,还没来得及派人过去,但是我这两天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不简单。”

“观察哨有啥不简单的,地方高点,看得远。”,有人疑惑道,“俺还听说是宋大帅花大价钱请人来弄的,结果就是个摆设。”

李怀仁没有接他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这个观察哨是半圆形,成扇状向前,可以形成一个很大的火力覆盖面。”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马奇诺防线,碉楼下面建造地堡,竖直往下,可以藏匿很多士兵。我猜测,这个观察哨的建筑应该是这么个结构。”

“如果我们可以躲……”

李怀仁还想继续说,却发现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

朱连长咽了咽口水,苦笑道,“兄弟,你说的那个马什么骆驼,我们听都没听过,还有什么地堡,地堡是个啥?”

李怀仁暗骂一声该死,自己忘了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只好赶忙敷衍,说是在书上看来的,暂时应付过去了。

朱连长摸了摸他的山羊胡,有点抉择。

“兄弟,你有把握吗?万一不是那我们可就是煮熟的鸭子,插翅难飞了。”

李怀仁用手指了指远处的军队说道,“咱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横竖都是死,不如去试一试。”

“就是!豁出去了!干!”

“我也同意,我不想憋屈的死在这里。”

“我也去!”

朱连长看着激动的众人,双手一握,“好,那就干,兄弟你说,要我们怎么做。”

李怀仁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斜阳,又看了看疲惫的众人。

“咱们半夜行动,遇到敌人咱们就躲,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摸过去。”

“他们一定想不到,咱们区区数十人,竟然还敢出阵地,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

朱连长点了点头,转身喊道,“都听明白了吧,留两个人警戒,其他人去休息一会,夜里十点,都到这里集合。”

“是!”

……

不一会功夫,夜幕就笼罩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乌漆麻黑一片。

阵地前沿,三十多号士兵严阵以待,一个个紧张的话都不敢说。

朱连长把布防图递给李怀仁,严肃的说道,“李兄弟,大家把命可都交给你了。”

李怀仁也不矫情,接了过去点了点头,“放心吧。”

然后转过身,面朝众人,举起手中的枪。

“弟兄们,我们没有选择了,为了我们的妻儿老小,为了我们自己,拼了!”

“拼了!拼了!拼了!”

李怀仁看了看天,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喃喃道,“希望是个好兆头。”

朱连长见氛围渲染的差不多了,大手一挥。

“出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

第3章 翻版马奇诺防线

祝军大本营警戒阵地。

“啊~,困死了,大半夜的还要站岗。”

“就是,那些杂牌军,只怕现在不知道躲在哪哭爹喊娘呢。”

“哈哈哈,说的对。”

几个士兵在那吹牛扯皮,抽着烟靠在警戒线上,满脸的不以为然,完全没当回事。

不远处的沟壑里,正趴着李怀仁一行人。

朱连长摸了摸腰间的匣子炮,不屑道,“老弟,就这几头货,我一枪一个。”

李怀仁摇了摇头说道,“咱们不能闹出动静来,不然想脱身可就难了,要近身贴上去干掉他们才行。”

老朱眉头一拧,抽出刺刀,扭头道,“张家二娃,臭豆腐,老鸡蛋,你们仨和我一起上去,刺刀见红,速战速决!”

点到名的三人也不含糊,抄着家伙就和老朱摸了上去。

另一边,几人毫无警惕,要不是身上还背着枪,只怕都要瘫倒在地上了。

“哎,你们说等攻破了秋山岭,祝大帅要怎么奖赏我们。”

“那还用说,肯定是让我们抢他个三天三夜,我都打听好了,秋山岭下那个县城里,婆娘特别多,要什么有什么。”

“那敢情好,我可先说好了,你们到时候可别和我抢。”

“哈哈哈,那肯定……唔……唔”

老朱左手捂着他的嘴,右手就捅了进去,不到十秒那人就没了气。

其他几人一对一,又是在暗处,都纷纷得手。

老朱拿着手电往后面照了照,李怀仁见到,喜出望外,这是他和老朱出发前约定的信号。

“连长得手了,弟兄们,走。”

老朱满脸通红,这近身杀人可不比扣动扳机,一般人下不去手。

李怀仁朝他比了个大拇指,不得不说,关键时候,咱老朱可不掉链子。

“老弟,接下来咱往哪走。”,老朱喘着粗气问道。

这黑灯瞎火的,要是迷了路,那问题可就大发了。

李怀仁从怀里掏出布防图,确认了一下,指着北边说道,“我们要是想抄近道,就得从他们驻防营地穿过去。”

“或者选择去开阔地上绕远路,不过一旦被敌人发现了,只要一挺机枪,咱就得全撂那儿。”

老朱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方壶,拿起来仰天灌了一口。

“生死有命,老弟,咱走第一条路。万一,万一被察觉,捞一个够本,宰两个赚一个。”

李怀仁卷起布防图收好,从地上捡起那几个倒霉蛋的黄油枪。

这可是好东西,枪管与枪机同轴,而且子弹和枪机的重量都比较大,这导致了枪机的前冲量和子弹的后坐冲量近乎一致。

所以这把枪在射击时比较容易控制,设计精度很高,极为适合用枪新手。

“哥几个把枪换上,我们出发,记住了,能用刀绝对不要用枪。”

“只要枪一响,所有人什么都别管,一口气往外面冲!”

“是!”

……

秋山岭一旅旅部

刘兴正和几个团长在喝酒划拳,大鱼大肉,应有尽有。

酒至正酣,刘兴一脚踢翻面前的椅子。

“怎么连个倒酒的人都没有,怎么办的事!”

手下立马出来出主意,“老大,小弟听说县长姑娘可是长得一绝,要不……”

刘兴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吼道,“那你还不快去!”

那名团长捂着嘴,苦不堪言,赶忙退了出去。

“来来来,接着划拳,输了给我喝!”

……

另一边,李怀仁等人穿过祝军阵地,却发现偌大的军营,居然只有寥寥数人。

而且都是些运输,医疗人员,本来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现在反而像逛马路似的,大摇大摆就穿过去了。

直到跑出驻地,老朱还不敢相信,让旁边的人掐一掐他,是不是在做梦。

李怀仁倒不是表现得太出乎意料,看了看远处的秋山岭,叹了口气,“看来他们已经摸上去了。”

说完,带着众人直奔布防图上的观察哨而去。

其实他不是没想过带大家一走了之,但是目前大军压境,他们不像自己,孤身一人,他们在县城里还有家眷,所以只能暂时先避避风头再说。

这一里地,众人走得飞快,很快就到了观察哨所在的高地。

因为前后都是自己的人,祝军干脆就没有派兵驻守,毕竟,谁需要观察自己。

老朱一脚踹开门,众人一拥而入。本来就不大的空间挤的得是满满当当。

“老弟,你说的那什么地堡在哪,这也没有啊。”,老朱一脸疑惑的看着李怀仁。

但此刻李怀仁完全被震惊住了,这地上他可太熟了。

他对军事很感兴趣,所以对一些重大军事要塞都略有普及。

这地方不能说和马奇诺防线大差不差,只能说一模一样。

他走上前贴着地面听了听,半响,在中间的位置停了下来。

随即抄起一把铁镐就开始猛砸地面,一顿操作直接给地面干塌了,漏出来一个大洞。

众人围过去一看,果然有一个地道通往下面,壁道的两旁还焊着扶梯。

老朱目瞪口呆,嘴里直呼我嘞个娘。

李怀仁把铁镐扔给队友,然后直接钻了进去。既然是他的提议,这个险自然由他来冒。

这可把老朱急坏了,赶忙招呼道,“快,跟上去,保护好李兄弟,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留下两个人在上面放风,其他的人都跟了下去。

刚进去就一阵凉风吹过,李怀仁打了一哆嗦。

不过这是个好事情,说明这地堡的空气流通系统十分完善,至少不用担心被闷死的问题。

里面有很多间屋子还有一间仓储室,推了推,都上了锁。

老朱满脸不在乎,拔出匣子炮,打开保险,瞄准锁芯。

砰砰砰砰

门,丝毫没动。

空气突然安静,大家都盯着老朱看。

“咦,这怎么都是臭弹,枪不行了,该换了。”

老朱也不怕害臊,红着脸推开众人,去其他地方看看。

众人都笑了起来。

李怀仁也忍俊不禁,这老朱没想到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看来这个门的材质不简单啊,一时半会还拿它没办法。

“好了,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休息。”

李怀仁找了个躺椅,直接靠了上去,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不过,只怕有人要睡不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

第4章 狭路相逢

那名挨了揍的团长叫方朝,跟刘兴以前也就是个地痞无赖,凭着一股狠劲被刘兴看中,后来留在身边一路提拔。

此时他满脸憋屈,气愤不已。

“姓刘的,喝了点马尿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老子好心提建议,二话不说给了老子一巴掌。”

不过,抱怨归抱怨,要是办不成刘兴交代的事情,回来恐怕就得挨枪子了。

他把自己的亲卫叫过来,“带上十个人,和我去一趟县城。”

亲卫刚从被窝里钻出来,衣服还没系好,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说道,“团长,这么晚咱们去县城干嘛?”

方朝正一肚子火没处发泄,上去就是一脚,把亲卫踹得龇牙咧嘴。

“老子让你干嘛你就干嘛,问这么多,再问毙了你!”

亲卫也是个势利眼,看方朝现在脾气暴躁,赶紧麻溜的去叫人了。

不一会,十几个歪歪倒倒的士兵整队完毕。

方朝看着他们一个个怂包那样,气的说不出话来。

“看看你们这幅样子,白天赌钱时候的精气神都去哪了,晚上像条狗!”

“要是这时候祝福的部队打过来,你们一个个都得歇菜!老子真想端一把机关枪把你们都给突突了。”

话是这么说,都是手下的小崽子,他也就是说说。

要不是今天自己心情不好,他真懒得管这些家伙。

“所有人麻溜的给老子上车,目标县长家,出发!”

秋山县城在山脚的另一边,依山傍水,要不是因为战争,这绝对是个世外桃源。

刘兴担心如果给县长放权他们会造反,所以直接选择架空了他,只允许招募几个打手,武器配备只是刀枪剑棍。

那天进城抓壮丁,方朝无意中看到一貌美女子,直接就走不动道。

后来得知是县长女儿,要不是当时还要依仗这个老东西征兵筹粮,他早就把那婆娘抢回来了。

现在正好,借着刘兴这个由头,自己也能肆无忌惮一把。

要是出了什么事,日后大帅怪罪下来,他就把责任都往刘兴身上推个一干二净。

没准还能乘机翻身坐地主,把刘兴挤掉,自己来做这个精锐一旅的旅长。

想到这,方朝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敢打老子,整不死你。”

“那个谁,给我开快点,老子赶时间!”

开车的司机面露难色,现在大晚上的,又是走山路,实在是不安全。

不过,旁边坐着一个煞神,还是老老实实的按他说的做。

车辆开到分叉口突然颠簸了一下,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方朝的脸直接磕到了车玻璃上,他掏出手枪就抵在司机的脸上。

“你怎么开的车,想死吗!滚下去看看!”

司机唯唯诺诺,不敢说话,拿着手电开门下车查看。

原来是道路泥泞,导致前轮陷在在里面出不来。

他正要喊人来帮忙,就看到远处的树林里淅淅沙沙的,好像有什么动静。

他拿着手电一照。

祝军!成群结队的祝军!

他们是怎么绕过来的?

司机的脑袋一片空白,他这一照,同样把他的位置暴露了。

霎那间,四面八方传来了枪声,他被当场打成了筛子。

驾驶室内都是子弹碰撞金属的声音。

方朝听到枪声条件反射,立马就俯身趴了下来,这才救了他一命。

后车的士兵赶忙跳车戒备,但是现在黑灯瞎火的,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到处都在打枪。

“团长,现在怎么办?”

方朝压着头探了出来,骂道,“你说呢,赶紧滑!”

说完,他一个翻身跳了下来,在众人的掩护下就想往驻地跑去。

这时一道强光灯打了过来,刺得他睁不开眼。

“站住别动!”

“缴枪不杀!把手举起来!”

几十名祝军士兵把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一名少校军衔的军官走了出来问道,“你们几个谁是头?”

方朝知道自己躲不过,还不如直接痛快点,没准还能谈点条件。

于是大步走了出来,“在下乃精锐一旅二团团长方朝,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那名少校没有理会他,举起枪就对准方朝的脑袋扣动扳机。

砰!

方朝睁大眼睛倒在了血泊里,他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

“祝大帅有令,此次逮到的宋军营级以上军官的,格杀勿论。”

“你们几个,认识去旅部的路吗,带我们过去,不老实这就是下场!”

几个亲卫腿都快站不起来了,连忙堆笑表示认识,要给大军带路。

刘兴还在旅部等着方朝给他带县长女儿回来。

他看了看表,都快凌晨三点了。

“这都多久了,方朝那狗崽子怎么还不回来,他是爬过去的吗?”

旁边的警卫没少收方朝的好处,这时候自然要替他美言两句。

凑上来给刘兴点了根烟,笑着说道,“旅长别急啊,没准是那婆娘要打扮打扮,这要见咱威武的刘旅长,那还不是相当于古代见皇上啊。”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会说话。”,刘兴吐了口烟雾,大笑出声。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

“旅长,山下的炮灰连没了动静,估计快打没了。”

刘兴从躺椅上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新的炮灰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名参谋递上一份名单,说道,“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让他们上去。”

刘兴接过来随手往桌子上一丢,这种小角色不值得他去看。

紧接着,他挥了挥手,示意参谋下去。

这时候,他整个人心思都扑在了县长女儿的身上,其他的事情,过了今晚再说。

就在他打算整点福寿膏的时候,外面突然变得喧闹起来。

他用烟枪杆子戳了戳旁边的警卫,“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他心里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他的两个团都在第二道防线那堵着呢,就算炮灰连都打光了,他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这边烟袋刚烧上,外边就传来了枪声,噼里啪啦,枪林弹雨。

吓得他一个哆嗦,手里的象牙烟枪掉到了地上。

房门被猛地推开,警卫冲了进来。

“旅长,出事了!祝军打进来了!”

“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平行时空:我不想做大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