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一尘如土的小说,魏忠莲,萧无嫣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

作者:一尘如土

主角:魏忠莲,萧无嫣

类型:玄幻

简介:庆尘穿越,接到系统任务【只要身死,便可无敌于世间!】
于是庆尘开始了作死!
当朝廷有奸佞作祟,无人敢出言反抗,庆尘毫不犹豫出言怒斥!
当敌军犯我朝边境,无人敢挂帅应敌,同样也是庆尘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领兵出征!
群臣:庆尘真乃君子也,国士无双!
百姓:庆大人真是忧国忧民,国之栋梁啊!
女帝:庆尘好帅,我好爱!
庆尘:求求你们别脑补了,我只求一死!

第1章 死了就能无敌

大秦皇朝。

京都。

庆尘经过半天的时间,终于是接受了自己穿越的这一事实。

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原身这具身体中的记忆消化完毕之后,庆尘终于明白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庆尘所处的地方类似于原本地球的古代,不过和原本的历史却有很大不同。

当今大陆,三国并立。

大秦,大周,大魏。

此外,这个世界还有修武者以及修道者。

修武者练至大成,可以搬山移海,御剑飞行!

修道者虽然前期战力不如修武者,但是一旦踏出自己的道,一笔一划之间,便能杀人于无形!

所以在这片大陆,修道者是比修武者地位更高一些的。

而庆尘本人,是大秦朝廷礼部的一位员外郎,官职五品。

虽然官职不算太低,但因为如今大秦女帝软弱,朝堂一直被丞相赵郜,恭亲王萧棣,东厂厂公魏忠莲三方势力长期掌管!

庆尘因为不想与这三方势力同流合污,所以在庙堂之上,已经被排斥到了边角。

官职虽然有五品,可其实随便一个宫中的小太监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熟悉了一遍记忆之后,庆尘开始设想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突然!

一道机械提示音在庆尘的脑海中响起!

【超级作死系统绑定宿主成功!】

【系统发布唯一任务:死亡!】

【任务奖励:死亡宿主便可登顶世间无敌之位,超脱世间,成为这片大陆唯一的主宰!】

【任务要求:不能自杀,不能主动要求他人杀死自己,不能向别人透露系统任务的存在。】

庆尘:“!!!”

知我者,系统也!

只要被人杀了就能无敌?

这简直不要太爽歪歪!

在这修行者横行的世界,死,真的不难!

更何况,以如今庆尘的身份,只要在丞相赵郜,恭亲王萧棣,东厂厂公魏忠莲这些势力的面前稍微作死一下,那死还会远吗?

想到这里,庆尘的嘴角已经不自觉的翘起来一个弧度。

…………

第二天。

庆尘穿戴官服,随着人流,欲走进上阳宫。

“庆员外郎,且慢!”

两个小太监拦住了庆尘,“这一直以来的规矩,莫非庆员外郎忘却了?”

说着,其中一个小太监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的都是零零碎碎的银子。

庆尘微微皱眉,从原先的记忆中,他也知晓了这两个小太监在干什么。

每日早朝故意拦在上阳宫外,故意勒索一些清流官员。

要是不给钱的话,就会三番五次的找你麻烦!

一般被勒索的人都会自认倒霉,然后稍微给一点银子,就当花钱买个清静了,从前的庆尘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今天不一样了!

庆尘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两个仗着东厂欺人的小太监?

“快点交钱,等什么呢?”太监有些着急了。

庆尘冷笑一声,“我乃礼部员外郎,正五品的官职,你们两个也敢拦我?大秦礼法全都被你们这种人给败光了!崩坏礼乐,按照大秦例律,其罪当诛!”

两个小太监一愣,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庆尘如此激烈的反应。

崩坏礼乐这顶大帽子直接扣过来,他们两个可不敢接!

“庆大人,我们可是东厂的人!”其中一个小太监低声说道。

眼神中也透露着威胁的意味!

不过庆尘却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东厂又如何?当初太祖皇帝设立东厂,是为了监管庙堂,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勒索钱财的!

身为深宫太监,本应尽职尽责,做好自己份内之事,而你们都做了什么?

在皇宫重地胡作非为!为虎作伥!为非作歹!

净身进宫是为不孝,扯东厂大旗拦路勒索是为不忠,嚣张跋扈是为不仁!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我庆尘,今日便要为帝除害,诛灭你们这两个鼠辈!”

话音刚落,庆尘便作势拔出腰间长剑,向着两个太监的身上斩过去!

因为这片大陆修仙者存在的缘故,所以人人尚武,上朝也是可以携带武器的。

虽然庆尘是一名文官,实力虽然还没摸到修仙者门槛,但也给自己配了一把长剑!

两个太监哪见过这种架势?

自然是撒腿就跑!

从前被勒索的官员哪怕是不想给钱,也是拂袖而去,碰见这样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两人跑走之后,庆尘也没有继续追去,毕竟只是两个小人物,自己可还是要去作大死的!

庆尘的行为也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礼部员外郎,今天竟然来了这样一出?

上阳宫前,持剑怒劈恶太监!

霎时间,不论是当今丞相赵郜的人,还是恭亲王萧棣的人,或者东厂魏忠莲的人,亦或是像从前庆尘一样谁也不投靠的清流,无不多看了庆尘几眼。

尤其是东厂厂公魏忠莲,刚刚那两个小太监,就是在他东厂旗下做事的。

现在庆尘丝毫不给两个太监面子,不就是不给东厂面子?不就是不给他魏忠莲面子?

“一个小小的员外郎都敢这么嚣张了,看咱回头怎么收拾你!”

魏忠莲盯了庆尘几眼,然后也抬脚迈进了上阳宫。

…………

所有官员站定,每日早朝正式开始。

大秦女帝萧无嫣在几个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坐在了王位之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官员弯腰行礼。

萧无嫣面容冷淡,双手上抬,“众爱卿平身!”

早朝开始之后,庆尘也开始在台下伺机寻找作死的机会。

与此同时,庆尘也在偷偷打量着这位刚刚即位不久的女帝,也是大秦第一位女帝!

当初先帝病逝,只留有一女,先帝力排众议,立独女为帝。

不过这位萧无嫣毕竟还年轻,玩弄权力的手段自然是不如朝廷上面诸位老油条的!

所以现在的朝廷格局才会被三方势力瓜分!

“虽然能力不怎么样,不过相貌却着实不错啊!”庆尘心中念叨了一句。

萧无嫣身材高挑,一头乌发如漆。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而且据庆尘前世阅女的经验,虽然萧无嫣身上的黄袍很是宽松,但走动之间依然能够看得出来身材的火辣!

此女,相貌身材,都堪称极品了!

-------------------

新书发布,求收藏,求五星好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

第2章 魏厂公,给个解释

庆尘观察女帝的过程中,早朝还在按部就班的继续着。

一些官员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汇报。

洋洋洒洒的说了接近一个小时,总结来说就是想汇报一件事:京都府尹爱岗敬业,带病审了一天的堂!

不过接下来,早朝开始进入了高潮,庆尘也明白,自己作死的时候到了!

东厂厂公魏忠莲站了出来,对着萧无嫣行了一礼。

“臣有一言,想要启奏陛下。”尖细的声音与刚刚洋洋洒洒演讲的官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爱卿但讲无妨。”萧无嫣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心理波动。

“前些日陛下商议设立锦衣卫一事,臣认为不妥。”

萧无嫣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恨,不过她很快将其掩饰了过去。

“魏公公因何出此言呢?如今宫中太监人数减少,宫中事务全部交由东厂,朕听说魏公公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

朕要设立的锦衣卫便是帮魏公公分忧的。”

“陛下,咱虽老,可心中从来没有过抱怨自己忙,东厂本来就是负责宫中各种事务,这都是老奴的份内之事,陛下的心意臣领了,不过新设立锦衣卫就没有必要了。”

魏忠莲虽然说的委婉,但表达出来的意思也很清楚!

想要分权,没门!

宫中这一亩三分地,是东厂的天下,你还想弄劳什子锦衣卫?想得美!

魏忠莲说完之后,便有人出来附和。

皇宫侍卫统领卫白向前一步,弯腰行礼。

“陛下,臣以为魏厂公所言极是,宫中如果再多一方势力的话,很容易出乱子,东厂是太祖皇帝设立的机构,总管宫中所有事务,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还请陛下不要乱改!”

紧接着,礼部尚书郭攸之也开口道:

“臣附议,陛下所设想的锦衣卫与东厂的职责相似,属没有必要之部门,倘若设立之后,魏厂公还要分心多管理锦衣卫,不是让厂公更累了吗?”

侍卫统领卫白一口一个祖宗之法不可改想要堵死萧无嫣想增设锦衣卫的心思!

礼部尚书郭攸之用一句“倘若设立之后,魏厂公还要分心多管理锦衣卫,不是让厂公更累了吗?”,威胁萧无嫣,就算是设立了锦衣卫,也逃脱不了被魏忠莲控制的结果!

两个人,两句话,便将萧无嫣想要分权的心思堵死了!

坐在主位上面的萧无嫣眼神中泛着一丝绝望。

其余两方势力,当今大秦的丞相赵郜,皇室的恭亲王,萧棣,也都用着戏谑的眼神看着萧无嫣。

这样的事情其实每天都在发生。

萧无嫣想要从三方势力手中分权,想要让自己这个女帝真正做到大权在握!

不过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陛下,臣的建议锦衣卫不宜增设,您考虑的怎么样?”魏忠莲话语中所带着的不可置否的语气,分明在说:若是不同意,今天的早朝可能就不会平安结束了!

萧无嫣面色灰白,微微叹了口气,“既然魏爱卿已经说了,那朕就……”

“且慢!我有话要讲!”

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萧无嫣的话语。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顺着声音来源寻去,看到了庆尘的身影。

魏忠莲微微皱了皱眉,又是这个庆尘,他想捣什么鬼?

萧无嫣也奇怪的看向庆尘,“庆爱卿,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庆尘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宫殿的正中央,眼神一个个的扫过侍卫统领卫白,礼部尚书郭攸之,东厂厂公魏忠莲。

庆尘如此奇怪的行为让魏忠莲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要说什么?朝堂之上,随意走动,还有没有规矩?还有没有礼法?”魏忠莲板着脸对着庆尘训斥道。

庆尘轻蔑一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对准了魏忠莲就是一顿疯狂输出:

“你住口!你还知道这是朝堂之上?朝堂之上圣上最大,圣上还没开口,有你说话的份吗?说我不懂礼法?我看最不懂礼法的人就是你!!

当时太祖皇帝设立东厂,本意是为了方便圣上管理宫中大小事务,东厂应该是圣上手中的一把剑,应该由圣上全权掌管!

什么时候圣上办事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了?

难道圣上不想用你这把剑,想重新换一把刀也要经过你的同意了?

还是说,你认为圣上做决定之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不同意,圣上就不能做了?”

魏忠莲呆在了原地。

不仅是魏忠莲,庆尘这一番话也让群臣都仿佛被石化了!

先不论庆尘所说的言论,只凭庆尘对魏忠莲的态度,就足以震惊所有的人了!

魏忠莲是谁?

权倾朝野,与其余两方势力共同把持朝政的大人物!

平日里普通的官员遇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称上一句九千岁!

若是不小心惹他生气了,轻则贬官受罚,重则直接送去阉了!

甚至一个不小心,那人第二天可能就有失足落井的消息传出来。

更别说在宫中,几乎所有人已经投靠了魏忠莲的麾下。

就算是魏忠莲家中六十岁的老母亲,也不敢如此的训斥他!

庆尘的一番输出,属实让他措手不及。

庆尘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大秦阿房宫,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高低冥迷,不知东西。歌台暖响,春光融融。

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如此辽阔之宫殿,却被一阉人常年把持,合适吗?

不合适!

东阳宫每一天死去的太监宫女尸体堆成了山,恶臭蔓延百米不止,那些人是怎么死的,魏厂公给个解释!

上阳宫前,太监拦门勒索,打的是东厂的旗号!这件事情,魏厂公给个解释!

京都街道,每隔百米,便有新建寺庙,供奉的正是魏厂公!

大秦律法中明文规定,天下能立庙的,只有当今皇帝,修仙大能,违令者,诛九族!这件事情,魏厂公给个解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

第3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魏厂公,这些事情,你该给群臣,给陛下,给大秦的律法一个解释吧?”

庆尘的话就像一柄重锤,一下又一下的锤在魏忠莲的心口!

庆尘所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人尽所知的事情。

宫中所有不顺从魏忠莲的宫女太监全都被杀了,尸体堆放在东阳宫,每个月才清理一次,这也导致了东阳宫从原来的‘冷宫’变成了‘臭宫’!

京都街上,那些为了给魏忠莲表忠心的官员士绅,供奉魏忠莲的庙宇几乎百米一座,这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

但,虽然众人心里都知道,连萧无嫣也知道。

可这种事情最忌惮当众挑明!

就像娱乐圈一样,无论圈里圈外,所有人都知道里面绝对是一滩污水,乱搞关系,权色交易绝对少不了!

可要是一旦有人被爆出来出轨劈腿,深夜幽会,还是会引起轩然大波!

有些事情,所有人都做,但是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魏忠莲这个事情也是一样!

光是立庙这件事情,严重程度就够诛九族的了!

满朝文武全都惊了,这庆尘就这样将魏忠莲的事情在朝堂之上挑明,真是小母牛下崽——牛逼大了!

群臣中反应最激烈的,还要数丞相赵郜与恭亲王萧棣。

两人对视一眼。

“这个庆尘是你派来的?”

“当然不是,我还以为是你派来的!”

“我虽然和那个死太监不对付,但是也没必要用这种办法去搞他吧?我要是动手,绝对会在暗中下手!”

“那奇了怪了,不会是那个小娘们示意的吧?”

“看她震惊的样子,也不太像啊!”

…………

两人交流了一阵之后,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庆尘可能就是单纯的想要作死,并不是谁授意的。

反正火也烧不到他们两个身上,所以两人也就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而且两个人想的是:最好直接把魏忠莲扳倒!

那样的话,从前的三人把持朝政,就能变成两人了,他们的权柄又能进一步扩大了!

不过那样子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是深耕多年的东厂厂公,要是如此容易就能扳倒,萧无嫣也不会这么多次夺权失败了!

庆尘洋洋洒洒说完之后,一脚踢在了魏忠莲的小腿上面,魏忠莲也一个没站稳,径直跪在了宫殿正当中。

要知道大秦的官员是没有跪拜礼的,只有身犯大罪之人才会下跪。

“魏忠莲乃罪该万死之阉人,还请陛下下旨,治他的罪!”

庆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让坐在主位上面的萧无嫣一时都有些恍惚。

“庆……庆卿家,你认为魏忠莲该当何罪?”萧无嫣还是有些软弱,于是又问了庆尘一句。

“禀陛下,按照大秦律法,该如何,便如何!魏忠莲之罪,理应诛灭九族!不过看在魏厂公曾经为朝廷分忧的份上,可以酌情减轻。

依我之见,诛九族可免,魏忠莲凌迟处死,家产充入国库,魏忠莲的同党,门客,手下,如果主动投案,主动交代,可以免罪!”

魏忠莲顿时心中一凉!

萧无嫣眼前却是一亮!

庆尘所说这个办法可以说是十分的歹毒了!

若是庆尘不切实际的说要将魏忠莲的所有阉党全部处死的话,那魏忠莲还不害怕,因为那样根本不切实际!

只要庆尘敢说,就会有数不尽的人站出来为魏忠莲说话!

不过庆尘却没有说那么愚蠢的话,而是只要魏忠莲一个人死,其余党羽如果主动投案,可以免罪!

如果这样的话,就很巧妙了!

至少不会所有阉党都会跳出来给魏忠莲开脱!

庆尘虽然是作死,但临死之前也算给大秦朝做件好事!

“魏忠莲,你可知罪?”萧无嫣的脸上逐渐开始有了一丝笑意,而且看向庆尘的目光也变得柔和。

庆尘心中大汗,这娘们不会看上我了吧?

虽然我长的帅,为人正直,忧国忧民,国家栋梁之材,关键非常持久!

可现在女帝还是别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跪在地上的魏忠莲本想站起身,可庆尘的脚却踩在了他的后背上,使得他只能跪在地上。

“陛下,老奴冤枉啊!外边那些供奉臣的庙宇,老奴全都不知情啊!还有东阳宫堆成山的尸体,老奴根本没有去过东阳宫!那些尸体怎么会和老奴扯上关系?

老奴一辈子为了大秦,如今耳顺之年还蒙此冤屈,陛下要为老臣做主啊!”

魏忠莲眼睛中饱含泪水,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蒙受了多少冤屈一样!

“老奴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太过于心软,有时候底下的人扯着东厂的旗号狐假虎威欺负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是老奴太过于心软了。

请陛下再给老奴一次机会,让我将宫中所有的人全都查一遍,这一次老奴保证绝不姑息任何人!”

庆尘听着魏忠莲的话,不由得轻蔑一笑,不愧是老狐狸,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

先是否认重要的两件事,声称和自己无关,然后承认最轻微的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以退为进,明面上说要整治一下宫中,实际上是在威胁萧无嫣:要对她的人实行清洗!

这样的奸佞之人,庆尘今天还就一定要跟他同归于尽!

“陛下,魏忠莲身为阉人,祸乱宫廷,结党营私,圣人有言: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今日我庆尘便当一次勇者,为民除害,为君除害,为天下除害!”

噌!

庆尘长剑出鞘,剑锋所指的方向,就是魏忠莲头颅的方向!

“今日,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庆尘快刀斩出,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魏忠莲的项上人头!

可魏忠莲能把持宫中朝政这么多年,除了依靠手下的强者之外,他自身也是一位修道者,只不过因为天赋实在太低,这么多年也没有踏出自己的道。

虽然还没有踏出自己的道,但是相比较普通人来说,魏忠莲还是有些实力的。

所以面对庆尘的刀,魏忠莲还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避开之后,魏忠莲还心有余悸,怒视庆尘:“你胆敢以下犯上!按照律法,你这是杀头的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

第4章 按照大秦律法,其罪当斩

“你胆敢以下犯上!按照律法,你这是杀头的罪!”

面对魏忠莲的怒喝,庆尘却没有丝毫的惊慌,甚至嘴角还带着笑意!

杀头?

那岂不是说可以死了?

那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可就这么说准了,谁要是反悔谁是小王八!

表面上庆尘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今日,我庆尘,以我的轻薄一命,换取宫中太平,换取为陛下铲除宫中祸害,一命换一命,值了!”

王位上的萧无嫣嘴唇微张,看向庆尘的眼神更加柔和了!

庆尘这种人才是大秦真正的脊梁啊!

修仙者又有什么用?

再强又有什么用?

每个人都是自私自利,只为自己,只有庆尘,在魏忠莲为难她的时候站了出来!

在众人都不敢揭穿魏忠莲丑恶面目的时候站了出来!

在知道魏忠莲势力巨大,死不了的时候竟然要以血荐轩辕,一命换一命!

嘴中说着: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手中做着:要和魏忠莲同归于尽!

此等人才,足以称得上一句国之栋梁了!

寡人不孤!

庆尘也注意到了萧无嫣的表情,那看向自己温柔似水的眸子,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当即,庆尘便对着萧无嫣摆了摆手,意思是:忘了哥吧,就当哥是一个过客!

可庆尘的行为却让萧无嫣产生了误会。

“他对我摆手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跟我道别?不过虽然他顶撞魏忠莲,但只是轻微的以下犯上,罪不至死,我还是可以保他的!”

可还没等萧无嫣想完,庆尘又有了动作。

“狗贼休走,今日我势必与你同归于尽!”

庆尘看着想要逃出殿外找救兵的魏忠莲,手中长剑飞掷而出!

哧!

长剑在上阳宫殿的入门处停住了,直直的从魏忠莲的后背扎进了心口!

长剑贯穿,魏忠莲用尽所有的力气转过身子,一双浑浊的眼睛瞪得老大,“竖子,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轰!

大太监魏忠莲,身影轰然倒下!

一代大奸臣,就此落幕!

就这样死在了朝堂之上,死在了庆尘的长剑下!

群臣震惊!

萧无嫣也愣住了,“原来,他刚刚向我摆手,是在向我道别!”

“他杀了魏忠莲,按照律法,即使魏忠莲有罪,他也是一个以下犯上,朝堂杀人的罪名,这可是死罪啊!”

“他知道,就算是魏忠莲有罪,凭借他的势力,也是判不了他的罪的,于是他就打算和魏忠莲一命换一命!”

“大秦有庆尘这样的贤臣,真是大秦八百年来修来的福分啊!”

隐隐间,萧无嫣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啪嗒!

一滴泪水落到了萧无嫣的黄袍之上。

这一滴泪。

是为国士无双的庆尘流的!

是为甘愿为大秦国赴死的庆尘流的!

同时萧无嫣感觉自己许久沉寂的心突然也跳动了起来。

这……

好像是心动的感觉!

…………

魏忠莲死后。

整个朝堂一时间都陷入了长久的沉寂!

直到有护卫听到宫殿内的声音不对开始闯了进来。

“上阳宫内竟然持剑伤人,给我拿下!”

这是萧无嫣仅有的属于自己的势力,暗卫统领许新安进来之后便招呼人将庆尘拿下!

随后许新安半跪在地:“属下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庆尘被几柄刀剑架在了脖子上面,不过依旧面不改色。

许新安是萧无嫣的心腹,是先帝给萧无嫣留下的,对她绝对忠心!

今天商议增设锦衣卫的事情,萧无嫣便是想让他来当锦衣卫的指挥使。

“许侍卫,庆卿家乃是国之栋梁,切莫对他刀剑相向!”萧无嫣声音威严了许多。

架在庆尘脖子上的刀剑紧接着一个个的移走。

庆尘心说,别呀!

这是干什么?

欺负我不懂法是不是?

大秦律法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以下犯上,朝堂杀人,依律当斩!

“陛下,臣有罪,臣犯的是死罪,还请陛下要严格按照律法,大秦世代皇帝完善的律法,不应该因为臣而破例!”

“《国语》有云: 有事不避难,有罪不避刑。今日我触犯了律法,就应该被律法所惩罚,”

“ 刑一而正百,杀一而慎万。臣为了维护律法的尊严,愿意去死!”

(皇家翻译:对极少数犯罪者加以惩处,可使大多数人从中吸取教训,由此遵纪守法,行事慎重,社会便能长治久安。)

庆尘的这几句话触动了朝中许多官员。

为了铲除魏忠莲这个奸臣,不惜当众杀人,以命换命!

而且还说出来刑一而正百,杀一而慎万这种言论!

今后史书上面,一定会有庆尘一席之地!

这时候,当朝丞相赵郜站了出来。

“陛下,臣有话要说。”

听到这里,庆尘不由得心中一跳!

这踏马不会是要来给我求情的吧?

可别!

我不就想死吗?怎么这么难了?

这河里吗?

不过丞相赵郜开口之后,庆尘才松了一口气。

“陛下,臣认为庆尘虽然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铲除魏忠莲这个祸乱宫廷的大太监,但是他的所作所为也确确实实触犯了律法!

如果不能将其依法惩治,恐怕会让大秦律法成为笑话啊!”

庆尘眼前一亮,看向赵郜这个奸臣的眼神忽然缓和了好多。

对!

这话说的一点没毛病!

要不是不太合适,庆尘都想给赵郜鼓掌了!

虽然是个奸臣,但这助攻打的真不错啊!

庆尘之死,必须给赵郜记上一功!

功劳仅次于那个已经凉了的魏忠莲。

萧无嫣眼神黯淡了一下,难道真的要将如此贤良之臣处死吗?

“李卿家,庆卿家所犯之罪,真的要处以死刑吗?”萧无嫣将目光看向了刑部尚书李安民。

这也是朝堂之中为数不多身处高位的清流,没有投靠把持朝堂的三方势力。

李安民叹了口气,“回禀陛下,根据大秦律法第三卷第二十六条规定,大秦官员以下犯上,当革除官职,情节严重者,斩。

大秦律法第五卷第三十二条规定,在朝堂之上动手杀人者,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堂顶撞奸臣,我是真的想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