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梅子瞎了的小说,沈绫君,秦宜聪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

作者:梅子瞎了

主角:沈绫君,秦宜聪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1v1双洁+重生+爽文+甜宠】
江湖传言,沈家千娇万宠的沈家大小姐沈绫君男宠无数,黑料缠身,娱乐圈毒瘤,更是和国民影帝江起不和。
综艺中频频出手干预,是江影帝见不得沈绫君的反派行径。
一场吻戏NG十几次,是江影帝看不下去沈绫君糟心的演技。
红毯上、节目中,哪里有沈绫君,哪里就有江起正义的身影!
直到某次恋综,节目组询问理想型,江影帝念出沈绫君的名字,全网瘫痪,捶胸顿足,原来之前那些都是糖!!!

第001章 撞破

我决定目不斜视,且将来永远如此。

——江起。

那么恭喜江先生,达成婚姻成就,你有太太了。

——沈绫君。

****

沈家夜宴,二楼。

紧闭的房门被敲得砰砰响。

“救命!开门!放我出去!”

“啊!放开我!秦宜聪,你冷静一点,快放开我!”

沈绫君倚在门上,捏着钥匙,无动于衷。

精致的眉宇间不见方才的将人哄进去时的天真烂漫,锐利的寒气好似能将外面的夜色劈开,透露出少女身上怨恨。

沈绫君重生了。

重生在一切尚未发生的,十九岁那一年。

前世在这一场宴会上,她告诉了外公自己和秦宜聪交往的事情,遭到外公的反对。在同父异母的妹妹,韩宛的怂恿下,决定生米煮熟饭,结果竟“意外”的被人撞破,在众人面前给沈家丢了脸。

外公沈如松心脏病复发离世,从此沈家开始走下坡路。

没了沈家这个后盾,沈绫君的后妈李岚,生父韩毅,同父异母的妹妹韩宛,和男友秦宜聪撕下了伪善的面具。

她那时候才知道,这一家子根本没有把她看成亲人。韩宛和自己的男友也早就勾搭在一起。

他们联合起来,将她卖给富商,卖给窑厂,拔光牙齿,挑断手脚筋,沦为性奴,最后被人活埋。

重生归来,她想做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复仇!

她要把那些人推进地狱!

房间里传来家具倒塌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徒劳的求救,声音微弱,很快演变成了呜咽和呻吟,像长夜里的哭鬼。

沈绫君不为所动。

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小到无法穿透紧闭的门扉传递出来。

世间一片寂静。

突然,她像是有所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看她。

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

心脏蓦地一沉。

——江起。

九金影帝,全球少女的梦中情人,颜值天花板。

不管是多么华丽的形容词堆砌在这个男人的身上都不算过分。

他倚在窗台,不知站了多久。

意味不明的眼神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沈绫君的眼眶慢慢泛红,就连面上的表情都变得涩然。

沈家落败后,二舅沈瑾将她托付给江起照顾。

曾经她以为他是这世上最恶毒的人,囚禁她,逼着她签下对赌合约和男友分手。她为了从他身边逃跑,打他,骂他,给他下毒,烧他房子,最后还捅了他……

如果父亲,后妈,妹妹和男友是将她推进深渊无情的黑手,那江起就是在深渊里,尽力将她托举的人。

按照前世,他们还得一年才会认识……

沈绫君将手上的香水丢进包里,不得不压住心口荡漾开来的波纹。像是再也无法控制似的,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重生的第二件事情。

——扑倒江起!

春末,晚风已经夹杂了夏日里的燥意,却还没有褪去来自春日的和煦温暖。

可廊上的氛围却僵滞森冷。

沈绫君一走近,江起好像才回过神。

他收起眼底的震惊,偏头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忙完了?”

沈绫君问他,“你在这做什么?”

他回答:“找你。我妹妹病了,需要你的骨髓。”

江起有个妹妹,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治疗。他今天来是来是为了沈绫君的骨髓。谁想到竟能撞上这一幕。

他压低了目光看着沈绫君的手,玉似的手,却被他看出点血的颜色。

沈绫君疑窦顿生。

前世江起是一年后知道自己的骨髓与他妹妹匹配,怎么重来,当下就知道了?

难道?江起也重生了?

沈绫君想到这里,仰起头期待得打量他。

那双深邃的眼眸看向她时,没有了似海般的深情。

只看这双眼睛,她就知道,他没有重生。

她得上天垂怜,得到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哪敢奢望事事圆满。回过头时,江起还在等她。

沈绫君把锁门的备用钥匙从窗户抛出去。

内心纠结该怎么回答他。

是一口应下,卖他这个大人情,还是假意拒绝勾引他来找她?

好像两个都不错。

江起看出她的犹豫,补了一句。

“不会让你白白捐赠,你要什么我都给。”

沈绫君轻笑。

口气这么大?

那她可就不客气了。

朱唇轻启。

“要你。”

两个字,掷地有声。

饶是一贯冷静自持的江起,在听到这两个字,也呆了呆。

面前的女人青涩未脱,面部的轮廓线条却已经逐步长开,一张明艳动人,精致到极点的脸,就像暗夜里的玫瑰,危险而又充满诱惑。

江起磨牙,他以为她是担心自己口风不严。

“刚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你不用担心。”

“说出去也没关系。”

这里是沈家的地盘,她是沈家的掌上明珠。

真出了事情,沈家也会维护沈绫君到底。

沈绫君逼近一步,手指缠上他的领带将人拉近点,呼出的温热气息拂在人的脸上,眼睛里映着头顶的灯,亮亮的。贴得又近,身上好闻的味道像是怕他闻不到似得往鼻孔里钻,平白无故的,江起的心跳乱了乱。

她巧笑嫣然。

“想要你很奇怪吗?”

哪里不奇怪?

简直是……

无耻到极点的发言!

“你不想要我?”

“哥哥,墙上凉。不如和我进房间聊?”

江起看着那只抓着自己领带的手,鬼使神差地抓住了她的手。

握上的瞬间,两个人都是一愣。

江起似是回过了神。

心道了一句妖精。

把她的手从身上拍开。

“不是要进房聊?”

沈绫君领着人进房。

她将房门锁上,手提包丢在沙发上。

她坐进沙发,左腿叠着右腿,火红色长裙叉开得高,随着她的动作露出牛奶一样的皙白。

沈绫君撑着沙发托着脸,静静得凝视着江起。

这个上辈子一直追着她的男人。

这一世倒是换她来追他。

真是一报还一报。

“江老师慢慢考虑。”

江起冷眸,“你就没别的想要的?”

“有啊!”

沈绫君咧嘴一笑,她皮囊生得极好,眉眼精致,眼尾上挑的时候,有几分凌人的气势,却又不乏少女的娇俏,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敛去身上的锐利,像一朵初放的红玫瑰。

“你帮我把旁边屋子里那两个杀了,再帮我把后妈杀了,哦对了,还有我生父,我就答应你。”

“……”

疯子!

相比后面这个条件,显然前者更能让人接受。

为了妹妹,江起别无选择,直截了当。

“在哪做?这里?”

“……”

沈绫君险些被江起的直白给呛着。

“我是说交往。”

“……”

江起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那种话任谁都会想到那里!

沈绫君看着他黑漆漆的脸,想起前世,他也总是这样被自己三言两语呛得青筋直跳,却又不舍得把她怎么样,内心荡起丝丝柔软。

江起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好”字。

沈绫君眯了眯眼,像个狡猾的狐狸。

“口说无凭,江老师,交易需要保障。”

“我们立字——”

沈绫君打断,“字据可以撕毁。”

“找人——”

沈绫君再次打断。

“影帝交往这件事,不管是你个人,还是工作室,应该都不希望被爆出去吧,最好是你知我知。”

江起的声音沉下来。

“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的把柄。”

沈绫君拿起桌上的手机,镜头对准了江起。

一字一顿,咬字清晰。

“请脱掉你身上所有的衣服。”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

第002章 她的鱼,咬钩了

“嘣”的一声。

江起思维断裂。

他咬牙切齿。

“沈!绫!君!”

沈绫君眯眼一笑。

“我想不出什么比大尺度视频,更能毁掉你的,你说呢?”

对于明星来说,没有什么比一段视频更有牵制力。

江起用力握拳,指尖都在泛白,寒意遍布全身。阴狠的目光落在沈绫君的身上,仿佛要将她撕碎。

这个女人简直无耻至极!

沈绫君却气息如常,白皙的手上晃着黑色的手机。

“交易得有保障,江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应该能理解。”

江起心态炸裂。

理解?

她这是疯子行为!

沈家家教良好,

怎么养出来了个这么个东西!

可他很快就想通了。

沈绫君虽然家世显赫,是艺星娱乐的小公主,但自己私生活混乱,据说和不少长得好看的男明星乱搞男女关系,黑料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

有句话叫做,铁打的IP,捧不红的沈绫君。

沈绫君慢条斯理得说。

“你有的是时间考虑,但我想,你妹妹没那么多时间。”

前世,沈绫君也移植了骨髓给江起的妹妹,但太晚,他妹妹还是去世了。

江起懒得再和这个疯女人多说一句。

他有千万条路可以选,可以逼着沈绫君点头。

他转身离开。

“江先生准备放弃和我的交易吗?还是准备让我家里人逼着我点头?”

江起脚步微凝。

沈绫君说:“没有人能逼我。”

“你那个在南山疗养院的母亲要是知道你放弃了适配你妹妹的骨髓,你说她会不会……”

江起霍然转头!

眼里的怒火宛若浪潮。

硬生生逼得沈绫君无法说出后面的话。

她心如擂鼓。

不择手段的逼迫江起,她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

江起一步步朝着沈绫君走去。

“你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你舅舅?还是你外公?”

关于江起母亲的事情是辛秘。

这世上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江起牙关渐渐收紧,脸绷得紧紧的,酝酿着一场难以言喻的暴风雨。

他动了杀意。

怎么知道?

当然是你告诉我的!

“我家里人不知道这件事。我是不小心知道的,只要你和我交易,我会闭紧嘴巴。不交易,我就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江起有个疯了的母亲,就在南山疗养院。届时媒体涌入,你母亲会怎么样?”

沈绫君言笑晏晏,不骄不躁,裹着华丽的衣裳,艳丽动人的模样,却让江起想冲上去撕开她包着的这一层伪装,看清楚华衣之下的险恶用心。

她水红色的唇瓣一张一合,明亮的眼睛映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璀璨无比,却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怒火攻心。

江起冲上前掐住沈绫君的脖子。

“别太过分!”

被掐着的少女眼底有淡淡的恐惧,然而恐惧之上,是一种复杂到让江起难以读懂的情绪。她嘴唇一张一合。

江起看得分明。

她是在说。

“你都来了,又怎么会以为你逃得掉?”

江起额头的青筋突突突得跳,掐在脖子上的手慢慢松开。

得到了喘息的沈绫君猛烈得咳嗽起来。

门外嘈杂起来。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畜生敢动我的君君!”

苍老却宛若洪钟的声音硬生生将江起的脚步刹停。

房间里有片刻的死寂,只能听到房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和老人的怒吼。

沈如松是沈绫君用她被秦宜聪拖进了房间的借口,哄骗上来的。为的是撞破秦宜聪和韩宛的破事。

她连戏台子都搭好了,要是没有观众,怎么能称得上一出好戏?

至于江起,完全是误打误撞拖进来的。

原计划内,没有他。

可这辈子要做的事情里,他和复仇同等重要。

看到他的时候,沈绫君连这个月什么日子宜嫁娶,结婚摆几桌,什么时候生,生几个,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怎么可能放他走!

现在的江起就像是蛛网上的一只蝴蝶,扑棱着翅膀想要逃离,却只能迎来被吃掉的下场。

外面依旧嘈杂,后妈李岚的声音尤其尖锐。

“这可怎么办!这下我们要丢死人了!绫君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明明门都还没撞开,却笃定了里面的人是沈绫君,嚷得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沈绫君靠在沙发上喘息,她穿着一身妖冶的红裙,勾勒着她让人血脉喷张的身形。

红裙领口开得很低,随着她呼吸的动作,脖子上带着珍珠的项链,硕大圆润的珍珠坠在波峰之间,像漩涡一样牢牢地吸着人的目光。

往上是女人精致绝美的脸,红色的唇,顾盼生辉的眼眸。

那对红色的唇瓣一张一合,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抽走。

“既然是交易,你也可以拍我的,要我先来吗?”

沙发上的女人缓慢站起,白皙的手伸向腰间。

“刺啦——”

拉链被拉下的声音在房间里分外清晰,敲打着江起的神经。

“不用!”

他咬牙切齿。

沈绫君是疯子,他没必要陪她一起疯!

他脸色看起来可怕,阴骛深邃的眼神像猎鹰,要把沈绫君一点点撕碎!

沈绫君挑眉,白皙修长的食指虚虚放在稍显弧度的唇瓣上,示意他噤声,好心提醒他。

“你可小点声,没人知道我在这间房里。你一叫,就都来了。”

“你疯了!”

沈绫君看着江起的眼睛,软软的笑起来,天真烂漫。

“怎么会,疯子哪知道给自己找男人?”

沈绫君举着手机,看似极有耐心的等待着,嘴上却说。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江起垂着眼眸,本就英俊的脸因为愤怒绷得紧紧的,更显出男人硬朗疏阔的气息。

沈绫君望着他出神。

半晌,江起终究还是将手伸向了自己的领带,缓缓往下拉,再一颗又一颗的,缓慢地解开了自己衬衣的扣子。

整个过程堪称赏心悦目。

沈绫君的目光闪过一丝耐人寻味。

——她的鱼,咬钩了。

外面人群依旧嘈杂,隐约能听到小舅沈衍把闻讯而来的宾客往下赶的声音。

一堵墙的后面,沈绫君却真的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

——逼良为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

第3章 复仇第一步,达成√

江起的身材堪称完美,肌肉的线条每一寸都像是拿工笔尺精心量过,然后一寸寸得捏出来。

结实,修长。

只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脸色难看的要命,冷到极点。

“满意了?”

沈绫君换了只手举着手机,腾出的那只手朝他勾了勾,示意上前。

江起走过去。

沈绫君慢悠悠得将玉一样的脚从高跟鞋里抽出来,踩上对面人的内裤。

“你不脱完,是要我帮忙?”

江起脸色黑得吓人,紧绷的脸和比夜还要深的眸子告诉沈绫君。他是真的生气,并且气得不轻,在暴走的边缘。

她知趣的收回脚,没有催促,将目光投向别处,镜头记录着江起将自己扒了个干净的过程。

“行了吗?”

他声音冷冰冰的。

沈绫君瞄了他一眼。

这一眼瞄得她差点飙鼻血。

江起的身材,也太太太好了吧!

斯哈斯哈

“转两圈。”

让她看看。

江起僵了两秒,闭了闭眼才稍稍冷静下来。

都到这个份上了!权当体检!

视频录制完毕。

沈绫君收起手机,强自镇定,在骨髓捐赠书上签下名。

“你放心,这段视频不会流出,顶多就是我一人欣赏。”

一个人,好好欣赏!

正在穿衣服的江起稍霁的脸,成功的再一次黑了个透。

“我也不会告诉别人我们的关系,在镜头面前也会和你保持距离,你不用有心理负担。”

江起冷笑。

“最好如此!”

沈绫君眼睛里跳跃着兴奋的火光,将刚刚拍下来的视频锁了一层又一层。

一层又一层的密码,仿佛一层又一层的枷锁,将江起套牢。

门外,一堆人拥在沈绫君的房门口。

人拥的那么多,一大半的功劳都是她那个后妈。

在李岚的那盘棋上,房间里的人就应该是沈绫君。

沈如松救外孙女心切,可又担心真的把门撞开了,里面会有不堪入目的场景。到时候他们家君君怎么做人!

沈绫君站在人群后方,看着人潮里焦头烂额的外公沈如松,大舅沈盛,二舅沈瑾,小舅沈衍,心上泛起酸涩。

这四个人,最疼她了。

江起余光注意到沈绫君面上露出的脆弱,轻蔑地勾了勾嘴角。

疯子还有人的情绪?

“外公!”

沈绫君鼻尖酸涩,这一声包含了浓浓的思念,一出口竟然带着颤音。

柔柔软软的传递到沈如松的耳朵里。

他猛然看向声源。

看到完好无损的沈绫君,心口压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君君啊!你去哪里了?!担心死外公了!”

沈绫君拎着长裙,快步走到沈如松的面前,亲昵得挽上沈如松的胳膊,清甜的笑容对上自己的后妈。

“刚刚遇到了江老师,和他聊了聊。”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江起。

目光汇聚之处,英姿挺拔的江天仙神情冷淡。

有人惊呼,有人兴奋,有人目光尊敬,有人红了脸。

李岚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年迈的沈如松立马上前,呵斥。

“小江来了,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

江起虽然年轻,但已经是娱乐圈内的高山,商界他也有插手涉足。作为年轻一代,势头极猛,没人敢轻视。

周围的侍从不敢说话。

江起道。

“没打算久留,就没惊动沈老先生。”

这是实话。

多少人想请江起过府参宴都被拒绝。

今天要不是有个适配骨髓在这里,江起也不会过来。

沈如松对江起态度很客气。

“原来君君是和小江在一起啊,没给你添麻烦吧?”

沈如松这一句,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沈绫君看到江起古井无波的眼眸明显一沉,绷着脸。

“没有。”

沈如松笑了笑。

沈绫君挽着外公的手臂,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你们都围在我房间门口干嘛啊?”

沈如松梗了一下,心头火起,眼尾上挑,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漠和怒意。

是谁说他的宝贝遥遥不知检点和男人勾勾搭搭的!

沈绫君却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笑容更甚,掏出自己的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轻慢地道。

“外公,我给你的礼物正好在里面,我给你拿哦。”

门开的一瞬间。

人群有人惊呼。

一只温厚的大手极快的捂上了沈绫君的眼睛。

房门口站着的两个人。

衣衫不整,衣服上到处都是褶皱,还有黏腻的水迹。

呼吸不稳,面色酡红。

一看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岚惊叫一声。

怎么会是她的宛宛!

沈如松的脸瞬间沉下来,怒视着李岚。

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自然是一眼看出李岚前后态度的不对劲。

事情来龙去脉也大致捋了出来。

手中的拐杖毫不留情地挥向秦宜聪。

只听得秦宜聪尖叫了一声。

尖叫声里还掩着骨头断裂的声响。

“不知死活的东西!衍儿!把这人给我丢出沈家!”

韩宛吓得脸都白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进了房间就不受控制。两个人之间本来就已经是郎有情妾有意,那点情愫在密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最后滚在了一起。

“外,外公……”

“别叫我!谁是你外公!我孙女只有君君一个人!”

李岚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跟着跪在了原配死后不过半月,外面就有他另寻新欢的谣言。三年后,新欢更是抱着两岁大的孩子,进了韩家的门。

“哦~原来是私生女,难怪尽干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韩宛跌在地上。

周围的声音宛如魔咒。

水葱似的指甲深深嵌入她的皮肉。

她好恨!

凭什么同为韩家千金的沈绫君就可以光芒万丈,受尽宠爱!自己明明也是韩家的千金,却永远背负着私生女的骂名!

沈绫君伸手去扒沈盛捂着自己眼睛的那只手。

“大舅,你干嘛呀!”

沈盛觉得眼前秦宜聪和韩宛脏得很,辣眼睛,半拽半拖得带着沈绫君离开。

“你上次不是嚷着自己房间窗户小了,大舅给你换一个。”

这个房间不能要了!

被垃圾弄脏了!

回头一把火烧个干净!

“可是我要给外公的礼物还在里面。”

“一会儿让你二舅给你拿。”

沈绫君被捂着眼睛拽走。

人群的注意力都聚焦在被打断腿的秦宜聪和软在地上的韩宛身上。只有江起一个人看到了沈绫君离开时,嘴角扬起的弧度。像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

嘈杂的声音离沈绫君越来越远。

她听到沈如松的爆喝。

“滚出沈家!我们沈家上下姓沈!无一外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

第004章 达成扑倒江起成就✓

沈家的宴会因此不欢而散。

事发后韩毅前往也被沈如松用拐杖赶了出去,严正声明,沈绫君姓沈,以后在沈家生活,不需要韩毅操心。

江起目睹了全程,还身在其中。越发觉得那个明艳动人,看似简单的女孩子,实则一点都不简单。

宾客们三三两两得散去。

“阿起!你等等!”

沈瑾拉着沈绫君快步从台阶上走下来。

江起从驾驶座抬头看过去,那一抹红像一团长了翅膀的火焰,朝他奔袭而来。

眉心突突跳了跳。

沈瑾早年出道,在娱乐圈混得是风生水起,前几年创办了艺星娱乐,自己当起了总裁。圈子里和江起的关系算得上很好。

沈瑾把沈绫君往他车窗前一推。

“我侄女,漂亮吧。”

“……”

江起看到她就咬牙切齿。

沉着脸没说话。

“她今晚受了惊吓。”

“……”惊吓?

江起上下打量了一下沈绫君,干净透彻的眼睛,像个小兔子。确实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要不是他知道真相,还真要被她骗过去。

是谁说她演技不好的?

这演技,没有小金人,他用象牙给她雕一个。

“她还有事情,要回住的地方,和你顺路,你帮我把她送回去。”

江起额头青筋暴起,磨牙。

“你放心?”

沈瑾笑了两声,“别人不行,你,我很放心!”

谁不知道江起不碰女人,圈里都有人传他是弯的!为此沈瑾曾经还深深得担忧过一阵。

“……”你放心我,我不放心她!

“你找个司机送她回去。”

江起说着发动车子要走。

沈瑾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方向盘。

“你看不出来我侄女是你的小迷妹吗?馋你的演技,你就满足一下你的粉丝。”

江起冷笑一声。

她哪是馋他的演技。

她那是馋他的身子!

沈瑾侧目,给沈绫君使了个眼色。

沈绫君一阵小跑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关上了车门,还很有安全意识得扣上了安全带。

笑容清甜又乖巧,看起来人畜无害。

“谢谢江老师。”

江起,“……”

沈瑾松开了方向盘。

“谢了,兄弟!改天请你吃饭!”

江起的俊脸绷成像钢铁一样的线条,眉宇间的冷漠一览无余。

他发动车子驶出沈家大院。

没有了外人,江起开口。

“你想干什么?”

“我今天很高兴。”

沈绫君藕白的手垫在车窗上,撑着精致的小脸,脸上漾着笑。

江起斜睨着她。

“你特地跑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车里没有灯,只有表盘上的微光。

昏暗的光线让江起的眉眼看起来更加的深邃锐利。

她凝望着他,一想到这样冷淡的一个人,曾经也是热烈喜欢自己到可以豁出性命的,心头就像是塞了块火炭般蓦地发烫。

“我开心,想要你,你去我那里吧。”

豪车突然加速,歪歪扭扭,失控得行驶了一阵,才重新平稳……

“你不怕我在床上把你弄死?”

“……”

沈绫君瞪大了眼睛。

“你应该舍不得的吧……”

江起冷哼。

“你看我不弄死你。”

*

沈绫君的房子很大,上下三层的复室,露天的大阳台,落地窗。这样的豪宅凭沈绫君自己是买不起的,一看就知道是沈家给她买的。

“我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你穿浴袍行吗?”

沈绫君兀自说话,拿着一件宽大的浴袍走出来。

江起伸手接过。

私生活这么放荡的人,家里居然不备男人的衣服?

是不带他们回来,还是外面那些都是谣言?

“毛巾的话,我给你拿新的,你就在一楼洗吧。”

沈绫君给他找新毛巾去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新毛巾被阿姨放在哪里。

她靠在自己卧室的门上,盯着那条自己平日用的,杏眸漾笑,伸手拽了下来。

“没找到,这条我就用过一次,你用这个吧。”

江起接过来。

沈绫君去楼上洗澡了。

江起站在浴室里,任由热水冲刷自己的身体,企图将思维也理清。

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江起的演艺之路很平坦,年少被星探挖掘,踏入演艺圈后,凭借吊打一众男星的帅脸和演技迅速走红。

娱乐圈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他听过,也见过。

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有卖身的这一天。

耻辱感,油然而生。

江起出浴室的时候,沈绫君已经洗好澡,穿着家居服,蹲在电视机前面,捣鼓自己的手机。

江起撩着大长腿,迈过沙发,坐在沙发上。

沈绫君抬起头,因为刚刚洗过澡,额前有几绺头发湿了,眼睛也湿漉漉的,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看起来很乖。

“看电影?”

江起有些意外,还以为洗完澡会直奔主题,没想到她还有心思邀他看电影。

“随便。”

“你喜欢欧美的,还是韩国的?还是日本的?”

“都行。”

沈绫君点头,在手机上点了两下,电视上有了画面。

是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躺在床上抚摸自己的身体。

然后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江起这才知道,她口中的电影是什么电影。

为了营造气氛,沈绫君还特地把灯给关了。只有电视机散发出幽幽的光。静谧之下藏着点不可言说的涌动。

男人只觉得热血上头,几乎是吼出声。

“沈绫君!你是和我有仇?!”

大半夜叫他陪她看A?!

沈绫君梗了一下。

这一世,他不爱她,又才认识几个小时。沈绫君又逼迫,威胁他。这会子江起肯定想撕了她丢出去喂狗。

她解释。

“我怕你没感觉,所以带你找找感觉。”

女孩子漂亮的眼睛望着他,距离近到江起能在她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卷卷的睫毛映着屏幕的微光,像暗夜里的蝴蝶,眨一下,便振翅飞舞。

江起看得出来,她是认真的,因此脸黑了半张。

沈绫君掂量了一下,觉得刚才措辞不妥,重新开口。

“没有别的意思,都到这一步了,总要有个美好体验吧。万一你不行怎么办?多扫兴。”

江起剩下的半张脸也黑了。

“你说谁不行?”

“……”男人不能说不行。

沈绫君立马,“我是怕你石更不了。”

“……”

越描越黑。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

默了一下,小心翼翼得看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吧?”

江起霍得站起身,抓住沈绫君的手腕,把人拽到眼前。

眼峰深沉。

“想在哪?”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影帝的小撩精可太野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