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陌上玉的小说,小萝卜头,贺仔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作者:陌上玉

主角:小萝卜头,贺仔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种田+年代+穿书+锦鲤+团宠+爽文】 楚芙一觉醒来穿成了80年代的奶娃娃。 赔钱货?重男轻女?不存在的。 全家都要把小公主宠上天。 楚爸:闺女是我盼星星盼月亮的宝贝。 楚大哥:最喜欢芙芙了,要把最好的都捧给她。 楚二哥:好东西都是妹妹的,谁也不许抢。 总之,空间会有的,师傅会有的,野男人也会有的。 这就是一个锦鲤少女努力基建全家共同努力奔小康的故事。
ps男主会有的,但应该会晚那么一点点出现。

第1章 楚家生了闺女

树影斑驳,丛林间男人们拿着捕猎的工具行进着。

层层叠叠的绿色海洋,悄然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

“大哥,那个不是白狐吗?”楚贺压低醇厚的嗓音,小声提醒着兄弟。

“嗨!真是,白狐可是个稀罕玩意儿。咱们走大运了。”

“贺仔你婆娘快发动了,刚好猎条狐狸给她做个围脖。”

日暮西陲,兄弟三人手中拎着的笼子里,背后背着的背篓里都装满了猎物。

带着满载而归的兴奋,楚贺嘴巴咧开八颗大白牙笑的反光。

刚一踏上村子的地头,老远就听到有村里人在吆喝自己的名字。

楚贺心里咯噔了下,大步朝着村民的方向跑。

“楚家老三,快点回去吧。”

“刚刚你娘子发动哩。”

听到媳妇生产的消息,楚贺哪里还顾得上手中的猎物。

重物随手抛给两个哥哥,男人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家的方向冲刺。

人未到声先至,远远就能听见楚贺着急忙慌的高喊:“媳妇儿!”

“婉柔。”

语气中的担心做不得假,明亮的黑色眼眸紧紧盯着产房的方向。

一颗心脏被高高拴着,而绳子另一端紧系着正在生产的妇人。

楚贺进门时来不及分神脚下的道路,一个不查被门框给绊倒。

“哐当!”

人高马大的男人这般直直挺挺磕在了地上,五体投地摔了个马趴。

大概是父女连心,又或者肚子里的调皮小宝宝迫不及待想要看爸爸的丑样。

随着男人的摔倒,产房中传来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母女平安!母女平安!”

产婆的道喜声传进了耳中。

奶奶一张布满岁月沟壑的脸,笑成了朵菊花。惯来不苟言笑的老爷,也难得得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听到这个好消息,阖家上下都洋溢着喜庆。

楚家三代皆出男儿,自爷爷那辈起就没有姊妹全是兄弟,第二代又生了三个男娃,到了孙辈前两个也是大胖小子。

家里的爷爷奶奶就盼着有个孙女,被大家报以深切期待的楚贺夫妻俩,同样真心盼望着有个乖巧懂事的闺女。

如今得偿所愿,一贯克制沉稳的老爷都想敲锣打鼓的庆祝,就更不要提两个想闺女想疯的奶奶和傻爸爸。

奶奶的穿着格外朴素,是那个年代人标准的黑裤蓝衫工装打扮。

平常对自己舍不得多花一分钱的老人,如今却是朗声说道:“老天保佑,给我们楚家送来了个闺女。”

“我要把祖上传下的玉平安锁给娃子挂上。”

“保佑我家孙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

此时被好消息完全怔住的楚贺,还跪坐在地上爬不起来。

表情似哭似笑,那是一种高兴到了极致的表现。

“太好了!太好了。”楚贺不断的喃喃着。

姥爷用长长的烟斗,敲了敲高兴傻了的儿子调侃说道:“哟,贺仔。”

“还不进去瞧瞧你嗑出来的小祖宗。”

“咱孙女一看就是个了不得的,出生的阵仗都跟别人不一样。”

着急忙慌一路紧赶慢赶终于进门的老大、老二,也忍不住拿高兴傻了的弟弟调笑。

“可不是嘛。”

“我就说今天怎么能猎到白狐,原来是我们家出了朵白芙蓉。”

家里的老二楚欢颇为博学,调侃也调侃得格外有水平。

“对对对!”傻爸爸楚贺高兴的直点头。

爷爷楚文栋说道:“白芙蓉,好呀!富贵又纯洁,孙女定是无忧无虑、平安顺遂。”

“不如?孙女就叫楚芙吧。”

最有话语权的奶奶李苒,当即一锤定音的拍板道:“芙?福。”

“福寿安康,好名字,就这个了。”

一个简单的名字代表着家里人最真挚、美好的祝愿。

刚生产完的女人不能见风,一家子老老少少都挤挤挨挨的蹲在产房外等待。

楚贺则是独自走进屋内,照顾自家辛苦生产的妻子。

小楚芙是被接生稳婆抱出来的,乌溜溜大眼睛蒙着水光,见着人也不怕生。

眨巴着水眸,盯着新家人们直瞧。

奶奶的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丢:“我家小楚芙真可爱。”

“白白嫩嫩,眼睛黑的像葡萄,以后一定是个祸国殃民的美人。”

老二媳妇常盈赞同的附和着:“是的,我们芙芙以后一定长成个十里八乡的大美女。”

听到大人们夸奖的楚芙歪了歪小脑袋,内心感叹着:天知道大人们,是怎么从一张皱巴巴的小脸上看出倾国倾城之姿的。

刚刚穿越过来的小楚芙听着大人们的称赞,着实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转了转小脑袋瓜子,楚芙用行动贯彻了只要我看不见,就不会觉得害羞的方针。

鸵鸟的将脑袋转到一边,结果就看见了两只小萝卜头,咬着手指专注的看着她。

大人们显然也注意到了小小的两只。

“鹏儿、彦儿,来看看你们的妹妹。”

“以后要好好照顾她哦。”

楚鹏的年纪大点五六岁的孩子,已经懂了什么叫做妹妹。

乖乖巧巧的点头,软乎乎的小包子又做出乖巧的模样。

楚芙的内心都被融化了,下意识的对着自己以后的大哥扯出一个带着奶香味的微笑。

楚鹏:“妹妹,对我笑了。”

心中原本空洞的妹妹形象,忽然就鲜活了起来,原来妹妹就是个软乎乎对自己笑的存在呀。

楚家老大楚庆对着自家儿子楚鹏说道:“对呀,你看妹妹多喜欢你。”

“出生后第一个笑容就送给你了。”

“臭小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啊。”

楚鹏:第一个笑容?意思我是妹妹最喜欢的人吗?

那我作为哥哥,一定也要最喜欢妹妹。

所以五六岁的小萝卜头摆出认真的表情,做下郑重的承诺:“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

“我最喜欢她了。”

殊不知他板着脸装郑重的模样究竟有多么可爱,引得所有大人都笑做了一团。

发现自己穿越成婴儿的苏芙,默默在心里小声叨叨:就冲哥哥你这句话,以后你我罩了。

相比于已经懂事的楚鹏,三岁啥也不懂的楚彦发出了个来自灵魂的拷问:“妹妹?能吃?”

说着说着楚彦就在大人们笑开的时候,拎起楚芙的小胳膊啃了一口。

楚芙要不是现在还没法说话,只能咿咿呀呀。

不然女孩肯定是要质问这个萝卜头的:“我把你当哥哥,你竟然想吃我。”

三岁大的奶孩子咬人能有多疼?

刚长齐的乳牙啃在楚芙白藕状的小胳膊上,杀伤力没多大,倒是糊了苏芙一胳膊的口水。

苏芙挣扎着想把自己的小胖手夺回。

就听到楚彦开开心心的说一句:“猪蹄!”

“欸,真香!”

苏芙嘴角扬起的笑容逐渐失去了弧度。

大人们非但没有插手阻止,还笑得更加猖狂了。

你说气人不气人?

最后全赖楚家唯一的良心,小天使楚鹏一巴掌打在了自家熊弟弟的脑袋上。

“住口!芙芙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吃芙芙。”

这才顺利口下夺人,将奶芙的小胳膊救回。

楚芙听见大哥的维护满腔的感动,一时间觉得自家大哥的背景音乐都是:正道的光,照在那大地上。

楚芙:emmm~

不过总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

但不重要,不重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第2章 受伤

天光大亮,阳光洒上大地。三岁大的楚芙刚醒没多久,正慢慢吞吞的从黄水泥的土炕上往下爬。

藕白的小臂扒拉着颇乡村风的大花袄给自己套上,随手用小皮筋给自己扎上简单的双马尾,一个玉雪可爱的姑娘就新鲜出炉了。

四头身的奶娃娃走路还不太稳当,啪嗒啪嗒的踩着小碎步就走到了地上略有些泥灰的堂屋。

老农村的土墙都是用些草木灰混着黄土烧的砖垒出来的,村东头吼一声村西头的人在家里都听的倍儿清。

耳聪目明的楚芙就听到了门外传来孩子们拌嘴的声音,模糊着能听出是自家二哥与村口老李家李乡的拌嘴声。

“我娘说了,臭丫头都是赔钱货。”

“天生要买来给我当媳妇儿的。”

“可不该吃糖果这种好的东西,给我。”

李乡是个六岁大的男孩,高高壮壮五大三粗是村里孩子们中的小霸王,仗着自己有些身材的优势很是横行无忌。

他霸道的伸手就去抢楚彦握在手里的两颗糖果。

楚彦怎么可能乐意?

那是他央了母亲常盈好久才答应给买的糖果,就这么两颗不比指甲盖大的糖果。

楚彦足足是替家里剥了两大竹簸箕的玉米粒才换到的,连哥哥楚鹏他都没有给,就留了一颗给小妹妹楚芙。

楚彦都想好了,自己到时候和妹妹一人一颗一起吃,芙芙肯定会笑的甜滋滋的。

芙芙一定会抱着自己的胳膊软软的撒娇,嘴里说着:最喜欢二哥了。

想到这楚彦就更坚定了护住糖果的心思,大声的对着李乡喊着:“我妹妹才不是赔钱货。”

“她是我们家的宝贝!”

“糖果是我跟家里人讨来的,我只想给我妹妹。”

“给你?做梦!”

楚彦是个聪明的,同样是六岁的年纪他这瘦瘦弱弱的小胳膊小腿,肯定没办法与高高壮壮的李乡正面刚。

打不过还不能跑吗?

撒开丫子楚彦就往外面跑去,两只纤瘦白皙的大腿已经有了未来大长腿的影子,一跑起来恰似灵活的猴子与笨重的李乡拉开了好一段距离。

哼哧哼哧追在楚彦屁股后面的李乡,喘的就像地里犁田的老水牛,面红耳赤的直吆喝:“臭小子,你给滚过来。”

楚彦怎么可能乖乖听李乡的话,故意回头停顿的扮了个鬼脸:“略略略!”

再次一溜烟的跑远了。

李乡双目赤红脸上有些充血,凶狠的瞪着楚彦逃跑的方向,显然是真的气急了。

随手在路边的小路上,摸起了两块足有孩子半掌大的石子朝着楚彦的方向砸了过去。

敏锐的感官让楚彦侧身躲开了右边抛来的石子,哪想到李乡这般阴狠一下抛来了两枚。

尖锐的石子砸在了楚彦的脑袋上,一行鲜血就这样蜿蜒着流了下来。

楚芙拎着从灶房里拿出来的擀面杖,看到就是这目眦欲裂的一幕,楚彦被石子砸中脑袋整个人直挺挺的就摔在了大路上。

“哥!”

楚芙撕心裂肺的呐喊出声,漂亮的杏眼刹那盈满水光。

滔天的怒火瞬间冲上了楚芙的脑海,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念头都被“李乡杀了二哥”给占据。

所有名为理智的东西都刹那崩塌出走,楚芙紧紧的抿着唇咬着牙,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李乡的背后走去。

楚芙整个人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平静的外表下翻涌着暴虐。

挥舞着手中的擀面杖狠狠的朝着李乡的膝窝砸去,快有楚芙两倍高的李乡就这样被直接砸跪在地没了行动能力。

楚芙没有分给李乡一个多余的眼神,确认他不能再伤害哥哥后,立马大步的朝二哥楚彦那里奔去。

一把丢开手中的擀面杖,楚芙的眼中的泪水早已像泄了洪的闸门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一双白嫩的小手颤巍巍的放在了楚彦的鼻下,万幸自己的二哥还有着呼吸。

“二哥!二哥!”楚芙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楚彦希望得到一点回应。

此时的楚彦躺在路中意识已经有些模糊,耳边传来妹妹的呼喊声他也没办法回答,只是手指轻轻的勾了勾妹妹的手指,像是在安慰她不要哭。

得到楚彦的些许回应,楚芙高高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理智终于回归。

“来人啊!救命啊!”

楚芙扯着嗓子大喊,就希望有一个大人能听到来帮忙。

可此时的村子空荡荡的,大人们早早就到了地里头劳作离着村子可有着一段距离。

自然听不到楚芙此时的呼救声,也不会有人来帮忙。

楚芙脑海中尽力回想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急救防护知识,克制着自己想要把楚彦抱回家的想法,只是脱下衣服给哥哥垫着脑袋,以防造成二次伤害。

先得给哥哥找草药止血!

不然血这么一直流会死人的。

蓟草!

她想起穿越前小时候到农村,割破了腿长辈就曾用蓟草给她止过血。

王大娘的家门口就有几株蓟草,此时楚芙也顾不得什么不告自取是为偷了。

凶巴巴的瞪了一眼李乡确认了他没有行动能力,丢下一句狠话“你敢动我哥哥,我就让你陪葬!”

就像个离弦的箭矢般飞冲了出去,直奔往大娘家的路口。

几朵红彤彤的刺儿菜(蓟草)生机勃勃的绽放着,平常随处可见的美景,如今却成了楚芙眼中的希望的曙光。

小手一挥用力扯下全部的蓟草,哪怕手上已经被割出了细细的口子也丝毫不在意。

大把的将刺儿菜塞进口中,口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苦味而楚芙止机械的快速咀嚼着草药,没半分的注意自己的感受。

将嚼碎的草药敷在哥哥的伤口上,随手从自己的衣兜和哥哥的衣兜里摸出手帕,系成长条状包住伤口充做临时绷带。

目不转睛的小心盯着伤口,见着手帕下的伤口处没有再渗出鲜血,楚彦的呼吸也变得平稳,此时楚芙才像是缓上了一口气,瘫跪坐在了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第3章 寻药

楚芙坐在地上喘了口气,可不代表她已经放下了心。

脑袋毕竟不同于其他身体部位,是人体上下最精密的器官,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众多器官疾病都一一被攻克,人类对于大脑的探索依然十分有限。

楚彦现在的这种情况没有CT、没有磁共振真的很难知晓脑袋内部的情况。

楚芙的那一点医疗知识也就是知道头部受到重创后,可能引发脑震荡和颅内淤血、出血。脑震荡需要日常调理恢复到无妨,问题就在于颅内出血一个处理不好就能要了人命。

刚刚的那一串连天叫喊,还是引起了几个小萝卜头的注意。

陆二丫听到了楚芙的叫喊跑了过来:“芙芙,怎么了?”

楚芙见到这黑黑瘦瘦的小姑娘,仿佛见到了救星。

“二丫,我哥哥头被砸了。帮我去喊村头的村医,让他带着药赶紧过来看看。”

平常和楚芙关系不错的二丫,扎着小揪的脑袋点了点,马上就往村头跑去。

留在原地的楚芙也没闲着用手试了试楚彦的体温,男孩子的额头也不知道是受伤造成的肿胀发热,还是真的有些发烧了。

楚芙拿来衣服给哥哥盖上后就一直紧张兮兮的按压着耳朵旁的止血穴位。

没隔两分钟村医就赶到了!

村医文昂是平常的农家打扮,身上只简单着了一件白大褂象征着他医生的身份。

大步流星的跑过来就诊时,左手还努力抱着沉重的急救箱,一根颤颤巍巍的肩带像是随时都要不堪重负的被崩断。

文昂大老远的就喊着:“病人在哪?”

身后喊来村医的二丫早被远远的甩掉。

楚芙跟着扯着嗓子喊起来:“这里!文医生快来帮帮我哥哥。”

绝大多数农村里住着的村医其实也就是懂点卫生知识的普通农民,文昂的医术有些中医的家学渊源跟同行们比起来算是极为优秀的了。

没有精密的医疗设备,文昂采用的是中西合璧的土办法,号脉博、看舌苔。

舌苔暗紫带淤点,脉迟涩。

文昂下了判断:“应该是脑袋里有了淤血,先把止血的药片吃下去,治疗淤血的话还需要配合中药的治疗。”

“可麻烦就麻烦在有些药我没有储备!”

听到这里楚芙的心头一咯噔,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文医生的话没有说全,但楚芙明白医生的弦外之音。这年头到哪哪缺药,甚至花钱都未必能买到这些救命草药的。

楚芙明白,想要草药只能去山里找。

“哪些?”

“赤芍、柴胡、甘草、牛膝。”

说完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文昂把医疗箱里的药材图册递给了楚芙观看。

文昂:万一这些草药小姑娘见过呢?

帮着文医生把自家楚彦哥哥小心的抱回房间,楚芙对着文昂说道:“麻烦医生帮我照顾好哥哥,我去找大人们回来。”

说完不等文昂反应就脚底抹油一溜烟的跑了,临走时还从家里带走了自己以前准备的弹弓、竹针与小竹筐。

一路跑去的,不是大人们所在的农田方向,而是村庄背后的山头。

大人们自有二丫会把人喊回来,楚芙要上山给哥哥采草药。

楚芙难道不知道三岁的孩子跑进山林有多危险吗?

她知道!

可那是她的二哥呀,那个为了护住一颗给她的糖果,而气息奄奄躺在那的二哥呀!

更早一点的找到药,是不是楚彦哥哥就能更快的脱离危险?

为了这一点渺茫的希望,此时的楚芙做下了要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的决定。

小小的孩子全靠一股冲劲爬上了半山腰,为了找到难寻的草药楚芙更是哪里不好走往哪里走。

山间的植被看着美丽鲜亮带着生命的翠绿,其实一个个都是不好惹的“绿色恶魔”。

那些植物有的拥有锋利宛若锯齿的叶片,有的长着或粗或细的针刺,随时像是蛰伏的毒蛇想要咬伤你一口。

哪怕楚芙已经小心再小心,娇嫩白皙的皮肤也被轻易的划出口子。

如果仔细看来,原来如白藕状的小胳膊,现在爬着一条又一条的红色血线那是一道道细密的划伤。

一个不慎楚芙的小脚踩进了个积水的泥坑,四头身的小人就这样咕噜噜的从个小坡子翻了下去。

那姿势模样活像是个翻滚着的陀螺,滴溜滴溜的转。

“彭!”

小小的楚芙却没感受到落地时的疼痛。

楚芙:这泥地还怪软的。

往身后一摸入手的不是黄澄澄硬邦邦的泥土,而是软乎乎、毛茸茸的玩意。

诶?

嘛玩意儿?

楚芙喉头滚动了一下,吞咽着口水,生怕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脑袋像是上了发条的木偶缓缓的转过头去,看到的就是一团白色毛茸茸。

瞧兔子的屁股又大又圆,嘴巴里还叼着一串带着紫红小花的绿草。

楚芙:感动的泪水都要从嘴角留出来了。

吸溜!

这年头千里送菜还自带佐料的吗?

掰开这只千里送的兔子的小嘴,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甘草吗?

抬头一看一片甘草地里盛放着几朵红芍药,根根分明的嫩黄花蕊被包裹在扁平的粉红花瓣中。

远远望过去就连成了一片粉色的海洋,好看极了。

楚芙:“哇,这里好美!”

“就像是粉色的仙境。”

楚芙按照草药集上说明的方法将红芍和甘草都采了足够的分量,兔子装进篮子里,就准备给这片地方做标记。

等下次需要也好找来此地。

结果就是幸运女神的恩赐果然都是有代价的,一条虎斑蛇正盘踞在楚芙搬开准备充作标记的石头下。

两两相望、四目相对。

深深的尴尬在一人一蛇之间蔓延。

手中举着大石的楚芙莫名的感觉自己扛了个炸药包,是放也不是、扔也不是。

颤巍巍的小奶音都冒出来:“蛇兄,有话好好说。”

虎斑游蛇:哪里来的愣子把我窝掀了!

嘶嘶的吐着蛇杏子,蜿蜒着蛇腹就朝着楚芙的方向游来。

楚芙拔腿就跑,两只小短腿捯饬的像是踩了风火轮。

带着鲜血的手掌握住玉平安锁的吊坠,喃喃道:“上帝、如来、观音菩萨保佑啊!”

“少了!”脑海中忽然回响起一道声音,如此的突兀却又真切的存在着。

下意识楚芙回答道:“缺什么了?”

“拜天拜地拜祖宗,这都不知道?你个不孝子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第4章 大老虎白晴

就在楚芙突然听到声音愣神的瞬间。

凶厉的虎斑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泛着毒液的獠牙。

一口就朝女孩跑步时不自觉撅高的两瓣臀肉咬去,利落的架势就好像在啃个水蜜桃。

楚芙小奶音飙高了八个度,尖锐的像是要叫出河豚音。

“啊啊!”

“祖宗!你是我祖宗!”

“救命啊!”

此时楚芙差点被这避无可避的一咬,吓得魂归九霄。

别说是喊一句祖宗,只要能得救祖宗想听几遍听几遍!

要是嫌自己喊的不够情真意切,楚芙还能给这声音的主人来段即兴说唱。

结果可能是因为楚芙的思想跑路在走神,又或者是因为小孩子的骨头太软特别容易摔跤。

这才走几步路的功夫,楚芙小脸又一次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摔倒的那一瞬间楚芙难过的想到:难道我又要再穿越一次?

呜呜,我还没把找到的草药给二哥呢!

楚芙一张婴儿肥的小圆脸纠做了一团,葡萄溜圆的眼睛紧紧闭合,嘴巴下意识的张大顺势想要发出尖叫。

结果预期而至的疼痛没有降临到身体上,嘴里倒是因为倒地的惯性吃了一小口土。

楚芙下意识的嚼巴嚼巴咽了下去。

楚.真吃土.芙:还挺香!

嚼起来就像在吃黑巧。

厚厚的肉垫踩在灵土上,锋利的指甲陷入着地里。

楚芙缓缓的抬起头,顺着视线而上入眼的是健美交错的四肢,流线而具有爆发力美感的躯干,威风凌凌的虎脸上嵌着一双蓝汪汪的眼睛。

漂亮凶悍的白虎看见了楚芙啃土的举动,抿着嘴眉头耸了出来,做出了个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楚芙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的大老虎,吓得浑身僵硬愣在原地完全不敢动弹。

大白虎用同样奶萌的声音发出了灵魂质问:“楚家后人,现在都落魄到要吃土了吗?”

一人一兽两只小萌物就这样呆呆互视着,不约而同的叹了声气。

大白虎:“你叹什么气?”

楚芙听着大老虎的话语一下子陷入到了自己的愁思中,想来楚家也曾经风光过。如今不至于饿到吃土,但也为几株草药忧愁。

“我哥受伤了,缺药。”

“谢谢老祖的出手相救,晚一点那条蛇走了能麻烦您送我出去找药吗?”

大白虎听着楚芙一心想要离开的话语颇为震惊。

人类不该是这样的啊!

至少大白虎的印象中人类进入到了这方天地,不说直接原地膨胀到将空间理所应当认为是囊中之物,也该对着空间有着觊觎之心。

“你真要走?”

楚芙被大白虎能够正常交流的谈吐感染,心中的害怕消失了大半。

内心对毛绒绒的喜爱之情占据了上风,上前摸了摸毛茸茸的虎脑袋,手感一级棒。

“谢谢你啊,大白虎。”

“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能报答什么。要不然你说说有没有想要的,我尽力而为。”

楚芙知道这空间是个好东西,也知道无数穿越前辈都用切身经历证明了空间的重要性与价值。

可楚芙同样懂得最浅显的人生道理:别人的东西不能抢,路上的钱包捡了也该还给失主。

无论是碰巧捡到的机缘,还是空间属于大白虎,楚芙都能安守本心不去觊觎。

大白虎:这怕不是个小傻子吧?

好东西都不想要,楚家人真的越来越笨了。

大白虎恶狠狠的用肉垫拍了拍泥土,怒其不争的想着,却忘了他当初与楚家老祖签订契约时也最爱楚家老祖那股单纯的赤诚劲。

一爪子扒拉过来楚芙的小脑袋,恶狠狠耙着耳朵吼道:

“都是傻冬瓜!”

“这空间是你的,你们楚家老祖楚枫留给你们家后人的。”

“听懂了吗?”

楚芙:哇,怎么会有这么单纯而不做作的大白虎?

这么好的东西都不知道据为己有。

小小的一团奶娃娃直接扑进了大白虎的怀抱,软软的撒娇道:“大白白,你太好了。”

说完小脑袋还上下蹭了蹭,大号毛茸茸的手感好极了。

楚芙绝对不是借着夸奖的由头故意占大白便宜,当然女孩要放下撸虎的手这事才更可信点。

大白虎凶巴巴的说道:“别叫我大白白,我有名字叫白晴。”

“好的呢,大白白。”

得知了空间外虎斑蛇还盘踞在原地,这情况急也急不来,楚芙也就盘坐在地和白晴好好交流了一番。

大白虎白晴是四瑞之一的西方白虎,天生祥瑞镇压一方气运后来与楚家老祖楚枫签订契约,答应其看护空间守护后人。

白晴的故事掐头去尾省略了很多关于自己和楚枫的事,但它强调了空间现在贫瘠到近乎崩溃的情况。

白晴是灵兽消耗灵气,这些三百年间空间的灵气是越用越少,原来幅员辽阔像是一方小世界的空间如今破落成了如今的方寸之地。

楚芙赶忙问道:“可有恢复空间的办法?”

白晴给出了两条路:一条是获取有灵气的物品孕养空间,另一条就是通过种植慢慢滋养这方空间。

听着大白虎的第一个方法,楚芙心想这不就是氪金吗?

可惜她没钱!

贫穷催人奋斗,楚芙当然是苦哈哈的选择第二条路了。

楚芙安慰着自己说道:“还好至少有恢复的希望。”

白晴虎告诉楚芙空间里的灵泉水曾经针对疗伤有奇效,不过现在还有几分威力就不知道了。

楚芙怀着期待与忐忑的心情走向大白虎所说的泉眼处,结果入眼的就是一层浅浅的水洼。

怕是连杯水都装不满的那种。

颤巍巍的举着手指楚芙小心的问道:“大白白,这不会就是你说的泉眼吧?”

圆滚滚的虎脑袋上下点了点,表情很是沉重。

小包子楚芙“汪”的一下哭了出来。

上辈子和这辈子加在一起都还差些成年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刷的一下熄灭的巨大落差。

乌溜溜宛若水葡萄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一颗颗泪珠欲落不落的挂在眼角。

小小的姑娘哭的一抽一抽:“555~嗝!”

“嗝!呜呜呜~”

白嫩的小手却一刻也不停的刨坑。

“你这?”白虎疑惑的问道

“种地!不然怎么会有灵泉救二哥。”

说完楚芙就小心的分别把之前采摘的甘草和红苕埋进她新挖好的坑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八零:锦鲤女配有空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