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兵王》岛崎与猫的小说,林逸尘,萧璇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神品兵王

作者:岛崎与猫

主角:林逸尘,萧璇依

类型:都市

简介:一纸婚状,让原本在外混的风生水起的特种兵王无奈回到了国内,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面当起了上门女婿。
“ 其实我对你根本就没有一丝好感,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躲避那让人头疼的催婚。”他是这样和她说的。
“那又如何呢?你认为我会看上你这种没钱没权的废物吗?”她冷冷的回道。
“那我们各过各的!”两人同声说道。
他对她百般嫌弃,她对他厌恶至极。
就这样,对彼此没有一丝好感的两个人就此住在了一个屋檐下…

第1章 结婚对象

“林逸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把我家当作什么地方了!”

看着这凌乱的客厅,地下的空酒罐,随处可见的垃圾,还有那正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握着半罐未喝完啤酒的男人。

看着男人那难看的睡姿以及那震天的呼噜声,面容虽精致但是却满是倦意的女人怒不可遏吼了出来,娇躯微微的颤抖着。

可是男人却没有半点反应,依旧睡的香甜,在梦中与美人嬉戏打闹。

“咯咯…”

看着男人这副模样,萧璇依气的咬紧牙关,发出细微的响声,心中仿佛有无尽的怒火在燃烧,同时也有点委屈。

“呼…呼…”

听着男人那让人无法忍受的呼噜声。

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于是她抓起茶几上啤酒罐用尽全力的向着那睡得正香的男人身上砸去。

似乎是想借此把这些天对于男人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咚!”

铝制的酒罐就这样砸在了男人的头上,带着她心中的不满砸在了男人的头上。

“啊!”

前一秒还睡的正香的男人下一秒却突然大叫一声,坐起身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

随之映入眼帘的是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宛如下凡仙女一般的漂亮女人。

只见女人满脸怒气的看着自己,紧咬银牙,那眼神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

“啊?你怎么在这?”

林逸尘一见到女人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惊恐的看着面前那绝美女人。

不过旋即面色一变,摆出一副不耐烦地模样说道:“有事情吗?没事的话别烦我,我睡得正香呢。”

说完,便又躺了下来,欲要闭上双眼。

“你知道这是哪吗?”

萧璇依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面色难看地质问着这个头发凌乱,不修边幅而且态度十分恶劣的男人。

林逸尘听后摸了摸下巴,稍作思索,一脸郑重地回道:“你家啊,但也是我家啊,咱俩不是夫妻吗?”

“好你个登徒浪子,你还有脸说我们两个人是夫妻?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男人!”

听了林逸尘的这番话后,萧璇依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地燃了起来。

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蛋上写满了对林逸尘的不满与愤怒。

胸口一起一伏的还真别有一番风味,同时,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势也慢慢地从她散发出来。

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什么人情冷暖,天道不公她都见过。

而且女人的地位很低,很容易被看不起,为了不被别人欺负坑害,所以她的气势要比其他人更加的锐利一点。

要是换了其他人在这,估计没一会儿就会不自主地低下头去,不敢与她直视。

可林逸尘像是没受到一丝影响一般地打了个哈欠,慵懒的问道:“那不然呢?咱俩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不是夫妻还能是什么?合法夫妻呀。”

“……”

林逸尘的话让萧璇依一阵无语,气急反笑,讥讽道:“你当真好意思说我们俩是夫妻?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萧璇依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看上你的。”

这句话林逸尘不知道多少次听过了,对此他早已习惯了,不以为然地点点头

“我也一样,我还是之前那句话,对于你这种长的不好看,身材不咋样,穿衣也没啥水准的女人我并不感冒。”

“还有啊还有,特别你是那脾气就足够让人退避三舍了,没有我你估计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时不时地看几眼脸色逐渐发青的女人,心里有些得意。

“小样,比斗嘴我林逸尘还没输过,就你这种黄毛小丫头还是省省吧。”

只见萧璇依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那小巧的纤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目光冰冷地盯着哈欠翻天的林逸尘。

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这会儿林逸尘已经被千刀万剐,连具全.尸都留不下来了吧。

“唉…”

最终,萧璇依也没再多说什么,紧紧攥起的手松开了,眼神深处尽是疲倦与失望,委屈和失落占据了她的心里。

眼中泛起充盈的泪光,似乎在一下秒就会顺着女人的脸庞滑落,而她只是自嘲一笑,将泪水吞回眼眶。

之后,她摇了摇头,转身向着楼上走去,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紧锁着房门。

她累了,这个男人真是无可救药,她心里对林逸尘仅存的一丝他能够变得优秀的奢望也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了。

还记得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是在一个午后。

那天自己正在办公室里面忙着工作,这个男人就像鬼魅一样绕过监控和安保,毫无征兆地坐在了自己的面前。

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看着自己,自己当时也是被他吓了一跳,同时也对公司的安保系统表示生气。

连一句通知都没有就放任这个陌生男人进了公司,而且还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你是…”

自己刚想询问他到底是谁的时候,他开口了,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

“我叫林逸尘,是你的未婚夫…”

就这么一句简短的介绍,让萧璇依足足楞了半天才开口说话

“你是有病吗?我哪来的未婚夫?”

自己还这么年轻,这么多年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不知名的未婚夫?

对于自己的反应,男人好像早已预料到了,他点上了一根香烟,无奈道:“不管你相信与否,我现在就是你的未婚夫,这是你父亲亲自定下的婚约。”

萧璇依没有理会这个神经质的男人,她快速的拨打了保安部的电话,想让他们上来把这个神经病给赶出公司。

顺便再好好的批评一下他们,真是的,什么人都敢放进公司?

很快,保安部部长孙亚辉就带着一众保安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只是他们的脸上都带有淤青,好像刚才发生了一场大战一样。

而且,他们看向林逸尘的眼神之中,竟带着一丝的…恐惧

“怎么回事?”见自己的员工被人打成这样了,成为公司领导者的她自然是十分的生气。

孙亚辉没说话,只是身躯颤抖着,伸手指了指坐在一旁怡然自得的抽着烟的林逸尘。

“你敢打人?”见一众保安脸上的淤青,萧璇依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这个男人神经也就算了,怎么还敢打人?

还没等林逸尘开口说话,萧璇依便怒气冲冲的冲着孙亚辉说道:“报警,一定要报警,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稍等,你先看看接下来的东西再做决定吧。”

接着,林逸尘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上好的牛皮纸,将其放在了萧璇依的面前。

而后又冲着那些保安们淡然一笑,轻声说道:“我想你的员工其实也不愿意报警的吧,毕竟我们刚才也算切磋。”

林逸尘这普通的笑容落在了他们眼中就像是恶魔的笑容一样,使得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声说道:“是啊总裁,刚才我们只是切磋,用不着报警。”

这些保安们的态度有些奇怪,他们不是被打了吗?为什么还不让报警?

她还是忍着心中的奇怪摊开了那张有些年头的牛皮纸,一看上面的字迹与落款。

她,彻底傻眼了。

这是一纸婚约…

这是父亲的字迹。

上面写着

“老先生,感谢您当年对我的帮助,小人最近喜得一女,听闻您老有一孙子,我想让他们结为夫妻,还望您能成全…”

她的内心已经掀起了万丈波澜,这哪是婚约呀,这分明是单方面的恳求,恳求对方与自己结婚。

父亲对那人很尊敬,姿态放得很低。

她失态地摆了摆手,神色慌乱地向着孙亚辉等一众保安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保安们一听,没敢再停留,立马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这真是我父亲所写的?”

尽管心中已经确定了,但她还是有些许的不甘心。

“是的,这的确是你父亲所写。”

林逸尘不可否置地回答着萧璇依。

萧璇依沉默了,她心里升起一丝烦躁的情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女人这副模样,林逸尘只好开口问道:“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品兵王》<<<<

第2章 一袋点心

萧璇依简洁了当的说出了自己有关于这件事情的看法:“我不想和你结婚,即使这是父亲的意思。”

“这都是老一辈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就凭刚才发生的种种事情,萧璇依就绝对不可能和这样的男人结婚。

“巧了,我也一样,我对你这样的女人并不感冒,长得又不漂亮,身材又不好,还有你这穿衣水准,你身为女人真是太失败了。”萧抚尘打量着萧璇依的全身上下,较为毒舌的吐槽着萧璇依的样貌身材。

不过自己说的这些都是假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这女人的反感,想靠这样的方法让这女人退婚。

对于自己家那老家伙的安排,林逸尘可谓很是头疼,这好端端的怎么给自己定下了一桩婚事呢?

而且还不能退婚,必须要和那婚约上的女人结婚。

这女人漂亮是漂亮,足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她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等倾国倾城之绝色很是少见,要是女人生在古代,估计那些王权贵族都要为之疯狂。

可是林逸尘就是不愿意,这拿自己当什么了?

萧璇依听后觉得又气又好笑,这男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他在自己说之前难道就不能照照镜子看看他自己的模样吗?

说自己长得不好看身材不不好?自己可是龙海公认的美女之一,这男人说这话之前能不能先去眼科看看自己的眼睛?

而且还说自己的穿衣水准不行?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自己的穿衣风格都是根据时尚杂志上来搭配的,紧跟着潮流,衣服也都是昂贵的名牌。

这男人穿着一身破破烂烂并且还散发着一阵臭味的衣服,他有资格对自己评头论足吗?

估摸着他是家道中落想以这种方式入赘到自己家来取得财产。

萧璇依冷哼一声,不留情面的挖苦着这个没有礼貌的邋遢男人:“巧了,我也一样,对你这种又邋遢又没礼貌的男人我也没有一丝的好感,看你这副模样就知道你是一个穷光蛋。”

“你这样的男人也配与我结婚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肯定是为了我们家的钱而来的,虽然你手上婚约书的确是我父亲写的,但是我不承认,想让我嫁给你?想都别想!” 萧璇依嘴角向上翘起,尽是不屑的意味。

就这样的男人也想和自己结婚?也想让自己做他的妻子?想都别想!自己怎么可能会嫁给这种没钱没权并且相貌平平的男人?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写这张婚约书的,但是现在自己可以很肯定的告诉父亲,自己绝对不可能和这个男人结婚!

自己也知道父亲肯定也不会准许自己嫁给这种穷光蛋的,只要自己和父亲稍微说一下,他肯定就会撕毁这纸婚约。

……

自己当时是这样想的,本以为自己的父亲肯定会让这个衣着破烂并且毫无教养的男人滚蛋。

但是现实却给了自己当头一棒,本来以为自己的父亲看这小子是这副模样肯定不会让自己嫁给他的。

可是呢,自己的父亲不仅没有让他滚蛋,反而还让管家带他去买了一套体面的衣服,让他留在了家中。

并且十分严肃的告诉自己,他就是自己的结婚对象,是自己的未婚夫,虽然这件事情之前没有告诉自己,但是现在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那就做好结婚的准备吧。

自己一听这话瞬间就愣住了,这怎么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呢?

父亲不仅没有让他滚蛋,反而还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对待他,难道父亲没有意识到他是专门想靠着那份婚约书来骗取自己家的家产的吗?这男人肯定是为了钱而来的。

可是自己无论怎么说父亲和母亲都不相信,并且还让自己不要胡闹。

最终,自己和那个男人住在了一起,并且马上就要结婚,不过应那个男人的要求并没有举行婚礼,也没领证。

新婚之夜那一天

“我对你这样的女人没兴趣,我来这只是为了躲避那没完没了令人头疼的催婚。”他是这样和自己说的。

“是嘛?你认为我萧璇依会看上你这种没钱没权邋遢男人吗?”自己是这样回答他的。

“那我们各过各的!”

自己和他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自己也没想到他竟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说完之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将三楼的空房间当作了他的卧室。

之后的几个月里,自己几乎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每天朝五晚九的在公司里忙着自己的事情。

而他则是每天待在家里混吃等死,什么事情也不做,睡了吃吃了睡和只猪一样,而且还将客厅的地板弄的脏乱不堪。

自己有时候甚至怀疑起了和这个男人结婚那天父亲说的那番话的真实性,父亲说这个男人是一个优秀的男人,自己嫁给他是自己的福气。

总有一天,他会给萧家,给公司带来意想不到的机遇。

在自己看来他不就是一个入赘到自己家里面的一无是处的男人吗?入赘就入赘,可是他却不自知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明明是一个没本事的男人却不自知,每天只躺在家里混吃等死,吃自己的用自己的。

自己这几个月来一直都在忍耐着他,可是他却还是一如既往,今天自己实在是忍受不了就说了他几句,没想到他却给自己甩起脸色来了。

真是不可理喻,要不是今天自己实在是太累了,否则一定要好好的说一下这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的男人。

“唉…还是先睡觉吧,下午去公司把那一堆烂摊子收拾了再说。”她现在身心俱疲,公司上的事情以及家里的事情,自己已经累的快要受不了了。

之后她直接躺在了床上,抱着那个自己从小时候就一直抱着睡觉的玩具熊沉沉的睡去了。

进入了梦乡,也许唯有在梦乡里面才不会有这些的烦心事吧,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画面一转来到客厅

萧璇依刚上去没一会林逸尘便睁开了双眼,踢开毯子坐了起来,挠着蓬乱的头发,觉得头有些疼痛。

他不断地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很是后悔昨晚喝了太多酒:“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喝这么多酒了,早上一起来头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咦?”之后他被茶几上的一个纸袋给吸引了,他疑惑的伸手将纸袋拿在了手里,有点重,于是他掂了掂,里面传来了唦唦的声音。

他忍不住打开了纸袋,发现里面是一块块的精美并且散发着香气的金黄色圆饼状的点心。

看着这一袋来历不明的点心,林逸尘回忆起了昨天去便利店的时候,之后他颅内传来一阵疼痛,他面露难色的说道:“唉,头疼,我不记得我有买过这样的一袋点心啊,昨天我就只买了啤酒和花生呀…”

他捡起之前被自己丢在地上的啤酒罐,拉开拉环,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思索着这袋点心是何来路。

接着,他被手背上破皮的地方吸引了,自己怎么受伤了?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时,他的脑袋一疼。

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自己去超市买完啤酒之后走在回家的路上。

看见几个小混混对一个年龄看上去不大的女孩纠缠不清,嘴里说着污.秽的话语。

而女孩则是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她很害怕,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小猫一样慢慢靠在了墙上。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掉落,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学生哪遇到过这种事情啊,之前一直都在家人的保护中安然成长。

这次因为和父母闹了点矛盾就偷偷的跑了出来,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情。她现在好希望有个人来救自己。

好希望有个英雄在这危急时刻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也就在这时,林逸尘突然正义感爆棚,直接出声喝止了那些小混混。

那些小混混见有人要出头,不屑一笑,拿出了折叠刀想给林逸尘一个教训。

自己当时好像是三拳两腿就将那些废物给撂倒了,好像其中有一拳砸在了墙上,导致手背破皮了。

之后自己也没搭理那女孩,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模样离开了现场,回家喝起了小酒,看着电视上的维密秀。

视线又回到了那袋点心上,那自己也没买点心,从昨晚到现在发生的种种,好像没有一件是关于这袋来路不明的点心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品兵王》<<<<

第3章 受伤男人

“咕咕…咕咕…”看着袋中那一块块金黄色的点心,他的肚子传来了一阵怪叫,似乎是在提醒着他该吃点东西了。

之后林逸尘将啤酒罐放在了茶几上,一手捧着纸袋一手从纸袋里拿起一块点心,点心拿在手中的时候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嗯?这点心还带着一点余温?”

自己也不知道这袋点心是谁拿回来了的,这让林逸尘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口的位置。

回想起女人质问自己之时眼神深处里的失望和疲倦,还有刚才上楼之后那憔悴的面容。

之后林逸尘将手中的点心送入口中,细细的品味了起来,吃完一块他又再拿起了一块,表情淡然,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完了纸袋里的点心之后,他抽出一张纸巾擦着手,心满意足道:“好了,还是先去外面走动走动吧,回来之后再好好的洗个热水澡。”

他拿起茶几上还盛着啤酒的铁罐,仰着头将罐内的啤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便将啤酒罐丢进了垃圾桶里。

随后他像个老人家一样扶着沙发的靠背缓缓的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释放着自己腰间积攒已久的酸痛感。

感觉身体一阵畅快,林逸尘语气轻松的说道:“舒服!现在去外面走走吧。”

走出别墅之后再走几步便来到街上,他们居住的地方是龙景别墅区,是整个龙海市最好的别墅区,里面的各种设施都是全市最高端的,就连最南边的一栋别墅都要一千万,可见住在里面的人也自然都是达官贵人。

而林逸尘与萧璇依居住的别墅的编号为1,是整个别墅区最好的一栋别墅了,地理位置也是整个别墅区最顶尖的。

外人都以为这栋别墅会是天价,买到这栋别墅肯定会付出不小的代价,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的,这栋编号为1的别墅是建造别墅区的建造者送给萧璇依的父亲萧伟国的。

而萧伟国又将这栋别墅送给了萧璇依,成为了她十八岁的成人礼,现在则是她和林逸尘的婚房。

林逸尘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散着步,与其说是散步,倒不如说是在无所事事的闲逛着。

这是林逸尘这几个月来一直在重复做着的事情,喝酒,醒来,漫无目的的转悠着,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可供他娱乐的活动。

反正用萧璇依的话来说那就是现在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无所事事又没上进心的废物。

来到自己之前一直光顾的酒吧内,酒吧的名字叫做光之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名字,但是管它的,只要能给自己提供一处安静的地方就行了。

这是自己这几个月来一直都进行着的活动,走累了之后就来到这间不起眼的酒吧内坐一坐,点杯自己喜欢喝的龙舌兰听着驻唱歌手演唱的歌曲。

自己喜欢这的原因是这间酒吧足够安静,由于地段的原因,来到这间酒吧里的人很少,就连晚上也没什么人光顾。

不过林逸尘就是喜欢这种冷清的感觉,点上一杯酒坐在这里安静的思考着人生倒也挺不错的。

相比于那些狂野吵闹,供年轻人肆意发泄压力的酒吧,林逸尘更喜欢这种安静惬意环境。

自己刚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一杯刚调制好的龙舌兰酒就摆在了自己面前。

之后就是那与自己熟络的女调酒师的微笑,也许是自己这几个月经光顾这间酒吧并且为她带来一点点收益的原因,这名女性调酒师对自己特别好,也知道自己喜欢喝什么酒。

所以只要自己每次光顾这间酒吧的时候她都会立马在自己面前摆上一杯刚调制好的龙舌兰。

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穿着酒吧里发的工作服,用着的廉价化妆品,喷的还是两个月之前她过生日的时候这间酒吧的老板娘送给她的香水。

她的名字叫小哀,酒吧里的人都是这么叫她的,她身上的一切都很廉价,用的穿的,还有居住的地方,但是唯一不廉价的就是她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

她的笑容很美好,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她好像天生就是一个乐天派的女人,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她伤心难过,每天都是一副笑口常开的模样。

有时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这点上一杯烈酒,与她闲聊着,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笑容,不知不觉间心情会变得好起来呢。

林逸尘端起酒杯,冲着她有礼貌的笑了笑:“谢谢…”

之后再将目光投入到了那名正在唱着歌的酒吧驻唱歌手的身上,不过让他有点惊讶,今天的驻唱歌手怎么是一个女人?不对,应该是女孩。

那名弹着吉他深情的演唱着歌曲的女孩看上去很小,应该不超过二十岁,这种年纪难道不是应该在学校里面念书吗?

不过也可能是出来兼职的吧,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再怎么样也都与自己无关。

女孩轻轻地调试了一下麦克风,随着伴奏轻声唱道:“当海风吹凉霓虹 回首你无影踪 转眼旧梦已成空…”

“赏夜色千家朦胧 风花雪月如梦 提醒我也曾爱过…”

女孩的声音如同她的外貌一般,很美,给人一种天使般的感觉,如此的纯净,美妙…

女孩唱到了高潮部分,她如痴如醉地唱道:

“床头留声机暗哑缓慢地诉说”

“旗袍它在角落 鞋跟都已断落”

“红尘看破 你不再欣赏我…”

林逸尘听出来了,这是一首关于女人感情的苦情歌。

一时间,林逸尘的脑海里竟闪过一个个片段,曾经,现在…

“这个女孩唱歌还不错吧?”

正当自己聆听着歌曲的时候,小哀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她还是和往常一样,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自己并未回答,只是向着那名女孩的方向举起了酒杯,表示赞赏,用这种方式来回答小哀。

女孩看见了林逸尘的动作,冲着他甜美的笑了笑。

见林逸尘回答了自己,小哀轻轻的点了点头,开始了下一个话题:“对了,昨天老板娘来了,还问我你这几天来酒吧了没有。”

这个话题成功的引起了林逸尘的注意力,他转了过来,将酒杯放在了吧台上,看着小哀,饶有兴致地一挑眉头眉:“她回来了?”

回忆着昨天的情形,小哀将那时候老板娘的状态神情都描述了出来:“是的,昨天下午回来了,看上去很疲惫,来到这第一件事就是点了一杯和你一样的酒,坐在吧台前向我打听你,而且她的腿部不知怎么回事好像是受伤了,进来与出去的时候一瘸一拐的。”

林逸尘对小哀口中老板娘受伤的这件事情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同情,反而还是一副庆幸的模样:“受伤也好,能让她乖乖在家待几天,不过看她是腿部受了伤,估计接下来的一个月内都没办法到处跑了。”

酒吧老板娘是自己来到龙海之后遇到的第二个女人,她是一个外貌和性格完全相反的女人。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嘛,林逸尘可是亲眼看到过的。

她上一秒还可能笑着与你聊天,但下一秒就会掏出一把匕首正中你的要害。

如此的冷酷无情,狠辣…

在你毫无防备之时,了结你的性命。

“砰!”

正当自己还庆幸老板娘终于受伤之时,酒吧的门突然被撞开了,进来的是一个捂着左手手臂不让鲜血流出,并且身体到处都是伤痕的男人。

鲜血已经浸染了他的衣服,原本的白衬衫差不多快要被完全染红了,穿着的牛仔裤也尽是被刀划过的痕迹。

男人一进门就倒在了地上,视线模糊的看着吧台前坐着的分不清男女的人,用尽着全身的力气请求着:“救…救我…”

之后便昏死了过去,鲜血缓缓的从他体内流出,他的体温正不断的下降着,气息也不断的变得微弱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品兵王》<<<<

第4章 黑色项链

酒吧瞬间陷入了寂静,原本悦耳的歌声也戛然而止,只剩下了伴奏,三个人的表情都发生了些许变化。

小哀倒是还好,由于跟在老板娘身边这种事情多多少少也是见过一点,她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

但是那位那位唱歌的女孩就不一样了,因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她直接吓得大叫了出来,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别叫!”林逸尘大声喝止,之后急忙的走到那名昏死过去的男人身边,蹲了下来仔细的查看着他的伤口。

被萧抚尘这么一吼,女孩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不过脸上的惊恐之色更甚了,娇小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林逸尘仔细的查看着男人的伤势,严肃的自语道:“他受的伤很严重,手臂处还有腿部的伤口必须快点止血并且缝合,要不然他可能会死的。”

林逸尘大声的说道:“小哀!快点去老板娘的办公室把急救箱拿过来,我要为他缝合伤口,等会儿你在打急救电话将他送到医院去。”

“哦哦,好…”小哀一听便马不停蹄地跑去了楼上。

萧抚尘挽起袖子,快步走到了酒吧的门口,据这男人刚才所说,他遇到了危险,那自己必须要先排查一下酒吧外是否有危险的人存在。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发现并无危险,只有几个过往的路人,林逸尘关上了酒吧的大门,将门紧锁着,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让人进来。

他又回到了男人的身边,紧接着他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于是转头看向那名女孩。

“啊…”被林逸尘这么一看,女孩变得惊慌了起来,像是一只害怕的小猫一样,身躯不断的颤抖着。

林逸尘知道可能自己刚才那一吼吓到了她,于是尽量让自己变得平和一下,安抚着女孩:“这位小姐,在我帮他缝合好伤口之前请你一直待着这里,谢谢。”

女孩没说话,只是微微的点着她那小脑袋,看上去很害怕林逸尘。

小哀很快的就将急救箱拿了过来,她帮着林逸尘打开了急救箱,似乎是打算帮忙。

林逸尘明白小哀意思,他吩咐道:“先拿剪刀将他的上衣剪开,再用棉签沾点医用酒精擦拭一下他的伤口周围,好好清理他的伤口,之后就安静的站在旁边看着。”

小哀二话不说的按照的林逸尘的吩咐行动了起来,只不过受伤男人身上的伤口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有,所以清理起来还是比较耗费时间的。

清理完成之后,小哀冲着林逸尘点头致意,而后乖乖的站在了一旁,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这个男人了。

看着受伤男人的上半身,那一道道被匕首划开的伤口,萧抚尘不免为之感慨,那个人的手法真好啊,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的多余。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萧抚尘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唯一需要缝合的就是他左手手臂处那露骨的伤口,只要将这道伤口处理好之后其他的只需要缠上绷带就好了。

林逸尘从急救箱里面拿出了一根银针,将其消毒并且穿上丝线之后便开始为男人缝合伤口。

“有点痛,你忍着点。”林逸尘低头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道,他知道男人现在还是有意识的,所以要事先和他说一声。

说完之后林逸尘就开始为男人缝合起了伤口,一针接着一针,很快的,受伤男人那露骨的伤口就被缝合好了。

林逸尘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从急救箱里拿出一卷绷带准备将男人上半身其余的伤口给缠住。

处理好了男人上半身的伤口之后,萧抚尘将目光投在了男人的腿部,男人的腿部也尽是一道道细小的伤口。

这些伤口很细,与上半身的那略粗的伤口不同,这应该是用另一种武器所造成,那就说明了这个男人在受伤之前遭到了两个人的攻击。

用剪刀剪开了男人的裤子,萧抚尘为他清理着伤口,再用绷带缠绕在了他的伤口处。

“小哀来搭把手,和我一起把他抬到后面的杂物室去。”林逸尘叫来了小哀和自己一起将这受伤男人一起抬到了吧台后面的休息室里。

女孩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尽管自己还是有些害怕,但是现在心中更多是惊讶,刚才还是伤痕累累血流不止的男人现在竟然已经被处理好了,伤口也不再流血了。

“好厉害…”女孩忍不住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之后她打算背起自己的吉他离开这个地方。

今天就先到这吧,尽管只赚到了一点点钱,不过总比没有要好。

自己弯腰准备将吉他装进背包之时,她的视线突然被那一滩血泊之中的一串银色项链给吸引住了。

她看了看四周,捂着鼻子不让自己闻那刺鼻的血腥味,从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手帕将掉落在那一摊血泊之中的项链给捡了起来。

走进洗手间冲洗了一下血迹,项链的全貌露了出来,项链是黑色的,是一块龙形项链,项链的后面还刻有一串编号。

0014,女孩也不懂这串编号是什么意思,不过此时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她想应该把这串项链交给刚才的男人。

于是本来准备立马离开这间酒吧的女孩又回到了之前驻唱的位置,将项链拿在手中,静静的等着男人出来。

受伤男人就像一个木乃伊一样被绷带缠绕着全身,看着自己的“得意作品”林逸尘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那不存在的汗水。

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小哀,语气真诚的感谢着小哀:“终于将他的伤口处理好了,多亏了小哀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不可能会这么轻松。”

小哀对林逸尘的感谢并无任何表达,一向乐观的她竟难得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躺在杂物室床上的这来路不明的男人,询问着林逸尘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要是他醒来之后该怎么办?总不可能让他一直待在这里吧,并且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带来危险。”

林逸尘事不关己的耸了耸肩,说道:“还能怎么办呢?等他醒来之后直接让他走呗,反正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也与我们无关了。”

反正自己该做的也都做完了,剩下的都与自己再无关系了:“好了,我该走了,记住我说的这句话。”

小哀看着受伤男人的脸庞,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品兵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