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镇狱司》天堂落月的小说,石启晨,唐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镇狱司

作者:天堂落月

主角:石启晨,唐律

类型:玄幻

简介:贞观十二年,科考上档的石启晨进入大唐镇狱司。
镇狱司大牢关押的人员越来越古怪。
禁海期下海捞龙的熊孩子自称他爹叫李靖。
偷吃桃子的马脸猴说他来自花果山,老大是美猴王。
悔婚逃亡的小姑娘叫苏妲己,总是幻想自己有九条长尾巴。
垂钓锦鲤鱼的糟老头赖在牢里混吃混喝不愿意走,档案上写着姜子牙
不一样的大唐,封神未起,西游未来。
诸君、诸圣再妨碍镇狱司公务,按照唐律,连你们一起拿。

第1章 大唐科考

贞观十二年,科举放榜日,白鹿书院前的书墙积满黑压压的学子。十年寒窗就是为了在书墙金榜题名。石启晨远远看了一眼,自信能登上书墙的学子不是一般的多,书童随从也是不少,凑热闹者更多。

同样身为学子的石启晨有自知之明,书墙金榜题名与他肯定无缘。回想起持续三天的科考,如同噩梦般。他自认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到了考场才知道自己是个大傻逼。

科考卷上的字他大部分都认得,但他硬是看不懂题目,连题目都看不懂,更不要说答案。科考卷上许多冷僻字,他根本没有见过,授课的夫子也没有教过。

不会考也要考,大唐科举是读书人最重要的出路,比起他记忆中的高考更加重要。若能拔得头筹,一朝天下闻,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这样的事情与他无缘,石启晨走向帝都长安城墙,这里同样围着许多学子,他看准一个空挡挤了进去。他的手按在青砖城墙上。一道微光以他手掌为中心散开。如同电脑显示屏般,上面显现出石启晨这次科考的结果。

大唐科举与高考不同,不是分数制度,而是分为甲乙丙丁4个档次,科目总计12科,除去12科外还有6门外科,普通学子是没有机会参与外科。

4档中,甲档最高为上上品,乙等为上品,丙等为下品,丁等为劣品,显示为红色,代表不合格。

石启晨12科有8科为红色不合格的丁等,3门下品丙等,一门上品乙等,至于上上品的甲等不用想。大唐学子若有一门得甲等,出人头地也是迟早的事情。

有自知之明的石启晨也是看的倒吸冷气,这不是一般的惨,他最有把握的算学竟然只是下品丙等。这是何等卧槽的成绩,他可是拿过奥数奖的人。

除去算学外,他的策略与格物也是下品丙等,唯一上品乙等学科竟然是唐律。厚度比人还高的唐律他仅仅翻了几页就放弃。结果却是这门学科最高。真是见鬼的事情。

“难道大唐律与基本法一样都是常识法。或者大家都放弃了唐律。”

石启晨自语,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的大唐律可是空白大半,一些答案也是他闭眼瞎写的。他深深怀疑,是不是判错了卷子。

“一乙三丙。”

石启晨琢磨思考,虽然惨不忍睹,但他的成绩已经上档。若不出意外,他会成为大唐的公务员。对于他这样的学子,这也算是出人头地。

21世纪,华夏为了公务员挤破头,在大唐也是一样。整个大唐机构无比臃肿,教导石启晨的夫子就是妥妥的公务员。一科都会有一位夫子,每个私塾最少要十二位夫子,加上其他人员,往往夫子比学员多,石启晨所在的私塾就是如此。他这一届入帝都赴考的学子总共才3个。

不同石启晨,另外2位都出自富贵之家,而他靠着大唐福利才坚持到毕业成年。若没有大唐福利,不要说来帝都赴考,他能不能吃饱饭都是个问号。

心情很不错的石启晨退出城墙,心里想着是不是要还个愿,这次能考上,不是他的实力够强,而是踩了狗屎运。想来是先祖显灵庇护。

21世界的石启晨不信鬼神,在不一样的大唐他不得不信。巍峨百米高的城墙,会进行掌纹识别的城墙屏幕。千里瞬间跨越的赴考法阵。这些都超出人力所能。而鬼神他曾亲眼所见。

三年前,石启晨跳下石桥救落水女子,跳下的时候他没有想一个问题,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旱鸭子。结果救人不成把命送。

也是那个时候,21世界的石启晨来到这个世界,他继承了这个身躯,也继承了救人使命。潜入水中试图将已经沉入河底的女子拉起。

结果女子被河底水草缠住,潜入的他也被女子死死抓住不放,无法挣脱的他试图扯断水草,结果他自己也被诡异的水草缠住。眼看着两人要成为亡命鸳鸯。他看到水草流出鲜红的血,一把破败的刀斩断水草。

鬼卒的刀

石启晨后来翻阅私塾各种记载,才知道这是先祖庇护显灵,驱策鬼卒斩断水草。让他逃过一劫。

这件事情后,他对江河都有阴影,再没有下过水。私塾的算学夫子也给他算过命格,他的命格属火,忌水。水不仅仅指江河之水,也指被一同救起的女子,女子也是私塾的学生。算学夫子给她也算了命格,她的命格属水。

这件事情不久,女子辞学,临走的时候还与他告别,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女子穿着红棉袄,一双眼睛乌亮乌亮。笑起来有着二个小酒窝。

在当时石启晨眼中,女子只是一位未长大的小姑娘,他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忘了,结果记得很清楚,此后三年,他再没有见过一位年轻姑娘。女性也是屈指可数,已经老太婆的夫子,掌厨的胖大妈,送柴送菜上门的农妇阿姨。

还愿也是有讲究,先祖庇护最好的方式是祭祖,石启晨是一个孤儿,没有祖坟可祭。他能够长大成人,靠的是大唐福利。他曾查过自己身世,只有寥寥一句记载。

军户之后

帝都长安城有凌霄阁,也有功德林,凌霄阁供奉大唐军将牌位,功德林供奉大小战役牺牲的军士,一场战役成一块功德碑。

石启晨估计自己的先祖没有机会入功德林。他查过典籍,大唐大小战役牺牲军士后代有资格考外科。他没有考外科的资格。

祖坟没有,功德林不入。石启晨还有三个还愿的选择。这三个选择是大唐盛行的三教道、佛、儒。

帝都赴考的百万学子都尊儒教,儒教在大唐的影响最广最强。石启晨参科考前也祭拜过儒教之圣。开科考的时候,也有大儒主持祭拜仪式。

他自认自己这次能够上档与儒教关系不大。剩下的只有道佛二教。贞观元年,大唐立佛教大能为国师,佛教在大唐开始流行起来。道教源远流长。

石启晨最终选了道教太清观还愿,长安城佛教白马寺还愿车马已经排到几里之外,相比之下,太清观就显得冷冷清清。

三尊泥塑雕像端坐供奉台,石启晨取三根清香点燃,他这样的穷学子只能用免费的清香,在大唐还愿可是很烧钱的。寺庙道观只收金银,沾染百家烟火的铜钱是不收的。

“太上老君、道德教尊。老子在上,学子石启晨以三柱清香还愿,科举上档,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石启晨规规矩矩磕头三拜,礼祭是12门学科之一,教导的夫子也是有名的古板,虽然他的礼祭是渣渣的劣品丁等,基本常识还是会的。

祭拜完的他将三柱清香插上香炉让出位置,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太清观,香客陆陆续续还是有的。

他走出大殿,看着大殿前的千年古树,这是一棵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树,曾经枯死过一段时间,后来老树发新芽。这也见证了太清观的起起落落。

大汉时代,武帝以天子自称,德道天尊的天字犯了忌讳,武帝下令移除道德天尊牌位,道教受到冲击,不得不将道德天尊牌位修改为道德教尊。儒教因此大兴。

还愿只是求个心安,上档之后就全看运气。孤儿出身的石启晨可没有任何后台,他最大的希望是留在帝都长安。

在私塾的时候没有多大感觉,到了帝都长安,他就有着一种感觉,若不能看尽帝都长安繁华,对不起他的重活一世。

这一次科考,他是真正踩了狗屎运,一门上品的乙等,留在帝都的概率不低。至于供职所在,肯定是帝都最下等。他不在乎这些,只求混到帝都户籍。这样才能看见帝都长安繁华。

帝都长安寸土寸金,穷小子的石启晨吃住都要回到指定地点,因为这里的吃住都是免费的。大唐非常重视科考,长安赴考的学子都能获得免费食宿。

赴考的学子大部分都不穷,科考之后,整个长安对学子开启大优惠,准备将一位位学子口袋完全掏空,无论是上档的学子,还是落榜的失意人。

口袋没几个铜钱的石启晨只能看看。大唐提供给学子的住处是6人通铺,除了石启晨外,还有一位五大三粗的学子。

看起来憨厚大个子的学子其实很谨慎小心,石启晨与他瞎聊多次,才知道他名叫军武,不同石启晨,军武没有参加12学科,而是直接参与外科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唐镇狱司》<<<<

第2章 学子游街

大唐科考可没有填报志愿之说,科考后,大唐会进行总共十二轮优选,如果十二轮优选都没有选上,上档者就会被打回原籍,大概率进入私塾,成为教导下一代的夫子。

前三轮优先都与石启晨无关,这是属于书墙金榜题名者的荣耀,而重中之重是第一轮优先。第一轮优先的学子会入殿见大帝天颜。大帝将亲点状元、榜眼与探花。三人将骑马游长安三日。

这三天整个长安城锣鼓喧天,未出阁的女子都会盛装临街观看。长安城几大青楼花魁更会使出浑身解数,以求得墨宝,得状元墨宝青楼将会是长安第一红馆,而得此墨宝的花魁会是长安之花,力压群芳。

红袖招是今年热门的青楼红馆之一,花魁红衣以一曲飞天舞名震长安出道,一举成为红袖招花魁。也是今年长安之花的大热门。

黑压压的人群,石启晨不停擦着汗水,为了看红衣的飞天舞,他一大早就来了,结果看到一大堆比他更早的人。

伴随开道金锣,头戴状元帽,佩戴大红花的状元骑着高头大马游街而来,严阵以待的军士都不由捂住自己耳朵,未出阁女子尖叫声响彻大街。

人群中的石启晨也是看的不由酸了,被大帝亲点的三位学子,每一位都是潘安之貌。才能厉害也就算了,还长的那么帅,完全不给别人活路。

尤其最后的探花郎,帅的不像话,石启晨也是看了又看。实在想不明白,一个男人怎么能这样的帅。

正主到场,红袖招的红衣也是出场,翩翩红衣带袖,荧光如月,摆扇起风,清香成烟。让石启晨不由想到嫦娥飞天。比月光更加皎洁的长腿不经意展现。一时间他也是痴了。口水不自觉流出。

领头的状元郎微微摇头,其后的榜眼郎托着下巴最终收回目光。

飞天而舞的红衣似乎感受到,回头一双美目委婉凄凉。片片雪花从天飘落。搭建的梅花树枝盛开如血梅花。

探花郎冷酷的眼神多了一丝不同色彩,从高头大马临空跃出,在空中虚踏几步,身形已经到了红衣身边,手揽红衣腰肢缓缓落下。

探花郎牵马者手中抱着一把剑,剑鸣而出,从空中落下的探花郎手指一指如笔写出,剑如笔落在红袖招一面木匾上。

红衣落地,剑止而归,探花郎笔墨已成。红衣行大礼,探花郎受了红衣大礼,飘然回坐骑大马,红衣与探花郎从头到尾未说一字。

“红袖招谢探花郎赐墨宝。”

红袖招老鸨带着一众女子齐声开口,随之响起更加刺耳的尖叫声。

石启晨张大嘴巴,耳朵嗡嗡的,脑袋也是一团浆糊。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刚才一幕,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生子当如是。”

他不由拍大腿,这种事情,他自己已经不可能,只能将希望寄托下一代。

游街队伍远去,人群密集度已经小了许多,不过依然热闹,红衣没有再露面,但红袖招其他姑娘纷纷上台。被探花郎赐字的木匾也被高高悬挂。

木匾下的石启晨立足看了许久,硬生生看不出探花郎赐的是什么字。探花郎写的不是冷僻字,而是狂草书法,狂的他看不懂。

没有勉强去研究,他绕着红袖招舞台转了转,看到已经被扯下来的梅花树枝,上面的梅花枯萎。开的突然,枯萎凋零也快。

他来回穿过街道,没有发现任何绳索痕迹,这让他确定一件事情,红袖招红衣的飞天舞是真的飞,探花郎以剑赐字是真的御剑,这不是障眼法,也不是什么魔术。

三天的游街落幕,最终是长安教坊司胜出,以一曲佛女出莲博得状元郎赐名。教坊司是大唐官方青楼红馆。里面都是有罪责在身女子,本名不会外传,佛女出莲的花魁也是首次露脸,被状元郎赐名玉珠。

排名第二的青楼红馆是长安的花庭,露面的是一位老牌花魁青衣,以一曲恨离别博得榜眼赐字,这也是青衣封山之作。长安之后再无青衣。

封山的青衣,石启晨无缘一见,名动长安的玉珠他远远看过她起舞,身姿婀娜无双,相貌端庄圣洁,妥妥的魔鬼身材与天使脸蛋。

若是让石启晨选,他会选红衣,一条大长腿就秒杀所有。做选择是小孩子的事情。夜幕入眠,他梦到红衣和玉珠,甚至没有见过的青衣都出现。看不清脸,但能感受如仙子般的气质。在梦中,他一人独揽三位美人。写下三篇名动长安的传世之作。一举让三位美人倾心。

第二天醒来,石启晨发现自己的软枕被口水浸湿大半。也是尴尬非常,幸好这一幕无人看到。

书墙金榜题名者的荣耀在长安城传开,每一位优选者都会有金锣传报,随着三天游街落幕,三轮优先也结束。这样的学子都是大唐人中之龙。经大唐翰林院挂职历练后,将会主政一方。被大帝钦点的三位学子更是有机会直接入朝为官。

对于上档者,接下来的9档优选决定未来人生。石启晨也是紧张起来。正常情况下,9档优先的前三轮与他无缘。有一门学科上上品的甲等才有机会入前三轮,他最高才上品的乙等。不过事情没有绝对。

喜报,喜报,喜报

望眼欲穿的石启晨也是紧张起来。希望听到自己的名字,结果是一次次落空。

“军武。”

人高马大的军武走出,衣服干净整齐,洗过许多次,洗的发白,更有补丁,但无人敢嘲笑,有的是羡慕。他身上军装是大唐军服。代表他是功德英烈之后。

军武,禁卫司

听到的石启晨感觉牙齿凉飕飕,他忙恭候开口:“军武兄弟,以后多多关照。”

“客气。”

军武还礼。他显然不想与石启晨有太多瓜葛,禁卫司可是天子卫,只效忠天子。

石启晨也不在意,军武是很谨慎的人,禁卫与其他人有瓜葛是大忌。他也是随口说说,帝都长安可是世间第一繁华之城,这一生再见都是小概率事情。何况他不一定能留在长安。

一轮轮优先过去,石启晨期待的心慢慢冷下来,他有着预感,自己可能被刷下来。他看过记载,贞观元年开始,大帝已经意识到机构的臃肿,有意精简。帝都长安首当其冲。他留在帝都长安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喜报,喜报,喜报

第九轮优先到来,学子住宿之地已经只剩下他一人,当第7轮没有他名字的时候,石启晨已经不抱希望。后面两轮基本没有留在帝都长安的可能。如果不能留在长安,结果对于他都是一样。

石启晨,镇狱司

听到的石启晨也是愣了几秒,他一下子开心跳了起来。帝都长安的机构才以司命名,镇狱司是属于长安的机构,代表他可以留在长安。

“当个狱卒牢头还那么高兴。签字画押,一旦画押就不可反悔,返回原籍也是不差。”传喜报的使者语气古怪。

“多谢使者。”

石启晨二话不说画押,他知道使者表达意思,大唐的职业分上九流与下九流。镇狱司是妥妥的下九流。而且在下九流也属于快垫底存在。

青楼中卖笑女子都比牢头狱卒更受人尊敬,仅比在菜市口砍头的刽子手好一点。走到哪里都被人瞧不起。

如果返还原籍,他能混个夫子,而夫子属于上九流职业,走到哪里都会被尊敬。只有一些特殊的学子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比如残疾的学子。

菜市口刽子手基本都是残疾,独眼耳聋最常见。甚至有断臂无手的刽子手,专门进行腰斩,更有眼瞎耳聋者专门行活剐炮烙之刑。

孤身寡人石启晨不在意这些,对他最大影响是以后娶老婆。四肢健全的女子估计没人愿意嫁给他。他也没有想干一辈子。等他拿到长安户籍,积累些银两,就可以功成身退。到时候搞个小买卖。娶个出身低的漂亮妹子,生活优哉游哉。

狱卒牢头不受待见,但好处也是有的,为了让更多人入这一行,大唐大幅提高福利待遇,比起夫子职业足足高了一倍。

下九流职业中,最赚钱是刽子手,基本福利与狱卒牢头差不多,但刽子手能光明正大收刑礼。比如菜市口斩头,刽子手可以选钝刀和锋利之刀。给刑礼用锋利之刀,不给就看刽子手心情。

狱卒牢头其实也有灰收入,不过见不到光,如果被发现,还有牢狱之灾。很少有人触碰这条红线。大唐的捕快可不是吃素的。县衙断案也是神乎其技。他看过记载,里面有县衙审亡魂来断案。

大唐天下,光毁尸灭迹是不够的。要连亡魂一同处理干净。就算如此也不是万无一失。记载中,有钦差大臣请明镜回溯时光断案。

石启晨来到大唐天下的3年,他将许多记载当故事来看,随着他来到帝都长安,他才知道这些都是真的。夫子所说典故也不是故事,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ɿP�GS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唐镇狱司》<<<<

第3章 法狱上司

第九轮优先,被镇狱司选中的石启晨屁颠屁颠去报道,他这么着急,不是他想尽快入暗无天日的镇狱司,而是吃住问题逼着他。随着优先结束,大唐对赴考学子的免费食宿政策也结束。穷小子的他口袋没几个铜钱。

在私塾的石启晨就好吃懒做,仗着私塾管吃管住混日子。其实不是他真的懒,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曾想与农妇一起去砍柴。拿起柴刀的他就放弃了,分量远超他估计。大唐天下不仅有鬼神,子民也不是一般的子民。

找了足足大半天,石启晨才找到自己要报道的镇狱司,帝都长安的镇狱司可不止一处,寻找的石启晨也见识到镇狱司的庞大。

帝都长安设立有九大镇狱司,而每个镇狱司下面设有9大分司。在九大镇狱司之上还有镇狱总司。严格意义来说,镇狱司指的是镇狱总司。归属于大唐刑部,主管是妥妥的正三品,在整个大唐也是位高权重。

石启晨报道之地自然是81个镇狱司分司之一。因为不了解情况,他跑错了2次,才在第3次找到正确的报道之地。

整肃衣冠,石启晨走了进去,镇狱司可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地方,门口有持长枪军卫守护,这些军卫归属镇狱司指挥,但属于长安城防军,妥妥的上九流。看门的军卫看起来也是器宇不凡。

踏入的瞬间,石启晨就感受凉飕飕,他抬头看着天空,大树繁茂的枝叶挡住阳光。他的到来引起镇狱司人员注意。都是糟老头模样,其中有瘸腿瞎眼,与器宇不凡的军卫形成鲜明对比。

“小娃娃,你到这里来做什么。”独眼的老头走过来,胸口绣着狱字,边上有着三条浪花白纹。

“上官,石启晨前来镇狱司报道。”石启晨来之前做过研究,浪花白纹可是大有来头,在镇狱司代表真正入品。大唐实行九品官制。三条浪花代表眼前独眼老头是七品。

七品在长安不起眼,若下放一方可就厉害了。

独眼老头走过捏了捏石启晨胳膊,力气大的惊人,让石启晨疼的差点喊出来。

“小娃娃,看你四肢齐全,莫非有难言之隐之症。”

石启晨差点吐一口老血,你才有难言之隐之症,你全家都难言之隐。

只能心中吐糟的他取出自己的优先签书。独眼老头拿过仔细看了看,拍着他肩膀而道:“小娃娃志气可佳,不错不错。你们两个过来,给小娃娃办理下手续。”

“上官怎么称呼。”

“大家都叫我独眼七,牢里没有我摆不平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多谢上官。”

石启晨忙谢过,运气不错,一来就抱上大腿。7品官职,加上他所说,估计是镇狱司狱长一级。

独眼七开口,过来的两人给石启晨办理手续,两人都是文职,一个管理档案,一个是后勤财神爷。被石启晨左一口叔,右一口叔叫着,他以后大概率也是文职。

“叔,法狱是做什么的。”

“现场勘察,验明正身,死囚清理。”

石启晨心情不错,如他想的一样,他在镇狱司是文职,现场勘察,验明正身都不错,唯一不好是死囚清理,他也不愿意与尸体打交道。

“镇狱司入品之下分三司,你以科考入镇狱司,起点就是一司法狱,一般情况,三年一司,你以科考入司,要快的多,过个五六年你就能入品,到时候就是我们的上官。不像我们,三司已经到顶。”

五六年就能入品,这速度让石启晨也是心脏砰砰跳,入品的他若还在长安,可是妥妥的长安户籍。只需要五六年时间,他就能赶上书墙金榜题名者。

“叔,你们都入不了品,我哪里能行?”

“我们都是子承父业,没有大功是无法入品的,长安是天下第一雄城,天龙地虎入狱也要盘着,越狱劫狱百年难遇,你不一样,科考出身,无大过错,入品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也有坏处。”

“什么坏处。”

“一旦入品,镇狱司的烙印就打在你身上,除了镇狱司,只有刑部几个位置可能坐坐,其他是不可能的。不管走的多高,长安的千金小姐可看不上。”

“千金小姐太金贵,我可伺候不起。”

“还是年轻,以后你就知道千金小姐的好了。这是你的牌子,衣服行头已经给你放在住处。”

“咳咳,叔,你们早知道我要来。”

“废话,独眼七可是等了你一天了。整整十年,才等来一位科考出身。”

“……有那么夸张吗?镇狱司的俸禄可是非常丰厚的。”

“呵呵,你可知道上一位科考出身是谁。”

“谁啊。”

“独眼七。”

“……叔,你不会忽悠我吧。”石启晨也是傻眼,独眼七头发花白,看起来岁数不小,而且是七品官,十年升到七品可不是一般的快。

“骗你干嘛,当年就是我给他办的手续。过去十年,就出了一件大案,我们两个运气差,都没赶上,独眼七恰好赶上,立了大功,白了头,瞎了眼,再不提过往,只有独眼七。”

“……什么大案。”

“等你坐到镇狱司分司镇狱指挥使就能知道了。”

“看来是没机会知道。”石启晨也是倒吸凉气,镇狱指挥使可是五品大员。真正的大佬级存在。

“镇狱司的规矩不多,记得不要穿镇狱司的制服出门办私事。无公文,法刀不得出鞘。”

石启晨虚心受教,二位大叔一边办理手续,一边让他熟悉镇狱司。等着手续办完,天色已经晚了。他拿着令牌去自己的住处。

镇狱司的待遇很好,管吃管住,他这个级别就已经单间配备,可惜不带卫生间。这只能想想,整个大唐天下,石启晨还没有见过房间内设卫生间的。

随着天色变暗,整个镇狱司灯火通明,给石启晨的感觉与白天差不多。来到自己的住处,他更加意外,大叔口中的单间竟然是单独小院,门口二盏灯笼高悬。院内种着一棵桃树。墙角更有一排翠竹。一条清澈小沟穿过,沟底以鹅卵石铺就。中间有着一座小凉亭。

帝都长安可是寸土寸金,也只有镇狱司才能如此手笔安排住处,可惜他只享有使用权。踩着石子铺的小路,他来到大门前。拿出牌子看了看。

办理手续得到的牌子不仅是身份证明,也是住处大门钥匙,他将牌子插入门上卡槽,嘎吱嘎吱的声音响动,等声音停止,他轻轻一推,大门打开。

拿出火折子,挥舞几下,火折子燃起,借着火折子的灯光,石启晨走了进去,来到屋内大桌前,用火折子将桌上大灯点亮。瞬间整个房间一片光明。与21世界60瓦的电灯水准相当。

“鬼,鬼啊。”

很满意的石启晨优雅收起火折子,刚收到一半,他的手就变的僵硬,在他面前,3个黑影看着他,没有脸的黑影,这不是鬼是什么。

火折子飞起,石启晨扭头就跑。

“跑什么跑。”

打开的大门砰的一声关闭。才踏出几步的石启晨额头全是冷汗。这鬼不是一般的鬼。他僵硬的转过头,一口气松了出来。原来不是鬼,是三个穿着黑袍的人。

落地的火折子熄灭。三个黑袍人拿下黑帽,露出真容。端坐大门正方位是一位中年男子,两边一男一女,看起来格外年轻。尤其女子,完全一副女童模样。但眼神完全与女童不搭边。正方位男子手中握着一把带鞘长剑。

“长的挺俊俏,就是胆子小了点。”女童模样女子开口,声音嘶哑。

“这年纪已经错,当初我可是被吓的差点尿裤子。”年轻男子开口,声音低沉。

“你可是临城石启晨。”中年男子开口。

“回禀上官,在下正是临城石启晨。”

石启晨稳下心神,大叔可是说过,镇狱司是长安最安定的地方,过去十年只出了一件大案,他的运气不可能那么差,一进来就遇到。

“上官,你从哪里看出我是上官。”中年男子多了一分好奇。

“手中剑,脚上靴,还有玉扳指。”

“洞穿敏锐,这与你的科考表现有些不符。”

石启晨一惊,科考成绩可不是谁都能查阅。他虽然入了镇狱司,但在整个镇狱司,有资格查看没几个。

“属下拜见上司。”

“哈哈,不错不错。你的表现我很满意,石启晨,请慎重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

中年男子起身,年轻男子与女童也是忙起身,三人同时对着一个方向一礼。

“石启晨,唐律科目,自由之题你如何答的。”

“强者的自由应以弱者自由为边界。”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瞬间,石启晨感受到巨大压力,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他身上,这是他在唐律科目随手写下的答案,他哪里想过什么意思。想起中年男子说的慎重。

“字面的意思。”

石启晨的回答让三人也是沉默许久,额头满是冷汗的石启晨知道自己赌赢了,没有答案的答案才是最好的答案。

中年男子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他将手中剑递出。

“这是你的法剑,从现在开始,你是殿狱的一员。”

�5�Y��A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唐镇狱司》<<<<

第4章 阴阳殿名

石启晨印象中,镇狱司就是关押罪犯的地方,哪里知道什么殿狱,眼前的架势很清楚,他不答应也要答应。好汉不吃眼前亏。

“多谢上司赏识。”

石启晨走过伸手握住法剑。阴冷的气息如毒蛇般闪电袭来,他根本无法反应,感觉自己被阴冷的气息冻结,整个世界都成了灰白。

熊熊烈火在灰白的世界燃起,灰白的世界中,一间房屋被烈火吞没。

“走水,走水。”

焦黑倒塌的废墟中传来啼哭声,模糊的身影将一个婴儿从废墟中救出。无依无靠的婴儿被穿着甲胄的军士抱走。

“石启晨。”

宗卷上面有着三个大字。石启晨知道,救出的婴儿就是他自己。

他的过往在灰白的世界一一重现,转眼已经来到15岁,那年他从桥上跃下。不会水的他沉入水底。灰白世界迅速暗淡。

一道流光如流星般划破灰白世界,击中沉入水底的他。21世纪的石启晨到来。灰白的世界如水波般震荡。一道道线条在灰白世界之中显现。

因果

显现的线条尽数断去,新的线条生成。他与沉入水底女子的因果,与缠住水草的因果。与鬼卒之刀因果,与养育他成人大唐间的因果,这些因果之线交织组成新的他,现在的石启晨。

中年男子握住法剑的手被震开,他也是不由后退一步,另外两人不由靠近中年男子半步。

“狱座,他的因果线动了。胆大包天,竟敢谋算到我们殿狱的头上。”

“不要急着下结论。”

“幽冥地府,原来是先祖庇护,通灵之躯,天生火德。”

被石启晨握住的法剑,剑鞘燃起火焰,上面铭刻的符文被一一激活。

“可惜资质差了些,只有18层。”

“普通赴考学子能有18层已经不错,比不上书墙金榜题名的怪物,随随便便破20层。”

灰白世界散去,石启晨疑惑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剑,再没有一分阴冷感觉。他发现自己对四周的感知一下子清晰几倍。甚至能听到院内墙角蝈蝈吃草的声音。

“试试把剑拔出来。”

中年男子目光带着几分期待。

石启晨握住剑柄,没有费一分力气,剑出鞘,寒光压的房间灯光也是一暗,剑鞘上符文一亮分解开来。

非常神奇的感觉,石启晨感觉剑就是自己手臂的延伸,他心念一动,分解的剑鞘一块块落在他握剑手臂上,顺着手臂延伸到他的脖子与心脏要害,最后一块落在他的脸上,将他半边脸遮住,仅露出眼睛。

“收起来吧,以后有的是时间熟悉。”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18层资质差了些,如此好的契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难道是通灵之躯的缘故。

臂甲分解合一,石启晨归剑入鞘,他紧紧握住法剑,眼中满是欣喜。单凭法剑变身,就值得他给殿狱卖肾。

“红莲,你们都属火,他就交给你来带。”

“尊狱座令。”

“他的身份仅限于我们3个知道,走。”

灯火微动,石启晨面前已经消失两人,仅剩下女童模样的红莲。

“天色已晚,明日辰时再见。”女童拂袖消失。

石启晨也是几次擦亮眼,才确定房间只有他一人,刚才也不是他的幻觉,而是真实发生过,坐在椅子喝了杯水压压惊。

15岁的他见到鬼卒之刀,让他知道大唐天下有鬼神,状元游街让他知道大唐天下有人能以指御剑。今夜所见,让他更加确定,大唐不是他记忆中的大唐,而是仙神大唐。

法剑出鞘,鞘成臂甲。

关上大门,石启晨玩的不亦乐乎。一遍遍来回重复,一点都不感到枯燥。至于剑和臂甲的威力,他不敢乱试,他能感受到剑与臂甲里面蕴含的力量,也感受束缚的力量。

一直研究到午夜,石启晨才上床休息,红莲可是与他明天辰时有约。

次日辰时,石启晨推开门就看到女童模样的红莲。

“红莲妹妹早安。”

“妹妹,呵呵,你还没出生,我就已经在镇狱司。”

“原来是红莲姐姐,姐姐的保养实在太好了,完全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油嘴滑舌,这功夫留着对付狐媚之辈。随我来。”

石启晨见好就收,跟在红莲身后。随着两人步伐,一面巍峨高墙出现在两人面前。镇狱司归根结底还是监狱,巍峨高墙另外一面就是大唐的大牢。

红莲带着石启晨从开启的侧门进入,光线一下子暗了,走过层层看守的石阶,大唐的大牢真面目终于露出。

牢房采用手臂粗硬木隔离,地面采用坚硬石板,每个牢房都会铺着一些破败杂草。走过的石启晨用手捂住鼻子,牢房散发着难闻的味道。里面关押的犯人披头散发,一脸麻木。

“上面是普通牢房,这里是死牢。等着秋后问斩。”

石启晨心中一惊,感觉全身凉飕飕,路上石板能看到处处黑斑,似乎由无法清除的血渍形成,他进来的通道,大概率是死囚专用。女童模样的红莲,一来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这是水牢和黑牢,专门关押罪大恶极之辈。”

“怎么都是空的。”

“大唐天下安宁,贞观元年曾大赦天下。一直空了下来。尽头是土牢,也是空的。”

“土牢,什么是土牢。”

“以土封七七四十九天。”

“我明白了,就是活埋。”

“活埋熬不过一个时辰,土牢曾有人熬到36天才死。”

石启晨吸了一口冷气,镇狱司的手段真多,也真会玩,这是杀人诛心,熬得越久,会死的越痛苦。

石启晨随着红莲穿过一道古铜大门,灯光随之一亮,他看到二个威严大字。

“诏狱。”

“天子圣诏入狱者,都会进入诏狱。诏狱有天子使者监牢。可直达天听。我现在带你去见的就是天子使者,不可妄语。”

“明白。”

红莲在前,石启晨在后,每走一步,他感觉冰冷一分。当红莲停下的时候,石启晨看到一位面白无须的老者,一头银发垂落及胸。身形消瘦,给人如冰山般的感觉。

“红莲迎新人见过天使。”

女童模样红莲以礼行之。听闻的老者才将目光落在石启晨身上。没有任何言语与动作。红莲也不在意,示意石启晨跟上,朝前走去。

石启晨规规矩矩跟着,在前面走着的红莲突然的消失,后面的他一愣,擦了擦冷汗,在他面前路上有着各种符文。他回忆红莲走过的位置,小心的一步步踏出。

一步落下,石启晨眼前的世界已经变了,红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如同他握住法剑看到的灰白世界,他眼前的世界也是灰白。烟雨般的雾气弥漫世界。

“殿狱是镇狱司独立一司,每位成员都有殿名,红莲就是我的殿名,狱座殿名无常,小白殿名白牛。今天带你来,就是来取你的殿名。”

灰白世界,雾气分开,如山岳般巨大头颅从雾气中显现。摄人的目光从巨大眼睛射出落在石启晨身上,一时间他感觉自己被完全看透。

巨大头颅在雾气中消失,一块朽木般的牌子落在石启晨手中,上面是一个焱字,这就是他的殿名,也是他在灰白世界的身份凭证。他也注意到,灰白世界中红莲同样挂着一块朽木牌子。

“刚才的可是阴曹地府的牛头。”

石启晨问出一个疑问,雾气显现的巨大头颅长着双角。外形与牛头相似。

“不错。”

“难道这里就是阴曹地府。”

“是也不是,殿狱是镇狱司与地府十殿合作之司,处理涉及阴阳两界的罪囚。殿名由十殿在地府记录备案,是我们通行地府凭证。黄泉朽木能够庇护血肉不受阴界侵蚀。”

“……”

“焱,该走了。”

红莲转身往回走,石启晨忙跟上,阴曹地府这样的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待,大唐花花世界才是他的追求。

一来一回,红莲再次向天子使者一礼,石启晨也学着做,老者依然毫无表示。不管不问。行礼的石启晨仔细观察老者,他确定一件事情。

诏狱监牢的使者是一位老太监。妥妥天子奴才,难怪出入阴阳的殿狱也要对他客客气气。

回归的两人顺着原路返回,连阴曹地府都见过的石启晨已经波澜不惊。这个世界的大唐不是一般的牛逼,而是非常牛逼,竟然与阴曹地府都有合作,而且一个镇狱司就能与地府十殿合作。这样算的话,十殿阎王都不够格与大唐天子对等聊。

},"dls���dq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唐镇狱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