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芸芸鸽子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作者:芸芸鸽子

主角:无

类型:玄幻

简介:陈天佑,一个修真界的NPC,他穿越过来的唯一作用,可能就是解说了......比如,在旁边看着自家师弟师妹在一旁战斗,搬张凳子坐在隔壁看戏解说......

第一章 陈天佑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射下来,懒散地洒落在了大地上形成斑驳的光点。

此刻的陈天佑也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翘着二郎腿,用一片树叶遮着双眼,呼吸均匀,似乎睡了过去。

忽然一阵大风吹拂而过,树枝乱颤,树叶纷纷洒落,陈天佑盖在眼睛上的树叶也被吹飞,阳光的光点摇晃着晃着陈天佑紧闭着的双眼,陈天佑不满地皱了皱眉,然后侧过身子换了一下睡姿准备继续睡下去。

“咳咳”

一声清脆的咳嗽声响起,吓得陈天佑浑身一激灵,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望着前面的女孩,满脸尴尬。

女孩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一身淡蓝色的道袍,清秀的面孔上隐约有淡淡的稚嫩感,黑色的短发披肩和白皙的皮肤互相衬托让女孩看上去极为可爱。

不过此时可爱的面孔上如覆冰霜,眼里的寒芒让陈天佑如坐针芒。

“刚刚吃完午饭就睡觉,你属猪的吗?连碗筷都没洗就出来偷懒,想死了?”

陈芸声音里面隐含的怒意让陈天佑心里咯噔了一下,陈天佑赶紧正坐,一脸正经的模样,双目透露着深邃感,目中深处有着一丝丝明悟的光芒。

“小芸啊,我这不是在偷懒,我是在感悟万剑诀,我似乎……明悟了。”

陈天佑望向不远处蜀山的主殿,仿佛从沉思般醒悟了一样,一脸豁然开朗的感觉。

“少来,给我过来洗碗,不然今晚就没晚饭了。”

陈芸一脸淡漠,仿佛已经习惯了陈天佑这样了。

“这就来。“

陈天佑知道骗不过自家妹妹,满脸无奈地站了起来跟着妹妹走掉了。

“明明是我负责煮饭的为啥我没得吃啊……“

陈天佑不满地嘀咕道,陈芸皱着眉毛转过头看着后面乖乖地跟着自己的陈天佑。

“你在嘀咕什么?“

“什么都没有。“

陈天佑赶紧摇头。

“洗完碗后我们还要去一下主殿,师傅有事找我们。“

陈芸把陈天佑带到厨房后说道,然后就走到外边打坐,顺便监督陈天佑。

陈天佑心中叹息了一声,满不情愿地洗起了碗,只有三人份,很少,几分钟就能洗完。

“还有外边晾的衣服也收一下,放到浴堂里面去吧。“

陈芸闭着眼睛道。

跟以前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可爱。

陈天佑满脸委屈,心里嘀咕道。

陈天佑,名字取的含义是承蒙天佑,希望陈天佑的人生过的平平安安,被上天所庇佑,然后现实却完全相反。

七岁的时候,陈天佑和陈芸的父母因为瘟疫不幸去世,留下兄妹二人四处流浪,所幸后来遇到了陈天佑的师傅,周一道救下了二人,收为徒弟,并且封印了陈天佑流浪时候的一部分记忆。

当然陈天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就是流浪时候的不好的记忆消失了,却多出了一段完全不属于他的记忆。

那一段额外的记忆来自于和他同名同姓的人,不过不生活在这星球,生活在名为地球的地方,按照地球的说法他是属于穿越了。

记忆中的那位,地球人陈天佑人生本就过的凄惨,明明才华横溢,却因为妻子儿女都去世了导致他整个人都崩溃掉了,最后每天借酒消愁,有一天喝醉了的时候不幸被一辆车撞死了。

刚刚有这段记忆的时候,陈天佑还是恍恍惚惚的,一直在思考自己这样是属于被夺舍还是属于吞噬了地球那位的灵魂,一直都没想通,后来完全习惯了就开始羡慕了地球那边人类的生活,不需要担心温饱问题娱乐方式又多,于是陈天佑的生活方式被同化掉了,比如地球陈天佑保留睡午觉的习惯,被他完美的承接过来了。

搞定好所有杂活后,陈天佑蹦蹦跳跳地走到陈芸面前然后蹲下看着陈芸修炼。

陈芸柳眉微皱,睁开眼看到了在傻笑的陈天佑,一脸无奈。

跟以前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成熟。

看着自家这个年纪越大越幼稚的哥哥陈芸叹了一口气,结束了打坐,然后走向了主殿。

蜀山派,在修仙界中鼎立了万年不倒的门派,结果就在这短短的百年间,弟子长老等人走的走死的死,整个门派居然就剩下了掌门一人,而且这个掌门还是出了名的不靠谱,整日喝酒,每天都是醉醺醺的,身为修仙之人居然酒赌色均染,导致蜀山派在短短百年间从无人不知到销声匿迹。

也是直到后来遇到了陈天佑兄妹二人蜀山派才拥有了弟子。

蜀山派虽然没落了,但建筑还在,十二座磅礴的山峰云雾缠绕,足以容乃下上万人,可惜绝大部分都生灰结蜘蛛网了,唯有住宿的地方和主殿依旧保留着以前的容貌。

主殿金顶红门,古色古香,仿佛在跟来人诉说着自己远久的历史,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的金丝楠木匾额,上面写着大大的“三清殿”,不过周一道都说它叫主殿陈天佑二人也就这么叫了。

殿内,宝顶上悬挂着一颗巨大的月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所被照耀的人都感到身体的灵力会不自觉的运转,并非修炼,而是将体内的灵力提炼得更加纯粹,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蜀山派的底蕴。

不仅如此,大殿内柱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龙,龙口处叼着一柄浑身透明碧绿的剑,但凡用灵力去略微感受一下就知道,这些柱子都拥有着极为复杂的攻击性法阵,只要操控者一激活,必定让人有来无回。

殿内两旁蒲团共有十二个,每边各六个,虽然许久没人坐了但还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而蒲团的上方同样有一个蒲团,与其他蒲团并无区别,只是放置的位置不一样罢了。

而有一个中年男子,满脸的胡渣看上去极为邋遢,一身道袍穿的破破烂烂,满道袍的污秽,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酒壶,不断地喝着酒,满身酒臭味。

“师傅。”

陈天佑陈芸二人同时单膝下跪恭敬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第二章七彩石

“你们来干嘛?”

周一道睁着朦胧的眼睛,脸颊还有淡淡的红晕,神智还不是很清醒地问道。

“是您让我们过来的啊。”

陈芸道,虽然周一道不仅是个酒鬼还非常的不靠谱,但他毕竟是救了陈天佑兄妹二人的人,所以陈芸对周一道是极为尊敬的。

“啊……有吗?”

周一道坐起身子来,挠了挠脏乱的头发,皱着眉毛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片刻后便放弃掉了,重新瘫软在蒲团上。

“去帮我再打一点酒吧,我快喝光了。”

周一道把酒葫芦丢在陈天佑面前,鼾声响起,呼呼大睡过去。

陈天佑苦笑不得,看着自己师傅睡觉的本事比猪还厉害,无奈地捡起了酒葫芦。

正当陈天佑和陈芸准备跨出门外时,鼾声忽然停止了,传来了周一道惊呼的声音。

“哦哦我想起来了!”

惊呼声把陈天佑吓了一大跳,他拍着自己胸口,转过身去狠狠瞪了周一道一眼。

“老头子我差点没被你吓死。”

陈芸听到陈天佑直呼周一道为老头子狠狠瞪了陈天佑一眼,吓得陈天佑赶紧撇开视线。

“你们有没有觉得蜀山太冷清了。”

我们一早就这么觉得了……

陈天佑和陈芸心里嘀咕道。

“各大门派一年一次招收徒弟的时间也快到了,你们两个下山去招收一点徒弟吧,条件是摸这块石头会发出五道光芒以上。”

周一道一挥手一个黑色的石头从衣袖间飞出然后飞到了陈天佑手上,陈天佑愣了愣看着手中黑色的石头,惊呼道。

“七彩石?!”

“你知道这是什么啊?那就好办了,你跟小芸解释一下吧。”

说完周一道倒头就睡着了。

“这块黑色石头是什么啊?”

陈芸好奇地拿过黑色石头掂量两下,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我也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这石头叫七彩石,可以用来测量一个人的修炼天赋的,还有另外一个作用是夺天之力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修真界几万年来貌似就出现过三颗,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这有一颗。”

陈天佑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酒鬼师傅,心里忽然觉得也许这个师傅大有来头。

“那颗石头啊,之前我和一个人打赌赢来的,我们赌那个舞妓的胸围是多少,他输了,那个舞妓是垫了东西的。”

周一道话语让陈天佑脸皮都抽搐了几下,陈芸听后更是小脸一红嗔了周一道一眼。

“这个石头怎么测天赋啊?”

陈芸好奇问道,脸上的红晕现在还没褪去,看上去极为可爱。

在手掌心刮出血痕,然后再按到石头上去就好了。“

陈天佑为了做示范用灵力在掌心处划出一道血痕然后按在了石头上面。

石头震动了一下,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吸力将陈天佑掌心处的血液尽数吸收,陈天佑手拿起来的时候连伤口都愈合好了,显然是七彩石的能力。

石头猛地一颤,迸发出了四色七彩的光芒。

陈天佑看着四色光芒满脸失望,然后继续为陈芸解释道。

“七彩石在吸收了血液后会测量出人的天赋,根据光的道数分为八等,最差的就是废品,没有光芒,一道光到三道光都是凡品灵根,三道光到五道光是地品灵根,六道光为天品灵根,七道光就是传说级的灵根了,也就是所谓的神品灵根,此外还能从光芒分辨出是单属性灵根还是多属性灵根,比如我这种七彩颜色的就是大部分人所拥有的多属性灵根,只有一种颜色的单属性灵根只有地品灵根才有可能会出现。“

陈天佑把七彩石递给陈芸。

“你试试看。“

陈芸紧张地接过七彩石,然后深呼一口气,双指并起成剑往掌心划出一道血痕然后贴在了七彩石上。

七彩石震动了一下,忽然迸发出强大的吸力,将陈芸掌心处的血液吸收殆尽,不仅如此还在吸收陈芸体内的血液。

陈芸脸色一变,一脸慌张地看向陈天佑。

陈天佑却一脸高兴道。

“没事,这现象说明小芸你至少都是天品灵根啊,这是好事啊。“

听到陈天佑这么一解释陈芸忐忑的心也安慰了一下,任由七彩石吸收自己的血液。

在一旁躺着睡着觉的周一道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睁开了双眼,看着一旁兴奋的兄妹二人,嘴角露出了难以察觉的微笑。

“咔“

七彩石的顶部忽然裂开了一道裂缝,六道蓝白色的光芒从裂缝中迸射出来。

“原来只是天品灵根啊……“

陈芸满脸失望道。

“什么叫只是啊,已经非常稀有了好吧,传说级的灵根终究只是传说啊。“

陈天佑听到陈芸的话语苦笑不得道。

“而且你这是单属性灵根,还是稀有的雷属性的,在天灵根里面也是极为罕见的。“

陈芸听到陈天佑这么一解释,转念一想觉得也有道理,心情又好了起来了。

”陈天佑你给我出来?“

远处,山下蜀山派的入门处,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声,陈天佑听到这个声音后脸色一变,刚刚想拔腿就跑的时候,被陈芸一把扯住了衣服。

”你又惹了什么麻烦回来?“

”没有啊,我这次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陈天佑苦着脸,举起双手以表清白,眼巴巴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陈芸,但是这种装可爱的手段,对于陈芸来说,早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上次你说自己什么都没干的时候就是把人家村子里的寺庙烧了的时候......“

”上次那是意外啊!鬼知道我逗的那条狗居然是一头妖兽啊对不对,明明一点灵力的波动都没有......“

”那是你自己作死!干什么不好非要去拿着骨头去逗狗!那这次呢?“

”这次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陈天佑举起右手,竖起了四根手指,以表发”四“。

”真的?“

陈芸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走向山下。

山下,一群裹着棉衣的大汉站在那里,让陈天佑极为汗颜,大热天的裹这么厚,不得热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第三章下山

那是蜀山山腰处居住的村民民们,都是很出名的几个人。

站在前方,结实的肌肉因为愤怒而绷紧导致看上去更加壮实的李师傅,是村里的武馆师傅,也修炼过一些心诀,有着凝气五层的实力,在村子里面也很有说话权。

他身旁的两位,一个是村长,另外一位是村子里负责与外界交流的陈大哥,以及身后的几位都算是村子的代表。

“各位有什么事吗?”

陈天佑咳嗽了一声,走了上前拱了拱手,挤出了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

李师傅喝了一句。

“我问你,我们村子里的那头雪猪是不是你偷吃的?!”

“什么雪猪?”

“哼,你还装蒜。”

李师傅冷笑一声,从腰带那里拿出了一块令牌,上面写着大大的蜀山派三个字。

“就前几天,村子里少了一头雪猪,然后在养猪场发现了这个东西,你还敢说不是你?!”

“前几天我记得是蜀山辟谷的那几天......”

陈芸冷冰冰地看着陈天佑,慢慢说道。

面对如此多灼热且热情的目光,陈天佑只觉得人太受欢迎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他面不改色,转头看向陈芸,说道。

“小芸,你去偷吃别人的猪就不对了,你饿了和我说嘛对吧?”

听到陈天佑的发言,众人目瞪口呆,只觉得这人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陈天佑你还要不要脸了?!”

陈芸柳眉一挑,告诫着自己生气是魔鬼,然后一步上前,狠狠用力地掐住了陈天佑的脸颊,仿佛在拉面条一样,硬生生地把脸给拉了开来。

“呐球步似窝闷了啊。”

听着陈天佑含糊不清的话语,陈芸只得松手,陈天佑的脸跟弹簧一样恢复了原状,他吃痛地摸着自己脸颊,说道。

“那就不是我们了啊。”

陈天佑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

陈芸脸色略微缓和了一点,一般来说他以前都会认了,但这次说了这么多次不是他应该就真的......

只见李师傅拿出了一把佩剑,那是蜀山派弟子练剑时候用的练习剑,上面挂着红色的剑穗,那是陈芸送他的生日礼物......

“哎呀,这不是我的剑吗?太感谢了,谢谢你啊李师傅。”

陈天佑一副惊讶地样子接过了剑,然后感激道。

......

面对死寂一样的沉默,陈天佑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就先......”

陈芸一把扯住转身就想跑的陈天佑,然后对着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而后,陈芸让陈天佑在村子里干起了杂活来还债,顺便把训练量加大了两倍。

......

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漫天的繁星悄悄褪去月牙隐去,黑色的夜空如同纸一般被掀开,露出了那一抹金色。

蜀山上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陈天佑和陈芸早早的起床准备起了招生需要的东西,其实也就两张椅子加上一张桌子,还有足够的银两,毕竟人间的通用货币还是银两不是灵石。

两人提前了两天下山了,因为蜀山实在是过于险峻了中段还是常年下雪的,不早点出发是赶不及的。

招生会持续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陈天佑兄妹二人都要居住在山下的旅馆。

今天是各大门派招生的时候,据周一道所说是因为在百年前那四大门派都是归属于蜀山派的小门派而已,所以招生都统一在蜀山山脚下的小城镇,虽然蜀山现在没落了,但每年的招生还是定在了蜀山山脚下。

陈天佑和陈芸不像其他门派有派中长辈护送,蜀山却只有周一道一个长辈,指望他送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只能自己爬下山去,蜀山地势高而险峻,就算是陈天佑和陈芸两人也要极为小心,花的时间自然也就长了。

陈天佑和陈芸也是下山过几次的,每次都是去帮周一道打酒,所以对于路还是驾轻就熟的。

“啊,终于下到来了,好累啊。”

陈天佑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城镇,疲惫地伸了伸懒腰,眼里充满着兴奋的光芒,其一是对于招收新弟子的兴奋,其二就是他太久没下山了,毕竟尘俗还有很多新奇玩意,甚至每过一年都会多出很多新奇东西,他还是很感兴趣的。其三便是他想着买一些材料好让他还原地球那边的东西,那边的东西实在是过于有趣了,让他十分的心动。

城镇只能容纳几千个人,为了一年一次的各大门派招生,城主早就让城内士兵到城外扎营居住,空出位置给各大门派的弟子和前来报名的人,

城主对于这招生也是十分看重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对于凡人而言和仙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有机会的话随便和一个弟子结个善缘也是极为好的,哪怕结不了善缘看一看仙人的风采法术之类的也是极为好的。

陈天佑看到城门口排长龙,兴奋地喊叫着。

“小芸小芸你看,队伍排得跟腊肠一样长!有没有觉得很像!”

“诶,那些人为什么要出来扎营啊,野营吗?小芸下次有机会我们也出来野营吧。”

“我去,小芸小芸,你看到前面那个男的没有,对就是那个,块头好大啊。”

陈芸被烦地都快神经衰弱了,看着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的陈天佑差点就想重新排队离他远一点了。

忽然人群中一个人惊呼起来。

“快看!仙人啊!”

那人指着天空惊呼道。

天空上,一把巨大的剑划破天空,云层都撕裂开来,剑身拉出了七彩的光线,剑尖上站着一个老人,身穿白衣长袍,背后背着剑鞘,白发飘飘,胡须长至膝盖,闭着眼睛右手放置背后,左手捋着自己的胡须,有种飘渺出尘的气质。

老者身后站着大约七八个少年少女,都穿着白色的衣袍,衣袍的胸前缝制着一个太极,太极的中间有一柄剑,少年少女的背后也统一背着一把剑,神色傲然,少年少女们没有理会下方喧闹的人们,连看都没看一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第四章奇甲门

剑飞行的速度极为之快从远在天边到眼前仅仅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巨剑降落在城门前的空地上,老者轻踏一步落地,后面的少年少女也纷纷落地,老者两指合并对着巨剑轻轻往上一挑,巨剑迅速缩小然后自己飞到了老者背后的剑鞘内。

“剑宫门,劳烦小士兵让我们先过去吧。”

老者微微一笑,声音如同洪钟一般,把人群中的声音全部压了下来。

人群鸦雀无声,连城门的小队长也是愣了好几秒才赶紧跑出来,恭敬地将剑宫门的各位请了进城。

等剑宫门的各位进了城以后城外的人们如同松了一口气一样,同时兴奋地讨论起来。

“我天,你看到了吗?!仙术啊这是仙术啊!”

“废话你爷爷我还没瞎,不过在天上飞那肯定是仙人的本事,我不求有那位仙人那么厉害,有一半那么厉害我也是死而无憾了。”

“还一半,你还不一定能被收为门徒呢。”

“有什么厉害的……等以后我能御剑飞行了我也这么干。”

陈天佑酸溜溜地小声说道,看着其他门派连排队都不用就进去了,自己还要傻等顿时感觉不公平了。

“明明我也是各大门派的弟子啊。”

说罢陈天佑就不开心了,拉着陈芸就往城门门口走去。

陈芸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已经有士兵上前了。

“站住,不想死就排队去。”

士兵看见是两个小孩更加不客气了,恶狠狠道。

“我们也是各大门派派来招生的招生弟子。”

陈天佑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令牌,令牌牌身用白玉打造,上面用蓝色的灵石刻上去了三个大字“蜀山派”。

士兵也是听到陈天佑说自己也是各大门派的弟子愣了愣,刚刚想嘲笑他以为陈天佑是来骗人的,却看到陈天佑手上的令牌顿时咯噔了一下。

士兵虽然看不出令牌的材质但还是有眼力的,明白这不是一般人能拿出的东西,但士兵着实没听过有蜀山派这个派啊,但无论如何眼前这个小男孩自己得罪不起。

士兵赶紧收敛起了架子,恭敬说道。

“小仙人稍等一下,我回去问问队长。”

说完就赶紧跑回了城内。

“你是不是傻啊。”

陈芸一瞪眼骂道,陈天佑被骂的没反应过来。

“我们蜀山派已经有百年没有招生过了,凡间百年知道我们蜀山派的人早就死光了,人家每当你是疯子抓起来就很不错了。”

“那怎么办?!不对啊,要是没人知道我们的话我们怎么招生啊!?”

陈天佑忽然醒悟过来说道。

“修仙门派里面都是有长辈的,百年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他们肯定记得,各大门派招生都是会去统一的地方招生的,我们去到哪里跟其他门派一样接受报名的话就相当于承认了确实有我们这个门派,人们才不会怀疑,现在在城门口的鬼知道你这个门派是真是假啊。“

陈芸揉了揉太阳穴头疼地说道。

“那怎么办?我该不会被绑起来游街示众说我是骗子吧?”

陈天佑哭丧着脸问道,同时想着要不要现在直接跑回山上去得了。

“见机行事吧。”

陈芸皱着眉道,以他们现在的境界施展的法术也不强,很有可能会被当作障眼法,不过要是逃回山里,他们还是做得到的。

正当陈天佑抓耳挠腮的时候,天边有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虚幻的八卦阵,八卦阵上面前方站着一名中年男子,两鬓灰白,瘦骨如柴,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一样,脸色苍白如同死人,两眼暗淡无光,如同即将进入坟墓的老人一般,身穿黑色的衣袍,衣袍胸口上绘制了一个八卦阵。

中年男子身后的少年少女们姿态虽然年轻,但眼神几乎都是暗淡无光,仿佛死人一般,看得人毛骨悚然。

底下的人们看到这些如同活死人的人,顿时一片无声。

这一队人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口,降落的时候前头的中年男子如同得了哮喘一般不断地咳嗽,吓得排队的人赶紧离远了一点。

“奇甲门,还请小兄弟让一下位置。”

中年男子看到前面皱着眉沉思的陈天佑,笑着报出了自己的门派,说道。

陈天佑本来还挺烦心的,看到眼前的中年男子眼前一亮,立刻上前过去。

“大叔,你知道蜀山派不?”

中年男子听到蜀山派时先是一愣,打量起了陈天佑,看到他衣袍胸口上的图案时,瞳孔猛地一缩。

那个图案基层是一个八卦阵,上面绘画了一层太极的图案,太极的图案之上又有一把淡蓝色的剑放置,其中的玄奥之意如果人看多了几眼甚至会陷进去。

“你是蜀山派的?“

中年男子呆楞了一下问道。

“对呀。”

陈天佑老实地点了点头问道。

“哪来的混小子胡说八道,蜀山派早就百年前就覆灭了,乱冒充别派徒弟还来招生,已是死罪。”

中年男子脸色猛地冷了下来,浑身气势节节攀升,那副快要病死病怏怏的样子消失掉了,星目含威,他伸出右手,金色的光芒从上迸发出来,形成一个金色的巨手向刘天佑抓来,金色手掌所过之处地面寸寸断裂,一时间飞沙走石。

陈天佑看着那只金色的巨手,眼神一凝,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尖叫着发出警告,陈天佑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直,他很清楚被这只手抓住就死定了。

陈天佑右脚猛地一踏地面,灵力瞬间流转全身,凝气五层的气息毫无保留地爆发开来,身形瞬间暴退。

“哼,想逃?”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金色的手掌原本速度并不快但在刘天佑暴退的同时金色的手掌竟化为一道金光瞬间追了上去。

同时,陈芸右手持剑,蓝色的光芒在剑上流转,身形向中年男子冲去。

“给我住手!”

陈芸暴呵道,刘芸高高跃起,一剑斩下。

“还有同伙。”

中年男子左手伸出两指并夹,剑尖被死死地夹在手指之间,中年男子不屑地斜眼瞄去,看到剑上流转的蓝色光芒的时候,脸色先是一愣,然后巨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家大师兄很弱但喜欢到处惹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