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洛玫玫的小说,李常曦,李常颖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

作者:洛玫玫

主角:李常曦,李常颖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若你遇到你欢喜的男子,我可随时给你自由。”
李常曦用着满眼都是裴孤卿的双眸,盯着裴孤卿说道:“好”。
裴孤卿有些不舒服了……

第1章 回府

中元夜,是鬼门关打开的日子。

大盛京城的街道本是熙熙攘攘,此时是稀稀朗朗。

城北西北角边,有一座碧瓦朱甍的府邸,正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鸾翔凤翥的五个大字,“李大将军府”,这大门的两边立着两尊张着血盆大口,不容靠近的“石狮子”,还有全副武装的四名侍卫把守,好不气派。

“笃笃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只见一辆普通的马车停在了大将军府的门前。

未待马车上的人儿下来,大将军府的门卫就凶神恶煞的走了过来,“什么人,知道这是哪儿吗?”

车夫一听,吓得一个激灵,不由得伸出右手擦拭着一头的虚汗,刚要作答,就见一个青衣打扮的丫鬟挽起了马车的布帘,面无表情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放肆,马车里的可是将军府的三姑娘。”

“三姑娘?”侍卫们面面相觑,三姑娘是知道的。只是这三姑娘不是在鲤南吗?

其中一侍卫皱了皱眉,说了句,“等着”,就转身进屋汇报去。

丫鬟春雨见侍卫进去了,就双手交握的弓身朝着马车里的人说道:“三姑娘,人已进去汇报了。”

“恩。”马车里的李常曦应了一声。

春雨有条不紊的从马车边上放下小板凳,左手挽起车帘,右手摊开着搀扶着李常曦搭上来的纤纤玉手,小心翼翼的。

李常曦蒙着面纱,唯一看得见的那双好看的眼眸里透着一丝丝的忐忑不安。

很快,一着鹅黄色金丝边绣花纹襦裙的女子,由着几名丫鬟簇拥着从府里走了出来。

那女子,明艳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倒一点都不生疏,上来就拉住李常曦的双手,“三妹,这一路,吃苦了。”

李常曦摇了摇头,“大姐。”

李常颖点了点头,脸色一变,出声朝着门口的侍卫呵斥道:“你们这些没眼力见的,没瞧着是三姑娘回来吗?这还需通报才能进府吗?合着养你们这么久,倒还分不清主子是谁了?”

说完就拉着李常曦进府。

“一知道三妹你要要回来,娘她一大清早就备下了不少你之前爱吃的菜,只不过这么些年多去了,也不知你可还习惯这京城里的口味了。”

李常曦赔笑着,“母亲,辛苦。”

“哦,对了,我姥爷家一切可还好,前些日子,还寄信来说,姥爷养的母猪生了双生猪,可是稀奇,我倒是没妹妹福气,能得见如此奇闻。”

这一路夹棍带枪,指桑骂槐的话,李常曦如何能听不出。

不反驳,不说穿,不过只是李常曦对于自己的身份太过清醒。

她娘是妾室,生下她之后就去了,若非爹爹打了胜仗,明儿个就要回府了,她这会儿估计还在鲤南待着。

来来往往的下人们,瞧见她们二人,也只是向李常颖行礼之后就继续忙忙碌碌起来。今日是中元节。要上香拜佛,给祖宗们备礼的东西些多。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后堂,一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着着褐色锦衣吩咐着下人们摆饭。

姐们俩一进门,李常颖回头看了一眼李常曦,然后朝着妇人说道:“娘~三妹回来了。”

李夫人秦氏抬眸看向立在门口处的李常曦,淡淡的说道:“回来了?”

李常曦默了一会儿,朝着秦氏行了行礼,“常曦不孝,多年未在母亲跟前尽孝。”

秦氏瞧着这李常曦倒是识趣,正巧自己也忙着,对身旁的贴身丫鬟吩咐道:“小巧,带三姑娘回院子梳洗一番,晚些领过来一起用晚膳。”

小巧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常曦,恭敬的行礼,“是。夫人。三姑娘,请跟我来。”

李常曦点了点头,朝着秦氏再次行礼,“常曦先告退。”

秦氏不答,转身继续忙起来。

李常曦一走,李常颖就一脸不悦的说道:“我是不明白,爹为什么要让她回来。”

秦氏余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这些话可别在你爹面前嘀咕。”

李常颖努了努嘴,不再说话。

离开李府少不得也有十年了。

这被陌生感充斥着的李常曦,环顾着一路经过的亭台楼阁,雕栏玉砌的主子,鹅卵石的小路,无不显得自己是那般的格格不入。

自己住的是娘生前住的偏院,坐落在这座府邸的西南角,虽比之整个府邸是寒酸了些,但贵在干净。想来这大夫人也是命人收拾过的。

和记忆中的一样,一亭一树一屋,没了。

“夫人知道三姑娘要回来的,就赶忙命人将这院子收拾收拾。”

“母亲,辛苦。也劳烦小巧走这一趟了。”

“三姑娘客气了。那,奴婢就不进去了。晚些时候,奴婢再过来领三姑娘过去。”

李常曦看了一眼一旁的春雨,春雨立马会意过来的从袖中拿出一小锭银子给了小巧。

小巧一点推脱都没有,拿着就转身离开了。

剩下主仆二人,春雨就一边整理下人们搬进来的行李,一边抱怨道:“这可比在鲤南还要会欺负人。”

脱下外袍的李常曦笑了笑,“怎么说?”

春雨见主子笑了,直接起身叉腰,“三姑娘还能笑得出来。在鲤南,那群欺负你的,可都是明着来,咱还可以抓鬼抓妖,让他们再也不敢欺负我们。可这你看看大姑娘,还有夫人。”说着环顾四周,生怕他人听见一般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像极了说书里的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噗”李常曦忍不住笑出了声,“别乱说话。这里可不比在鲤南。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就行了。”

春雨“哼”了一声,继续蹲下来整理衣物。

李常曦四周转了转,那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小时候就在的屏风,如今旧是旧了点,却倍感亲切,院中的秋千也还在。

李常曦看着就走了过去,摸了摸那脱了颜色的绳索,掏出手绢,扫了扫那秋千上的板子,然后坐了上去,优哉游哉的荡着。

这一刻,若是能一直停在该都好啊!

收拾差不多的春雨,从屋里出来就瞧见自家主子荡着秋千发呆,正要出声,几个丫鬟提着水桶进了院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

第2章 毁容

春雨忙招呼了一番后才对院中的李常曦叫道:“姑娘,可以洗漱了。”

回过神的李常曦点了点头,从秋千上走了下来,向屋子走去,可还没走两步,就回头看了看那秋千,眼里满是不舍,嘴里却冷静的说着:“明儿个让人把那秋千去了吧!”

春雨疑惑不解,那可是姨娘生前命人为姑娘做的,这怎么?

待李常曦收拾好,回到后堂的正厅。本是其乐融融的,在她跨门进来的时候,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一着栗色袍子,身高得快八尺的男子起身走了过来,“三妹!过来,这边坐。”

李常曦笑着点了点头,朝着男子行礼,“哥哥。”

“你大嫂怀着孩子,身子不适,就不出来用饭了。到时候带你见她。”

“坐吧!”秦氏头也不抬的执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

见此,李常曦点了点头,在哥哥李常越身旁坐了下来。

李常曦有点犯难,倒是哥哥李常越先开口道:“这里没有外人,就把面纱拿来吧!”

李常曦不语,缓缓地将面纱拿了下来,在场的除了并不看李常曦的秦氏和哥哥李常越,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明眸皓齿,肤白柳眉,可偏偏左脸上那沟壑的横七竖八的淡粉色疤,却让人望而却步。

李常曦对这样的‘神色各异’的目光早已习惯了,反倒镇定自若的吃了起来。

一旁一直不说话的二姑娘李常莲直接将筷子搁置在桌上,“今日厨子是不是换人了,反胃。娘,我不吃了。”

说着李常莲就要起身,不料秦氏瞪了一眼李常莲,“给我坐下。”

李常莲委屈的看了一眼早已恢复如初的姐姐李常颖,狠狠地白了一眼李常曦,“就该换厨子了,难吃的要死。”嘴里念叨着,执起筷子吃了起来。

坐在李常曦身侧的哥哥李常越低声说道:“别放在心上。”

“难得回来,自在些,多吃些。”秦氏难得附和道。

李常颖和李常莲一脸不解,齐刷刷的看向秦氏。

就听秦氏吃了口菜,继续说道:“用过饭,一会儿来我房里。我们母女俩久未见面,也是该好好聊聊。”

“娘……”

没等一脸紧张的李常莲开口,秦氏就瞪了一眼,李常莲立马闭上嘴,乖乖吃饭。

这顿饭,很安静,也很压抑。不过李常曦吃的很饱。

饭后,秦氏就让李常曦去后院寻她。

所以,李常曦并没有能和姐妹们一同去放河灯。

李常曦站在秦氏门口犹豫不决的徘徊着,思考着所有秦氏可能找自己说的话。

还没等李常曦想明白,屋子里秦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来了,就进来吧!”

贴心的春雨上前为李常曦推开门,李常曦这才缓缓地抬脚跨了进去。

李夫人坐在坐塌,正襟危坐,“坐吧!”

李常曦颔首,“是。”

李常曦还没坐稳,秦氏就率先开口道:“明儿个,你爹就回府了。”

李常曦不答。

“如今也过了及笄之年,也该操心你的亲事了。如今,你大姐如今是尚王府的世子妃,你二姐也有了心仪的人。你爹在你还没出世之前就给你定了一门娃娃亲,此事你可知晓?”

李常曦有些一头雾水,“不知。”

“是如今裴丞相府的小公子。母亲也不愿意伤了你的心,可咱们也该认清些自己,或许受到伤害会少一些。”

这弯弯绕绕的,李常曦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母亲直接说便是,常曦受得。”

见此,秦氏挑了挑眉,“那我索性就直接说明白些。如今你脸也毁了,若真嫁到裴家,裴家定然不会同意,即便同意也定然让裴府和李府生了嫌隙,届时,你爹在朝里终归是不好的。若是换一家家世稍微弱一些的,他们定然不敢真欺负了你。毕竟咱可是大将军府出去的闺女,欺负人,还得掂量掂量。”

“所以娘是让我主动退了这门亲事?”

秦氏见李常曦并没有其他情绪,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让自己心里顺畅了许多,语气跟着也缓和了许多,“那倒不是,刚才我不是说了,你二姐有了心仪之人,好巧不巧,正是裴府的小公子。你二姐样貌,才学还是身段那在京城里,是数一数二的。”

说半天,原来就是二姐看上了我的未婚夫。李常曦冷笑了一下,语气也很柔和,“母亲安排便是。”

秦氏一听,就差笑出声的起身,难得的拉住了李常曦的手,“可怜你这么多年,在鲤南,受苦了吧!放心,有母亲在,母亲一定会给你说一门好的亲事。”

李常曦笑着抽离自己的手,“没别的事,常曦可否出门跟哥哥姐姐一样,去放河灯?”

“当然!”秦氏不假思索的应答,“去吧,母亲多派些人保护你。”

李常曦没有拒绝的告退离去。

李常曦一走,躲在房中里屋的李常莲就伸长脖子的走了出来,“她走啦!”

秦氏一下子收起了刚才的笑容,面无表情的选个舒适的姿势坐在了坐塌上,“贱蹄子。”

“娘,她是答应了?”

“她敢不答应吗?”

小时候的李常曦,虽然不受秦氏喜欢,但是因自小没了娘,秦氏并未对自己有过什么苛待的地方。

直到某一日李常曦在院中玩风筝,一不小心风筝就掉到了秦氏的院中。

小小的李常曦带着春雨准备去捡回来,正巧碰见爹爹和秦氏在激烈的争吵,至于吵什么,李常曦并不清楚,只是看到二姐在哭。

从小奶娘就告诫自己,不要轻易去靠近秦氏的院子,所以小小的李常曦赶忙跑回去。

没隔几日,秦氏就说不舒服卧床,二姐就拉着李常曦去熬药。

本来可以安排丫鬟们端过去的,二姐非说是要让年仅八岁的李常曦去端药。

不想这药刚到手,还没走出去,只知一条不明腿横了过来,那滚烫的药就全砸了李常曦的脸上,若非是大夫来的及时,李常曦可不止是毁了半张脸,估摸小命也没了。

秦氏呢,就以李常曦年小,身子弱需要修养,就将李常曦安排到了就是坐马车也得要一个月多车程的鲤南,秦氏的娘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

第3章 裴府

明明是被伤害的人,倒成了李府的一个难以启齿的人了。

李常曦那一点点对李府这个家温暖的奢望,在离秦氏房门的那一刻,全部瓦解。

一个踉跄,幸得眼疾手快的春雨搀扶,心疼不已的春雨哽咽道:“三姑娘,您慢点。”

李常曦抿了抿嘴,站直了身子,一步一步的向外走着。

恨吗?或许。

“老二呢?”坐落在城西拐角的裴丞相府内,一脸愠怒的裴丞相吹着胡子对夫人连氏大喝道。

连氏忙对身旁的林奶娘使了个眼神,瞧着林奶娘会意过来的偷偷跑出去,才安下心来,笑着应道:“幺儿这会儿跟朋友出去,快回来了吧!”

“没个让人省心的。还不派人给我找回来!”

“去了去了,刚就叫奶娘去寻回了。”连氏应着,一脸心疼的看着跪在地上自己的亲生大儿子,“这老爷,你有话好好说嘛,这样怕吓着孩子了。”

话音刚落,裴丞相就大吼一声,“你个妇人,你知道什么!”

吓得连氏一个激灵的后退了一步,脖子缩了缩。

跪在地上的裴孤丰心疼自己的娘,“爹,你有话朝着我来,不必这么吓唬娘。”

“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吗?”裴丞相说着,眼神上下瞅了一眼有些被吓着的连氏,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爹,娘。不是孩儿一定要忤逆父母之意。只是我和小鱼早已私定终身,。恕孩儿无法与那钱家女子成亲。再则,这裴府的公子,不一定得是我啊!”

“丰儿,别说了。老爷,这小鱼虽说是商家女,但我见过,倒是生的不错,性子也不错的。也不定得是跟尚书府成亲家啊!”

不想,裴丞相根本不吃这套,“你个妇人知道个什么?那于家不过一个商户,配进我裴府吗?一下九流的商户,还想攀高枝了不成。”

“爹!”

“老爷~”连氏想了想,对堂下的大儿子柔声说道:“丰儿你且先出去吧!我跟你爹说说。”

裴孤丰还想说什么,瞅了一眼对自己使眼色的娘,只得点了下,告了声退就离开了。

裴孤丰一走,连氏就屏退了在场的下人后,开口道:“这些年,老爷怎么说怎么做,我从未过问。包括你让幺儿跟着我,我也从未区分对待过。丰儿打小也是听话,也从未有过忤逆老爷你的意思。如今不过喜欢一女子罢了,就不能顺了他的心意吗?”

“夫人若是跟我说这些,那就不必说了。对了,明日那老李就要班师回朝了,那老李家和老三的亲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我实在不懂,为何定的李家的庶女,那李府的嫡出的二姑娘不是还没出嫁吗?我幺儿也是命苦。”

“这话,今天我就当没听到。”

“什么没听到啊。那我可是听说了,那庶女可是从小被送到鲤南乡下养着,可比不上这京城里的官家姑娘,想来定是个小家子气的姑娘。”

“我不想听了,明日同我去李府提这亲事就是。”

连氏张了张嘴,呼了口气,“是,老爷。那丰儿的事呢~”

“你做娘的,该劝导劝导,让我的儿子娶个商户回来,想都别想。”裴丞相说完就一副不愿同夫人多说的模样离开。

本打算独自出门走走的李常曦,碰到了似乎在等人的兄长李常越。

“三妹,走吧!”

李常曦愣了一下,“哥哥是在等我?”

“嗯。你久未回京,定然很多地方不熟悉的。所以我在此等你,带你一起去。”

李常曦心里一暖,可又有点戒备。她不清楚,这份温暖的背后带着什么。

就在这时,李常莲跑了出来,“哥哥我也要去,三妹也在啊。”

李常曦看了一眼李常莲来时的方向,心下了然,点了点头,“嗯。”

兄妹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放河灯的河边,有别于白日里冷清的大街小巷,这会儿到处都是人,有放河灯的,有祈福的,有烧纸钱的,就是没怎么见到小孩走动。

大盛的中元节夜,小孩是禁止出门的,怕见了不干净的东西,或者生怕魂不小心被什么孤魂野鬼给勾了去。

李常莲闹着李常越要吃桂花糕,所以这会儿李常越去买桂花糕去了。

李常越一走,李常越就从贴身丫鬟莺莺那里拿过一个河灯递给李常曦,“三妹,我们一起祈福放河灯吧!”

这再明显不过的示好,惹得李常曦有点想笑,但还是将河灯接了过来,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李常莲激动的朝李常曦身后大喊道:“大姐姐~”

李常曦跟着回过身去,就见李常颖笑盈盈的朝这边走来,身侧站着一相貌堂堂,富有朝气的俊秀男子,想来,那边是尚王府的世子了吧!

李常颖行礼道:“见过世子爷,世子妃。”

“二妹不必多礼。”世子温和笑着说道。

一旁的李常颖摇了摇头,“你啊!”

明白过来的李常曦跟着行礼。

“这位是?”

李常曦不说话,李常颖解释道:“这位是三妹。今日刚从鲤南回府。”

“鲤南?哦~三妹好。”

“世子爷。”李常曦忙颔首。

为何蒙着面?世子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没有多问。

世子爷环顾四周,“出了门,你们也不知道多带些侍卫出来。”说着就挥了挥手,多了些侍卫候在不远处。

这么贴心的举动,惹得李常颖一脸娇羞,李常莲一脸羡慕的说:“世子姐夫对大姐真好。”

世子笑了笑,“那不是应该的吗?我备了画舫,不如一同前去游湖。”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去吧!”

“我就不去了,我在此等哥哥回来,一会儿还要早些回府去。”

李常颖一听李常曦不赏脸的拒绝,一脸不悦,“那就在这等着吧!世子,我们去吧!”

“这~也好,听你的。那三妹不要乱走,不然兄长回来可寻不到你了。”

李常曦颔首,“明白。”

……

望着姐姐他们三人离开的身影,李常曦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不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

第4章 河灯

“大姑娘可巴不得姑娘您不去呢~哼!”

李常曦余光看了一眼春雨,垂眸望着手中美丽的河灯,“河灯,可不会真的实现愿望的,那不过是人的一个寄托罢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说着就将手中的河灯抛在了河中,“我必犯人!”

而这一幕全落入了在二楼阁楼上的两名男子眼中。

“世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也是不无道理,若遇上这女子,那可真要敬而远之了。”男子语毕。

另一男子就轻笑出声,“那倒也不必早早下了定论。”

那是一种浑然天成浑厚诱人好听的声音,走近一看,“惊为天人”的样貌这词倒是“穷”了。

黑曜般耀眼的黑瞳里散发着几分不羁,似精雕细琢的轮廓略显深邃,细长眉、高鼻梁、薄红唇,修长的身子着着藏蓝色的长袍,谪仙一般。想来,这定是大盛出了名的貌比潘安的裴孤卿了。

对面坐着的不用猜就知道是裴孤卿的“狐朋狗友”之一的礼部侍郎之子肖俊逸了。

肖俊逸呷了一口酒,“别的不说,若我没认错,刚才送河灯的女子,正是李将军之女,李常莲。这李常莲可是京城里头出了名的好姑娘,常常在周边接济穷苦人家不说,还给穷苦人家赠药等等。这好心把河灯相赠,却得如此对待,岂会是我看走了眼?在孤卿你的眼里,估摸是没有坏女子了。呵呵呵……”

裴孤卿不答,只将目光看向河边此时盯着脚下河灯出神的女子,看着女子那倔强的眼神,若有所思。

这时,外头一下人弓着腰走了进来,“三公子,老爷请您回府。”

裴孤卿挑了挑眉,“什么事?”

下人摇了摇头。

“回去吧!孤卿,今日可是中元节,不宜在外头待太久。”

裴孤卿忽然有些烦躁,“肖俊逸,何时你也信这东西。”说完就起身甩袖而去。

“姑娘,我们不等大公子吗?”春雨不解。

“等?指不定已经回去了呢?”李常曦有点自嘲的嘀咕着。

没有听清的春雨问道:“姑娘说什么?”

李常曦摇了摇头,“没有。”说着,回身想要离去,却见朝这边方向路过的裴孤卿。

李常曦是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人儿了。若说那世子爷是俊美的,那眼前的人儿面前一对比,根本就是“花已失色”的。

李常曦就这么愣愣的盯着裴孤卿看,丝毫没觉得这样的行为是不合乎礼的。

早已见惯不怪的裴孤卿纵然刚才讨论过眼前这蒙面纱的女子,也不过是匆匆的看了一眼,就大步流星的别过李常曦的身侧上了附近的马车。

李常曦能感觉到裴孤卿走过自己身侧的那一刻,连发丝都是紧张不已的。

以至于春雨疑惑的顺着姑娘的目光看去,那里早已没有裴孤卿的身影,所以春雨疑惑的问道,“姑娘,可是看什么?”

收回目光的李常曦,“这世间竟有如此绝绝之人。”

“三妹!”李常越握着油纸包裹的东西,笑着从人群中走了过来,“我排了好长的队才买到的。尝尝看。”

“谢谢哥哥,只不过这晚上刚用过饭,还没消食,就不吃了。”

“也行。”李常越温柔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桂花糕包裹好,让下人拿着。

“对了,二妹呢?”

“哦,刚才大姐和世子来了,就带去游湖了。”

“你没去吗?”

李常曦摇了摇头,“我有些累了,想早些回去了。”

“不放河灯了吗?难得中元节,放完河灯再回去吧!”说着也不等李常曦回答,就从侍卫手中拿过一河灯递给了李常曦。

李常曦没有拒绝,默认的跟着哥哥回到了河边。

“三妹,你许了什么愿望呢?”

“愿望啊……我希望天下太平。”

李常越愣了一下,随之与李常曦相视笑出声来。

“三妹,这样的你,很好。”

李常曦收起笑意,目光看向平静的湖面,可是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太平啊!

“我想过去看你的,以前年纪小去不了,长大了就跟随父亲征战沙场,后来能去了,你嫂子又有了身孕……三妹若是怨我,也是应该的。”

“哥哥不必这么说。我都懂得。”李常曦有点害怕这忽然的亲情,于是转移话题的开口道:“对了,嫂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嫂子啊?”李常越说起妻子,脸上满是暖意,“她很好相处的。明日我带你去见她。”

见此,李常曦点了点头,“看哥哥这般,嫂子一定是很好相处的女子了。”

“嗯。走吧!你早早就说累了,哥哥带你回家。”

李常曦愣了一下,很快嘴角上扬,重重的点了点头。

翌日。

整个李府早早就各种莺莺燕燕的声音,吵得李常曦天还没亮就醒了。

春雨未着好衣裳就进了里屋,“姑娘,可吵到您了?”

李常曦摇了摇头。

“奴婢去看看,姑娘且稍等。”春雨说着,就草草穿好衣裳出去。

不一会儿,春雨就回来了,“姑娘,奴婢刚去打听了,说是老爷大胜仗,今个儿就要要班师回朝,府里上下早早就起来收拾东西,迎接老爷去。”

爹?“伺候我起来吧!”李常曦起身说道。

“诶。”春雨应着,帮自家主子更衣,嘴里还不忘念叨:“奴婢听说这老爷回来,怎么也得是晌午之后,这一回来,还得进宫复命呢!这么早去,也不知是为何?”

李常曦望着镜中那张自己都不怎么愿意见的脸,“早些去,也让爹进城的时候能第一眼瞧见。这自是好的。我也想爹爹了。”

一说到李将军,李常曦难得露出一副女儿家的娇气,可不比往日那副成熟稳重的模样。

这些年,只有爹爹两三个月会来看自己一次,每次来都会给自己带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纵然每次爹爹离开鲤南的时候,基本都会被抢走了,剩下的大概就是自己手环上一直很珍视的火焰色的玉镯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将门丑女:夫人她每天想守寡》<<<<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