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掌心有颗糖的小说,唐菱,唐蓁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作者:掌心有颗糖

主角:唐菱,唐蓁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超甜双重生,又名:偏执大佬被软萌撒娇精撩成了病娇)
唐菱梦见自己被卖给了老头,为了躲开被卖的命运,她义无反顾抱住了薄三爷的大腿。
薄三爷喜怒无常,最喜欢听她哭,最喜欢说的话是,“宝贝儿哭起来真好听。”
唐菱后悔想逃时,他把玩着用来锁人的银色铁链,笑容幽凉,“宝贝儿,想去哪儿?”
她神色骤然坚定,“三爷去哪儿我去哪儿!”
薄慕寒把她抱进怀里,亲亲她额头低声哄她,“宝贝儿,哭一声来听,命都给你。”

第1章 春天的梦

“宝贝……”

低低的声音,落在唐菱耳边。

唐菱胸口紧张的起伏着,眼前漆黑。

似乎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唐菱的意识渐渐模糊,感觉却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委屈得眼泪都落了出来。

“宝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跟姓孟的离婚?”

身边的人吻掉她的泪水,语气越渐冰凉,“你要是再磨磨蹭蹭的,就别怪我动手了。”

说完,又一次恶狠狠道:“你知道的,我能弄死他!”

男人语气骤然冷厉含冰,像是出鞘的利刃,要将她切割成碎片。

唐菱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忽的睁开了眼。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细碎光芒将黑夜驱散。

唐菱深深呼吸几下,直到凌乱的心跳平复了些,才朝四处看了看。

身边没有人。

嗯,她是在做梦。

可让她不安的是,这梦已经连着一个月了,隔几天就会梦见,而且越来越逼真,越来越清晰。

从一开始她只能梦到有人在吻她,再然后,她能听到男人低低的喘息,不断在她耳边叫她宝贝。

唐菱抬手捂着依然滚烫的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羞耻的梦?

而最让她羞耻惊悚的是今天这男人说的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跟姓孟的离婚?

她做了一个月的梦,直到今天才知道,这梦里竟然还特么是搞的婚外情么?

唐菱活了整整20年,男女间的最大尺度就是小学时跟男同学牵牵小手,谁知道做个梦竟然18+,尺度大到连婚外情都搞上了。

她闭了闭眼,绝望到怀疑人生。

她正望着天花板发呆,卧室门被敲响,王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二小姐,您醒了吗,太太同大小姐已经在楼下等着您了。”

唐菱这才想起今天的事来。

今天有个慈善午宴,是帝都最有权有势的薄家主办的。

唐菱其实不是唐家的正经女儿,她不过是唐元婚外情的产物而已,换句话说就是私生女。

一般来说,这种宴会她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可现在不同了。

她上周已经过了20岁生日,唐元已经等不及要把她‘嫁’出去换取利益。

所以,像这样豪门汇聚的大场合,怎么可能放过?

唐菱只随便收拾了下就下了楼。

可就算她只披着柔顺的长发,素着娇嫩的容颜,依然漂亮得让人嫉妒。

至少唐蓁在抬眸看到她的时候,就控制不住的握紧了双手。

楼上下来的少女身姿纤细,面容精致。

她的眉毛细长,睫毛卷翘,鼻梁小巧,唇瓣嫣红。

而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那双杏眸,笑着时亮如繁星,安静时便如含着雾气,看谁似乎都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很是勾人。

唐蓁恨得咬牙。

真是个贱人!

唐蓁比唐菱大三岁,这些年不常住在家。

而唐菱为了避免冲突基本都躲着她,两人一年能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唐蓁上次见唐菱还是两个月前。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每次见唐菱,唐菱似乎都比上次更好看些。

这样的妖精带出去,别人眼里还能看到她吗?

倒是唐蓁身边的莫蓉神色从容,捏捏唐蓁的手示意她冷静些,别耽误了正事。

唐蓁果然回神,想到今天的计划,心头就好受了些。

再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嫁给一个老头子!

想到那画面,唐蓁身心都舒畅起来,看唐菱的眼神带上了几分真挚的笑意。

她的笑倒是让唐菱不安起来。

脚步顿了顿,正迟疑,莫蓉笑吟吟的叫她,“菱菱,准备好了吗?”

她语气温柔如同慈母,唐菱只能走下去,弯弯唇角,“嗯,我好了。”

说完,又看向唐蓁,轻声叫道:“姐姐。”

唐蓁冷笑了声,别开目光。

唐菱垂眸,也不在意。

她并不想多加招惹唐蓁。

唐蓁本就不喜欢她。

当然,唐菱觉得自己可以理解,毕竟谁会喜欢自己父亲的私生女呢?

就连她自己,都厌恶极了自己这个身份。

莫蓉带着两个女孩子出了门,化妆做造型,然后去往举办宴会的酒店。

到酒店门口时,是中午十一点半,正好是宾客来往的时间。

哪怕唐菱已经尽量选择了低调的黑裙,可她本身就像个发光体,只要朝那儿一站,就能轻易吸引众人的目光。

以至于刚刚下车,四周就响起了一片惊艳感叹,无数道灼灼目光落在她身上,让她不自在的低垂下眼。

她甚至有种荒谬的错觉,似乎她也是今天拍卖宴上的一件商品,正被人待价而沽,只等人拍板定下。

很明显,有这想法的不止她一人。

酒店正门不远处高大的石柱边,一双深沉阴鸷的眼也落在了唐菱身上。

不过只停留了一秒,便别开目光。

他对她并没有多少兴趣,又或者说,他对女人都没什么兴趣。

倒是他身边的苏循眼底放光,眼珠子跟黏在唐菱身上似的。

他阅女无数,这唐菱模样虽然清纯,可那身段一看就是个极品,必定能让男人欲仙欲死。

苏循摸了摸下巴,啧啧感慨,“这就是唐家藏着的那个私生女吧?倒是舍得带出来了,唐元这是终于等不及要卖女儿了。”

他甚至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能出个价,这种难得的极品虽然不能结婚,弄到身边玩玩儿也是不亏的。

薄慕寒面无表情没有理会他,只将手中的烟摁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转身准备离开。

也在这时候,唐菱她们已经快走进酒店大门。

因为迟疑唐菱走得很慢,唐蓁忍不住推拉了唐菱一把,“你走快点啊。”

唐菱脚下一崴差点跌倒,唐蓁更是不耐烦,却也不好当众对她怎么样。

倒是莫蓉扶稳了唐菱,柔和道:“没事吧菱菱?”

唐菱咬咬唇,低低“嗯”了声,“我没事。”

软绵绵的三个字,让已经转身的薄慕寒身形僵住。

他骤然回头,目光如刀般朝门口望去,却只看到唐菱纤柔的背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第2章 把属于我的猎物,抓回来

酒店休息室

薄慕寒靠在沙发椅背上,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搭在茶几。

他闭着眼,不断揉捏着太阳穴,因为头疼,一张俊美的脸冷沉如冰。

耳边一会儿是酒店门口唐菱用那软软的声音说“我没事”,一会儿是梦中女人娇媚入骨的声音,“疼,好疼,你轻点……”

两道声音不断交织,最后汇成一处,搅得他头痛欲裂。

他已经做了近三个月的梦,这声音几乎让他熟悉入了灵魂。

所以,哪怕只是低低的三个字,他也能听得出来。

唐菱的声音和梦中那女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可是怎么可能?

他从来没有见过唐菱,怎么可能梦见她?

更别说,还是那样让人心神荡漾的梦!

最开始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多在意。

只当自己平时压力太大,又没有找过女人的缘故。

可慢慢的,这个梦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清晰露骨。

除了女人的脸看不见,其他的当真就真实无比。

就算梦醒后,他都能记起女人肌肤的光滑娇嫩,像是水豆腐般,轻轻揉一下就会碎。

而她也的确娇气得很,他只要稍微用力些,她就会哭着喊疼。

在这个梦持续了一个月后,薄慕寒便问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的建议也是让他可以谈谈恋爱试试,话里话外都是暗示他可能憋得太久了。

可薄慕寒知道不是。

因为他在刚做了这梦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

可惜,不管是单纯的还是娇媚的,再漂亮的女人也激不起他丝毫欲望。

甚至于她们的靠近只让他觉得恶心。

也只有在梦里,那个只会哭哭啼啼娇气喊疼的女人,能让他欲罢不能,恨不得将她揉碎在身体里。

而现在,梦里那人她忽然有了脸,他发现自己非但没有觉得不适,反倒更是一想那画面就喉咙发紧。

薄慕寒揉着太阳穴的手忽然顿住。

那女人怕不是修成了精的狐狸?

否则,她是怎么跑到他梦里来的?

还是说,是唐家在背后搞鬼,弄了这么个妖精来迷惑他?

他正思索着,休息室的门被敲响,苏循一脸暧昧的进来了。

他在薄慕寒对面坐下,挑着眉笑,“三哥,你猜猜我查到什么了?”

薄慕寒抬眸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眼神冷淡,明显是示意他有屁快放。

苏循扯扯嘴角,直接道:“的确是唐家的私生女,叫唐菱,上周刚满20岁,以往从来没有出席过任何宴会,所以没人见过她。”

说到这儿,他又摩挲着下巴感叹,“实在没想到啊,这唐菱竟然生得这么美,倒是跟唐元那个丑鬼丝毫不像。”

薄慕寒重新闭上眼,脸色略有些阴沉。

他明显对这些不用苏循说也知道的东西并没有兴趣,而苏循话里话外的轻浮也让他极为不耐。

苏循大概也看出薄慕寒此刻心情不好,不敢多耽误,又忙正色道:“最重要的是我查到他们今天带唐菱过来的目的了,三哥,你还记得孟家那个吗?”

薄慕寒终于又抬了抬眼皮,“孟家哪个?”

苏循,“就是现在当家那个,孟杭的爹,孟则成。”

薄慕寒指尖落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两下,“他怎么了?”

苏循耸耸肩,满脸都是鄙夷,“如果没弄错的话,唐家已经决定把唐菱嫁给孟则成做续弦了。今天带唐菱过来就是为了让她跟孟则成先成了事,这样唐菱也就没办法拒绝了。”

不怪苏循神色古怪而讽刺。

唐家如果说把唐菱嫁给孟杭,苏循还能想得通。

可孟则成?

那人已年过六十,年轻时就风流成性,直到快四十才结婚生了个儿子,也就是孟杭。

可就算这样,孟则成也没收过心。

情人多如牛毛,唯一的优点是没弄出什么私生子私生女来,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纵欲过度本身就不行,能有个孟杭已经是上天恩赐了。

去年年底,孟杭的母亲才去世。

这才几个月,他就要娶续弦,还是比他小了四十几岁的唐菱?

可不让人觉得荒唐吗?

而且苏循说得已经算文明,什么先成了事,说到底不就是先用手段将唐菱送到孟则成的床上去。

这两家人,这么欺负设计个女孩子,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连他这个花花公子都看不过去了。

而他的话落,薄慕寒敲打沙发扶手的指尖也忽然顿住。

休息室里忽然就安静得让人窒息。

鄙夷完唐家和孟家的苏循终于察觉到不对,朝薄慕寒仔细看去,便见他俊美的脸上带着抹嗜血的狠戾,分明是动了气。

薄慕寒性子冷淡,很少喜怒于形,更别提像这样将怒意表露得十分明显。

苏循微愣,他说唐菱的事,薄慕寒为什么这么生气?

当然,其实刚才薄慕寒要他去查查唐菱的时候他就很奇怪了,刚开始见到人家的时候不是丝毫也不在意吗?

他小心翼翼的问,“三哥,怎么了?”

薄慕寒抬手,拇指从自己唇瓣上摩挲而过,带出嗜血的笑,“怎么了?”

他只是没想到,唐菱竟然不是唐家用来迷惑他的。

更紧要的是,他们想把他的女人‘卖’给孟家的?

在知道唐菱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梦中人后,薄慕寒已经很自然的将人划入了自己的领地。

而自己领地的人或者东西,不管自己喜不喜,都容不得任何人觊觎!

薄慕寒双眸深如暗夜,“唐家和孟家有来往?”

苏循点头,“不就是东边那块地吗,听说两家准备合作建高端商场。这事儿上周你不就知道了?”

薄慕寒目光微动,好像是听成渝提过一嘴。

不过他当时并没有在意,东边那块地是薄家不要的,既然已经是不要的东西,他哪里有时间去管?

思及此,薄慕寒忽然起身,朝休息室外去。

苏循愣了下,“三哥,去哪儿?”

薄慕寒没有回头,只有低沉的声音落进苏循耳朵里,浸着化不开的冷意,“自然是去把属于我的猎物,抓回来。”

苏循彻底怔住了。

属于他的,猎物?

什么啊?

懵了几秒,他眼神又是一变。

难道是,唐菱?

不会吧,这特么铁树开花了?

果然再性冷淡的男人都会被美色所迷的吗?

苏循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慌忙起身追了上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第3章 我想让你疼我

另一边,唐菱被莫蓉扶着进了一个房间。

宴会还没开始,她却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且浑身无力,似乎是刚才喝的那杯鸡尾酒度数太高了?

莫蓉忙叫人帮忙开了间房,扶着她过来休息。

让她躺在床上,莫蓉摸了摸她的额头,柔声道:“菱菱啊,你好好睡,等宴会结束了我们就来接你。”

唐菱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却敏锐的听出她这温柔声音中透出的尽是冰冷。

她抬了抬眼皮,想看看她的脸色,可眼前全是晃动的影子。

莫蓉很快起身出去,唐蓁站在房间门口朝里瞧,眼底带着兴奋的笑,着急的问,“孟家那老头儿什么时候才来啊?”

她已经等不及看好戏了。

莫蓉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唐菱,冷冷勾唇,“快了,我们先下去,等到时间再带人上来就行,免得被人怀疑。再来你也该好好同其他家的人认识认识了,年纪不小,也该找男朋友了。”

“我才不急呢,那些男人哪里配得上我?”

说着这样的话,唐蓁却想起不久前见到的那个男人,俊美如神,高高在上。

她眼底闪过征服的欲望,似乎也只有那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两人说着话,将房门关上。

声音被关在了门外,房间里只剩下唐菱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太阳穴处的经脉跳动着疼痛,整个大脑都是晕的。

眼前迷蒙,落进耳朵里的声音也成了噪音,她却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孟家那老头儿”几个字。

孟家。

孟?

唐菱有瞬间的激灵,想到了梦中男人说的话,忽然有不好的预感蔓延上来。

那个在她看来很羞耻的梦,在此刻似乎成了什么箴言。

稍有不慎,她就会万劫不复。

这瞬间的清醒让唐菱咬紧了牙根,指甲在掌心用力戳了两下,疼痛让她更清醒了。

她从床上翻滚下来,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跑。

没跑两步,身子一歪软倒下去,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一声闷响。

一阵阵白光在脑子里炸开。

唐菱虽然没经过情事,可她梦见过啊。

这感觉熟悉的她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又身在梦中,且还更强烈。

她很害怕,目光移动间却忽然看到什么,原来刚才她撞开了洗手间的门。

唐菱没有再犹豫,用尽了全力爬起来,踉跄着进了洗手间。

她眼前模糊,凭着本能和感觉找到淋浴的隔间,拧开了花洒的开关。

冷水兜头淋下,她禁不住抖了抖,终于彻底失了力气,沿着墙壁跌坐在地。

抱着自己的膝盖,将脑袋埋在膝间,任由冷水冲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片刻,水忽然停了。

唐菱从膝间抬头,目光迷茫的看过去。

水珠落进眼睛里,她眨眨眼,隐隐约约间看到面前似乎站着个人。

她看不清楚来人的模样,却下意识害怕直朝后退。

然而她本就已经靠在墙上,这一退,只让脑袋在墙上狠狠一撞。

喉咙里发出了“唔”的一声,她紧咬着唇,疼得眼泪落了下来。

接着她便听到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很不满,“你怎么这么蠢?”

唐菱呆了几秒,这个声音?

她像是忽然得到了某种力量,弹跳起来毫不犹豫的朝面前人扑去,像只归巢的鸟儿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呜呜咽咽的哭诉,“你怎么才来呀?”

她都快吓死了。

薄慕寒,“……”

在她扑过来的那瞬间,他条件反射的想将她一把推开。

然而当她娇软的身子靠进怀里,身上淡淡的花香传入鼻息后,他僵住了。

在梦里他倒是抱过她无数次。

可在现实中,抱女人这种事,是他生平第一次。

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他垂眸看怀里可怜兮兮的女人。

她全身已经湿透了,头发黏在一起,还在滴答掉水。

脸上的妆花了,眼下晕了团黑黑的东西,像只脏兮兮的小猫,让人嫌弃。

而这小猫没有丝毫自觉,还在不断朝他怀里钻,娇声怨怪他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认错人了,却忽然想起了梦中的事。

梦中她似乎是已经结婚,因为他总是让她跟姓孟的离婚。

想到这里,薄慕寒心底一惊,难道梦里她嫁的就是孟则成那老不死?

可如果是那老不死,有什么值得她一直不离婚的?

还有,他如果真想要他们离婚,还需要她同意?

孟则成敢抢他要的人?

薄慕寒正思索,怀中的唐菱却已经忍受不了了。

冷水只能压住一时,转瞬却好像更加厉害。

而他的怀抱比冷水更让她觉得舒适。

只是他偏偏不像平时那么主动,站着一动不动,让她无措。

她只能自己寻找让自己学着他平时在梦里亲吻她的样子去亲他。

薄慕寒没有喝酒,此刻周身却也冒出了一团火,被她撩的。

他咬紧牙根盯着怀里胡作非为的女人,喉结滚动,出口时声音沙哑到不行,“你想做什么?”

唐菱从他颈上抬眸,用那双迷茫的眼看着他,轻咬着红唇羞涩软语,“我想让你疼疼我。”

她的语气甚至还有些委屈,以往她说不要,他非来。

总是用那种低哑暧昧的声音跟她说,“宝贝乖,让我疼你。”

可现在她这样难受,他却只冷眼旁观。

她分出一丝心神埋怨:幸好这男人只是她梦中的人,要真是她男朋友,她不得气死呀!

薄慕寒哪里知道她的想法,他垂眸看着她雾蒙蒙的眼,含情脉脉,婉转勾人。

就算这样狼狈,她也美得让人心惊,更添了几分招人怜爱的脆弱。

薄慕寒眼底漆黑,两指捏住她的下颚,“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后悔。”

话落,他不等她回答,低头吻住了她。

又甜又软,比梦里的滋味儿更美。

他知道她这会儿其实已经迷糊了,却觉得这不能怪他趁人之危,没有男人能拒绝这样的女人。

何况,她本来就是他的。

他们已经做过了无数次,他熟悉她身体的每寸肌肤,了解她身体的每处敏感。

他径直将她托抱起来,像抱小孩儿的姿势,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抱回了房间。

她身上湿透的裙子被他撕成了两片飘落在地,他抱着她倒在那张洁白的大床上。

吻没有停,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比梦里更主动。

她的肌肤比梦里更软更嫩,滑不溜秋的。

他一只手在她肩膀上抚弄,一只手落在自己的衬衣纽扣上。

薄慕寒正准备将自己身上被她弄湿的衬衣脱掉时,房间门却忽然被人推开,伴着女人故意提高的声音,“菱菱,你好些了吗?”

他眼底忽冷,迅速拉起被子将唐菱紧紧包裹起来,转头朝门口看去。

在他包裹住唐菱的同时,门被彻底推开,好几个女人探着脑袋看进来,当先的便是莫蓉。

她一脸温柔的笑,眼底却始终是冷的,甚至还带着几分期待。

她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尖叫才能吸引更多人过来,然而刚张了嘴还没发出声音,便僵在了原地。

她的反常让唐蓁有些疑惑,她们先前说好的可不是这样。

她忍不住上前,“妈,怎么……”

话还没说完,她看到了一双漆黑凉薄的眼。

唐蓁也僵住了。

怎么会是他?

不等她们反应过来,薄慕寒开口,声音像是沁了寒冰,“滚!”

唐蓁颤抖着,没有动。

她甚至想冲进去将男人拉起来看看,看看被他护在身下的贱人到底是不是唐菱?

不,不是的,肯定不会是唐菱的。

只她脚下刚动,就被一道大力拉了出去,房间门在她面前砰的关上。

唐蓁瞪大眼,苏循带着几个保镖将她们几人围了起来,对着她们勾唇冷笑,“薄三爷的房间你们也敢闯,不要命了?”

莫蓉忙道:“抱歉,我们不知道薄三爷在里面,我以为这是,这是我女儿的房间。”

哪怕她见多识广,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里面的男人怎么会变成了薄三爷。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唐菱呢?

孟则成呢?

其他几个被她们母女拉过来看戏的女人也是战战兢兢,她们虽然都是豪门贵妇,可她们那些家庭比起薄家来那就实在是不够看。

更何况,里面那男人还是薄家最不好惹的薄三爷。

几个人看莫蓉母女的眼神都带上了怨怼,自己找死就算了,竟然还敢拉着她们一起来!

好在苏循并没有真的跟她们计较,只挥了挥手,“知道错了就快滚,等薄三爷忙过了,你们可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几个人也的确不敢再留,他这话一落,就慌忙离开。

唐蓁倒是不想走,死死盯着房间门,最后是被莫蓉拉扯着一步三回头的走远了。

等她们的人影都消失,苏循这才挑眉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

心底啧啧感叹。

平时冷静得像是机器的薄慕寒,竟然也会因为一个女人失去控制。

他久经欢场,当然看得出房间里那假戏真做的场面。

薄慕寒估计已经忘了,他还在等着人来捉奸呢。

苏循勾唇笑了笑,对几个保镖道:“看好了,这次可不许再让任何人打扰了三爷的好事,知道吗?”

保镖点头应是,苏循这才笑着离开。

他的红颜知己可还在等着他呢,看来,也该先开个房间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第4章 唐菱,你要跟我结婚吗?

然而薄三爷的好事注定是进行不下去了。

被人打扰了兴致,薄慕寒也已经冷静了许多。

他翻身躺倒在床,闭上眼揉揉眉心,隐隐烦躁。

被人稍稍撩拨就失去理智,对他而言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现在到底不是在做梦,他怎么还能像在梦中一样毫无顾忌呢?

就这么躺了差不多一分钟,他终于彻底冷静了,也终于察觉到不对。

旁边的人,好像太安静了些?

薄慕寒睁开眼转头,便见旁边被子里拱起一团,却一动不动。

太阳穴一跳,他慌忙将被子拉开,便瞧见那张已经憋得通红的脸。

甚至她身体的皮肤都已经泛了红,整个人蜷成一团,像是已经被煮熟的小虾子。

许是因为窒息憋闷,又许是因为药效太烈实在熬不住,她此刻显然已经晕厥。

薄慕寒脸色极为难看,忙打电话叫私人医生马上过来。

好在医生也在酒店随时候命,不过五分钟就按响了门铃。

薄慕寒已经替唐菱穿上了酒店的浴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沉着脸抽烟。

阴鸷的目光看向床上安静乖巧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心口微弱的起伏,当真让人怀疑她已经没了生息。

薄慕寒周身气息有瞬间暴虐,唐家和孟家很好,竟然拿这么烈性的药来对付一个小姑娘。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梦,如果不是在酒店门口听到了她的声音认出了她,或许她此刻已经……

想到这里,薄慕寒又想到之前调取的监控,在酒店门口,唐菱是被她身边那女人推了一下。

他眯起狭长漆黑的眼睛,拿出手机打给苏循,声色冷酷,“如果我没记错,唐家还有个女儿是不是?”

正搂着情人准备进房间的苏循打了个冷战,“嗯,叫唐蓁,是唐元跟莫蓉的亲闺女,就是今天跟着过来的那个。”

薄慕寒的声音更凉,“唐家和孟家不是想结亲吗,既然这样,这婚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是不是?”

苏循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扯扯嘴角应了下来,拍拍身边女人的脸转身去办事了。

暗自感慨,就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薄三爷。

不过他并没有同情,这叫什么,报应!

外界发生了什么唐菱一无所知。

她脑袋昏昏沉沉的,随后身体却变得轻飘飘,就连魂魄似乎都飘了起来。

耳边是自己低低痛哭的声音,哭得很惨,让她连魂魄都感觉到了疼。

紧接着,是许多人的声音,嘈杂凌乱,一股脑的朝她耳朵里灌。

然而其中最多的,就是她那爸妈还有姐姐的声音。

“啊——死人了——”

“是唐菱杀的,她杀了人!”

“菱菱,你也别怪爸爸,你这可是谋杀!那么多人都瞧见了,爸爸也帮不了你啊。”

“我早就说了,贱人的种能种出什么好东西,不过就是个小贱人罢了,落到现在的下场,也是活该!”

“本来呢,只是想让你跟他结婚,没想到你竟然能杀人?唐菱啊,这可是你自己选的路,怪不得别人啊。”

“你也真是犯贱,你杀了他做什么呢?虽然他年纪是大了点,不过好歹有钱啊。何况,你这张狐狸精一样的脸要是去了监狱,怕就不是伺候老头子那么简单了。监狱里的犯人可个个都比孟家那老头儿厉害,你就自求多福吧。当然,姐姐也会让人好好关照你的。”

“……”

这些声音像是刀子般,一刀刀在她身上刮。

唐菱睁大了眼,浑身都在发抖,就在她绝望到极点时,一道清润的男声落在耳边,他说:

“我可以帮你,只要你跟我结婚,我有证据能替你证明他不是你杀的。”

“唐菱,你要跟我结婚吗?”

唐菱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可喉咙动了动,嘴唇颤抖,还是下意识就想说出一个好字。

不管他是谁,她都愿意跟他结婚,只要别让她坐牢。

可她的声音还没发出来,一道如寒冰雷霆的声音劈头炸响,“你敢答应他,我让你们去地狱结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