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种力量》黑暗天空的小说,李荔,叶峰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第六种力量

作者:黑暗天空

主角:李荔,叶峰

类型:都市

简介:蓝星灵力复苏,原本苟延残喘的妖魔鬼怪满血复活,肆虐人间。
得第六种力量传承的李荔只想放飞自我,可实力不允许他低调,只能勉为其难地······

第1章 吊坠

满目疮痍的大地上。

赤着双脚的李荔艰难地奔逃,他的力气已经耗尽,每迈出一步,都非常艰难,随时都会倒下。

他身后不远处的半空中,一黑一白两条鱼紧紧地跟着。

完全张开的嘴大小已经超过鱼头本身。

细长尖利的牙齿、大滴口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滴落。

奇怪的是,这两条鱼都只有一只眼睛,黑鱼的眼睛在身体左侧,白鱼的眼睛在身体右侧。

而且眼睛的颜色和身体的颜色截然相反,黑鱼的眼睛是白色的,白鱼的眼睛则是黑色的。

李荔大口喘息着,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

汗如雨下的他衣服早就湿透了,为了不让汗水迷住眼睛,他不得不用早已经湿透了的衣袖不断擦拭。

···

终于,李荔没能再次把脚抬起来。

见他不动了,两条鱼突然加速一左一右朝着他的头咬了过来。

“啊——”

尖叫一声之后,李荔发现自己在做梦。

见周围的读者都盯着自己,李荔侧身扶着身后的书架站了起来,把手里的书插进原来的地方,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施施然地离开了。

没走几步,他就打了个激灵。

书城里的空调很足,衣服被汗水浸湿透了被空调一吹,绝对是透心凉。

梦境非常真实,醒来之后,所有的细节都历历在目。

压根就不像是做梦,而是亲身经历。

同样的梦,他一直在做,以至于他都记不清是多少次了。

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这两条有着尖利牙齿的鱼距离他超过一百米。

他虽然很快就被吓醒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人一辈子,就没有不做噩梦的。

三个多月后,同样的梦又出现了,还是那个场景,可两条鱼距离他好像近了一些。

之后的梦境里,两条鱼距离他越来越近。

除此之外,每次噩梦的间隔越来越短。

上一次做噩梦是两天前,两条鱼和他也就在咫尺之间。

大白天做噩梦,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关键是他来书店是学习的,选了一本美术方面的书就坐在地上背靠着书架看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走出书店,李荔转身就看到了正放声大笑的小舅子叶峰。

他下意识地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可是叶峰已经发现了他,立刻招呼身后的两个马仔李刚和冯晓凯:“抓住他!”

作为一个资深宅男,李荔的身体素质根本就拿不上台面。

因此,他只跑了几步,就被两人抓住了。

他们站在李荔的身后,分别抓住他的一条手臂。

李荔奋力挣扎,却一点用都没有。

叶峰快步走过来,抬手就是一记耳光:“还敢跑!”

李荔没说话,猛地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液喷了叶峰一脸。

叶峰用力抹了一把脸,看了一眼手掌,然后猛地往地上甩了一下。

咬牙切齿地说:“有种。”

随即,他的话锋一转:“只要你答应跟我姐离婚,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请你不要干预我的家事。”

“这么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除非是你姐提出离婚,否则,想都别想。”李荔的脸上全都是倔强。

“哟吼,还挺硬气。”

说话的时候,叶峰一拳打在了李荔的肚子上。

李荔本能地弯下腰,可是他的手臂被人抓着,腰根本就弯不下来。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李荔嘴一张一合,继而就满头大汗,五官也因为痛苦而紧蹙在一起。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你打死我,你姐就是寡妇!”

叶峰的脸色一变,两只拳头轮番砸在了李荔的肚子上。

李荔紧咬牙关,就是不求饶。

叶峰一发狠,右拳砸在了李荔的心口。

“哎呦——”

叶峰惨叫了一声,他的手被什么硌了一下。

硌着叶峰手的是打小就在李荔脖子上的灰不溜秋的石头吊坠。

叶峰这一拳力量很大,吊坠直接嵌入皮肉之中。

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吊坠突然开始汲取鲜血。

吊坠在吸血的过程中迅速没入李荔的身体,完全没入之后,并没有在那里停留,而是进入了李荔的识海。

此刻,吊坠也不再是灰不拉几的模样,而是一颗完美的就像是艺术品一样的太极球。

一黑一白两条纯色阴阳鱼纠缠在一起,却泾渭分明。

黑色区域发出纯黑色的微光,白色区域发出纯白色微光。

两种颜色的光也是泾渭分明。

两种颜色的光越来越强烈。

在光的照耀之下,李荔的识海快速扩张,识海壁障也在以一种无法理解的速度加固着。

太极球发光之后没多久。

金川市日盟总部,盟主赵虎察觉到了异常,立刻把手伸入领口,掏出了太阳吊坠。

看到吊坠发出的淡金色光,他的精神顿时就是一振。

与此同时,望江市月盟总部,盟主王雯手里正握着一枚发光的半月吊坠。

大石市星盟总部,盟主曹子刚手里拿着一枚发光的星星吊坠。

没过多久,两人就接到了赵虎视频通话的请求。

“李家的传承者出现了。”

“多少年了,我以为李家人已经不在了。”曹子刚说。

“既然出现了,那就按照先前商量好的计划来,尽快把人抓住逼问出传承,然后利用他的血脉打开那里,拿走属于我们的东西。”王雯如是说。

“快点把你的罗盘拿出来定位。”赵虎催促道。

“罗盘不在跟前,我这就去拿。”

忘川市西南锦溪县南边的大李庄是李荔的老家。

之所以叫大李庄,是因为村子里除了几家外来户,其余的都姓李,都是一个祖宗。

村子中心是李家祠堂。

祠堂里供奉的是一个石雕中年人,他是李家先祖。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李家子孙都称之为老祖。

此刻,李家老祖的雕像左眼射出一道黑光,右眼射出一道白光。

两道光很轻易的就穿透了门头上方的墙壁,然后没入虚空之中。

数秒钟之后,一道黑光,一道白光,裹挟着一道柔和的白光从天而降没入了李荔的头顶心。

近在咫尺的叶峰三人顿时就惊住了,都认为是错觉,狠狠地揉了揉眼睛。

他们揉眼睛的时候,三道光冲入太极球。

太极球立刻就爆开了,海量的能量涌入李荔的魂魄和身体,导致他里里外外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叶峰给他带来的伤分分钟就痊愈了。

除此之外,他的身体素质正在以几何倍数提升。

他也体验到了拥有力量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爆炸造成的混沌很快消散,一个中年人在原本太极球所在的地方打太极。

打太极的中年人面容跟大李庄祖祠内的雕像完全一样。

虽然李荔没有关注,可是中年人的动作全都印在了他的魂魄之上。

中年人的动作无穷无尽,李荔魂魄上的印记开始叠加。

未几,裹挟柔和白光过来的黑、白光分别没入李荔的双眼。

强烈的不适,使得李荔本能地把眼睛闭上了。

他这边闭上眼睛,一条黑色的鱼进入他的左眼瞳孔,右眼瞳孔内也同时进入了一条白色的鱼。

黑色的鱼是太极里的阴鱼,白色的鱼是阳鱼。

李荔的瞳孔内,阴鱼和阳鱼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在里面畅游。

因为没有后续,叶峰认为是错觉,见李荔没有屈服的意思,他扫了一眼被太极球硌伤了的右手中指指背。

恶向胆边生,左拳朝着李荔的鼻子砸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李荔的眼睛睁开了。

他的眼睛里射出了两道精光,左眼射出的是黑光,右眼射出的是白光。

除此之外,他的左眼漆黑如墨,右眼一片雪白,都没有丁点杂色。

叶峰顿时就是一愣。

李荔的眼睛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不过,要是有人盯着他的瞳孔,就能看到阴鱼和阳鱼在里面游的非常欢实。

李荔看到每个人身上都有光。

不同的人,身上的光颜色也不一样,有纯色的,有杂色的。

就是同一个人,身上的光强度也不尽相同。

除此之外,他的脑子里还多出了很多讯息,讯息太多了,以至于脑子有些懵。

李荔没有研究,也没有整理,因为他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拳头,抬脚踹在了叶峰的裆部。

还没回过神来的叶峰惨叫着蹲了下来,双手捂着那里,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抓住李荔手臂的两个人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荔的双肩一抖,两条手臂往前抡起。

两人被他摔在身前的地上。

对于这个结果,李荔很是意外。

他想要摆脱两人的时候,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一个太极动作,下意识地就照着做了。

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知道一切都是吊坠带来的,李荔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决定把眼前的事情处理掉,然后赶回家整理收获。

这么想的时候,他快步走到叶峰跟前。

被痛苦和难受折磨的叶峰看到脚尖,本能地抬头,看到居高临下的李荔。

顿时就紧张起来:“你想干什么?”

说话的时候,他顾不上裆部的不适猛地坐了起来,死死盯着李荔,一脸的戒备。

平日里的高傲和嚣张一点都没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六种力量》<<<<

第2章 打屁股

李荔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峰:“你刚才打的很爽吧?”

“你要是敢朝我动手,我就,我就告诉我姐!”

叶峰说话的时候,一脸的色厉内荏,不过,他随即想到了姐姐,胆子又大了几分,勇敢地迎上了李荔的目光。

看到他的反应,李荔笑了:“我不打你,不过,我会给你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叶峰没忘记自己以前是怎么对待李荔的,以己度人,他也不会认为李荔会轻易放过他,下意识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却看到李荔快步走到不远处的绿化带,掰了一根树枝,一边往回走,一边掰掉前端的枝杈和细嫩的部分,还有一些碍事的树叶。

看到他手里的枝条,叶峰顾不上身体不适,爬起来就跑。

可是他刚跑了两步,就被追上来的李荔一脚踹在了屁股上,打了个踉跄之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李荔没有去管他,转身朝着李刚和冯晓凯走去。

两人被摔的有些惨,好半天都没能动一下。

看到走过来的李荔,他们的脸上浮现出了惊恐。

“你们去把他的衣服扒了。”李荔指着叶峰命令道。

两人都没动弹。

李荔手里的枝条立刻就朝着两人劈头盖脸地抽了上去。

剧痛让两人惨叫不已,有心想要认怂,可每次张嘴说话之际,都被树枝把话抽了回去。

终于,受不了了的冯晓凯不去管疼痛大喊一声:“别打了,我答应!”

李荔这边停下来,两人就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叶峰那里,动手扒他的衣服。

仓促之下,根本脱不掉,干脆动手撕。

反应过来的叶峰死命护着,却无济于事,于是,他冲着李荔破口大骂起来,什么难听骂什么?

结果被李荔一棍子抽在嘴巴子上,顿时就老实了。

不过,他眼睛里的仇恨却浓郁到了极值。

李荔直接就无视了。

两人扒光了叶峰的衣服后,立刻就看向了李荔。

“把自己衣服也脱了!”

看到李荔抖了抖树枝,两人不敢违逆,只好照做。

期间,想要磨叽一下,李荔右手拿着树枝敲击左手掌,连忙加快速度。

李荔拿走了三人的衣服和手机,拐入另一条街道之后,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树枝被他留了下来拿在手里摆弄着玩。

没走多远,他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徐雯雯和赵海棠。

两人是他老婆叶馨最好的闺蜜。

跟叶家的人一样,她们也对叶馨嫁给一无是处的李荔感到不值。

叶馨不但漂亮、家世好,能力也非常优秀,读硕士的时候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博士毕业的时候,公司已经发展成了大型集团。

反观李荔,高考的时候凭借美术特长上的艺术类院校,毕业后,靠画漫画糊口。

家里的生活来源是父母承包的小农场。

按理说,情况如此悬殊的两个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盖是因为两人的父亲是战友,李荔的父亲李步凡在战场上救了叶馨父亲叶广之的命。

事后,叶广之一力促成了这门亲事。

去年初,李步凡重病,希望临终前看到儿子结婚。

李荔和叶馨结婚后不到半年,他就与世长辞。

两人结婚前没有爱情,婚后没有感情,有的只是年轻男女的生理需求,因此,他们完美地诠释了相敬如宾这个典故。

所以,徐雯雯和赵海棠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尝试拆散他们。

有鉴于此,李荔对两人的观感非常恶劣。

因此,李荔直接把目光转向了别处。

尽管如此,两人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徐雯雯盯着李荔的眼睛诘问:“李荔,你明知道自己配不上叶馨,为什么还死皮赖脸地拖着叶馨?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

“以他这么厚的脸皮,怎么可能会主动离开叶馨?”王雯一脸嘲讽地说。

“常言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们这么缺德,就不怕将来生孩子没屁眼?”

“你说谁缺德呢?”赵海棠说话的时候,挥舞着双拳。

“两个没男人要的单身狗不趁年轻赶紧脱单,居然还操心别人家的事,谁给你们的底气?”

随即,他的话锋一转:“我知道了,你们那个方面的取向有问题,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锲而不舍地拆散我们,啧啧,你们真是太恶心了,不行,我得跟我老婆提个醒,让她远离你们两个卑鄙龌龊的女同。”

两人被这句话彻底点燃了。

实力比较强的徐雯雯抬脚就朝着李荔的肚子踹了过来。

搁在以前,李荔肯定是避不开的。

可是此刻,他清楚地看到徐雯雯动作的每一个细节,而且,他的脑子里自动出现了一个太极动作。

他立刻就照着做了。

只见他身形一晃,就从徐雯雯的左手边绕到了她的身后。

右手一甩,啪的一声,树枝抽在了她丰润的屁股上。

“啊——”

徐雯雯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左手本能地摁在了屁股被抽打的部位。

李荔朝右横移了半步。

失去了李荔踪迹的赵海棠正要转身,屁股也被抽了一下。

一声尖叫后,她也捂着屁股在原地跳了起来。

原本只是随手一下,看到两人的样子,李荔的恶趣味上来了,他要把以前积攒的恶气给出了。

抡起枝条轮番抽在两人的屁股上。

随着李荔对太极运用越来越娴熟,两人无论怎么努力躲闪都没用。

接连抽了数十下之后,李荔扔掉了树枝,警告说:“下次再敢破坏我们夫妻关系,我就把你们先奸后杀!”

丢下一句话后,李荔随手丢掉枝条,拍了拍手后就离开了。

他走出老远,才听到赵海棠歇斯底里地尖叫:“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此时此刻,李荔的心境古井无波。

他知道三人肯定不会罢休的,可是他并没有后悔,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的。

他早就受够了他们,之前是没有实力,所以只能忍着。

实际上,离开徐雯雯和赵海棠之后,李荔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她们的位置。

他在观察路人身上的光,同时也在整理脑子里多出来的讯息。

未几,看到前面一辆出租车正在下客,李荔快步走了过去。

坐进出租车,报了目的地,李荔就靠在座椅上闭目整理讯息。

这个时候,月盟的王雯借助罗盘锁定了目标位置——忘川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六种力量》<<<<

第3章 承认

李荔在家洗澡的时候,叶峰抱着母亲的腿控诉他的罪行。

“你给我说老实话,到底是谁羞辱你的。”

见母亲不相信自己,叶峰更委屈了。

“不信你问问李刚和冯晓凯,对了,你可以去调那里的监控。”

听他说的言之灼灼,何晓兰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说他手无缚鸡之力有些夸张了,别说是打你们三个,随便一个他都打不过吧?”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了,我看到有光钻进他的身体,然后他就变得厉害了。”

何晓兰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胡说八道,我看你就是苦肉计!”

叶峰先是一怔,继而就嚎啕大哭。

想要解释,却想到母亲的话语,张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看到他的样子,何晓兰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不忍,继而就是怜爱。

“真的是他?”

听出了母亲话语里的怀疑,叶峰哭的更伤心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快起来。”

叶峰并没有起来,依旧死死地抱着母亲的腿,抬头看着母亲,泪眼婆娑地说:“妈,你可得为我报仇啊!”

“不管是谁,我都会给你报仇的!”

说话的时候,何晓兰杀气四溢。

得到了母亲的允诺,叶峰并没有多少欣慰,反而哭得更伤心了。

今天之后,他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根本没脸再见那些狐朋狗友。

就在这个时候,何晓兰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立刻接通了电话。

“我是何晓兰。”

听了电话那头的叙述之后,何晓兰的脸色阴沉的厉害,眼睛里全都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挂断电话后,见儿子还抱着自己的腿,俯身抓住他的手臂,柔声说:“我不但要让他跟你姐离婚,还要他给你下跪道歉。”

顺势站起来的叶峰本能地要用衣袖擦拭泪水,结果擦拭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穿的是短袖T恤。

何晓兰抽出一张纸巾帮他擦眼泪。

她小腿裤管上的眼泪和鼻涕被她无视了。

安慰好儿子之后,何晓兰立刻就给女儿打电话。

“妈,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我不是这意思。”

电话那头的叶馨正要解释,母亲紧跟着又说:“李荔把小峰给打了,还在大街上把他的衣服扒光羞辱——”

“不可能,妈,你别听小峰胡说。”叶馨打断了母亲。

“怎么?你不相信我?”

“妈,这不是我信不信的事情,而是李荔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大街上那么多人,还有监控为证,你还要什么证明?”

“我来问他。”

“他敢承认吗?”

“有证据在,他肯定会承认的。”

“如果最终证明我说的,你会跟他离婚吗?”

叶馨沉默了数秒,才说:“到时候再说吧。”

挂断电话后,叶馨立刻就给李荔打了过去,却没人接听。

接连拨了三次,都因为没人接听而被系统自动挂断后,叶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与此同时,医院的治疗室内,屁股上涂抹了消炎止痛药膏的徐雯雯和赵海棠正趴在双人间的病床上。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些时间,可两人的脸上的愤怒和杀意却依旧很浓郁。

实际上,她们的心境还稍稍好转了一些,先前在大街上被人围观的时候,两人想死的心都有。

其实,这也正说明李荔的心压抑得太久了,有了力量之后,他彻底放飞了一下自我。

“我决定了,那个王八蛋必须死!”赵海棠咬牙切齿地说。

“叶馨怎么办?”

“她要是不离婚,我就跟她绝交!”因为愤怒,赵海棠的声音有些尖利。

徐雯雯点点头,然后说:“我觉得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对,先让他尝尝满清十大酷刑!”

“那个,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情况告诉叶馨,让她先把婚离了,毕竟是多年的朋友,我们也少了一些顾忌。”

“会不会太丢人了?”

“你以为我们不说,她就不知道了?”

徐雯雯立刻就想到了现场围成一圈的吃瓜人,伸手拿起手机,翻出叶馨的号码拨了过去。

正犹豫着要不要重拨的叶馨看到徐雯雯打来电话,立刻就接通了。

“雯雯,在干嘛呢?”

“在医院。”

叶馨先是一愣,继而就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被你丈夫打的。”徐雯雯没好气地说。

虽然知道跟叶馨没关系,可是她还是没来由的很生气。

盖是因为对方是仇人的枕边人。

叶馨又愣住了,没等她开口问,徐雯雯就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了她。

临了,徐雯雯说:“我和海棠说好了,你要是不答应离婚,我们就绝交!”

犹豫了一下,叶馨说:“我来问问他。”

“你这是不相信我了?”

“你们放心,我肯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最好快点,我们等不了太久的。”

“嗯。”

看着电话被挂断,叶馨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然后才点开手机屏幕再一次拨打李荔的电话。

这一次只响了两声,就被接听了。

“你回来了?”

“我明早的飞机,中午到家。”

“有事吗?”

“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在洗澡。”

“我妈和徐雯雯给我打电话了。”

“是我做的。”

打电话之前,叶馨已经想好了腹案,唯独没想到李荔居然直接就承认了,以至于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见她好半天都不说话,李荔又说:“我明天要回家看看我妈,离婚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

“为什么?”

对于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李荔没有问仔细,而是说:“一直以来,我受够了他们。”

随即,他的话锋一转:“没事我挂了。”

等了数秒,也没有听到叶馨说话,李荔看了一下手机屏幕,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关掉手机,关灯躺下,闭上眼睛开始整理脑子里多出来的讯息。

很快的,他就震惊了。

因为讯息来自自家老祖李沧海。

老祖只是表明了身份,没有给他多余的身份讯息。

随着整理的深入,他也明白了每个人身上的光是怎么回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六种力量》<<<<

第4章 逆天的后果

这个世界有五种基础灵力:金、木、水、火、土。

也就是五行。

金属性体质的人散发出的光是白色,木属性是青色,水属性是黑色,红色是火,黄色是土。

然后就是至少两种属性混合的杂属性。

根据混合的基础属性种类和比例,杂属性的种类不胜枚举。

一般来说,每个人身上发出的光颜色应该是均匀的。

可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

人的健康状况会导致器官和身体部位强弱不均,光自然也就出现相对的强弱区域。

他能看到人体散发出来的光,是因为先祖修出的阴阳鱼和一道原始光改造了他的身体。

那道原始光是先祖捕捉到封印起来的,他激活了传承之后,阴阳鱼就去将其带过来送入他的身体。

在武道上,先祖李沧海就只留下毕生最高成就——太极。

不是说李沧海不会别的,而是因为传承的载体的限制,讯息的种类多了,会导致混乱,反而会弄巧成拙。

为了保证讯息的完整性,他连多余的话都没留下。

尽管如此,李荔也用了一晚上才整理好。

早上起来的时候,脑仁还有些胀。

整理完成之后,原本印在他魂魄上的太极动作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如果说原本是图画,现在则成了动画片。

次日早晨。

天还没亮,李荔在院子里练起了太极。

虽然太极的动作已经胸有成竹,可是他的肢体却做不出来。

咬牙坚持的结果就是没多会儿,他就满头大汗。

虽然他的做不出相应的动作,可他的心法没问题。

没过多久,周遭的灵力就从毛孔进入身体。

灵力进入身体之后,肌体的疲倦就快速消退。

在太极心法的作用下,灵力被凝练成了真气。

真气出现之后,李荔就感受到了经脉。

真气刚出现的时候,很是稀少,只能在经脉中无序飘荡。

大约一个小时的样子,初具规模的真气汇聚成了涓涓细流。

真气流一出现,就按照心法的路线在经脉中披荆斩棘。

附着在经脉壁上的杂质在真气的不断冲刷下逐渐脱离,然后被带走。

真气流没走多远,就被前方一个瘀堵的窍穴挡住了去路。

因为这里是心法上的必经之路,所以,汇集的真气也越来越多。

冲刷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十多分钟后,那里出现了一道裂缝。

裂缝一出现,瘀堵在那里的杂质就像是被洪水冲垮的大坝一样决堤了。

冲开了一个窍穴之后,真气流的速度突然快了一些。

究其原因,是灵力涌入的速度提升导致的。

没多久,真气流的前端又被一处窍穴挡住了去路。

这一次开道的速度快多了,比刚才减少了三分之一时间。

灵力涌入的速度再次提升。

到第十个窍穴的时候,真气流基本上没怎么冲刷,而是直接就冲开了。

之后,真气流以摧枯拉朽的态势接连凿穿了十四个瘀堵的窍穴。

李荔很享受这种势如破竹的感觉,他想一鼓作气地将所有窍穴都凿开。

可是骤然出现的强烈饥饿感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这种低血糖发作一般的饥饿感让他全身没力气,还伴随有严重的心慌。

他不得不结束晨练,快步赶去了厨房。

打开冰箱,一口气喝光了一桶酸奶,感觉才好些。

又拿了个大苹果,在水龙头下随意冲洗了之后就啃了起来。

吃完苹果,虚弱感才消失。

他这才发现身上的味道有些难闻,然后就看到了身体表面附着的黑褐色污渍。

抹了一些送到鼻孔下面,本能地就要呕吐,连忙拿开。

抬头看了下时间,正好七点半,接近三个小时。

他这才意识到冲开窍穴的速度并没有感觉的那么快。

依照这个速度,全身七百二十个窍穴得一个月才能全部冲开。

不过,他认为后面会越来越快的。

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衣服上的污渍似乎洗不掉了,索性就找了个塑料袋装了进去。

足足吃了平日五份食量的早餐,才有吃饱的感觉。

坐地铁到汽车西站,从那里换乘前往锦溪县城的中巴车。

李荔乘坐的中巴车离开市区没多久,赵虎、王雯和曹子刚就在忘川市火车站汇合了。

王雯将罗盘递到两人面前。

扫了罗盘一眼,曹子刚立刻就问道:“罗盘是不是坏了?”

“先前李家的人刚激活传承,因为我们的传承和李家有渊源,所以罗盘上才会有反应,现在,李家的人已经掌握了传承,必须拿到李家传承者的随身物品才行。”

听了她的解释,曹子刚说:“那岂不是说罗盘没用了?”

“基本上没用了。”

“为什么不早说?”

“罗盘没用了,不是还有别的的办法吗?”

“什么办法?”

赵虎接过话说:“我们可以通过筛查身份资料来锁定目标。”

“万一他不是本地人呢?”

“那就去传承地等着。”王雯说。

曹子刚还想说话,赵虎先一步说:“抓紧时间筛查吧。”

“你们说李家的传承者会不会不姓李呢?”

“不可能,他们不是普通人,自然也就不会背弃祖宗。”王雯斩钉截铁地说。

曹子刚张张嘴,却没有说话。

两个小时后,李荔走进村口。

经过老瞎子家门口的时候,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正对门躺椅上的老瞎子。

老瞎子是盲人,村里唯一的五保户,据说是逃荒过来,然后就在这里落户了。

虽然是盲人,可是老瞎子却很神奇,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的眼睛是好的一样。

跟村里所有的孩子一样,李荔也求证过他是不是真的瞎子,结果答案是肯定的。

李荔总感觉老瞎子的眼睛虽然瞎了,却能“看”透人心。

每次见到老瞎子,他就感觉自己像是没穿衣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每次经过这里,都会本能地转头看一眼。

走过去的李荔没看到,老瞎子的脸随着他转动,直至他拐过那个山墙,才转回去对着前方。

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逆天行事是不行的,非但把自己搭进去,还把孩子给耽误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第六种力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