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嬗变》水木千禧的小说,阿强,来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紫嬗变

作者:水木千禧

主角:阿强,来果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身赋异能的紫菜,是新一代女王,却重生到孤儿身上,还被富家千金带去当了保姆。
房间里,大小姐问管家:
“我问你,我哥和那保姆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住在同一间屋子里,怎么会没关系?打!”
“我再问你,他俩是什么关系?”
“主仆关系”
“我哥从来就没把她当成仆人,宠她更胜过我,打!”
“最后再问你一遍,是什么关系?”
“情侣关系”
“两人是云泥之别,她怎么配当我哥的女朋友?打!”

第1章 新一代女王

苗家庄园。

阴暗逼仄的小黑屋里:

“我不服!不服!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服!就算做鬼,我也要日日夜夜向你们索命!”

紫菜的双手被捆着,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她的长发遮脸,完全看不清容颜,身体不断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不服?你偷了大小姐最心爱的东西,不把你扔去喂狗就算便宜你了。”

一个肥头大耳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努了努嘴,慢吞吞地说道。

他身上穿着纯色的管家短袖制服套装,纽扣绷得紧紧的,好像下一秒就要爆裂开来,身上那成吨的重量,感觉椅子都快要被他压垮了。

紫菜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狠狠的盯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她现在已经在他身上戳出几百个血洞了。

“我没有偷,是什么东西,值得我偷?”紫菜虽然浑身疼痛,但仍然强撑着抬起头,用骄傲的声调问道。

上辈子父亲把几万亿的财产全部转在她的名下,那满满几柜子的房产证和珠宝,她数都数不过来,看都懒得看。

她还需要去偷别人的什么劳什子东西?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那天早上只有你一个人在场,然后大小姐的珍珠项链就丢了,不是你是谁?人家的一根毫毛都比你值钱,还敢嘴硬?给我狠狠的打!”

管家站起来,对围在紫菜身边的四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吩咐道。

他是大小姐的专属管家,上面还有大总管,不过,那个老女人,他才不去管她呢,只要伺候好大小姐,他就万事ok了。

想到这里,他得意的把双手交叉放在身后,踱着方步慢条斯理地往门外走去。

于是,雨点般的鞭子落了下来,紫菜的身上立刻像被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起来。

“噗……”,一个什么奇怪的声音响起,接着奇臭无比。

紫菜感到身上的皮鞭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力度缓了下来。

一个肤色黝黑的壮小伙,登时呆呆地望着众人。

“阿强,你早上吃了臭鸡蛋吗?”另一个捂着鼻子叫道。

“没有啊,我就是比平时多吃了三碗小米粥和四个包子而已,”阿强愣愣的说道。

“你是猪生的吗?怎么那么能吃?”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和我妈就是属猪的啊,”阿强立刻高兴起来。

几个人被臭气熏得差点晕倒,都放下了鞭子,骂骂咧咧的走到门边去透风。

“妈的,一早真是晦气,这保姆上班第一天就偷东西,咱们小姐是不是眼睛有毛病啊?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人。”

“嘘~~,还要不要命了?大小姐的坏话你也敢讲?”

“谁不知道她那副德行?而且又不是当面讲,现在除了咱们弟兄几个,还有谁知道?”

一个赶紧往外边瞄了几眼,没见到管家的人影,他这才回过头,恨恨的说道:“就怕那个管家听见了。”

“那个狐假虎威的家伙,老子早晚要把他废了!”

“老大,还要继续打吗?”一个看着缩成一团的紫菜问道。

“算了吧,这个小不点犯不着咱们费神,阿强,把她的绳子解开,万一不小心弄死了也麻烦,我们先去打几场牌再说。”

一个年纪大一点的男人不屑地瞧了瞧娇小的紫菜,接着把鞭子收了起来别在裤腰上。

“好勒,”几个人都兴奋起来,提裤挠耳,摩手擦掌的,好象牌局已开。

那个叫阿强的,三下五除的把紫菜的绳子解开,然后几个人很快的溜出屋外,把门锁上了。

这时侯,紫菜才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她身上的衣衫已经被鞭打得破了好几处,那青白紫几种颜色汇集交杂,犹如一幅人体艺术油画。

她用手拔开遮在脸上的长发,露出清丽娟秀的脸庞,然后转动着手腕上一串晶莹剔透的紫色的碧玺,

这时侯,她的眼里突然闪出一道奇异的光芒。

她将中指和大拇指合并,结了个手印往身上一抹,那些伤痕一下子了无痕迹,显露出原来娇嫩白皙的皮肤。

而手腕上的那种碧玺,光泽度显得更加亮堂了。

紫菜出神的望着它,只要能找到相同的另一串,她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回到父亲的跟前,看看他身体怎么样了?还要去看看那对狗男女,是否被雷劈了没有?

她的上一世是千禧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大好青年,一身清白。

未婚夫原本是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当她去公司实习的时候,对她嘘寒问暖,细心呵护,于是她渐渐的被他的真情所打动。

虽然两人的身份悬殊,但她认为这个人勤奋上进,积极有为,值得托付,于是接受了他的求婚。

可是父亲坚决反对,说这人不可靠。

在与父亲交涉无果之后,她以死相逼,父亲最终只能同意了他俩的婚事。

本来以为两人从此将会过上甜蜜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在结婚当天,蹦出一个孕妇,说肚子里怀着未婚夫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让他给个交待。

父亲是有头有脸的人,当场就被气得脑溢血晕倒。

而她只是哭着质问了未婚夫几句,突然间就电闪雷鸣,一道闪电劈在身上,她轰然倒下,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现在这个鬼地方。

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她才22岁,从没做过一件坏事,结果就这么短命的结束了人生,看来果真如此。

据脑子里储存的记忆,她是新一代的女王,是异次元里皇位的继承人。

可是,她现在除了有些异能,而且还处在最初级阶段,这皇位要如何继承?王国在哪里?她一无所知。

其实这女王不女皇的,她并不在乎,坐上那个皇位肯定会有很多束缚,对她来说,自由才是最宝贵的!

但是,如果这一世的任务完成不了,自己不仅回不去,连性命都不保,她将会被锉骨成灰,永世不得轮回,

而且,异次元里的这个王国也会湮灭于世,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而自己,必须负起寻找和匡复的重担来!

上一世被欺骗背叛,刚到这里又被冤枉毒打,既然世间没天理,那么往后她就要靠自己讨回公道!

紫菜转了转有点酸痛的手,冷哼了一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紫嬗变》<<<<

第2章 成了猎物

穿衣室里,苗舒殊正在挑着衣服,圆圆的脸和贴耳的短发,让她看起来甜美动人,但脸上那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又丝毫没有一点书卷气。

“王妈,把我上次戴的那条发带拿来,”

“不是这个,是那个边上有个蝴蝶结的,”

“好的,小姐,”王妈连忙从屋子另一头的衣帽架上,另外选了一条发带过来。

她赶得气喘吁吁,房子太大了,今天她都不知道跑了很多趟了,都快要累成狗了。

不过,让她更郁闷的是,这样高强度的跑动,这一身肥肉却仍然稳如磐石的长在她身上,让她和管家两人被并称为“合肥”,成了大家的笑料。

苗舒殊怎么都找不到那件粉红色的礼裙,干脆象狗刨一样的钻进衣柜里。

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的扒拉出来往外扔,转头又从外面的衣服堆里,选了几件往回抛。

在一旁给她不停弯腰收拾的王妈,不仅捡得腰酸背疼,眼睛也都已经看花了。

“小姐,这不是您今天找不到的那条珍珠项链吗?”王妈突然眼前一亮,从衣服堆里看到有一串粉红色的珍珠。

“在哪呀?”苗舒看着眼前那一大堆衣服,眼光来回搜了好几遍,根本看不到在哪里?

“小姐,这里这里,”王妈小心的从衣服堆里抽出那条项链,苗舒一下子攥在手心里。

“小姐,您的珍宝那么多,这条好象很~~特别~~啊,”,王妈本来是想说“普通”,不过,这两字在即将说出口时,被她硬生生的嚼碎咽了下去。

“那是,”苗舒殊得意洋洋地把它放在脖子上面,左右比划着。

这是尚哥哥送给她的,她今晚就是要戴上它,在宴会上才可以向别人炫耀。

然而,配套的那件粉红色的礼服呢?到现在还找不到,她整个人又焦躁起来了。

“小姐,这样看来,那个保姆并没有偷项链了,”王妈想起了早上第一天来上班的保姆。

“我说她偷就是偷,怎么也得给来她点教训,以后才会服服帖帖的,”苗舒端详着项链,毫不在意的说道。

“是,是,”王妈一迭连声的应道。

苗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刁钻蛮横,谁也不敢惹她,在她身边伺侯的人早就都学精了,吃了暗亏就从别的地方薅羊毛薅回来。

不过,她人虽如此,可是对下人花起钱来,也是够爽快大方。

她给的工资非常高,在这里干一个月,能顶得上在别的地方干三四个月,

而且平时送东西也送得很随意,只要能把她伺侯得高兴了,每个月都能额外得到很多礼物,这些东西的价值加起来,也是工资的很多倍了。

看在钱的份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谁会跟钱过不去呀?家里那个老不死的,还在等她每个月寄钱回去呢。

折腾了一下午,苗舒殊终于另外选了一套礼裙,这时侯,王妈已经站得腿都发软了。

“把这套拿去叫人再熨一次,我等会就穿这件,”

“好的,小姐。”

苗舒殊走出了卧室,顺着旋转扶梯走到了楼下的大厅。

这时侯,管家胖嘟嘟的身体从大门外冲进来,犹如开过来了个火车头,巨型又冒着热气。

他见到苗舒珠,马上低着头,弯着腰说:

“大小姐,我已经叫人把那个保姆狠狠的打了一顿了。”

“嗯,那保姆招了没有?”

王妈捧着礼服正好走到苗舒殊的身后,她一下子瞠目结舌,刚才她不是把珍珠项链找到了吗?不过,她咬着舌头,告诫自己可千万别多嘴。

“还没有,不过……我看她身子板挺弱的,好象不太经打,怕再打下去闹出人命来,所以来请示您,”

“嗯,那就算了,先给她疗伤,等养好养肥了再来吧。”

苗舒殊的脸上浮现出一副猫抓老鼠的得意模样。

这个保姆是她每个月例行去孤儿院派送礼物时,顺便带回来的。

当时其它人都争先恐后的往自己身边围拢,脸上是兴高彩烈,把自己奉若天使的表情,唯有这个女孩子站在一边安静的等着。

她长得白净可爱,礼貌乖巧,苗舒殊突然间就烦燥起来。

这种恬静美好,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怎么可以被这种低贱的女孩子轻易就拥有呢?

她想领养她,但她看起来已经不是小孩子,应该已经过了领养期。

于是,她问院长:“这女孩子是谁?能跟我回家吗?我想找个保姆。”

那些小孩子,都一脸羡慕的看着这个女孩子,这是她们的贴心大姐姐,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和照顾她们。

“紫菜姐太幸运了,以后可以整天有红烧肉吃了,”

“你就知道吃,要是我,就赶紧换双好看的鞋子,你没看到紫菜姐现在穿的鞋子已经露出大脚趾了吗?”

“听说当时把她丢弃在这里的是首富,”

“你又做梦了,首富能把她丢在这里?难道人家养不起一个小孩吗?”

“人家不会让别人扔吗?难道需要自己动手?”

“既然不是自己动手,那怎么能确定就是首富扔的呢?”

“你认识首富吗?你知道首富长什么样子吗?可真会编。”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啊,我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这让苗舒殊越发坚定了要把她弄到身边的念头。

院长最初是不舍的,自己把紫菜从尚在褓襁之中的婴儿养到现在,养了20多年,多多少少也是有感情的。

以前有人要来领养她,自己都舍不得把她送走,因为她是这里最漂亮的女孩子,玲珑剔透,性格乖顺,非常讨人喜欢。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她已经已经长大成人了,不能总是留在自己身边,如果能去这些有钱人家里当保姆也是一件好事,说不定以后还能找到一段好姻缘。

于是,她问紫菜:“你愿意去苗大小姐家给她当保姆吗?”

紫菜当然不愿意,她不想离开这里,苗舒殊立刻说:“那我以后就断绝赞助孤儿院了,”

院长和小孩子们一听大惊失色,全部都来劝紫菜,这孤儿院的孩子太多了,全靠这些大善人大富豪的施舍,才能吃饱饭。

苗舒殊在一旁得意的望着紫菜,她知道紫菜最在意的是孤儿院这些小伙伴们,几句恐吓加上几句要挟,紫菜就会乖乖的就范。

果然,紫菜望着那些小孩子眼中流露出的哀求,再也无法拒绝,只能勉强答应了,这是她报答孤儿院的唯一办法了。

院长取出了一串紫色的碧玺给她戴上,这是信物,是当初有人把她半夜丢弃在孤儿院大门口时,放在她的裹被里的。

所以她给这个婴儿取名紫菜,也是希望她今生有吃有喝,随放的还有现金,当然,这个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于是,紫菜就这样被苗舒殊带回了家,几天好吃好喝之后,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你这又是在捉弄谁了?”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响起。

苗邈从门外走了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紫嬗变》<<<<

第3章 疯女人

“哥~~,哪有嘛?”

苗舒殊一看,马上露出甜甜的笑容,然后走到苗邈跟前撒娇道。

“玩归玩,可不要玩得太过份,特别是不能做伤害别人的事哈。”

“不会的,你放心,我只不过给人家立个规矩而已。”苗舒殊伸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苗邈望着她摇了摇头,然后走到客厅中央,在围成半圆型的白色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随手拿起书架上的一本书翻了翻。

这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继母萍萍更是把她宠上天,以至于养成了刁钻野蛮的个性,整天恶作剧,全家上下都拿她没办法。

不过她人倒是不坏,就是小孩子心性,又加上父亲无底限的疼爱,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经常会捅些篓子,让父亲为她兜底。

她什么人的话都不听,唯独对自己说的,还能让她听上几句。

可是自己因为看不惯她的一些所作所为,所以对她不太亲近,但越是这样,她对自己越是讨好。

苗舒殊像个小跟班一样,在苗邈对面的沙发坐下来,然后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果盘里的一串绿香妃葡萄问道:“哥,你要不要吃?”

“不要,”

“哥,今晚尚哥哥在家里开Patty,你要参加吗?”

苗舒殊把葡萄提起来,然后仰着头,把葡萄一颗颗的咬下来,她边吃边问道。

“到时看情况再说吧,”苗邈看书看得入神,头也不抬的说道。

苗舒殊被冷淡对待,并没有觉得不快,哥是她心目中的全能王,不仅帅出天际,而且文武双全。

那些想和她套近乎,借机与哥接近的名门淑女,不计其数,哥都不为所动,一笑置之。

而全家人都对自己的要求应取应予,这种高浓度的爱,让她感到窒息,她需要在苗邈这里,呼吸到不一样的空气。

她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书能这么吸引苗邈?当看到封面是《千金买舍,万金买邻》时,她不禁有点讶然,

正想说话,只听见蹬蹬蹬的高跟鞋声响起,她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母亲来了。

“哎哟,阿邈也在这里呀,今天你不用去公司上班吗?”萍萍挽着苗松武的手走了进来。

她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保养得当的身材丰腴饱满,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风韵犹存。

“是的,阿姨,今天正好休假,”苗邈把书签夹上,然后合上书,把它小心的放回书架上。

“别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要干就好好干,哪里还有休息日?别人工作1小时,你就要工作2小时,”苗松武冷着脸教训道。

苗邈暗自咬了咬唇,冷俊的脸上透露出一丝刚毅,深邃的眼神越过众人,望向门外。

他忍住快要反驳的话,自己一向比别人做了更多的工作,也非常努力,可是父亲从来都没有一句鼓励的话,见到他,除了训斥就是怒骂。

他并不稀罕苗家这些家产,从国外毕业回来后,他就想自己独立去创业,他才不想进父亲的公司当现成的太子爷呢。

可是,当去看望过已经回到乡下的奶娘后,他改变了主意。

当时奶娘声泪俱下的拉着他的手,颤颤巍巍的对他说了那番话,于是,他决心找出真相,不让母亲枉死。

他身负使命,带着任务来到这个世界,既然穿越到苗邈这具身躯,那么有关于这个人的恩怨情仇,就都与自己有关了。

“阿邈还是个小孩子,有时候贪玩一点也是正常的,有话好好说,不要那么凶啊。”

萍萍从放在水果盘里的葡萄串上摘下一颗巨峰葡萄,然后用涂着红色蔻丹的白润微胖的兰花指,动作非常优美的,小心的剥好皮,喂到苗松武的嘴里。

“二十四了,还小孩?你……”苗松武的话还没说完,苗舒殊就一头扑到他怀里,说:“爸,你干嘛呢,一进来就说个没完,”

“我的宝贝女儿,是爸爸不好,”苗松武眉开眼笑,笑容可掬,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舒殊,妈也给你剥颗葡萄,”

“不要,我刚才吃了那种,你这种吃起来太麻烦,”苗舒殊指着盘里另外的一串绿香妃葡萄说道。

“妈给你剥呀,怎么会麻烦?”

“都跟你说不要了,烦死了,”苗舒殊一脸的嫌弃。

“好好,那我给你盛碗椰汁燕窝吧,”

“舒殊啊,爸爸过两天要去海边,你要一起去玩玩吗?”苗松武一脸宠溺的说道。

苗舒殊正想说话,这时候,从远处传来几声“嘭……呯……”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女人的尖叫。

客厅里一下子噤若寒蝉,不过,只一会儿,就都若无其事了,这种情况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王妈和管家垂手站在沙发后面,偷偷的互相对望了一下,两人都心照不宣。

这件事对他们来说,讳莫如深,谁也不敢多问一个字,以前多嘴的人早已一个不剩。

苗邈皱了一下眉头,这是关在后面一间屋子里的疯女人发出的声音,她平时还是很安静的,偶尔会来这么几下。

他曾问过父亲,为什么家里会有这个疯女人?

父亲说,那是他姨妈,当年他母亲全家包括外公外婆,都在一场大火中意外丧生。

姨妈是唯一的幸存者,她因为目睹了惨剧,所以受到强烈刺激,之后就发疯了。

父亲为了更好的安置她,没有送她去精神病院,而是在家里好吃好喝的让人伺候着。

自从他懂事之后,从来没有见过母亲,所以也不知道母亲长的是什么样子?家里也没有她的照片,听说都随着那场大火被烧光了。

而每当他想去看看姨妈长的怎么样,是否和母亲相像时,父亲都阻止了他。

说姨妈在大火中被烧得面目全非,样子很恐怖,怕吓坏了小孩子,而随着年龄增大,他也就渐渐不再提出这个要求了。

不过,他现在已经长大回来了,这个疯女人也许就是他找寻真相的其中之一,他会想办法去接近她的。

“爸,阿姨,我先走了,”

“晚上回来吃饭吗?”

“不了,尚景今晚开Paqqy,我要去参加。”

“太好了,哥,今晚早点过去哟。”苗舒殊一听,开心的叫道。

苗邈走出了大门,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中有种如释重负,轻松自在的感觉。

身后传来了萍姨的轻声软语,苗舒殊呵呵的银铃般的笑声,和父亲的哈哈大笑,一家子其乐融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紫嬗变》<<<<

第4章 跳上床

苗邈顺着庄园的围墙边慢慢地走着,一块块巨大的天然花岗石,堆砌出犹如城堡一样的坚固的壁垒。

苗家庄园占地100亩,如果从头走到尾,至少要花上几小时,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就是观光车,学会开观光车是庄园里每个人必备的技能。

里面总共有二十多间房子,三间厨房,五间浴室,三个游泳池,一个足球场,还有网球场,健身室等等。

庄园里有数不清的名贵花草,需要20位园丁做日常维护,各种设备一应俱全。

最大的房子是带复式的,就是他刚从里面出来的那栋二层半的别墅,是苗舒殊住的。

接着就是父亲和继母住的,后面就是自己的,再往后就是佣人、园丁、随从、保镖们住的房子,

所以住在这里的人都需要有超强的记忆力,有时候连自己住的房间都会走错,初来乍到的人,要经过很多天才能适应过来。

今天苗邈没有开车,也没有使用其它交通工具,他一边沉思着一边缓步前行。

阿标从后面快步跟了上来,问道:“苗少,需要给您开辆车过来吗?”,

他是苗邈的保镖,理着平头,熊腰虎背,手上的青筋暴粗,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那年苗邈去军校,第一眼就看中了他,当时阿标正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本来要被关禁闭的,

于是苗邈替他向长官求情,并让他提前退役,复员后当了他的保镖。

所以阿标感恩戴德,从此一心伺候苗邈,并对他忠心耿耿,只听苗邈一个人的吩咐,连他父亲苗松武都使唤不动他。

“不用,我要散散步,你去给我准备一份礼物,今晚要去尚景那里参加聚会,然后叫管家让人把我的衬衫和牛仔裤熨好,送到我的房间里,”

“好的,”阿标应了一声,他动作利索的转身就走。

上流社会的聚餐,其实就是一场人脉交流,显摆着自家的实力,在那里,穿牛仔裤好象不太合适。

不过,像苗家这种豪门少爷,已经不需要靠外在的东西来衬托了,何况苗邈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的话就是命令。

就算苗邈想做出什么更奇怪的事,他都不会有半个字意见的。

一路上繁花盛开,树木郁郁葱葱,可是苗邈没有心思欣赏这些风景。

他七转八弯的,来到了庄园里一间偏僻的小屋子里,这里以前是放杂物的地方,后来就闲置了,连阿标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大门紧锁着,苗邈从门前地上的草丛中,随意的拔了几根草捋了捋,然后熟稔的插进锁孔里。

锁孔转了一下,门锁旋即开了。

苗邈左右瞅了一眼,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一只狸猫,蹲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安静的望着他。

这只猫长得非常有特色,眼睛周边的颜色一边是黑色一边白色,身上也是黑白相间,长得憨态可掬,就像只迷你版的熊猫。

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有事在身,他一定会把它抱回自己的屋子里养起来,

他朝这只猫笑了笑,没想到它好象有所感应似的,竟然用尾巴在地上拍了拍,表示回应。

苗邈的心里顿时都萌化了,他微笑着转过头,轻轻地把门推开了……

紫菜正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数蚂蚁,“4……10……,”她用草棍把一只只蚂蚁掀翻撂倒,又把它们扫在一边,看着它们互相推搡又挣扎爬起。

她今天被鞭打之后,就被他们锁在这间黑屋子里,然后过了不久,又有人送来一些食物和伤药,让她自己疗伤。

那个叫做阿强的人对她说:“小姑娘,不是我们故意为难你,这些都是大小姐的吩咐,我们只好照办,

这里厕所、床都有,吃的我们会按时给你送来,你就在这里休息几天,等伤好了再去伺侯大小姐,以后你自己可得小心点,一切都要顺着她,才不会吃亏。”

紫菜轻声呻吟着,装着疼痛的样子,向阿强表示感谢。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这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看来世间还是有好人的。

她身上的那些伤,自己早就已经搞定了,不过,她身上的这些异能,是不能让人家知道的,因为如果被别人识破,她将五世不得轮回。

除非是她的丈夫,以后也只有他一个人,才可以知道她的这个秘密。

她不知道以后她的丈夫是谁?但最好永远也不要出现,她要早日找到那个拥有同样手串的人,才能早日回到原来的世界里。

突然间,锁孔在动,紫菜知道又有人送东西来了。

于是,她马上闪进里间,轻轻地跃到床上,把被子从头到脚盖得密密实实的,这样人家才不知道她的伤已经好了。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有异常了,因为这次来的人并没有象之前那样大声吆喝,而是在外屋窸窸窣窣地不知道是在翻动着什么?

于是,她在里间悄悄的竖起耳朵,一声不吭的,一动不动的静心聆听着。

苗邈进屋把门关上之后,他观察了一下四周,这里和他上次来的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这屋子是内外两间,以前是放杂物的,中间隔开,里面还有一张床,可以给当值的人休息。

后来这里就被丢弃了,再也没有人来过,今天这里依然静悄悄的,黑乎乎的,因为只有一个小窗子,屋里光线很暗。

苗邈在地上扫了一眼,然后很快把其中一块地砖揭开来,里面放着一个盒子,他取出放在里面的一叠资料,仔细的查看着,这是他散布在各个地方的耳目收集到的最新线报。

现在的科技发达,打电话等其它通讯工具一下子就会被别人破译,其实最安全的东西,还是这些最原始的,写在纸上的文字。

庄园的地底下还分布着很多条地道,而地道的出口就在这间屋子里。

这点连父亲也是不知道的,因为苗家庄园以前并不是姓苗。

连自己是做什么的,父亲应该也是不清楚的吧?苗邈想到这里,不由得一边的嘴角微微上扬笑了笑。

突然,他听见外面好象有人在朝这间屋子走近,紧接着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咣当咣当”金属互相碰撞的声音,应该是有人掏出锁匙准备开门。

苗邈马上把手上的资料放进盒子里,然后快速地把地砖原样盖好。

这时,他看到外屋四壁空空,无地方可藏,于是他迅速地转到里间,只见床上的被子整床铺开着,高高的鼓起。

于是他猛的跳上床,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紫嬗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