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零当首富》我是大官人的小说,周子衿,王二狗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重回九零当首富

作者:我是大官人

主角:周子衿,王二狗

类型:都市

简介: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千亿首富秦川奋斗了半生,意外重生到九零年代,自己成了那个少年。
面对两间四面透风的土坯房,一贫如洗的生活环境,他能凭着重生的优势东山再起吗?
唉!又要重来了。
不过,这个赠送的小媳妇挺好看的。

第1章 把老婆都输出去的废物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再次醒来,秦川就听到了这首老掉牙的歌曲。

那是隔壁老式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

“这是哪?”

秦川睁开眼睛,一脸茫然。

映入眼帘的是土坯的墙面,破旧得发黄的蚊帐,楼面铺着的木板也已经发黑……

秦川本能地从床上坐起,猛然发现盖在身上的被子——

简直不堪入目。

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印花被,破破烂烂的带着一股潮味。

身下的毛毯也破了好几个洞,下面垫着稻草。

他是手握千亿巨资的上市集团老总,也是明江最年轻,最杰出的企业家,资本大佬。

明明记得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那是关于另一家公司的收购。

可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

“我被人卖了吗?”

“不可能吧,一个大老爷们也有人要?”

真服了这些搞人口拐卖的,眼睛瞎成这样也出来讨生活。

秦川扭了扭脖子,正准备离开,突然脚下一崴,摔倒在地上。

地面居然也是坑坑洼洼土坯,连水泥都没抹一下。

都2021年了,居然还有这么穷的地方?

还真是家徒四壁啊!

纸糊的窗口有点漏风,冻得秦川一阵哆嗦。

他苦笑着爬起来,墙上一个老式的日历引起了他的注意。

1990年1月26日,除夕。

轰!

秦川的脑袋象炸了一样,神经质地扯下日历。

什么鬼?

1990年老子才五岁,你逗我吧?

目光转向漆面都剥落了的一张书桌上,那里有面圆形的镜子。

他有种猴子扒玉米一样的感觉,扔了日历走过去。

这哪是我啊?

镜子中的自己留着一头杂乱的头发,跟五六十年代的农民一样。

胡子拉碴的,而且还有黑眼圈。

老子熬个夜而已,不至于吧!

秦川打死都不相信这就是自己,虽然五官还算过得去,但这形象实在是跟自己那个风度翩翩,千亿霸道总载相差太远。

搞什么鬼?

我的豪宅呢?

新婚的妻子呢?

我的上市公司呢?

还有气场十足,傲骄的小秘书……

砰!

镜子被砸了个稀碎,秦川一屁股坐在地上。

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麻毕的老天你捉弄我是不?

老子白手起家,好不容易走向人生巅峰,你又把我弄回去了。

而且还配了一副这么窝囊的身躯。

穷得连裤带都不敢勒紧了,生怕一用力挣断了又没钱买。

秦川颓废地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难道真应了算命先生那句话,自己过不了三十六岁那道坎?

不急,应该还能回去的,这也许只是老天的一个玩笑。

又或者,只是一个梦而已。

他爬起来,想到外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呜呜呜——”

刚迈出脚步,就与一名哭哭哭啼啼的女子撞了个满怀。

对方也就二十来岁,穿着一件碎花的旧棉袄,扎着两个辫子。

说实在的,五官很漂亮,皮肤也很白。

臃肿的棉裤下,屁股特别大。

甚至让秦川很难相信她也是这个年代的人。

对方从秦川怀里抬起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你……你怎么起来了?”

“我……我这就去做饭。”

说完便匆匆走向炉火边,灶台上烧着一个饭锅,水已经开了,正汩汩地冒着热气。

秦川奇怪地打量着她,她站在炉火边上,眼泪又哗哗地下来了。

“你哭什么?”

秦川还没完全接收这具身体的记忆。

“我……我去借米,没借到。”她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那种委屈的确让人心酸。

“家里没米了吗?”

秦川随口问了句,对方看了他几眼,明显有些怨气,“你天天去赌,都让你输光了,哪里还有米?”

输光了?

我人品这么差劲吗?

一股记忆涌入大脑,秦川突然头昏眼花。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秦川,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十足的赌徒。

眼前这名模样还不错的女子是他老婆,二十岁,叫周子衿。

等等,都穷成这样了还能娶到老婆?

这个年代的人真幸福啊!

前两天刚过的门,连洞房都没进,就被人拉去赌博,赌得天昏地暗,两天两夜没有归家。

回来后一头扎在床上,自己就重生过来了。

秦川在心里苦笑,想来自己堂堂一个千亿上市公司老总,居然重生到这个渣渣身上。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

不能留在这里。

念头没完,外面响起一个粗痞的声音。

“秦川,你他娘的别给老子装孙子,今天都大年三十了,钱什么时候还?”

一名尖嘴猴腮,形象猥琐的家伙带着人闯进屋里,一双贼眼使劲往周子衿身上瞄。

秦川记起来了,这家伙叫王二狗,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溜子。

前些年跟人出去闯江湖,听说在外面犯了事缩在村里不敢出去了,成天干一些偷鸡摸狗,骚扰良家妇女的勾当,那天就是他拉自己去打牌的。

那场豪赌自己不但输光了所有的家产,还把周子衿也输出去了。

这伙人还逼着自己签了个字据,如果大年三十还不上钱,就拿周子衿抵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回九零当首富》<<<<

第2章 还想赌?

周子衿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孩子,老周和秦川爸是战友,两人在战场上订下的婚约。

尽管秦川父母在两年前已经去世了,他还是坚持把女儿嫁了过来。

以秦家现在的家境,婚事也没有大办,挑着两床被,几双手工布鞋,半担粮食和二十斤猪肉,大伙一起吃了个饭就把婚结了。

谁知道秦川这傻鸟当天晚上就被王二狗这伙人拉去打牌,把刚进门的媳妇输了出去。

周子衿显然还不知道状况,盯着这伙人道,“你们想干嘛?”

“干嘛?你问问他呗!”

“嘿嘿!”

王二狗笑得真猥琐,那眼神恨不得一口吞了周子衿似的。

这么漂亮的小媳妇,连结婚的当晚都没被人碰过,王二狗口水都流出来了。

“秦川,都要过年了,这账什么时候还?”

王二狗掏出那张欠条拍在桌上,然后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

一副我是大爷的样子。

背后的几人也笑得很猥琐,不怀好意地瞟向周子衿。

秦川挠了挠脑袋,一个劲地在心里骂娘,“狗日的,开局就是个死局。”

“重生到这么贫困的年代也就罢了,这傻鸟居然把老婆都输给人家。”

他留意着这几号人,打肯定打不过,要不就这样算了?

反正周子衿又不真的是我老婆。

不过这样也太不厚道了,有损我秦川的人格。

堂堂一个上市集团的老总,难道要落到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的地步?

此刻他不由怀念重生之前的高光时刻,身边随时跟着十几名保镖,还有漂亮的女秘书。

所到之处无不一片恭维,就连当地领导,圈子里的大佬也都客客气气,尊敬有加。

见秦川不说话,王二狗还以为他怕了,得意洋洋道,“没钱是吧?那我们就只好按欠条上的条款执行了。”

“来人,把他老婆带走!”

几个人冲过来,就要去抓周子衿,周子衿吓得尖叫着大喊,“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哈——”

王二狗得意地道,“实话跟你说吧,他把你输给我们了。”

“看看,这是字据,白纸黑字,赖不掉的。”

周子衿脸色大变,失望地望着这个废物,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我?

本来这门亲事周子衿并不愿意,是老周做的主。

当时她看过一眼,发现秦川根本就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无奈拗不过父母。

再加上老周九头牛都拉不回的犟脾气,周子衿只能认了。

原本以为只要两个人踏踏实实,辛苦一点也能把日子过好。

可谁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嗜赌成性,完全没得救了。

周子衿性格也很刚烈,抓起案板上一把缺了角的菜刀,“不要过来!”

绝对不能让这群人渣玷污了自己,可王二狗这群人哪能把她一个弱女子放在眼里?

王二狗摇了摇头,“周子衿,不知道你是傻还是笨?”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嫁给他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你看他穷得跟个鬼似的,又这么好赌,把自己的老婆都能输出去的人,将来有什么好日子过?”

“你真要是跟了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这辈子衣食无忧。”

“那是,跟着二狗哥混,还能见大世面呢。”

“所以你就放下刀子,从了我们二狗哥吧!”

“哈哈哈——”

身后的几个同伙龌龊地大笑。

“够了!”

屋子里突然响起一声暴喝,把王二狗他们都吓了跳。

纷纷回过头来,这才发现是秦川在吼。

哟!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骨头这么硬了?敢跟我们吼?

几个人玩味似地一笑,王二狗带着调侃问道,“你是不是想赖皮?”

秦川哼了声,“我欠你们的钱,有本事冲着我来,谁他吗的要是敢动周子衿一下,老子拼了这条命也要弄死几个。”

砰!

他拿起一只碗狠狠地摔在地上,屋子里瞬间一片死寂。

有人心虚地望着王二狗,一时没了分寸。

在村里跟外面不同,搞出事赶紧开溜,只要当时没被抓到基本没事。

但在村里出了事,这辈子就只能逃亡了。

当然,王二狗也不会因为秦川一声吼就算了,他阴着脸道,“那你想怎么样?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

秦川怒道,“不是还没天黑嘛,你们有什么资格到我家里来闹事?”

他的气势很足,感觉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王二狗哼了声,“行,大不了老子就再等几个小时,到时看你拿什么交差?”

“我们走!”

几个人就要出去,秦川喊道,“站住!”

“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

额?

众人齐齐回头,“你还要干嘛?”

难道凭你还想怎么的?

秦川道,“王二狗,你们敢不敢跟我再赌一注?”

噗——

周子衿直接晕死,狗果然改不了吃屎的本性,还想赌!

她眉头紧蹙,显然对这家伙失望到了极点。

王二狗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好啊,只是你拿什么跟我们赌?”

“对啊,一个连老婆都输了的人,难道要赌上你这条命不成?”

秦川狠狠地道,“就赌命,一把定输赢。你们敢不敢?”

靠!

王二狗一脸鄙视,“你当老子傻啊,留着你那条贱命吧。”

“赢了我们又不能杀了你。”

“我们走!”

秦川道,“既然不敢赌,那我以前欠的债你们也别想要了。”

“我是赌博输给你们的,当然得用赌博来还。”

“行,我们就跟你赌一局,如果你还是输了,我们现在就把周子衿带走。”

“你不许阻拦。”

王二狗狠狠地道。

“不要!”

周子衿急了,把刀往脖子上一架,“秦川,你要是敢再赌,我就死给你看。”

秦川走过去,看着她细嫩的脖子暗道,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妹子,秦川你真他娘的是个禽兽。

轻轻地拿下她的刀,安抚道,“相信我一次,他们以前怎么讹我的,今天就怎么还回来。”

“开始吧!”

秦川从柜子里拿出一付骨牌,对王二狗几人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回九零当首富》<<<<

第3章 老子是重生过来的人

这个年代打个骨牌,玩个扑克五十K什么的,大概是他们最大的快乐。

当然,也衍生了一些不良的赌博方式,比喻推牌九,炸金花,搞弊十等等。

前两天秦川就是推牌九输给了他们,欠下了上千块钱的债务。

赌博这种东西,越赌越输,越输越赌,然后就掉进人家的坑里了。

上千块钱在那个年代,是根本不可能还得清的,输红了眼的秦川最终把老婆也押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

玩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全凭运气,当然还有手法。

王二狗他们这伙人平时不务正业,靠这打牌为生,自然学了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来坑别人。

看到秦川还要玩,他在心里冷笑,玩就玩吧!

反正他又不会赢。

他看着秦川,一脸玩味似地阴笑,“你想怎么玩?”

秦川道,“很简单,如果我赢了,咱们的账一笔勾销。”

“你要是输了呢?”

二王狗紧盯着周小衿旧棉袄下鼓鼓的胸口,越发猥琐。

“如果我输了,老子这条命就是你们的。”

“不行!”

“你要是输了,这宅基地就归我了!”

老婆都没有了,要宅基地有什么用?

“好!”秦川一口答应下来。

王二狗大喜。

又朝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小子,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两个人坐下来,开始码牌。

“老规矩,还是我做庄!”

王二狗把手罩在牌上,秦川拍开他的手,“今天是在我家,我做庄。”

王二狗一愣,显然没想到秦川会反客为主,不过那又怎样?

“行!开始吧!一把定输赢!”

二狗有些迫不及待了。

两个人单挑,玩法也简单,就看谁的牌面更大。

骰子一打,秦川把牌推过去。

二狗有些兴奋,因为刚才码牌的时候,他把两张天牌码在上面。

双天在牌九中排第二,只要秦川手里不是拿的至尊宝,他怎么都得输给自己。

但至尊宝的几率为零,码牌的时候他就做了手脚,至尊宝中的一张六点被他藏在最下面。

秦川是根本不可能拿到的,一想到他把老婆输给自己,又把宅基地也输给自己,哈哈——

王二狗得意起来,挑衅地道,“开牌吧!这把你要是输了,马上给老子滚!”

“这宅基地归我了!”

秦川今天的表现跟往常完全不一样,他眼里没有那种赌徒的兴奋,而是显得特别淡定。

“牌都没开,凭什么说你一定会赢?难道你抽老千?”

王二狗脸色一变,“牌是你推的,难道你要反悔?”

秦川冷笑,“你赢了老子这么多钱,老子什么时候反悔过?”

“那就好,一言为定!”

“如果你敢反悔,哼!我们也不是吃素的。”王二狗又露出流氓本色。

“开牌啊!”

他瞪着秦川吼道。

秦川随手翻开自己的两张牌,一个高脚,一个五点。

噗——

众人大笑不止,王二狗更是眼泪都笑出来了。

两点!

你不输谁输?

哈哈哈——

果然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双天简直太浪费了,随便拿个点子基本都能吃定他。

该是自己秀一把的时候到了,二狗笑得很开心,“老子今天就叫你瞧瞧什么叫真正的赌王!”

“小子,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赢的!”

啪!

他把牌翻在桌上,指着秦川道,“你可以滚了,从现在开始,你的房子跟老婆都归老子了。”

秦川眯着眼睛,一脸淡定。

二狗旁边的几名同伙脸色大变,紧张地扯了扯王二狗的衣袖。

王二狗还在得意,“哈哈哈——”

“秦川,你真是一个悲催的家伙。你将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输掉老婆,房子的人。”

“你眼睛瞎了吗?”

秦川骂道。

“二狗哥,你弊十。”

一名同伙拉了他一下,指着桌面的牌道。

弊十?

不可能的!

王二狗神气地把脖子一拧。

“二狗哥,你真的弊十。”同伙又扯了他一下。

王二狗低头一看,卧草!

怎么可能?

老子明明是双天,整个牌九里排第二大的牌。

可摆在他面前的却是板凳配长三,弊十!

二狗的脸都青了,呼地一下站起来,一把抓起剩下的牌抬手一翻,自己刚才码上去的两张天牌赫然在剩下的最上面。

这……怎么可能?

“你作弊!”

眼看到手的东西又输回去了,王二狗额头上青筋暴露,拳头紧握,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愿赌服输!当初你们赢老子的钱怎么就没说作弊?”

秦川也不害怕,针锋相对。

以前的那个秦川的确是好赌又懦弱,但现在不同了,老子是从2021年重生过来的人。

跟我玩?

我有一万种方法整死你。

王二狗气乎乎的,“这把不算,再来!”

“想得美!咱们的账已经两清了,再来有再来的赌注。”

“要不把你们家的宅基地也押上?”

“你——”

两家人就一墙之隔,如果把王二狗家的宅基地赢过来,自己这里还能更大一些,方便以后盖房子。

王二狗阴着脸,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老子再跟你赌一把!”

“你们盯着他,要是他抽老千,给我往死里弄!”

秦川冷笑,“那行,这次你做庄,赌注是咱们两家的宅基地。”

终于把小媳妇给赢回来了,是不可能再下这样的赌注的。

王二狗咬牙切齿地,“老子跟你赌了!”

他做庄,两个人继续单挑。

看秦川慢腾腾地码着牌,王二狗的几个同伙愣是没瞧出什么毛病。

第二局开始了,王二狗扔出骰子。五!

又是他自己先拿牌,这次他码在最上面的是至尊宝,整个牌九里最大的王牌。

他不相信这次还能失手,除非这家伙真的有鬼!

“开牌吧!”

王二狗他们四个人,八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秦川的双手。

他不可能做弊的。

秦川漫不经心地摊开牌,一个六点,一个八点。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才四点,这小子死定了!

可王二狗的脸却绿了。

麻毕的,六点怎么跑到他手里去了?自己明明码在最上面的啊!

如果自己没有了六点,也就等于没了至尊宝。

他翻开自己手里的牌,三点还在,可配了个八点!

噗——

王二狗嘴里喷出一口老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回九零当首富》<<<<

第4章 怂得跟条狗一样

“立字据吧!限你一小时之内马上搬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秦川沉着脸,完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王二狗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以为自己是谁?刚才这两局不算。”

他冷笑道,“姓秦的,难道你还想打架不成?”

秦川二话不说,转身拿了把菜刀,呼地一声劈在桌上。

“看来你们是想见血!”

“大年三十的,谁怕谁?”

这气势果然吓人,把王二狗一伙唬得一愣一愣的。

秦川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别他吗的给脸不要脸,市局领导是我老丈人的战友,我还怕你们不成?”

几个人本来准备动手,听到这句话立马就怂了。

要知道他们几个都是有案底的人,而且还是在外地也犯了事跑回来的,一旦被抓进去,不判个几年别想出来。

王二狗咬咬牙,“算你狠!小子,这事没完!”

说完,脖子一扭,“我们走!”

周子衿刚松了口气,哪知道秦川一声大吼,“站住!”

就这样走了?

门都没有!

当初你们是怎么逼老子的,输你们几块钱,愣是逼我写欠条,还把老婆都抵押出去。

秦川抽出桌上的菜刀,周子衿见状,慌忙拉住他,“你要干嘛?”

“让他们走啊!”

秦川怒道,“想得美,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王二狗,老老实实把字据立了。”

王二狗大怒,“姓秦的,真以为我们怕了你吗?”

他也是平时在村里横惯了,见秦川势单力薄,自己这边人多,再加上刚才输了心里不爽,于是恶从胆边生,抄起一条板凳朝秦川砸来。

周小衿叫得一阵尖叫,本能地一把抱住秦川。

“……”

秦川无语了,这个憨婆娘还真是一个完美的助攻啊!

你这样会害死你老公的。

眼看板凳就在砸中脑袋,当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抱着她本能地一个转身。

刷——

凳子擦着头皮砸下来,差一丁点就头破血流,惨死当场。

赶紧一把推开这憨婆娘,趁着王二狗还没来得及第二次下手,秦川一脚踢过去。

虽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渣渣,但现在的秦川好歹曾经也是个健身房的悍将。

反应够快,再加上王二狗本来就个子矮小,贼眉鼠眼的,被秦川一脚踹中小腹。

“啊哟!”

王二狗连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痛得脸色铁青。

秦川一不做,拿起菜刀冲过去,架住王二狗的脖子厉声喝道,“来啊!来啊!你们谁敢过来,老子弄死他!”

几个同伙做梦都没想到,平时胆小懦弱的秦川突然变得这么狂躁,凶神恶煞,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王二狗就落到了他的手上。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没了主意。

王二狗平时也就仗着人多耀武扬威,其实他的战斗力很渣。

看到刀架在脖子上,立马慌了,“秦川,你别乱来。”

哼!

秦川心里明白,对付这种人只有比他们更狠,否则你就等着吃亏吧。

手里的刀子一勒,一股鲜血从王二狗脖子上流出来,王二狗吓得浑身直哆嗦,两腿打颤。

“你……你麻毕的居然来真的!”

“别,别,有话好说。”

“说个毛,你们这是入室行凶!”

“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局子里去。”

秦川一脸戾气,瞪着其他人道,“今天的事我只针对王二狗,跟你们无关,如果你们非要掺和,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这句话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几名同伙很快打消了动手的念头,连连摆手道,“我们不掺和,我们不掺和。”

王二狗一听,脸都绿了,“麻毕的你们……”

可那些人哪管他的死活?

本来这一切都是王二狗出的主意,这屌毛玩艺看到人家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起了歪心思。

现在人家找他算账,他们还不趁机把自己摘干净了?

再说了,周小衿老爸当过兵的,在市里多少有点关系,真要把事情闹大,把你弄进局子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王二狗彻底怂了,“秦川,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秦川骂道,“放过你?你长得丑倒是想得美。”

“说,这字据立还是不立?”

“我立,我立!”

“好!”

秦川提起他按到桌子上,“子衿,拿纸笔来。”

周子衿哪里见过这架势?

哆嗦着从抽屉里找到纸和笔,秦川道,“我说你写,如果有一个错字,老子弄死你。”

“好的,我写,我写。”

此时的王二狗怂得真的跟一条狗一样,拿起笔按秦川的吩咐写道:本人愿意以宅基地抵债,偿还秦川的欠款,立此据为证,绝不反悔。

写完后,签字画押。

秦川扫了其他人一眼,“你们也签个字做个见证。”

“要不以后他出了事把你们招供出来,可没人替你们担保。”

众人本来还在犹豫,听秦川这么一说感觉还不错。

那王二狗,对不起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几个人纷纷签了字,王二狗眼珠子都瞪出血来了。

在利益面前,果然没什么朋友可言,这些人无疑跟自己划清了界线。

做完这一切,秦川推开王二狗,“滚!”

王二狗爬起来,用手捂着脖子,咬牙切齿道,“姓秦的,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秦川手里的刀子一挥,王二狗连滚带爬跑出门外。

其他几个人也出去了,外面很快就传来他们的吵闹声。

秦川收起字据一阵感叹,果然艺多不压身,要不是当初因为好奇,跟赌城的一位大师请教了几招,今天恐怕是难以收场。

周子衿眼里噙着泪水,薄唇轻咬,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冲突中缓过神来。

秦川暗叹了口气。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妹子,也不知道这傻鸟哪辈子修来的福份?

要不是自己重生过来,她的下场又该如何?

看到她担惊受的样子,秦川还真有些于心不忍。

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周子衿摇了摇头,显然对眼前这个男人特别失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回九零当首富》<<<<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