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老公,别装了》会说话的小番茄的小说,姜今安,孙秘书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老公,别装了

作者:会说话的小番茄

主角:姜今安,孙秘书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病娇+甜宠+治愈+双洁】姜今安一直以为和季言许的婚姻没有爱情,不过是一场交易。三年后她懂事得提出了离婚,只是没想到在去办理离婚手续的路上,季言许出了车祸。
他极力掩藏的秘密也被她知道了,原来他素来冷情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真心,甚至为了不离婚,故意出了车祸,宁愿死也不要离婚。
为了唤醒陷入昏迷中的季言许,姜今安通过心理医生的帮助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在那里她才体会到这个男人伪装之下的偏执阴郁……

第1章 离婚路上出车祸

秋风瑟瑟,道路旁金黄的银杏树叶随风飞舞,在半空中调皮地打着旋儿才落到了银杏树下的美人儿披散着长发的肩头。

站在树下的姜今安没有兴趣欣赏这金秋的美景,她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皱起了眉头,她这一等可真是等得够久了。

季言许一向守时,今天这日子想来他应该会早早到场的,只是不知为何迟迟不见踪影。

应该是临时有事情耽搁了吧?

姜今安左右脚交替着踮起脚尖在原地左右转动,舒缓着有些酸麻的脚掌,眼角的视线不时留意着一旁的马路,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一对小情侣手挽着手,腻腻歪歪得从她身边走过,出来时,他们手上多了两个红本本。

女孩红着脸娇嗔道:“我后悔了,我还这么年轻就变成已婚妇女了。”

男生搂着女孩的肩膀,一脸笑意地低声哄着她,“老婆,为了庆祝我们领证了,老公请你吃大餐。”

“好呀,我要吃火锅,还有奶茶,小蛋糕……”

女孩的欢喜声渐行渐远,甜蜜的气息萦绕在他们四周,秋风中都似乎夹杂着一股甜香味,吹到了姜今安的鼻息间。

她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与季言许领证的日子,也是在这样的秋天里,那天的银杏叶有没有四散飘零,她没有注意到。

她只记得那个男人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进了民政局,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不敢跟他多说一个字。

他们看着不像是来领证的,倒像是来讨债的!

甚至连工作人员都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异常,皱着眉头有些迟疑的追问着他们是否是自愿来领证的。

这话说的,她在心里不禁要对工作人员竖起大拇指,眼睛真真是雪亮!

他,季言许真的是被逼的!

他这样的成功人士,怎么可能会娶一个在不久前家里刚破产的学生妹?

不过在工作人员问完这句话后,季言许却抢先道:“自愿的。”

可能是他意识到自己的脸色有些难看,不想节外生枝,也想起了她父亲的临终所托这才强颜欢笑地扯了一下唇角。

姜今安记得那时她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过还好季言许先开口,她这才呼出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附和着他。

当钢印落在他们的结婚登记照上时,她提起的心这才安全回落了,只是大学还未毕业的她从此步入已婚妇女的行列了。

她还没来得及伤感,季言许拿着结婚证已经大步往外走了,她不得不迈开步子紧跟在他身后,他是父亲为自己找的避难所。

一出民政局,季言许就自顾的坐上了去公司的车,而她被安排的司机送去了学校。他们之间除了领证外,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她按部就班的上学,而他依旧早出晚归的上班,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的交集。

所幸她一早就知道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也没有太大的期待,季言许也信守承诺庇护着自己。如今三年已过了,她也毕业工作了,没有必要再拖着季言许了,是时候解除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了。

她想季言许应该是高兴的,昨晚他可是想都没想立马就答应了她提出的离婚。

只是这么久了,季言许怎么还没有出现?

为了不耽误季言许这个大忙人的时间,她可是乖顺的一大早就直奔民政局门口,不给季言许制造一丁点儿麻烦,就当感谢他这三年的照顾了。

姜今安等得有些无聊了,她拾起肩头的银杏叶拿在手里把玩,细细的打量着,甚至数起了它的叶脉。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姜今安这才将银杏叶的小杆子拿了起来,伸手去掏包里的手机。

一看来电显示是季言许的秘书,姜今安连忙接了起来,想来应该是来解释说明他们老板迟到缘由的。

“夫人,老板出车祸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孙秘书急切的声音。

季言许出车祸了?

姜今安有些恍惚,她隐约的还听到孙秘书的声音有些哽咽,“您赶紧来医院一趟……”

似乎车祸还有些严重,不然孙秘书不会如此失态。

姜今安挂了电话捏着手机就匆匆忙忙往停车场赶,银杏叶不知何时从她手里脱落了,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看着那抹倩影渐行渐远。

那金色的蝴蝶似乎还想追赶她,趁着秋风掠过时,它展开了翅膀。可惜借力不成功,它只是刚脱离地面打了几个转儿,最终还是跌落在了混泥土路面上,被环卫工人无情的扫进了撮箕里。

……

“哒哒哒……”

姜今安踩着恨天高,风一般出现在了医院的长廊上,孙秘书一脸激动地迎了上去,“夫人”,夫人来了,老板一定会醒的。

“季(先)……季言许怎么样了?”

这么突兀的叫季言许的名字,姜今安有些不自在,通常在家,她一般也会跟着管家他们一起称呼季言许“先生”。

孙秘书没有觉察到姜今安的异常,此刻他心里还在担忧着躺在病床上的老板,“夫人,老板的命是救回来了,可就是昏迷不醒。要不您试试,看能不能唤醒他?”

“什么时候出的车祸,你们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看着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机的季言许,姜今安的心猛烈得颤抖了一下,想到他可能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姜今安不禁有些自责。

若她昨晚没有离婚这件事,可能他今天就能避开了,晚个一两天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今天早上……老板怕您担心,不让我通知夫人。本来我想着等老板醒了再通知您的,只是没想到出了手术室这么久了,老板还没醒……”

似乎是怕姜今安生气,孙秘书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了,直至最后消音了。

姜今安闻言脸上没有一丝怒容,相反异常的平静,似乎早已习惯了季言许将自己排除在外,那张结婚证不过是给外人看的。

病房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病床前环绕着的几台仪器发出的嘀嗒声。

这气氛有些出奇的诡异,孙秘书一时摸不准夫人是否生气了。他偷偷打量了姜今安一眼,蹑手蹑脚地转身离开了,大气都不敢出。

姜今安早已发现了孙秘书对自己的小心翼翼,不过她已经见怪不怪了。说来也奇怪,虽然她和季言许是协议结婚,自己不过是个挂牌夫人,但奇怪的是他身边的人对自己特别毕恭毕敬。

姜今安也没多想,只是感慨季言许不愧是上位者,御下有方,给足了自己该有的体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有他这气场,真正能独挡一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老公,别装了》<<<<

第2章 昏迷不醒

姜今安走到了季言许的病床前,他们第一次隔得这么近,近到她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他这张毫无血色的脸颊。

往日里他总是冷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吓得她都不敢抬头看他,不自觉的想要离他远点。

如今他这般躺在病床上,看着特别的虚弱,一副人畜无害的小可怜模样,甚至还有些令人心疼。

这大概就是长得好看的待遇吧?

往日凶神恶煞般的存在,如今的病美人形象反倒引人怜爱了。

硬朗的轮廓,立体分明,可能因为失去血色的原因看着锐利的棱角顿时柔和了不少,生出了几分病态的美感。

往日黑曜石般的眸中藏着深邃幽深的古井,一眼看去却看不清其中蕴藏的半点情绪,深不可测,令人半点不敢妄自揣测。

如今这双眸子紧闭着,长而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般落在了眼睑下,打上了一层灰青色的阴影,刚好遮掩了他昨晚一夜未眠留下的印记。

高挺的鼻翼下是苍白岑薄的唇,薄唇周边还可以看到刚冒头的胡茬。姜今安好奇的伸手摸了一下,微微有些扎手。

若是往日,就是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触碰季言许的。

季言许可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吧?

呸,她怎么成犬了?

姜今安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文化瞎比喻什么!

不过都被自己这般占便宜了,大佬怎么还无动于衷,这时候也该醒过来了吧?

“季先生……季先生,你醒醒……”

姜今安压低了嗓音,喊了季言许几声,却见病床上的人还是毫无反应,她不免有些担忧了。

“医生,他怎么还没醒?”

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姜今安连忙追问了出来。

虽然她和季言许的婚姻是一场交易,没有什么感情,但这三年的婚姻里季言许还是做到了对父亲的承诺,他将自己保护在了他的羽翼下,并让人教会了自己许多东西。

所以即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冷淡,多有距离感,她惧怕他,但她还是希望他健康平安的。

“季太太,从季先生的手术情况来看,一切很顺利,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至于一直不醒,可能是个人原因,他自己不……不愿意醒来。”

主治医生对病床上的季言许一通检查后,最终得出了这么个结论,他非常隐晦而又含蓄的向姜今安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临走前还多有同情的看了姜今安一眼,叹息了一声。

姜今安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摸向了自己的眼睛,她应该没有伤心得潸然泪下吧,这人怎么对自己这般同情?

殊不知主治医生已经在脑海中自动脑补了这场豪门虐恋,他不爱她,他为了家族利益娶了她,痛失心中所爱……心爱之人远走他乡,他痛彻心扉,失魂落魄,驾车失事,在昏迷中不愿醒来面对这痛苦的一切……

在医院里见惯了生死,也见多了这些豪门夫妻之间的貌合神离,再加上医生自己喜欢追这种都市豪门情感大戏,他已经自己脑补了一场情感大戏。

姜今安不知医生心中所想,不过他们这婚没有离成,她名义上还是季言许的妻子,自然是要留在医院照顾他的。

——

“太太,我给你熬了点汤,一会儿你多吃点。先生还躺在病床上,你可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要病倒了。”

张姨提着保温壶出现在了病房里,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季言许,有些心疼得叹了口气,拉着姜今安到一边的茶几上就餐。

姜今安没想到出车祸的是季言许,病人还没醒,别墅里的阿姨倒是先给她准备了补汤,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虽然在三年时间里,她和别墅里的阿姨管家相处的都不错,他们对自己也多有照顾,但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总是要离开的,所以心里还是留有一定距离的。

她私心里认为这些人对自己好,不过是因为她是这栋别墅名义上的女主人,季言许的太太。若是哪天她离开了,他们还是会对下一任季太太这般照顾的。

在父亲离开后,看透了亲人之间为了利益争夺而撕破了脸,她在一夕之间也长大了,明白了所谓的亲情在利益面前也不过如此。

亲人之间也尚且如此,何况没有太大关系的其他人呢。所以她一直都很理智,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不被这些所谓的好所感动而产生廉价的感情,不过是表象罢了。

“太太,快趁热喝,知道你不喜欢姜味,我提前捞出来了,还加了红枣,撒上了桂花。你太瘦了,可不能再瘦了……”

听着张姨的唠叨,姜今安有些恍惚。从前家里的阿姨熬汤时也会这样用心,可最后爸爸刚离世不久,她就迫不及待地投奔了婶婶一家。

甚至联合婶婶一家,在法庭上义正言辞的作伪证,声称自己不孝敬长辈,经常在家里辱骂奶奶,她永远记得那人一副“伸张正义”的丑陋嘴脸。

“……太太,你怎么不喝了,是不合胃口吗?”

张姨一脸关切地看向了她,眉头轻皱着,眉间多了几道皱褶,似乎担心自己这厨艺不精,没有照顾好她。

姜今安顺着她的眼眸看了过去,她的眼里满是自己的倒影,只是不知将来在利益与自己之间,这双眼眸中会究竟会出现自己还是金钱呢?

姜今安略带嘲讽的勾起了嘴角,摇了摇头,轻声道:“很好喝,谢谢张姨。”

“好喝就行,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太太就应该多补补,太瘦了不健康。明天我再给你熬点甲鱼汤,我看电视上的养生专家说,这个汤特别适合女性喝,高蛋白高营养,滋阴……”

见太太喜欢喝自己做的汤,张姨又乐呵的念叨了起来,就连明天煲什么汤都准备好,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把姜今安喂胖了。

听着张姨的絮叨,姜今安没有打断她的话,也没有参与她的话题。她脸上带着浅笑,低头喝着汤,吃了一些张姨带来的饭菜。

“这就吃完了?太太……”

见太太停下了筷子,张姨看了一下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想要劝说太太多吃一点,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先生现在昏迷不醒,想来太太也没什么胃口,她能喝半碗自己带来的汤,已经是在强撑着了。

“太太,你要保重身体,先生福大命大,一定会醒过来的,你也别太担心了。”

张姨临走前,拉着姜今安的手又是一通安慰。说到季言许时,她还抹了一下眼泪。在她心里季言许是大好人,只是面冷心热,不擅表达。

本来她是安慰姜今安的,最后倒是她先难过得哭了起来,姜今安只好低声安抚起了她,安慰了张姨好一通,她才红着眼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老公,别装了》<<<<

第3章 看护

“没想到你在张姨心里评价这么高,面冷心热的‘大好人’。”

看着还躺在病床上沉睡的季言许,姜今安笑着调侃了他几句。当然若是在他清醒的情况下,她自是不敢的。

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她在季言许的病床前坐了下来,也卸下了心烦。

因为张姨她想起了那些久远的往事,情绪难免有些波动,略带嘲讽道:“大好人……也是,谁让你是个有钱人,钱可真是个好东西……”

她好久没有想起那群所谓的亲人了,曾经在庄严而又肃穆的法庭上,她冷眼听着他们的指控,毫不留恋的用钱买断了那段亲情。

后来季言许找到自己的时候,他是想要帮自己收拾那些人的,大概也是被他们的无耻膈应到了吧?

她还记得他说起那群人时周身都是低气压,黑眸中带着凛冽似利刃般的寒气,她甚至没来由的相信,若是自己不阻拦,季言许真的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她怯懦的上前开口阻拦了,不想再跟那些人有任何的牵扯了,也不想脏了他的手。

那时季言许似是有些难以置信,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似是无比嫌弃她的懦弱无能,丢下了一句“妇人之仁”便转身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不过这三年时间里,那群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在自己面前出现过,现在想来季言许还是暗地里做了什么吧?

看到季言许的唇上依旧毫无血色,嘴巴有些起皮了,姜今安站起身,取了棉签蘸了水喂到了他的嘴里。

放下棉签后,她又陪着季言许说起了话,絮絮叨叨的聊着窗外的天气,公司的琐事,好像从来没在他面前说过这么多话,似乎要把这三年的话都说完了。

“季言许,虽然是受我爸所托,但还是要谢谢你这三年对我的照顾。知道你平时是个工作狂,太累了需要休息。不过休息几天就够了,要快点醒过来哦,别睡了。”

不知不觉的窗外的天色都暗了下来,姜今安这才停了下来,没想到有一天在季言许面前,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能说这么久。

“夫人,老板还没醒?”

孙秘书手里拿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这些文件都是需要老板定夺的,但老板昏迷不醒的事儿他还在瞒着公司的所有的高层。

想着老板是个工作狂,他觉得拿到医院来刺激一下老板,可能会起到作用。

“没有,这几天辛苦你了孙秘书。”

孙秘书就像上班打卡一样,每天早晚都要来医院一趟,姜今安看着他来回奔波,还是挺感激的,这人对季言许倒是忠心。

“不辛苦,不辛苦,我就是多跑两趟的事儿。夫人照顾老板辛苦了,有夫人在,我相信老板一定会尽快醒过来的。”

虽然老板还没醒,但孙秘书坚信有夫人在,老板会早点醒过来。至于医生说老板不愿意醒来,孙秘书觉得有夫人在,那根本就是在胡诌。

老板有多在乎夫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即使老板什么都没说,但作为老板的秘书,他可是都看在眼里。

“嗯,我也相信他会早点醒过来的。”

姜今安点头附和着他,她当然也希望季言许早点醒过来。

“对了,夫人你别相信那些医生的话,他们说的都不靠谱。老板怎么可能不愿醒来,他们就是找不到原因瞎说。

要是孟医生在就好了,他是老板最信任的医生,对老板的身体情况最了解了。有他在,一定可以找到先生昏迷的原因。”

“孟医生?”

姜今安有些疑惑,她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不过季言许的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

但孙秘书这话好像透露出季言许私下有在看医生,难道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对啊,他是老板的好友兼医生。”

孙秘书没想到夫人没听说过孟医生,可能老板怕夫人担心,不想让夫人知道自己身体偶尔不舒服吧?

不过都是一些小问题,夫人现在知道了也没关系,他继续道:“我已经联系了孟医生,他这两天国外的学术交流会结束后,应该就会回来了。”

“嗯,好,辛苦你了。”

既然孙秘书都安排好了,姜今安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了,向孙秘书道了谢。

若是他不说,她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孟医生。既然人家答应了要回来看一下,想来应该是有些把握的。

“夫人,你不怪我就好。我应该先告知你的,是我擅作主张了。”

孙秘书后知后觉得意识到自己越矩了,这事应该和夫人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的。

但因为跟在老板身边太久了,眼看着老板一直将夫人保护得很好,什么事儿都不想让夫人操心,所以他也就习惯得将事情都揽了下来。

“没事儿,你做得很好。季言许一躺下,我也是六神无主了,没想过这些事儿。你能联系他的医生很好,多一个人诊治也多一分希望嘛?”

姜今安笑着摆了摆手,对于这事儿,她根本就不生气。本来就是好事,没什么好计较的。

眼看着季言许躺了四五天,孙秘书这么做应该也是急了,估计公司高层那里瞒不了多久。她也比较担心消息若是传到了外界,势必会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股价大跌。

“夫人,这些文件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读给老板听一下,没准能刺激一下老板。”

姜今安笑着将文件接了过来,虽说孙秘书这举动有些急病乱投医了,不过还是挺适合季言许这个工作狂的。

……

夕阳悄然离去,月亮爬上了高空,三五成群的星星在都市的上空似乎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轻纱,模糊得看不清它们的身影。

夜色渐浓,深秋的夜晚寂静无声,哪怕是在医院里,高级住院部的病房还是远离了喧嚣和吵闹,离那突发的意外,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似乎很遥远。

“……游戏开发前期可能需要……”

高级病房里仪器的嘀嗒声与女人轻柔的朗读声好像为这深秋的夜晚注入了一丝灵气,引得秋风频频在病房的落地窗前停驻,树叶挥舞着手臂随风飞舞,窸窸窣窣的声音谱写着一首欢迎乐章。

稀落落的树梢随风摇摆,月光倾泻而下,在白墙上留下了斑驳的光影,为四季的轮回刻下了岁月的痕迹。

“季言许,我都读完三本企划书了,嗓子都干了,你确定不给点反应吗?”

姜今安放下企划书,起身看向了病床上依旧毫无反应的人,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她去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顺便也给季言许倒了一小杯,喝完水润了一下嗓子后,她又拿起棉签给季言许喂了一点水。

这般近距离看着季言许,姜今安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帅,光这张脸已经有引得女人趋之若鹜的资本了,更何况他还是季氏财团的掌权人,帅气多金更招女人喜欢了。

哪怕他们已经结婚了,外界也知道季言许是已婚人士,但他还是连续几年蝉联京海未婚少女求嫁对象的榜首。

因为她久不露面,甚至外界开始猜测季言许的已婚人设是假的,其实他未婚。

这些季言许的瓜也不是她故意去搜的,因为她的室友颜黎芮也是季言许的忠实粉丝,平时没少在她面前八卦季言许,所以她被迫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

再优秀的男人,也不是自己可以肖想的。姜今安笑着摇了摇头,放下棉签,压低了嗓音,轻声道:“季先生,晚安。希望明早起来,你已经睡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老公,别装了》<<<<

第4章 聒噪的孟医生

不知道是心中对明天充满期盼,还是昨天情绪波动太大,姜今安躺在陪护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折腾了大半夜才睡下。

天还没亮,她又醒了,怎么也睡不着了。姜今安索性起床了,洗漱之后,她拉开了落地窗前的窗帘,坐在季言许的病床前,一会儿看他的睡颜,一会儿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

看着月亮渐渐消失在遥远的天际,一轮红日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缓缓升起,移步到了半空中……一个人坐着等到了天光大亮,床上躺着的人却依旧毫无反应。

姜今安有些失落,在她昨晚单方面的约定中,某人失约了。

病房的走廊外渐渐热闹了起来,不时有脚步声传来,昨晚的寂静过后,又是崭新的充满希望的一天,可他却还在沉睡。

“季言许,你又失约了。离婚的时候,你失约了,我不怪你。可昨晚我们说好的要醒来的,你怎么可以不讲信用。不是说商人最讲信用,信守承诺吗?”

姜今安替季言许擦洗着脸颊和双手,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她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若是季言许一直醒不过来,她觉得自己的罪过太大了。

这几天待在病房里,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沉睡的季言许,她陷在了深深的自责和后悔中。

若是她没有提离婚的事儿,哪怕晚几天提,或许季言许就避开了,不会在那条路上出车祸了。

“季太太,早!”

主治医生带着一群住院部的医生出现在了病房里,笑着向姜今安打了声招呼。

姜今安强撑着扯出了一抹笑容,主动站到了一边,等候着医生的检查,心中还是隐隐抱着一丝希望的。

可主治医生看过后,依旧冲姜今安摇了摇头,见她脸上挂着一丝疲惫,眼睑下一片青色,安慰她道:“季太太,你要照顾好自己,多注意休息,季先生会醒过来的。”

面对主治医生善意的提醒,姜今安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们离开了病房。

每天满怀希望等着医生的检查,最终希望又被他们粉碎了个干净。姜今安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季言许没好气得威胁道:“季言许,你再不醒来,我就不跟你离婚了。我就赖着你,让你找不到老婆。”

“滴滴滴……”

病房里的仪器传来了一连串的嘀嗒声,这声音有别于往常,在病房里待了几天的姜今安立马就发现了异常,她连忙按了病床前的呼叫响铃。

“季言许,太好了,你终于要醒了。你是不是都听到了?你别生气啊,你放心,我也就是说说。只要你醒过来,我立马就跟你离婚,绝对不会拖着你。”

知道季言许有反应了,可能是要醒了,姜今安一脸激动,兴奋得陪季言许说着话,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在她说完这句话后,病房的仪器声又恢复平常了。

等到医生赶到时,姜今安信心百倍,以为主治医生会说季言许要醒了,可最后主治医生还是摇了摇头,说是暂时没有醒来的征兆。

“不可能啊,医生,你再检查一下?仪器真的出现了异常波动,你没有听出来这声音……”

对于医生的检查结果,姜今安难以置信,她拉着医生想请他们再检查一遍,当说到声音时,她后知后觉得意识到这声音又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了。

“医生,这‘嘀嗒’声真的和刚才不一样,刚才不是这样响的。”

姜今安有些失落的解释了一下,私心里还是不相信这次的诊断结果,希望医生再详细检查一下。

“季太太,我明白你的心情,可能是病人受到了某种刺激,大脑活跃异常了一些。但从目前状况来看,病人确实没有要醒过来的征兆。”

医生离开后,姜今安失望地瘫坐在了椅子上,欢天喜地的激动之后,又迎来了绝望,真是空欢喜一场。

“哟,刚才挺热闹的!”

姜今安没有留意到,在病房外还站着一个陌生男人,在医生走后,他一脸笑意地走了进来。

听到声音,姜今安连忙收起了脸上的失落,转身看向了来人,“你是……”

虽然姜今安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但他倒是知道姜今安,没少听季言许在他面前提起过她。

孟知旭挑眉看向了病床上躺着的季言许,笑着道:“小嫂子,你不认识我,我倒是认识你。我是老季的朋友,孟知旭。这不听说他昏迷不醒了,我专程从国外回来看看他是怎么个昏迷不醒法儿?”

这人应该就是孙秘书口中的孟医生吧?

怎么感觉比这里的主治医生还要不靠谱?

孟知旭这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度让姜今安对他的医术产生了怀疑,很难想象季言许这样冷傲寡言的人是怎么跟他做朋友的?

那场面一想起来都觉得十分突兀,一个热情洋溢的在那里叭叭叭得说个不停,一个不言苟笑的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冷气,一言不发……

他们就好像在夏、冬之间隔着一个季节,不用看都泾渭分明,区别太大了。

不等姜今安说什么,孟知旭已经快步凑到了她跟前,一脸好奇地打听道:“小嫂子,我比较好奇老季刚才受了什么刺激,惊动了这么多医生。”

“……”

姜今安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启齿,总不能说是自己威胁季言许不离婚,他这才生气了反应这么大吧?

见孟知旭目光灼灼得看向自己,姜今安只能硬着头皮道:“就是随便说了一会儿话,也……也没什么。”

“哦……说了一会儿话啊?”

孟知旭故意拖长了声调,装作一副似乎很能理解的样子,姜今安见他没再追问,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他一脸戏谑道:“小嫂子,那你究竟说了什么啊,老季反应这么大?”

“……”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姜今安有些头疼,这人怎么这么爱刨根问底!

相比较而言,她还是喜欢季言许的沉默寡言。真是不知道他这么聒噪,季言许是怎么忍受跟他做朋友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老公,别装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