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魔戮道》位面天使的小说,屠藤,叶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屠魔戮道

作者:位面天使

主角:屠藤,叶文

类型:玄幻

简介:故事讲述的是上古神魔大陆,一个本是富家公子的少年,其父因与神的迷之关联而遭人妒忌,被诬入狱,家破人亡,其母改嫁仇人,其在历经羞辱磨难之后,解开其父秘密,由凡人升格魔神,结缘美女,屠戮魔道,逆袭人生的故事。

第1章 宁死不屈

“混账东西,安葬你爹,迎娶你娘,善待你们孤儿寡母,本公已经仁至义尽了,若不是本公前前后后疏通,赎回你爹尸体,解封你家老宅,在太守面前替你母子说情,你们早就流落街头,饿死荒野了。如今承袭我山庄习俗,要你改姓我叶氏,你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还恶语相向,真是忤逆不道。”

大殿上说话的人正是神叶山庄的庄主,“叶苏陈楚”四大家族之首,魔界第一大魔魂师,人称叶公,全名叶池恩。

“我的姓氏只有我爹和我自己可以做主,生而姓屠,死亦姓屠。”

坚定、倔强、无畏的这个年轻人叫屠藤,年满十六岁,见龙城前首富“天液酒坊”老板屠跃之子。他的父亲屠跃,因被诬陷入狱,并数日之前发生意外,死在牢狱之中,所有财产已被充公拍卖,如今家族败落,财富尽失,命不保夕,母亲被逼无奈,带着屠藤嫁入了神叶山庄。

“好一个死亦姓屠,不识抬举的东西,来人呐,家法伺候,先打个四十板子。”

恼怒的叶公命令家丁执事执行家法。

这时一直在大殿门外惶恐不安、焦急等待的卢氏,屠藤的母亲,终于忍不住,闯进大殿,跑到屠藤跟前护着他,扭头跪下对着叶公,可怜兮兮的边哭边说道:“叶公,求您饶过他吧,他还小,要打就打我吧!”

这时家丁已经抓住了屠藤的双臂,正等待叶公发话。

“娘,不要求他!”,屠藤气急的说道。

“夫人既然说话了,那就成全你们母子俩,各打二十。”

叶公不紧不慢的说完,又有家丁上来将屠藤母子按在地上,执行起家法。

大殿上响起阵阵清脆的“啪……啪……”的声音,母子俩的后臀已经鲜血淋漓,染红了衣服,惨不忍睹,而母子俩却在拼命忍着,没有发出一声哀嚎。

大殿中位,高高在上的庄主座椅上,叶公威严的看着下面。作为山庄的主人,叶公身形消瘦,须发渐白,虽然年过半百,但精神烁励,气势逼人,不愧为天下第一宗师。

叶公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二十岁左右的三个儿子,大儿子叶文、二儿子叶武、小儿子叶双;还有两个女儿,三妹叶秋、四妹叶冬;再有就是三个得意弟子,大弟子叶虎、二弟子叶豹、三弟子叶狼;大殿左右两侧坐着的都是山庄长老和得力家将。各色人等数十人。

从始至终,大殿中的众人,虽然无人说话,但他们的神色,不是怒视、鄙夷、轻蔑,就是幸灾乐祸,只有叶公的三女儿,容貌冷艳的叶秋,看到屠藤母子俩被打的过程中,相互凄惨对视,因而神色微露一丝怜悯,但也不敢被人发现。

“哼!我叶氏一族,英雄辈出,名满天下,人丁兴旺,家大业大,文有国师叶悟道、叶默凡;武有英雄叶武恩、叶克崖;魔有宗主叶空、叶玄。普天之下第一大姓,你去翻翻各种典籍,到处都是我们姓叶的人。日后行走天下,自报叶姓,世人都要高看一眼。赐你叶姓,难道是丢了你的脸了不成?真是枉费我对你的栽培,大家说,我该怎么处置他?”

叶公一边无情怒视着屠藤母子挨打,一边不怒自威的望向大殿左右说道。

“杀了他算了!”

“逐出山庄,流放蛮荒之地,永远不许回乡!”

“这个小白脸,还是卖给人贩子,哈哈哈哈!”

“诶,住嘴,你们说的话,实在是有辱我山庄的名声!”

让人住嘴的人是首席长老叶希游,是个智者,经常为山庄出谋划策。

“希游长老有何高见!”,叶公问道。

“高见?对一个贪图私利的商人之子?叶公洪量,早已经仁至义尽,甚至太把他当人看了,以老夫之见,打发他回家,继续酿酒,反正山庄也需要,不管怎样,他家酿酒方面,还是一把好手,这样互不碍眼,又各其所用,岂不甚好?”

“长老说的是,等家法过后,送他回他家老宅。”

此时,屠藤母子早已血肉模糊,不省人事了,但命运却已经被安排了。

大殿议事结束后,已经不省人事的屠藤,被下人送回了屠家老宅,他的母亲卢氏,则被抬进庄主卧室疗伤休养。

深夜,叶公带着大儿子叶文,来到密室商谈。

“爹,原谅孩儿没有赶上您的大婚!”

“你是去办正事,不要紧,再说什么大婚,要不是有所他图,怎么会娶一个商人之女,还是个寡妇!”

“是啊,爹,孩儿也不明白,这不是您的行事风格。”

“很多人都不明白,好吧,我就悄悄告诉你,不要外传,任何人也不行。”

“爹请放心,孩儿谨记便是。”

“几月前,你曾见过屠跃夫妇,是不是!”

“是啊,我临时去帮忙运酒,怎么啦?”

“那你看到屠跃夫妇,你觉得他们年方几何?”

“二十出头,我也曾奇怪他们是何时联姻的,难不成还是孩子时就?”

“实际上他们却是很晚才有的孩子,卢氏今年三十有八,你觉得像吗?”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有延年益寿,青春不老之法?”

叶公默默点了点头。

叶文震惊的瞪大着眼睛说道:“就算是爹您,作为第一魔魂师都无法做到,他只是一个商人酒匠,这里有什么蹊跷吗?”

叶公皱着眉头忧虑的说道:“我最担心的是,传说中上古神兽已经重现人间,而我们却对他们一无所知,是敌是友难下定论。”

叶文一听,不寒而栗的说道:“上古神兽!他们真的存在吗?”

“我们山庄的创始祖先号称见过,但后世历代庄主,直到我这一代,都没有见过,但也不敢说祖先的话是假的,毕竟只有这些神兽才有着与天同寿的魔力,所以万一是真的呢?”

“爹,您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是一个偶然机会,屠跃的妹夫,一个叫谢贾的纨绔癞头,在和屠跃喝酒时,屠跃酒后失言,透露了自己青春不老的事,但没说由来。后来谢贾因心怀妒忌,告诉了咱们山庄的家将叶申,叶申又告诉了我,而后我买通谢贾想办法套出由来,但都没有成功,没办法,我就让叶申设计陷害他,让他吃官司坐牢,但是,在牢里无论是威逼利诱,还是严刑拷打,都没有用,最后不小心失手,将他打死了。”

“所以爹认为,他的夫人卢氏或他的儿子屠藤,都有可能知道,因此才把他们招入山庄?”

叶公又默默的点了点头。

“既然长生不老,为什么屠跃最终还是命丧黄泉呢?”

“那是因为他是人为致死,不是自然而亡。”

“明白了,爹,还有,他们母子不像知道的样子!”,叶文好奇的问道。

“当然,他们母子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是屠跃,也不会轻易说给女人和小孩子听,他们太容易在别人面前炫耀,很容易不小心说出去的,连屠跃自己,不也是不小心酒后失言吗?这件事我们需要耐心试探,只要探究出一些蛛丝马迹,就有机会弄清楚方法。”

“爹爹真是旷世奇才,孩儿这辈子也赶不上。”

“别说这些吹捧的屁话!”,叶公瞪着叶文说道。

“是的,爹,那我该做什么?”

“你派你最信任的、口风最紧的人,盯着屠藤,至于卢氏,交给我,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他们自己告诉我们。”

“明白,爹,这是最高明的办法,让他们自己来告诉我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屠魔戮道》<<<<

第2章 沐浴惊魂

屠藤家的老宅,坐落在见龙城附近的拜龙山里,在山腰一片树林深处,一处背靠山泉的一小片平地上。老宅是屠藤祖辈千挑万选之下,才确定的家族发源地。这里的泉水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山泉,它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造出的酒极为薰香甘醇,让人欲罢不能。

屠家老宅建好之后,接着在后院建起了一个小酒坊,从这里出产的屠家特制秘方酿造的“天液”酒,很快就享誉天下,世人皆为之倾倒。只是那时候,出产不多,每月只能出产数十桶,除了要卖给皇家、神叶庄园,还有就是当地最大的客栈酒楼“拜龙客栈”

后来,屠氏家族的后代继承人中,也就是屠藤的父亲,屠跃,为了更大的财富,离开老宅,在城镇里建造了更大的酒坊,利用普通井水来酿造天液酒,但口感当然远不如纯正的拜龙山泉水酿造的“天液”酒。只是后来,大多数人,并不是为了享受真正的甘泉佳酿,而是盲目崇拜,附庸风雅而已。但却为屠家贡献了巨大的、富可敌国的财富。

如今,除了这处老宅及其酒坊,其他的产业全部被充公拍卖,最后落入了神叶山庄。屠藤也从巨富公子,变成了在小作坊苦苦挣扎的穷小子。

当屠藤被神叶山庄家法打伤,拖回到了屠家老宅后,姑父谢贾找了医师帮其疗伤,并命自己的女儿,屠藤的表妹,谢雨来酒坊照料他,还兼顾管理老宅酒坊。

谢雨和屠藤青梅竹马,年岁仅仅小屠藤几个月,当年屠藤的父亲屠跃与亲妹妹,因为父母双双染病早亡,俩人相依为命,靠祖传秘方酿酒为生,长大后屠跃娶了平民卢氏,后来妹妹与落魄公子谢贾私好,遭到屠跃的反对,但最终执拗不过,还是答应了他们的婚事,而谢贾则在酒坊帮工。再后来屠跃的妹妹生下谢雨,难产死去,临终托付哥哥屠跃照顾自己的女儿,而谢贾,背靠首富大舅哥,好吃懒做,除了吃喝玩乐,根本不懂照顾孩子,因此,谢雨才从小跟着屠藤一起在屠家长大。

十五岁的谢雨,外表有些文弱,容貌清秀,但从小懂事,自从屠藤的父亲惨死在狱中之后,和屠藤一样,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如今表哥被打成重伤,于情于理都必须前来照料。

每日,谢雨一早从自己家里来到酒坊,给屠藤做好早饭,然后张罗几个伙计干活,俨然就是酒坊的老板娘了。等屠藤醒来,帮他下床,扶他入厕,给他打水洗漱,陪他吃早饭,伴他遛弯。一直到晚上,一起吃完晚饭,才离开酒坊,回到附近自己的家里。

这天,太阳快要下山了,谢雨正在登记并查验伙计们酿造的酒,而屠藤则躺在前院的躺椅上边喝酒边发呆,一会儿功夫,伙计们都完工回家了,谢雨看到表哥颓废的样子,脸上流露出伤心的神色,收拾好账本,便去了厨房。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谢雨端出一托盘的饭菜,来到前院,摆在屠藤跟前的矮桌上。

“表哥,吃饭吧,边吃边喝!”

屠藤轻叹了口气,将腿从躺椅上放下来,并转过身对着桌子,看了看,拿起了筷子,跟着谢雨吃了起来。

“表哥,我看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你去镇上逛逛街、散散心吧。”

“有什么好逛的,街上都是等着看我笑话的人,凭什么满足他们?”,屠藤冷冷地说道。

“笑话你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以前妒忌你,现在才会笑话你,你就这么让这些坏人继续笑话你吗?”

“你少教训我,我就这样,不高兴就回家去。”

说完,屠藤生气的把筷子扔在桌上,扭过脸去不说话。

谢雨吓了一激灵,一动不动不敢继续吃饭,也不敢说话。虽然在别人面前,谢雨是个有主见,而且要强的小姑娘,但在表哥面前,却总是唯唯诺诺,委曲求全的样子。

“吃饭吧,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自己的气!”

屠藤知道是自己错了,表妹也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便冷静了一下,向表妹解释。

谢雨听后,这才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又开始吃了起来。

经过数日悉心照料,屠藤总算恢复了健康,但内心一直在反复回想着父亲的死、母亲的改嫁、和在大殿上,以及自父亲出事以来的一连串的各种羞辱,因而内心极度悲伤消沉,恨自己无能,恨上天无眼,如今就想破罐破摔,呆在酒坊荒废身体、饮酒度日。

这天,深夜醒来,老宅内已经没人了,谢雨和伙计们都早已回家了。屠藤拎着灯笼,漫步来到后院,东逛西逛。院子不算大,到处整整齐齐的摆放各种大小的酒坛、酒缸。进了制酒车间,各种酿酒设备也都擦拭干净,静静地等待天亮。必须说谢雨年纪轻轻,但已经持家有道了。

在车间一边,靠墙并排摆放着三个超大的木质酒桶,这是祖先当年亲手打造的,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如今仍能使用。屠藤漫不经心的走近观看,心里却想起父亲在世时,经常会回到这里,带着自己查看这些酒缸、酒具,这里的一切,尤其是这三个大木桶。

忽然,一个写着字的酒牌,映入眼帘,仔细一看,上面写着:明,神叶。这是说,这桶里的储存的酒,明日要装入小木桶,送往神叶山庄。

一想起神叶山庄,颓废无神的屠藤,立刻血涌上头、怒火中烧,真想将灯笼扔进酒桶点燃了这里,让他们永远喝不到祖传的美酒。

不过很快,少年但有所老成的屠藤,冷静了下来。不想看到有关“神叶山庄”任何东西,于是便准备回房休息,正要出门,忽然眼神一亮,想起了什么,接着鬼魅冷笑,然后将灯笼挂在门上,借着烛光和月光,来到那个挂着“神叶”木牌的酒桶跟前,脱了衣服,一丝不挂的打开桶盖,爬进了酒桶。

原来屠藤是在酒里洗澡。悠哉悠哉的,张开着双臂,闭着双眼,幻想着叶家上下喝着自己的洗澡酒的样子,慢慢的,全身浸入了酒里,脸上浮现着阴暗的笑容。

“屠藤,你在干嘛?”

突然一个低沉的老人发出的说话声,从酒桶底部传入屠藤的脑子里,立刻打断了他的美梦,惊吓的他“噌”的从酒中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四周张望了一下,迅捷地爬出酒桶,拾起衣服,连滚带爬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连身上的酒滴都没来得及擦拭,便钻进被窝,蒙头不敢出来,显然,刚才酒桶里低语,还在他的大脑里回响,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自己撞见了鬼了?世上真的有鬼魂?说话的声音是祖先的鬼魂发出的吗?那个酒桶的确有年头了,住几个祖辈鬼魂,也真有可能,那为什么不追过来?问我在干什么?难道鬼魂看不到我在干什么吗?

次日,屠藤全身着凉,病倒了,但这次不是外伤,只是着凉感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屠魔戮道》<<<<

第3章 尬遇女神

又过了几天,屠藤安慰自己,那天夜里,是自己有些醉了,才造成了幻听,因此,也就渐渐忽略了酒桶闹鬼的事。

在谢雨的耐心劝说下,这天下午,屠藤终于有所感动,鼓起勇气,准备从此以后,亲自去给山下城里的拜龙客栈送酒。

这个城市,名叫见龙城,据城里的老人代代相传,当初这里只是个居民不到百人的无名小镇,附近的山,也是座无名山,但当年小镇最高官员说,夜晚见到了神龙出现,并飞向了无名山,因此便将此小镇改名为见龙城,并带领全城百姓上山拜祭神龙,同时将那座无名山改为拜龙山。从此,一传十,十传百,见龙城和拜龙山,便开始在这个叫做魔境帝国的国家里出了名。

后来,来此定居的、做生意的、朝圣的人也越来越多,小镇也越来越大,并不断扩建,屠家祖先也是这个时候来此地定居的。最终,这里发展成了城市。

再后来,这里也变成了一些大家族争夺的一块宝地,直到神叶庄园的叶氏一族,将其他宗氏家族赶走之后,这里几乎就是叶氏一族的城市了。

一路上,屠藤一边驱赶着马车,一边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街上人来人往,街坊们没人不认识屠藤的,有人抱着同情、惋惜的看着他,有人则就像神叶山庄大殿里的那些人一样,充满了恶意。

就在一个多月前,屠藤一家还是当地首富,虽然屠藤不是那种玩世不恭的富家恶少,但毕竟曾经家财万贯,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簇拥、风光无限,因此遭人妒忌憎恨也是必然的。

而如今,风云瞬息万变,父亲冤死,财产被强行充公,母子为保命,母亲改嫁,屠藤则落魄到,像个酒坊小厮一样亲自登门送货的地步。这些遭遇,自然也让那些有恶意的人,就像过节一样,全都出来看热闹了。

“哼,他们屠家以前不知坑了多少人家钱的血汗钱,现在遭报应了吧!”

“这个屠家恶少,罪有应得!”

“他爹才死几天,他娘就急不可耐的改嫁,真是丢人!”

因为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听见了人们的这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但屠藤只能装作不在乎,假装听不见,继续驾着马车,朝前走着。

马车来到十字路口,正欲拐弯,突然迎面奔来一支马队,为首的骑马人冲的太快,来不及停下,与屠藤的马车撞了个正着,自己也摔了下来,而马车也被撞的侧倒了下来,屠藤和两大桶酒都摔在了街道上,还好,酒桶很结实,居然没摔碎。周围人也被突如其来的车祸吸引,都围了过来观看。

马队摔下来的人正是神叶山庄,叶公的三弟子,叶狼,一身灰色束腰长袍,身材一般,一脸的刁蛮痞像。跟在他后面的随从,这时也都下马来扶他,叶狼气急败坏的迅速起来,朝屠藤一看,脸上的恼怒变成了意外惊喜。

“我当是哪个不长眼的杂碎,原来是我们叶公的便宜儿子,那个不识抬举的小兔崽子。”

叶狼边说边走了上来。这时屠藤也慢慢的爬了起来,而且根本不理会叶狼,自顾自的去扶马车。他的无视,让叶狼更加恼怒,气急的上前拉过屠藤,一拳上去,屠藤立刻鼻子流出血来,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又一次摔在了地上。叶狼跟着上来,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又踹又踢,甚至还伴着动作的节奏在骂。

“你以为你还是富家公子呐!”

“踢死你个不长眼的小杂碎!”

“以后,本大爷,见一次,打一次!”

屠藤则抱着头,躺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忍着,周围人没人敢上来劝架,都知道叶家是这个城市的最有势力的人家,叶家的人又经常出入城市,人们都认识他们,也没人敢惹怒他们。

“够了!”

这时,叶狼马队后面的人跟了上来,说话的正是叶公的三女儿,冷艳、英气的叶秋。在叶公的两个女儿中,叶秋是叶公的原配夫人所出,而二女儿叶冬,则是叶公带回家的私生女,她的母亲是谁,叶公从来没有提起过,至今是个谜。而这件事也让叶秋的生母,从此郁郁寡欢,最终抑郁而死。也因此姐妹俩表面和睦,私下相互仇视,明争暗斗。

因为生母的早逝,也让叶秋从此变得忧郁早熟,而她的冷酷傲气,在几年前的少年屠藤眼里,就是高贵圣洁的女神一般的存在。因此,当年每次家仆去神叶山庄送酒时,屠藤都要跟着,总是盼望着能和叶秋打个照面,一窥芳泽,或是聊上一句。

但魔界世家与商人世家是两个世界,他们瞧不起商人,因此叶家人根本不会正眼看屠藤一家,即使屠藤母亲改嫁给了叶公,一样没有得到改变。也因此屠藤从来没有机会,和自己暗恋的女神说过一句话。

而叶秋,因为天资聪颖,又十分听话,办事认真,行事果断,从无败绩,深得叶公宠爱,在神叶山庄的地位,仅次于叶公、大哥、大师兄。而对于叶秋的婚事,则是叶公座下最得意的三个弟子,最关心的事,因为三个弟子都希望自己是那个能娶到叶秋的乘龙快婿,也因此师兄弟之间明争暗斗着。

叶秋话不多,但很有威严和气势。而听到叶秋发话,叶狼不敢怠慢,而惹她不快,赶忙停下了手,回过头对叶秋一脸殷勤陪笑地说道:“看到这个不识抬举的混小子,就想起那日在大殿上顶撞师傅的事,我就忍不住想上去痛扁他一顿,今日总算得偿所愿了。”

说完,叶狼又回过头去,冲上去两脚,没有踹屠藤,而是把两桶酒踹碎了,并且还不忘朝屠藤啐了一口。然后便上了马,慢慢得继续朝前走去。

叶秋骑在马上,极其鄙视的看了一眼叶狼的背影,然后转过头,脸上微露怜悯的低头看着屠藤,而此时屠藤还趴在地上,但他也意识到有人在看着他,于是也下意识的也看向了叶秋,双目交汇,一个是冷峻同情,一个痛苦愤恨。

“你的伤都好了吗?”

叶秋突然的如此发问,让屠藤吃了一惊,在自己无限风光的时候,从不正眼瞧自己的叶秋,却在自己最颓废落魄的时候,突然关心起自己,并问自己伤势如何,这让屠藤一时忘掉了她是叶公之女的事,于是赶忙勉强站了起来,平静地说道:

“都好了,谢谢你的关心!”

叶秋朝屠藤微微点了下头,并示意手下帮忙扶起马车,便英姿飒爽的策马而去。

也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痛苦,没想到和自己暗恋的女神,第一次说话竟然是这种情况下,真有些尴尬的无地自容,明明知道人家只是怜悯自己,但还是内心翻腾了起来,于是呆呆楞楞地站在那里,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黯然神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屠魔戮道》<<<<

第4章 古灵精怪

叶秋的马队走后,街上的人们又都恢复了正常,没人再去理会屠藤,这时屠藤才感觉到刚才被踢的疼痛,胸口一疼,腿一软,又瘫坐在地上。

散开的人群中,一个一直在街边看热闹的。男装打扮,但长相俊俏水灵的姑娘,跑上来帮忙扶起了屠藤,并掏出手帕擦去他脸上的血迹。

“你就是屠藤吗?”

屠藤没有理会,先掸了掸身上的土,才扭头说道:“多谢姑娘。”,说完就去牵马。

“你的名字真有趣,我叫顾怡,你要去哪?”,姑娘一边眨着大眼睛问,一边跟着。

“去客栈,告诉老板,酒没了。”,屠藤下意识的回答道。

“哦,应该的,然后呢,你不请我喝一杯吗,我刚才扶你起来,你不谢我吗?”

屠藤又没理会,牵着马车开始朝客栈走去。

“你刚才这么被羞辱,爆揍,你都忍得了,说实话,你也真了不起!”

“那个打你的人是谁?”

“那个喊‘够了’的姑娘跟你什么关系?”

顾怡一边跟着,一边连夸带问说着,但一个答案也没等到。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客栈,屠藤将马车拴在客栈门口,接着进了客栈。

“掌柜的,酒都撒在大街上了,我明天再给你补上吧。”,屠藤面无表情的低声说道。

“看到了,能怎么办呢?只能这样了。”,掌柜的没好气的说道。

“那,现在给我拿一壶酒。”

“嘿,你是来送酒的,怎么找我要起酒来了?”,掌柜的有些生气,但还是无奈的从柜台下,拿了一壶酒递给屠藤。

屠藤又拿了两个酒碗,扭头示意顾怡,于是俩人坐在一张空桌上,喝了起来。

“这杯酒就当是谢过了。”

“勉强接受吧!对了,你知道吗?我有一堆话想跟你说,天下的酒坊不下千万家,但是只有你们屠家酒坊特殊,孤儿寡母更是遍地都是,却偏偏只有你娘嫁给了天下第一山庄的叶庄主。”

“你倒是一点不见外,你想说什么?”,屠藤问道。

“我想说的是,你就没觉得奇怪吗?”

“奇不奇怪,也是我家的事,关你屁事,你是何居心?”,屠藤又问道。

“只是单纯的好奇!你知道吗,你已经是天下的名人啦,不再是什么小酒坊的小东家了,你看客栈外面,不要扭头,街对面那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他们是被派来盯着你的。”

顾怡边喝着酒边津津有味的说道。

屠藤也没去朝外面看,而是继续喝着酒,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切。

“你就没想过你爹死的很蹊跷吗?”

“不准你提我爹。”,屠藤生气的说道,说完怒饮了一口酒,瞪了顾怡一眼。

“告诉你一个小秘密。”,顾怡左顾右盼了一下,神神秘秘的样子,凑到屠藤耳边说道。

“我也可以像刚才那个混蛋一样的揍你一顿,你就像个弱鸡一样。”

一直都保持着很丧的脸上突然笑了一下。

“那动手吧!”

“真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你这么想挨揍,不如回家好好想想,你爹都留给你些什么了,是什么让神叶山庄的人,对你和你娘这么上心!”

一句话提醒了屠藤,本来还以为叶公只是对母亲和酒坊垂涎三尺,原来也许还有别的答案,很多奇怪的事也就说的通了,父亲到底留下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或秘密,以至于为此还丢了性命?而且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古怪的姑娘也有这么大兴趣?自己到如今竟然全然不知道,相信母亲也不会知道,不然没理由不告诉自己。

“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个小人物,倒是那个大人物,你了解吗?”

“你说的是神叶山庄的叶公?”

“是的。”

“听我爹说过,他是魔魂师,天生有魔魂的一类人,会施放魔法,战斗的魂赋。”

“没错,这类人天生会魔法,那你知道叶公最强的本领是什么吗?”

“不知道!”

“他有一招叫做‘上古风暴’的大招,天空中形成一个超级巨大的风暴漩涡,威力不可想象,直接可以将一支千人大军冻死,当年就是这一招打败了三大山庄的联合攻击,厉害吧。”

顾怡一边比划,一边说道,语气充满了神往。

“你就吹吧!”,屠藤不屑的说道。

顾怡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知道,每个人都有天生的魂赋,你们屠家都是匠魂,酒匠的匠魂,青绿色的魂气,你就是一个小酒匠。”

“对不起,我连小酒匠都不想做,再说,你说的这些,都是老人们口中的故事,骗小孩子的,喝光你的杯中酒,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你不相信是不是?那就让你见识一下,看好了,小子!”

说着,顾怡伸手抓住屠藤的后脖颈,暗自运功,双眼发出紫光,接着开始扫视客栈大堂里周围的人群。

而屠藤因为顾怡施法,传递来的魂气,双眼也发出紫色光芒,同时看到了周围每个人周身发出的魂气场,除了自己的魂气是青色的,顾怡是紫色的,其他人都是天蓝色的。

此时屠藤已经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定了定神,屠藤才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魂气?”

顾怡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相信了吧!不同的的魂赋会散发出不同颜色的魂气。”

这回是屠藤点了点头。

“长见识了吧,土鳖!”

顾怡边说边停止了施法,松开了掐着屠藤脖子的手。

“你知道酿酒需要几道工序吗?”

“不知道,我又没学过。”

“连这都不知道,真是个土妞!”

“你,好小子,这里等着我呢!”

“像我这样,没有魔魂,不能学习魔法吗?”

“不能,你注定就是个工匠,酿酒工匠,面对现实认命吧。”,顾怡惋惜的拍了拍屠藤。

“对了,你打的过叶公的三弟子叶狼吗?”

“你说的是今日痛扁你的那个小混蛋?他才到三阶一段,我是四阶,整整高他一阶,弄死他,如同踩死一只臭虫!”

“什么叫三阶一段?”

“魂气分等级的,一共九阶,每一阶又分九段,相当于九九八十一级。”

“呵——,原来学会这些,还需要学好算术!”

“哈——哈——,你开玩笑,这还复杂?但凡有些脑子的,都不会搞错的。”

顾怡假笑了笑,不屑的说道。

“还有,魔魂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

“传说几千年前,上古神兽之间爆发了战争,这场战争结束后,死去的神兽不但身体死了,而且因为受伤、或死亡,他们的魂魄也被胜利者撕的粉碎,而一片片的魂魄碎片在这片大陆上飘荡,直到遇到怀孕的女人,魂魄碎片进入了这些女人身体里的胎儿里,就变成了这些孩子的天生魂气。所以在我们中间,才会出现有魔魂的魔师,有战魂的战士,有医魂的医师,还有有膳魂的厨师、匠魂的工匠、乐魂的乐师等等,最为少见的还有一种魂赋,叫蛊魂,如果你一生能见到一个蛊师,既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因为当你知道他是蛊师时,你已经中了他的毒,就要死去了。”

“你说的也太邪乎了!”,屠藤将信将疑的看着顾怡说道。

“说你是个土鳖,你还真是句句冒鳖气,天下之大,你才去过哪里?是不是连见龙城都没出去过?”

此话一出,正中要害,屠藤瞬间感到自己真的是毫无见识,一时自卑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我要走了,想见我的,告诉这间客栈掌柜的,我就会等你。”

说完,顾怡便起身走出了客栈,屠藤这时才发现,天色已经渐暗,该回家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屠魔戮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