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七阕白的小说,江语棠,顾倾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作者:七阕白

主角:江语棠,顾倾城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郁郁不得志的写手余唐写了十年小说终于熬出了头,谁料竟在刚刚拿到剧改资格的当晚猝死案前。睁眼,余唐穿成了自己小说里的小小女配江语棠,面对着自己设定的“十八线网糊”身份,余唐一咬牙,老娘是作者,老娘说了算!
被嘲讽学历低?半年后B大研究生的录取通知甩在众人面前。没演技全靠脸?演不来戏我们可以做编剧。
没想到被纸片人父母催婚,江语棠望着眼前斯文败类的相亲对象:帅哥你谁,我没写过你啊?

第1章 糖芋苗幸运E

余唐被闹钟叫醒的时候,迷迷糊糊看了一眼时间,上面的数字惊得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来。

“早上九点?我怎么会定这么晚的闹钟!”

余唐崩溃地挠了挠头,今天可是她的大日子,和编辑约好八点半见面谈她的小说《影后倾城》的剧改事宜。庸庸碌碌写了十年小说,终于有了这么一个机会,结果居然因为定错了闹钟放了编辑鸽子……

“啊啊啊啊,周姐连电话都没给我打,肯定是生气了!”余唐抓狂。

突然,她望着床单愣住了。

为了剧改事宜,她特意从老家飞到上海,应该是下榻于一间小小的便宜旅馆,这一床天蓝色的大床单是什么鬼?

而且自己昨晚不是在熬夜校对文章,想在剧改前把连载时的一些细节修正一下,怎么躺在了床上?

这好像也不是自己住的旅馆啊?

这手机……虽然和自己的是一个型号,同样是厂家送的透明手机壳,锁屏也是一样的系统默认杂志锁屏,可划开来的桌面什么的,根本不是自己的手机!

余唐懵了。

环顾四周,这里是一间小小的公寓,一室一厨一卫,ins风的内装,家具很简单,看来都是拼西西上买来的便宜货,一张床,一张架着电脑和直播用品的书桌,一把椅子,一张全身镜,一面照片墙一个衣柜,就是全部家当了。

她走到全身镜前,眼前的女孩是她又不像她。余唐可以毫不怀疑地说,这就是自己,可眼前的女孩约莫二十上下,脸上还带着未脱的稚气,又比二十岁的余唐更善保养打扮,身材管理得当,哪怕是一件明显劣质的睡裙穿在身上都有种小千金的气质。余唐大学时从不化妆,每天扎在书堆里没日没夜地读书,又总是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邋里邋遢地。但凑近了看这五官确实是自己的——

她脚上发软,跌跌撞撞地走到一边的书桌前,翻箱倒柜地找到了证件包。

身份证上的女孩就像她的孪生姐妹一样,余唐眯起眼睛,望着那身份信息,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江语棠,2000年7月30日生,住址在月城市望月区。

再翻学生证,月城电影学院表演系18级2班。

打开手机里的抖音,id七月海棠。

余唐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穿书了,穿成了自己写的小说《影后倾城》里的小小女配江语棠。

小说里的江语棠,原型正是余唐自己。余唐是个郁郁不得志的小写手,江语棠是个十八线网糊。如果说女主角顾倾城是余唐心中理想的自己,江语棠就是余唐真实的自己,她平凡甚至平庸,虽然有一张好脸蛋,可放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中便平平无奇。

江语棠出身小镇,学习一般,才华平平,上的是个普普通通的二流大学,父母虽然宠爱她,可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没有人脉、没有资本让她举步维艰。江语棠这个角色在小说里也只是一个出现了十章左右的小配角,她和女主一起参加选秀节目,最后只是成了女主角顾倾城的陪衬,选秀失败后,她默默地坐在一边哭泣,顾倾城来安慰她却被她拒绝。等到顾倾城成为影后,某次参加综艺去到的正是江语棠家乡的小镇,意外在商场里遇见卖奶茶的江语棠。顾倾城笑着向江语棠打招呼,江语棠却假装不认识顾倾城。

现实中的余唐,毕业于一个还不错的大学,从小酷爱读书写作的她一直是家乡那个小镇里被长辈称赞的小才女。可大学的四年,大都市的姹紫嫣红冲击着小镇青年单色调的世界,余唐发现自己的才华在这里不过尔尔,她不再有皇冠,她是大千世界里再平凡不过的一员。她的身边有富二代,有顶级的学霸,有才貌双全的美女,有日进斗金的财神……小镇出身的她在耀眼的群星面前失去的光芒。

大学毕业后,她在首都工作了两年,做着自己不太擅长的工作。漫长而拥挤的通勤、水涨船高的物价、令人窒息的房租……她都咬牙坚持下来了。可没想到爷爷的一场大病成了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父母接连累倒,老人家日日夜夜希望能再见她一面,她辞了工作回到老家,一边照顾父母,一边陪爷爷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从大学开始余唐就用“糖芋苗”做笔名写网络小说,在父母的鼓励下,她开始全职写作。

小镇的日子很慢,物价很低,微薄的稿费在这里似乎也没有那么相形见绌,一家三口过简单幸福的生活。终于在二十八岁这年,她的作品终于获得了剧改的机会,她原本打算拿着这笔钱带父母出去旅游……

昨晚……余唐回想起自己坐在电脑前码字,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她本以为自己是眼疲劳了,正准备去拿点眼药水,起身的一瞬间骤然感到在自己的脑袋里有一股热流迸开。

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余唐跌坐在床边。

她艰难地消化着这一切。

余唐的妈妈总是叫她不要老是熬夜,她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觉得自己运气不会那么差,深夜又比较出灵感,写到两三点是常有的事情。没想到自己的天赋属性居然是幸运E。

眼泪吧嗒吧嗒地从余唐的眼眶里掉出来,她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她若是真的猝死、死透了,倒是没有烦恼了。可现在她穿书了,她只觉得愧对自己的父母。余唐是独生女,她不敢想象她的父母在她死后会怎么样。

明明……一切都刚刚好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来了。备注是“母上大人”。

“小棠,今天不是有直播吗?怎么到点了没有开呀?妈妈前几天上班忙没看你直播,今天想你了,你怎么不播了呀?”或许是隔着手机声音有些失真,余唐总觉得江语棠的妈妈声音和自己的妈妈有七分相似,方才的愧疚顷刻间如海啸一般将她淹没。她忍着眼泪闷闷地说了一声:“妈。”

“你怎么在吸鼻子,是不是感冒了?”江语棠妈妈的声音带上了担忧,“上次回老家叫你带一点感冒冲剂走,你偏不肯带,最近是流感季节,你可千万照顾好自己啊。”

“嗯……”余唐抹了一把眼泪,“没事的,我正打算点个送药上门呢,只是感冒而已,喝点热水就好了。”

“我听你讲话含含糊糊地,是不是刚刚在睡觉?你有没有发烧?”

“没有,妈妈。我刚刚确实在睡觉,我体温正常的。”余唐顺着讲下去。

“那妈妈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那直播不播也罢。”

余唐苦笑,江语棠的抖音账号没有签约什么公司,都是自己的一些生活vlog,直播也是坐在镜头前吃吃零食讲讲笑话,来的大都是她老家的朋友和长辈,粉丝里稀稀拉拉的一千来号人实在是尴尬。挂掉电话以后,余唐慢慢梳理好自己的心情。

既然重生在自己写的小说里,那她不会再像自己原先给江语棠设定的这个路线走下去。

上辈子有太多的遗憾,她把这些遗憾都写进了小说,让自己一部又一部的女主角在小说的世界里替自己完成自己人生诸多的缺漏。而昨日之日不可留,她总要慢慢接受“余唐”已经死了的现实。如今,那些遗憾,她要以“江语棠”的身份一一弥补,由她自己,亲手填补自己人生的那些空白。

她录了一段视频,声明自己最近身体不适,将暂停更新一周,希望家人们不要担心自己。视频上传后,她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很久……

再次从床上坐起来时,她将以“江语棠”的身份,在这个由自己一点点构筑的世界里,过不一样的人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第2章 老母亲的心

“老师好,我是江语棠。”余唐——以后是江语棠了——站在星动娱乐的面试官面前,露出自己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遍的“得体微笑”。

江语棠重生以后发现,这个世界好像并不完整,比如眼前的月城,有时她去一些地方,会触到像空气墙一样的东西,但这些空气墙会随着她的触碰慢慢消融,有时消融得很快,有时会过一两天那个地方才解封。她慢慢适应着这个由自己创造的世界,她发现这个世界的范围在随着自己的探索和想象一点点扩大——这让她感到欣喜。她逐渐意识到自己似乎可以在一定的规则内对这个世界的设定进行修整和完善。

对于一个写手而言,没有什么比让一个小小世界在自己的手下慢慢成型更吸引人的了。

现在的江语棠毕竟不是那个学表演的江语棠,怎么可能会表演。江语棠现在只感谢自己写小说的习惯好,配角的人设也有完整的背景故事,哪怕这些故事并不会出现在小说里。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个月里,她很快融入了江语棠的身份。

江语棠在大四实习期间签约公司的剧情应该发生在小说开始之前,江语棠的登场在小说的前期,和顾倾城的咖位相当,所以才会一起选秀出道。而江语棠设定中签约的公司是一家更大的公司盛景传媒,只是在盛景江语棠实在太不出众了,得到的资源也很差。

而《影后倾城》本身讲的就是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顾倾城是江语棠同校的学姐,长江语棠两届,因为成绩优异在研究生阶段进入了Y国皇家表演学院进修,毕业回国后却毅然选择了男主角许无锋的小公司星动娱乐,星动娱乐自然倾尽全公司之力捧红了顾倾城,而顾倾城也捧红了小小的星动娱乐。

有实力、有远见,这就是网络写手糖芋苗骄傲的亲女儿顾倾城。

掐指一算,现在亲女儿还在国外留学,星动娱乐此时还是个看起来随时会破产的小公司,江语棠在投简历时特意挑了星动娱乐。

资源不资源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她亲亲亲儿子的公司,当妈的一定得支持!

而且,她很好奇自己的宝贝女儿到底是什么模样。

而现在,她正在欣赏自己的成果。

许无锋作为这次的考核官,就坐在江语棠的正对面。

不愧是我的男主角!江语棠的眼睛几乎都要黏在了许无锋的身上。小说里,她描绘的许无锋是个腹黑心机boy,高高的个子,清爽的日系短发,明眸皓齿,高鼻梁,剑眉,总是月牙儿一样笑着的眼睛下还有一颗桃花痣。如今儿子从纸片人变成了活生生的大小伙子,坐在那里一副人畜无害的乖宝宝模样,叫江语棠看得心都要化了。

“咳咳,江语棠是吧,你可以开始表演了。”许无锋被这个小姑娘看得心里发毛,总觉得这眼神怪怪的。他确实生了一副好皮囊,平日里没少得姑娘青睐,可没有一个用这种……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着他的。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笑容里染上一丝考量。

面试是即兴表演,有工作人员递上装着题目的纸盒子,江语棠心想,如果这时候让她来演老母亲角色,她一定能飞快入戏!随手一摸,嗬!

【见到许久未见儿子的母亲】

瞧瞧,这就是金手指的力量。

江语棠望着许无锋,露出了衷心的慈母笑容。她三步上前,一把拉住许无锋的手,激动地说:“小峰!妈妈来看你了!”

这一声小峰喊得许无锋莫名起了鸡皮疙瘩,他冷淡地抽出江语棠握住的手,道:“妈,别这样,我已经是成年人了。”

“什么成年人,你永远是妈妈的小宝贝!”江语棠不由分说,再次握住了许无锋的手,许无锋的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每个指甲都被修得齐齐整整干干净净,江语棠脸上的慈母笑快要咧到耳根了,“你看看你,怎么这么瘦,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妈妈知道你工作忙,经常加班,可是你也不能累着自己呀?”

虽然你热爱加班的设定也是我做的,江语棠内心道。

江语棠热切的眼神逼得许无锋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小峰,妈妈也知道说多了你肯定会觉得妈妈唠叨,可是妈妈都是对你好呀。知道你辛苦了,妈妈这次特意带了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那家茉莉花饼!”江语棠演得特别卖力,尽管在其他两个考官看来,江语棠的演技真的差到家了,也亏她这么尬的台词这么诡异的表情能拉着许总演这么久。

但许无锋却微微一怔。

眼前这个江语棠怎么会知道他喜欢吃茉莉花饼?

不对不对,肯定是巧合。月城在的这个省份省花就是茉莉花,月城和周边城市的居民都喜欢做茉莉花饼。

“小峰,妈妈这么久没见你,你有没有给妈妈准备什么惊喜啊?”

许无锋额角一抽:“你想要什么惊喜?”

“嗯……比如说,带个女朋友给妈妈看看?”江语棠几乎是脱口而出。唉,老母亲的心,不过是希望儿子身体健康,找个老婆,三年抱俩……

演到这里许无锋居然卡壳了。

他就说这个江语棠怎么这么奇怪……她真的和他家里那个不着调的妈妈太像了!说得话也像,看他的表情也像——只不过妈妈每次用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自己时一定是抓了自己什么把柄。

许无锋顿时如芒在背。

许无锋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事故过世了,留下一大笔家财和几家公司的股份,让他的妈妈变成了一个快乐的单身富婆。妈妈没有打理公司的心思,把许无锋抚养到了大学就甩手不干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许无锋,自己则热衷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甚至有理由怀疑,江语棠是他妈妈旅途上收买的、来监督他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的“间谍”。

眼看江语棠还要继续开口,鬼使神差地,许无锋猛地抽走自己的手说道:“可以了,你被录取了。”

考官A:?

考官B:?

“真的?”江语棠喜出望外,她就知道,自己只要去学,一定能演好!她甜甜一笑,再次拉住许无锋的手:“谢谢儿子!”

“……”

许无锋心里暗暗奇怪,我真的没想录取她!可这嘴,它跑得比脑子快!

然而江语棠根本不给许无锋反悔的机会,向三位考官鞠了一躬,道:“我明早找人事报到!”然后她一边给自己比了一个大大的“耶”,一边飞快地离开了房间。

两个考官面面相觑。

许无锋只好强行挽尊:“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个江语棠对表演很有热情,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小公司,演技强的那些实习生我们不一定能留住,江语棠这种我们可以慢慢培养。”

“万一她真的没有表演天赋也无妨,毕竟想要出名除了‘红’还有很多条道路可以走。”许无锋眯起眼睛,指尖轻轻地摩梭着江语棠简历的一角。

月城电影学院的表演系,这不是顾倾城的学妹吗?

看到顾倾城还以为月城电影学院挺厉害的,怎么这种人也能考上?

江语棠是吧,你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我分分钟让你走网糊路线。

“明天她来,安排她去徐玉那里报到。”许无锋调整好心态,翻开了下一份简历,“下一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第3章 让大纲见鬼去吧

在亲儿子的安排下,江语棠被分配给了星动娱乐未来的金牌经纪人徐玉。在原设定里,徐玉是顾倾城的经纪人,在遇见顾倾城之后推掉了其他的艺人,一心一意地带顾倾城出道。

这就是江语棠为顾倾城定制的伯乐和知己。

只是,为顾倾城定制的伯乐和知己显然不是江语棠的知己。

“动作,动作!这个动作怎么又错了!”徐玉今天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头发一丝不苟地在脑后盘起,翘着腿坐在电脑前看着江语棠练舞的录像恨铁不成钢。如今的徐玉做经纪人只有两年,很多地方也还稚嫩,江语棠是她来星动娱乐以后带的第一人,因此她非常重视。

可是这个江语棠,除了长了一张还算好看的脸以外,简直是一无是处!

演戏演戏尬到不行,跳舞跳舞手脚也不协调,唱歌算是唯一能拿出手的了,可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一到高音就没有气息了。进公司实习一个月,江语棠干得最顺手的事情就是给徐玉端茶倒水捶肩捏腿,让徐玉消消气。

“玉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真的好认真在练舞了,可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对不对,人家天生就不擅长跳舞嘛……”江语棠嘟着嘴可怜巴巴地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杯奶茶,讨好地推到徐玉面前,“消消气嘛……”

徐玉看见放在桌上的奶茶,更气了,染着朱红指甲的手一把掐住江语棠的脸:“一天到晚就会给我装可爱,这东西也是你能买的?你是不是已经偷喝了一杯?”

“我发誓我要的是无糖的!”

“你啊你,你最近脸都圆了一圈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胖了很多!”

“没有啊,我才九十多……”江语棠声辩道。

毕竟前世的余唐体重巅峰可是一百五。

“你不能用素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你现在放弃走演艺路线,你一天喝十杯喝到两百斤我都不带管你的江语棠。”徐玉伸出手指点着江语棠的小脑瓜,“你真是……”

“我真是不争气的阿斗,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是不成钢的废铁。”江语棠笑嘻嘻地接道,“玉姐姐消气了嘛,没消气我再骂自己两句。”

“我看你也就长了一张嘴!”徐玉也是被江语棠磨得没脾气了,这小姑娘年纪不大,胜在心思耿直,不会想着去走什么捷径。而且性格也很好,也没有什么偷懒耍滑的现象。其实她最近练舞练到很晚的事情徐玉也知道,可能就像江语棠自己说的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吧,那几个动作就连徐玉看看都看会了,怎么她就是做不好呢?

徐玉发愁地揉了揉眉心。

江语棠好在长了张脸,虽然放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不出众,可她天然,有种邻家小妹的感觉,因此徐玉给她接了几份平面模特的工作,她做得都还不错,面对镜头也不算扭捏——其实江语棠本来就不是扭捏的人,反而有时候行为过于浮夸,显得表演痕迹很重。这也是江语棠演技尴尬的原因,她往那里一站,脸上就差写着“我在演你”这四个大字了。

而且这个人手也笨,自己化的妆总是把原本的优势全都遮住,衣服也不会穿,都是在网上买一整套的便宜货,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卖家秀穿就完事了。徐玉仔细想想,江语棠所有的优点只能归结到,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以及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

会说话的嘴……

徐玉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重点。

“语棠啊,要不,你试着参加一下脱口秀?”

“嗯?”

“最近盛景传媒旗下出品了一个脱口秀,名叫《TA说》,这个节目盛景给了我们一个名额,许总原来打算签一个口齿伶俐的小网红来,那边还在抬价,未必能谈成。你要是有心思,我去帮你把这个名额要过来。”徐玉说着,从电脑里调出了这个脱口秀的资料来。

《TA说》是由盛景传媒出品、将在茉莉卫视播出的一档脱口秀节目,参赛者定位在90后和00后,主旨是新生代、新声音,同时会请到一些70、80后的前辈作为空降嘉宾和这些新生代脱口秀演员进行辩论,其中不乏一些大咖。这么好的资源,许无锋真的肯给自己?

那个许无锋本来想签的小网红名叫楚巧巧,在原作里也是个配角,只不过,江语棠拿的是平平无奇绿叶女配的话,楚巧巧就是心思百转千回的恶毒白莲女配。楚巧巧是个小心眼醋精,特点是能说会道,缺点是一开口能把白的说成黑的,很会搬弄是非。原来设定里楚巧巧就是通过脱口秀节目出道,成为了《TA说》的常驻嘉宾,因为口齿伶俐思维敏捷大大地圈了一波粉,后来被盛景传媒高价挖走。结果顾倾城选秀出道以后作为特邀嘉宾被请到了《TA说》,针对网络上对自己的一些非议做出了漂亮的回应,一下子风头无两,被抢了风头的楚巧巧便三番两次找顾倾城麻烦,在各个平台上发言针对顾倾城,可以说是顾倾城的黑粉头子了。最后,随着《TA说》这个栏目逐渐被同类的脱口秀节目取代,楚巧巧为了博眼球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最终被全网封杀。可以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一张嘴大红大紫,又因为一张嘴黯然落幕。

剧本是江语棠写的,江语棠当然知道此时的星动娱乐签下楚巧巧去参加《TA说》的录制稳赚不赔,而自己嘛……

不对,楚巧巧再怎么舌灿莲花,那小说里的对白也是她写的,四舍五入她才是真正能说会道的那个嘛!江语棠点了点头,反正她是作者,什么剧情什么大纲,都让他们见鬼去吧!

“玉姐,我可以!”

徐玉当即去找了许无锋,大概一小时过后,徐玉带着一沓资料出现在江语棠面前。

“谈妥了。”徐玉翻开许无锋给的资料,她总觉得许无锋对江语棠的态度很奇怪,明明江语棠面试的时候即兴表演尬出天际,后续的表现也证明了她这三年多的表演像是白学了,和普通素人没啥区别,许总凭什么在听自己说出江语棠这个名字时毫不犹豫地推掉了和楚巧巧的签约,选择让江语棠上?

许总是真的有手段把江语棠捧红吗?徐玉脑袋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许总的母亲、许氏集团的前总裁是个有手腕有魄力的女性,凭一己之力以孤儿寡母保住了许无锋的所有股份,并且在八年之内将许氏集团做得比许父在世时更好。而她培养出的许无锋毫无疑问也是优秀的,无论是人脉还是实力,想要把一个小艺人捧起来也未必是难事。只是许氏生意的重心素来在房地产上,星动娱乐又是许无锋的私产,并没有和许氏挂钩,也没有向外透露过和许氏的关系,更别说动用许氏的人脉了……

莫非江语棠和许总认识?看着也不像啊?

他真不怕江语棠搞砸了?徐玉自己都没信心。

徐玉想不通,许无锋自己也想不通。从见到江语棠的第一眼,他心中就有种莫名的情愫,总觉得他们的关系应该很亲近,好像多年未见的家人一样。再加上她说的那些话和母亲实在是太像了,一度让许无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个失散多年的亲妹妹。可是他背地里查了江语棠的祖宗十八代,可以说和许家没有半点的交集。

许无锋叹了一口气,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捏了捏鼻梁。

这个江语棠。

昨天他在许氏集团开了一天会,到晚上八点多才赶到星动的总部处理事宜,路过舞房看见江语棠特别卖力地练舞。

跳得那叫一个丑。

许无锋不是勤能补拙主义者,他相信人的能力是有差异的,如果勤奋真的可以填补一切,世界上就不会有天才和庸人的区别。

显然,跳个舞能把自己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江语棠并非舞蹈能力者。

许无锋甚至动了给江语棠做个体检看看她小脑有没有问题的念头。

可是签约都签了,还能咋地,凑合过吧。许无锋甚至动了眼不见为净的想法,下次提前问好江语棠又在哪里刻苦,自己绕开算了。

所以今天徐玉找到自己说觉得江语棠或许适合参加脱口秀,许无锋当即一口答应。一来,楚巧巧那边一直在抬价,明明只是个小网红,架子却端得很高,谈判技巧也十分娴熟,倒是让许无锋有些厌烦她贪得无厌的嘴脸,毕竟她给的价格已经超出了他心理价的两倍,在许无锋心里楚巧巧不值这个钱;二来楚巧巧若是谈不下,公司也没有合适的艺人,送谁去都没差,可是别的艺人都多少有点长处,只有江语棠现在都没观察到闪光点在哪,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毕竟她的工资只有楚巧巧开的价格的十分之一,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

许无锋突然明白了所谓赌狗的心态。

或许,从他签下江语棠的那一刻他就在赌吧……

心累,头疼。

下班时路过练习室,灯还亮着,里面传来了江语棠的声音。

“扁担长,板凳宽,扁担想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

“其他都没问题,你这个板凳的‘凳’字后鼻音怎么一直读不出来啊?”徐玉的声音传来,徐玉是地道的北方人,很会挑江语棠普通话的刺。

“哎呦,我的好姐姐,我除了这后鼻音不行,其他的字儿可是字正腔圆呐!”在首都待过两年的江语棠当即表演了一段带着南腔的北京话,“不信您听我说唉,凶柿炒蛋,装垫儿台,唉,这鼓玻璃棍儿,瘪玻璃棍儿,鼓玻璃棍儿比瘪玻璃棍儿鼓,瘪玻璃棍儿比鼓玻璃棍儿瘪……”

徐玉被逗笑了。

“我还能给你整个天津的。”江语棠说着说着上头了,“竹板这么一打呀,是别的咱不夸,咱夸一夸,这星动娱乐的徐玉大美女啊。这徐玉大美女,她到底美在哪,她是薄皮儿大馅十八个褶儿,就像一朵花!”

素来严肃的徐玉被江语棠逗得咯咯直笑:“去你的吧,敢情我是狗不理包子!”

“这不是我才疏学浅胸无点墨想不出什么词来夸你嘛。”

“得了吧,你这两三句也就糊弄糊弄外地人。你当我没听过天津快板啊?”徐玉笑着点着江语棠的额头,“你这张嘴我真是又爱又恨啊!”

“谢娘娘夸奖!”江语棠又学着小太监的声音应道。

门外偷听的许无锋也被逗乐了,只是他没有笑出声,而是弯了弯嘴角。

嗯,江语棠脱口秀要是红不了,干脆让她去做谐星吧。许无锋轻轻摇了摇头,打开微信,正好看见顾倾城给自己发了消息。

“无锋,我已经定下来明年八月回国,听说你开了一家娱乐公司?”

“嗯,公司刚刚起步,怎么,有兴趣和我们签约吗?”

“你别说,还真有此意。”

“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和盛景那样的大公司签。你也知道的,星动娱乐不是我事业的主场。”

“比起给别人打工,我更喜欢投资潜力股。你下班了吗?”

“下了。说起来,我最近签了一个月城电影学院的学生。”

“是我的学弟还是学妹?能被小许总提起的学生,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哈哈哈哈哈,与其说不是池中之物……算了,这么说好像也是。总之,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等你来的星动,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这么说来,小许总是准了我投资潜力股了吗?”

“这有什么准不准的,你若是来星动,我就是用上许氏的资源也要把你捧红。”

“不用许氏的资源,我要把星动捧红。”

望着微信上的字,许无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不愧是他欣赏的人。

原本因为江语棠的“出色”表现,许无锋一度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出了问题。今天江语棠的“单口相声”倒是给了他一个意外之喜,加上顾倾城的话。

太好了,小许总还是个眼睛正常的人。想到这里,小许总本人松了一口气。

他心满意足地发动汽车离开公司,而身后星动娱乐大楼灯火通明的练习室里,充斥着江语棠“板凳长”的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第4章 偏偏长了一张嘴

楚巧巧站在《TA说》节目的后台,冷眼望着眼前星动娱乐的人,心中暗暗不爽。

四个月前星动娱乐找她来签约想要她上这台脱口秀时,她的心情激动极了。她从大学期间就开始做短视频,与那些只会扭扭腰甩甩头发的低质量网红不同,楚巧巧是有实力的,她毕业于名校K大,大学期间就是辩论队的队员,她最开始只是个人运营,在抖音上分享一些自己打辩论赛的小技巧和打辩论赛的时候遇见的人、事、物,没想到意外地火了起来。有不少小公司背后找她签约,她都拒绝了,她性格傲气,觉得自己不该止步于此。后来是在她的粉丝团里慢慢发展起来她现在的视频团队,这几年做得一直不错。

而渐渐地她也发现,没有公司做后台,还是有太多的掣肘。

比如说《TA说》这栏节目,如果没有公司推荐,是参加不了的。楚巧巧已经毕业三年,步入社会后她的视频一直不温不火,很久没有涨过粉了,她需要这样的一个契机去转型,去更大的舞台。

瞌睡时有人送枕头,这是星动娱乐找上楚巧巧时楚巧巧的真实想法。虽然星动娱乐现在只是一家小公司,但这并不重要,只要能给她参加《TA说》的机会,这就能成为她的跳板,让她跳去更大的公司。

楚巧巧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所以给出的价格很高。

双方因为这个谈了一个半月,眼看星动娱乐那边都要松口了,谁知道突然传来星动娱乐的神秘总裁钦点了公司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的消息。

白白在星动娱乐浪费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楚巧巧又急又气,同时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把自己给挤下去。

于是她去查了江语棠。

点开“七月海棠”的抖音,看着那刚刚到四位数的粉丝,楚巧巧心中的怒意更盛。这个小艺人甚至谈不上出道,视频的质量也不算高,每天发一点自己做饭、打扮的生活视频,开直播就是和一群老家的长辈唠家常?她是村花吗?

楚巧巧总觉得星动这么做实在是过分,如果对方真的咖位够大实力够强,她也不是输不起的人,可凭什么是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江语棠?

好在她的小团队里有一个人和另一家小公司的老板有交情,眼看《TA说》的名额一一定下来,楚巧巧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用远低于星动的价格签下了这家公司,拿到了最后一个名额。

江语棠远远看见楚巧巧冷眼瞪着自己,心下了然。

她笔下的角色,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楚巧巧本心不坏,她是个很上进的女孩,只是她的功利心太重,于是逐渐在这个染缸中迷失了自己。现在她肯定暗暗不服气吧,被一个处处不如自己的人抢占了资源,换做其他人也会这样的。可,许无锋又不是傻子,楚巧巧想拿星动做跳板的事情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了,许无锋如果签了她说明许无锋不在乎,许无锋不签她也恰恰说明许无锋不在乎。楚巧巧还活在过去的光环里,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才在谈判中错误估算了自己的价值。说到底,许无锋在原作里签她,也是在以她做跳板,给星动娱乐制造一个正式进入大众视野的机会罢了。

但要论炒作……显然在许无锋心中一无是处的江语棠更有爆点。

江语棠早在准备节目的阶段,就被许无锋亲自谈话。许无锋说他会给江语棠准备两份通稿。

把这份资源给江语棠,星动可是实实在在得罪了楚巧巧。江语棠要是表现得好,她就是星动娱乐一鸣惊人的黑马;她要是表现不好,许无锋自有大把大把的钱把她往黑红的路子去砸。

江语棠想起亲儿子那时似笑非笑的表情,撇了撇嘴。这哪里是谈话,这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哪有老板上来就对艺人说你做不好就给我走黑红路线吧,万一艺人不配合呢!

不过在星动的四个月来,江语棠确实意识到自己演戏不行、唱跳不行,许无锋手里攥着合同她不能随便解约,他要是逼着自己去演戏去唱跳rap,她除了糊没有别的出路了。

“小棠。”一个理着蘑菇头的小姑娘走过来,递了一杯温水给江语棠,她是公司新指派给江语棠的助理宋薇,“喝点水润润嗓子,台本你看过了吧?”

江语棠点了点头。《TA说》这一栏综艺还是有一定的演艺成分在里面,总共请了十五位选手,其中节目主推的有一对孪生兄妹陈思宇、陈思瑶组合,双双毕业于国外名校H大,金融专业;国学才女胡霁,Z大中文系在读,因为在B站上读诗、讲诗而小有名气;综艺名嘴柳波,被誉为90后脱口秀第一人,言语犀利,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讲脱口秀,今年是第十一年。

除了这三组的四位嘉宾,其他还有两三个大公司定下的名额,这些人至少是要打到倒数第二轮才会被刷下去。至于剩下的江语棠、楚巧巧一流,能走多远只能各凭本事。

“后两轮你是肯定进不去的,名额已经定好了,前面的几轮你尽力而为。台本你也看过了,今天的即兴环节只有一个,其他的演讲稿你按照我们先前一起修改的背就行了。”徐玉在有些不放心地拉着江语棠的手老妈一样念叨,“我们这种咖位来了其实也不过是给别人做陪衬,你只要记住,不求你有什么惊喜发言,只要你别说错话就行。”

要知道,脱口秀最怕的就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江语棠点点头:“玉姐你放心,我根正苗红好青年,说话有分寸的。”

一旁的楚巧巧听见江语棠这么说,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果然是不入流的,这么好的资源到了江语棠这种不学无术的人手上,不就是做陪衬吗?也不知道星动那边是什么眼光,真是瞎了眼了才找这么一个花瓶来参加脱口秀,白白拉低节目水平。

楚巧巧和江语棠这些人是没有私人化妆间的,都在大化妆间里一起化妆。星动的化妆师已经在给江语棠做造型了,江语棠倒是没注意到楚巧巧的恶意,徐玉和宋薇却注意到了。

两人对视一眼,徐玉贴近宋薇的耳朵小声说:“那个是公司原本要签的楚巧巧。”

“嘁,阴阳怪气的,好在没签。”宋薇撇了撇嘴,星动原本要签楚巧巧来这个节目的事情也不算秘密。宋薇和江语棠年纪相仿,和江语棠相处一阵子,两个人倒没有什么艺人和助理的感觉,更像是小姐妹。刚刚楚巧巧显然是在翻江语棠的白眼,宋薇自然气愤。

徐玉叹了一口气:“唉,也不知道这次对小棠是福是祸。”

听见徐玉的叹气,闭着眼任由化妆师给自己上眼影的江语棠笑道:“玉姐,你平时总说我傻,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傻人有傻福?”

“你少说两句把你这张嘴留在节目里吧,唉。”徐玉听见江语棠讲话就焦虑,天可怜见,她这个经纪人实在太难当了。

楚巧巧听见旁边三人的对话,心中更加不屑,化完妆就在助理的带领下离开了化妆间。

徐玉虽然说着尽力而为,可对这次脱口秀还是相当上心的,叫化妆师调整了好几次江语棠的妆面,才终于依依不舍地放江语棠去了候场。

江语棠今天的妆面着重画了底妆,眼妆用的大地色眼影,搭配豆沙色口红,在镜头前有种天然素颜的感觉。徐姐给她选的服装也是一件条纹T恤搭配一条高腰牛仔裤,十足减龄,让江语棠看起来好像高中生。这也是徐玉给江语棠定的人设:邻家小妹。

如果江语棠不说话,这个人设真的非常成功。可偏偏江语棠长了一张嘴。

晚上七点,直播准时开始,主持人登场。在流利地报幕之后,十五位选手鱼贯而入,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前坐下。这时摄像机开始给各位选手镜头,当然,主要是那四位重点关注对象。

镜头扫过楚巧巧时,楚巧巧礼貌地冲镜头一笑,落落大方的模样顿时圈了一波粉。

至于江语棠,第一次上电视,根本没有镜头感,摄像机扫过来了,她还在专心听主持人讲解比赛规则,因此只是扫过她一个侧脸,就把特写切给了正在和哥哥小声说话的陈思瑶。

后台关注直播的徐玉深深叹了一口气。

《TA说》的评选规则很简单,节目并没有设置嘉宾评委,而是选取了一百位来自各大媒体和传媒公司的行业评委和三百位大众评委进行打分评比,之后选取两边所给分数的平均分之和作为选手最后的成绩。主持人赵全是70后一代的老主持人了,也曾做过脱口秀节目,口才是一级棒,江语棠望着他突然有些惆怅,这么有实力的主持人原本在小说中也不过是个小小的配角,甚至因为江语棠懒得想名字,连姓名都没有出现。可如今他却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好像你在春天无意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却意外长出了一棵大树。江语棠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虽然由她创造,可也在慢慢生长出“它”自己的意识。

在她失神之间,节目开始了,第一轮是一个命题小演讲,演讲的题目其实大家早就拿到了,江语棠在徐玉的督促下提前一周就写好了稿子。上辈子写文章的,文笔自然不差,徐玉只是在考虑节目效果和人设上让江语棠对稿件内容进行了微调。

这一轮的话题是:假如你是一只猫,你该怎样征服人类。

因为是第一期节目,也并不会出现实质性淘汰,只是排名靠后的七组(人)会进入复活赛,前七组进入晋级赛,所以大家的稿件也都相对轻松。

国学才女胡霁是第一个上场的,她沿袭了自己一贯的风格,从国学入手,想象自己是一只穿越了千年的、有九条命的猫,从《礼记》书成的时代作为一只趾高气昂的小猫,再到唐朝安史之乱后被妇人争抢甚至不惜对簿公堂,再往后分别征服了李迪、黄庭坚、陆游、王冕、朱由检、黄汉……各种典故被她信手拈来,加上胡霁本身年纪不大,今年才刚刚十九岁,才女人设立得稳稳的。江语棠听得连连点头,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小丫头。

楚巧巧倒是依旧不屑,她觉得胡霁就是在拗人设,反正稿子都是事先写好的,这些典故随便上网一查就知道了,吹了这么久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不过就是个多读了两本书的花瓶。

但楚巧巧不知道,胡霁还真没有事先写稿子,这个节目是她的经纪人也是她的姨妈替她接下的,她连台本都没有细看——因为学习生活实在是太忙了,她每天都泡在Z大的图书馆里读各种国学书籍,写论文、写视频稿件、录制视频。至于这些典故,她还真是信手拈来。

胡霁之后上场了几个无名炮灰选手,毕竟像胡霁这样的人在少数,大家大多还是提前打了稿子的,因此讲得都不错,但也没有什么亮点。毕竟,胡霁的演说活泼风趣,有又极深的文化底蕴,他们这些没有光环的凡人真的很难超越啊……

胡霁之后的另一个亮点是陈家兄妹。兄妹两个因为有留洋经历,便从在Y国留学时房东家的猫生了小猫入手,房东家住了好几个留学生,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由妹妹陈思瑶扮演新生的小猫,哥哥陈思宇扮演各个国家的留学生,通过给小猫起名字一事道出了各个国家关于猫的不同文化,兄妹一唱一和,温馨又有趣。加上陈思宇还在演说里用了六国语言,狠狠地秀了一把。

不得不说,胡霁和陈家兄妹,一个通古今,一个汇中外,不愧是种子选手。

而陈家兄妹之后登场的,就是楚巧巧。

看见楚巧巧站在台上的时候,江语棠下意识地挑了挑眉。江语棠知道,按楚巧巧的性格,这一波绝对是个大炸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八线网糊她突然爆红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