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叶蓝青梅的小说,章评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

作者:叶蓝青梅

主角:章评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师徒,养成,女师男徒,憨憨超A大佬师傅VS忠犬偏执二十四孝重生蛊人徒弟】
炽翎很苦恼,前世为了复仇大业,跟师傅走散了,重生回来,自己的实力还是比不上师傅。
看着周围一对对神仙眷侣,自己一个单身狗,还在苦苦追求。
关键是师傅,什么都不知道,有各种各样的人跑到面前来打扰师傅,他只能默默的看着吃醋。
炽翎暗暗发誓:师傅的未来道侣一定是我!
本书又名《想要当病娇奈何又没有病娇的实力怎么破》

第0章 感谢遇见(非正文可不看)

……【(正剧版)小说简介

渺渺如云烟,逝去不可返。

在窗纹下一抹香,愿来时的路,依旧清晰可见。

师徒二人在苗疆生活,苗疆有个传说,苗蛊能够达成一切人心所愿,因此,古往今来,不断有人前往。

“唉,姑娘,我有故事,你有蛊吗?”

“你是何人?为何而求蛊?”

“我是伤情人,想斩断情丝。”

(PS:男主前世有多虐今生就有多甜,别被这简介误导了)】

……

茫茫人海,感谢遇见。

当你点开这一本书,我希望你能够看完这里。

这并非是正文,在这里我想说说我想说的话。

上一本书扑街了,很难受,没人看,在怀着坎坷和犹豫的心情,我开了这本书。

在这个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日子,这本书就这样开始了,也许这个故事和你们想象的并不一样,这本书的意义对于我而言却是深刻的。

小说里面会涉及到很多跟苗族有关的东西,围绕女主和男主在苗疆的感情线展开一系列故事。

故事构思于7年前,五年前曾经写过没有正式的发表出来(那时候我还小,并没有发文的权利),里面的涉及的文化背景太过复杂,我也很害怕自己写错。

我是苗族,为了写好这篇文,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才开始动笔这本书的,背景设置为架空背景,因为年代久远,不同专家考核的历史有差异,我想架空是最好的选择。

我是已经被汉化的苗族,但是这是有一个关于苗族的梦,梦里有苗疆的幻影,故事会涉及苗族文化,架空的背景下添置苗族的元素,如果有苗族的同胞发现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如果在我可以改文章的趋势下,我会改的。

关于这本书,我查了网上所有的图片都没有发现适合这本书的封面,所以我在网上进行了约稿,我也不知道这个图片什么时候能够被画师画好,也许网站给的免费封面安在了我的书上,可能也还没有画好。

这一本书,我是对它能不能火爆不带期望的,只是希望能够偿还的起约稿的费用,我觉得还是十分艰难,毕竟我上一本书写了三个月才只得到了本书约稿的1/3的稿费,但是因为热爱,我会坚持下去。

故事构思于几年前,是年少时想要书写的东西,现在有了精力,一定要把它写好,这篇文基本上不会断更,是日更的状态,如果我断更了,就说明我卡文了,我要寻找更多有关的资料,才能够把这本书所描写的文化加入进去。

虽然是这样的写法,但是我不会让它变成枯燥无味的文化普及,提到的名词只会一带而过,章评或者段评会注释的文化含义,欢迎大家在章评后面找我聊天,反馈文章出现的问题。

还有,我不是文学大家,不能让我的作品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如果要给差评,请告诉我,为什么给差评的理由,不要什么都不说一声,我也没办法改进。

感谢遇见,如果相信我,请继续看下去吧!我会用心写好这个故事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

第1章 雪中寻医托故思

霜花一地,大雪纷飞,四周一片皑皑白地。

在那一处白之中,有一个身着深咖色衣服的男子,手抱着一个红色衣袍的小孩,匍匐前进着。

穿过山,穿过冰地,他仍然砥砺前行着。

终于他看见了雪峰之下,静静矗立着的木屋。

风在呼啸,寒风阵阵,随着他的步伐显得格外的萧条。

他仿佛看到了整个希望,加快步子,抱着小孩向前走去,走到屋子面前。

“咚咚”敲门声响起。

半响却没有任何回应。

男子的神色似乎低沉了下来,而就在他正准备失去信心离开之时,“吱嘎”一声,门开了。

屋子里很黑很黑,整个气息都显得阴森寒冷,仿佛每踏入一步,就会进入万丈深渊,被恶鬼吞噬。

男子似乎被周边的环境给吓到,膝盖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身边的小孩也跟着吓了一跳,将头埋进男子的衣袍当中。

“呼~呼~”似乎是风吹打着门的声音,外面的雪似乎下的更大,门缝中透露出更深的寒意。

“有……有人吗?”男子的声音沙哑,似乎因为太久没有说话,显得有些低沉。

可是没有人回应,这里就像无人知晓的鬼窟,没有人,也没有生机。

男子几乎感觉到自己生命在不断的流逝,他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只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他手脚冰凉,他身边的小孩在默默的安抚着他。

就在他感觉要撑不住的时候,他隐约间听到了什么声音。

“叮铃铃~叮铃铃~”那声音由远及近,就好像这世间最美妙的神乐,神秘而又充满着希望的到来。

似乎有人在向他们靠近。

黑暗中看不清人脸,但是男子却能够感觉到那人对他们的善意。

“是苗女大人吗?”男子的眼里满怀希翼,抬头望向那一模糊的身影。

“叮叮”回复他的只是一串铃铛作响的声音,那个声音就好像是在默认,他确实是来到了苗疆。

只见那人纤纤玉手一抬,指尖冒出紫蓝色的的火光,随后他将指尖的火光点燃了油灯,顿时光芒照耀了整个小屋。

“来这里,所谓何事?”

那是一位少女,她脸上戴着一面白色的面纱,只露出眼睛来,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神秘而优雅的气息。

她的肌肤似雪,是一种异于常人的白。

她着了一身深蓝色锦纹的苗装,裙裾上绣着银色的苗花印,用一条深色织锦腰带衔接着一条又一条着苗族古老的咒文,在她纤细的身姿下显得神秘而优雅。

她将乌黑的秀发绾成髻,仅插了一把银梳,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淡雅。

她无疑是一个美人。

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可是眉眼间流露出来的微波艳艳,都透露出面纱下的她是一个绝世的美人。

“大人,这个孩子中了苗蛊,求求你救救这个孩子吧!”

她走了过来,对上了那孩子的眼眸。

惊艳莹莹,一片死寂。

那个孩子有一双勾勒人心的桃花眼,却偏生没有瞳孔,看上去像没有了意识一般,充满了死寂。

刚才她没有注意看,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个孩子是一个男孩。

而且她敏锐地注意到,这个男孩并不是中了苗蛊,而是有人把他练成了苗蛊。

“这是黑苗动的手,我无能为力。”

在她静静的看着,说出来的话如此的直白,让人觉得残忍。

只见男人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死灰的气息。

“这个男孩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要这么努力地帮他?”

男人的整个状态都不是特别的好,已经在一种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的状态,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在她看来,如果没有生的可能,还不如保全另一个人。

“我……立下死誓……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少主……”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死寂,但是提到他要守护的人,他的脸上满满都是坚定。

“哦?”美人抚了抚自己身上的衣袖边隐藏的神秘花纹,让她整个人都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原来是忠心的舔狗啊!”

就在那一瞬,她的一切都不再显得那么的高不可攀,而是充满了满满的恶意。

那个男子浑身颤抖,显然是被她恶毒的话语给刺激到了。

在他旁边的那一个男孩,紧紧地拉着那个男子的衣服,似乎感觉到周边的氛围,抿着唇,低着头不说话。

可是她这样一番话,一个小孩子就算听得懂也不可能感觉不到她话中的恶意的!!

观感被屏蔽,五感被缺失,想制蛊的人,想毁了这个小孩!

“咦?这是傀儡蛊,好多年不见了!”美人勾唇笑笑,面纱下看不出她的笑容,如果有人看见,定会被她倾倒。

从她的动作来看,可以看出来她对这个孩子很感兴趣。

男子很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心中顿时有了一点点希望。

“苗女大人……我相信你有办法解这个蛊的……”他的声音充满了乞求。

“为什么会相信我呢?”少女轻轻笑了笑,那眼眸似一股神秘的漩涡,充满了未知与危险,好像要将他给看透一般。

男子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仿佛跟随他的眼神,回到了他最初下定决心跟从主上的时候。

就在他迷茫之时,少女的声音传来:“你可知,你时日不久了?”

确实,这个世上大多数人都贪生怕死,但是这个人却一直坚持着要救他的少主,那么在这个人的心中,恐怕他所侍奉的主人是对他而言极为重要的人。

“苗女大人,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少主的平安!”

男人的声音充满了坚定和不容拒绝,经历了太多太多,他已经不在意他的生死。

经过长途的奔波,他的脸上沾染了灰尘,尽管如此,他的背脊挺立着,像一棵顶梁柱,支撑着他完成他最后的任务。

她指尖微勾,云鬟入目,发髻高高飘起,随着她指尖的动作而摆动起来,一缕青丝在她的手中斩断。

她扶了扶手中的碎发,不知运用了什么功法,那发丝便如同一条小蛇一般蠕动着飘向男孩的方向,在男孩张口的一瞬间,顺着男孩的口入了下去:

“你可知外来客进入苗疆求医,需要以物换医?”

“苗女大人,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少主平安!”男子的脸色很苍白,充满了紧张感。

“哦?”她的眼眯了眯,“你本是将死之人,我不需要你的命。”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却极其有杀伤力。

也许是她的话,起了作用,男人渐渐的感觉自己生息在不断的流失,他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身体,的确如苗女所说的那般时日不远了。

“那苗女大人,你需要什么?”

她打量了一下那个孩子,五感缺失,却坦然自若,身中傀儡蛊,蛊已经深入骨髓:

“正好,我身边缺个蛊人……”

男子心中一抽,可是他惊奇地发现他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那他还能好好的活着吗?”

“可以,”她淡淡地说,那个声音悠远而绵长,“可以不被变成傀儡,像一个人而活着。”

只不过,蛊人乃是不伤不败不亡之身,从他成为蛊人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他将终身面对无际的时光。

“那好……少主就交给您了……”

男子的眼睛突然睁大,好像自己所有的信念都在有所回应后突然耗尽。

心愿已了,他感到了解脱,闭上眼睛,安心去了……

一时间,四下寂静,仿佛针落地都清晰可见。

夜色如同在深渊的凝视,充满了寂静,无声处蕴藏着无数的神秘与莫测。

“怎么,害怕了?”

一个人呆久了,总是会有一种错觉,她本来说对这个小孩挺有兴趣的,但是看他低头沉默的样子,顿时就没了兴致。

男孩并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仿佛在凝望着深渊。

莫非,这人是个哑巴?

就在她心中产生这样质疑的时候,男孩抬起了他的头

——他的眸子里有万千的风雪,隐藏着无数的深意。

是漠视,也是一种无声之中的冷漠,仿佛已经将自己的生死超然度外。

可是,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怎会有这样沧桑的神情?

“苗疆有蛊,受到世人所追逐,你已身中蛊毒,想要解此蛊,需要化身为蛊人,从此斩断世俗怨念,你愿意吗?”

少女的声音悠远的传来,仿佛穿过了亘古不变的时光,随时随地都能够深陷漩涡之中。

“我愿……”

男孩的声音嘶哑,在寂静之中,隔空回响,仿佛他不是拥有着生的渴望,而是另外一种更为悠远的誓言。

话音刚落,她催动蛊种降临在他的身上,仿佛他浑身受到的伤痛,都得到了疏解。

“求苗女大人,收我为徒!”

他心中有一个渴望,渴望着强大,渴望着不再受制于人,而面前的这个人拥有着这样的实力。

这男孩……

“你刚刚应该也听到了,想要解你的毒,需要将你制作成为蛊人,你愿意吗?”

她以一种俯视的姿势,看着面前的男孩,小小一个,似乎是因为营养不良并且身中蛊毒而显得格外的瘦小。

成为蛊人,将在特定的时间受到摄心之苦,并且蛊在则人在,也就是说,成为蛊人的人不死不灭,将永远遭受不可超生之苦的折磨。

世人追逐长生之道,无数人来寻求药蛊,这也许是他们所愿,可是只有她知道这对于人而言是多么大的折磨。

“我想要活着。”

男孩的声音低喃着,随时随地都可以坠入深渊的选择,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前去。

面前的这个人,是他的救命稻草,他必须牢牢抓住,才不会是窒息而死。

孤独久了,见到新鲜的事物,也有些好奇。

随着她心情的变化,银绣花边系上的铃铛也随之轻轻叩响,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刺痛感从身体骨髓中传来,朦朦胧胧之中面前的少女伸出双手,男孩仿佛看到了光芒,他伸手抓住了那双芊芊玉手。

冰冰凉凉的,很柔软,他不知道,从那时起,一旦抓住了双手,就再也不愿意放弃。

“吾名甘箩,愿为汝师。”

在他快要痛得昏迷过去之时,听到了她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出声:

“炽翎,我叫炽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

第2章 旧年才恰年华好

苗疆是个神奇的地方,他们分布在中原大地的边境,又分为无数个支系,无数如歌似幻的神话传说让人神往。

现在,炽翎在接受蛊虫嗜身之苦。

传说中,蛊人拥有不死不灭之身,想要炼就蛊人之躯,就必须享受九九八十一天蛊虫噬心之苦,浸泡在蛊毒液七七四十九天,方能炼就。

这样反人类的存在,只在苗疆上古时期存在过,如今的苗疆,培育蛊人的方法早已经失传。

很明显,甘箩,她并非是普通之人。

确实,她乃是苗疆苗女,苗疆蛊神是她的祖父,她是未来的蛊神继承人。

她在这漫漫人世间不知道漂泊了多少个年头,有缘人能够寻到她讨到蛊药,无缘人只能在海市蜃楼中漫无目的地寻找。

人事忧纷繁杂,一转眼,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年头。

一个人呆久了也会孤独,这回倒是有一个有缘人来到了她的身边。

苗疆圣地不允许外人久待,他愿意拜她为师,她定倾囊相授,也算是在这般漫长无聊的日子寻一份乐趣吧!

熬制的蛊毒液已经成型,甘箩抱着男孩将他泡在了液体之中。

虽然想要找个借口让一个人留下来陪着她,但是她也确实没说谎,这个名叫炽翎的男孩中了一种几乎在苗疆失传的蛊——傀儡蛊。

破解的方法很少,最为快捷的方法就是将他培育成蛊人,而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到他使用其他的方法了。

水花四溅,孤独沾染上了她金银绣边的衣袖,粘到衣袖的那一瞬间,袖口就变换了,颜色变成了神秘莫测的幽紫色。

温度渐渐升高,被侵入蛊毒液中的男孩露出痛苦的神色,甘箩在心里面念了念,这可不怪我没跟你说啊!想要成为蛊人,怎么会那么容易呢?

也罢,谁叫他是她徒弟呢,甘箩一拂袖,一道蛊术朝着他的额头打过去,甘箩替男孩承担了一半的痛苦。

不过呢,这对于她而言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痛苦是什么?在漫长的岁月中,她已经渐渐遗忘。

……

浑身酸软,整个身体仿佛下一刻就要炸开。

炽翎意识觉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某种液体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内部涌动,好像是虫子不停的在他的身体四周游走。

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那个弱小的男孩,为了活着接受的噬心之苦。

果然,尽管那时候十分弱小,他还是怀念着过去。

巫山云山,除却乌云不是山。

沧海过桑田,旧人不复还。

他选择了进入红尘的纠纷之中,就注定与师傅有了开天辟地的沟痕。

师傅,师傅……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就只剩下了悲痛。

悲痛到连同自己周身受到的苦楚都不再那么疼痛了,炽翎将自己拖入在地狱之中,享受着煎熬,后悔过余生。

四十九天过去,他得以睁开眼睛,香炉在云烟的缭绕下,分外的清雅。

在面前的高座上,有一个少女在闭目养神,她穿着古朴的青色银边绣缎苗装,额头上的银饰在暗色的灯光下闪闪发亮,衬托着她的整个人不似凡人。

她也确实不是凡人。

周边的摆设是如此的亲切又熟悉,周身的痛苦也在不断的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下意识地捏紧了手指,还有痛觉。

直到这一刻,炽翎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他梦中的臆想。

他回到了过去,这是他和师傅最开始交结的地方——

苗疆。

如果这个世间真的有天道,我愿意与天地画押,让你不再接受众生孤苦。

炽翎从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冷静下来,不过短短片刻。

他知道自己目前还在培育成为蛊人的过程当中,前世加上今生的岁数,可能也不够师傅活的一个年头。

他只恨他没有早早重生,这一世还是拜了甘箩为师。

可是,他心里知道,他想做的不仅仅是她的徒弟。

他想做的,是她的心上人。

前尘滚滚,如红尘。

现在他还小,一切要从长计议。

想到这里,他继续将自己的身体侵入在蛊毒液之中,待到蛊练炼制成功,他就算彻彻底底的属于她的蛊了呢!

黑暗中,他想到这里,就不由得开始兴奋起来,浑身都开始颤抖,夜幕下,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一次,他深陷囹圄之中,可他甘之如饴。

……

香炉点上了沉香,一种不知名的味道,让人昏昏欲睡。

炽翎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少女一只手枕着她自己的下巴,坐在毯子上睡着了。

整一个人都是一副恬静美好的模样。

他从蛊毒液中站立起来,周身空荡荡的,此时的他,是浑身赤裸的状态。

炽翎偷偷看了一下,正在榻上的师傅,想到自己已经被她看光了,心中有些羞涩。

他已经开始幻想,到底是他娶师傅呢?还是他以身相许?

然后他又戳一戳自己肚子上的小肉肉。

哦,什么都没有,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小屁孩,身材瘦小,也没有肉,更没有腹肌,现在的他并没有过多的资本。

但是呢,这也不妨碍他欣赏他家师傅精美的睡颜。

炽翎从旁边捞了一件衣服,穿上以后,拖着自己的小身板走上前去。

他忍不住戳了戳师傅的小脸蛋,软软的,冰冰的,凉凉的,很舒服。

正在睡梦之中的甘箩仿佛受到什么干扰,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嘟囔道:“干什么呀?”

炽翎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是了,就是这样的,云山望物,前世的他就是因为外表高贵冷艳的师傅内心不一样的柔软而悸动。

在之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内心中渴望着将他高贵的师傅压在身下,展露出独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的柔软。

如此渴望,已经陷入疯魔。

很快,甘箩醒了。

刚刚醒来的眼睛,有一些懵懂,眼眸水光潋滟,清澈明亮,看一眼就能让人酥了骨头。

炽翎觉得刚才从蛊毒液中浸泡的身体太过猛烈,搞得他现在如此的热血沸腾。

面前的师傅是活生生,实实在在的师傅,真实到让他不可置信。

曾经他以为,他永远见不到她了。

现在他只想将她吞入腹中,好好的珍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

第3章 为师不泯此真名

“呀!你醒了呀!”甘箩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也许是睡得久了,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竟然忘了自家小徒弟成为蛊人的日子就在今天。

想到从前,祖父为了培养她的天赋,从小尽心照料,顿时就觉得自己这个师傅做得不甚称职了。

甘箩觉得她迫切要做出一点什么来维护自己作为师傅的尊严,她义正言辞地说:

“徒儿,饿了么?”

额,好像有点尴尬~

甘箩觉得有些羞愧,成为蛊人以后压根就不需要进食啊!是她突兀了。

哪里想,他却这样说:“嗯,师傅,我饿了。”

果然她料事如神,此乃大师风范。

“那师傅带你去山下吃好吃的?”这回她高兴了,在山上那么久,也不需要禁食,难得出去外面一趟,这不就是个机会嘛~

“不用,我来给师傅弄一手。”

炽翎残忍地打破了她的幻想,这倒不是他故意的,而是外面存在着很多追杀他的人,这一次他不想再连同师傅躺入中原的浑水之中。

至少得过一段时间,等到那个人认为他已经死掉以后,他才能出现在人世喧嚣之间。

这样的做法,其实他也有一个私心,他想给他家师傅露一手。

他记得前世的时候,他被炼制成蛊人以后,师傅也是这样问他饿不饿,他当时完全没有饥饿的感觉,也就没有麻烦师傅。

不过在之后的日子,出于普通人的本能,他会自主的在山上寻找材料,时不时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大餐。

从小他家境优越,不会做菜,他就一步一个脚印地自学,倒也给他弄出了名堂。

这个时候,少女寻着香味跑了过来,很少外出的她从未品尝过中原的食物,她睁大了眼睛:“炽翎儿,这是何物?如此美味!”

炽翎在此之前,一直好奇甘箩她不会饿吗?甘箩给出的回答是:仙女儿是不需要吃饭的,他们喝的是神仙露水。

那时他一直以为她就是如此,她就是他心目中的仙女儿。

哪想到一朝做饭,吸引来人儿,看着她津津有味咀嚼的模样,仿佛都充满了烟火气息。

想到过去,炽翎脸上露出怀念,同时心中也期待着,这一世,她能够更早注意到他的才华。

甘箩哪里忍心自家小徒弟拖着这小身子板做饭,她从床榻上站了起来:

“哪里要得着你露一手?我来给你搞定。”

炽翎面色如土,不是因为她做饭不好吃,而是因为她做饭的方式就如同她制蛊的方式一样,充满毒性。

不知道为何,什么样的食材经过她的手制作出来都会变成黑漆漆的蛊色,吃下她做的菜,恐怕要在茅房呆上个三天三夜不可,这也难怪她之前只喝露水,很少做饭吃了。

“不不不,不用了吧!师傅,看我的,我做菜很好吃的。”

炽翎的小手拍着胸脯保证道,并且迅速开始动作起来,将周边的东西收拾好,用以证明自己有实力做饭的。

甘箩见徒弟非要坚持那么办,她也没有固执,就接受了他做饭的行为。

炉香燃尽,一个时辰过去,她的玉手抚摸上炉台,打开盖头,里面剩下烟灰,她将这些烟灰倒入蛊窖之中,里面的蛊虫似乎是闻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蜂涌而来,纷纷吞食着烟灰。

甘箩再次抬头之时,炽翎已经把菜全部放在了桌面上,她扑面而来,闻到一股清香,似乎引人靠近。

“师傅,一起来吃饭吧!”炽翎看到他的鱼儿上钩了,露出满意的笑容。

“哦,好。”

不知道为何,甘箩总是为这个男孩的眼神感到心惊,不由自主地答应下来。

两个人就这样,坐下来吃饭。

后院里有鱼池,被雪天给冰冻了,炽翎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鱼池给砸开,然后寻得一条鱼拿去蒸煮。

这条鱼最初在解冻的时候还会挣扎着动一动,而在经过高温的烹饪以后,它就没了生息,静静地躺在那里。

现在的他,紧张得就像那只已经失去了生机的鱼一样,在餐桌面前机械僵硬的进行着自己的动作,生怕自己的不雅观,给师傅带来不好的印象。

“炽翎……”突然间,甘箩叫了他的名字,他浑身一个激灵,抬头望向了她。

“炽翎,应该不是你本来的名字和姓氏吧?”

炽翎浑身一震,她知道了……

他的姓氏是他永远不可提及的伤疤,因为这个姓,他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送你而来的那位死士,他临走前将一封信塞到我的手中,上面写着轩辕二字,我就知道炽翎你告诉我的名字,绝对不是你的本名,至少没有加上你的姓氏。”

甘箩看他震惊的模样,果然还是小孩子呀!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既然这样,她就将所有的真相告诉他吧!

果然……是他疏忽了。

回到过去的这一切太过美好,美好到让他忘却了前世的纠纷。

“我的本名叫做——轩辕炽翎。”

他的身份是大夏皇朝的嫡子——轩辕炽翎。

前世的时候,他在拜她为师的时候,他告诉她他的名字,他的姓氏——轩辕。

他那时候清清楚楚的看见她的神情,似是怀念又是无奈,最后她说了一句:原来是轩辕氏啊!

可惜,那时候他不懂,到了后来才明白。

这一次,他不允许——

“我既然来到了苗疆,拜了您为师,就已经舍去了我的姓氏。”炽翎在她说话之前开口了。

甘箩一愣,有的时候她真的是觉得面前的这位男孩拥有超凡于同龄人的神情,让她活了这么多岁数的人也为他的意志惊叹不已。

他什么都懂,她的想法在他面前一览无遗。

“莫坷,死前可有其他书信?”

炽翎淡定地说,甘箩听明白了,衣袖中的书信顿时变得滚烫起来。

这个莫坷,指的自然就是那位死掉的死士。

“师傅,把那封信烧了吧!”炽翎声音很淡很淡,这些东西他前世已经看过了,并且为之付出了血的代价,他不想再管那些事。

而莫坷…

他呀,也是个苦命的人呐!

可惜了。

炽翎垂下眸子,那里汹涌着无数的情绪,随时都能让他崩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傅,今天给徒弟下蛊了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