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免费阅读_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

作者:枕秋一梦

主角:郑颜,许羽帆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素有厄运锦鲤之称的曲鲤,睡了一觉竟然在另一个世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醒了过来?曲鲤对此表示:?面对要她恶意炒作营业的经纪人,曲鲤表示恕不奉陪!请让我独自美丽。不要招惹曲鲤,会变得不幸。不过,封影帝除外……厄运锦鲤从今天开始也要变得好运起来啊!

第1章 曲鲤醒来

曲鲤醒来时头还是一阵晕眩,她难受地一手撑着自己坐起身来,一手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这些不适感

手下略带粗糙的布质感让她按压太阳穴的手一顿。

她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洁白的墙面,杂乱的书桌,一转头看到的是挂着卡其色窗帘遮挡的落地窗,曲鲤刷地一下拉开窗帘,入目的是耸立的高楼大厦,夏日的阳光落在层层玻璃上反射处刺目的光,曲鲤不太适应地抬起手挡了一下。

低头看到的是车水马龙的公路,由于小道上没有红绿灯造成了小型堵车,有司机不耐烦的摁着喇叭滴滴作响。

曲鲤近乎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手,微微捏诀却只能感受微弱的灵力,曲鲤彻底呆滞。

她明明记得自己刚才还在临渊神山的清水溪睡觉,怎么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这个鬼地方还没什么灵气!她根本回不去了!

“我这是,在哪?”

像是为了回应她这一声疑问,下一秒她的头就如针刺般疼了起来,曲鲤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强行去接收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是一个科技信息与影视娱乐发展迅速的世界,一个属于三千小世界中其中一个的世界。

而她好巧不巧在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的身体里醒了过来,而在这之前,原主因为不堪经纪人的压迫威胁选择了服用安眠药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虽然曲鲤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原主的身体里醒来,但她认为冥冥之中必有天意,究竟是什么样的天意她现在还无法探知。

原主如今不过十八岁,还差两个月十九。正是这些小世界里青春正茂的好年纪,而她却选择了死亡,这其中不免有着她经纪人郑颜的功劳。

原主是个运气很矛盾的小姑娘,她三岁和家里人出门结果却惨遭拐卖,凭借着聪明的脑袋瓜逃走后却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饥寒交迫的她最后被福利院的院长捡到带回了福利院,只是这么多年她的家里人始终没能够找到她,她也记不起以前的家。

到了上学的年纪原主受到好心人的资助完成了学业,因为她聪明的缘故年仅十七岁就从A大数学系毕业,导师劝说她继续攻读必有一番成就,可原主却果断拒绝并且走向了演艺圈。

她报名参加了当下最红火的选秀综艺并且以第三名的优势强势出道,但是同期的第一名太过优秀压得其他出道选手毫无光芒,最终原主被星汉娱乐签下,这也开始了她近一年痛苦的生活。

她的经纪人郑颜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势利眼,为人自私自利且从来不为原主考虑。在郑颜眼里,原主不过只是一个空有长相毫无实力的花架子,同期第一名的优秀几乎让所有人都忘了原主是第三名出道的优秀艺人。

郑颜为了吹捧比原主更有名气的许羽帆,在原主拍完第一部网剧后,趁着网剧爆火之时反向操作给原主和许羽帆恶意炒作CP,因为原主饰演的不过是一个单方面追爱的白莲花人设,当时因为原主长得好看还引得一众观众心疼喜爱。

郑颜也是把准了观众这个心理,一通反向操作引起了许羽帆粉丝群嘲,也引得路人围观,最后让原主背负了无数骂名。

原主从未见过如此阵仗,本以为可以顺畅的演艺生涯刚开始就陷入死局。

而这个时候的郑颜并没有打算就此停手,她借着这个势,将原主推荐进了一个恋爱综艺要求原主配合许羽帆树立人设。

这无非的一场有预谋的自黑,同时,郑颜还有意向为自己的妹妹谋取一位知名导演手下的新剧本女主角,可是郑颜妹妹演技堪忧,为了谋得这个主演的位置,郑颜有心将原主送上资方的床。

面对郑颜的压迫和威胁还有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原主不知所措不堪重负,最终选择了自尽。

消化完这一切的曲鲤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拍了拍有些发胀的头感慨道:“真是个傻姑娘,死亡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手段啊……”

但不得不说,原主的命运着实坎坷了些,除了学业有成其他的可谓是艰难无比,选秀第三的优异成绩却因为同期第一名的耀眼而显得籍籍无名,签约公司最后还遇到这么一个黑心肝的经纪人。

想她堂堂锦鲤……

嗡嗡的震动声打断了曲鲤的胡思乱想。

曲鲤赶紧扑到床上一顿乱摸终于在枕头下面掏出了还在不断震动的手机,她看着界面上的“颜姐”两个字陷入了沉思,这个人应该就是原主那个黑心肝的经纪人郑颜了吧!

这样愤愤地想着,她接通了电话,还不等她开口,电话另一头就传来了郑颜尖利的声音:“曲鲤,你胆子大了,敢不接我电话?!”

曲鲤新奇的看着传出声音的手机,好神奇!和神域的传音螺似的!

唔,不过这个女人说什么来着?不接她电话?

曲鲤按照记忆里的操作退出通话界面,果然看到了十几个未接来电,但是那个时候原主已经服药了。

原本曲鲤想回一句“你要找的曲鲤已经没了”,可是转念想到自己现在就是原主,肯定是不能这样说的。

最后她也只能不情不愿的应了声:“我没听到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郑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聋了吗听不到?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你一个也没听到你骗谁呢?”

“十二个。”曲鲤纠正道。

“什么……”郑颜愣住。

“我说你只给我打了十二个,没有几十个那么夸张。”曲鲤把手机免提一开扔到桌子上,自顾自的打开电脑,显然没把郑颜当回事。

郑颜被她一句话堵得心里恼火:“曲鲤你什么意思?你要不想干了就滚蛋。”

没想到曲鲤却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可能性,不过考虑到原主穷困潦倒得身上只有五千块钱根本付不起巨额的违约金她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有点惋惜:“暂时可能不行。”

另一边的郑颜没明白她的意思,转头又想到什么似的放缓了语气:“算了,我知道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件事有点太快了,你心里有想法也是正常的,没事,你先准备两天过后的综艺吧,等综艺结束了我们再讨论那件事。”

曲鲤觉得自己三观都被刷新了一番,郑颜要把她送资方床上给别人谋资源还一副“我有苦衷,我也是为你好”的态度,这是什么样不要脸的人才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啊?

曲鲤抽了抽嘴角,没甚感情的应了声:“知道了。”

“只要你好好表现,到时候我也可以再给你争取一个角色的机会……”

“啪”。

“嘟……嘟……”

郑颜看着被挂断的通话表情都凝固了起来,这个曲鲤,真是胆子大了。

一旁的许羽帆像是感觉到了郑颜这一刻的僵硬上前去关心了两句:“怎么了颜姐?”

“没事。”郑颜的脸黑得都快能滴出墨来了,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许羽帆斟酌了一下,还是笑着宽慰她:“颜姐别为不值得的人动这么大火气,没必要。”

“这话说得不错。”郑颜对此很受用,她摸了下许羽帆那张带笑的脸满意道,“两天后的综艺你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颜姐放心吧。”许羽帆依然笑着,甚至为了郑颜摸得更趁手还往下低了下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

第2章 我终于等到你了

没了郑颜聒噪的声音曲鲤只觉得浑身舒爽,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忍受这个女人近一年的。

电脑上显示的正是她即将去参加的那款叫《恋爱旅行》的综艺节目,一个非传统恋综的旅游节目,只不过加入了情侣元素而且是直播形式所以备受追捧。

观众也喜欢看男女搭配组队的吸睛画面,这也是郑颜为什么要利用这个节目给许羽帆打造人气的原因,想要继续突出许羽帆的形象,这不就是最好的平台吗?

只是,直播的话有利有弊。许羽帆到底能不能借这次综艺更上一层楼可不好说。

这一次参加综艺的嘉宾表官方还没有公布,但按照惯例每次节目组会邀请三男三女参加,目前曲鲤已经确定了自己和许羽帆两个人,只是不知道剩下的四个人会是谁了。

但是这个也不是她要关心的范畴。

她打开手机粗略地翻了下聊天记录,许羽帆“请多指教”的消息还挂着红点留在原地,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群聊。

不一会儿郑颜的消息就到了,是一句简单的“这次综艺好好配合许羽帆。知道了吗?”。

曲鲤骂骂咧咧:“想得倒挺美,也不怕闪到自己的牙!”

但是骂归骂,该做的准备她还是会做。

原主是真的很穷,拍剧到手的钱转手就寄了一半给福利院,剩下的又转给了当年资助自己的好心人,自己就只留下五千块钱。

因为身上钱有限一直住的公司的免费公寓,偶尔还会挤一挤地铁公交车,可以说很亲民了。

当然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原主人气真的很一般。

手机上,郑颜还在不断的给曲鲤发着消息。

郑颜:明天去节目组早点去,我会让司机七点去公司宿舍楼下接你。

郑颜:然后晚一点的时候羽帆到了你记得去接一下他。

郑颜:综艺上你好好配合羽帆,不要想着自己出头,你自己能掀起多少点花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郑颜:只要你这次听我的好好做了,下次的剧我会去给你争取一个女三的名额的。我不会亏待你的知道吗?

郑颜:别有什么自己的想法,老实的按照我给你说得去做。

郑颜:曲鲤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看到了就应一声。

郑颜噼里啪啦发了一大堆消息过去,结果曲鲤一条也没有回复,这让郑颜很是烦闷,她觉得几天不见曲鲤好像就有点不听她的使唤了,这可不行。于是她再接再厉。

郑颜:别忘了,你要是违约会面临巨额赔偿,你也不想日子太难过吧?

郑颜:你乖一点该有的资源还是会有的知道吗?

曲鲤面无表情的关掉对话框。

烦死了,天天拿她穷来刺激她,怎么这么烦人!她已经知道自己很穷了好吧!害怕郑颜没完没了,曲鲤还是不情不愿的又打开聊天界面回复了一句。

曲鲤:知道了。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曲鲤真的很想把这个势利又聒噪的经纪人做拉黑处理。

得到了曲鲤回复的郑颜这才心里畅快了一点,不过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空有其表的新人小姑娘罢了,再怎么能耐有脾气最后还不是只能任她搓扁揉圆的份儿?

曲鲤倒是不知道郑颜因为她回复的三个字脑补了那么多剧情,要是知道了她估计就不会回复看上去这么“善解人意”的消息了。

因为嘉宾需要提前一天到达拍摄现场去录制一些开篇花絮,曲鲤也没有特别多的时间去浪费,回复了郑颜的消息后她就开始收拾自己这次出发需要带上的行李物品了。

为了确保出行需要,曲鲤还准备点医用物品,在她看来这些东西备上总是有备无患的,毕竟这个地方可不是她可以随随便便使用灵力进行疗伤的神域,万一出了个什么三长两短,有些医用物品在身边总是好的。

等到收拾完了曲鲤还进行了一番最后的清点,保证需要的物品都带上了这才放心的拿起手机开始研究这个世界的新奇玩意儿。

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曲鲤自然也不会知道,在她来到这方世界的时候带来的灵气波动引起了谁的注意。

坐在高楼办公室西装革履的男人,静静地听着下首分公司的老总们汇报着这段时间的收益。

男人清冷的眸里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直到最后一个人汇报结束后他才略微点头总结了一下结束了这场会议。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他撑着头望着落地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下一瞬一道红光在他眼前划过瞬间消失不见。

男人却仿佛受到什么刺激般推开办公椅站了起来,他慌忙快步到落地窗前试图追寻刚才那抹一闪而过的光芒,可是无论他这么找都再也没有看到那瞬红光。

可是那股熟悉的气息不会作假,他看着手腕上那条跃动的红色锦鲤,冷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是释然也是怀恋。

外面的秘书也被他的动静惊到了,连忙在外面敲门:“封总?发生什么事了?”

被称作封总的男人压下心里翻涌的喜悦尽量平静的开口:“没事。”

秘书虽然不放心,但是碍于自家总裁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能刨根问底,只能说声“打扰您了”再退下,总裁的事情也不是他方便问的,更何况还是这个男人的事,他们就更不敢问了。

男人却没理会秘书的心情,只安静的眺望着眼前的高楼大厦,这么多年以来,他努力的去获得更多的成就和荣誉不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吗?

他摸索着手腕上那个不明显的印记,眼前的高楼大厦仿若浮云。

在他办公桌背后的书架上除开公司成就以外的第二格上,赫然摆放着他曾经在演艺圈荣誉的象征,那是曾经蝉联影视圈有着大满贯荣誉之称的影帝——封墨。

“我终于等到你了。”

“曲鲤。”

哪怕他经历过沧海桑田的变幻,也依然会感慨时光的漫长。

与此同时,曲鲤打开了手机视频软件,看到了那张处在宣传栏第一的冷色系的海报,海报上的男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他微垂着头,骨节分明的手抵着眼镜中梁,那双半阖的眸里映着冷淡的光。

曲鲤的手堪堪顿住,她看着领衔主演后面的两个字陷入了长久的震惊。

她瞪大了双眼不太自信的又揉了揉眼睛,海报上的名字还是没有变化。

“我没有错觉?!”曲鲤屈起四只手指放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口,然后疼得龇牙咧嘴。

“封墨!!”曲鲤吹着咬出牙印的指头,心里还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她连忙点开那部名为《绝杀》的电影,一边看一边回忆起了曾经在临渊神山的旧事。

她降生在临渊神山的清水溪,幼年时期她的厄运体质还没有显现出来的时候,除开锦鲤族的族人们她还有许多好朋友。

他们都说着好听又动人的谎话,年幼的她并不知道那些话都是有所图。

她不明白族人为什么隐居避世不愿与其他人相交,她单纯的认为这世上所有人都如同她的族人般善良明媚。

随着她年纪的增长,那些对她有所求的人就越来越多,可是渐渐地他们也发现这条锦鲤和其他锦鲤不一样,她从未体现出丁点转运锦鲤的气运来。

这样的认知让他们发狂,他们咒骂诅咒着她,而因为她的一句话这些诅咒又全数落在诅咒者的头顶,她也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厄运锦鲤。

也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她看透了人心也明白了一些曾经不明白的事情,人也好神也罢,他们都有自己的私欲,而这些私欲无法被满足时他们就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们痛恨曲鲤的隐瞒,哪怕曲鲤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们依然将罪责推到了她的身上。

在月圆之夜这些人也试图用极端的方式将她折磨致死。

而那时候,遥不可及的族人,和奄奄一息的她,死亡第一次离她那么近。

那时,是封墨救了她。

而后几百年里,她都受着封墨的庇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

第3章 出发到节目组

时光荏苒,曲鲤看着电脑屏幕有些出神,她还记得当时封墨救了她说的那句话。

是什么呢?

“抱歉,不该扔下你一个人。”

屏幕上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冷血男人摘下了眼镜叠放在胸前,他的手抚上面前那块冰冷的墓碑,阴沉的天幕下,他闭上了眼,遥遥的,只听见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同样的话语回响在耳边,曲鲤呆滞的关闭了播放页面,看着滚动的海报推送界面她长吁一口气。

封墨神君,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封墨是不是那个封墨,即使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要知道,封墨神君在两百年前就离开了临渊神山,至于他去了哪里她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这个封墨就是封墨神君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想,原主进军演艺圈的决定简直是不能再明智了。

感觉在这个孤独的小世界找到了熟悉气息的曲鲤,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由于郑颜给曲鲤安排的出发时间是七点,曲鲤不得已起了个大早。

等她到了楼下,司机已经早就等在楼下。看到她下楼出来,司机师傅还很贴心地下车帮她将行李箱搬上了车,只是搬的时候十分吃力,愣是搬了两次才搬动,看得曲鲤十分不忍,已经准备上前帮忙了,司机师傅却很倔强地不让曲鲤自己搬。

这么重的行李箱,她一个小姑娘肯定搬不动!还是得他来才行。

曲鲤拗不过司机大叔,只能作罢,然后乖乖上车。司机师傅俨然忘了刚才曲鲤是怎么能自己把行李箱带下楼的。

虽然是夏季,但是早上六七点的温度还是比较低,曲鲤搭着自己的小外套靠在后座上思考人生。

她刚来这个世界一切都还是陌生的,只能凭借着原主的记忆和互联网上了解到的知识来适应这一切。

她醒来后的事情发生的太紧凑,她都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直到昨晚她看见自己腕间那条红色的锦鲤印记,曲鲤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她来到这里一定不是偶然。

可是是因为什么,她现在也说不上来。

她只是担心自己的存在会打乱这个小世界原本的运行,毕竟她可是一条有着厄运锦鲤之称的锦鲤啊!

只是不知道自己在神域那咒人的水准会不会被她也带到这个世界来。

这样惆怅着,曲鲤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就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了,实在想不起来曲鲤也不为难自己,当即不去回忆。

去往节目组的路程并不短,只是车程都有两个小时,也亏得节目组的初始出发城市是在曲鲤所在的城市,否则那可能就不是简单两个小时的路程了。

曲鲤被摇晃得昏昏欲睡眼看就要睡着了,司机大叔车一停,到了。

这个时辰的太阳已经挂在了天上,炎夏的温度在曲鲤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扑面而来。

曲鲤将墨镜戴好,又接过司机帮忙提出来的行李箱郑重地道了谢后朝着面前那栋两层楼高的小洋楼走了过去。

司机大叔被这样郑重的道谢还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地看着那个走远的背影挠了挠头嘟囔了一句:“我还没在这个公司见过这么有礼貌的女娃子呢……”

这样的嘟囔曲鲤已经听不见了,她现在整个人十分后悔,早知道就带一把太阳伞了!要是她带把伞何至于挨这太阳的晒!

早早等在楼下的工作人员看到终于有嘉宾来了也连忙准备过去迎接。

她们一抬头就看见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戴着白色边框墨镜的小姑娘,早晨的太阳光洒在她发上有些耀眼,曲鲤抬起墨镜露出那双带笑的桃花眼,这一笑几乎将几个工作人员都看呆了。

直到一旁的总导演都忍不住咳嗽提醒了,她们才慌忙回过神来,只是相互之间对视一眼,纷纷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出几个大字“美!求嫁!”。

她们自然也认出来这是曲鲤,虽然曲鲤名气不大但是胜在人长得好看,那是一种看过一眼就很难忘记的长相,而且相比起照片上的美,她本人更多了几分灵动,是男女见了都会心动的类型。

两位工作人员连忙上前迎接:“一路辛苦了曲鲤小姐,我们帮你拿行李吧!”

哪知道曲鲤却是笑眯眯地摇了摇头:“没关系,怎么好意思麻烦漂亮的小姐姐替我劳累呢,我自己拿着就好了,也不重。”

两位工作人员都快窒息了,这么好看的宝贝脾气居然还是出人意料的好,这搁谁不心动啊!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没关系的。”工作人员试图解释。

曲鲤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眼前两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还是继续摇头拒绝:“我的行李箱可是很重的。”

两个工作人员更感动了,还从来没有嘉宾会这样为工作人员考虑呢,这可真是人美心善的大宝贝啊!粉了粉了!

这样满含善意的喜爱汇聚成一缕微不可见的红光融进曲鲤腕间的印记上,曲鲤只觉得腕间一热有什么光芒一闪而过,她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有些不明所以。

她刚才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专属于转运锦鲤的气运的气息,可是转瞬就消失了,那感觉太淡,她还没来得及捕捉就不见了,这让她有一瞬间的迷茫。

趁着曲鲤走神这会儿,两个工作人员当即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接过曲鲤手里的行李箱。

只是正准备拖走的时候却因为使的劲儿不够一不小心没有拖动。

工作人员:……?

这下曲鲤也已经回过神,她看着有些呆滞的那个拖着她行李箱的小姐姐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她不忍直视地捂住自己半张脸:“咳咳,我说很重吧……”

那个小姐姐缓缓举起手冲她比了个大拇指,姐妹,强啊。

一旁复制录制花絮的导演组都快笑疯了,他们以为曲鲤是谦虚为工作人员考虑,没想到她是这么的为工作人员考虑。

最后为了能够成功帮曲鲤把行李箱带上二楼,换了两个男工作人员都才硬是连拖带拽的往上扛了一半楼梯,看着他们艰难的模样曲鲤于心不忍的接过了自己的行李箱,然后单手拎上了楼。

一群工作人员站在楼下近乎痴呆地看着这个怪力少女,尤其是那两个费了老大力气才搬了一半楼梯的男工作人员,他俩不可置信的看了眼曲鲤轻松的背影,又看了眼自己的手,开始怀疑人生。

曲鲤倒是觉得没什么,她来自神域,虽然在这个世界受到一些自然因素的影响,自己的灵力几乎无法使用,可是无法使用并不代表没有,在这些小事上她用起来还是十分得心应手的。

曲鲤已经自己把行李搬上楼了,原先的两个工作人员才回过神来赶紧追了上去带曲鲤选房间。

节目组规定就是这样,先到先得,绝不因为一期里面谁的咖位更大而更改规则。

曲鲤选择了背靠溪流的201房间,离楼梯也近,她很满意。

楼下的导演也很满意,邓航平一开始对于郑颜推人给他时候并不满意,郑颜这个人什么想法他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后来他看到曲鲤的照片后觉得这个小姑娘一定会是个可塑之才,勉强同意了。

没想到她才来就带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如果她保持这样的本心不走经纪人为她规划的道路,以后想要红肯定也会是很容易的事情。

只是……

邓航平心里叹息,别人公司的事情他也不好去多说,当下有关许羽帆和曲鲤的舆论他也是知道一两点,也许许羽帆有不错的人气,但是如果非要和曲鲤比一比的话,站在平等的角度上,谁更胜一筹还不可知。

不过身为导演,谁能够给他的节目带来更高的收益观看率才是最重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

第4章 厄运锦鲤罢了

曲鲤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工作人员一起下楼,和她一起上楼的也是刚才要帮曲鲤拎行李箱的小姐妹,还是一对双胞胎。

姐姐邓铃语,妹妹邓铃音。

两个小姐妹关系好得不得了,人也热情。

“之前我们还在网上看到你和许羽帆的绯闻了呢!”姐姐邓铃语说话没什么顾虑,因为喜欢曲鲤的颜值和脾气,想到什么也就说什么了。

曲鲤倒是不反感,妹妹邓铃音倒是有点急,她恨铁不成钢地戳了下邓铃语的腰:“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你不要介意,我姐姐就是这样,说话比较直接你不要不开心,那件事许羽帆粉丝闹得挺大的,要我说你这样的颜值,许羽帆委实是高攀了。”邓铃音说着说着也有些愤愤不平起来。

曲鲤:……

两姐妹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后双双伸出手捂住对方的嘴,好家伙,怎么突然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曲鲤哭笑不得。

两姐妹对视了一眼觉得曲鲤对这件事没有什么不高兴,又小心翼翼的松开捂住对方嘴的手不自在的咳了两声。

邓铃音不好意思地看着曲鲤:“其实我也有点口无遮拦的,爸爸经常因为这个责怪我们呢……对不起啊……”

“没什么的,这件事我不太在意。”曲鲤笑着安抚着这两个有些恹恹的小姐妹,其实他俩还挺可爱的,只不过说话直了一些,而且也没有说假。

她和许羽帆的确因为上一部网剧闹了绯闻,还是郑颜一手安排的呢,更何况,她也觉得就许羽帆那长相,分明就是他在蹭她热度!她们两姐妹没有说错!

曲鲤大有他乡遇故知相见恨晚之感,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然那不是小仙女形象都没了?虽然好像刚刚她拎行李上楼的时候也就崩塌得差不多了……

邓铃语痴痴地看着曲鲤的笑,有些欢喜:“曲鲤你应该还在读书吧?半工半读好厉害!”

曲鲤顿了顿:“其实我已经毕业了……”

两姐妹:???

“啊可是……”邓铃音欲言又止。

曲鲤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学习太简单了,我就没有继续读了。”

两姐妹看着曲鲤年纪和她们相仿的模样,没想到她可以说出这样凡尔赛的话,邓铃语害怕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是为了逃避大学学业才选择演艺圈然后说出这番话,万一以后她红了,这些问题都是会被扒出来被群嘲的。

她组织着语言试图劝服曲鲤:“其实学习还是很有趣的,如果可以的话继续攻读说不定还会有一番大成就,会很有用的!”

曲鲤深表认同:“我在A大的时候我导师也说过差不多的话。”

两姐妹:……啥大?

“但是我觉得缺乏难度挑战,就没什么兴趣了。”曲鲤对她二人震惊的表情仿若未闻。

两姐妹:……小丑竟是我们自己?!

搞了半天,这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凡尔赛文学家!刚刚毕业填完志愿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两姐妹深深的受到了来自学神的暴击。

邓铃语:“别说了,我想静静。”

邓铃音:“我也想静静。”

曲鲤没忍住笑了起来,两姐妹被她一笑当场反应过来:“你哄我们呢!”

曲鲤若有所思:“虽然这么说有点凡尔赛,但是我说的是真的,学校官网上应该还有我的名字,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以前在校期间获得的荣誉到底也是过去式了,那是属于原主留下的成绩,令人仰望无可触及。

本来还抱有侥幸心理的两姐妹这下也彻底焉了,这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长得好看就算了,成绩还好,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

“啊好羡慕,要是我们有这么厉害我们爸爸也不会让我们来节目组体验生活了!”两姐妹异口同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慨。

“你们爸爸思想还挺……开明的哈……”曲鲤想不到怎么形容,最后才慢吞吞的吐出来几个字。

“不,那不叫开明,那叫雇佣免费劳动力!”两姐妹愤愤不平。

这下轮到曲鲤迷茫了,听着这话的意思就像是她们的父亲就在节目组的意思啊!

“啊?你们爸爸是谁啊?”曲鲤和两姐妹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表达着自己的疑惑。

“就是他!”两姐妹顿时齐刷刷地抬起手指向坐在主摄像显示器旁的那个男人,曲鲤也顺势看了过去。

邓航平:……

曲鲤:……

四目相对有些许尴尬,邓航平有些头疼地捂住自己的额头,这两个小祖宗真是什么都往外说。

为了打破这份尴尬邓航平率先开口了:“邓铃语、邓铃音,去外面准备接待嘉宾,不要一直聊天。”

两姐妹吐了吐舌头和曲鲤挥了挥手告别然后又跑到外面去等人了。

看着两姐妹走了邓航平才松了口气,然后对曲鲤说:“待会儿应该还会有嘉宾来,你们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下。”

曲鲤也点点头应下了:“好,谢谢邓导。”

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滴滴的喇叭声,新的嘉宾赶来了。

曲鲤并没有出门去迎接,她大胆猜测这个时间点到的应该是许羽帆。

果然,下一秒,穿着白色衬衣梳着吸引小女生偏分发型的许羽帆走了进来,在他后面跟着拿着遮阳伞的助理和拖着两大行李箱的铃语铃音两姐妹,这样的到来,和刚才凡事都坚持要亲力亲为的曲鲤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羽帆刚走进门就看到了对着他的一排摄像机,以及那个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提子看着他的曲鲤。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试图等着曲鲤主动过来给她打招呼,可是曲鲤却一连吃了两颗提子都没有过去。

这让许羽帆有些气恼,这个曲鲤,果然不按颜姐说得来!

虽然这时候的拍摄是录播,后期可以进行剪辑,但是许羽帆为了保持在镜头前面的良好形象还是忍着脾气主动和曲鲤打了招呼:“曲鲤,这么早?”

曲鲤面色古怪的看着他,没有答话。

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推着行李箱走在后面的邓铃语和邓铃音却背过身去开始嘀嘀咕咕。

“网上的绯闻果然是假的!”

“我就说许羽帆是高攀曲鲤了吧!”

“曲鲤看上去对许羽帆一点儿也不感冒啊!”

“不知道有没有录到这个镜头,播出去的话肯定曲鲤又会被许羽帆的那群疯狗粉丝追着骂。”

“许羽帆一点儿也没有绅士风度,虽然我们做这些是应该的,但是他的助理拿把伞真的好意思吗?”

“还不如我们曲鲤呢!”

两姐妹嘀咕的模模糊糊,在她们前面的许羽帆隐约也只听见几个词,什么“高攀”什么“粉丝”什么“绅士风度”,但是他无法将这些零星的词语组成一句话,只隐约觉得这两个小姐妹应该是在夸他。

得不到曲鲤回应的许羽帆又只能僵硬地转移话题,想到背后还有两个支持自己的小粉丝他底气又足了些,语气也带上了几分愉悦:“咱们好歹拍过一场戏呢,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

“没有。”曲鲤怕他太尴尬,终于大发慈悲的应声了,不过她有些疑惑今天为什么会是许羽帆的助理陪同,平时郑颜不是很喜欢陪着许羽帆出席各种活动综艺吗?

她这么疑惑也这么问了:“颜姐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然而曲鲤这一问却让许羽帆误解了,他以为这个小新人到底还是离不开郑颜,这不没看见郑颜心里都不安得直接问他了吗?

许羽帆心情好了很多,凭借这份关心他也不担心之后曲鲤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颜姐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牙疼,今天去医院了,暂时没法来,别担心。”他还假意地哄了一下曲鲤。

而曲鲤脸色瞬间微妙了起来,她想起来自己遗忘了什么事了!

昨天她顺口说了句咒郑颜的话,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实现了!她厄运锦鲤的体质果然还是被带到这个世界来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综艺爆红后她只想做影帝的掌心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