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民医免费阅读_超级小民医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超级小民医

作者:炸三拼

主角:无

类型:都市

简介:“哗众取宠!你只是一个乡野小民医,初中都没有毕业,你根本没有什么医德。”国医圣手冷笑。
“放开我,小民医,你敢用动我一下试试,我要你后悔来到这世上。”世界歌后愤怒。
“混蛋,有种杀了我?否则,我要你不得好死。”世界第一杀手身上扎了银针,痛苦的道。
马川淡淡一笑:“不好意思,赤脚医生也是医生,药医有缘人,你们的生死,全看我心情。”

第1章 为了村花,与全村为敌

“臭小子,你的医道已成,九元功也练到了第三重,你怎么还不下山?”老杏树下老头没好气的瞪了眼少年。

少年是他的孙子马川。

“看您这话说的,我又不是为了医术和九元功才留在山上的;我主要是想多孝敬孝敬您。”马川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小兔崽子,我的三亩灵药都被你祸害完了,没东西给你修炼祸害了。”老头咬牙恨声道。

“这里山清水秀,吐纳灵气照样可以精进修为。更能跟你在一起。”少年抬头,张开双臂享受的道。似是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

“林晓玉今天要去靖城上大学了!”老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眸子闪过一道光。

“卧槽,什么时候的车!我要赶紧去买票!”少年跳了起来,往门外跑了。

“切,小兔崽子。还说要孝敬老子~呸~”老头看着马川远去,嘴角抽了抽。内心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

“跑得那么急,希望你以后一路顺畅,不要遇到殷家的人。”老头感叹,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烁。

“终于可以轻松轻松了,我要重振雄风,我的野山参泡酒。”

老头愤然转身,抹去眼角的泪水。兴冲冲的进了屋。不一会便传出愤怒的吼声:“啊,小混蛋,祸害了老子那么多灵药,最后一截野山参都不留给我!”

“不留给我……”

山林中。

马川听到咆哮声,缩了缩脖子。回头看了一眼,便转身一路飞驰赶到林晓玉家,却见院子里聚集了好多人。

“林叔,丑话我说在前头。要是你们不应下,别说借钱,就是你们家的死活,以后我们也不会管。”李长顺傲娇的昂着下巴,不把村里的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

他家是村里最有钱有权的人,有说这话的底气。

“爸,我们不怕……”林晓玉不愤的道。

林父急忙扯住她,陪笑道:“我愿意,我们愿意。”

“玉丫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爹妈种地,一年挣不了几个钱。你妹妹还小,若没有我们李家照应,你们林家在村子里根本呆不下去。”村长旁敲侧击。

李长顺眼神自得道:“晓玉,只要你答应婚约,我们家一定全力供你念完大学。”

“是啊,玉娃子。长顺家有钱,他爸又是村长。”

“跟村长结亲,以后你们家在村子里可就发达了……”

“若没有村长照应,你林家想在村里呆下去?会有今天?”

林父一脸谄媚的陪笑道:“晓玉,让你嫁给长顺,不亏。长顺长得帅,又能挣钱。”

“不,我不,我不要嫁给李长顺。爸,我可以贷助学贷款,可以勤工俭学。如果非要我嫁给他,我宁愿不上大学了……”林晓玉脸色惨白、紧咬着嘴唇,坚持着最后的倔强。

她身材婀娜,脸若满月,秀发乌黑,虽然穿着破旧,但难掩其美丽的姿容,算得上是村里独一无二的美少女。

“不嫁,呵呵,不嫁我看你怎么上学。贷款、打学工?将来还债的利息,都够把你卖三次了,你家拿什么还,你家人怎么办?”李长顺的妈冷笑。

浓烈的威胁之势让人感觉悚然。

“说的是,晓玉啊,我跟你妈养你那么大不容易,这事就按村长的意思办,不然我也没你这个女儿了……”林父阴沉着脸冷漠绝情的道。

林晓玉委屈的掉下两行眼泪,双眼血红,紧咬着嘴唇,粉拳紧握。

林父转向李长顺,陪笑道:“签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算有个见证。”

“玉丫头,别以为考上大学就不属于杏花村了,这里永远是你的根,你爸也是为了你好,将来嫁给长顺,不委屈你。”

“是啊,晓玉,嫁给我多好,我会全心全意对你好的。”李长顺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初中毕业,爸是村长,家里有人脉,一年收入小十万,他家已是村里最富的。

这一双双漠然的眼睛,一个个狰狞的身影,仿佛大山一样,沉沉的压在林晓玉的心头。

“呜呜……”林晓玉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身体颤抖,内心满是绝望。

村长拿起一份合约念道:“合约婚书,今有杏花村林晓玉考上靖元学院,但因家庭困难,无力承担上学费用。现向李长顺家求助,李家供其上学一应花销。待学成毕业之后,林晓玉便嫁给李长顺……”

“立此为据,如有反悔。三倍赔偿。”

“看看,没问题的话,就当着父老乡亲的面,签字按手印吧。”

众人都露出得意的笑,眼神冷漠,仿佛一群狼。林晓玉虽然是村里仅有的女大学生,但却也要嫁给李长顺。

看着这么多长辈、男女老少,一起为难、欺负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马川再也忍不住了。

“不行,不能签。”一声大喝,震惊了众人。

马川撞开人群,冲过去将那份契约抢过撕了。

“马川,你混蛋。”李长顺气得跳了起来,挥舞着拳头要打马川。

林晓玉看到马川心中升起一缕希望。

马川快速的挡在她身前,安慰道:“别怕,有我。”

转而对李长顺道:“李长顺你才混蛋,你们全家都混蛋。”

“马川,你找死。”李长顺扑了过去。

村长闻言脸色铁青,恨恨的盯着马川。其他人见状,也不敢上前。

“蓬~”

马川一个错步,让开一拳,一脚将百八十斤的李长顺给踢飞。

围观的众人吓得急忙退了开去。

“你,竟然打人。”村长暴怒跳起,也要打马川,但冲出两步,却强行忍了回去。

“对,打的就是你这恶棍。”马川刚烈的道。

村长见状,眼中露出森寒的杀意,道:“马川,别以为仗着一点武力就可以横行乡里,身手再好,也怕菜刀。你一人再强,难道还要与万众人为敌。就算你一个人可以横行一时,但你终有老弱病残的一天。”

“马川,给我滚开,否则,我报警抓你了。”李长顺想到城里当二老板的姨父,忍不住高傲的昂了昂头。

“对,马川别无理取闹了。”

“乡亲们不怕,马川虽然能打,但他没理。我们一起上,完全可以揍死他。”李长顺更是叫嚣着,想要让所有人冲上来。

众人听到李长顺的话,想到他家姨父的关系,纷纷站在了李长顺那边。

李长顺闻言,得意的道:“马川,滚开,这没你什么事。我们签订婚约,那是合规合理,双方自愿的。”

“马川走开,这是我们两家的事,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林父不爽的道。

“哼~”马川声如洪钟,震得人头晕目眩,怒道:“自愿,怕是你们的一厢情愿。晓玉她也是自愿的吗?”

林晓玉哭道:“川哥,我不要嫁李长顺,我也想上学,可我爸……”

“欺人太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超级小民医》<<<<

第2章 可笑!破落户也想充英雄!?

“蓬……”

马川怒极,一拳砸碎了旁边的木篱笆,吓得一众村民不自觉的往后退缩了数步。

马川拳脚重,没有谁敢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

看着他强悍的样子,村民们怕了,没谁的骨头硬过那木头。

一个个缩回了人群中。

“李长顺,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全家老小齐上阵,合起伙来逼一个小姑娘?你们这么做,还配做个带把的男人吗?就一点都不感觉羞愧吗。”

“亏你们还是村长一家呢。”

听到马川这正义之言,林晓玉内心触动,哭得更加厉害了。

李长顺愣了一下,有些心虚的道:“马川,你别乱吼。老子怎么逼她了,我愿意,林叔愿意。我们林李两家愿意,你管得着吗?”

“哼,敢情你们都愿意。就晓玉一人不愿意,而且,你们还威胁、逼迫她。我刚才都听得一清二楚,我今天就管了。”

“不就是上大学的钱吗?我来付,学费生活费我都包了,我不需要签什么狗屁契约。那种畜生的事,我做不出来。”

“你……”

“……”

打脸~侮辱?

众人觉得马川太横了。竟然敢跟村长对着干。

李长顺一听怒道:“你骂谁畜生呢?”

马川两眼一眯,一股凛冽的杀气涌出,让人群间的气温冷了几分:“那些合起伙来逼迫晓玉的,还有人性吗?与畜生何异?”

“你……”

听了马川的话,众人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

这么一大帮老爷们合起来,逼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传出去,真的很不光彩。

马川这话,骂得在场许多人脸色非常难看。但忌惮于马川强悍的武力,他们只得忍了。毕竟在山村,谁都怕又横又暴力的。

李长顺阴冷的道:“你付?你这个破落户,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还想供她上学。你有钱吗?”

“一个破落户,家徒四壁,竟然敢说这样的话,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村民鄙夷的笑了。

“呸,吹牛谁不会,你一个破落户,你倒是拿出钱来啊。”李长顺吐了嘴里的一点血水恨声道。

“现在没有。”马川从容的道。

“没有……”众人鄙夷。

李长顺呸了一口道:“没钱,没钱你在这里充什么英雄。快滚,不然我真的报警了。”

“现在没有,将来会有的。”马川语气坚定的道。

“将来,呵呵。 等你弄到钱,黄花菜都凉了。再说,你一个初中文化的乡野小郎中,怎么去挣钱嘛?一个乡村小诊所都要大专生了。就你……呵呵~”李长顺两眼嘲讽的道。

马川转而看向林晓玉,道:“晓玉,你还有几天报到交学费。”

“只有三四天了。”林晓玉愣愣的看着马川,他此时就是她的希望与依靠。

“好,来得及。要是我在晓玉报到交学费之前帮他把学费交上,你们如何?”马川语气坚定的道。

“可笑。你一个村里破落户,外村来人,家徒四壁,还有一个酒鬼爷爷,这三四天去哪弄那么些钱。”李长顺不怀好意的道。

众人都明白,马川家是村里的破落户,没人敢借钱。

“我不借钱,要是我弄到了钱,替她交了学费。你们要是再敢逼迫她,逼迫林家,就别怪我不客气。”马川杀气腾腾的扫过众人。

“这……”众人吓得缩了缩脖子。

“老子不是吓大的,你要是真能做到。我李长顺,也绝不再骚扰林家。”李长顺自信的拍着胸脯道。

“赚钱如吃屎”,对于底层小人民来说,这句话很贴切。

“好,当着众父老乡亲的面。立字为据。”马川坚定的道。

“好,立字就立字。但若是做不到,你马川也得给我滚出杏花村,从此不再踏入村子半步,更不准再纠缠晓玉。而且要下跪给我道歉。”李长顺得意的叫嚣道。

“好,我做到了。你们李家从此不准骚扰纠缠林家。你,给晓玉下跪道歉。”马川应了下来。

“好。”

李长顺拿来纸笔,当着众人的面立下了字据。

林父一脸的错愣。

李长顺等人则冷笑连连,他们清楚的知道马川家的情况。

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爷孙两住着三间简陋的茅草房,墙都补了很多次了。家里吃饭的碗也只有十二个,而且还缺了好几个口。

试问这么一个穷得只能填饱肚子的破落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近万元,可能吗?

“山野破落户,上哪去弄七八千。搬砖、卖肾都来不及。”

“哈哈,他要是滚出了杏花村,我们以后日子就安宁了。”

“就是,就是,没有他,林晓玉跟李长顺结婚的事,就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了。”

村长等人自负得意,在他们看来,马川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

李长顺也很开心,他可以借助这一约定,将马川给赶出杏花村。从此,杏花村就没有人敢正面跟他家对着干了。

要比武力,十个李长顺也不是马川对手。但比见识挣钱,十个马川也比不过李长顺。不然马川怎么会是村里的破落户呢?

林父埋怨道:“马川,你真是胡闹。”

“林叔,不要多说。就这样约定了。”李长顺父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以晓玉开学为期。”李长顺得意的看着马川。

“川哥……”林晓玉很是担心,但看着马川那自信的眼神,她心里却安定了许多。

……

轰哧轰哧,火车驶过城市,驶过原野,马川、林晓玉、李长顺三人结伴前行。

马川见李长顺一副神气自得的样子,劝道:“李长顺,我劝你还是回去了,跟着去也是白跑一趟,何必呢?”

“回去,我为什么回去?该回去的应该是你,一破落户,想在三四天内弄到七八千块,啧啧,你真的是太无知了。”李长顺邪邪一笑,他知道马川这样做是想让自己放弃,从而给他创造机会。

林晓玉也眨动着美眸,忧虑的看向马川。

马川笑道:“说了你不听,到时候白跑一趟,别耍什么赖哦。”

“我倒是奇了怪了,你凭什么这么自信?”李长顺狐疑的看向马川。

马川从自己的破旧书包里拿出一根白色的药材,道:“凭这根野山参。”

李长顺凑近看了看,觉得马川拿着的就是山里随处可见的一根柴枝。柴枝自然是没什么用处,只能用来烧火的废柴。

“噗嗤~,你不会是想钱想疯了吧。拿截柴棍去冒充什么野山参,当心被人打残了丢出来。”

李长顺小时候也见过野山参,虽然记不太清了,但绝对不像马川手里这根,它仿佛哪里剔下来的木柴枝一样。

“你这要真是野山参,我叫你马叔,哈哈。”

“这根柴棍……”旁边的人也不禁嘀咕了一句,无语的摇摇头。

看到旁边的人都认为是一根木柴,李长顺更加坚信马川脑子有病,去了肯定要被人打。内心暗自偷笑,马川在村里横,可是到了城里,他能横得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超级小民医》<<<<

第3章 你是进城搞笑的吗?

林晓玉内心也一阵失落,眼神复杂的看向马川,咬了咬嘴唇,在内心做了坚难的决定。

“哈哈,马川,你他妈是来搞笑的吗?进城一分钱不带,还想在三四天内挣近七八千块钱。”看着林晓玉帮马川代付了车费,李长顺内心有气。

现在更觉得马川就是个砍脑壳,脑子有病。

“笑死我了,快点滚回去吧。”

“马川,别挣扎了。我送你点路费,以后也别回村了,别再找晓玉。找个工地去搬搬砖吧,努力点过两年说不定还能找个村姑。”李长顺趾高气扬的笑道。

话中充满了无尽的嘲讽与戏谑!

林晓玉见李长顺嚣张的样子,愤怒的瞪了他一眼,道:“有钱了不起啊。”转而和声对马川道:“川哥,不理他,到了城里,我们一起想办法。”

李长顺见状,冷笑道:“有钱就是了不起。有钱大城市,干啥都方便。没钱坑人市,却哪都不行。到了靖元城,呵呵,穷逼还是穷逼。晓玉不是你这种人配得上的。”

马川回怼道:“配不配得上,又不是你说了算。”

“你……”李长顺闻言气得脸红脖子粗,一句话也不说了。他恨马川,但同样忌惮马川的武力。

林晓玉则是俏脸一红,娇嗔的瞪了马川一眼。却也没有说什么。

三人暂时陷入尴尬无语境地。各自闭目养神。

车厢另一端,一时尚靓丽的芳芬少女,气质脱俗,肤白貌美,新奇的打量着窗外与车厢内的行人。她似乎是第一次坐这种老式火车。

在她的旁边,一须发皆白的古稀老人,一脸追忆的看着过道。

两人衣着不俗,身上更有一种尊贵的上位者气质。老人五指很粗,指节上充满茧印,脸上还有几个淡淡的疤痕。

“小雅,这是你第一次坐火车,当年我与你奶奶就是在开往靖元市的火车上相遇的,当年我是坐票,你奶奶是站票……”老人看着热闹的车厢,幽幽的追忆着。

都说人老了,就容易怀念以前,从孩童到青春岁月,再到青年中年……

话未说完,老人身子一偏,靠到了少女肩上。

叫小雅的女孩回头,却见老人两眼不断的往上翻白,嘴巴抽搐,身体四肢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好似触电抽疯了一样。

“啊,爷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小雅吓得脸色惨白,急忙去扶老人,却见老人沉沉的向她靠了过来。

老人却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身体还有一些抽搐。

小雅吓得慌了手脚,她爷爷本来年纪就大了,平时出门都是有专车专列。哪里像今天这样拥挤,老人突然犯病也在情理之中。

“老人家像是突发病。”旁边的人热心的道。

“啊,我爷爷平时身体很好的,怎么会这样。你们有谁是医生,快来救救我爷爷。”小雅脸色惨白,惊慌的向周围人求助。她很是后悔。

“快找医生,晚了怕会出人命。”

听说可能会死人,车厢里的人吓得往其他车厢跑了。大家都是赶路人,没有谁想沾惹那些晦气。

“各位乘客,8号车箱有乘客突发疾病,请乘客中的医护工作者到9号车箱给予帮助。”火车广播里响起了求助广播。

“别动。”正当众人围着不知如何是好时,只见一个穿着破旧的少年冲了出去,一把将老人接过,手在老人的头上奇怪的按了几下。

似乎是在丈量什么。

出手的人,正是马川。

“啊,你是谁,你要做什么?”肖雅吓了一跳,她都没反应过来,怀中的爷爷就被那个看着像个乞丐的马川给接过去了。

看着这个穿着破旧的马川,肖雅吓了一跳,急忙来抢,只是她探出手去,马川随手一拨拉,便将她给挡开了。

肖雅吃了一惊,她从小跟着爷爷学习家传的武艺,如今体内已经练出劲气,就算是训练有素的特战队员也不是她的对手,可现在,竟然被一个农村青年给挡下了。

“别动,要是不想你爷爷死的话,就不要打扰我。”马川声音严厉的让人无法反驳。

肖雅吓得一愣,涉及爷爷生死,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老头鼻孔之间溢出的血,马川皱眉,老头突发脑溢血,严重影响了大脑神经,导致身体癫痫抽搐、鼻孔溢血等症状。要不是遇到他,再过半个小时,那脑中血块就影响大脑,轻则成植物人,重则大脑缺氧,导致死亡。

“幸好我的排筋正骨手小成了。”马川快速的按住了老人头上的穴位,封住了扩散的溢血。

“小兄弟,你是不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啊。”见马川穿着破旧,更有一股子土腥味,一看像是农村学生或者农民工,有人好奇的问道。

马川淡淡的道:“不是。”

“啊,不是,你这么年轻,那你是……”

“他是一个第一次出村,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李长顺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啊,刚出村的农民工。”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哗然。

马川不理会议论的众人,拿出三根有些变形的银针来,给老人扎了进去。

看着他随意的将三根变了形的针扎到老人的脑中,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完了,完了。”

肖雅惊得瞪大眼睛,缓了一会儿,惊叫道:“起开,你既不是学医的,又不是医生,乱扎爷爷,你要害死他吗?”

马川瞪了肖雅一眼,厉声道:“他突发脑溢血,若是不及时救治,活不过一个小时。”

“你胡说什么……”肖雅动作僵住,脑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相信眼前的小农民工,但是爷爷的状态非常的不好,脸色已经青了,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也不好向家里交待。

李长顺在一边鄙夷的道:“马川,你真把自己野路子的草药医术当神技了,你一个初中文化的小民医,想医治脑溢血……”

“什么!?!初中文化……”

“赤脚医生!”

围观的众人一下子炸了。

“快起开吧,人命关天,开不得玩笑。”众人吼道。

“快起开,你这个庸医。不对,你连医生都不是……你这是草菅人命。”

“初中文化的农民工,只在村里行过医,也敢出来看病救人……”肖雅又急又气,哭了,那秀目拧在了一起,眼泪扑漱扑漱的往下掉。

见到美女被气急成这样,围观的人群顿时炸了。

“滚开,滚开,你这个野路子。”有人想上前动手。

马川瞪了李长顺一眼。

转而看向众人,强悍的气息震住了众人,目光坚定的道:“相信我,药医有缘人,既然今天遇上了我,就说明他命不该绝。若是出了人命,尽管找我。”

“你想好了,要是你去赔命,晓玉可就是我的了。”李长顺得意的一笑。他完全把林晓玉当成了他与马川竞争的一个物件。

林晓玉看着行李并没有跟过来,李长顺觉得有点可惜。

马川看了眼脸色不太好看的小雅,道:“放心,我有把握。”

“只要五分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超级小民医》<<<<

第4章 真是野路子中医?

看着这个小农民拿自己的命来背书、担保,众人愣了一下,顿时觉得稀奇。

他就这么自信?

看向昏迷的老人,却见老人已经不再抽搐了,脸色恢复了正常,呼吸平稳,胸口微微起伏着。只是鼻孔里的血却流得多了,而且眼角也有血丝溢出,看上去很是吓人。

七窍流血!?

不会是被他给医岔了吧?

“让开,让开,医生来了。”乘务员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微胖中年人赶了过来。

“乘警来了,快把这个乱行医的小农民工给抓起来。”

“我是靖元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庄爱民,我来看看病人。”中年人介绍了自己,惊艳的看了眼肖雅,这才看向昏迷的病人。

见老人头上颤抖的三根银针,庄医生怒吼道:“胡闹,你们真是病急乱投医,怎么能乱扎针。快拨了,这些年轻人真是自以为是,以为学了点中医就可以悬壶济世了。”

“真不知中医比西医还难,没个几十年的努力根本上不了台面。只是看了点书本理论,就以为自己医术冠绝天下了。”

李长顺看热闹不嫌事大,抢话道:“他初中文化,刚出村的农民工。在村里给六畜家禽看病的。医人治病嘛,呵呵, 悬得很。”

“啊,农民工,给六畜家禽看病!野路子中医,快拨针。”

“卧槽,这应该叫兽医吧……”

“盯紧他,要是老人出了问题,将他交给警察。”医生一句话,让众人紧张了起来。

马川见自己被推开,无奈的道:“先别动针,还差两分钟。”

“快起开吧,农民工。”周围的人为肖雅吼道。

庄医生哪里听得进马川的话,这么年轻的中医少年,从来没有见过。他直接把银针给拔了丢进垃圾桶里。

“我的银针。”马川心疼,这针可是他从爷爷那好不容易弄来的,就这样被丢了。

他小心的从垃圾桶里捡出来。

“噗~”针一拨出,老人的身体一抽搐,喷出一些胃液,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啊,爷爷。”小雅吓了一跳,转而抓着庄爱民道:“医生,我爷爷怎么了,怎么突然严重了。你快救救他。”

看着老人瞬间转黑的脸色,整个身体抽搐得都颤抖起来。小雅很是惊慌。

“呃……快抬上担架,送诊室。”庄爱民尝试了两下,却见情况更加严重了的道。他也有些惊慌了。但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医生,他强行镇定自已。

老人抽搐颤抖的样子,看得人害怕。

“庸医害人,快起开吧。”马川从后面伸手一抓,庄医生与一个乘务人员感觉肩膀一麻,接着身体一软,竟然被马川扒拉了开去。

“啊,小农民工,你要干什么?不乱来啊,出了人命,你的下半生就毁了。”庄医生惊恐的吼道。

“干嘛,给你收拾残局啊。你们乱动他,想让他死得更快吗?”马川无语的道。

“你……”庄医生想要挣扎着起身阻拦,却感觉全身无力,挣扎了一会儿起来,却见老人状况再次平稳了下来。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老人的鼻间流出两行血来,老人的脸色恢复,抽搐也停止了。

庄医生蒙圈了,那种极严重的病症,竟然被这个初中文化的小农民工三两分钟给治好了。

究竟是兽医,还是神医?

“啊,针到见效,真是太神了。”有远处围观的人看到,加上之前犯病,这个小农民两次施针了。

“真那么神?”

庄医生感觉脸火辣辣的,他堂堂大医院的医师,竟然不如一个野路子中医的小农民工。他是不信这个年轻的小农民工的,肯定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但他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的好。

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马川碰了一下,便麻软无力了四五分钟。

“难道他真的神医?”小雅也愣住了,她很不确定爷爷的病症是不是这个年轻的小农民工乡野中医给治的。

怎么看,眼前的小农民工只有初中文化,又那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拥有那么厉害的医术嘛。

可看着眼前的事实,她也隐约觉得是马川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药医有缘人,我身上没带东西,只能帮他暂时稳住病情,你们尽快把他送医院吧。”马川在几人惊愣不确定的目光注视之下,从容的离开了。

药医有缘人,听了这句话,不光是庄医生与小雅觉得马川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其他人也会这么认为。

因为这是一个跑江湖的万能用语,一旦遇到医不好的人,那岂不是说与那病者无缘?

李长顺看着气色恢复的老人,再看看呆愣当场的庄医生等人,不甘的道:“医生,快检查检查,老人家不会被那破落户给医死了吧。”

“医生,快去查看。”

庄医生急忙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肯定的道:“嗯,病情基本稳定了,但要根治,还得去大医院看看。”

“快将他送到专护车厢吧,这里人多空气闷。”

众人合力将老人送到了中部的休息车厢,有专人陪护着。没有谁再注意那个小农民工的去向了。

“这破落户真的有一点能耐!?”李长顺有些不解。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拿着手机对着李长顺问道:“帅哥,你认识救人那个小农民吗?”

李长顺闻言鄙夷的道:“那当然,他可是我们村的破落户,只是个初中文化,第一次进城,准备打工的,连车费都没带……”

李长顺见有女子主动跟自己说话,顿时开心的将马川贬得一文不值。

说得高兴处,更是极尽贬损之词,黑马川尽了兴,他这才离开。却不知,他的言论为自己将来惹来了很大的麻烦。

见李长顺离开,那女子急忙编辑着手机里的视频,皱眉道:“呀,掉了一段,不管了。先放上去吧。”

两个半小时后,靖元市南城大街。

“川哥,这应该是中药材吧,要不要找家药店问问。”林晓玉一脸的疲惫,她的希望也在马川这根草药上。

三人走了好多的路,李长顺坚持跟着马川,怕他耍花招。

“请问,你们这里收中药材吗?”马川走进眼前的老百姓药房。

药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来药房的大多是买药的病人及家属。来卖药的不是没有,但并不是很多,人家都穿得人五人六的,可是眼前人却是像极了农民工,能有什么好事?

药店不缺药材,而且他们的药材大都是有专门的渠道进进货。

“对不起,我们这不收零散的中药材。”药师看到马川手中只有手指大的一小截,眼中满是不耐。

马川扫了一眼,这药房有中药区,肯定是需要中药的,而且这里的人流量大,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我这可是三十年份的野山叁啊,很难得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超级小民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