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岛逢生免费阅读_绝岛逢生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绝岛逢生

作者:铁棒无情

主角:卷云,叶雯雯

类型:都市

简介:【绝对硬核军事海岛求生小说】一名神秘保镖为了保护一名生化专家及他妻子漂流过海,中途却不幸被鱼雷击中客轮,被迫跳海逃生漂流到荒岛上,历经风雨终于找到了海岛,却又发现这里危机四伏……这里会带你进入最真实的海上岛上求生世界,你会感受到星夜下的大海有多美,也能感受到大海与孤岛中的真正危机,也能让你感受午夜暴雨下安逸于自己干燥的野棚下的幸福,看多了小白文的老书虫,不妨试试这本。

第1章 海上漂流

滚滚热浪,扑进救生艇。

熟悉却让人不安的海风,正支配着我的大脑神经,我半眯着眼把头探出救生艇,海面上片片鳞光,分外刺眼。

通过海面反射回来的阳光,比太阳光更为强烈。

我只得将救生艇的蓬帘拉合,决定稍后再记录航海日志。

看着救生艇内躺着一大一小的两个熟睡的女人,我内心的担忧更加浓重,多两个人就意味着更多的食物与淡水的分配!

大的女人是一名美籍华人,约莫二十六七岁,端庄美艳,之前是客轮上一名上流社会的女人,是我雇主的妻子,她叫苏珊。

小的女人是大马籍华人,只有十八岁,长相俏丽,叫叶雯雯,是一名学生。

因为天气炎热,两个女人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为了减少水分散失,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泡过海水,紧紧贴着身体。

隐隐现现的轮廓,格外的美。

只是此刻我无心欣赏。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七年前一次特殊任务中,飞机失事坠落在太平洋中心,导致我依靠着几个绑在一起的密封旅客行李箱在海上独自生存了133天!

无尽的孤独与绝望,以及饱受摧残的身体,不断蚕食着我意志,让我几度自尽。

如今。

我竟然再一次投入了恶魔的怀抱,还带着两个对海上求生一无所知的女人。

我们的客轮是被一枚鱼雷击沉的。

在远离海岸的印度洋中心,我们受到了袭击可谓是九死一生!

我的雇主被碎片当场击穿了大脑,睡在他身边的女人根本来不及穿上衣服,惊慌地跑出来,向我求助。

我将她甩到了倾斜的甲板上。

丰富的求生经验,让我在巨大的危机下抢到了救生艇,顺利将这个女人抱上救生艇,而这名女留学生也是那时爬上我们救生艇的。

她算是幸运的,大船沉没带动的巨大海水吸力,将浮在海上命悬一线的所有人吸到了海底。

无一生还!

当晚的雨夜中,海水像染了墨,上面漂浮着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像一粒粒墨汁固体块,与轮船的杂物混在一起。

我让救生艇上余惊未定的女人打着手电,好让我第一时间在海上捞获浮出水面的物资,足足打捞了两个小时,我才捞获了两箱罐头,以及一箱瓶装水,还有一张被子和几套厚衣物。

罐头被我套在救生艇尾端的麻绳网袋里,以免被一些破损的罐头划破救生艇。

瓶装水被我拖上了狭窄的救生艇,同样用绳子将它们捆住,以免因为风浪太大而掉落海中,到时根本不可能再捞回。

淡水在海上,是最珍贵的物资没有之一。

茫茫大海中,食物有的是,而淡水却是极其难得。

离海难当天已经过去十天,淡水在我严格的管制下,还余下五瓶,每瓶只有三百毫升。

而人体每天至少也要补充475毫升的淡水。

现在是非正常情况,我为确保她们不会脱水而死,减少消耗,强制她们长时间处于睡眠状态,并且一天只喝55到225毫升的淡水,并且极度控制进食。

因为食物会吸收人体内部的水分。

而这五瓶水最多也只够我们存活五天。

开始时,她们因为难耐的饥渴,反抗激烈,最后屈服于我的武力之下,由我掌管了淡水和食物。

导致两个女人对我一直怀有敌意。

我并不屑于解释,能活下去,一切的误会和屈辱都是小事。

在这救生艇上,除了食物与淡水之外,排泄也是件麻烦事,尤其是女人。

我不会允许她们直接往海上排泄,因为排泄物中有大量的腥味,很多人只知道鲨鱼闻血而至,却不知道,鲨鱼可以通过人类的呕吐物,排泄物甚至尿液来追踪。

除了尿液要存起来之外,大便都会统一往救生艇的尾部处扔。

我看着天空上丝丝如雾的卷云,我心头沉重。

因为那代表着,未来几天都可能会是这样的大晴天,而大晴天对渔民来说是好事,而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天气。

这一点点淡水,如果再不下雨,迎接我们的将是饮血解渴,然后在昏睡与幻觉中死亡,成为大海里的孤魂野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岛逢生》<<<<

第2章 苏珊的举动

我想着这些,又看了看绑在救生艇上的水斗。

那是我利用救生艇标配的工具简易做的一个蒸馏器,像这样的大晴天,没有意外的话,一天最多也就收集半升水。

要是遇上风浪,基本无法收集。

我们必须尽可能限制身体水份的流失,以确保最佳的存活时间。

在不喝水的时候,我们都会含着纽扣来刺激唾液。

在枯寂中,又过了两个小时,太阳光不再那么强烈了。

我拉开蓬链,拿起六分仪坐在救生艇边缘上反复观测,大致知道我们现在位于南纬22度左右。

再由我手上的一只双时表,大约就能计算出经度是东经75度。

我断定,我们就在马斯克林群岛西面两千公里的地方,北上两千五百公里左右就是查戈斯群岛。

靠着南赤道海流,如果不发生偏移的话,至少要漂流一两个月才能到马斯克林群岛了!

然而,海洋上恶劣天气多变,偏离预定航线是一定的,如果救生艇没坏,我只需要花一些时间重新确定坐标,便可以回归预定航线了。

我最担心的是漂入本格拉海流,那时,我们将会无限期地在印度洋打转。

因为我们没有动力源,靠的是南赤道海流前进的。

进入本格拉海流,就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在查戈斯群岛与我们的救生艇之间的区域,还有一些除了专业航海地图上才会标志的海岛。

但是正好遇到它们的几率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如同大河里的一片树叶,正好冲到了河中露出的小石尖上一样,这种几率近乎为零!

苏珊醒了,她看到我在记录着航海日志。

她对我从开始的敌意,已经产生了求生依赖,她非常清楚,只有这个我才能将她从大海中救出。

但是她也怕我会杀了她,将她和身边的少女吃掉。

她以前肯定听说过在极端环境下,人吃人的事件,而我有强权在手,掌握着淡水和食物。

黄昏。

苏珊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如玉般的娇躯,救生艇内的空间不足以让她站起,她宛然而坐,前挺后撅,犹如画中人儿。

这个女人似乎天生就有着上流社会的华贵与妍姿艳质。

她的肌肤在之前是非常雪白的,现今在海上漂流十天,已经失去了那种牛奶白,换上的是一种健康的古铜色。

“潘先生,能帮我擦一下身上的盐霜吗?”

她的宛如秋水的眸子,如今带着疲惫望向我,半羞的转过身问。

她一丝不挂,我自然能清楚看到她挺拔的上围,以及身上一片片粉白的盐霜。

因为白天睡觉,衣服上不断用海水打湿,减少排汗,所以到了晚上,身体上就会凝结很多盐霜,晚上必须清理干净,要不然会被海盐腌伤皮肤,导致皮肤感染细菌。

我走过去,用一块布帮她擦着身体。

她那双湖泊般的眸子,看了看我。

玉手将探到了我的怀中,她慢慢俯下身来,头部枕在我的大腿上。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

不过我还是捂住了她饱满干裂的嘴唇。

“我不会放弃你们的,我活着,你们就能活着。”我说完,将衣服遮在她柔软的身子上。

这是人在绝境中,对拥有较大生存本领的人进行的一种贿赂。

她担心我会放弃她们。

听到我这么说,苏珊尴尬地点了点头。

她有些羞愧。

似乎在我坚毅的脸上,看到了希望。

苏珊的美眸望着我,缓缓地说:“我可能怀孕了。”

闻言,我神色微微一变。

在这种环境怀孕绝对是致命的存在,她担忧地望向我,眼泪流了出来,不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的生死,还是担心孩子的命运。

“保存体力,我们会活下去的。”

我看着她神情麻木地说。

苏珊只好点了点头,侧卧了下去。

她丰满的姿体,格外迷人。

她身边的少女,虽然没她那么韵味十足,但是青春的味道,稚嫩的身子,无一不像半熟的果子,青涩且甜。

我看着两个女人,又看了看仅有的淡水,心中升上无限的压力,此刻,他只能祈求上天给他们一线生机,遇上一个海岛,或者一场及时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岛逢生》<<<<

第3章 淡水全部浪费

熬到了晚上。

海上温度急剧下降,两个女人起来喝了我配给她们的定量的水。

她们也不说话,躺在我身边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两双闪亮而美的眸子,映照着孤寂的星空,这一刻美得让人忘记了我们正处于大海的中心,孤立无援。

我只是瞥了一眼,便观察着南极十字星,以及天上运动的其他星辰。

这能很好地给我了解自己的漂流方向。

在海上漂流久了,会分不清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在后退,如果你站在激湍的河流中间久了,你也会有那种感觉。

平静而苍凉的大海上。

除了星空,没有任何的参照物。

你甚至会感觉自己不是真实存在的,就好像是在天上漂流着的灵魂。

少女告诉我,她本来准备这次到摩加迪沙旅行的。

与她同行的是她的叔叔,不过已经遇难。

她说她看过我的报道,海上漂流133的奇迹中国男子。

她问我,这次会不会带她们逃离大海。

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无法回答,所以根本没有回应,而是看着夜空,看着周边的风向。

“叔叔,你现在最想看到的人是谁?”

叶雯雯问的话像是少女在问恋人,她满脸的期待。

她本以为我会像平时一样不会回应的,她只是忍不住好奇问一问我这个深沉的男人是否也会有牵挂。

这次,我却微微张开干裂的嘴唇说了两个字。

“海鸥。”

“海鸥?”

我这么说,两个女人也看了看孤寂的夜空,除了夜空的星光,什么也没有。

“看到海鸥,我们就能找到海岛,这救生艇漂流得越久,就越有可能被鱼类割破,即使我们有充足的淡水与食物也是活不下去的。”

我这么说,两个女人互望了一眼,沉默了。

而事实上,我说的海鸥,还有另一个意义,那就是我的妻子。

我管她叫海鸥,是因为她是我活着的意义,是我航海归岸的灯塔。

我本想做完这次任务之后,便洗手不干了,与妻子共渡余生的,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我会再一次投到了大海的怀抱中。

……

夜晚,海面温度极低。

我睡在两个女人的中间。

尽管十天没有洗澡,两个女人的身上除了海水的味道之外,依然有着淡淡的体香。

慢慢的,我也进入了睡眠。

清晨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我惊醒过来,看到两个女人抱着腹部蜷缩在救生艇内,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我一看,救生艇里面散落的淡水瓶子全部空了,还有两个挖空的罐头,神色不由得大变。

“你们?!”

看着他们因为胃痉挛痛得脸色苍白的样子,我有气也没地方撒,本来那些水还可以支撑个三四天的,现在全没了!

“该死的!”

我骂了一声。

她们竟然不知道长时间的节食后,突然间的暴饮暴食是会引发胃痉挛的。

我将叶雯雯翻过来,用手捏开她的嘴巴,将手指伸进去抠了一下。

叶雯雯一下将吃进去的所有东西全吐了出来。

我用同样的方法,将苏珊也催吐了,两个女人这才无力的坐在了救生艇内双目呆滞。

我气得不行,可是现在生气是毫无意义的。

看着生机流逝,我也绝望。

“对不起……我们真的太饿太渴了……感觉要死掉了……”

苏珊恢复过来,哭着望向我说。

叶雯雯也痛苦羞愧地望向我。

“叔叔,我们怎么办啊,现在水都没有了……”

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望向无边无际的天空,天空上羽毛白的积云比起前三天都要多,如果幸运的话,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晚上会有一场暴雨。

现在是一点淡水也没有了。

如果这两天不下雨,大家必死无疑,就算第三第四天下雨了,因为长时间的脱水,也会导致不可逆的器脏损失。

我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两个女人自知自己做了大错事,都低着头。

我看朝阳要升起了,立即就摆弄好收集蒸馏水的水斗,希望这一天能收集到半升水,得以续命。

“你们睡觉吧,尽量别活动,我这里有两瓶尿,你们晚上谁渴了就喝吧!”

我说着,自己打开了一瓶,那尿骚味十分刺鼻令人作呕,可是我像无事人一样,慢慢的抿着尿液喝下去。

两个女人看得一阵反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岛逢生》<<<<

第4章 雷暴雨

天色渐渐亮了。

我竟然在天边看到了火烧云,天空也不像前些日子一样万里无云,已经有了很多积云层。

我心中无比激动,因为那意味着大气中的水汽已经足够多!

这是下雨前兆!

俗语有话:早烧不出门,晚烧行千里。

这句话反映了,早上出现火烧云,往往代表着未来会下雨,晚上出现火烧云未来将是晴空万里。

这天阳光不再强烈,但闷热得很。

有鱼浮上海面呼吸。

可是,到了下午也没雨下,这一整天都处于闷热的环境中,我们极为难受,因为体内水份散失比平时要严重得多了。

一直到傍晚,还是没有下雨。

大家渴得不行了,蒸馏水也没收集到多少,心中升上一股绝望。

此时太阳落在了海平线上,温度是最舒适的。

可惜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

我将收集到的蒸馏水分成了三份,每人只有一百毫升。

“不要一下喝光了,吃两口罐头肉,然后把水再喝下去,要慢慢吃慢慢喝,要不然胃痉挛就麻烦了!”

两个女人这次乖了很多。

我自己也吃了起来,先是喝尿液再用手抠了一块罐头肉吃,然后才喝了一口淡水。

作为男人,我必须要吃更多一些,以保存体力,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两个女人吃完后,又躺下去了。

我过去捏起她们手臂上的皮肤,观察着皮肤回弹的情况。

由此观察两个女人的脱水情况。

两个女人也习惯了,并没有什么反应,我此前一直都在注意着大家的脱水情况的,确保最大的生存几率。

可是现在淡水已经没有了,必须要再忍耐十二小时之后才有新的蒸馏水供应。

这期间不喝尿都不行。

到了半夜两点多。

我突然感觉海风骤变,立即跳起,将两个女人叫了起来,让他们穿上救生衣,并且给救生衣充气。

“是不是有雨了?”

苏珊有些激动问,叶雯雯也期待地望过来。

“今晚极可能会有雨,如果没有,早上肯定会下雨的了!”

我如此说道,又探头出去看了看夜空。

夜空的确没有前几天晴朗了,浓重的积云将星光与月光遮蔽。

漆黑的海洋,像巨兽出没的深渊。

我们橙色的救生艇在海风中摇摇晃晃,像一片飘在大河里的枯叶,太过脆弱。

凌晨四点。

海风渐大,冰冷的雨水打落在他们的救生艇上和脸上,他们立即就从梦中惊醒。

“下雨了!”

少女惊喊起来,脸上满是喜悦。

起床的我看着天上和天边的云,积云雨的顶部形状古怪,顶部像铁砧,又如卷云。

这种天气对于常年生活在海边的渔民是很清楚的,那是暴雨来临的迹象。

而且极可能是雷阵雨。

这样的天气,渔民是不会出海的,如果这场大雨下得太久,我们是绝对活不成的。

我喜悦之余,神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不过这漆黑中,两个还在喜悦中的女人,根本注意不到我的变化。

我又检查了一次她们身上的安全绳,确保不会在暴风雨中被海水给冲散。

一切正如我所料。

不到一个小时,狂风大作,我们的救生艇被顶在浪尖上,时而又在浪谷之中,这样反复无常,随时都有可能翻覆。

“大家跳到海中,抓住安全握把!”

我一声令下,两个女人分两个方向跳下海,抓住救生艇边缘处的握把和麻绳,我也跳了下去。

接受着海水与暴雨的洗礼。

天空之中雷鸣滚滚,如同天神在咆哮。

而我们像是匍匐在它伟大神迹下的信徒,接受着它最严厉的生死考验。

漆黑的暴雨中我们睁不开眼睛,喊声也没有人能听得见,甚至看不见身边的人。

如果我们之中任何一人被海浪冲走,安全绳断开,大海必定会无情地吞噬掉,是绝对没有任何生的希望。

冰冷的海水,剥夺了我们的体温,冷得浑身打颤。

海浪以及暗流也在肆意地撕扯着我们的身体,仿佛在警告着我们,这里是魔鬼的深渊,不容人类踏足半步。

雨水与海浪不断地扑在我们的脸上,导致呼吸极度困难。

我们不得不努力张大着嘴巴,像一个个等待母亲回归的幼鸟,时不时就被扑满一嘴的苦水,呛得死去活来。

腥咸苦涩的海水更是像催吐剂,折腾着我们的喉咙与胃部。

海流的撕扯力使得我们的身体,像是被两只无形的巨人,左右拉扯着身体,紧抓着救生艇握把的双手,由于拉扯力太强,导致手掌皮肤直接撕裂。

裸露在外的皮肉,浸着含盐量极高的海水,痛得我们龇牙咧嘴。

我强壮有力,勉强能支撑得住,可是两个女人是不行的。

首先被海浪卷入海中的便是叶雯雯,她一双玉手,根本无力对抗这狂风暴雨,直接脱力被暗流卷到海中!

救生衣的浮力,在暗流与浪花之中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往往一个巨浪便能将人卷入海底十几分钟浮不上来,她有安全绳,如果超过一分钟没上来,我必须得把安全绳给割了!

以免海流卷着她的尸体,影响救生艇的平衡和安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岛逢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