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免费阅读_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

作者:芝芝奶盖

主角:秦茉欢,傅晚亦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秦茉欢作为一个靠炒CP火起来的十八线小明星,穿越到王府,还被变为小妾。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竟然能听见她的心声?!
秦茉欢痛定思痛,决定在王府开展恋爱补习班, 靠做红娘发家致富。
某日摄政王不满道:“你怎么不在本王身上实践一下?”
“王爷,你不是说对我没兴趣吗?”
【看来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第1章 王爷不举?

秦茉欢此刻正躲在案桌底下,幸好有宽大的桌帔刚好遮住了她的身体,不至于让刚进房间的两个人发现她。

“王爷,妾身这几日胸口好疼啊,您帮妾身瞧瞧嘛……”

娇媚的声音从案桌外头传来,那声音但凡听了的人都会酥掉半边骨头。

“哦?既然不舒服就该去找御医,本王可不会医术。”男子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女子半个酥胸露在外面,软若无骨的靠在男子身上,“王爷……”

【想必这人就是当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傅晚亦了吧,这个渣男!】秦茉欢在心里咒骂。

桌前傅晚亦微微蹙眉,他好像听见有人骂他?

秦茉欢身为十八线小演员,靠着和别人炒CP火起来的,就在刚刚参加活动时还有脑残粉冲着她砸烂菜叶子,结果,她就魂穿到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古代人身上。

原主的父亲之前是朝中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家世显赫。

两年前原主被傅晚亦八抬大轿迎娶到王府,那时候傅晚亦还只是个小小的亦王。

婚后,傅晚亦对秦茉欢宠爱有加,只是因为他之前中毒,不曾与原主同房。

原主也是傻,她见傅晚亦也不曾与府中小妾同房,便信傅晚亦的话,只网罗天下神医,要为他解毒。

不过原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表面上性格温顺,实则内心阴狠,没少做过虐待侍妾和下人的事。

谁知老皇帝突然驾崩,幼年的太子继位,亦王顺理成章成了摄政王。

此时傅晚亦杖节把钺,只手遮天,所有人都觉得傅晚亦野心勃勃,却拿他无可奈何。

而从那之后傅晚亦对秦茉欢的态度就变了,毒也解了,精神也好了,如今他位高权重,自然不再需要秦家的帮助,秦茉欢不过是枚棋子罢了。

很快府上都知道王妃失宠了,过去受她欺辱不敢反抗的丫鬟和侍妾都变着法的来报复折磨她,最后她因为失手把徐侧妃推下湖而被贬为最低等的妾氏。

今天午后原主趁着寝殿外侍卫换班的时候偷偷溜进傅晚亦的寝殿,想要质问他,然后……秦茉欢就穿越了。

秦茉欢默默的叹了口气,脑中回想起傅晚亦面无表情的说:“若不是你父亲的身份,本王怎么会娶你这样心思狠毒的人?”

【这个狗男人!】

傅晚亦搂着怀中的女人,目光却愈发凌厉,他内功了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察觉到,从进寝殿便察觉到有人藏在案桌下。

秦茉欢还在心里控诉傅晚亦的罪行,桌帔被人猛地掀开。

“啊!!”傅晚亦怀中的女子踉跄了两步,吓得花容失色缩在傅晚亦身后,“这……这桌下怎么有人?”

“呵呵……呵呵……”秦茉欢也吓了一跳,尴尬的从案桌底下钻出来,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冰凉薄情的眼睛。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

“那个……别误会……意外意外,额你们继续……”秦茉欢尴尬的抬腿朝门口走,【趁机溜!】

“站住。”傅晚亦开口。

秦茉欢翻了个大白眼,【有完没完?!】

旁边的芸姬阴阳怪气的说道:“王爷,秦姬也太没有规矩了,怎么擅闯您的寝殿啊,害的妾身吓了一大跳,王爷您可要为妾身做主。”

傅晚亦不动声色的看着秦茉欢,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秦茉欢缓缓的转过头,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咬着下唇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妾身不是有意打扰王爷的……只是……今早芸姬告诉了我许多关于王爷的事情,还要我午时来王爷的寝殿,可我没想到芸姬姐姐竟然骗我……”说着秦茉欢楚楚可怜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

面前的男子看了看身边的芸姬,显然有些疑惑。

秦茉欢暗暗得意,【笑话,也不看看老娘是干什么的,装白莲花扮柔弱是她的本行好吧。】

芸姬被反咬一口,气急败坏的指着她喊道:“你胡说!分明是你失了宠妒忌我得宠,想要陷害于我!王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傅晚亦仿佛没听到旁边芸姬的聒噪,饶有趣味的来到秦茉欢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问道:“她都说我什么?”

秦茉欢挤出一抹笑容,一副害怕的样子,道:“芸姬姐姐说……说……王爷不举……”

【要不怎么满院的女人都不曾侍寝?什么中毒,就是不举!不举!】

瞬间傅晚亦的脸黑如铁锅,捏秦茉欢下巴的手重了几分。

秦茉欢忍着痛,心里咒骂道:【该死的狗男人,真不会怜香惜玉。】

傅晚亦盯着她,脸又黑了几分,咬着牙在她耳边说道:“本王如何,你不是最清楚么。”

秦茉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点了点头。

【呵呵,我什么都不清楚,反正没和我圆房】

傅晚亦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女子,没错,这就是他那个胆小柔弱的妻子,可是傅晚亦说不上来,总觉得她什么地方变了。

而且最最奇怪的是,自己竟然能听见她的心里话!

莫非是什么蛊术?

【渣男,看什么看?呵呵,知道老娘长得美,再看把你眼珠子抠下来。】

傅晚亦此刻心里很乱,自己胆小顺从的妻子竟然会在心里这样想自己!

“王爷?王爷……”芸姬见傅晚亦盯着秦茉欢看,撒娇着扯了扯傅晚亦的袖子。

傅晚亦用一副盯猎物的眼神盯着秦茉欢,勾起唇角,“你先回去吧。”

芸姬得意的看着秦茉欢,“听见了吗?王爷叫你走呢。”

“本王说的是你。”傅晚亦面无表情的瞥了芸姬一眼。

芸姬错愕的看着傅晚亦,“王爷……”

傅晚亦瞪了她一眼,“还不快走?”

芸姬气的脸都扭曲了,走到秦茉欢身旁时,恶狠狠的瞪着她。

秦茉欢记得原主失宠之后没少受徐侧妃欺负,而这个芸姬就是徐侧妃的狗腿子,空有美貌却没脑子,对付这样的货色,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段。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秦茉欢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秦茉欢在傅晚亦看不见的地方朝芸姬得意的笑了笑。

“你!”芸姬气的浑身颤抖,一直维持的气质和风度也没了,“你个贱人!”甩开膀子就要打秦茉欢。

傅晚亦一把握住芸姬扬起的手臂,疼得芸姬龇牙咧嘴的,“王、王爷,是这贱人……”

傅晚亦眼中闪过杀气,“秦茉欢到底曾经是王妃,你出言不逊,回去领二十板。”说完甩开她的手,“滚!”

芸姬吓得灰溜溜的出去了。

傅晚亦居高临下的瞥着倒在地上的女子,眼神复杂,刚才想说的话又咽进去了,“出去,本王不想看见你。”

【听听,说的是人话吗?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哪?你个不举男。】

“秦茉欢,你说什么?”傅晚亦怒吼,那张既英俊又薄情的脸此刻盛满了怒气。

秦茉欢装的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瘦弱的身子轻颤着,“呜呜王爷,人家没说话呀……”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

傅晚亦一副看怪物的眼光看着面前的女子,上前捏住秦茉欢的脸颊,“别以为你那些小心思能逃得过本王的眼睛,本王举不举,不如你亲自试一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

第2章 老色鬼

秦茉欢怔怔的看着面前这张帅脸,两个人此刻近的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秦茉欢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扯了扯嘴角:“也...也不是不可以试试……”

秦茉欢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傅晚亦扛起她大步朝床榻上走去,紧接着毫不温柔的将她扔在床榻上,一条腿已跪在床榻上,朝秦茉欢逼近。

秦茉欢感觉到气氛有一丝危险,有些懊恼刚刚竟然经不起美色的诱惑,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王、王王爷、你你……啊!”

傅晚亦猛地拽过她的脚腕便将她轻易的拉到了自己身下,自己开始慢条斯理的解衣扣,“现在害怕了?晚了。”

说罢,他便吻上秦茉欢的唇,并探入她的口中肆意游荡。

傅晚亦本以为秦茉欢会被吓到,可没想到秦茉欢竟然双手主动勾住他的脖子,并且热情的回应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短短几个月不见秦茉欢的变化如此之大?!

见傅晚亦不动,秦茉欢故意摆出一副娇柔的样子,怯怯的说道:“王爷,你吓到妾身了……”

【哈哈哈哈,免费的帅哥,美色当前,我岂能放过。】

傅晚亦玩味的看着她道:“本王不过几日没理会你,你便如此饥渴了。”

【说谁饥渴呢!好好的一帅哥偏偏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和芸姬在那演活春宫!】

“是妾身不好,不能服侍好王爷,请王爷恕罪。”秦茉欢小声说道。

【算了,又不是非要他】

“呵……”傅晚亦笑的邪魅,“你这是在吃醋?”

傅晚亦不动声色的观察秦茉欢的表情,听到秦茉欢在心里骂她,再看她一副娇弱害怕的样子,虽气愤但是心中却莫名升起一股探究欲。

“……”秦茉欢觉得这个王爷好像有点大病,【吃你个死人脑袋的醋啊!】

傅晚亦磨着后槽牙瞪着她道:“从前倒是没发觉你这么有趣!”

这该死的女人又在心里骂他了!好啊秦茉欢敢情从前恭顺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傅晚亦盯着秦茉欢有些凌乱的衣裳,突然将她胸前的抹胸一扯,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秦茉欢吓了一跳,看傅晚亦如恶狼般的目光,秦茉欢心里有一丝丝的害怕,略微的扑腾了几下,但却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被他牵制住了双手。

“不、不是王爷……你先等等……我还没洗澡呢!我、我先洗个澡!”傅晚亦的吻零零碎碎的落在她的脖颈上,她慌乱的大喊。

【这狗男人是种猪转世吧?院子里这么多妃子了竟然还这么急色!老色鬼!】

“老、色、鬼?”傅晚亦抬起头,咬着牙说。色鬼就色鬼,竟然还老色鬼!这个女人简直可恶!

傅晚亦那双眼此刻仿佛要喷出火来,他气急败坏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裙,“本王今日就让你什么才是真正的色鬼!”

“你怎么知道我骂你……”秦茉欢觉得奇怪,明明她是在心里骂他的呀,怎么好像他能听见一样。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秦茉欢有点慌了。

傅晚亦见她挣扎,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两个人动作大到床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王爷!宫里有要事……!”

傅晚亦的侍卫廖恩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床上那一幕后整个人都石化在那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傅晚亦瞥了廖恩一眼,脸有些臭的从床上起来,“何事?”

廖恩看了看自家主子,又看了看身后床榻上妆发凌乱的秦茉欢。

“看什么?”傅晚亦不耐烦的出声,“到底何事?”

“额……是皇上,请您现在进宫。”廖恩迅速低下头,如实说道。

傅晚亦侧头瞪了眼床上的女人,“麻烦。”说罢拂袖而去了。

廖恩瘪了瘪嘴,唉,谁能想到咱们玉树临风的摄政王在床事上还要用强的……廖恩摇摇头,跟着傅晚亦出去了。

秦茉欢坐在床上长出了口气,慢悠悠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刚走出寝殿,一个矮小的老太太从旁边走过来,近看她脸上的褶子里夹满了胭脂水粉,嘴唇刻薄的抿在一起。

秦茉欢记得她,她好像是这亦王府后院的管事嬷嬷,不过最近和徐侧妃走的很近。

“有事?”秦茉欢看着她。

张嬷嬷一脸不屑的看着她,说道:“秦姬,你也太不懂规矩了,徐侧妃让老奴来告诉你,你之前的寝殿房梁坏了,让老奴领着你去新去处。”

秦茉欢挑眉,听出了张嬷嬷的话外音,冷笑了一声,“那走吧。”

她倒要看看这帮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路弯弯绕绕走了很远,秦茉欢都数不清自己垮了多少个门槛了,周围的环境越来越荒凉,秦茉欢不耐烦的问道:“还有多远啊?”

张嬷嬷没回答,带着她来到一座破院子里,里面只有一口枯井和一棵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枯树,院子里还有两座房子,估计城外的破庙都比这装修的好。

门口,秦茉欢之前的陪嫁侍女小蝶一直担心的来回踱步,见秦茉欢回来,连忙迎上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奴婢担心死了。”

张嬷嬷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木头的漏风破门来回扇动了几下,“以后这就是你的住处。”

秦茉欢朝屋子里探了探头,里面只有一个土炕和一个灶台,空气里还一股发霉味,怕是很久没人来住了。

“你就让本小姐住这儿?”秦茉欢一副太妹模样看着张嬷嬷。

小蝶不平道:“就是!我们小姐从前好歹是王妃,怎么能住这种下人住的地方?”

张嬷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小蝶,我提醒你一句,你家小姐早就不是王妃了,如今王府是徐侧妃做主,能给你个住处已经格外开恩了,别不知好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

第3章 看你干的好事

“啧啧,”秦茉欢笑了笑,来到张嬷嬷面前,“你说的对,现在是徐侧妃做主,不过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个老帮菜!敢跟我在这儿耀武扬威?”

“你你!”张嬷嬷没料到秦茉欢竟然这么说话,“你好大的胆子!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秦茉欢鄙夷的看着她,“你不过是个奴才,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和你说话?”

小蝶在一旁说道:“就是!徐侧妃怎么能不经王爷同意这么对待我家小姐?”

张嬷嬷气的直瞪眼,又不敢和秦茉欢动手,便冲上去给了小蝶一记耳光,嘴里骂道:“好你个小贱人!我在这儿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啪!”

秦茉欢扬起手给了张嬷嬷一个耳光,在张嬷嬷诧异的眼神中,秦茉欢又抡圆了胳膊给了她一个耳光。

张嬷嬷捧着双颊,难以置信的看着秦茉欢,“你、你怎么敢……”

秦茉欢揪起张嬷嬷的领子,嘴角露出的笑容依然甜美,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害怕,“回去告诉你主子,就说我打了你,让她有胆子尽管来。到时候,我不光打你,我连她一块儿揍!”

秦茉欢嫌恶的松开她,张嬷嬷捂着脸害怕的后退了好几步,“你等着,徐侧妃饶不了你!”

“还不快滚!”秦茉欢喊道。

张嬷嬷生怕她再打她,连忙跑了。

小蝶哽咽的说:“小姐,我们怎么办呀,难道真要住这儿吗?”

秦茉欢在这土胚房里转了转,冷笑道:“住啊,当然要住,我还嫌这房子不够破呢。”

小蝶迷惑的看着秦茉欢,连哭都忘了,“小姐,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她总觉得自家主子哪里和从前不一样了。

小蝶是从小和秦茉欢长大的,尽管从前秦茉欢也欺负过小蝶,但是小蝶性格憨厚,一直忠心耿耿。

秦茉欢擦了擦矮凳上的尘土,一屁股坐下,“你放心,咱们住不了多久,我要让那狗男人八抬大轿请我回去。”

虽然大话说出去了,但是秦茉欢心里也有些犯愁,眼下自己是最低等的姬妾,她可从来没受过这种罪。

秦茉欢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突然想到了傅晚亦的奶娘蔻娘,她记得之前因为蔻娘见原主打压下人,便劝说了她几句,可原主不以为然,觉得她一个奶母子没资格教训她,便背着傅晚亦杖责了蔻娘,导致蔻娘的腿落下了残疾。

现在想来,原主做的这些事情傅晚亦一定一清二楚的,否则依照他的性格,就算对原主没有感情,也会念在夫妻情分上给她应有的体面。

“小蝶,你知道蔻娘现在在哪儿吗?”秦茉欢问道。

小蝶正在打扫床榻上的灰土,听她这话,直起身子有些诧异的回头道:“小姐问这做什么?”

秦茉欢摆摆手,“你别害怕,我就是想弥补一下自己从前的过错。”

“蔻娘现在好像住在南苑,不过她腿坏了,一般不大出来见人的,小姐你怎么……”小蝶满脸疑惑。

秦茉欢说道:“小蝶,你去准备一些吃的喝的,额最好是蔻娘爱吃的,或者鸡汤什么的都行,咱们等下去看看她。”

虽然小蝶搞不懂秦茉欢的意图,但还是照她吩咐的用院子里仅有的材料做了一些膳食。

拿着食盒,秦茉欢一路来到南苑,这里和她那个破院子比还算规整,看得出来傅晚亦非常重视这个蔻娘,她的屋子比平常下人的要好上很多。

蔻娘正坐在榻前做针线活,见秦茉欢来了,原本平静的脸立刻涌上恐惧和厌恶,“你、你来做什么?”

秦茉欢站在她面前,真诚的说道:“蔻娘,我今天来是专程给你道歉的,从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可能很假,但是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蔻娘诧异的看着她,长满老茧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腿,别过脸道:“你走吧,往后别做昧良心的事,给亦王积些福报。”

秦茉欢知道原主给蔻娘带来的伤害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打消的,她将食盒里的膳食拿出来,“蔻娘,这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之后连续两天秦茉欢都会亲自将精心做的膳食送去南苑,她在现代曾演过一部关于中医的电影,她记得剧本里提到过一种长得像野草的草药,涂在关节处可以疏通筋络,说不定可以治好蔻娘的腿病。

幸好这座破院子里无人打理,野草繁多,秦茉欢费了半天工夫才找到这种草药,将她细细的磨成了粉状。

第二日秦茉欢将自己的来意告诉蔻娘,蔻娘见她真心悔过,性情也不似从前了,心里的戒备放下了许多,便同意让秦茉欢将那药膏抹在脚腕处。

隔天秦茉欢带着鸡汤来看蔻娘,隔着门便听见里面的笑声,果然看见傅晚亦正坐在软塌上和蔻娘说话,见秦茉欢进来,傅晚亦眼中闪过诧异,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秦茉欢说道:“王爷,我新做了鸡汤,正好你也在,就和蔻娘一起吃吧。”

秦茉欢利落的从将鸡汤盛到碗中,一副贤惠模样,看了让傅晚亦皱眉。

【这是什么眼神?把我想成容嬷嬷了,还是怕我在汤里下毒啊。】

秦茉欢无视傅晚亦的眼神,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秦茉欢正要将鸡汤递给蔻娘,就被傅晚亦拦住,“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毒死你行了吧?什么人啊这是!早知道今天你来我就应该在鸡汤里加点料!】

一旁的蔻娘开口:“殿下,其实……”却被傅晚亦打断。

傅晚亦臭着一张脸,瞪着秦茉欢道:“你这个蛇蝎女人!”

【???你才蛇蝎,你全家蛇蝎!渣男不得好死!】

秦茉欢深呼了口气,笑道:“王爷,你不会以为我在里面下毒了吧。”说完,秦茉欢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挑眉道:“看吧,王爷你多虑了。”

傅晚亦脸色稍缓了些,目光仍然落在秦茉欢身上。

秦茉欢献殷勤的端着碗对傅晚亦说:“王爷,要不你也尝尝?”说着拿起汤勺喂到傅晚亦嘴边。【当个王爷拽的二五八万的,真难伺候!】

傅晚亦抿着嘴,满脸嫌弃,下意识的抬起手,不耐烦道:“秦茉欢你烦不烦?”

“啊!”药碗被打翻,里面的鸡汤一滴不落的全洒在了傅晚亦胸前的衣衫上。

傅晚亦气急败坏的站起来,“秦茉欢,看你干的好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

第4章 亲自教训

旁边当背景板的廖恩担心的跑上前,“哎呦王爷……哎呦……”

秦茉欢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矫情,不就是洒衣服上了吗,一个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

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惊惶无措的样子,冲上前拿出帕子在他衣服上拼命擦拭。

“王爷,妾身不是故意的,没烫坏吧?”

【你皮厚,肯定烫不坏。】

“秦、茉、欢!”

傅晚亦此刻想把这女人的嘴掰开,这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堂堂摄政王,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本王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傅晚亦拧着她的手腕凶狠的说道。

秦茉欢感觉手腕疼的很,眼眶立马红了,“王爷,你这么说太伤妾身的心了,难道妾身对你的真心你看不见吗?”

【你是不是有被迫妄想症,分明是你把碗打翻的,这汤怎么不洒你脸上啊?】

傅晚亦气的后牙磨得咯吱咯吱响,狞笑道:“本王瞧你满嘴胡话,是该好好治治了!廖恩,把她给本王抬到寝殿去,本王要亲自教训她!”

【什么?抬到寝殿?干什么?这老色鬼不会是要....咦....】

傅晚亦脸色铁青,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转身而去了,身后廖恩跟扛猪一样把秦茉欢扛在肩上。

“殿下……”蔻娘追出门去,望着两人的身影,摇头了口气。

“啊啊啊我头晕!快放我下来,王爷呜呜呜...王爷快放我下来吧...”秦茉欢不断的拍打廖恩的后背,可廖恩像块铁一样纹丝不动。

总算到了寝殿,廖恩如释重负的放下秦茉欢,对着傅晚亦的背影作揖道:“王爷,属下告退了。”说完就退了出去,还顺手把门带上了。

门外打扫的小侍女抻着脖子问廖恩,“真是怪事,王爷今晚难道叫她侍寝吗?”

廖恩一脸严肃的咳了咳,“少管闲事,赶紧走。”

再不走等着当炮灰?

寝殿里,傅晚亦嫌弃的将外衫脱下来随手一扔,给秦茉欢吓了一跳,以为他脱衣服要干嘛,连忙说道:“王爷,妾身院里还有事,先告退了……”

秦茉欢提着裙摆,手刚碰到门,后背就被人推了一把,紧接着整个人被按在门上,下巴被人用力抬起来。

“现在知道怕了?”傅晚亦戏谑的笑,眼中带着气愤。

【秦茉欢,冷静、镇定、小场面小场面,别慌别慌....】

傅晚亦玩味的看着她,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王爷....我错了...我是爱你的....我可是你八抬大轿取回来的正牌娘子啊,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秦茉欢眨着星星眼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

【当初是谁哭着喊着三番两次上门提亲的?还扬言不娶到我誓不罢休?结果呢?根本就是卸磨杀驴!个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大渣男!】

傅晚亦嘴角抽搐,“秦茉欢你再骂?”

秦茉欢委委屈屈道:“王爷我怎么能骂你呢?你就是我的全部,就算你再怎么对我,在我心里都是非常敬重你的,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完美的男人。”

【傅晚亦你除了长得好看出身好是个王爷,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也就是在古代,你要在现代我打不死你,你就是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渣男。】

傅晚亦说道:“本王过河拆桥?你以为你对蔻娘做的事本王不知道?”

秦茉欢尴尬的咳了咳,有些心虚,原主从前的确算不上什么良善之人。虽然不是现在的秦茉欢做的,但她还真是有点愧疚。

“现在后悔是不是有点晚了?你泼本王汤这笔账该怎么算?”傅晚亦俯身靠近秦茉欢,呼吸洒在秦茉欢的脸上,让秦茉欢耳垂通红。

“你、你想怎么算....”秦茉欢紧张的看着他。

傅晚亦盯着面前的女子,不知怎的,心里却没那么厌恶她,甚至还觉得她很有趣。他突然想起那日在床上亲吻她时的感觉,傅晚亦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

秦茉欢感觉傅晚亦的炽热的目光扫过她的嘴唇,让她瞬间觉得嘴唇火辣辣的,她用力去推傅晚亦的胸膛,却不能撼动他分毫,反而将彼此的距离更拉近了。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脸这么烫,心跳还跳的这么快?!这个气氛...这个姿势...啊啊接下来他不会要....】

傅晚亦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不会在期待本王对你做些什么吧?还是说……你故意将汤洒在本王身上,蓄意引诱本王?”

秦茉欢看着他一副得意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恼羞成怒,气鼓鼓的不说话。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自恋的人。】

傅晚亦放开她,回到案桌前,“放心,本王对你这种女人没兴趣。”

秦茉欢松了口气,讨好的说道:“那既然如此,妾身就先告退了,王爷你休息吧。”

“站住。”背后又传来傅晚亦低沉悦耳的声音,“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给我抄一百遍经书,不抄完不许出这个门。”

“蛤?!”秦茉欢震惊,【这是什么恶趣味?你上辈子是班主任吧,抄经书,还抄一百遍!】

秦茉欢撒娇的来到傅晚亦身边,身子歪在傅晚亦肩头,软声求饶道:“王爷,要是真抄一百遍我手就断了,到时候还怎么给您端茶倒水伺候您啊...您行行好...”

“三十大板和经书,自己选。”傅晚亦头也不抬的看着书卷。

秦茉欢身形一僵,“那、那我回去抄,过几天给你送过来?”

“就在这儿抄。”傅晚亦撩起眼皮,“你有意见?”

秦茉欢笑了笑,“没、没意见。”

【有意见!非常有意见!一百遍,我得抄到何年何月呜呜呜...】

于是,一整个晚上偏殿的烛灯换了好几次芯,秦茉欢悲催的趴在桌前赶工,起初她还能一笔一划的写,到后来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一想到写不完就要挨板子,只能强撑着,秦茉欢一面写一面在心里骂傅晚亦,到最后实在撑不住,干脆趴在案桌前睡了过去。

丑时,傅晚亦批改完奏折后,想起秦茉欢在偏殿,不由自主的来到偏殿,见她娇小的身影趴在桌前,昏黄的烛光随着人影微微晃动,秦茉欢恬静的小脸一半笼罩在烛光下,一半藏在阴影中,顿时傅晚亦心中一片柔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狗王爷能听到我心声》<<<<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