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免费阅读_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

作者:易鹰

主角:陈凡,陈凡一

类型:都市

简介:【战神+热血+霸气无双】
朋友出卖,女友背叛,养了二十年的大黄狗也要来吃他。
叮!命格锁定!系统已上线!地狱模式正式开启!
你这该死的狗系统,竟说我命格是天煞孤星?还反噬+999?
那我还怎么去找漂亮妹妹,岂不是要让我孤独终老??
陈凡从此在诸多位面亡命袭杀,在都市里横推万里。
我管你是财团,还是世家,哪怕是妖魔鬼怪,敢忤逆的都要统统踩死!!

第1章 债务上门

十月。

龙城。

秋意已深。

街上美女们早早把冬装晒出,只有大长腿还纷纷露着,显得格外妖娆。

陈凡满带疲惫从拐角处走出,爬上沁园小区一栋老楼里。

呯!

随着甩门声。

他看似气愤,实则是很无奈的把门狠狠关上。

打开冰箱,从胡乱堆积的食物中翻出一听啤酒。

随手打开,走到乱糟糟的床边坐下,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呼出口长气,眼中的愤怒终于有所平静。

只是从刚刚一直就紧拽的拳头来看,心里根本一点也不平静。

又继续往嘴里灌着啤酒,不到几分钟,手里的易拉罐已空空如也。

用力一捏,随手往角落里丢去。

视线也随之向四周扫了一圈,嘴角不觉露出种很深的苦意。

“十年!”

“十年的打拼就这样?”

他所在的房间总共不足四十平,除了卫生间,就是个小卧房,而且按揭还有几十万没还,也可能永远也无法还清。

毕竟这是龙城,这里寸土寸金,房价高得吓死人。

也就是说,再过不久,就连这小小蜗居都将不再属于他。

此时的他除了愤怒,只有无尽的疲惫。

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双眼缓缓阖上,准备先养养神。

嘭~嘭嘭!

又是几声闷响,比他之前的关门声更大,也更粗暴。

“陈凡!”

“我知道你在里面!”

“快给老子开门,否则就别怪老子把这门给砸了!”

陈凡今年二十六岁,体形不高,堪堪一米七一,皮肤黝黑,有点小健壮,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龙城这种大都市里的人,反而更像整天在田间劳作的农民,要说出色的地方,就是有点小帅。

二十六岁,其实年纪并不算大。

可能是长期疲惫的缘故,已经有点大叔样,还带着一脸的胡渣渣。

即便这样,还是有点小帅。

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一个优点。

暴力的砸门声,让他像受了惊的兔子,浑身一抖。

犹豫了会,陈凡还是起身,走过去把门打开。

他知道,该来的,终归会来,躲是躲不掉的。

开了门,外面一共站有四个人。

后面三人,二十左右,从露出的手臂看,都属于雕龙画凤的江湖人物。

前面是个足有一米八的大块头,肌肉像不要钱一样,把一身黑色西装挤得已经变形,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大金链子,顶着个大光头,油光滑亮,上面还有道让人不寒而栗的蜈蚣疤,一直延伸到脖颈处。

据说是在某次要债时,与人拼杀所造成。

“辉哥...”

陈凡马上讪笑的招呼道,只是这四人根本就没搭理他。

带头的辉哥一把将他狠狠推开,走进房里。

很不耐烦的对四周看了看,又拉来把椅子坐下。

身后一个小弟连忙递上一支雪茄,点上。

呼~

吐出口烟气,光头辉这才正式对他打量了几眼,语气很冲的说道:

“说说吧...”

“你为期一年的借款,昨天就已经到期。”

“你要是没钱还,为什么不来知会一声?”

“你不会是以为我光头辉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吧?”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还这个钱??”

“咳咳~”

陈凡一连咳了几声,马上躬身解释道:

“我怎么敢呢...”

“你看啊辉哥,我这不是刚从外面凑钱回来,正准备下午就过去。”

“哦~这么说,你有钱了?”

“这...”

犹豫了一瞬,陈凡还是如实说道:

“三十万的借款,我暂时真没有,刚刚只筹了一万五,期望辉哥能高抬贵手,再宽容些时日。”

咬咬牙又补充了一句:

“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把这房子给卖了。”

光头辉吐了口浓浓烟气,对这小蜗居打量了几眼,然后切~了一声:

“你把我当傻子是吧!”

“来!先招呼几下,也好让你清醒清醒!”

三个雕龙画凤闻声而动,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脚踢,陈凡根本不敢还手,只是抱着头蜷缩在地面,任由他们暴揍,好在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五分钟,除了点皮外伤,倒也无大碍。

拳脚停下,光头辉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你这房子连按揭都没交清,怎么卖?”

“就算能卖,难道一时半会就能够卖掉?”

“希望你下次开口前,先想好了再说,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来忽悠。”

“好了...起来吧。”

“别一副受伤的样子,我手下出手是有分寸的,只是给你点小教训。”

“那一万五呢?”

陈凡连忙爬起,也顾不了身上的脚印与灰尘,从一个小柜子里找出一个纸包,递给正吞云吐雾的光头辉。

点了点,的确有一万五,光头辉随手递给身后一个小青年:

“这钱就算是一个月的利息。”

“我希望一个月后,你能主动来公司找我!”

“可不要等我再亲自上门,否则就不是教训一下这么简单了。”

“是是是...”陈凡躬着身连连应道。

呯~又是一声闷响。

凶神恶煞的要债人终于走了。

陈凡一下子就瘫倒在床上,眼中已弥漫着一种生不如死的目光。

嗡嗡~嗡嗡~~

裤兜里传来微微的震动声,这是有手机来电。

此时的陈凡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电话,只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对六岁以前的记忆,陈凡一片模糊,他只记得自己在大街上四处流浪,以乞讨为生,不过身边有条大黄狗一直不离不弃,但他始终也想不起来,这条大黄狗是怎么跟来的。

后来遇见阿爷,被阿爷捡了回去,带到西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生活。

在记忆里,阿爷对他很好,视为己出。

只是山村真的很穷,日子过的也很苦,但却是他最幸福,也最为平静的一段时光。

想起阿爷,陈凡久违的笑了笑。

已经有十二年没有回去,也不知阿爷的身体怎样。

看来等事情全部结束,也该回去服侍几年阿爷,否则心里有愧啊。

可是一想到回乡,他就不由会想起那条大黄狗。

小的时候还不觉得,与那条大黄还很热乎。

可随着岁数一点点增长,他就发现大黄越来越诡异。

特别是在大黄望着他的时候,那眼神怎么说呢...

那绝对不是一条狗,该有的眼神!

正是这个原因,他越是懂事,心里就越发毛。

十四岁时,他干脆偷偷离乡。

来到龙城这个大都市里讨生活,想赚点钱,也好回去孝敬阿爷。

新书启航,会继续努力!会保持每日三到四更!

如果能入你法眼,请读者大大加个书架,再顺便点个五星,拜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

第2章 大黄吃人了

十四岁,初中还没毕业。

在龙城这个地方,没学历,没人脉,又是半大的孩子,能做什么?

洗碗刷盘子,捡垃圾,收集易拉罐,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再大一点,就开始当服务员,是各种行业都干过。

再后来有了点小积蓄,就买了辆摩托车,开始送快递,送快餐。

一直翻摸滚打到了二十岁,也得他一直省吃俭用,终于有了些积蓄。

不光有了积蓄,还结交了一些朋友,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前女友。

有了这些土生土长的朋友,他终于接触到了真正的龙城,视野得到开拓,于是就与他们合伙开了一间公司。

公司业务并不复杂,就是借助朋友的人脉四处接洽业务,然后再把这些业转包出去,并从中赚取佣金,以及一定的劳务费。

还别说,几年下来,公司竟在龙城站住了脚,业务也一点点扩大,接触的行业也越来越多,可说足足涉及了几十个行当,甚至与房地产都开始有所牵扯,于是公司就要继续投入,进行扩大。

可就在一年前,他竟莫名其妙就被踢出了公司。

找律师来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合同早就变了样。

他已经不再是公司法人,甚至连公司的人都不是,已经成了路人。

一夜回到解放前,还背负了三十万的贷款。

前女友瞬间转投他人,他现在所拥有的就只有这个小小蜗居。

正想着...可裤兜里的手机一直在不停震动。

陈凡有些恼怒的拿出,发现原来是短消息,还是陌生来电。

犹豫了下,他习惯性的点开看了看。

结果刚刚点开,陈凡就浑身僵直,手机啪~一声掉下。

短消息已经不下二十条,里面只有一句话:

“你阿爷病危,速回!”

.....

防止被光头辉察觉。

陈凡连夜离开龙城,辗转四次,回到鸡头村。

十二年过去。

鸡头村还是老样子,变化不大,只是多了几栋稍好民居。

路上花了三天时间,一切都已经晚了。

等他赶到家中,阿爷在两天前就已经咽气。

村子虽然很穷,但对丧葬却极为重视,又是乡里乡亲,大家相处也一直都很和睦,等他赶到时,不管灵堂还是老屋都已准备妥当,就连阿爷生前指定的墓地都已经挖好。

丧事办了整整七天。

陈凡呆了五天,没有泪水,整个人都处在迷茫之中。

阿爷的葬地就在鸡头山的山顶上,村子也是因此山而得名。

此时帮忙的村民已经离开,整个荒凉的山头上,就只有陈凡一个人还跪在墓前,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一直盯着墓碑上的刻字。

哦,除了他,还有一条毛发都快掉光的老黄狗。

陈凡只是傻傻的盯着墓碑,连视线都不敢向边上多撇一下。

说实话,在回来的路上,他压根就没想到老黄竟然还活着,以往与阿爷通话时,阿爷也没提过这事。

算起来,老黄今年至少也有二十岁。

在他模糊的记忆里,老黄第一次出现就已经是条大黄狗。

那就绝对不止二十岁!

狗的寿命最多也就十五年左右,那老黄岂不是要成精了??

当他急匆匆赶回,前脚刚踏入灵堂,原本无精打采的老黄,瞬间就变得精神抖擞,看向他的眼神还无比幽怨,幽怨的让他冷汗直流,要不是为了阿爷的丧事,只怕早就逃之夭夭。

可现在呢...

偌大的鸡头山,不光荒凉,还一个劲吹着浸冷秋风。

在他的身边,老黄就这么一直幽幽的盯着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

从清晨,到正午,再到此时的黄昏。

陈凡的膝盖都已经双双跪破,痛楚让他止不住微微抖动,可还是不敢站起,因为从他的余光里,老黄的状态已经越来越不对劲,除了幽怨的眼神,还多了份疯狂,甚至连眼睛都开始充血。

“阿弥陀佛,老天爷啊,快来个人吧!!!”

陈凡在心里一个劲的狂叫,可就是不敢动。

现在不光是打摆子,干脆是在筛糠,因为边上的老黄已经慢慢站了起来。

就是像人一样...慢慢的站了起来。

这个惊悚的画面,把他吓得是差点尿滴。

“我的天唻!”

“我这是招了什么孽,有妖怪啊,快来人啊!”

就在陈凡无比惊恐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汪!”

声音之大,震耳欲聋,让他当场懵逼。

接着他感到自己的左手骤然剧痛。

连忙侧头一看,发现大黄竟然在吃他!

正对着他左手的手腕,一通狂咬!

“啊!”

“滋..滋..天..孤..系..绑..中...”

一声尖叫。

到了生死存亡之际,陈凡也双眼充血,胆气剧增,疯狂的抽着手臂,可就是抽不出来,又站起身来猛抽,变成了与大黄的拉锯战,而手腕上的血液已噗噗~的向外直飙。

“你这该死的妖怪,竟想吃我!”

“那就干脆一起死吧!”

陈凡已经彻底疯了,抬脚就对大黄的肚子狠狠踹去。

嘭~的一声,还真就把大黄给直接踹开。

还沿着山坡一直往下滚,不停的滚。

隐隐都能听到,从下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咽呜声。

时间不长,不到十分钟,下面已经彻底没了声音。

手腕被咬的血肉模糊,陈伟连忙从身上扯下块布条包上,不过有些奇怪,就在他刚刚大声尖叫时,好像脑子里有什么声音响过,只是当时太紧张,根本没有听清楚,现在想来应该是一种幻觉。

在山顶上,陈凡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往山下走去。

大黄的确死了,还死得无比诡异。

当被他找到时,竟只剩下一张毛都快掉光的黄皮子。

血肉与骨头都彻底消融不见。

这个现象把陈凡吓得屁滚尿流,连忙向村子里疯狂跑去。

甚至连村子都不敢逗留,连夜离开,向龙城赶去。

其实陈凡并不胆小之人,只是大黄太诡异,这可是妖怪啊!

陈凡不光不胆小,性格还十分倔强。

在龙城,他跌得一塌糊涂,但并不甘心,哪怕尽快把蜗居变卖,也要把债务还上,大不了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这首歌,也是他最为喜欢的歌曲之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

第3章 系统已上线

三天两夜,连续转车。

第三天清晨,他终于赶到龙城。

他可没忘了光头辉给的期限,只有一个月。

借贷可不是什么好事,虽能马上借到钱,可一旦超过限期,就会让你坠入无底深渊。

现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把房子卖了。

虽说还有四十来万的房贷,可这小蜗居也能卖个近百万,除去房贷估计还能剩有五十来万,再把光头辉的三十万还上,就可以多出的近二十万,也是他东山再起的资本。

至于以后的住处,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刚来龙城那会,他什么地方没住过,桥墩里就住了整整两年。

匆匆赶回自己的小蜗居,缠在手腕上的布条已与血液干结在一起。

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陈凡就奔小区附近的一间诊所而去。

从小就吃百家饭,又在农村里长大,对被狗咬这种事,其实并没有大都市里这般大惊小怪。

只是大黄太诡异,他还是决定去打下狂犬疫苗,以防万一。

现在想来,大黄除了是妖怪,多半是疯了,否则怎会跑来要吃他。

如果真要吃,估计在自己小的时候早就已经吃了。

推开诊所老旧的玻璃门,里面空气并不好闻,还人满为患,不是咳嗽的,就是伤风感冒的,还有两个脚部化脓的正在换药。

他所在的沁园小区,在龙城只算是个旧区,所住的人大多也不宽裕,加上医院的门槛太高,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千,小区的人有点小病小痛,都干脆来这诊所里报道,除非是治不好才去会医院。

“陈叔。”

刚进门,耳中就传来甜甜软软的声音:

“你手臂受伤了?”

“怎么还流这么多血?”

陈凡无奈的撇了撇嘴,他才二十六,怎么就叔了?

也许是这几年过的太疲惫,又经常满嘴胡渣渣,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

别看这诊所不大,这诊所的老板林医生,还真有两把刷子,年纪四十五六,可不管是外科还是内科都能看上一二,还有个性情十分清纯温婉的好女儿,长相可以打到8.88分,是妥妥的招牌看板娘。

“是小丽啊。”

陈凡点头招呼道:

“今天大学没课,又来诊所帮忙?”

不知是不是错觉,来这小区住了四年,也算是看着这丫头从高中毕业,只是这丫头在看他的眼神时,总是会让他想起已经死掉的老黄狗,怪怪的,感觉像是对他有点意思。

不过他已经二十六了,又没文化,可不想再自作多情。

有时他也自嘲的想着:

“万一人家小姑娘,就是喜欢有点小帅的大叔呢...”

林晓丽脸色微红的点了下头:

“这几天学校组织外出活动,我就没去参加。”

陈凡感叹真是个既懂事又早熟好姑娘,也是因为母亲走的早,老林又没继续再找,晓丽一有空就来诊所里帮忙,要是其它的同龄女孩,早就不知野去了哪里,只怕去夜总会的也不在少数。

路过时,不觉摸了摸晓丽的脑袋,问道:

“有空吗?”

“有空就来给叔洗下伤口,再顺便开个狂犬疫苗。”

“啊!”

林晓丽吓了一跳,连忙跟了过来,对他手腕不停打量:

“这么多血,什么狗子这么狠?”

说完又去找器具,拿酒精药棉,接着又跑去通知她老爹准备狂犬疫苗,把不远处坐诊的老林看得是眼皮直抽抽,要不是陈凡的确没哪方面的意思,否则这会已经被扫地出门,还看个屁的伤。

血迹早已干枯,与布条结在一起,解开时把陈凡痛得眼角直跳。

也让亲自动手的林晓丽,急得手忙脚乱。

酒精洗了两大瓶,干枯的血痂终于被一点点祛除,手腕露出一圈牙印,还显得格外整齐,就像在手腕上戴了个十分奇怪的手表,而且这些牙印一个个都深陷肉中,看起来格外狰狞。

这种伤势其实已经很严重,林晓丽的眼中都微微泛红。

不过陈凡并没发现,因为他此时正处于当机之中,除了紧紧盯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不时会看一眼正小心处理伤口的林晓丽,发现这丫头除了有些急,好像真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

“还是说,这个诡异的现象就只有我能看到?”

没错,在林晓丽的眼中,只是非常严重的伤势。

可在陈凡眼中,却是一个既虚幻又确实存在的数字手表。

这个数字手表充满了一种科幻色彩,就像科幻电影里的那种虚拟手表。

什么疼痛早忘得一干二净,只陈凡是在心里不停狂叫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这也是老黄干得?”

“可是老黄都已经死了...”

直到耳边传来蚊蝇般的声音,才清醒过来:

“陈叔,我们该打针了。”

“是屁gu针....”

.....

针是怎么打的,陈凡已经不大记得。

反正是迷迷糊糊被打了针,又迷迷糊糊交了钱,接着又迷迷糊糊回到他的蜗居里。

剩下他独自一人,哪里还有顾忌。

三下五除二,就把手上纱布扯掉。

之前那个极为科幻的虚拟手表,又再次出现。

而且上面还有数字正在不断倒数。

此时显示的是【1:23:37:27】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一天,二十三小时,三十七分钟的意思。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倒计时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时间到了,又难道会发生什么事?

总不会老黄还能再次复活,然后又跑过来吃他?

想到这些,陈凡不禁打了个寒颤,同时伸手向虚拟手表摸去。

刚一接触。

一阵莹光骤然爆闪,差点没把他的狗眼直接闪瞎。

接着,一种机械般的声音,冷冰冰的直接出现在脑海里。

【叮!】

【系统已上线。】

【请问宿主有何事询问。】

“宿主?”

“什么鬼东西?”陈凡被吓了一大跳。

连忙走到冰箱前翻出听啤酒,几口干完,又吐了口长气。

好歹是平静下来,他就壮着胆子问道:

“你是什么东西?”

【宿主的专用系统。】

【本系统全称:天煞孤星专用系统。】

【本系统已被强制性修改:现已绑定为地狱模式。】

“啥?”

陈凡瞬间懵逼,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同时,他也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

记得老黄在咬他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好像是出现过什么声音。

只是当时自己正在放声大叫,并没有听清。

“难道是因为那个时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

第4章 命格与地狱模式

过了足足十分钟,又不断打量手腕上的未知产物。

陈凡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设定,否则根本无法解释,想了想就问道:

“什么是天煞孤星专用系统?”

“什么又是强制性修改?”

“地狱模式又是个什么东东?”

【本系统现为机械模式,只能回答宿主能够回答的问题。】

【天煞孤星是指一种命格,宿主正是这种万中无一的极品命格。】

陈凡“.....”

【宿主一出生,生母就难产而死。】

【五岁上街,又差点被货车碾死。】

【宿主是因生父才得救,不过宿主的生父也因此重伤不治。】

【除外,只要与宿主有血缘或极亲之人,都会不知不觉被相克而死。】

【宿主的养父能多活十二年,完全是因为宿主离开的缘故。】

【这就是天煞孤星这种命格的特殊效应。】

陈凡的眼睛早就瞪得像铜铃一样,嘴巴大张,仿佛在听天方夜谭。

不过在系统提示下,他还真有了点印象。

好像自己在小的时候的确出过一次车祸,而且还是因某人得救,当时受了很大刺激,导致六岁前的记忆很模糊,只是没想到,原来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所求,还被自己给活活坑死。

这个突如其来的说明,让陈凡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如何表达。

系统机械般的声音,在脑中再次响起:

【本系统被强制性修改,与宿主有关。】

【本系统发现宿主后,一直跟在宿主身边,是想等宿主成年后好进行互联,结果宿主不辞而别,逃得无影无踪,因距离过远又无法感应,最后导致本系统的能源差点耗尽。】

【宿主能主动归来,本系统很欣慰。】

【只是宿主没有互联意识,本系统只能选择强制性互联。】

【结果本系统的智能AI,被被宿主一脚踢死。】

【现在本系统只剩下机械运转模式。】

陈凡再次当机,搞了老半天,老黄竟然是这诡异系统的智能AI?

还被他给一脚给踢死了?

不过这种科幻般的玩意,真的能被一脚踢死?

【本系统的智能AI空耗二十六年,能源消耗殆尽,自然弱不禁风。】

【智能AI的消失,让本系统判定,宿主对本系统带有极强的恶意!】

【智能AI在消失前,对本系统做了强制性修改,已绑定地狱模式。】

【地狱模式,顾名思义,本来用于辅助宿主的系统,现在已被强制修改,即便还有辅助效果,其难度已经连续上调三个档位,希望宿主能在即将到来的任务里存活下来。】

“存活?”

“还任务?”

“本应该辅助我的?”

陈凡呆在原地,口里不停的重复。

这不是因为懵逼,而是被这些内容给吓着了。

【是的,本系统的宗旨就是为了辅助宿主,让宿主有机会成为位面之子,以便迎接更多挑战,不过现在已经改为地狱模式,除非宿主能在诸多任务中存活下来,才有一丝可能成为真正的位面之子。】

位面之子?

还更多挑战?

这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过了老半天,陈凡总算回过神,尽量平静的问道:

“系统是吧...”

“你不该介绍一下?”

【可以,宿主。】

【本系统会根据宿主过往的一切喜好,寻找与之对应的平行世界,这些平行世界是自行演化的小世界,属于真实世界,宿主需在指定要求下,完成系统所给的一切任务。】

【当然,任务完成后,宿主会得到相应奖励。】

【宿主在演化世界所得物品,可以存储在系统所给空间,但无法带回现实世界,不过可以与系统进行兑换,兑换物品只有金钱,金钱也是宿主唯一可以带回现实世界的东西。】

【随宿主对任务的完成度,本系统将会开放商城。】

【宿主可以把物品卖给商城换取积分,并用积分在商城消费。】

【不过按本系统计算,宿主应该很难熬到商城开启的那一天。】

陈凡越听,脸色越难看。

这不是在说他分分钟都可能挂掉?

【宿主从演化世界中所得收获,种类不限,全凭宿主自己,可以有黄金、武器、技能书、装备等等,这些东西可以卖掉,也可以自行存留,也能在下一次任务时进行装备。】

【至于能否装备,这需要任务开启后,得到系统判定。】

【比如,宿主收集有魔法道具,可进入的演化世界却没有魔法元素,那魔法道具将不能被装备。】

【演化世界具有高自由、高自主等特性,请宿主自行摸索。】

【宿主进入演化世界是以附身形式出现,不会显露本体,宿主可以在演化世界中提升实力,当任务完成后,提升的实力,将会以百分之一的比例反馈给宿主本体。】

【提示:这个反馈,即便宿主回到现实世界也同样有效。】

【提示:如果不是地狱模式,这种反馈原本将会是十分之一。】

【比如在演化世界里,宿主的气力提升一千斤,在返回现实之后,气力会永恒的增长十斤,原本会增长一百斤。】

【如果是掌握万伏雷击,返回后能电击百伏。】

【如果寿元增长一千岁,回归之后就会增长十年寿命。】

越听,陈凡就越欲哭无泪。

要不是他作死,一脚踢爆了系统的智能AI。

按说这种反馈,将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

金钱什么都是次要,哪怕变成内裤外穿的超人,也不是不可能。

可现在呢...却变成了百分之一。

他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脚给直接砍下。

【感应宿主有强烈的情绪波动,计算后判断为气馁,其实不必如此,虽然回归后,所有附加属性都会消失,但宿主在演化世界所学招数,并不会因此消失,只看宿主如何运用。】

【最后再友情提示下宿主。】

【本系统的第一次任务是附赠任务,也是俗称的新手任务。】

【这将是以后所有任务中唯一的一次常规模式,望宿主能够珍惜。】

【这个任务将在一天后正式开启,请宿主自行留意本系统的时间提示。】

【当本系统任务开启时,不管宿主身在何处,都会瞬间被投入演化世界,如果宿主不想被抓起来切片研究,最好能提前找个地方独处,不要被任何人发现,否则系统将会给予惩罚。】

“等等!”

见系统要停止回答,陈凡连忙叫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神豪系统被我玩坏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