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免费阅读_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

作者:九笗

主角:焱七幽,奚鱼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奚鱼从天而降,来到焱七幽的身边,以为缘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然而揭开重重迷雾,却发现一切早有安排!
一个看似玩世不恭的世子,却有着谜一样的身份,为何他甘愿默默守护着奚鱼?仅仅是因为她是他心仪的女子?还是……
奚鱼双手托腮,嘟哝着嘴,本姑娘只想每日吃饱睡好,做一个有内涵的傻白甜!九笗大大,你为何要给我如此特殊的身份,让我安心的做条咸鱼不好吗?

第1章 其实,我是仙女下凡

“该死,这海到底有多广阔,我快游吐了!”奚鱼拧着眉骂了一句,剧烈地喘息着,心肺隐隐作痛。泡在冰凉刺骨的海水里,嘴唇渐渐发青,体力不允许她再往前。

茫茫大海,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九次!她游了整整九次,自认为水性极佳,自信满满到一次又一次地打脸!游至手软腿软。仍无法游离这片海域,甚至从未看见船只从这里经过。

奚鱼回身远远望着云雾缭绕的朝雾岛。茫茫无依之感弥漫整个心间,脸上不由地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随即长长叹了一声,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无法离开,暂且留在岛上再作打算吧!

出来一些时辰了,差不多该回去了,若被发现就麻烦了。

在朝雾岛上,东院的书房之中,焱七幽身姿挺拔坐在书桌前,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本书册,幽深的眼眸里透着清冷。风从窗过,额前几缕墨发随风逸动。

“砰!”书房门被推开了,影卫苏木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主子,主子。”

焱七幽剑眉微微一皱,苏木越发没有规矩了,冷冷道:“说,何事?”

“奚…奚姑娘又跳海了!”

焱七幽将手中的书册放至一旁,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睨了苏木一眼,淡声道:“她倒是倔强,今日是第几次了?”

苏木一愣,手指挠着额角,心中默数了一下,禀道:“回主子,第九次了。”

焱七幽冷哼一声,当真是不死心,朝雾岛方圆数千里皆是海。哪怕她水性再好,想以这种没脑的方式离开,简直就是妄想。

他手指敲打着桌面,那女子的身体倒是有几分特别。彼时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仅用一个月身体便完全康复,有着惊人的自愈能力!

朝雾岛气温一直偏低,那女子在寒海中游了数次,别说感染风寒,连个喷嚏都没听她打过!

焱七幽起身,来到窗前望着春色渐浓的窗外。嘴角似笑非笑,算算日子,她落入此地两月有余了。

思绪回到正月初八那夜,一轮皓月散发出皎皎的清辉,与满天星辰交相辉映。焱七幽立身在观星台观星,突然,夜空中惊现一颗红星,闪耀盈盈红光,转瞬之间化作流星坠空。夜空之中残留着一丝红影,霎时消散。

未几,半空惊现一个黑洞,只见一抹身影从洞中坠下,落入朝雾岛,强烈的冲击,整个岛都震了一震。

焱七幽不免生出了几分好奇,瞧着坠落的位置,是闲置已久的南院,他从观星台轻身一跃,飞身而下,往南院一探究竟。

影卫苏木与常山先他一步到了南院,在月色辉映之下,只见地上出现一个人形大坑,坑中躺着一名奇装异服的女子,仙姿佚貌、冰肌玉骨,露出白皙的手臂与腿部,看得两人面色微微发红,连忙移开视线。

苏木拍了拍常山的肩膀,又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常山,这女子长得可真美。”语气难掩激动,女子的容颜是难得一见的绝色。

常山冷嗤一声:“苏木别瞄了,会长针眼的,身为女子怎能穿成这般模样,真是不知羞耻!”

焱七幽一袭白衣翩翩而来,二影退至一旁,躬身道:“主子。”

焱七幽垂目看向处于晕厥状态的女子,似若有所思,挥了挥手,苏木迅速跳下,将女子抱了上来,迅速探了探气息。

“主子,还活着。”

焱七幽瞧了女子片刻,面色雪白,一头乌发散乱,枯叶泥土染其一身,他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缓缓道:“让她留在南院吧,找名婢女照顾她。”。转身之时,补了一句,“把坑填平了。”

三日后,焱七幽再度去了南院,得知女子已醒,心中有无数疑问想要问她。

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南院只清出一条道,院里雪茫茫一片。

焱七幽披着一件绣着云纹的雪白大氅,从月洞门进入之时,正好看见那女子玉立在梅花树下,浓密的乌发垂落腰间,纤细的手腕露在外面,有着醒目的淤青。素手伸到半空,飘舞的花瓣落入她的掌心,美如画卷。

焱七幽有了片刻的失神。

女子听到动静,转眸看向他,烟眉微微撩起,明眸俏皮地冲着他眨了眨眼。然而一张口却话语轻佻:“小哥哥,你可长得真好看!”

焱七幽眼神冷冷清清地看着她,一句话没有,步履轻缓地转身去了南院的书房。

从书架上随意拿了一本册子在手中翻了翻。在女子进来之后,他放下手中的书册,拂衣而坐,目光淡淡地看向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女子心领神会地走过去,提了提衣裳,端坐在椅子上,显得十分乖巧。

“姑娘贵姓,家住何方?”焱七幽问道。

女子微微抬眸直视他,目光没有躲避,语气颇为淡定地说道:“请你先报上名字!”

焱七幽:“............”

空气突然冷了下来,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之中。

“姑娘从何而来?”

“呃...我是从天上来的。其实,我是仙女下凡!”

焱七幽眉梢微微一挑,当真是不怕他,还敢与他逗趣,眼神不由地冷了几分,淡声:“姑娘,且想清楚再说!”

然而,女子没有回答,反而起身朝书架走去,从书架拿了一本册子打开瞧了一眼,马上又合上了,放回原位,重回椅子上继续端坐着,嘴角微微翘起:“我所说的,小哥哥会信?”

“但说无妨!信与不信,本君自会判断。”

“我先弱弱问一句,现在是哪一年?国家的名字?皇帝叫什么?”

“天年233年,正月初八,这片天地称为无染域,而无染域里有两个大国,分别为东俪国与北陆国,边境亦有一些小国,不知姑娘问得哪一国的皇帝?”

“域有这么大么?”女子好奇一问,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此域非彼域。”

女子闻言紧蹙着眉头,显得有些沮丧,此处明显和她的世界风牛马不相及,又思忖了半晌,盯着焱七幽看了又看,似乎在琢磨什么。忽然,她挺直了腰板,笑着说道:“我不是这里的人,确切地说我来自另一片天地,小哥哥可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

第2章 岛上不缺挑水砍柴之辈

焱七幽顿了一顿,她从天而落,又奇装异服,与这里格格不入,他不疾不徐地回答:“本君,信。”

“欸?我的接受能力自诩比较强了,像这么离奇之事,我都尚未完全接受,据我所知的古人大都墨守成规,思想迂腐古板,很难一下子就接受新鲜事物,没想到你...”

焱七幽挑着剑眉,这女子说话都不过脑子的么?能否看清她眼下的处境?随即摇了摇头,怕是看不清...

女子再次沉默了,焱七幽很是好奇,她又在琢磨何事!等来的却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向他,软软弱弱道:“小哥哥,请允许我暂时留在岛上,我保证会安分守己。”

焱七幽静如湖水的眸子泛起一丝涟漪,他淡声:“留下来倒是无妨,但岛上不养闲人,姑娘会做什么?”

只见她的眉头都快拧成一条线了,久久道:“我绝不会一直赖在这里吃白饭,只要不是太用脑子的事我都能做。”伸手拍了拍她纤细的臂弯,“力气我有一大把,看家护院,挑水砍柴,绝不在话下。”

看家护院!挑水砍柴!焱七幽皱眉,瞧着眼前弱不禁风女子,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他心头一软,嘴上却又回绝道:“岛上不缺挑水砍柴之辈!”

女子面色一阵尴尬,显然底气不足,揉捏着手指,小声说道:“会读书识字,以及跆拳道与一些格斗术。”

“哦?姑娘识字?跆拳道与那格斗术又是何物?”焱七幽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似乎来了一点兴趣。

“识字呀,后者可强身健体。”

“过来。”焱七幽招了招手,已经铺好纸张,递了一支笔给她。见她优雅的拿起笔蘸了蘸墨,一时信心十足,提笔写了一首诗。

焱七幽星眸一亮,她握笔有力,字体饱满,行云如流水,落笔如云烟,倒真是写得一手好字。

“姑娘离开之前,留在本君身边做个书童吧。”

女子先是一脸懵,随即展颜一笑,走近焱七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纯然道:“小哥哥,原来是个外冷心热的好人嘛。我叫奚鱼,往后请多指教。”

焱七幽眉头微蹙,瞥了一眼肩头,眼神颇有些嫌弃,看来得让人立马教她岛上的规矩了!

“明日起,便来这里伺候吧!本君,姓焱名七幽,在离开之前你暂与岛上的人一样,在这里尊本君为主子。”

“主子,以后请多关照。”

焱七幽面色淡淡的看着她,好心提醒她一句:“在外人面前,多少保留 一些,这世道不可过于轻信于人!“

“主子气宇不凡,一看就是好人,从第一眼看到主子,我就很是仰慕。”奚鱼拍着马屁,讨好总是没错的。

焱七幽眼神有些微妙,薄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虽不是坏人,但亦并非好人。突生戏弄念头,忽然凑近她:“奚鱼仰慕本君?”

奚鱼顿了顿,灿灿一笑:“主子乃是谪仙般的人物,任谁见了都会仰慕的。”

焱七幽视线落在奚鱼明媚的笑脸上,愣了一愣,很快拉开了距离,他唤来玉儿,让她教奚鱼岛上的规矩,特别是最基本的礼仪....

奚鱼便糊里糊涂地做了他的书童。因其身份特殊,他便下了命令,禁止她出南院。

然而,她却将他的话罔闻置若。

奚鱼表面对他恭恭敬敬,百般讨好,实则,对他带着很深的戒备,一门心思想着如何逃离这里。

焱七幽思绪回转,神色不变,至今,她逃跑之事,他从未提及,权当若无其事,对苏木摆了摆手,道:“随她去吧。”

春三月,阳光明媚,庭院里春光无限,奚鱼走在弯曲的小径上。深吸了一口气,神清气爽,空气里弥漫着令人舒服的味道,世俗的一切,在这里仿佛都是浮云。

为了方便,奚鱼以男子打扮,时辰快到了,她加快了脚步,去了焱七幽的书房。她每次到来,门总是敞开着,而焱七幽总是万年不变地坐在书桌前,手里随时都握着一本书册,脸上依旧冷冷清清。

奚鱼多少有些习惯了,简单施了一礼,忙着上前伺候,她每日负责端茶倒水,整理书架,有时也研墨,时不时与焱七幽闲聊几句。

焱七幽对她的世界挺感兴趣,问了许多好奇之事,她皆是如实相告。

偶尔会听焱七幽讲一些两大国的事,也算得上礼尚往来。渐渐对这无染域也略知一二。无染域除了两大国,有着一些独立的势力,皆不归两大国管制,最出名的三股势力,南仙宗、朝雾岛、还有天阎宫,皆是独立的存在。

做完事之后,她向焱七幽略施一礼,“主子,我的伤已好的差不多,我想练练身体,可有地方让我折腾一下?”

焱七幽抬起眼,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嘲,游海亦是锻炼吧!他放下的手中的书册,凝视着奚鱼,半晌问道:“之前听你说,会武?”

奚鱼挠了挠脸颊,乖嘴道:“主子长得好看就算了,这记性也是顶顶的好。”

焱七幽:“..........”嘴巴倒是甜得紧。

“苏木。”

奚鱼看见一名男子从屋檐上轻飘飘的落下,烟眉不禁撩起,眸子睁得大大的,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真是帅气。

“主子,有何吩咐?”苏木恭敬问道。

“去演武场和奚鱼切磋一下。”

苏木面露难色,小心翼翼道:“主子,恐怕不妥吧,奚姑娘可是女子,万一打伤了怎么办?”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主子很在意奚鱼,之前从不让人侍奉左右,就连最亲近的成管家平时都要离一丈远开外,竟破天荒允许她在身侧伺候。

“比拳脚,点到为止。”

这时,奚鱼走到苏木身旁,随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色颇为激动,道:“哇,帅哥,你刚使的是轻功?太帅了,能教教我吗?”

听到奚鱼夸赞,苏木顿时一脸神气,道:“好说好说,你若赢了我,我会考虑考虑。”

忽然,苏木背脊一凉,杀气?是错觉?主子刚散发出来的是杀气吧!

暗处的常山看到奚鱼手搭上苏木肩膀的那一刻,主子的脸色瞬间变了。

苏木虽脑子不灵光,胜在直觉敏锐,瞬间就领悟到了什么,轻拍开奚鱼的手,连忙应道:“属下马上去准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

第3章 她哪里来的自信?

奚鱼神情雀跃,若能学得轻功,自然有利于将来出行。一念及此,顿时心情大好,跟在苏木身后出了书房。

焱七幽却是面色一沉,这女子知不知男女授受不亲!

常山落在门外,身形瑟瑟地站在安全距离里内,恭敬问道:“主子,可去观战?”

“咳...看看亦无妨。”

此时,苏木抱着双臂看向奚鱼,心中五味杂陈,男子打扮,容貌与气质却不输主子,身材高挑偏瘦,看起来弱不禁风。

若将她打出个好歹来,估计会被主子灭了,若让着她又显得太过敷衍,他直感左右为难。

一刻钟后。

焱七幽来到观战席,拂衣坐下,他倒是想见识一下奚鱼的功夫。

奚鱼热完身迅速跳上台,笑嘻嘻看向苏木:“帅哥,你可别让我,好歹让我知道与你们的差距,若侥幸赢了,记住你说的话。”

苏木皱眉,她哪里来的自信?如此笃定能赢他!

“我苏木说话向来说一不二,决不食言。”苏木拍着胸脯毅然回道。

奚鱼微微一笑,“一言为定!”

苏木摆好架势,奚鱼主动出击,动作奇快,腿蓄力猛踢过去,他抬臂一挡。他面色一惊,不成想奚鱼这一脚的力道惊人,竟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轻敌了!立刻认真起来。

奚鱼所有动作都以技击格斗为核心,速度快,加之她利用自己的力量,每一击都应用的极其到位。

苏木竟然屡屡受挫,一点上风也没有占到,他虽然擅长剑法,但拳脚功夫也不弱,若是输给一名女子,他这张脸可就没处放了。

苏木还真小瞧了奚鱼,她反应能力极快,出手极狠,每一脚,每一拳,好似算计好了一般,俨然没有给他反击的机会。

最终苏木被奚鱼踢下了台。败了,他败给了女子,丢脸丢大了。

常山嘴角抽抽,难以置信,苏木竟败了。他却有所不知,奚鱼尚未使出全力,十七岁的她早已是跆拳道黑带!然她的实力远远不止黑带,擅长各种格斗术,从小在运动方面就异于常人的天赋,悟性极高。

若不是她过于懒散,就没有她不擅长的运动。

焱七幽心如鹿撞地看着台上的奚鱼,英姿飒爽,在阳光下异常耀眼。久久收回目光,转身离开演武场,走到一处,回身命道:“苏木,每日晨练多加半个时辰。”

苏木蹲在台下心塞不已,欲哭无泪的模样看着甚是可怜,就这样输给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他立刻否决了他的想法,想到奚鱼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真的与她的身形外貌完全不符。

哪里弱不禁风了?简直就是彪悍、极其凶猛,女人啊,真可怕!

奚鱼跳下台走到苏木身边,笑眯眯道:“小苏苏,打算什么时候教我轻功呀?”

奚鱼离苏木很近,明眸皓齿,阳光晒在她的脸上,染上淡淡的光辉。

苏木耳脸发热,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奚鱼,垂下眸子低声道:“奚姑娘,是我输了,我自会信守承诺,抽空教你。”

“乖,以后叫我奚鱼就好。”

奚鱼回到南院已未时,在庭院里坐了片刻,万物复苏,仍感到有几丝凉意,她起身回了房。玉儿已经备好水,她沐浴出来,用了午饭之后,美美地睡了一觉。

醒来之时,已经到酉时,玉儿端着食案进了屋,桌上已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玉儿被焱七幽安排来专门照顾奚鱼饮食起居,可谓是照顾得面面俱到。

南院属于主院的一个偏院,冷清幽静,因焱七幽喜静,岛上大部分奴仆皆住外院,能入主院的人少之又少。

整个南院只住了她与玉儿两人,同为女子且年龄相仿,二人甚是合得来,时常聊天聊得不亦乐乎。

这时,玉儿发现奚鱼似乎心不在焉,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失落的神情令她心生怜惜,在一旁坐下,温声道:“奚鱼,你有心事么?”

奚鱼放下筷子,双手托着腮,一声长叹:“我直觉向来准,莫名感觉我回不去了。”

“之前听奚鱼说那边已无亲人,何不留下来?”

奚鱼垂下眼睫,是啊,没有亲人了。与她相依为命的爷爷,去年突发疾病去世了。

“能回去自然得回去,我熟悉的,习惯的,皆在那边。”

“那万一再也回不去了呢?”话语脱口而出,玉儿自觉失言,连忙说道:“奚鱼莫要多心,玉儿只是随口说说。

郁结之气弥漫在奚鱼的眉宇间,久久才道:“若踏遍无染域,也找不到回去的路,那我就认命了,到时寻处世外桃园,平凡过一生也不错。”

“世外桃园?这里就是啊!倘若回不去就留在岛上吧。奚鱼与主子朝夕相处,肯定也舍不得主子吧!”这里没有战火,没有饥饿,对于玉儿来说这里就是世外桃园。

玉儿的猝不及防的话语,让奚鱼惊了一瞬,连忙摆了摆手,“玉儿瞎说什么呢!我认识你家主子才多久!谈不上舍不舍得。”

“你不喜欢主子么?”玉儿试探问道,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转瞬即逝。

奚鱼浅浅的笑了一下,与焱七幽相处的这两个来月,他所展示出来才学只是冰山一角,足以让她震撼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焱七幽可不是她能染指的。

“在这里我还不如玉儿能干,你家主子要么眼瞎,要么肤浅的看上我的容貌。否则,断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子。”

眼瞎?肤浅?焱七幽剑眉一拧,他刚与苏木走到南院,因耳力奇佳,这句话完好无损入了他的耳。

玉儿摇了摇奚鱼纤细的手臂,道:“奚鱼,你别妄自菲薄,且不说你生得如此美。就论你能当上主子的书童,可见才学不浅。”

奚鱼霎时脸红,玉儿真是单纯,她所见的只是表面的一些假相。在她的世界,她可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这十几年以来,不管她如何努力,成绩始终如一的稳定,稳居倒数第一,仿佛这个世间关于书本上的一切知识都被她大脑屏蔽了,让她触不可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

第4章 自然更利于逃跑

若不是从小被爷爷逼着练毛笔字,她哪里能将焱七幽忽悠住,只是碰巧她的所学刚好用在了刀口上。

技多不压身,这句话果然是真理。

“玉儿,容颜易老,才能更重要。”

“自古以来,女子不都依附男子而活么!在家从父,嫁人从夫。若颜色生得美,自然能得夫君更多的爱。敢问这世间男子又有谁不爱美人呢!”

奚鱼一愣,这里的女子地位低下,思想被旧观念束缚的太深了。她不由地多瞧了玉儿几眼,她才十五岁,竟懂得如此之多,这边的孩子如此早熟么?坏坏一笑,调侃道:“夫君?玉儿想嫁人了?小小年纪就开始春心荡漾了?”

玉儿小脸涨得通红,神色紧张道:“奚鱼可别胡说,玉儿只是一个卑微的婢女,从不敢奢望什么,能留在岛上,已是得上天怜惜。”

“谁说的,人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力,玉儿自然也不例外。”

玉儿怔了怔,她真的可以么!

在桥上的苏木惊了一瞬,揉了揉眼睛,方才只是短短一瞬,似乎看到主子笑了。

今日怪事连连,他跟主子在这里听墙角。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笑,也不全然是面瘫嘛!

“咳......”焱七幽脸一黑,苏木打了个冷颤,他的心声,似被主子听见了一般。

焱七幽袍袖一甩,去了旁边书房,苏木上前敲门:“奚姑娘,主子有请,请到书房一趟。”

奚鱼听到门外苏木的声音,微微一愣,天色已晚,焱七幽来此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连忙起身出了房门,走近苏木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苏苏,又见面啦,不是跟你说了么!叫我奚鱼就好。”

不等苏木回话,她进了书房,见焱七幽站在书架旁,问道:“主子,有事么?”

“苏木说,奚鱼想学轻功?”焱七幽微微抬眸看向她,云淡风轻地问着。

“是有这个打算,听玉儿说这个世道似乎不太平,我的原则是能打就打,打不过就逃,若是会了轻功,自然更利于逃跑。”

焱七幽冷脸上似乎染上了一丝色彩,学轻功是为了逃跑?这还是蛮新颖的理由。

“那便让苏木教你吧,影卫里就数他轻功最好。”

闻言,奚鱼面上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有些激动,大步上前拉住焱七幽的手摇了摇 ,“主子,您真是太好了。”

她很快放开了焱七幽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一定会用心学,主子这么晚过来就为这个?”

焱七幽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还残留一丝温度,淡淡道:“咳,本君,只是过来找本书,顺便一问。”

苏木扶额,无力吐槽,主子真是死鸭子嘴硬。

“那主子慢慢找,我就不打扰了。”奚鱼没有多想,转身就退了出去。

苏木再次扶额,想要将俩人凑在一起,怕是有些难,一个别扭傲娇,一个反应迟钝。

出了书房,奚鱼转眸看向苏木,对他眨了眨眼,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小苏苏,明天见。”

奚鱼回了房,与周公约会去了。

片刻之后,焱七幽随意拿了本书走了出来,往旁边看了一眼,房里已熄了灯。

刚走出南院,焱七幽就冷眼睨向苏木,声音有点阴阳怪气:“小苏苏?”

苏木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醋味。连忙解释:“主子,不是您想的那样...”

“晨练再多加半个时辰。”还没等苏木说完,焱七幽就拂袖而去。

苏木皱眉,再这样加下去,那都不叫晨练了,追上去求饶:“主子,你就饶了我吧!真不是您想的那样。”

“再加半个时辰!”

苏木欲哭无泪,他是无辜的!!!

在焱七幽主仆二人离开之后,在南院庭院中出现一扇门,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道骨仙风的老者,白袍袭身,手负在身后,目光炯炯地看向奚鱼的房门,身后跟着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清秀的脸庞上略带稚气。

“半亦,可是此地?”

“回尊主,是此地。”

老者迈着大步走到门前,尚未进入,半亦大步上前拦住了他,低声道:“尊主,不妥吧,这是女子卧房。”

老者眉梢微微挑起,低声训斥:“在吾眼中,那丫头与一棵树、一株草般无异,不值得你大惊小怪。”

半亦憋了憋嘴,尊主这般行为乃是为老不尊,他可是怕尊主晚节不保,好心提醒一句。

老者如风一般穿过门的缝隙入了奚鱼的卧房,来到床榻边,微微皱眉,睡姿感人!丝被压在身下,倒是不怕着凉。

目光移到她的手腕处,一条透着盈盈雾气的黑绳在他眼前显现,黑绳有了丝丝缕缕的变化渐渐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红影。

老者目光一凝,抬袖在半空一拂,无法取下那条黑绳,他长叹一声,终究还是相遇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想做条咸鱼:但身份不允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