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免费阅读_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

作者:北辰胖丸子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1V1,双强,重生。
天族战神云初,身怀天龙血脉,一身功法令异族人心惊胆战。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不料一朝历劫归来,却被信任之人抽去天骨,打散神魂,不死之身被镇压至幽冥地狱。
心怀恨意的她阴差阳错借尸还魂,从头开始,她发誓,报仇雪恨,踏天灭地。又美又飒,好不逍遥,但是谁来告诉她,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是谁?
“阿初,本君要报恩。”报恩?怎么报,以身相许吗?“不要脸!”
男人危险的笑着,“嗯,没脸!”

第1章 战神历劫,归

纵这九天仙神皆陨,八荒不存山川毁尽,时空错乱生死难料;只要我在,绝不允许有人欺阿初半分!

——北辰夜

“你要我死?” 装扮奢侈华丽的宫殿内,一袭素衣的女子,不敢置信的开口。

前方,一双镶金黑边鞋缓缓映入眼帘,身着玄色蟒袍的男子踏步上前,眸中蕴含无尽冷意,他轻蔑的瞥了一眼眼前丑陋不堪的女人,厌恶的开口道:“你觉得,你不死,孤能安心?”

被她厌弃的女人,脸色苍白,无力的抚上了自己的脸庞,手指摸索处,一条狰狞的伤疤趴着,提醒云初,她如今的容貌,有多丑!

云初眼中噙着泪水,仍旧不死心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么多年,她为他出生入死,南征北战,几次险些在战场上丢了性命,为了他能稳坐储君之位,她甚至,赌上了自己天下无双的容貌,浑身功法被废,倾尽阖府之力,为他夺取天下。

可如今,那个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要她死!眼前的男人嗤笑:“呵呵,你觉得孤,哦不,本君,会让天下人知道,这王位,是一个女人打下的吗?还有,你如今的丑样,哪里,配的上我?本君心中只有瑶瑶,她可不像你这顽固丑女,她温柔贤惠,才配做本君的王后。”

云初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闪了两下,终究是,苦笑了一声!

十年的付出,十年为他出生入死,十年的青春流逝,比不上他心尖那人。

十年卑微付出换来的是他这冷心的模样,换来了他废了她的功法,要她死。

想着她为他出生入死之时,他与那口中的瑶瑶在宫内享受鱼水之欢,她闭上了双眼,已然明了,心凉了……

云初抬眸,嗤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转身便要拿那杯毒酒。

可眼前的男人好似被她的眼神刺激到,眯起眸子死死的盯着她。

都要死了,她还是这副模样,他恨极了她这永远高高在上的模样,眼中一片阴鸷。

长剑出鞘的声音传来,待云初反应过来时,一柄泛着冷光的剑,刺穿了她的心脏,鲜血染红了衣衫,嘴角的鲜红,那般悲凉!

愈发不清醒的意识里,她听到他说:“云候府上下众人,都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云初瞪圆了眼睛,鲜血染红素衣,嘴角颤抖着道:“轩辕……朗,你……不得好死!”可惜,话音未落,她便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但,无人得见,云初的魂魄化作淡淡白影飘向远方。

……

仙雾缭绕,神圣非凡的九重天天宫,一处美轮美奂的府邸之中,躺在塌上的绝美女子,猛的睁开了双眼。

与此同时,天宫之内,洪亮的钟声响起,响彻云霄,九重天众人皆是一惊,有仙者抬头,面色惊惧的望向那悬浮于虚空之上的——战神宫!

凌霄殿内,天族帝君微微抬眼,往西北方向望去,眸色微深。

整整八十一道钟鸣声伴随着声声凤鸣响彻云霄,整个天宫之内,众人紧盯着那战神宫,有人波澜不惊,有人惊恐万分,也有人面露喜色,亦有人眼含凶光。

无数双眼睛望向那仙气缭绕的战神宫。

她,回来了!天族的战神,天界守护者,历劫回来了!

可是,不是两个月时间吗?这怎么才二十多天就……

身处战神宫,此刻缓缓起身的云初,低头望向自己葱白的玉指,双手还是完好的,明明她为了那男人,断了两根手指……抬头看向仙雾缭绕的神宫,她绝美的脸上浮上了几分了然,淡漠。

原来,只是凡尘一遭劫数,现在想来,蹉跎二十载,不过是一场梦,她揉了揉眉心,想起愚蠢的自己爱上一个渣男,宁死不悔,她就想穿回历劫时的自己,打自己几巴掌。

可,她忽略了,仙者渡劫飞升,尝人间七苦,下凡历劫,过后前尘一概忘却,她,却记得!

但须臾,她眸色微深,心间一颤,印象中那人的容颜,竟与如今的天帝有九分相像,是巧合吗?

还是……

十数名仙娥手捧仙果盘走进宫内,恭敬的跪在地上开口道:“恭迎战神回归!”

云初眸光流转,让她们起来之后,抬眼向东望去,按理,她是该去凌霄殿面见天帝的。

……

而此刻,仙气飘然,美如画卷的凌霄殿内,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不是说,此劫需两月才能破吗,为何,她不足一月便回归了?”

声音如沐春风,但却叫在场的寥寥数人内心震颤。

这天上地下无人敢冒犯天威,天帝一怒,六合八荒不存,十方俱灭!

此刻,却有一人跪在地上,眼底波澜不惊,缓缓开口道:“君上,小仙不曾动过战神下世命簿。”

高位上,眯着眸子的帝尘,抬起眸子,眸光直射下方说话的司命神君。

指骨敲击了几下座上篆刻的青龙,只是抬手,示意司命退下,而后,他看了几眼下方几人,却未曾言语。

只是,片刻。终于有人忍不住,站了出来,抱拳道:“君上,如今,正是时机啊?”

帝尘终于起身,开口道:“战神心系天下苍生,纵使如今神力不稳,也不会弃苍生性命于不顾,是吧,墨战神?” 话音落,便见他一挥衣袖,隐于后方的云初便现形出现在众人面前。

云初眼底满是惊讶,不愧是他,竟这么快发现了她!

想起凡尘那人与他相似的面容,她实在不相信巧合,于是,隐藏真身,看看帝尘到底要干什么,没想到……

既然已被发现了,她也不再隐藏,只是向前,向他拜了一礼,“君上,不知方才所言是为何意!”

帝尘看到她绝美的模样,恍惚了一瞬,想起曾经问过她是否愿意做他天妃,而她却说:天族武者,当以天下苍生为重,更何况,她绝不敢对君上有不该有的心思。

于是,他明知她凡尘历劫只是一场局,仍旧插手了她的历劫,安排了一世情深,用来偿还……

甚至故意,没有让她忘记前尘。

她,始终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而此刻,回归星宫的司命,展开命簿,却是脸色一变,云初历劫之事,运簿竟无半点记载,他肯定,这不是空白运簿。

可是谁又敢篡改天界战神历劫的运簿?

想到某种可能,司命心头一凛,所以,他推算的没错,云初真正的大劫,才是将至,可如今,上古众神或是陨落,或是远离是非,东华帝君闭关,无人能助她了。

司命望向东方,眼底噙着一抹不明的意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

第2章 弃如敝履,其心何忍

九重天宫,薄云缭绕,洞墟仙府林立。

天宫最为庞大的一处,便是——凌霄殿!

云初震惊的看着眼前眼神凌冽的男子,与记忆里,那个凡人重合。

可是她如今,无法过问,曾经如琢如磨、如切如磋的男人,为何……

若是有旁人在此,定然震惊的无以复加,凌霄殿,到处弥漫着血腥味,紧闭的殿门对面,清冷的男子一袭帝袍,冠冕之下,一双三角凤眼,没有丝毫温度。

中间,还有几个平日里仙风道骨,一身正派的仙者,正死死的以仙力压制住云初。

云初苍白的脸上,鲜血模糊,浑身的疼痛,令她张口都费力,一双手,被从大殿左右两边延伸出的捆仙索桎梏。

她堂堂战神,天兵之首,竟被折断了双手,抽取仙骨,甚至脊背上,被钉上七七四十九根灭魂钉。

她盯着上座的男子,冷冷的道:“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明白了,你想一统天下,掌控六界,享八荒六合独尊,可惜啊,你的梦,永远都成不了。

一介妖仙,纵使你如今身为天帝,也不可能成为万古神尊,妖仙如何与真神相比!”嗤笑了一声,不顾浑身万箭穿心之痛。

看着帝尘眼中恨意,她悄悄将一股本源之力聚集,从体内剔除了出去,抛往下界而去。

……

事情回到一炷香之前,她疑惑着踏进凌霄殿,原本隐身的她被帝尘逼了出来。

她问他,是何意。只是,换来他一句,“天界灵力衰竭,战神怎能见死不救呢?这天下,唯有你墨云初的血,能够滋养我天界灵脉,你可愿意,允我天界十方独尊?”

云初大惊,他怎么知道她的血——不对,重点是……

“所以你,要我历劫不过是个借口,令我因情伤赴死,即便回归天界,也会神力受损,从而抽我仙骨取我精血,呵呵,你们,可真是好手段啊!”

看透帝尘之意,她意欲反抗,可,惊恐的是,她的力量根本施展不出来,帝尘,竟在此布了大阵,她尚未召唤出自己的剑,却被大殿两方突然袭来的两条捆仙索,缚住双手。

云初眯起眸子,不敢置信,上古羌渊所化神器,仅次于十大神器的捆仙索,纵然是上古真神,也无法脱身,他竟然用在她身上,真真是可笑啊!

凌霄殿外,雷云滚滚,微弱的电光好似在警告,但那力量,太弱了。

“砰!”殿门,紧闭。

而殿内,云初被帝尘突如其来的一剑刺凉了心。

那一剑,与凡尘那人所刺,何其相似,就连位置都分毫不差。云初正是虚弱之时,旁侧几人,认准时机,竟生生将她手臂折断。

帝尘一步步走向她,深沉的黑眸盯的云初心头大颤。他用着温柔的声音,说道:

“墨云初,天界,需要你的灵脉,你可愿乖乖的将它献祭?”

云初抬起眼皮,若是天界有难,生灵遭殃,她百死不辞,可如今,他不过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力量,满足一己私欲。

她冷笑一声:“你不配!”

真神灵脉,何其尊贵?也正是因此,她墨云初,才会成为上古神祇陨落之后三千年来第一位,神!

若是她想,这天帝的宝座,仅凭帝尘,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但,也正因如此,这天地之间,自有约束。

帝尘看到女子眼中的嗤笑与嘲讽之意,眯起眼睛,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天界之主,怒了!

可惜了,如今的云初,早已不在意他是否生气,全然不顾自身难保的局面。

于是,更多的言语传入帝尘耳中:“妖仙如何与真神相比!”

“你做梦,绝不可能!”

……

帝尘小心擦拭了下沾在袖口上的血渍,垂首看着手中,刚从云初身上抽取的一截仙骨。

那银光包裹着的脊骨,蕴含着上古天龙灵脉!而她的血,沾在仙云缕缕的凌霄殿大地上,即刻化作虚无,转为灵力,滋养这整个天界。

而此刻,趴在地上的云初,满眼恨意,钻心的痛叫她——浑身都在颤抖。

鲜血淋漓的她,失了仙骨,便没了灵力、功法。

只能如鱼肉般任人宰割!帝尘转头,满眼冷意的盯着她,“本君会让你亲眼看着,这十方六界,是如何落在我手中的!”

说罢,他抬手一挥,旁侧几人缓缓围向云初面前。

殿内,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天界最尊贵的女子,战神云初,形如狗彘,手脚尽断,浑身无数血洞血流如注!

殿外的天雷,不曾停止,殿内的血案,惨不忍睹。

直到最后,云初隐约间听到帝尘下令道:战神云初勾结魔族,致使三十万天兵死于深渊,罪不可恕,着将其抽骨断筋,打入幽冥地狱,永受无妄鬼火灼烧神魂之刑!

她握紧拳头,此时,她浑身的疼痛都比不上心底的震颤。

那三十万天兵……竟也是他设计的吗,帝尘,他怎么敢!

那可是天界的命脉,是天兵啊!

那是,跟随她的墨天军队,守护着六界苍生,抵御外魔的将士们啊!

帝尘,他真的疯了!

最后的最后,几个天界下仙,抬着浑身血肉模糊的云初,丢入诛仙台,将她打下幽冥地狱!

凌霄殿内,方才借着帝尘之令,狠狠打击云初的几个仙者,此刻却是战战兢兢的跪在帝尘面前,瑟瑟发抖。

帝尘低沉的开口道:“若是守不住秘密,本君不介意天界多死几个人!”

“君上息怒,小仙不敢!”

见震慑到了几人,帝尘收起眼中的冷意,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凌霄龙座之前。

……

幽冥地府,云初双目无神的躺在炼狱之内,再无半点神力,比彘狗不如。

她堂堂天族战神,戎马倥偬,如今却被整个天族,弃如敝履。

她只知道,自身重大的利益和生死面前,她这个“天族守护者”会被整个仙界抛弃,他们会为她钉上最丑恶的形容词!

想来,可笑的很,她墨云初,率九方天军,出生入死,最终,却被整个天界弃如敝履。

她曾因灵力之事,只为凡人争口气,便将这整个仙族,得罪了个干净!

如今,落得如此下场,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该高兴了吧。

云初眼中只有森森冷意,她发誓,若能重来,她誓要帝尘千百倍还回来!

曾经鲜衣怒马,跳脱欢快的天界小魔女,如今却成了整个六界的笑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

第3章 地府诈尸了?

云初被打入幽冥炼狱的第四十九天,炼狱鬼火,再次被点燃。

身处炼狱之内的云初,一双手脚被玄铁链绑住,动弹不得。

可笑的是,即便不束缚,她也逃不出这幽冥炼狱啊!

鬼火起,云初睁开发红的双眼,满头大汗,与她此时所在的位置相对的,后方漆黑的墙上,映着一道淡淡的虚影,那是——云初的神魂,此刻被灼烧的不成人形。

仙神一脉,最怕的便是神魂受创,肉体能承受的痛苦,加诸于神魂之上,会以数十倍加深,可想而知,为火灼烧时,她神魂的无力感!

而幽冥鬼火,恰恰能将这作用发挥到极致!

不是大火蔓延,而是,小火炙烤。这小小的幽冥鬼火,此刻却是成了最为致命的刑罚。

帝尘当然不会要她死,他倒是想,可天道不允。

远远用水晶球观望着云初情形的地府阎君,此刻正皱着眉头,眉目间皆是担忧,满面愁容!

他原先一言难尽的长相,如今却是难得的不那么恐怖。

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向座下的骷髅王座上,阴森沙哑的男声传来:“天帝,究竟意欲何为,这般折辱,当真是天界仙族之资吗?”

下方一人急忙拦阻,“阎君慎言!”

阎君无奈,揪起眉心,终究是长叹了一声。

纵使他要眼睁睁看着昔日的战神,六界神话般的女子仙骨不存,筋脉尽断,日日忍受鬼火炙烤神魂之刑,却也只能如此刻这般无能为力。

他,不止是他,整个地府,不会有人相信天界说辞。

就凭她墨战神一腔孤勇,风华绝代,护六界众生千年安稳,都没人信她会叛族!

可如今,他却不得不听从天帝之命,这就是臣服天界,甘为低阶的下场。

须臾,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陡然睁开双眼,“有了!”

……

遥在九重天阙之上的星命府内,司命星君盘膝坐在七星轮前,死死盯着前方神龟卦象,眼中一片担忧,他当真要对此视而不见吗?

可,这天界早就不是当初那极乐净土了,盼着她死的人怕是占更多!

天帝竟这般容不下她?

不对,该死!

他竟然忘了——定然是有人泄露了她身怀天龙血脉之事。

如今,他绝不能袖手旁观,须臾,他起身向外看了一眼,心神一动 身影已然消失。

……

而此刻,身受幽冥鬼火侵蚀的云初,一如草芥,肉体和神魂所受的双重痛苦好似对她毫无影响,细看时,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满是恨意。

思绪回到上场天魔大战,三十万将士被拦在阵法之中,她的墨天军全军覆灭,那是她答应带回家的战士们啊,可如今,三十万将士神魂俱灭。

而她,因那件事被迫自请下凡历劫。

如今一想,帝尘从一开始就设好了圈套让她钻。

眼中燃起熊熊烈火,惨白的脸上一片肃杀,帝尘,若能重来,她定叫他付出百倍的代价!

无人注意到,她断腿所跪之处,鲜血成河,而那滴滴鲜血却渗进地下,直往一处汇聚而去。

云初抬头,四十九天啊,冥府时速流动与人间同,也就是说,天界不过须臾一天半罢了,以帝尘的能力,怕是她失掉的那截灵骨,已然为他所用,她这些年到底都干了什么啊!

帝尘,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不负天界,不负众仙。

不过,就是这么可笑,绝对的权力和欲望面前,什么都能弃,何况她一个无用了的战神,若非天道制约,怕是她此刻已经魂飞魄散了!

……

第五十日。

幽冥鬼火照例燃起,云初仍旧在受鬼火炙烤,一切好似都没有变化,但她却又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

是了,太安静了。

她抬头看向周边暗无天日的地府高阁,这里本就暗无天日,惊悚异常,此刻更是显得阴森恐怖。

但,这与她无关,一缕发丝垂下,掩去了她眸中的恨意与痛苦。

倏地,两道身影出现在眼前。

白袍男子一如冰玉,浑身仙气缭绕,谦谦君子,煞是稳重中又含清冷。

黑衣男子形如恶魔,周身鬼气森森,长相骇人,却是狰狞中又无恶意。

云初抬头看去,来人,正是地府阎君与司命星君。

两人看到云初的一刹,眼中不约而同的闪过震惊和痛心。

云初什么都没说,只是垂下了眸子,一旁司命颤颤道:“战神……”

阎君见云初冷漠的模样,便知她定然不会轻易相信他们。

随即,拉住司命,俯身一拜,道:“战神,得罪了。今日之罪,待你回归之时,再降罪于吾等!”

云初眼含疑惑,却是见司命与阎君双双使出灵力,半空中出现了一颗闪烁着银光的碎石。

昆邬石?竟然……是昆邬石。

他们想干什么?

云初还来不及震惊,却是见阎君一挥袖,她便不受控制的闭上了双眼,神魂离体。

只是,司命与阎君助云初“重生”正进行到最为重要的时刻,地府却是一阵惊颤!

幽冥狱外的地府虚空,一双巨大的暗黑羽翼幻影闪现而出,一声鸣啼,叫地府颤抖了些许。

百鬼惊慌,五方判官诧异,十殿阎罗拍案惊坐起。

远在幽冥之下,寒冰覆盖的阴狱中,躺在石床上身着黑衣的绝色男子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双眼,满脸的迷茫,好像刚睡醒的孩童般,揉了揉眼睛。

阎君望向羽翼幻影的方向,惊诧道:“难道,是他?”

司命倒是好奇,“谁?”

“幽冥族,北辰夜!”

司命:???

“你地府,诈尸了?”

阎君眯眸,抬眼道:“今日无论如何,谁都不能阻止战神重入轮回!”

司命脸色一正,坚定点头!

两人看着那神魂与云初肉身分离,再见那碎石已经将云初的“力量”全数吸收,这才面露喜色。

将那神魂,送往人间,她便能重新来过。不经历轮回台奈何桥,再有昆邬相助,封印其力量,她在人间,可安好!

闭着双眼的云初神魂,跟随阎君指引,随许多魂魄步入“生门”。

云初眼底是浓浓的复杂之色,她好似明白了阎君所为,遥遥抬手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阎君不语,眼中闪过安心,倏地,“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司命急忙上前。

阎君抬手道:“无妨,这是强启昆邬石的代价。”

司命一阵恍惚,“没想到,你竟有昆邬石那般上古神器。”

阎君道:“机缘巧合下所得罢了!

诶,不过,幽冥一族……星君可有兴趣同我去看看那北辰少主?”

“正想瞧瞧呢!”

……

人界,烈云国王都。

一处废旧行宫内,破烂的厨房桌案之下。

一只枯燥的小手缓缓伸出,撩开了挡在桌案前破旧的桌布。

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充满仇恨却依旧澄澈的眼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

第4章 好喝的血血

一道怒喝声传来:“我看你这贱蹄子,还想躲到哪去?给我出来!”

少女冷着眸子从桌案之下爬了出来。

才刚起身,方才冷喝着骂她的中年妇人便是阴阳怪气的嘲讽:“哟,您还当自个儿是金枝玉叶呢?告诉你,这烈云国,亡了!

作为丧国奴,就得有做奴婢的自觉。”

粗壮的皮鞭打在了少女身上,少女眉目一凝,这具身体已经严重虚脱了,太弱!

一鞭子,便使她往地上倒去,好不容易才站稳身子。

只是,少女不甘心的瞪大了眸子,那双眼中折射出的,是不甘,仇恨与冷漠。

她目光一沉,浑身气势陡然一变,眼前中年妇人突觉心头一凉,这鬼丫头怎么突然有这样冷冽的眼神了?

云初却不理会她的惊恐,而是惊讶——她竟然借尸还魂了!所以,这一切都是阎君的作为?

接收了这身体原主的记忆,云初勾唇冷笑!

轩辕朗,下手还真是快啊,她历劫过去,人间不过堪堪两月,他——竟便灭掉了烈云?

云初抬眼,望向苍穹,瘦削的身子迎风而立。

既然重走这人间一道,那么前世屈辱以及天界之耻,她要他们——十倍奉还!

这天道不公,那她便来做这第一个灭天人!

垂眸间,云初收敛起那满腔如火的怒意。

这身体的原主,是烈云国君最宠爱的小公主上官云初,豆蔻年华,却是经历了亡国破家亡,在这里饱受摧残,竟被活活折磨而死!

她凝眸,阎君应当有他的安排,那么,上官云初,你的国仇家恨,便由我墨云初替你——报!

目光再度落在仍旧迷茫的中年妇人身上,她嘴角勾起了一个嗜血的角度。

清风吹过破旧的阁楼,扬起落在地上泛黄的枯叶,萧条又安静的行宫内阁,少女淡然的出门,风轻云淡的离开。

身后,中年嬷嬷倒在地上,面目全非,死状凄惨。

……

天界,出关不久的帝尘阴沉着脸,面对下方瑟瑟发抖的几人沉声道:“怎么回事?”

良久,才有人颤抖着回道:“君上,是,地府出事了。”

帝尘听闻,手指紧缩,“云,初?”

下方跪着的人垂首,“是,我们追寻不到她神魂踪迹,还有,地府那边动荡,传来的消息说,幽冥少主死而复生了!”

帝尘瞳孔一缩,脸上是些微惊恐的神色,但他只淡淡道,“知道了!”

众人再抬眼时,帝尘缩紧的手指绞碎了座下长椅的扶手,细碎的粉末一如流沙从他指缝间滑下。

……

地府。

阎君与司命二人看着眼前的男子面面相觑。

只见石床上容颜绝色的男子,一袭墨袍覆身,长发泼墨般倾泻而下,一腿弯曲,左手搭在曲起的长腿之上,空洞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手掌;睫羽轻轻扑扇,凤眸与斜飞入鬓的剑眉相得益彰,鼻梁高挺,薄唇轻抿,满眼的疑惑,俊美无俦,冰玉入骨。一身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为他倾尽天下的容颜更添了几分神采。

司命倒吸一口冷气,震惊的说不出话,世间竟有这般完美的人?

邪魅与懵懂并存,狂狷与柔弱同在,这张脸明明比女人还美上几分。

只一眼,便能叫人沉沦,他是高岭上不容亵渎的人间难得。

可此刻更叫人惊讶的是,男子抬眸时懵懂的眼神中分明没有半点精明,那张疑惑的脸上清楚的写着几个大字:我是傻子,快来骗我!

阎君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终是开口道:“小夜,三万年了 你终于醒了!”

被他唤作“小夜”的北辰夜懵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指咬了一口,随即蹙眉,将手掌摊开伸到阎君面前:“好喝的,血血。”

阎君:???

这三万年,莫不是又睡傻了一个?

司命:……

他后悔还来得及吗?阎君一把年纪,该不会是认错人了?

只是,阎君纵然无法接受,还是硬着头皮问道:“好喝的血,是什么?”

司命也是一脸疑惑,将目光再次转向北辰夜。

却见,北辰夜皱起眉头一脸不悦,然后瞥了两眼面前的两人,随即,起身过来,围着阎君与司命二人转圈,还拧着眉用鼻子嗅。

阎君:……

这孩子,当真睡傻了?

当年幽冥一族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只是其族人生性淡泊,不像魔界凶兽一般叫人闻风丧胆,后来才被有心人钻了空子,他仍记得,当年的幽冥少主那风华绝代的模样。

睡了一觉,便成这般模样了?

北辰夜纠着眉头,转着圈凑近二人闻了一会,许久,皱着眉抬头,眼中神色愈发不满,皱眉道:“臭的”。

阎君一脸懵逼,险些扶额,司命则是努力将头偏向一边,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两人正琢磨北辰夜的反常,却见自他身上掉下一个银晶般的东西,感受到其上充沛到过分的灵气之后,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那掉落而下的东西赫然同阎君此前所催动的昆邬石一模一样。

只是,这半块份量更大,灵力也比之前的半块更充沛,神器并未苏醒,但它只出现在众人眼前,便能叫人灵魂震颤,骨子里席卷惧意。

阎君一怔,之前他强启昆邬石之时,并没有明显的感觉到来自神器的天道之力。

那只有一个解释,眼前的昆邬石才是继承了原本上古神器的大部分力量的整体。

阎君小心的将那半块“没有意识”的昆邬石托起,看了一眼同样震惊的司命,开口问道:“这昆……这石头是哪来的?”

北辰夜一头雾水,懵逼道:“我醒来就有啊。”

阎君哽住:“那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才,有汩鲜血,很香,可是又不见了,我就醒了啊。”

阎君想着也是,若他此前醒过,那六界必有大震荡。

只是想着他的话,望了望眼前的昆邬石,他才恍然道:“原来如此!”

司命问道:“怎么回事?”

阎君那可怖的面容竟带了些许愁容,“他失忆——应该是这块昆邬石所致,苏醒,怕是战神之血的缘故。”

司命眯起眸子,云初的血……帝尘对她那般,究竟只是为了天龙灵脉,还是另有所图?

两人还未想出所以然,却见半空现出一个形似光圈的透明水镜,阴司一殿秦广王出现,抱拳道:“阎君,仙界来人了,说是幽冥少主苏醒,乃六界大喜,天帝出关已在凌霄宝殿设宴,请阎君协同幽冥少主前往。”

阎君闻言,瞳孔微缩,天帝此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一旁的司命则是饶有兴味的邪肆一笑。

转身对阎君道:“正愁没有理由呢。”

阎君眯眼道:“你是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北冥帝妃又找天道干架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