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嫡女》全文免费阅读_主角是洛韵惜云轩寒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倾世嫡女

作者:非雨

主角:洛韵惜,云轩寒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洛丞相府嫡小姐懦弱无能、无才无德,姨娘、庶女联手逼死了她。 再次睁眸,已是21世纪头号王牌特工杀手,寒光乍起,听着那些寻事者大言不惭,清冷傲慢的声音响起:“夫人,何来的夫人,只不过是个姨娘而已!” 只是一日的功夫,丞相府的嫡小姐性情大变,无人知晓,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已不再是原来的洛韵惜。 深宫别院,豪门相府,阴谋不断、争宠不断的相府大院,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后宫之中的拉帮结派、另眼相待、阴谋诡计都关系着洛韵惜,一个不想进入,却早已是棋中人。 她不愿与谁为敌,她不愿交心与谁,却因为他,一次见面,二次见面,三次见面,四次见面,早已另眼相看,早已步入这血雨腥风……
《倾世嫡女》全文免费阅读_主角是洛韵惜云轩寒的小说免费阅读

《倾世嫡女》在线试读

第一章

2013年,X市,凌晨一点整。

一辆火红色的迈巴赫跑车,驶入一片豪华别墅区,悄声无息的停在了距离某栋别墅不远的地方。

车内坐着一名年轻女子,身穿一件黑色紧身衣,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体彰显的淋漓尽致

一头长发绑在脑后,额前没有多余的发丝,显得十分干练。白皙的瓜子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整个人看上去很冷,令人不寒而栗。

女子就这样一动不动坐在车里,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大,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只等待您的命令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很是期待。

“很好,听说别墅里面已经很热闹了,我洛韵惜也该去凑凑热闹了!三分钟后行动!”女子冷冷地说道。

挂掉电话后,洛韵惜抬眼看了看别墅,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看了看时间,一点三十五分整,洛韵惜猛地发动车子,直接朝别墅开了过去。

在车子距离别墅不足一百米的时候,洛韵惜按了一个按钮,启动了车内的引爆装置,目标是前方的一辆布加迪威航。

洛韵惜猛的将油门踩到底,向着那辆车撞去!

即将撞上的一瞬间,洛韵惜打开车门,跳下车去,打了几个滚,到达一个安全地带!

随即,两辆车撞到一起,发出“嘭”的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

洛韵惜敏捷地站起身,抬脚往别墅的方向走去。此时别墅里面,也已经热闹起来。枪声、尖叫声,交织在一起!

这时候,一个男人从别墅里逃了出来,虽然手上拿着枪,但是看上去却是十分的狼狈。

男人看到洛韵惜,顿时瞪大双眼,随即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洛韵惜。

“啊!”

男人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便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冻住,疼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洛韵惜缓步走到男人面前,冷冷的声音响起:“难道你还想杀我吗?”

“老大!是那些人逼我的,我要是不听他们的,他们就杀我和我的家人。我可以死,但是我的家人都是无辜的,老大,别杀我,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不要……”

男人在求饶,他知道,面对拥有异能的洛韵惜,自己除了求饶再无它法。

“呵呵,错?错在哪?”洛韵惜冰冷的声音响起,“你连同他们,杀了我五十八个兄弟姐妹,龙虎兄弟在哪,猎鹰在哪?”

男子看向燃烧的轿车,知道龙虎兄弟已经死了,他不想死,只能求饶:“猎鹰就在别墅后院,只要老大不杀我,我就带老大去杀了猎鹰!老大,我真的是无辜的,求求你别杀我!”

“你一个叛徒,有何资格求饶!”洛韵惜的声音更冷,墨镜下的眸子带着肃杀之意,不过话音一转,接着道:“除非你亲手杀了猎鹰,我就可以考虑不杀你!”

“我杀,我杀!”男子毫不犹豫应了下来。

洛韵惜伸手一挥,解了男子冰冻的手臂,随后跟着他朝别墅后院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

洛韵惜举起枪,刚要扣动扳机,但看到眼前的人,不由得一愣,诧异道:“朝阳,你怎么在这?”

“我路过这边,听到附近有响动,就过来看看。”

那个叫朝阳的男子,有些迷茫地看着洛韵惜,又看到洛韵惜手上的枪,惊叫一声:“惜儿,你……这是做什么?”

洛韵惜赶紧把枪藏到身后,刚要开口解释,就看到旁边的男子举起枪,对自己扣动了扳机!

说时迟那时快,洛韵惜迅速一个转身,避开自己的要害,与此同时开枪射击,将男人打倒在地。

可惜的是,洛韵惜并没有完全躲开射来的子弹,子弹打中了她的肩膀。

洛韵惜捂着肩膀,刚想对朝阳说些什么,却看到朝阳手中竟然也有一只手枪,黑洞洞的枪口,赫然对准了自己!

“对不起,你要杀我,我也只好先下手为强了!”说罢,朝阳扣动了扳机。

“啪!”“啪!”

两声枪响过后,洛韵惜倒了下去,她的眼中充满了惊愕!

洛韵惜不相信,多年的好友朝阳,竟然会对自己开枪!

“为什么……”倒在地上的洛韵惜,难以置信地望着朝阳。

朝阳轻轻说道:“因为,我就是猎鹰……”

“原来是这样,呵呵……”

洛韵惜苦笑了一声,她万万没有想到,真正的猎鹰,竟然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

“好了,如今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吧?”朝阳缓缓走到洛韵惜身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

就在这时,洛韵惜心生念力,伸手一挥。

朝阳还没来得及开枪,整个人便被冰封起来,犹如一尊冰雕!

“呵呵……我败了,不过……你也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洛韵惜轻轻扬了扬嘴角,随即闭上双眼,失去了意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嫡女》<<<<


第二章

风云大陆。

丞相府的后花园里,一个少女竭力嘶吼着:“妹妹,这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想抢走你的东西,你为何这样对我……”

只是,她的嘶吼并没有引起众人的垂怜,下人们各司其职,伺候着身边的主子,而几位在场的主子,则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一旁的池塘。

“妹妹?呵呵呵……谁是你妹妹?洛韵惜,我洛韵云可没你这么个废物姐姐!”被少女称为妹妹的洛韵云一脸讽刺的看着少女,眼里尽是厌恶。

“姐姐,还说什么呢,要不是这个女人,你我怎么还能是个庶女?一个没用的废物我们的脸面都被丢光了,早些解决的好!”一旁洛韵灵也开口了。

“说这么多干嘛?要动手就快点,别浪费时间!”一旁的洛子凌,也是一脸不耐烦道。

洛韵惜虽然身为丞相府嫡女,但没有了娘亲的她,在丞相府的生活,甚至比不上一个下人。

只见她一身白色长裙,将她那姣好的肌肤映得更加白皙,仿佛吹弹可破。一张俊俏的脸,更是出尘脱俗,倾国倾城。

正是这张绝美的容颜,让丞相府的其她两个庶女和庶子心生妒忌,起了杀心。

丞相府里共有三女一子,除了洛韵惜外,其他二女一子,均为妾室林姨娘所生。因此,他们都巴不得洛韵惜趁早死去!

“不要,我不想死,不……”洛韵惜摇头如拨浪鼓,脸色苍白,唇瓣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求生的欲望让她转身就跑。

“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见洛韵惜逃跑,洛韵云惊声大呼。

一旁的下人们赶紧纷纷围住逃跑的洛韵惜,洛韵云更是上前,一巴掌声打在洛韵惜的脸上。

“姐姐,你不嫌手疼吗?”这时,洛韵灵娇俏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洛韵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身看见洛韵灵手上拿着的绣花针。

“来来来,好好伺候我们的大小姐!”看到洛韵灵手里的绣花针,洛韵云脸上尽是得意,招呼着那些丫鬟擒住洛韵惜,而她的手里已经接过绣花针了。

洛韵惜看到那绣花针,脸上尽是惊恐之色,嘴里叫嚷着:“不……不要……”

除了洛韵惜,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得意之色,洛韵惜拼命的摇头,拼命的求饶,却是换来撕心裂肺的嘶吼:“啊……”

十指连心,洛韵云的绣花针狠狠刺进洛韵惜的指尖,深深的刺进去,再狠狠的拔出来,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洛韵惜的嗓子嘶哑了,已无力再喊,脸色苍白,浑身湿透,双手颤抖,鲜血不断的从她的指尖流出。

“真过瘾啊!”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洛韵云却是非常的愉悦。

“姐姐,你可曾听说过割肉喂鹰?这比扎针更过瘾呢!”洛韵灵诡笑道。

听到洛韵灵的话,几乎晕厥过去的洛韵惜,顿时瞪大了双眼!

看到洛韵惜惊恐的样子,洛韵云更加兴奋,连忙命人拿匕首去了。

匕首很快就拿回来了,洛韵云拿着匕首,走向浑身发抖的洛韵惜。

“别怕,我会很轻的!”洛韵云说着,拿着匕首便是在洛韵惜的手上一刀一刀的刮着,写了一个贱字,然后举着匕首狠狠戳穿了洛韵惜的手掌!

“啊……”洛韵惜的嗓子都喊出血了。

“贱女人!”洛韵云怒吼一声,刀柄狠狠砸向洛韵惜的头,头敲破了,血又溅了洛韵云一脸。

“恶心,赶紧扔进水里!”

见差不多了,洛韵云赶紧命令下人,把洛韵惜扔进了水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嫡女》<<<<


第三章

夜晚,两个女子趴在屋顶,看着屋子里已经死去的洛韵惜。

“呵呵,没想到洛韵惜这么不堪一击。”其中一个女子开口道。

“她就这么死了,咱们回去怎么交代?”另一个女子说道。

“什么怎么交代?又不是我们动的手,这种废物活在世上也是枉然,死了倒是清静了。”先前开口的女子不屑地说道。

“当时若不是你阻拦,我定能把她救下,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的……”后面的话女子没再开口。

“是我们什么?绿萼,为何不再开口?让我来告诉你吧,因为你的心里,也不曾把这个懦弱无能的女人当成是她!当时你若是出手,会惹来无尽的麻烦,我好心帮你,你却反而怪罪与我?好吧,这事你自己承担,莫牵连我。”先前开口的女子说罢,便飞身离去。

另一个称为绿萼的女子眉头紧蹙,看着屋里已死去的洛韵惜,愧疚的说了句也飞身离去了:“对不起,或许死才是你最好的解脱!”

这两个女子离去后,同一个屋顶上出现了两个男子,也拿出瓦片,看着屋中已死去的洛韵惜。

“我们来晚了!”其中一个男子眉头紧蹙道。

“这不是我们的错,那两个女人可是亲眼目睹的,而她们却选择袖手旁观,若是阁主未死,看到这一幕会做何感想?”另一个男子轻蔑道。

“若是我们早些来,她也不会死。楼主让我们护她周全,可我们终究没做到,我们愧对阁主、愧对楼主!”先前开口的男子眼底尽是深深的悔意。

“莫云,莫要自责,这是她的命,她天生懦弱无能,终是成不了大事之人,这样的人留下,只会被别人折磨。这十几年,她被人折磨的还少吗?我们帮了一次、两次,但不能帮她一辈子。这样的人,还不如这样死去,倒是一了百了!”另一个男子淡然地说道。

“莫天,我们要为她报仇,她毕竟是我们的……不管如何,我们决不能放过那些蛇蝎心肠之人!”莫云心中愤怒难平。

“此事我们先回去禀告楼主,让楼主定夺!”莫天很冷静,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莫云同意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死去的洛韵惜,跟着莫天离去。

这两人离去后,又出现了两人。

“洛韵惜死了,镇国公府跟皇后那边定然不会就此罢休,洛丞相府怕是岌岌可危!”其中一个男子幸灾乐祸地说道。

“洛韵惜的死可以说成自杀,或者意外,洛丞相府后台很深,不可能轻易倒下!”另一个男子不赞同道。

“一个皇后或许对洛丞相府没办法,但加上镇国公府,就不好说了。到时,收获渔翁之利的将是那些早已虎视眈眈之人!”先前开口的那个男子倒是分析的更远。

“你认为林姨娘是傻子吗?你认为洛天宏那只老狐狸是傻子吗?他们会等,等到洛韵惜的身子腐烂,到时来个死无对证,谁能拿他们如何!”

“对哦,如此说来,这绝世美人便要冤死了!唉……”先前开口的男子叹了口气。

“走吧走吧,回去复命,也该让主子好好做准备了!”另一个男子可没有再留下的意思,飞身离去。

“唉……看来要变天了……”先前开口的那个男子哀叹一声,也离去了。

三伙人,看的都是同一个死去的女人,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得知,前面两伙人与洛韵惜之间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第一伙见死不救,第二伙是有心搭救却晚来一步,都是楼主、阁主,却不说同一人。

阁主是谁?楼主又是何人?

至于最后一伙人,很显然是官道上的人,他们的主子又是谁?

一切不得而知。

……

黑暗中,有一个人在呼唤着:“惜儿,你该回来了,为自己报仇,为娘亲报仇!”

“你又何必执着?召唤她回来,未必是好事,你篡改了她的命运,她会篡改其他人的命运,你忍心看着她经历这些吗?”又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尽是无奈。

“我等了十几年,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吗,她可以挺过来的。上天对她不公,对我们母女不公,她本该傲视天下,她是雪女!”女子的声音带着愤怒、不甘。

“你,唉……”男子一声叹息,不知是为女子感到悲哀还是无奈,还是为洛韵惜。

风云大陆,风雨欲来。

帝王如今已然年迈,亲王、皇子、臣子们都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待时机成熟,揭竿而起。

只是谁都没料到,一个召唤,让一切事情都变了,洛韵惜——21世纪的王牌特工被召唤来了!

一切的一切,终究要重新改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嫡女》<<<<


第四章

头痛欲裂,洛韵惜努力睁开双眼,发现映入眼里的是白色的蚊帐,身上盖着的被子也很陈旧了,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洛韵惜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想要知道自己在哪,可是身子才轻轻一动,头就像被炸开般的疼,还有手和手指尖。

洛韵惜看向双手,眼底一片猩红,手掌被刺穿,手臂上一个“贱”字,让她怒意横生。

一把剪刀落入了洛韵惜的眼中,忍着疼痛,她一把抓起剪刀,对着自己手疯狂地划着,汗水从她的额头不断的滴下,她却没有哼出一声。

一个‘贱’字,她宁愿承受割肉之痛!

这痛,她将千倍百倍还给她们!

洛韵惜咬着牙,用一块布给自己包扎了伤口,这才开始打量四周。

一间古老的房间中,只有一张古老的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张陈旧的屏风。

洛韵惜记得自己明明已经死了,为何现在还活着?

还有,什么改写命运?什么雪女?

还有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洛韵惜,是凌云国右丞相洛天宏的嫡女,生母许氏却在生产洛韵惜时难产而亡。

还有,洛韵惜从小懦弱无能、生活艰苦、胆小怕事。还有,洛韵惜是被同父异母的妹妹、姨娘逼死,死前很痛苦……

洛韵惜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记忆会在自己脑海中,但是在她没睁开眼之前,她听到很多人在说话,是三波人,还有,召唤自己的是谁?

洛韵惜的头脑不是很清醒,但她知道这个身子不是自己的,自己借尸还魂了。

洛韵惜刚要挣扎下床,一个戴着斗篷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洛韵惜,白衣男子一惊:“你没死?”

“你很失望?”听到来人的声音,洛韵惜冷道。

“怎么会?我是害怕自己来晚了。还好,你还活着!”来人急忙说道。

然而,洛韵惜却冷冷的说出一句:“不,你来晚了,洛韵惜已死!”

白衣男子一愣,继而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终究是这样吗?你还是来了,一切都是命,一切都将改写,我,我竟然还在,还在……”

洛韵惜眉头紧蹙,不明白来者何人,更不明白这些话里又是何意:“你是谁?你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洛小姐,一切都是命,既然你来了,那么便由着自己的心走,但请你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心,莫要让魔障缠住了你的心。一念向善,一念向恶,万物皆有缘,万物皆有善恶!”

来者突然跟洛韵惜说起了佛缘,像是在预言,像是在日后来临之际,先求得庇佑,像是洛韵惜它日定当倾世天下。

洛韵惜眉头蹙的更紧了,眼底的防备之色没有丝毫的松懈:“我向善向恶,一切都是被逼所迫,听你的话,是想拯救苍生是吗?那你大可杀了我,以免后患!”

洛韵惜才不管会不会激怒来者,她一个死过之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洛韵惜的话却没有让来者有任何怒意,依旧心平气和的开口:“我不会杀你,永远不会,你大可不必如此防备着我。你受伤了,让我来帮你!”

“不需要!”洛韵惜呵斥道。

“我不会伤害你,你必须处理伤口,还有事等着你去做!”来者并没有停止脚步,依旧温和道,快步上前。

眼见来者慢慢靠近,洛韵惜不知自己的异能是否还存在,但念力已经突生,却在下一刻硬生生的止住了:“你的异能还在!”

只是几个字,洛韵惜却因为这么几个字生生放弃了自己的念力:“你知道我不是她?”

“是,我知道,你的到来是她用十几年换来的,我不会伤害你,你相信我!”来者说话间,已来到洛韵惜面前,伸手撩开了她的衣袖,解开了白布,看到手臂被划得不成样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洛韵惜没有阻止来者,更没有看自己的伤口,这些痛,她都会如数奉还。

“会有些疼,忍一下。”来者从怀中拿出药瓶,把药粉洒在伤口上,还有她的额头。

药粉的药性是极强的,刚洒到伤口上就发出哧哧的声音,甚至还冒着青烟。

洛韵惜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豆大的汗珠不断滴下!

看着洛韵惜紧咬着牙关,来者看不清的脸上尽是心疼:“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不是你的错,谢谢!”洛韵惜虽然紧咬着牙关,却没发出一声痛呼,恩怨分明,该谢的还是要谢。

“这是我该做的,这药留给你,记住我的话,莫要让魔障缠住了你的心!”来者说完这话,把药递给洛韵惜,一溜烟离开了。

等洛韵惜回过神,哪里还有来者,若不是手上的伤口上了药,还有手上的药瓶,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洛韵惜回到床上,闭上眼,她需要好好理清自己的思绪。

自己的重生并非偶然,沉睡时听到的那些话,还有这个白衣男子的话,究竟有什么含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嫡女》<<<<


第五章

房间里,一个女子坐在椅子上,随后进来两个女子,便是出现在洛韵惜房顶上的绿萼跟牡丹。

绿萼跟牡丹一进门,便恭敬道:“楼主,她,已死!”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被称为楼主的女子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牡丹有些错愕道:“楼主,她死了对我们才是好事啊,她无才无德,简直就是个废物,她……”

“啪!”楼主一巴掌打断了牡丹的话。

牡丹还没回神,却听到楼主愤怒的声音:“你知道什么,就算她是废物又如何?她是怎么死的,怎么死的?”

楼主很愤怒,虽然她是不服一个废物,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该护着这个废物,她怎么能让她死呢?

牡丹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要是让楼主知道,是她阻止绿萼救人,那她,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牡丹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惶恐道:“楼主,是属下的错,是属下不让绿萼去……”

“楼主,我们去晚了,她已经遭到暗算,我们迟了,请楼主降罪!”绿萼及时打断了牡丹的话。

牡丹震惊,绿萼竟然为了她说谎,那么她是不是就该隐瞒真相?

一时间,无人再开口。许久,楼主才悲凉的说了句:“我还有何颜面去见她,是我的错!”

楼主踉跄的离开了,带着悲伤自责离开了,而牡丹重重松了口气,无力的趴在地上,绿萼眼底则尽是自责。

另一个地方,同样去过洛韵惜屋顶的莫天、莫云回到了住所,去了他们楼主的屋里。

两人的一句:“她,已死!”

原本在喝茶的老汉双手一抖,茶杯落地打碎了,他猛然站起,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你们为什么不救她?”

“楼主,我们迟了,等我们到时,她已经没气了。”莫天的声音带着无奈。

“楼主,是我们的错,若不是我们迟了,她就不会死。”莫云深深的自责,恨不得以死谢罪。

“莫云,不是我们的错,是那些女人的错,她们袖手旁观,是她们的错!”莫天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如此自责,呵斥道。

“不,若是我们早些去,我们就可以阻止……”

“够了,你要这样自责到什么时候,不是你!”

“不,是我……”

“都给我闭嘴,闭嘴!”老汉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门口。

老汉的话让莫云跟莫天心里都不好受,但他们能做什么,他们所能做的是为她报仇。

一座富丽堂皇的寝宫里,一个男子单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夜光杯独自对饮。

两个劲装男子走了进来,单膝下跪,恭敬道:“主子,人已死!”

“是吗,那些人当真是蛇蝎心肠啊!”被称为主子的男子脸上没有丝毫异样,话语却是极为讽刺。

“死状凄惨!”跪着的男子,也就是第三波出现在洛韵惜房顶最先开口的那个男子眉头轻蹙道。

“殇战,你就别多愁善感了!”另一个叫于秋的男子说道。

“主子,那些暗中之人今日也出现在洛韵惜的房顶,一拨人更是见死不救,另一拨人似乎是来晚了,属下至今没能查出这两拨人的踪迹,请主子责罚!”殇战话语中尽是对自己的自责。

“属下办事不利,求主子惩罚!”于秋也说道。

坐着的男子却摇摇头道:“不用自责,洛韵惜已死,那些人也算是解脱了。不过我倒是想知道,那些人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想自立为王吗?呵呵呵……”

坐着的男子起身,走到寝宫门口,看着门外的天色,喃喃道:“这天要变了,洛丞相府、镇国公府、皇后……你们说,谁胜谁败?”

“这不好说,要是双方都想着来个鱼死网破,那便双亡!”于秋冷静的分析道。

“属下觉得镇国公府更胜一筹!”殇战说出自己的想法。

“是吗,我若帮着洛丞相府呢?”男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殇战跟于秋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主子胜!”

殇战跟于秋说的是“主子胜”,而不是说洛丞相府胜,因为他们知道,主子绝不可能帮着洛丞相府。

男子喃喃自语道:“世事难料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嫡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