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玥萧奕《盛宠之嫡女医妃》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小说:穿越重生

角色:南宫玥,萧奕

作者:天泠

简介:南宫玥、萧奕的古言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原名《盛宠之嫡女医妃》,此文也是大神级作者“天泠”精心所出品的。故事内容简述:重生前,出身名门的南宫玥本想着辅佐一位皇子上位,利用好自身的所有价值。结果她没有想到却落得一个满门被屠的凄惨下场。果然一切都是笑话,她倾尽了所有,却落得一个这样的结局,后来当她带着恨意一度重生后,南宫玥不会再做傻白甜,一心复仇,顺便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好姻缘。...

南宫玥萧奕《盛宠之嫡女医妃》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免费阅读
第1章 千钧一发

“好热……”

南宫玥几乎就要透不过气,感觉身体好像被放在火上煎熬一般。

“唔……”

她嘤咛一声,艰难的睁开双眼。

入目的是上方粉色的惟帐,绣着小巧的梅花。

这里绝对不是她已经呆了八年的冷宫。

“三姑娘,您终于醒了。

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守在南宫玥身边,眼中透着掩不住的喜悦。

“奶……奶娘?”

南宫玥终于再次看到了那双温柔的眸子,声音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

安娘不是早就死了吗?难道说……

她用力地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把,一股刺痛让她差点痛呼出声。

可是她却笑了,笑得泪花滚动。

她不是做梦,她竟然重生了!

她本是大裕皇朝四大家族之一的南宫家三小姐,前世嫁予三皇子为妻,倾尽家族力量帮助三皇子登基为帝。

但三皇子登基后,却与她的表妹白慕筱勾搭成奸,将她南宫家满门抄斩!南宫全族上下三百二十八人,无一幸免!

她更是被关进冷宫八年!

最后,她鼓动镇南王发动政变,灭了他的大裕皇,朝将那对狗男女统统斩于剑下!

而她自己,也油灯尽枯,含恨而终。

前世她虽然大仇得报,但父母亲人却无法挽回。
重生一世,她必要阻止悲剧重演!

想到这里,南宫玥顾不上擦干眼泪,急忙问道:“奶娘,今日何月何日?”

安娘愣了一下,以为南宫玥是病迷糊了,便答道:“今日是戊子日了。

戊子日?!

南宫玥脸色一白,猛地掀开被子就想起床。

却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让她气喘不已。

可是南宫玥却无法安心地躺下,急急地拉着安娘的袖子又问:“哥哥呢?哥哥在哪里?”

她重生到了九岁那年,这年她大病了一场。

而就在九岁的戊子日,他的哥哥溺水身亡!

这也是她们一家悲剧的开始,娘亲觉大受打击,还因此和父亲生疏……更让别的女人有了可乘之机!

多重打击之下,娘亲过度悲伤,渐渐神智失常,最后竟然疯了!

这些年,每每想到那一刻,她就心如刀割,怪自己不够关注娘亲,怪自己没能救下娘亲。

安娘以为南宫玥是思念兄长,赶忙安抚道:“三姑娘,二少爷这个时间应该由奶娘带着去花园玩了。

却不想南宫玥果决地说道:“奶娘,带我去花园!”

说着,她立马就下床向着花园小跑了过去。

“三姑娘,你身体弱,吹不得风……”安娘连忙跟上,拿起一旁的兔毛斗篷给南宫玥披上。

一进后花园,南宫玥一眼就看到了几个丫鬟、婆子焦急地守在水池边,她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她还是来晚了!

“哥哥!哥哥!”

南宫玥大叫起来,却见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抱着南宫昕从池中游了过来。

“哥哥!”

南宫玥拨开众人,朝岸边冲了过去。

眼角瞟到一个眼熟的身影不断后退着,最后拐过假山不见人影。

是她!

只这一眼,南宫玥就将对方认了出来,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南宫昕已经被送上岸,南宫玥来不及细想,连忙凑了上去。

那婆子怯怯地将手指伸到少年鼻下,脸色顿时惨白如纸,身体不住颤抖,“二,二少爷没气了……”

“快去叫大夫!”

南宫玥大声吩咐道,死死地看着南宫昕。

他全身湿透,呼吸停止,右手紧紧地攥着,不知道攥着的是什么东西。

但南宫玥此时没工夫想这些,急忙朝南宫昕的右腕探了探,顿时双眼一亮,赶忙道:“还有脉搏,他还有脉搏!”

她的外祖父乃是当世神医,她又是学医天才,前世她已经尽得外祖父真传,一手医术出神入化。

安娘一听南宫昕还有脉搏,也是面上一喜,“大夫呢?大夫怎么还不来?”

南宫玥心道:等大夫来了可就晚了!

她飞快地拿出一张帕子,用最快的速度清理了南宫昕口鼻中的污物,松了松他领口的衣襟。

然后又指着安娘屈膝的大腿,吩咐婆子:“快帮我把哥哥翻过来!把他的腹部放在安娘的腿上,背向上、头下垂!”

婆子愣了一下,还在迟疑,却见南宫玥一个眼神扫来,眼底的锐利的锋芒彷如宝剑寒光,带着雷霆之威。

婆子不由地按照南宫玥的吩咐做了,周围的其他丫鬟、婆子见状,都是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三姑娘这是在干什么啊?”

“大夫怎么还没来?现在等大夫来才是正理。

“三姑娘这么胡来,会不会……”

南宫玥充耳不闻,全神贯注在哥哥的身上,不断地用手平压他的背部,并在他背部的穴道上巧妙地按压,试图把他气管内及口咽的积水倒出……

一下又一下,一下又一下……

“咳!”

突然,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响起,顿时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昕。

紧接着,南宫昕呕出好大一滩脏水来。

南宫玥和婆子合力赶忙把他翻了过来,只见南宫昕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原本清澈的眼眸显得有些迷茫。

当看到南宫玥时,却露出灿烂得有些过分的笑容,原本俊美的脸庞也因此添上一分憨态。

南宫昕在家族的男孙中行二,年仅十一岁,但却因为五岁时从假山上摔下来,撞到了头,从此心智停止在五岁。

“哥哥,没事了,没事了……” 南宫玥紧紧地抓住南宫昕的右臂,哥哥虽然不聪明,却对她最好。

虽然别人都暗地里看不起哥哥,可是在她心里,哥哥是这世上最好的哥哥!

南宫玥朝周围看了一圈,突然皱起了眉头,“芸娘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2章 幕后主使

芸娘是南宫昕的奶娘,是她带着南宫昕来花园的,这会人怎么不见了?

“二少爷!二少爷!”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青衣妇人和一个丫鬟急匆匆地朝这边跑了过来。

南宫玥冷眼一看,正是哥哥南宫昕的奶娘芸娘和一等丫鬟卷碧。

“二少爷!”芸娘扑倒在南宫昕身上,又是哭又是喊,像是在哭丧似的,“您怎么跑这里来了啊?让奶……”

南宫玥根本不想听她废话,拉起她的右臂,然后重重一巴掌甩在了跪在南宫昕跟前的芸娘脸上。

这一下几乎倾注了南宫玥前生今世所有的怨恨。

芸娘完全被打懵了,身体往后倒去,脑袋正好重重地撞在后方的护栏上。

一瞬间,在场所有的丫鬟、婆子都被南宫玥这一巴掌震慑住了。

三姑娘的性子一向是有名的绵软,没想到竟然猛地暴起一巴掌。

芸娘也不知道是被打傻还是吓懵,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卷碧知道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赶忙求饶道:“三姑娘,请饶恕奴婢吧。
是二少爷非要跟奴婢玩躲猫猫,奴婢一时找……”

“没有照顾好二少爷,你这贱婢还有理了!”南宫玥冷冷地说道,若非自己体虚,她真想亲自教训这两个贱婢!

她对着几个粗使婆子命令道,“还不替我好好教训这两个玩忽职守的贱婢!”

“你敢!”芸娘终于回过神来,挺起胸膛,傲然地看着那些婆子。

他老夫人的人,谁会为了这个不得宠的三姑娘打自己。

婆子们都是犹疑不决,她们不过是连三等丫鬟都不如的粗使婆子,得罪不起有老夫人做靠山的芸娘。

南宫玥冷冷地一笑,突然解下了脖子上的金项链,然后高高举起道:“谁给我打!这金项链就是谁的!”

那些婆子一见到这宝贝,两眼发光。

一个粗壮的婆子挤开身边的人,猛地冲到芸娘面前,抓起芸娘的衣襟就是几个耳光下去。

这婆子手粗掌厚,几个巴掌已经打得芸娘脸颊红肿得仿佛一个猪头。

“三姑娘,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啊!”芸娘一边哭,一边说着,“是因为二少爷想玩躲猫猫,奴婢和卷碧一时找不到他……”

“再打!”南宫玥厉声喝道。

婆子听到命令,对着芸娘的脸又是几个巴掌下去,比上次的力道更大、更狠!

“奴婢冤枉!请三姑娘恕罪!”芸娘实在扛不住巴掌,跪下一声声的磕头求饶。

“好!”南宫玥冷冷地说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你们能说清楚我哥哥是怎么落水的,我就从轻发落!”

“三姑娘,”卷碧急急地抢着说道,“二少爷是不小心才……”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断了她。

南宫玥环视了一圈,找到负责在花园修剪花圃的一个小丫鬟,问道:“白露,说说你看到的。

白露看到芸娘和卷碧被打成猪头的模样,早就被吓破了胆:“半,半个时辰前,奴婢跟往常一样在花园修剪花草,二少爷在湖边一个人玩耍。

“后来表姑娘和她的丫鬟突然来了,跟二少爷起初还玩得好好的,可是两人突然就吵了起来,然后表小姐就把二少爷推,推下……”

表姑娘?白慕筱!

南宫玥眉头一蹙,不由想起刚刚自己看到白慕筱的身影。

当时她只想着哥哥,没功夫去理睬她,没想到竟然是她!竟然是她!

前世娘亲在知道哥哥溺亡后,便晕了过去。
自己又卧病再床,无法参与。

等娘亲醒来后,祖母已经惩治了芸娘和卷碧,打了她们每个足足三十大板,直接打死了。

最终哥哥的溺亡便以仆妇伺候不周了结!

却不想,这一切原来祖母是为了白慕筱做掩护!而自己前世竟傻得视她如亲妹!

想到这里,南宫玥浑身微微发起抖来,两排编贝玉齿死死地咬在一起。

就在这时,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右边传来:“昕哥儿,玥姐儿!”

南宫玥身体一僵,慢慢地循声看去,只见一道单薄纤细的熟悉身影正站在花园的入口处,泪眼朦胧地看着她们。

是娘亲!

玥姐儿……从前,娘亲就是这样,用那温暖慈爱的声音唤着她的名字。

回忆与现在交织在一起,南宫玥眼眶一酸,氤氲的泪花顿时盈满眼眶。

她声音有些颤抖地唤道:“娘亲。

“玥姐儿,昕哥儿怎么样了?”这时,林氏已经冲到南宫玥身边,目光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南宫昕。

“娘,你放心,哥哥他已经没事了。
”南宫玥轻声的安抚着娘亲。

这时,脚步声再次响起,一个有年轻的女声传来:“二夫人,三姑娘,老夫人有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3章 将计就计

南宫玥抬头望去,是老夫人苏氏身边的一等丫鬟冬儿。

“正好我也有事要见老夫人!白露,你跟我一起来!”南宫玥强压住怒意,搀扶着娘亲,跟在冬儿后面。

由冬儿领路,南宫玥、林氏和白露来到了荣安堂,由正堂拐进了东次间。

不算新的紫檀直棂三围屏罗汉床上,坐着一个五旬出头,头发略显花白的老妇人,一双锐利的眼睛里,透露着严厉与精明,嘴角带着一丝骄傲。

虽然南宫家已经不复前朝时的荣耀,但是这抹骄傲始终挂在苏氏的嘴角。

南宫家,乃当世四大家族之一,从前朝起,每代都有子孙入仕,曾出过三位首辅、四位封疆大吏,其余更是不计其数。

三十年前,大将军韩鸠联合外族蛮夷将前朝覆灭,韩鸠登基为皇。

南宫家前任族长南宫皓不愿臣服新皇,毅然隐世。

但是,南宫家曾为权臣,又是南方士林的表率,因而先帝韩鸠驾崩后,新帝韩龙云为向天下士林学子示好,便下旨令南宫家新任族长南宫秦出仕,为从三品御史大夫。

南宫秦本欲继承先父遗志隐世不出,却反抗不了母亲苏氏,最终他们在苏氏的主导下,举家又迁回了王都。

而这正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南宫玥深深地看着苏氏,她这个祖母从不曾喜爱自己。

“见过祖母(母亲)!”南宫玥与林氏齐齐地对着苏氏福了个身。

苏氏的右手侧,站了一个妇人。
她正是大伯父南宫秦的夫人,南宫玥的大伯母——赵氏。

苏氏的左手侧,则站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长相非常可爱,正是南宫玥前世今生的宿敌——白慕筱。

苏氏干咳了一声,问:“林氏,我刚刚听说昕哥儿落水了,现在可好?”

林氏恭敬地答道:“母亲,昕哥儿已经醒过来了,虽已无大碍,但还需要吃上几天药,静养几天。

顿了顿,她又道,“母亲,昕哥儿落水一事……”

谁想苏氏突然打断了她:“昕哥儿落水一事,我已经听筱姐儿说了,都是两个孩子嬉闹之时,昕哥儿不幸落水。

听苏氏的口气显然是想偏帮外孙女白慕筱,想把南宫昕落水之事以简单的意外带过。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南宫玥正想说什么,却听林氏已经愤然道:“母亲,您怎么能听信筱姐儿一面之词,分明是她把昕哥儿推下水的!”

说着,她侧身指着身后的白露道,“这个白露是花园中修剪草木的丫鬟,当时是她亲眼看到的。

刚才南宫玥已经把事情经过都给林氏说了一遍。

白露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浑身直发抖,几乎语不成句:“奴……奴婢确……确实看到……”

“祖母,二舅母,筱儿不是故意的。

白慕筱一下子眼眶盈满泪水,委屈地哭得梨花带雨,“筱儿只是借昕表哥编的猫儿一看,可是昕表哥非要夺回,筱儿只是轻轻推了一下,昕表哥被一颗石子崴了一脚,就跌下去了……”

南宫玥冷冷地听着,真是巴不得冲上抽她一巴掌。

同时也觉得现在的白慕筱果然还嫩着,若是前世的她,定然打死不会承认是她推南宫昕下水。

“筱姐儿,别哭了。

苏氏一脸宝贝地将白慕筱抱在怀中,但对着林氏却是脸一黑。

“林氏,筱姐儿已经说了这只是意外,你还想怎么样?现在昕哥儿已经没事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

她一脸肃然地盯着林氏和南宫玥,那深沉的目光威严凌厉,目光所落之处,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南宫玥却是不躲不避,经历两世的她,连帝王之威尚且不惧,更何况苏氏。

前世,幼时的南宫玥不懂祖母为何不喜欢娘亲和自己,直到后来长大,她才知道原来娘亲并非祖母看中的儿媳,只是因为爹爹喜爱娘亲,祖母才勉强接受罢了。

林氏气得脸颊通红,却因为苏氏是她的婆母,只能压抑心头的怒火,道:“母亲,昕哥儿被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怎么能用‘意外’两个字一笔带过!?”

这时,赵氏突然上前几步,优雅地走到林氏身边,温和地劝道:“唉,弟妹,我知道你爱子心切,可是母亲说得没错,筱姐儿也不是有心的……”

“大嫂……”林氏受伤地看着赵氏,她一贯尊敬大嫂,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大嫂竟说这种风凉话。

“二舅母,都是筱儿的错!”

白慕筱突然大叫起来,脸上布满泪痕,煞是可怜,“二舅母,既然昕哥儿因为筱儿遭了罪,筱儿愿意用同样的方式自惩!”

说着,她拉着裙子朝左手边的侧门跑去。

“筱姐儿!”苏氏激动地叫了起来,忙吩咐身边的丫鬟,“冬儿,快拦住筱姐儿!”

“冬儿姐姐,等等我!”南宫玥有意无意地拦着冬儿,也跟着追了上去。

荣安堂的后院就是一处小小的池塘,白慕筱冲到池塘边,腰杆挺直,显得她出尘,清高,遗世而独立。

“二舅母!”白慕筱一脸悲切地看着林氏和南宫玥,“你不用阻拦筱儿,这都是筱儿自愿受惩!”

南宫玥心里觉得讽刺,可是嘴里却说着:“筱表妹,你可千万别冲动,小心滑下去……”

说着,她奋力朝白慕筱跑了过去,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左手腕,而左手飞快地拿出原本藏在袖中的绣花针,快速地在对方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4章 弄假成真

南宫玥的速度太快,白慕筱根本毫无所觉。

只突然觉得阳光分外刺眼,一种头晕目眩的额感觉而来,身体竟绵软地向后倒了过去……

不!

她在心里发出尖叫。

她本来只是想做戏给苏氏看,却没想到弄假成真,真的掉了下去!

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玥试图拉住白慕筱,可是白慕筱却清高地甘愿自罚,硬是松手让自己掉入了池塘中。

“扑通!”池中溅起三尺高的水花,白慕筱狼狈地在水中挣扎。

苏氏吓得面色发白,赶忙叫道:“快!还不如救表小姐上来!”

“扑通扑通”两声,两个婆子立刻跳入池中营救。

而南宫玥静静地看着水池,心里讽刺地笑了。

这池水才两尺深,淹不死人,算是便宜她了!

两个婆子飞快地将白慕筱从池中捞了起来,只见她现在原本非常可爱的丱发已经散乱下来,桃红色的刻丝袄儿更是完全湿透了,如落汤鸡一般,狼狈不堪。

南宫玥心里暗笑,但表面还是一脸担忧地凑到白慕筱身边,问道:“筱表妹,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有拉住你……”

白慕筱皱了皱眉,第一次觉得她这个性子软和的玥表姐好像有点怪怪的,可是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又确信玥表姐确实没有推自己下水……

既然这罪也受了,她便装出乖巧的样子,点了点头,“玥表姐,我只希望你和二舅母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玥表姐,你不会因此以后就不跟我玩对不对?”

“嗯,我会陪你……好好玩。
”南宫玥点点头,嘴角那意味深长的笑意让白慕筱微愣,不由细细地打量她。

白慕筱看到南宫玥的眼神,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可是再看去时,却见南宫玥没有丝毫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院落。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东次间的侧门中走出两道修长的身影,正是南宫家的族长南宫秦,和南宫玥的父亲南宫穆。

他们兄弟二人外出访友三日,刚刚归来。

南宫玥看见父亲,瞳孔猛缩,嘴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

前世,自从娘亲发疯,父亲就对娘亲日渐冷落,后来她被外祖父接走,父亲也从未来外祖父加看望过她,甚至从没送过一封书信,直到十三岁才再次回到南宫家……

南宫玥下意识地朝母亲林氏看去,只见母亲正痴痴地看着父亲,嘴角微勾,眼里更是藏不住的喜悦与眷恋。

赵氏立刻上前,从南宫玥重病,到林氏来苏氏这里求药,跟着南宫昕在花园意外落水,以及最后元凶竟是白慕筱,把这三日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求药?

南宫玥记得,前世在她还在昏迷的时候,林氏曾来老夫人这里求取玄黄玲珑参为自己治病。

玄黄玲珑参可以起死回生,堪称举世罕见的灵药,乃是娘亲陪嫁之物。

几日前,皇帝的爱妃柳妃突然得了怪病,祖母苏氏便从娘亲那里讨了玄黄玲珑参,打算进献给皇帝以表忠心。

娘亲献出玄黄玲珑参本来该记上一功,可谁知几天后,南宫玥忽然发了高烧,娘亲爱女心切,只能自己去求苏氏赐还玄黄玲珑参。

也因此,让苏氏对她和娘亲更加厌恶。

南宫秦和南宫穆听完之后,皆是震惊,没想到他们出去不过三日,家里竟然发生这样的大事。

“若颜,”南宫穆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差点溺亡,立刻叫着林氏的名字,担心的问道,“昕哥儿他……他现在可好?”

“相公,昕哥儿已经没事了。
”林氏缱绻地看着丈夫,柔声回答道。

南宫秦温和的目光落在南宫玥身上,透着关怀,“玥姐儿,你大病初愈,看来面色不佳,现在可有不适?”

南宫玥摇了摇头,微笑答:“多谢大伯父关心,玥儿已经大好。

她虽是这么说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面虚体弱。

南宫秦顿了顿,看向苏氏,突然道:“母亲,玄黄玲珑参本来就是弟妹的陪嫁之物,如今玥姐儿身体不适,理应给她服用才是。

闻言,苏氏脸色一变,这玄黄玲珑参是她打算向皇家示好的工具,家中一个无关轻重的小姐,又怎么比的上整个家族的利益?

南宫玥自然看出祖母的心思,心中嘲讽不已,嘴上却大方地笑道:“谢谢大伯父,玥儿已经没事了,柳妃娘娘久病不愈,定比玥儿更需要那玄黄玲珑参。

想在南宫家待下去,赢得苏氏的喜爱必不可少。
今世既然她已经醒了,不如把玄黄玲珑参给苏氏做一个人情。

苏氏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看向南宫玥的眼里,也有了几分喜欢。

既然南宫玥这么说了,南宫秦也不再勉强。

折腾了大半天,众人与苏氏告退后,都一一散去,看似平静,却是各怀心思。

从荣安堂出来,南宫玥便和双亲去了林氏的浅云院探望南宫昕。

南宫昕已经十一岁了,本应该早就搬到外院去住,可是因为他智力有亏,林氏不放心他,因而苏氏也就由着林氏留他在浅云院的厢房住着。

南宫玥三人一进厢房,南宫昕便高兴地迎了上去,“娘亲,爹爹,妹妹,你们回来了!”

俊美的少年嘴角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他仿佛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

林氏每一次看到这样的长子,就会心痛。
曾经他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三岁识千字,四岁背古诗,五岁读四书……

连公公南宫皓在世时都说昕哥儿是家族百年罕见的天才,将来足以封侯拜相,却不想在五岁那年竟发生了那样的悲剧!

南宫昕突然神秘兮兮地把右拳放到了南宫玥跟前,“妹妹,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南宫玥楞了一下,这时才想起,哥哥被从湖里救起来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东西。

当时她没工夫理会,现在才想起来,哥哥手里攥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5章 难得的亲情

南宫昕猛地摊开手掌,只见他的掌心放着一只草编的小猫儿,“诺,送给你。

南宫玥一霎不霎地看着那可爱的猫儿,只有龙眼大,却编得很是精细。

耳边突然回想起白慕筱说的话:“筱儿只是借昕表哥编的猫儿一看,可是昕表哥非要夺回……”

想到这里,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眼眶之中溢满了泪水,视野一片模糊。

原来哥哥就是为了这个才……

她接过那草编小猫,不敢让泪水溢出眼眶,嘴角露出大大的、灿烂的笑容,“真可爱!哥哥,我很喜欢!”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南宫昕也露出灿烂的笑容。

看着两兄妹和乐的样子,南宫穆和林氏看了看彼此,也笑了。

能这样一家四口在一起,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看完哥哥后,南宫玥辞别双亲,回了自己的墨竹院。

今天折腾了一天,喝了药,就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南宫玥就听到了昨天事情的处理结果。

白慕筱一早就回白府去了,芸娘和卷碧被打了一顿板子,然后发卖了。

二夫人把白露调到浅云院,升了二等丫鬟。
给了救二少爷上岸的林婆子一笔赏赐,还收了林婆子的小女儿进府做三等丫鬟。

此外,二夫人还把她身边的一等丫鬟青芽给了二少爷。

南宫玥皱了皱眉,虽然林婆子恰好从池中救了哥哥,却不能保证她那个小女儿一定是个好的。

还有那个白露也是!

自己一定要帮着留意一点!

洗漱完毕后,她正欲出门给祖母苏氏请安,却见丫鬟意萱上前一步,巧妙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三姑娘,老夫人之前不是说过,您身体不好,就免了每日请安。

南宫玥不由又看了意萱一眼,意萱为何要拦着她不让她去请安?

前世因为这场病,她缠绵病榻了快三个月,再也没有去祖母那里请安,渐渐地,便与祖母越发疏远。

这一世,她若想和母亲在府里过得好,那么祖母的疼爱必不可少。

“百善孝为先,我的身体已经大好,还是应该先去跟祖母请安才是。
”南宫玥坚定地说多,打算绕过意萱。

可是意萱立即灵活地再次拦住了南宫玥,强硬地拉住了南宫玥的手腕往里间走去:“三姑娘,您的身体才刚刚有起色,怎么能如此轻忽呢?”

南宫玥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意萱。

果然是自己性子太软弱了,这一个下人就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反驳自己,甚至还动上手了。

“玥姐儿。

南宫玥正准备惩治意萱,一个温润的声音传来。

她抬眼看去,只见父母携手而来。

两人步伐和谐,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笑意,宛如一对神仙佳偶。

又有谁知这一切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前世,双亲因为哥哥的死渐行渐远,才让“那个女人”有了可趁之机。

如今,哥哥得救了,一切会改变吗?

还是说猫改不了偷腥……

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若无其事地笑了。

南宫穆的视线突然落在桌上还没用过的早膳上,皱眉问道:“玥姐儿,你怎么不用早膳,可是不合你的口味?”

南宫玥对父亲的关怀很不习惯,表情略显僵硬。

见状,意萱上前一步,快速地将原委说了一遍。

南宫穆不由笑了,道:“玥姐儿,既是你祖母一番心意,你就好好养身体吧。

眼看意萱眸中闪过一抹得意,南宫玥不由心中叹息,像南宫穆这样的男人又怎会了解后院中的门道。

她顿了顿,又道:“爹爹,就是因为祖母疼爱我,我才不能恃宠而骄,更应谨慎行事,回报祖母的舐犊之情才是。

闻言,南宫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突然抬手轻抚女儿的发顶,欣慰地说道:“我的玥姐儿真的长大了。
这样吧,今天先不去,明天你再去给祖母请安如何?”

南宫穆看来一派慈父的模样,若非有前世的经历,她恐怕也感动于父亲的怜爱。

南宫玥不由讽刺地朝父亲看去,面上却是不显,柔柔地点头应下了。

“玥姐儿,快坐下。
今天爹爹和娘亲一起陪你用早膳。
”在南宫穆的提议下,一家三口围着房间里的红木小圆桌坐下。

南宫穆为人一向随性,将一干奴婢都遣下,一家三口仿佛一户最普通的人家用起早膳来,和乐融融。

“玥姐儿,”用了早膳后,南宫穆喝了一口热茶,突然道,“为父昨天听那林婆子说,原来是你救了你哥哥!”

“没错。
”南宫玥又点了点头,半真半假地说道,“去岁我去外祖父家时,正巧看到外祖父就是这么救了一个溺水之人,便向外祖父讨教了些许。

南宫穆不由笑了,“玥姐儿,你救了哥哥,想要为父怎么奖励你?”

南宫玥本欲拒绝,但话到嘴边又改了主意,故意装出一脸的俏皮,“玥儿得好好想想,爹爹你可记着,千万不可以耍赖!”

她娇俏的模样引得双亲都是大笑。

南宫穆露出欣慰的笑容,叹道:“我的玥姐儿真是长大了,而且还如此聪慧,为父觉得你在医术上很有天分,你娘哪里有些你外祖父给的医书,改天我差人给你送来。

南宫穆不耐其烦地细细说着,南宫玥却渐渐有些恍惚了,前世她从不曾听父亲这样耐心地教育过自己,为何今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