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免费阅读_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

作者:梓胤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都说沈家孙女沈辰星是个娇生惯养的淘气包,每天带着她哥哥们上房揭瓦、下河摸鳖,没事气气她爹,靠贪吃拆家圈豪门黑粉无数,是千金小姐们的反面教材。
然谁能想到?淘气包竟是世上最小黑客,她时刻听从命令,跟各国黑客干架,暗护祖国经济命脉,无名小英雄一枚,人送外号baby小人。
跟baby小人一同作战的黑客叔叔们表示:闺女是好闺女,就是有亿点费爹,惹生气了她就造木马病毒,狂搞系统。
哎!爹们修系统,她修爹们

第1章 小城巴佬

农历六月,酷热难耐。

学校刚放暑假。

住在大山区的太奶奶,九十九岁大寿。

沈易、沈乐萱小两口,带着一双儿女,跋山涉水的赶过去给老人过大寿。

儿子沈辰逸马上满七岁了,女儿沈辰星两岁多。

俩孩子是第一次来这偏僻的大山区,好奇坏了。

典型的没见过农村的小城巴佬。

刚下车,两岁小崽崽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有人赶着一群羊回村。

羊,不好奇,崽崽在电视上和画册上见过。

可是,有只羊站在那拉粑粑……

这就很过‘粪’了……

大颗粒状的……

特别像那啥……

小崽崽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瞪大了眼睛,歪着小脑袋看。

沈易头皮一麻。

小混球这是想干啥?

疑惑刚在她爹脑子里形成。

就见崽崽小手指着羊屁股,奶声奶气的蹦出句:“金珠奶qiá~”

沈乐萱、沈易、俩保镖大感不妙。

几乎是同时出手去抱崽子。

四人崩溃的吼出口的话也是神同步。

“脏!那不是珍珠奶茶!”

崽崽奶凶奶凶的,还很认真的说:“像!一样!”

沈易动作最快,一把捞起小东西,直接举过了头顶。

呼!

再慢那么一秒,只怕这闺女就不能要了,得扔马桶冲了。

刚把两岁的抱开。

七岁的就又开始了……

他倒是知道羊屁股里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只是第一次见拉的屎还能凹出如此规律的造型。

宝宝难免好奇。

他一只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抓着根小树枝。

蹲那儿就开始扒拉了……

好一番研究……

“咦?怎么这么奇怪?”

“羊拉的便便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

“一粒一粒的,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羊的肠胃和屁股肯定很特别!”

这话顿时引起一阵大笑。

“这娃娃哈哈哈哈……”

“城里哪有牲口,娃娃肯定没见过羊。”

村里人爱凑热闹。

他们的到来无可避免的成了全村人的焦点。

此时小半个村的人围观。

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这就是乐萱的两个娃啊!长得可真好!”

“哎!时间过得真快,一晃这丫头的娃都这么大了。”

七嘴八舌的好一阵寒暄。

沈易是直接不想要这儿子了。

他单手捞住女儿,迈腿就朝屋里走。

这边的房子,刘老头早就帮忙收拾好了。

沈乐萱和俩保镖又同时出手,去抱整羊屎的小家伙……

阿弥陀佛!你爹的洁癖你是半点没遗传上啊!

俩保镖的动作快一步。

一个夺走了小家伙手里拨弄羊粪的树枝,扔的远远的。

一个一把捞起小家伙,急忙朝屋里走。

而被保镖打横夹在腋窝下的沈辰逸小朋友,还在一脸好奇的研究……

“羊的屁股里有个定型器吗?”

“三叔三婶是医生,应该知道原理吧。”

定型器就算了,这还扯上原理了……

沈乐萱狂冒黑线。

只能冲着围观的村民们尬笑。

“呵呵呵……俩小家伙没见过羊,很多东西只在电视上见过……”

七大姑八大姨的,跟沈乐萱好一番寒暄。

看完热闹散场后。

村妇们就炸开了锅,嚼起舌根来。

“这刘乐萱是真福大命大,当年被沈太太领养,改了姓,长大还嫁给了沈太太的儿子,把那一大家子吃的死死的……”

“听说沈家那一大家子是没有分家的,二十几口人呢!”

“可不是嘛!这人比人得气死人,你再看看刘二麻子家二丫头,刘筱筱,当年被她妈带去城里,也跟了有钱人家,可结果呢?没本事,没站稳脚,还坐了牢……”

村妇们边走边扯闲话,越扯越起劲儿。

“哎!年纪轻轻,自己不检点,跟一群野男人瞎搞,还吸毒贩毒,能不得这病嘛……”

“还是沈乐萱有本事,在有钱人家站稳了脚,你看看这沈少爷,对她死心塌地的,如今有儿有女,日子过得美的哟!啧啧啧……”

嚼舌根的这群村妇,从刘二麻子家院墙外路过,没停止议论,只是压低了声音。

然而,还是被院墙里的人听见了。

祸从口出。

谁也没料到,差点要了全村人命的祸根,就这样悄然埋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

第2章 萌娃炸村

沈乐萱没有半点豪门少奶奶的架子。

就像小时候一样,进门儿就赖在老太太怀里撒娇。

老太太的精神状态很好,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为了不破坏久别重逢的温馨气氛,沈易自觉的把俩崽子拎走了。

因为没见过世面的俩小城巴佬,又开始对刘老头家的各种物件儿好奇起来。

两岁崽差点把床下的夜壶翻了出来……

七岁崽盯着窗台上那根半米长的烟斗,那颗搞‘科研’的心又开始萌动了……

沈易沉着脸,一手一个,拎着闪人。

太丢老子脸了!

‘城巴佬进乡’跟‘乡巴佬进城’,没见过世面的级别是一样一样的。

俩崽子双脚悬空,都被拎习惯了。

特别是最小的这只,相当淡定,一双小手抱胸。

‘爹地牌’秋千,好舒服呀~

他俩还聊起天来。

沈辰逸说:“星星,等哥哥把这地盘弄熟悉了,就带你去玩啊!”

两岁崽点点头,拖着小奶音回:“好~”

“听二叔说,这个村里以前有很多很凶的狗,恶狗们都听妈妈的命令,狗子司令可威风了!”

‘狗子司令’是二叔给他俩妈咪取的小外号。

两岁崽继续奶声奶气的附和。

“妈咪~威风~”

沈易实在听不下去了,恨不得把俩小狗东西扔臭水沟里去。

“你们二叔嘴里能有好话?狗子司令是夸奖?”

沈辰逸连忙反驳。

“那也不是坏话!”

小辰星瞎附和。

“不细坏话!”

俩崽子相当信任二叔。

就因为那货是特警。

遵循着‘警察叔叔说啥都是对的’,所以二叔放屁都是香的。

出门沈易就把俩崽子丢给了保镖,并丢下句命令。

“看着点,别给老子闯祸。”

俩保镖一人接住了一只。

顿感压力山大。

七岁崽倒是乖,也讲道理。

可糟就糟在这两岁崽身上。

天大地大妹妹最大,只要妹妹不哭,怎样都行。

沈易堂兄弟五个,共生了十个孩子,九个男孩,就这么一个女孩,又是最小的。

而且还是沈家四代人里唯一的女孩,天雷滚滚的受宠程度。

抱着两岁小祖宗的保镖,立即进入‘奶爸备战’模式。

“辰星小姐,我手机上下载了很多动画片,全是你喜欢的,我们进屋坐那看哈!”

不等两岁崽点头,保镖叔叔就被七岁崽教育了。

“姚叔叔,两岁小宝宝看动画片,一次不能超过半小时,会影响视力的。”

姚叔叔尬住了。

“对对对,辰逸少爷说的没错,那得少看……”

姚叔叔,要叔叔命啊!

带小孩是真比练拳脚功夫累。

或许是感受到了姚叔叔发自灵魂的颤抖,两岁崽不要他抱了。

伸直小胳膊,要自己哥哥抱。

“哥哥,我们去玩儿~”

“好,带星星去玩。”

辰逸小朋友一脸宠溺,伸手接过宝贝妹妹,抱着略显吃力。

姚叔叔如释千斤重负,小心翼翼的护在一旁。

“听燕飞伯伯说,这个村的南边,开了很多小野花,哥哥带你去找这个地方……”

燕飞是沈家的保镖头子,是看着他俩爹妈长大的,知道他俩爹妈小时候不少好玩的事。

辰逸小朋友想了想,接着说道。

“燕飞伯伯说,妈妈小时候在那里埋去世的小虫子,爸爸还帮妈妈摘小野花,祭奠去世的小虫子,那时候爸爸都是十几岁的老男人了吧!老幼稚了!”

‘去世’的小虫子……

‘十几岁’的老男人……

身后俩保镖叔叔维持着冷酷的表情,还能忍住不笑。

两岁崽趴在哥哥稚嫩的小肩头上。

没咋听懂也奶声奶气的瞎附和。

“爹地老男银~幼己~”

俩保镖叔叔咬牙憋笑,有点暗爽。

商业场上运筹帷幄的大佬,这应该是被吐槽最惨的一次。

哎!可惜。

没来得及拿手机录下来。

俩保镖护着俩孩子,从村中间的大道,一路往南面走。

兄妹俩长得实在精致好看,引起了一路围观。

村民们热情的招呼俩孩子进屋坐,塞各种吃的。

俩孩子也就在祖奶奶家比较随意。

在外人面前是很懂礼的,不会随便要别人给的东西。

辰逸小朋友疏离又礼貌的不停道谢。

两岁崽崽学着哥哥的样子,也奶声奶气的道谢。

俩保镖神色冷凛,客客套套的拒绝了一路。

招人稀罕的俩萌娃一来就炸村。

无可避免的,他俩的妈妈沈乐萱,又被村妇们在背后拿来跟坐过牢的刘筱筱做对比了。

这世上好话不一定能传到别人耳朵里去。

但坏话一定能……

保镖护着俩孩子去了村南面。

那里有个小山丘。

确实开满了各种小野花,但也长满了茅草。

两岁小崽崽走这烂路都费劲儿,踉踉跄跄的像喝了一斤二锅头。

由于新奇,崽崽还硬不让人抱。

俩保镖叔叔跟在后面,像大公鸡护小鸡仔似的,猫着腰,张开胳膊,随时准备接球。

辰逸小朋友拉着妹妹的小手,配合着妹妹的小步伐。

走到茅草旁,停住了。

他目测了一下茅草的高度。

这山里的草野蛮生长,也太高了吧!都没过了他的头顶。

低头看了看妹妹的可爱小海拔……

呃……

算了,放弃吧!

妹妹掉草丛里找不到了找谁哭去?

俩保镖叔叔不约而同的提点了一句。

“夏天,草丛里容易藏蛇。”

于是,俩小城巴佬没撒成野,照原路返回了村子里。

俩萌娃手拉手,走在前面。

俩保镖警惕的护在后面。

村里好几户人家养了狗,这种看家护院的土狗比较凶,怕咬着孩子。

然而,万万没想到,差点伤了俩孩子的不是狗。

而是,人……

前面没几步路就是老太太的家了。

辰逸小朋友拉着妹妹的小手,撒欢的喊。

“爹地妈咪!祖奶奶!刘太爷爷!我们回来啦!”

两岁崽扯着小奶音,补充了一句。

“我要喝奶奶~”

刚好经过刘老头隔壁邻居家的院门口。

俩孩子话音刚落。

‘哗’的一下,从院子里劈头盖脸的一盆水泼了出来。

只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

不好!

这是一盆温度极高的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

第3章 开水外泼

俩保镖紧跟在俩孩子身后。

完全来不及思考。

他俩几乎是本能的扑上去。

一人抱住一个孩子,动作相当迅捷的就地一滚……

‘哗——’

耳边同时响起水泼洒在地面的声响。

俩保镖动作一致。

卷曲着高大的身体,把俩孩子完全包裹在怀里。

虽然动作足够敏捷,可后背还是遭了点殃,被地上飞溅起来的滚烫水珠烫了几处。

不过常年习武之人,这点程度还伤不了。

但这水要是泼在俩孩子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俩保镖浑身杀气,抱着孩子迅速起身。

急忙查看俩小宝贝蛋的情况。

“辰星小姐,告诉叔叔疼不疼?有没有哪疼?”

“辰逸少爷,受伤没?烫到没?”

事发太突然了。

俩萌娃二脸懵逼。

一时反应不过来。

辰逸小朋友回头看了看地上的水,一脸小问号。

“刚才是怎么了?这里在过泼水节吗?”

不然怎么会乱泼水呢?

一听哥哥这话,两岁崽竟然还开心的跳起来,拍小手。

“没泼角~没泼角~”

没泼着……

俩保镖确认孩子们没事后,返回院门口,看向了这家院子里。

‘咣当’一声。

一个肤色蜡黄、骨瘦如柴、眼窝深陷的女人,拿在手里的不锈钢盆掉在了地上。

对上俩保镖杀气腾腾的眼神,她很淡定的道了歉。

“不好意思,没泼你们身上吧?”

这样问着,她动作吃力的弯腰去捡盆子。

只是刚一弯腰,戴在头上的假长发就掉了,露出一个头发非常稀疏的脑袋,几乎快全秃了。

两岁崽崽顿时好奇坏了。

奶气十足的‘呀’了声。

抬起小手就摸自己的小脑袋……

然后两只小手都抱住了小脑袋。

宝宝是真被惊到了。

生怕自己的一头小黄毛‘吧唧’一下也掉地上没有了。

俩保镖微微一愣,很快回过神来。

眼神犀利的打量着女人,问出口的话更犀利。

“夏天,往屋外泼开水?是你们这的习俗吗?”

女人放弃了捡盆子,把假长发捡了起来。

略显狼狈的往头上戴。

她直起身来的动作也很吃力。

这种吃力装不出来,肢体语言骗不了人。

很难想象刚才这一盆开水会是她泼的。

她指了指身后的一个水泥台子,上面摆了一排瓶瓶罐罐。

“没这习俗,用开水烫了下药罐子和杯子,医生说可以杀菌。”

这理由倒是说得过去。

不过俩保镖依然眼神犀利的打量着她。

“这么烫的水,院子里没地方倒吗?往门外泼不怕伤着人?”

女人表情木讷,淡定的毫无波澜,又指了指院子。

“种着小菜……我们农村没那么讲究,都爱把脏水往门外泼,不好意思,差点泼你们身上了。”

给了句解释,她用脚轻轻把盆踢开了。

然后一只手叉腰,四根手指弯曲抓着腹部,转身朝着屋里走,动作有些迟缓。

从这女人的肢体动作、身材和肤色都能断定,这确实是个病的不轻之人。

俩保镖收了一身冷厉,没再追究了。

一个抱起两岁小祖宗,迈腿就朝刘老头家走。

另一个拉着辰逸小祖宗的小手,紧随其后。

虽然没做追究,但俩保镖变得更谨慎小心了。

才刚到这边不到一小时,就差点发生这样的意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

第4章 鸡飞狗跳

几个大人和俩孩子的吃住,刘老头早就安排的妥妥当当了。

他吩咐儿子儿媳张罗了一大桌饭菜。

晚餐就在刘老头家吃了。

村西头有安顿他们一行人的住处。

那还是当年沈易的母亲来做慈善,临时建的一栋房子。

平时不住人,刘老头和儿子儿媳会经常过去帮忙收拾打扫。

沈家人的到来,老太太今年这大寿就变得很不简单了。

隆重到了夸张的程度。

因为沈家这位财神爷,是过来投资开发度假村的。

这山沟沟原本穷的叮当响,当年沈家大太太,也就是沈易的母亲,已经资助过一次了,把路修好了。

自从交通方便后,养殖业也跟着起来了。

如今是家家户户奔小康,远近闻名的致富村,都上了本市的电视台。

上面给本县县长发了一面锦旗,这荣誉大的不得了。

沈易这次又来投资,原因简单的令人咂舌。

这是他老婆沈乐萱的出生地,乐萱常挂念刘老头一家,老太太快百岁了,以后会常过来看望老人。

这位爷宠老婆向来豪横,出手就要把这山村建成旅游区、度假村,只为他老婆过来住着舒服。

上面领导得知这好事,会有多激动,可想而知。

县长一个电话通知。

镇长急忙丢下了公务,亲自跑来帮老太太操办寿宴。

说白了,就是来伺候财神爷一家四口的。

这事轰动不小。

十里八乡的会来不少客人。

县长是肯定会来。

一个地方富起来,关乎到上面各领导的政绩,搞不好会来不少官家。

两天后就是老太太的大寿了。

全村都热火朝天的忙乎起来了。

杀猪、宰羊、磨豆腐……

村里做饭手艺好的,都来帮忙准备寿宴了。

就连两岁小崽崽都要帮忙。

其实崽崽完全是被农村烧柴火的灶吸引了。

美其名曰,帮忙烧火。

实则是,想玩火。

这会儿沈易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处理公事。

沈乐萱难得回大山一趟,被老人亲昵的拉着唠嗑。

俩萌娃就又丢给保镖叔叔带了。

俩保镖是空有一身武艺,哪里是小祖宗们的对手?

刘老头实在怕烫到小家伙了。

几个厨师正忙着准备寿宴的各种食材。

厨房就这么大点地方,又怕踩着小家伙。

于是,刘老头随口就安排了一个活,把小家伙从厨房支开了。

“乖娃,你快去帮我逮只鹅来,咱们后天煮给客人吃啊!”

农村的鸡鸭鹅全是放养,满村跑。

小崽崽哪分得清‘鸡鸭鹅’啊!

无论鸡鸭鹅,逮住什么是什么。

辰逸小朋友生怕宝贝妹妹摔跤。

妹妹忙着逮大鹅,又不让他拉手。

没办法,只能帮忙逮了。

俩保镖略显崩溃,大傻子似的跟在后面护着。

小祖宗不让他俩帮忙逮。

分明就是怕他俩逮完了,她和哥哥就没得玩儿了。

于是乎,两个一米八几的壮汉,跟着俩幼崽子,追着一群鸡鸭鹅满村跑。

这画面实在太辣眼睛。

人类幼崽能有多恐怖?

反正狗都嫌是真的。

村里几只凶巴巴的土狗都被吓的躲起来了。

两岁崽钻人家鸡窝里去了……

七岁崽也挺离谱,追鸡鸭鹅,竟然追到狗窝里去了……

最后演变成,俩保镖叔叔万分崩溃的各种逮娃。

还不慎踩了好几脚糖鸡屎。

也就是鸡窜的稀,最臭的那种……

村里也有一群孩子。

有跟沈辰逸差不多大的,最大的十来岁。

农村娃们完全get不到追着鸡鸭鹅跑的乐趣。

甚至感觉好傻。

娃们一个个蹲在院坎上,看猴戏似的。

被这俩城里叔叔和俩城里娃,惊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终于在哥哥的配合下,小崽崽逮住了一只。

把小崽崽高兴坏了。

“大鹅~大鹅~”

俩保镖叔叔:“……”

这好像是鸭吧?

辰逸小朋友,点点头。

妹妹说是大鹅就是大鹅吧!

反正他也不认识。

看热闹的农村娃们:“……”

那是鸭!

目测这鸭比小崽崽矮不了几寸。

她小手抓住鸭脖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厨房拖,奶气十足的吆喝。

“太爷~消火~消水~”

辰逸小朋友跟在后面护着妹妹别摔跤。

不太抱希望的纠正了一下她的发音。

“星星,诗奥烧,烧火,烧水。”

两岁崽‘吭哧吭哧’的拖着鸭,很认真的改正错误。

“西奥消~消火~消水~”

辰逸小朋友泄气了。

“好吧,星星高兴就好。”

跟在后面的俩保镖叔叔已经生无可恋了。

特种兵退役的两位好汉,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两条裤腿挽到了膝盖的位置。

在地上蹭鸡屎,蹭了两脚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奶团两岁半,九个哥哥排队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