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免费阅读_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

作者:瑶影ㄨ莲姬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一朝重生,有了系统加持的她只想当一朵黑心的白莲花,走上人生巅峰。

【超级计算机】分析和优化动作,【幸运光环】使人短时间内气运加身,【魅力三件套】使人魅力大增……

“世界花滑天后,昨天在凡尔纳芭蕾夺得华人首个冠军……”

“花滑天后主演的电影大卖,登上电影票房榜第一……”

“花滑天后马甲太多了,捡都捡不过来……”

【本文重生+大女主+系统,爽点多多,欢迎入驻,细究逻辑的请绕

第1章 刹那地狱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紫霞仙子

……

洛夕蔓觉得她这一生很成功。

上个月,她替国家拿到了世界奥运会“花样滑冰”的第一个冠军。

过些天,中华体育协会邀请她做常驻委员会成员。

昨天,美国最顶尖的花滑俱乐部花重金请她过去做技术交流。

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一个高大伟岸的热烫身躯,把她抵在墙角,冰凉而厚实的手掌轻轻地摩挲着她的下巴,一双淡漠如水的双眸有了一些异动。

“恭喜你,我的冠军。”苏子墨哑着嗓子,低沉的嗓音,像阴森夜色里流水淌过。

“子墨哥哥……”洛夕蔓薄唇紧抿,却压根不敢动弹,任凭这个暗恋已久的男人摸着脸颊,大手掠过她的鼻翼,嘴唇。

毫无防备地,苏子墨捏着她的下巴,眼看着他的唇就要落了下来。

洛夕蔓在他无声的凝视下,掌心沁出汗水,浑身像触了电般酥酥麻麻,毕竟眼前是自己心心念念了二十年的男人呐……

这时,地面突然开始了强烈的震动,眼前的男人的身影竟然变得越来越虚幻,洛夕蔓想要紧紧地抓住他,但还是挡不住周围的一切化为了虚无……

“蔓蔓,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还在打瞌睡!”此时,一声娇俏的声音“温柔”地呼唤着洛夕蔓的名字。

“啊!”睡得正香的洛夕蔓突然被施文静拽了下,她猛地一怔,睁开了迷蒙的双眼,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在做梦啊……

不过也是,除了在梦里,子墨哥哥怎么还可能和自己这么亲密呢?

今天,在国外执行任务的苏子墨要回来了,郑阿姨说过,他回来之时,便是两人订婚之日。

洛夕蔓从小跟着郑子珊练习花样滑冰,也因此认识了她心目中的盖世英雄,苏子墨。

与苏子墨认识十几年,他一向情绪深敛,仿若是世界的旁观者,没有任何事情能激起他情绪的起落。

没想到,一向疏离冷漠的他竟然会答应他妈妈郑子姗,和自己订婚?

洛夕蔓从不奢想,她的盖世英雄能在万众瞩目下,身披金甲战衣,脚踏七彩云彩来迎接自己。

只要她的子墨哥哥,愿意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即使平平淡淡,她也心满意足了。

“少爷回来啦!”

房间外,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没过多久,房门便被打开了。

从洛夕蔓的角度,首先看到的是黑色深敛的长靴踏进来,然后是两条笔直的长腿和窄瘦的腰身。一个挺拔的男人,穿着手插在裤兜里,在门口站定。

此时,苏子墨穿着浅灰色军装,眸色深沉,明明不含任何情绪,却莫名地强势霸气,那嗜血肃杀的气势宛若铁狼,全身散发着的睥睨山河的强烈气息。

“子墨哥哥,你回来了。”

洛夕蔓回过头,望着苏子墨深不可测的眼底,明亮而又惊喜地喊道。

“洛夕蔓,你真是好本事。”苏子墨苏子墨仿若深渊中潜伏的夜枭,双眸是冰冷的颜色,淡觑着她,没有真实暖意。

“你是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做……”洛夕蔓指尖兀地一颤,却又不明白苏子墨的冷意从何而来。

“你不知道?”洛夕蔓的话还没说完,苏子墨的眸色阴沉,眼底深处有着什么火花在蔓延,“你不知道的话,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子墨历经两年,从国外执行任务回来,哪想到,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被他妈妈郑子姗抓过来,和她订婚?

这个女人,这十几年来,别有用心地接近苏家,他都懒得放在心上。

可如今,她竟然如此好手段,连他的底线都敢触碰?

洛夕蔓还没来得及说话,双手便被苏子墨紧紧地抓住,丝毫动弹不得。

苏子墨身姿挺拔地站在灯光下,俊朗的五官就像刚从电影里走出的男人。

可洛夕蔓从他眼中,竟然看到森然的杀意。

苏子墨狠戾地一脚踢在了她的小腹上,腹部的剧痛,让洛夕蔓整个人跌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站也站不起来。

“你好好地滑你的冰,别想再耍什么手段。”苏子墨平淡地吐出了绝情的言语。

洛夕蔓看着他刀削斧凿般的面容,感觉呼吸都要停滞。

她能耍什么手段,订婚这件事,是郑子珊提出来的啊!

苏子墨根本不看她一眼,在双脚跨出门口离开之前,停住了脚步。

“想做我的妻子?”他没有回头,让人看不到脸,”你不够格!“

说完,苏子墨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房间,留下洛夕蔓一个人脸色毫无血色,失魂地跌坐在地上。

“哎,少爷你去哪?”

“子墨,今天是你的订婚宴,你不能走!”

“哎,新郎官走了……”

“这场订婚,还能不能订成了?”

外面,因为苏子墨不顾众人的阻拦,执意离开,场面早已乱成了套。

可周围纷纷扰扰,洛夕蔓却一点都听不进去。

“想做我的妻子?你不够格……”

苏子墨那句绝情的言语,像是噩梦般,不断地在她脑海里重演,洛夕蔓的心,像被刀剜似地猛地抽痛,眼睛不知不觉蓄满了泪水。

洛夕蔓自嘲地笑了笑,原来,从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呵,青梅竹马,大概只有自己这么认为吧。

这天,因为男主角的缺席,苏家的订婚宴不欢而散,而洛夕蔓则是成了一众千金名流的笑柄。

人人都笑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原来,从天堂跌入地狱,是这样的感觉。

……

南都,省队专用滑冰场。

洛夕蔓连夜逃离,回到了那个永远不会背叛她的舞台。

此时,整个冰场鸦雀无声,透露着不寻常的寂静。

这是她的习惯,一旦有什么不开心,她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滑冰,藉此忘掉所有的不愉。

穿上冰鞋,系好鞋带,洛夕蔓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晶莹雪白的冰面。

洛夕蔓所有的委屈,在踏上冰面的一瞬间释放了出来,任由脸颊肆意流淌着晶莹的泪水,洛夕蔓整个人柔美宛若一只蝴蝶,在偌大的冰上,惊起一道道涟漪,飘扬的裙角在风中留下一道残影。

擦干眼泪,强扯出一抹笑容,洛夕蔓脚下的冰刀用力一蹬,美妙的身影犹如一只骄傲的天鹅,跳起,旋转,落地。

勾手三周!

后外点冰两周!

后外点冰一周!

如果一切顺利,这将是一个完美无瑕的表演。

但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落地时,她脚上的冰鞋上的冰刀突然松落。

“嘭……”

洛夕蔓跳得又高又快,脚上冰刀突然松落,一时找不到落冰点,整个人头朝地,狠狠地摔了下来。

头着地,脑袋砸在了冰上,瞬间,洛夕蔓躺在冰上,四肢仿佛不是自己的了,根本动弹不了。

眼前的世界慢慢陷入一片漆黑,洛夕蔓的脑海中又不自觉地浮现出那些绝望的片段……

“在我眼里,你连蝼蚁都不如……”

“想做我的妻子,你不够格……”

万念俱灰,洛夕蔓再也找不到光明的方向,双手无力地垂下,彻底昏了过去……

冰场上,一片雪白,洛夕蔓静静地倒在冰上,悄无声息。

唯一可闻的是她那越来越浅弱的呼吸,身上的体温,渐渐被冰冷侵袭,生命气息被逐渐夺走……

……

《江东日报》:“2015年花样滑冰青年锦标赛冠军——江东省花滑小将洛夕蔓,昨日练习场失手,意外摔倒已送院抢救。据称,洛夕蔓在练习的时候,落冰出现意外,摔倒时候头部先着地,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江东日报》:“2015年8月3号,江东省花样滑冰小将,因练习意外,不幸逝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

第2章 重生

日上三竿。

骄阳早已高高挂起,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投射过窗户的缝隙,细细碎碎的光斑,弥漫着整个房间。

“呃……”洛夕蔓被刺眼的阳光弄醒,睁开惺忪迷离的双眼,“啊,好痛!”洛夕蔓揉了揉自己僵硬酸痛的脖子。

抬头环顾四周,洛夕蔓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周围姹紫嫣红大片盛放,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鼻尖萦绕,心旷神怡。

“这个花园……”

洛夕蔓眼神有些迷离,兀地双手撑地立起身来,“我不是在医院吗?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深深铭刻在记忆里——这里,是苏家大宅的后花园!

心里正在惊疑,洛夕蔓尝试站了起来,谁料到脚下一滑,“哎呀”,整个人摔倒在地。

低头一看,洛夕蔓忍不住咒骂:“这该死的轮滑鞋!哎,不对,为什么我会穿着轮滑鞋?”

洛夕蔓在小时候曾经很迷恋轮滑,也是因为轮滑,她误打误撞地闯进了苏家的花园,也误打误撞地被苏子墨的妈妈郑子珊发现了自己花样滑冰的天赋,成为了她的学生。

自从那时起,她基本上没有再接触过轮滑。

洛夕蔓若有所思地拉开衣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以前因为训练摔倒而留下的坑坑洼洼的伤疤不见了踪影,整只手臂白白嫩嫩的,就像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碧玉。

此时,她心里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现在,是她12岁那年,是她闯入苏家花园,与苏家结缘的那一年!

她,重生了!

洛夕蔓身子开始微微地发抖,拼命地握着拳头,尖尖的指甲刺进掌心,带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

会痛,不是在做梦。

真的重生了!

重生,是那么荒诞离奇的动词,竟然戏剧性地青睐了自己……

闭眼,睁眼,一眼重回12岁,那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龄。

洛夕蔓不知是该欣喜命运重新给了自己一次人生,还是该惧怕自己会再次重蹈覆辙那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

深吸一口气,洛夕蔓站直了身子,踩着脚上的轮滑缓缓地从花园的角落里滑行出来。

倏地,一个高俊挺拔的男人映入了眼帘。

只见那男人微微俯身,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奇,小心翼翼地侍弄着花草,他的眼中,只有那一方小小的园地,就连调皮的阳光在他身上跳跃飞舞,也毫不察觉。

是该有多钟情于手中的花草,才能让孤傲直挺的堂堂八尺男儿甘愿折腰?

洛夕蔓脸色苍白地注视着苏子墨,一阵阵回忆涌上心头——

上一辈子,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这个冷漠的男人——苏子墨。

而这里,也是她走进花样滑冰的开始。苏子墨的母亲郑子姗,一个温柔耐心的女人,发现了她滑冰的天赋,把她领入花滑的殿堂,一直以来尽心尽力地教导自己。

说起花样滑冰,这是她上一辈子唯一的骄傲,只有在滑冰时,她才能体会到全身心投入的淋漓尽致。

在滑冰的世界里,可以尽情地滑步、旋转、跳跃……她喜欢自由自在,喜欢像一只精灵般在一片雪白中徜徉。

但是,上一辈子自己骄纵顽劣,在那些所谓的光环中迷失,只沉浸在一时的成功,不愿意练习,不能再取得任何进步时,郑子姗,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着自己。

……

“老师,不,我想叫你郑妈妈,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您是真心待我的吧。”

“我不甘心,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郑妈妈,你让我安乐死吧,我心好痛……不是那种用刀子一捅就给个痛快的痛,而是那种拿小刀一刀一刀割的剜肉之痛……我死了,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

上一辈子,临死之前的撕心裂肺,洛夕蔓永远都忘不了。

……

所有的悲,从来都不愿伤人,只是任自己纠缠久了,不能自拔,却伤了自己。

垂眸,再抬首。

洛夕蔓强迫自己褪去悲伤,脸上是一抹淡然而坚忍的笑容,令太阳黯淡无光。

既然上天让自己重生,让我再拥有一次白纸般的时光,那么我愿意与命运有个相濡以沫的约定——

不要再迷恋苏子墨,不能再傻傻地一厢情愿!

我要一心一意,去实现我的梦想!我要一步一步,爬上花样滑冰的世界巅峰!

洛夕蔓暗下决心,握紧柔荑,扬起了流光溢彩的笑容。

苏家,是上一辈子自己花滑的起点,洛夕蔓此时必须闯进苏家,才能遇上自己的启蒙恩师郑子姗。

坚定本心,握了握拳头,洛夕蔓毅然朝苏家花园滑去。

虽然下定决心要视苏子墨为无物,但此时,立定在那清瘦挺拔的男人面前,洛夕蔓心中还是忍不住浮起淡淡的涌动。

“大哥哥你好,你在做什么?”生怕被发现异样,洛夕蔓粉拳微微握紧,假装一脸好奇地问。

按照上一辈子的套路,她先和苏子墨套一套近乎。

闻声,苏子墨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瞅着洛夕蔓。眼神平淡,不见嫌恶,亦无热络,苏子墨只是用浅淡的目光,静静打量。

只是扫了一眼。

他的视线就收了回去,别说是神情,就连眼皮他都没有动一下,仿佛面前的女孩根本不存在一般。

洛夕蔓一点也不意外苏子墨的沉默,他从来就是这么冷淡的男人,永远用事不关己的冷漠旁观着这个世界。

和苏子墨相处了十几年,他的眼眸一直都是平静如水,即使是生气,也难在这一汪死水中激起半点涟漪。

“这些花看起来很漂亮哦!都是你一个人种的吗?”

看着苏子墨对手中的花草无比温柔,洛夕蔓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将他眼眸深处的冷静彻底打破,该是很有趣的事吧?

她记得非常清楚,苏子墨嗜花如命,今天,她偏要毁掉他的命。

“我的轮滑很厉害,我表演给大哥哥你看吧。”洛夕蔓装作一副得意洋洋,想要炫耀的样子,昂起头,张开手,开始在花园中表演起来。

“啊!”滑着滑着,洛夕蔓故意刹车踩空,直直地摔倒在花丛中。

那一朵娇艳的蝴蝶兰果然遭了秧,被洛夕蔓压得枝零叶碎,毫无生机。

看着一个莫名其妙的粉红色身躯压倒自己心爱的蝴蝶兰,苏子墨剑眉微蹙,一丝愠怒开始在幽深的黑眸中酝酿。

苏子墨沉默地打量着摔倒在地的洛夕蔓,深邃的眼眸仿若诡异的漩涡,沉重得要攫取洛夕蔓最后的一丝呼吸。

洛夕蔓指尖一颤,脸色有些苍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

第3章 真正的亲人

一秒万年。

兀地,苏子墨毫无预兆地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收拾着地上的残骸,地上的残花败叶,仿佛已经是过眼云烟。

一株蝴蝶兰而已,坏了,再买就是了。

怒火只是一瞬间,苏子墨从来不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琐事浪费心神。

这个女孩,没资格让自己浪费心神。

没有半点把洛夕蔓扶起来的意思,苏子墨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转身就想走,吝于浪费半分口舌。

“这盆花多少钱,我赔给你。”洛夕蔓咬着唇,握着粉拳,不甘心地喊住了苏子墨的脚步。

“你!”苏子墨脚步一顿,淡淡地宣判,“永远都赔不起。”

“呀,子墨,发生什么事了?那一盆蝴蝶兰怎么折了?”郑子姗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花园一片狼藉。

特别是儿子非常喜欢的,不惜花300多万买回来的蝴蝶兰也病歪歪地折断在地。

顺着儿子身后看去,突然发现有一个大约十岁出头,踩着旱冰鞋的小女孩局促地站在后面。

女孩眼眸清澈如水,浓浓的歉意一览无遗,紧紧地咬着已经发白的唇,却倔强较劲,不肯低下骄傲的头颅,生怕头一低,泪水就会肆流。

郑子姗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大概是这个女孩在轮滑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子墨的兰花吧。

虽然洛夕蔓做了错事,但是郑子姗看着那个倔强的小女孩,生不起一点责怪的意思。这个女孩,让她莫名地想亲近,想去好好地疼。

“哎呀,一株兰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郑子姗朝着苏子墨头也不回渐渐走远的背影喊道,“苏子墨,改天我再带你去买另一株哈。”

洛夕蔓一愣,想好了千百个理由来解释和道歉,却没想到郑妈妈也是这般毫不在意。

哎,有其子必有其母。

“可是……”毕竟自己是怀着恶意去伤害那朵无辜的娇花,洛夕蔓多少还是有些歉意。

郑子姗温婉地低头看着洛夕蔓,善意地打断道:“哎,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眼前人熟悉的音容笑貌,莫名地把洛夕蔓重生以来的忐忑安抚下来。

“咳,”洛夕蔓的喉咙有点发堵,“阿姨你好,我叫洛夕蔓。”

妈妈,郑妈妈!洛夕蔓在心里默默地轻喊。

“洛夕蔓。”郑子姗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你很喜欢轮滑吗?”

“是呀,阿姨。”

洛夕蔓吸了吸鼻子,收回情绪,知道机会来了,她要争取这次机会,能够被郑子珊收为学生,学习花样滑冰。

“阿姨,我来给你表演一下好不好。”

下一秒,洛夕蔓重新扬起明媚炫目的笑容,伸出瘦弱而坚定的双手,在花园里流畅地溜起旱冰来。

虽然洛夕蔓前世的水平比现在要高许多,但她没有运用太多繁复的花样。

毕竟,这个身子才12岁,许多动作,她就算知道要领,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出来的。

果不其然,和上一辈子一样,看见洛夕蔓的技术,郑子姗两眼发光,果断地要把洛夕蔓收为郑门弟子。

……

在苏家花园呆了没多久,洛夕蔓便和郑子姗道别,凭着记忆,回到了自己以前住的地方。

“小小姐,你回来了。”王娟一看见洛夕蔓从外面回来,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顿时安定下来。

今天早上她在厨房做完早餐,上去房间叫爱赖床的洛夕蔓起床。但是一掀开被子,洛夕蔓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枕头孤零零的和自己大眼瞪小眼。

王娟心急如焚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知道洛夕蔓又跑去了哪里,她非常地担心,又不能随意地出门,就怕她突然回来,没有钥匙进门。

王娟被大少爷派来这个家里已经三年多了,从洛夕蔓9岁以来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也把她这几年的孤独看在眼里。

少爷在没结婚之前一直有一个处的很不错的女朋友,她的家庭条件也是很不错的,父母经营着一家民营企业,市值也是有两三亿的。但是相比于少爷的家境来说,这些条件就不够看了。

因此少爷就被迫娶了现在的少奶奶,两个人一直以来相敬如宾,少奶奶也曾做出过努力想要改善关系,奈何少爷心中的怨气太大,于是两人终于闹僵了。

洛夕蔓的出生,一点都不受他们的欢迎。

在洛夕蔓9岁的时候,少奶奶和少爷各自又在外面找到了喜欢的人,于是就把“碍事”的小小姐交给自己,单独分出来住。

两年以来,尽管洛夕蔓看似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依然天天玩闹,没心没肺,但是哪个孩子会不想父母呢?

洛夕蔓看着关心溢于言表的王娟,有点发怔……

王姨,小时候相依为命的阿姨,只是后来因为自己的种种原因,慢慢地跟她疏远了,远得自己都快记不起她了。

抹了抹眼角微微湿润的晶莹,洛夕蔓凑到王娟的怀里,扯着她的衣袖,不自觉地撒娇起来:“王姨,我错了,我不应该不跟你说一声就跑出去的!你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洛夕蔓那睁得圆滚滚的眼睛和耍赖的语调,王娟忍不住“噗嗤”一笑,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别给我到处惹麻烦,我就烧香拜佛了!”

洛夕蔓吐了吐舌,连忙表示再也不敢了。

回到房间,冷冰冰的,没有一点人气。

她的父母,呵,大概各自有各自的风流吧……反正自己这个女儿,对于他们来说,从来都是一个累赘。

躺在床上,洛夕蔓没有时间伤感,只是静静地想着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上一辈子,自己12岁开始就跟着郑子姗学花样滑冰,对比国内从四五岁开始练习的其他选手,她起步得可谓非常晚。

但难得的是洛夕蔓比较有天赋,在练了两年左右,15岁时就被选进了江东省的花样滑冰省队,一直辗转各种青年花滑赛,成绩一直不是特别显眼。

直到自己在全国青赛上成功使用自己苦练的阿克谢尔跳三周,一鸣惊人,崭露头角,拿到了全国青年组冠军的好成绩。

这个成绩严格意义上说起来并没有很了不起,只是当时华夏的花滑项目一直是短板,因此自己的这种成绩在国内也称得上佼佼者。

上一辈子,自己被这些光环蒙了眼,那段时间心心念念着苏子墨从外国回来和自己订婚,于是练习也不上心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

第4章 意外的教练

上一辈子,自己也太傻了吧……

洛夕蔓望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自己重生到了12岁的时候,那么便是自己打好基础的大好时机。

上一辈子,自己最欠缺的是那一份气质和艺术表现力,而且肢体的柔韧性不好,因此旋转的姿态一直是自己的弱点。

现在正值暑假,每天都空闲得很。洛夕蔓给自己制定了详细的计划,白天就跟着郑子姗学习花滑,晚上就学习芭蕾舞和拉丁舞。

芭蕾舞可以养成古典、高贵优雅的气质,上一辈子自己有学过一段时间;而拉丁舞系,包括恰恰、桑巴和交际舞,有助于锻炼自己的干练和性感。

虽然两种舞蹈的风格迥异,但还是存在着共通点。如果自己能驾驭得了这两种舞种,那么以后花滑的选曲就有很大的自由选择度了。

想着想着,洛夕蔓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漆黑的房间,皎洁的月光穿透窗台,轻柔地照射在床上蜷缩的娇小躯体上。

沐浴在月光下,一阵阵乳白色的气息萦绕在洛夕蔓的四周,宁静的深夜透着不一样的诡异……

一道诡异的机械声响起,只是,熟睡中的洛夕蔓对此一无所知——

“叮,激活采集术,吸收月光精华,目前灵气储量8%,储量达20%时,自动激活灵气养成系统……”

第二天,洛夕蔓来到了苏家的滑冰场,意外地看到了一身白衣的苏子墨穿着滑冰鞋,慵懒地靠在栏杆边,低着头玩弄着手机。

苏子墨现在年值16岁,正是男孩们英姿勃发蠢蠢欲动的热血年华,但他却始终以一种超乎同龄人的冷静俯视着世界。

然而他的冷淡没有熄灭身材拔高的热情,倒是像坐上火箭般,“噌噌噌”地往上长,已经有了185厘米的惊人海拔。

洛夕蔓以前最为迷恋的就是他这种冷酷无情的气质。她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还是该死的好看!

似乎感受到洛夕蔓热烈的目光,苏子墨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目光淡淡地瞥向门口的人儿。

女孩眉目清秀,眸子里充盈着好奇的打量,但是好奇却没有深入她眼底,水汪汪的幽泉深处,竟然闪烁着不屑和轻视的光芒。

洛夕蔓故作镇定地避开了苏子墨打量的目光,自顾自地在偌大的冰场上寻找郑子姗的身影。

郑子姗今天化了一个淡妆,银白色的眼影,恰到好处的眼线,衬得她容光焕发起来。不仅如此,她还穿了一身浅蓝色的紧身裙,身材还是那般美好。

洛夕蔓看得一阵恍惚,想起上一辈子郑子姗这么跟自己说过——

“退役都有十几年了,总感觉生活中缺少了什么。幸亏有你,小蔓,虽然只是作为教练来教导你,但是只要踏上滑冰场,我就必须以自己最好的状态来对待。说是在教导你,我又何尝不是在满足自己的心愿呢……”

“这个舞台是有灵性的,你内心是否虔诚,它都能感觉得到,并且会以它的方式回馈你。”

……

“小蔓来啦?”展开双臂,右脚抬起,像春燕一般优美地旋转,郑子姗酣畅淋漓地舒展着身体,突然看到已经上冰的小徒弟。

“来,我们先来学习基本动作。我特地叫了子墨来和你一起练习。”郑子姗优雅地滑到洛夕蔓面前,亲热地拉着她,“毕竟你们是同龄人,容易沟通。”

一听见苏子墨和自己一起练习,洛夕蔓下意识窜起一股喜悦,但很快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是我苏子墨的女朋友,而你,什么都不是!”

上一辈子,那些伤人而凌厉的话,又一次刺进了洛夕蔓心底最深处一般,疼的她脸色泛起一抹异样的苍白。

“小蔓?”

“啊?”被叫了一声,洛夕蔓回神,假装吞吞吐吐地拒绝:“阿姨,我想和你学。我,我不想麻烦大哥哥。”

“呃,”听到她的话,郑子姗心里在滴血,想起了今天的“交易”来。

今天为了让苏子墨现身,她可真是出了很大的血啊。

郑子姗回忆中——

“子墨,今天和妈妈一起去见见我的小徒弟好吗?你们同龄人,沟通起来也方便。”

苏子墨从书上抬起眼,漫不经心地看着门口笑得有点局促的老妈,没有说话。

虽然苏子墨的目光没有包含任何的情绪,但是被他这样盯久了,郑子姗莫名地感到一阵心虚。

“一盆蝴蝶兰?”郑子姗弱弱地伸出一根手指。

苏子墨挑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戏谑地看着老妈。

“一盆蝴蝶兰加一盆君子兰,行啦行啦!”郑子姗看着自家儿子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决定快刀斩乱麻、霸王硬上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

……

郑子姗缓过神来,摆摆手:“不用客气,子墨可是很乐意和你搭档呢!”

开玩笑,我付出这么大代价,“货”从口出,从没退货!

“May I?”一双白皙修长骨骼分明的手伸到了洛夕蔓的面前,头顶传来平淡却富有磁性的声音。

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惊愕地抬头,便看到苏子墨绅士地向自己发出邀请。

纵然心里有千百个不愿意,洛夕蔓表面上还是假装开心地接受着,心里却百感交集。

真的是上帝的宠儿,虽然是一张冰山扑克脸,却矛盾地散发着一种让人飞蛾扑火前赴后继的致命气息,让所有爱幻想的女人都忍不住想象自己会是那一个融化冰山的唯一。

“首先,我们先来学习最基础的滑姿,扎实的滑行是你做所有花样的基础,所以你必须为你未来的高楼大厦打好地基。”

还得及多想,洛夕蔓就被苏子墨一板一眼的教说给打断了,“两脚并拢,作蹲屈姿势……”

按照以前的经验起步,试着滑行了一个来回,洛夕蔓自我感觉还算良好。

“你的滑行尚算可以,但是你的大小腿的角度有点问题,最好的角度是110度,你的角度稍微过大了,在后面的跳跃和旋转很容易造成下盘不稳,滑行效率也不高,你看着我示范一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我只想当白莲》<<<<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