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师免费阅读_犯罪心理师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犯罪心理师

作者:风雨如书2020

类型:悬疑

简介:安城警察学院犯罪心理学代表陈默在参加中国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的决赛中,突然对着直播的千万网友说要为十年前安城天河集团总经理陈天河和妻子杨爱华的凶杀案翻案,因为那是一个冤案。这个意外的情况,让十年前安城天河集团陈天河夫妇被杀的案子成为热点新闻,更让人没想到的是,陈默竟然是陈天河夫妇的独子……

第1章 开篇序言

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他们了。

他们像年轻的时候一样,穿着整齐的衣服,微笑着站在我的对面。他们说要带我去天眼湖放风筝,看风车,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心愿。

这是第几次梦见他们,我已经记不清了。每次都是如此真实,却又如此模糊。我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在前面走着,他们说的每句话我都能听清楚,但是却记不住。最后的镜头是他们转过身看着我,微笑着,伸着双手想要和我拥抱,然而他们的胸口开始流血,干净整洁的衣服被血沾染成红色,然后画面像玻璃破碎一样分裂,最后整个世界一片漆黑,一片安静。

我睁开了眼,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那里是切断记忆的关口,也是开启往事的入口。无数个夜里,我看着那里睁开眼,然后闭上眼,然后再睁开眼,直到泪眼婆娑。

人生是一辆不能回头的列车,有人下车,有人上车。有些人,他一定不会陪你到列车的尽头,但是你却不希望他是意外下车的,你希望是他到了属于自己的站点才下的车,因为那才是真正美好的人生。

可惜,我们总不会美好,我们的列车总会出现意外。

窗外亮着光,可以看到城市深夜最后的风景。对面街道卖馄饨的老人准备收摊了,热气腾腾的馄饨汤锅,似乎是这城市最后的温暖。看着他收好东西,推着车子,蹒跚离去,我知道,新的一天要来了,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可是,天真的会亮吗?

我是陈默,很多时候我一个人会在医学实验楼,看着躺在面前的尸体标本发呆。也许是长时间和尸体打交道,我这个心理系的学生常常被误认为是法医系的学生。你如果见到我,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刘海遮盖着眼睛,一语不发。

我就读于安城警察学院犯罪心理学专业,成绩全校第一,不过我是一个怪物,我没什么朋友,宿舍的人对我也是躲而远之。唯一和我走的近的是医学实验楼的助理教师秦老师,他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怪物。我们的交流,也只限于学术上的问题,他很乐意讲一些书本里读不到的知识给我,我很乐意接受。很多时候,望着面前安静不语的尸体,我会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仇恨,没有情爱,静静地躺在那里,遗忘他们的人生,而我们不一样,我们要面对的是属于自己的未来,还有无法忘记的过去。或许有一天,这样的生活会改变,也许会是一成不变。

每周五的晚上八点,表姐会给我打来一个电话,内容很简单,一句简单的问候,每次的时间超不过一分钟。

这是我的所有生活。

如果没有1995年的那个夏天的变故,我的人生也许是另外一个样子。

可是,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就像行进的列车,无论来来往往的乘客有多少,它最终还是要开向自己设置好的重点。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犯罪心理师》<<<<

第2章 一桩命案

1995年7月15日,G省安城天河集团财务陈锋(男,汉族,三十五岁,家住安城和平区西城花园2单元3号)来到安城解放区民和路同和别墅23号给天河集团董事长陈天河送财务报表,结果怎么敲门都没人开。他打电话给陈天河,却听见手机响声,不见有人应答。于是陈锋找到物业,在保安李志强(男,汉族,二十一岁,安城东郊李家庄人)的帮忙下,将门打开,然后发现陈天河和妻子杜梅死在了客厅一楼。

警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然后对现场进行勘察,法医对尸体通过进一步检验后,得到如下信息:死者 一共两名。一号死者(陈天河)呈仰卧状态,躺在距离沙发10CM处,鲜血朝着四周蔓延。

死者脖子上的伤口应该是致命伤,那是一种锐器刺入形成的创口,但现场却未找到对应的致伤工具。死者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西裤,黑色的袜子,棕色的皮鞋。

二号死者(杜梅)距离一号死者大约二十公分,俯卧状态,身着粉色居家服,致命伤是后心的伤口,伤口凶器和一号死者的一样。鲜血将后背染红,触目惊心。

现场基本情况门锁窗户完好、客厅沙发上有血迹,侧面也有血柱,靠背上有喷溅状血痕、地面有烟灰和两个烟头、尸体旁边有一个烟灰缸,上面有血迹、门把上有擦拭痕迹,门框上和推车上有血手套印,地面上有穿袜血痕迹、门口有一双拖鞋,拖鞋一只鞋带上有一处血迹,另外一只拖鞋上还多处血迹。现场痕迹混乱,沙发上,地毯上留有完整的血足迹,并且还有一些擦拭过血迹的毛巾,袜子和一次性手套。卫生间到死者之间的距离也有一些血液痕迹。

同和别墅是安城一个高档的别墅区,小区内部有两个监控摄像头,但是因为死者所住的别墅位置偏东,距离最近的摄像头有所偏差,并不能完整的将进出死者家里的情况拍摄下来。死者陈天河是安城天河集团的董事长,陈锋是他的妹夫,也是天河集团的财务经理。对于死者夫妇的被杀,在整个安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公安局立刻抽调精锐刑侦人员,针对案件情况进行全方位调查。

警察通过对案件分析,认为凶手应该是死者的熟人。理由有三,第一,门窗锁完好,凶手应该是敲门或者和死者一起入室,所以应该是熟人;第二,现场情况里门口有一双带血的拖鞋,应该是凶手所穿,因为两名死者的拖鞋都在脚上,进门换鞋的举动确定凶手是熟人的几率;第三,沙发客厅上有血迹,侧面有血柱,靠背上有喷溅状血痕,结合一号死者是被刺入颈部而亡,根据血液的喷溅推测,凶手应该是和死者面对面的时候突然下了杀手,导致沙发和客厅上的血液形成。

按照罪犯杀害多人的现场分析,凶手先要杀死防抗能力最强的男性,也就是一号死者,然后再对二号死者进行杀害。再加上根据现场的血液分布情况,凶手杀人后应该现场进行了自我清理。地上擦拭血迹的毛巾,袜子和一次性手套以及卫生间到死者之间距离的血液痕迹,都说明凶手杀人后对自己进行清洗的证据,以此证明,凶手的心理素质要远远超与正常人,并且拥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甚至可能凶手是一个有过犯罪经验的累犯。

警察摸排了陈天河的熟人,最后锁定一名嫌疑人,她是陈天河家里之前的保姆,名字叫邓秋凤。经过在陈天河家里卫生间里搜查得到的一个发卡,证实属于邓秋凤,再加上对邓秋凤的审讯压力,她对杀害陈天河夫妇的事情供认不讳。原来一周前,因为她因为偷拿陈天河家里东西被抓,然后被赶出了陈家。案发当日,她来到陈天河家里索要剩余工资,然后再次和陈天河夫妇争吵不休,在面对陈天河拒绝她的要求后,她一怒之下将事先准备好的匕首刺入了对面陈天河的颈部,然后造成了血液喷溅到四周的现场。因为邓秋凤做保洁保姆的习惯,有一定的洁癖,所以一直都戴着手套,所以在作案的时候,现场并没有留下她的任何信息。

虽然邓秋凤的认罪比起之前警察推测的凶手情况拥有一定的出入,但是其他证据和证词非常相符,再加上这个案子比较大,市委和省厅都比较关心,于是安城公安局这边就选择了立刻结案,将后面的程序交给了检察院。

两个月后,邓美凤被执行死刑,陈天河夫妇被杀案告终。天河集团因为陈天河的死重新进行调整,之前的财务经理陈锋因为是和陈天河的亲戚关系,所以陈天河死后,董事会重新任免其他人,陈锋被降下来职分。对于陈天河夫妇的死,很快就被其他事情盖了过去。人们提起来,只知道那是一场悲剧,甚至认为是陈天河的霸道导致了邓美凤的冲动杀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犯罪心理师》<<<<

第3章 等待

等待是这个世上最痛苦的词语。

陈澜来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骚动。她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头发束着马尾,白皙的皮肤,眉眼清秀,目光冷冽。过往的男生忍不住都在看她,毕竟这样的美女出现在男生宿舍楼下面,大家都在猜测她的身份。直到陈默下楼后,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就连对面女生宿舍楼,都传来了几声惊呼。

陈默在安城警察学院真的一个非常特别的人,他的成绩是学习最好的一个,性格也是整个学校最怪的一个。他唯一的朋友竟然是医学实验楼里那个和他一样是个怪物的秦助理。对于陈默的传言,学校里说法不一。有的说看到半夜他在医学实验楼里对尸体进行各种检验,也有人说他和秦助理都是恋尸癖,甚至半夜出去偷尸体研究。不过不论怎么样的说法,陈默的样子犹如他的名字,不和任何人起冲突,每天我行我素地穿梭在各种法学心理学刑侦学课堂上,像一个高冷的影子,不与人接触,但是却每次成绩总是第一名。

所以当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出现在男生宿舍楼,并且是来找陈默的时候,整个学校顿时都沸腾起来。他们猜测着他们的关系?因为陈默一下楼,女孩就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不过陈默看上去却有些腼腆。

陈澜对于身边那些落在他们身上惊讶目光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帮陈默擦了擦鬓角的汗水。

“你这是要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吗?”陈默终于受不了了,往后闪了闪。

“怎么?我来看看你就这么不愿意?”陈澜瞪了他一眼。

“不是,你可以打电话我出去的。”陈默受不了旁边人的目光。

“十几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就走。”陈澜说着甩开了胳膊,往前走去。

“好了好了,我错了。”陈默追了过去,拉住了她。

“我是看到你的留言了。”陈澜说出了原因。

“那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我听说门口有咖啡厅,不过得找找。”陈默有点为难地挠了挠头。

“走吧,我带你去吧。刚才下车我看到了。”陈澜叹了口气。

咖啡厅不大,其实准确地说是一个冷饮店。大部分饮品都是适合大学生喝的饮料奶茶,陈澜点了两杯咖啡,然后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正是黄昏时分,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落下来,整个大地一片金黄。陈默看着外面,一语不发。

“你准备好了?”陈澜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说话了。

“恩。”陈默点了点头。

“我找同事问过,不是那么容易的。公检法都确定过的案子,并且凶手都已经枪毙了。最难的是取证,十几年了,很多当事人恐怕都找不到了……。”

“陈澜,你知道这个世上最痛苦的东西是什么吗?”陈默打断了她的说话。

“什么?”

“等待,没有尽头的等待。但是等待,同样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词语,因为等待代表着有希望。”陈默看着外面的风景,坚定地说道。

“好,我明白了。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陈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谢谢你,姐姐。”陈默转过头,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陈澜的内心像是一湖安静的水突然被一块石头惊醒。十四年前,她第一次将陈默拉住的时候,陈默也说了这样一句话,不过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喊过自己姐姐。有时候,她觉得可能陈默更多的把她当成了一个依靠,不想加速亲属的标签。这么多年了,陈澜甚至有时候都忘记了自己是陈默的表姐,她甚至觉得陈默是她的一个朋友,或者说是另一个自己。尤其是自己父亲去世后,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生活让他们变得密不可分。

陈澜出现在学校后,陈默又做一件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事情,他报名参加了安城电视台与十所公安政法高校组织的第二届中国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并且以初赛,复赛,突围赛场场第一的名次顺利进入决赛。

很多同学惊奇地发现,陈默身上原来还有这么多优秀的地方,尤其是突围赛面对三个对手的车轮比拼,他一个人从容对打,以超高的水准和稳定的心理素质,将对手一一打败。陈默也成了这次中国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的热门冠军候选人物。他在决赛要面临的是和另外五所高校厮杀出来的另一名冠军热门候选人侯天娇的PK。

陈默的成绩代表着安城警察学院的成绩,一荣共荣,一辱共辱,即使之前很多同学对他的性格有点排斥,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万众一心,对他充满了希望。不过侯天娇并不是一般人,她是第一届“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的亚军,之所以没成冠军是那一年的决赛,侯天娇的对手在最后一局身体出了问题,出于对对手的尊敬,侯天娇主动申请自己为亚军,也就是说“第一届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侯天娇就是冠军。这次她再次参赛,不过是想把之前属于自己的冠军拿到手里。

对于侯天娇,陈默似乎并不在意。他甚至还和之前一样,每天一个人去实验楼,甚至在即将决赛的时候还去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痕迹学模拟考试。看上去,他似乎对比赛一点压力都没有,又或者说根本都没放在心里。

第二届警察新力量知识大赛的决赛通过安城电视台以及多个网络直播APP进行同步直播,决赛的现场除了各个公安政法高校的领导以外,还特地请来了G省公安厅副厅长张弛以及各个城市公安局领导。原因很简单,这个知识大赛,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大赛,但是却可以看出中国公安政法高校的种子选手,各地过来的公安系统领导,自然也会想办法在对方毕业的时候拉到自己手里。

四局的决赛项目非常激烈,进入决赛的一共五个人,最终三个人相继离开,剩下了侯天娇和陈默角逐冠军之位。

所有在场的人对于他们的对决已经从一个知识大赛变成了一个残酷的挖掘自身能力大赛。他们之间的PK已经不单单是主持人问出的问题来决胜负,更是根据问题引发的周边知识,甚至升华到另一个知识层面的对抗。

嘉宾评委对于两个人的表现非常满意,虽然比赛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但是两个人的情绪却都非常镇定,体现了他们过强的心理素质。

最后一题是双方互给题,也是最难的一道题,因为你不知道对方给你准备的是什么题,这道题如果胜出,结果自然揭晓。侯天娇给陈默出的题并不算难,他很轻松地回答了。然后轮到陈默给侯天娇出题,陈默转过身面对嘉宾和观众说话了。

“我出的这道题不仅仅是给我的对手,更是希望在场的嘉宾也能想一想。因为我出的题目不是假设,是真实存在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不知道陈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解陈默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怪物,不了解的人都觉得他不太爱说话,但是知识渊博,是一个很厉害的学霸。对于陈默提出的要求,电视台导演非常乐意,毕竟陈默这样的要求可以让这个节目再次掀起一轮高潮。

“好,我的问题开始了。”陈默转过了身体,目光落到了对面的侯天娇身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犯罪心理师》<<<<

第4章 推理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甚至连台下负责互动的导演都愣住了。大屏幕上放着的是一张杀人现场照片,两个死者,一个躺在沙发旁边,胸口一片血红,另一个死者在旁边不远处,俯卧状态,背后一片血污。

这样的照片对于公安政法高校以及从事这块工作的嘉宾来说并没什么,不过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看上去有些不适应,包括主持人。在照片的下面,是现场的情况描述。

“这是1995年7月15日,在安城解放区民和路同和别墅23号发生的一起凶杀案,死者两个人,是夫妻。一号死者陈天河是当时安城天河集团的董事长,二号死者是他的妻子杜梅。警察在接到报案的第一时间来到现场,然后开始调查。然后根据法医的化验,警察的调查,得出的推论凶手是死者的熟人,这个是通过门口带血的拖鞋,还有门窗锁完好,以及一号死者被杀时的血液喷浆形成的痕迹这三点证明。

最后,经排查和取证,锁定了陈天河家里的保姆邓秋凤为凶手,原因是因为案发前一周邓秋凤偷取了陈家的东西被发现,然后陈天河将她辞退。案发当日,邓秋凤来到陈家想要讨回后面的工资,被陈天河拒绝后,邓秋凤情绪激动,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匕首杀死了陈天河和杜梅。邓秋凤杀人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清理了自己身上的血迹,甚至还在卫生间里洗手洗脸,正因为这个举动,警察在卫生间找到了她不慎丢失的一个发卡,根据这个证据,加上邓秋凤对审讯压力难以承受,她交代了一切。”陈默将案子讲了一遍,然后问道,“我的问题是,这个案子有漏洞吗?”

陈默的问题一出,顿时台下一片哗然。因为最开始他说了,这个案子是一个完结了十四年的案子,现在他忽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对案子的质疑,更是对安城公检法的质疑,尤其是公安的公安局领导也在现场。

侯天娇显然没有想到陈默会拿出这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别说侯天娇,就是一个神探恐怕也一时难以判断,因为对一个案子的调查,那需要的是大量的程序和各种手续。怎么可能通过一个简单的照片和结案报告就找出问题所在呢?

“陈默,你的问题显然超出了比赛的范围。请你更换一个问题。”评委们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说话了。

“张厅长,如果我说这个案子有问题,并且是很明显的问题,你觉得我要不要找出来?”陈默目光落到了主评委的位置上。

“陈默,我们是在比赛,这不是案情探讨会,请注意你的举动。否则我们将取消你的参赛资格。”旁边的一个评委站了起来。

“公检法是为了维持正义,维持公平,是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如果我说这个案子有问题,即使它已经错了十四年,那我们要不要将它的错误纠正过来呢?我知道这超出了比赛的范畴,比赛只是一个形式,可是面对社会,面对我们的人生,面对未来,我们也是在比赛,在公平和正义面前,没有人有权利取消别人的参赛资格。”陈默看着张弛,坚定地说道。

“刚才说了,即使这个案子有问题,也是需要调查取证,需要程序的,并不是靠一张照片,或者说你发现的表面问题能决定的。”张弛说话了。

“这个我自然了解,不过所有的真相都是建立在推理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推理,我们如何确定证据的存在。这个案子的问题很简单,它的漏洞我讲出来,我想即使是不懂公安知识的主持人都会明白问题的所在。”陈默说道。

“好,你说漏洞在哪里?”张弛沉思了几秒问道。

“1995年,我们公安调查现场的技术还不完善,当时还没有引进DNA技术,现场对血液痕迹的排查也不成熟,所以当时调查案件都是根据现场的证据比对。不过现在我们的调查现场,法医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在这个案子里,凶手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原因是在作案的时候对方戴着手套,不过现场有一个证据非常关键,那就是现场有一个烟灰缸,并且还有两个白沙的烟头。因为当年并没有DNA检验技术,所以这两个白沙烟头自然被认为是死者陈天河留下的。其实并不是,因为陈天河抽烟的牌子从来都不是白沙,根据相关人员对邓秋凤的了解,她也不抽烟。所以那两个烟头是现场第四个人留下的,只要现在将那两个烟头拿出来重新化验比对DNA,那么就会发现当初在现场应该还有第四个人,这隐藏的第四个人可能才是真正的凶手。”陈默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两个烟头不是死者抽的?你这个理由太牵强了。”主持人感觉找到了问题点,于是问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陈天河是我的父亲。”陈默脸皮颤抖了一下说道。

轰,台下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震惊了。谁都没想到陈默讲的这个案子竟然是自己父母被杀的案子。

张弛看着台上这个倔强的陈默,此刻他才明白陈默这么坚持的理由。

“卢德安,这案子当年是发生在你们安城的,你记得吗?”张弛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卢德安。

“张厅,这,怎么能光听他一个这样的理由就翻案呢?我们是不回头再从长计议?”卢德安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这个案子的问题更加不可靠,你在利用这个节目想要为自己的父母翻案,你带着情绪化想问题,自然会觉得不一样。我看今天的比赛先暂停吧?”旁边的评委说话了。

“那只是一个证据,我并没有说依靠它来证明现场还有第四个人。我要用犯罪心理学来证明现场第四个人的存在。当年警察调出出的几点证据非常关键,第一凶手是熟人,第二凶手拥有反侦察能力,第三凶手有个杀人的心理素质。这三点,被认定的凶手邓秋凤除了是死者的熟人以外,其余两点都不占有。邓秋凤说当时在情绪激动下对一号死者进行了刺杀,但是别忘了,那个沾血的烟灰缸是怎么回事?如果只是情绪激动杀人的话,那么她应该非常慌乱,会立刻离开现场,完全做不到接着对二号死者进行杀害,更做不到杀人后还去卫生间清理自己的衣服。这从犯罪心理学方面来看,根本不成立。除非邓秋凤曾经经历过杀人的场面,又或者说控制情绪的能力和心理素质非常强,显然这些她都没有,如果有的话,也不会不受情绪去杀人。

邓秋凤杀人的证据无法站住脚,那么结合烟灰缸里的烟头,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现场还有第四个人在,并且吸了白沙香烟。烟灰缸上的血和死者一号的伤口相符,这证明凶手曾经用烟灰缸打过一号死者,这一点和邓秋凤所说的直接杀人显然无法对口。还有一点,通过现场照片可以看到,二号死者是俯卧状态,距离一号死者的距离并不远。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被杀状态?很简单,这是因为二号死者在看到凶手攻击一号死者后走出的应激发应,想要用身体去帮一号死者抵挡攻击。那么从他们的位置来看,真正杀人的凶手应该是在二号死者的身后,所以凶手杀人的顺序应该是先用烟灰缸攻击了一号死者,然后准备杀害一号死者的死后,二号死者过去想用身体阻挡对方,结果先被凶手杀死,然后凶手再杀死了一号死者。关于这个隐藏的第四个人应该是邓秋凤的至亲,原因很简单,邓秋凤来到死者家里讨要工资,相信一定是和比较熟悉信任的人一起过来,并且邓秋凤想到了如果死者不给她工资,也许可以通过这个陪同的人进行恐吓,所以现场第四个人是谁,只要围绕邓秋凤当年身边的亲近之人,根据在这个案子里对凶手的侧写,就能确定他是谁?”陈默不卑不亢地将自己的分析讲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犯罪心理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