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可逆免费阅读_道不可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道不可逆

作者:抛线的物

类型:玄幻

简介:于路的尽头踏出一条血路,于道的尽头再辟一方混沌,于生死之间成就无道之尊!
且看那个来自灵域西南方的少年如何在天骄辈出的时代逆流而上,而一步又一步的争锋中,少年会履行最初的承诺么?

第1章 狩猎少年

夏季傍晚,阳光穿过参天古树稀稀疏疏地洒在这片灵气充足的大地。

这片山脉名为天兽山,有着无尽的参天大树,生长着数量不凡的灵草灵药。

如果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不时会有巨兽的吼声刺破天际,令人胆战心惊。

据传说,这片山脉的深处居住着几头天阶灵兽,这使得一般人都没胆量接近山脉的外围。

当然,还是有实力强大的修士敢于挑战,到山的外围狩猎灵兽从而获得灵兽妖核的。

这个时间,在天兽山的最外围,有几只野猪正在一片青草地啃食着鲜美的青叶。森林中的气温这时并不是很高,甚至还有一丝凉意。

这几只野猪吃的是相当欢快,不时还互相吼叫几声表达快意。棕黑色的皮毛上粘着不少的泥土,洁白粗长的獠牙显示着与家猪的不同。

青草在迅速地减少,留下一地的残叶,一只吃饱的野猪还不停地用鼻子拱地。

而在这几只野猪的十丈外的一个小土丘,有一个面色略显黝黑的少年趴在一棵大树脚边潜伏着。

少年很是精壮,手臂肌肉发达,身上薄薄的粗布衫与周围颜色融为一体。

少年面色平静,左手中紧攥一把土黄色的弓,右手把一支箭搭在了弦上,似乎一触就可解决一只野兽的性命。背负的兽皮箭囊光色内敛,其中还有几支箭,箭矢朝内。

野猪们似乎吃地很尽兴,宽大的鼻子中不时发出“哼哼,哼哼”的声音。

觅食完毕,它们一摇一摆地就要向森林深处踏去,丝毫没有预料到亡命的危险。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第一只猪的蹄子将要离开青草地的那刻,一支箭呼啸而出,霎那间射入猪脑袋中!

紧接着是第二箭,第三箭……

可惜野猪在第一个同伴倒下的那刻就意识到危险,后面的两支箭只解决掉一只猪。

其他的野猪凭借着生存本能一哄而散,只留下两只黝黑的野猪与最后的晚餐作伴。

这时,那个粗布衫少年起身将弓甩到背后,从山丘一跃而下。

随后便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对着猎物一顿捆绑。若是有人在,就会发现少年捆绑手法极其娴熟,定是干过不少这样的捕猎。

少年抓起一把青草对着野猪的伤口就是一阵涂抹,青草汁水渗出,其特殊的青涩气味逐渐掩盖住野猪散发出的血腥味。

……

山间的小道很是不好走,到处都是嶙峋的山石和多刺的灌木。

少年单手拉着一根粗绳,而绳的另一方赫然是两头野猪。

野猪被牢牢捆绑在四根手臂粗的松枝上,这松枝刚好支撑住野猪的重量又可以在山路上缓慢滑行。

“尢㓈,你又打到两只野猪?这一阵子收获不小呀!要是我家那小子能像你这样能干多好。有空可是要多教教衫小子怎么打猎的啊!”

浑厚粗犷的声音从天兽山最外围一条小道上的一名男子口中传出。

汉子大胡子高鼻梁,浑身散发着强烈的锋锐气息,看上去就是常年混迹在山林之中。

“嘿嘿,木子叔,你家衫子可是读书的料,将来可是要走儒道之路的,哪能受得了这等狩猎之苦!”少年一脸笑容跟大汉打趣道。

“嘿你这臭小子!不管怎么说,下次你出去逛山林的时候叫上他,也让他看看天天吃的饭食来之不易。”说完汉子摇摇头背着一把猎刀向着里山走去。

“知道了,木子叔!”

少年姓林,双字尢㓈。自幼与汉子的儿子木衫是好朋友,二人时常一起在学堂玩耍。

木子,林尢㓈父亲林阳的至交好友,都是雨山村人,林记铁铺的老顾客。

说起他的儿子,木衫可不一般。他从小就喜欢读书,十岁便将村里各家的诗书典籍都读完了。

而后,每月催其父到城里买上十几本关于儒家圣人的书细细研读。光这些年攒的书就有一间木屋的了。

少年别过木子叔,继续拖拉着野猪向着山脚边走去。

脚步越行越快,大滴的汗珠顺着脖颈滑进后背。

“咣咣咣”、“锵锵锵”

声音从一间暗黑色的屋子中传来,一个魁梧的壮汉手持一把大锤对着一片不知名的铁片敲敲打打。

炎热的天气加上燥热的铁炉,二者叠加,在不停地蒸发着周围空气中的水分。

汗水从大汉的额头流淌了下来,其额头上的皱纹,平了又皱,反反复复。

“爹,我回来了!”少年一边把野猪往储物间放去一边大声喊道。

“尢㓈回来了?快去里屋凉快凉快,让你娘给你搞点凉食吃。”

汉子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活,只是看了一眼少年就又接着挥舞手中大锤。

显然,这身穿黑色短衫手臂极其粗壮的男子便是林尢㓈的父亲林阳。

仔细观察这打铁的男子,便可以发现,汉子手臂在挥动大锤的时候极其有规律。大锤每挥动一下,汉子身子总是要向前倾一截,似乎脚下并不稳。

其实,在林尢㓈的记忆中,父亲的腿在自己小的时候就是坏掉的了。他也不止一次问父亲腿是怎么残的,可是父亲总是笑笑不说话,只是讲着不碍事。

长大以后,林尢㓈每次看到父亲的腿就很难受,时常双手紧攥,默默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努力强大起来,要为父亲寻得治腿宝药!

铁铺后面五丈外是一个用篱笆围成的一个大约有十几丈宽二十丈长的小院。

篱笆五尺高,是用一种名为矮刺柳的植物与粗木棍组成,青翠欲滴的柳叶搭在暗灰色木棍上,很好地与周围树木融为一体。

院子东西角都有各色花草装扮,正值夏季,它们都在争奇斗艳、不甘示弱地开放着。

院内有东西房各三间,有作书房之用有作厨房之能。面朝南为堂厅,左右为卧室。院子虽有简陋之观,但颇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感觉。

“娘,猎物我放储物间里了。小萱没闹吧?”林尢㓈从储物间走出问母亲道。

“尢㓈回来了?萱儿睡着了,你快到沐浴室洗去汗气,我这就给你做饭吃。”妇女之音传到小院当中。

沐浴后吃完饭,天已是拉下了黑色的帷幕,唯有无数的繁星挂在天际,点缀着黑暗。

林尢㓈从屋里走出,将一个黄色圆蒲团放置在庭院中央。林尢㓈似高僧入定,正襟危坐。

只见得他右手食指朝天手掌半握,左手手臂水平置于丹田前方三寸,手掌平开。随后张开口鼻,用力呼吸,再缓慢轻吐,一缕浊气飘荡而去。

星光璀璨,林尢㓈的周围渐渐的出现神奇的轻微雾化。他周身的灵气聚而不散,一点一点地由呼吸没入身躯,似乎在缓慢地改善着林尢㓈的身体机能。

林尢㓈自五岁起就被父亲逼迫着学习这打坐呼吸,从开始幼年的不情愿,到今天的自觉自愿地进行,皆是因为呼吸法门太神奇!

从六岁开始记事,林尢㓈就发现自己因为打坐呼吸身体愈加强壮。到今年十四岁半,他的力气似乎已经并不弱于成年男子了!

星辰仍璀璨于夜空,但林尢㓈入定的时间却是缓慢地流逝。夏夜其实并不平静,不时会有无名的昆虫在鸣叫,宣告着短暂却是美妙的青春。

打坐持续了近一个半时辰,林尢㓈终于从无法无念的状态中清醒,感觉精神饱满,浑身充满力量感。

打坐结束后少年并没有立刻返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略微散漫地坐在垫子上静静思索。

在村子里其他人看来,林家铁铺的生意尚好,林母还可织布绣花,林尢㓈一家四口生活很是简单自足,没有忧愁烦恼的样子。

殊不知,这美满的家庭也拥有着难念的经!

林尢㓈的妹妹林萱今年只有六岁大,淡紫色大大的眼睛,粉红嫩白的小脸蛋,扎着朝天辫,正是活泼可爱的年纪。

可是这老天却看不惯幸福发生,小女孩从出生起不能吃凡食,只能吃昂贵的灵米灵谷喝兽奶!

虽然在普通修士看来,除了喝兽奶比较少见外,这些饭食都是很正常的。

然而,对于平凡世俗人家来说,这些无疑都是巨大的开销,甚至一些人一生都没吃过灵米!

林记铁铺虽然在雨山村独此一家,但老实憨厚的林阳却也没有赚多少钱,都是街坊邻居的,铁具刀器大多还是很久以前的价格。

随着林萱的成长,灵材的消耗量也愈加地大,这开销支持成了林家的第一要务!

这两年他每天靠着打猎和采集灵药维持开支,可是,这依旧让幸福的一家欠下不少债务。

林尢㓈默默计算着两只野猪的价格,这两只猎物新鲜的大约可以卖一个金币,再加上早晨寻得的两株一品灵草三叶固本草,总共才能收入十五金币。然而,这些仍然满足不了林萱的消耗。

一百金币才可以换取二斤灵谷,而兽奶倒不是很贵,但也要二十金币一坛。按每天二两灵谷三天一坛奶的消耗,林尢㓈这一天赚的不够妹妹的饭钱!

还需努力呀!

林尢㓈并没有痛苦于每日赚钱的辛苦中,而是暗中激起奋斗之心。

生活给予林尢㓈的压力也是动力,改变不了外界,唯有强大自身才能得到幸福!

思索良久,夜空中星光依旧灿烂。林尢㓈猛地起身,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

对于他来说,睡觉的时间尚未到,因为睡之前他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要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道不可逆》<<<<

第2章 嗜血之珠

回到卧室的林尢㓈从床底掏出一个半尺见方的石盒,其古朴的外表上刻满了各式的花纹,繁复玄妙。

石盒背面是圆形的图,有颗粒状的疑似是沙粒的点缀物,而它的排列顺序又暗合天上星辰。望一眼就想要陷入宇宙星空的深邃中,令人难以自拔。

这一切都预示出石盒内部物品的不凡。

轻启盒盖,历史的沉重感扑面而来!

因为盒盖内部由金属铸成,刻画着神魔交战图!不大的盒盖内仿佛包罗万象,其上的人物栩栩如生,就如同真正地将神魔无限缩小深深烙印在这方石盒内。

然而,这并不是神奇之处,令人惊奇是有一颗鹅蛋大小的石珠悬浮在石盒当中!

它宛如绝世的的仙子,遗世独立,受到神魔的簇拥!

石珠静静悬浮在石盒之中,表面流光内敛,若隐若现,淡紫色符文附于表层。

深吸一口气,林尢㓈从柜子里取出一把匕首,一咬牙对着自己的左边小手臂就是一划。

伤口大约一寸长,鲜血被林尢㓈引到了石珠之上!

顿时,石珠就流光溢彩起来,紫色符文线条似乎在流动着,光线投射到盒内,神魔图像更加的逼真,有脱离盒体的模样!

珠身饮血后颤了颤,然后又静静悬浮于原地。林尢㓈放了大约小半碗的血后及时地止住了伤口的血,并静默地等待着什么。

不多会儿,石珠光芒大作,表面的光聚于一点后直接射入林尢㓈的眉心!

接着少年身躯一颤,失血后的虚弱感顿时消去了很多,甚至林尢㓈感觉身体比以前更强大生命力更加旺盛了。

简单地包扎了伤口,随后林尢㓈就熄了灯躺在了床上。

放血的事已经是第八回了,每五天一次!他并不担心伤口夜里会被挤压而致再次破裂,因为经过石珠光芒洗礼后,手臂的伤口第二天会完美愈合。

完美指的是伤口连疤痕都不带留的,似乎自出生就没被伤过!

林尢㓈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得到石珠的那天场景,心里仍然感慨万分接着又是一阵心惊。

一个月前的清晨,天兽山外围的一个石崖边。林尢㓈手持一把黑色猎刀,身背药篓,佝偻着寻找山内的灵药。早上的湿气很重,起了大雾。

不知为什么,每天都可以或多或少收获灵草的他今天运气特别差,大雾中他什么都没有收获。

不知不觉中,迫切想要寻得灵草的他竟然没发现自己走到了一片陌生的地域!由此,他的人生发生了转折……

太阳还没有升起,大雾依旧使周围白蒙蒙的一片,能见度极低。

误打误撞中,林尢㓈欣喜地在一个山丘洞口发现了二品灵药塑体花!塑体花,二品灵药中极品炼体宝药。

对一般人和妖兽来说这药草可以强大身躯,对修士来说更是宝贵,因为它是二品丹药壮躯塑体丹的主药!

林尢㓈曾经在灵药铺见过收购价,整整五百金币,是一品灵草价格的百十倍。

心里想着得到此物便可解决燃眉之需,少年不由得激动地扔下药篓向着宝药跑去!

“吼吼吼”然而一阵兽吼自石洞传来,瞬间止住了林尢㓈的脚步!

常言道“宝物傍猛兽”,少年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进入了猛兽的领地,而且还被它给发现了。

兽类有很强的领地占有欲,一旦发现有其他的动物或人冲进它的地界,便视为冒犯,将展开不死不休式地打击。

常年混迹山林的经验这时就成了林尢㓈的救命稻草,石洞中仅有兽吼,而猛兽并没有第一刻出现!这说明天无绝人之路,峰回路转,危险伴随着转机。

仿佛验证了他心中所想,又是一阵兽吼后,一只凶猛的老虎才慢慢悠悠地从石洞里出来。

富贵险中求,二品灵药对林尢㓈的诱惑实在是太强烈了,他决定冒一次险!

斑斓大虎双目犀利地盯住林尢㓈,布满黑色与金黄横纹的身躯略微向前倾,看上去就要瞬间对着敌人发动攻击。

林尢㓈面色沉着,拥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镇静,手握其父特质的猎刀,在离石洞十丈外与老虎遥遥对峙!

二者均是毫不退缩,僵持了半刻钟。林尢㓈不动如山,老虎却没了耐心,首先对对手发起了攻击。

只见得凶兽本性释放的它张开血盆大口,一声巨吼,兽蹄狂奔之下,转瞬就要到达林尢㓈面前。

危险,极度危险,从来没这么危险过!

下一刻,林尢㓈身体机能被激发到极限,身体硬是向右横移了两丈,抵达一棵古树下,有惊无险地躲开了第一次攻击。

猛虎一击未中,前爪用力扒地转动身躯再次停住,准备下一击。

不等大虎再攻,林尢㓈抓住它停留的机会,双腿猛的登地,冲天而起!

霎那间,猎刀就从树旁移至大虎头部。

大虎到底是生长于丛林的王者,明知躲不过便再向前加速一窜!

凌厉的猎刀冒着寒光,漆黑的刀身如同诡异的影子紧紧跟着大虎的身躯移动,一击最终伤到了老虎的左半身。这并不是致命伤,猛虎的根本尚未被损伤。

受伤的老虎更加凶狠,兽王的血性被彻底激发!它发出一声闷雷似的兽吼,就要对林尢㓈再次发难。

落地的林尢㓈左手伏地,右手持刀,见大虎气势汹汹奔来,一个鱼打挺,紧接着便向后退了几步。

事情并不是太糟糕,林尢㓈还是有机会解决没有理性的兽王的。

与林尢㓈相比,猛虎除了强大身躯与血盆大口外,没有其他绝对优势。经每日特殊呼吸法的锻炼,林尢㓈灵敏度和精力都远超常人!

面对猛兽,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既然想要获得灵药,不冒点险是肯定不行的。一袭黑衣的林尢㓈突然向猛虎左侧袭去,只见他左脚猛点了一下古树,随即借助弹射的势能极速甩出黑色物体。

镖,飞镖!漆黑的镖体在白雾中特别突兀,刹那间破开大虎的右腿肉,鲜血顿时染红了原本金黄的兽毛。

被眼前的少年伤了两次,兽王发疯了,再也不管伤势如何,拼着再次受伤也要解决掉他!

得势的林尢㓈哪里会给猛虎喘息的机会,强悍的体魄赋予无穷的活力,他再次暴起。

容不得大虎去舔伤口,猛点地的他暂时凌空,对着受伤老虎的颈部就是一脚。

“嘭”的一声,庞然大物骤然倒地!

鲜血从颈部爆射,汩汩而出。死之后老虎仍瞪着大眼,似乎还在纳闷,少年鞋底的直剑是从哪冒出来的!

少年进行了一系列攻击后,也倒在了一旁。原因无它,在进行最后殊死斗争时他也被猛虎咬中一部分小腿,血瞬间浸湿了裤管。

林尢㓈敷完随身带的创伤药后,就地休息了一刻钟。与猛虎的一战可谓是惊险,除了自己身手敏捷外,他感觉这老虎并没有处于巅峰战力水平!

颤巍巍地拄着身旁的猎刀,林尢㓈一点一点地靠近塑体花。

近了,费了半天的劲终于有了回报,他心中顿时一阵狂喜!二品灵药呀,五百金币!父母看见了该会多么欣喜。

看着到手的灵药,林尢㓈忘记了自己的腿伤,心中只剩下一家人的开心笑容……

时近响午,大雾淡了许多,周围的事物终于又变得清晰了。拖着残躯,好奇心作祟的少年又向着山洞深处探索。

缓慢前行中,一团似乎带有血丝的黑物吸引住了林尢㓈的视线!

上前一看,一具幼虎的尸体横躺在少年的面前。回想到刚才的战斗,林尢㓈心中一阵莫名的悲痛。

刚产下幼崽的母老虎,为了保护自己的骨肉,即使是在产崽后的虚弱期,仍拼了命地与林尢㓈战斗

!可惜,天道无常,母老虎既没有赢得战斗,刚出生的孩子因为没有母亲的照料而虚弱致死……

林尢㓈毕竟还只有十四岁半,老虎之死对他感触很深。母爱本无界限,无论身为什么物种!

出于对母爱的钦佩,怜悯的情绪使得林尢㓈忍住疼痛,用猎刀在洞外开始挖坑埋葬这悲剧的兽王母子。

坑需要能埋住虎母子,而且还不能被其他兽类循着血气找到,因此林尢㓈就向下多挖了几尺。

然而看似这不经意的多挖,却改变了少年人生之路,从此踏上了修士的道路!

猎刀向下挖掘中碰到了一硬物,再也无法深入。林尢㓈顺着硬物边缘缓慢挖掘,最终发现了石盒。

石盒长时间被掩埋在土下并未被腐蚀,轻拭去浮土后显示出非比寻常的图案。

初次发现石盒的林尢㓈远没有获得二品灵药那般惊喜,仅仅惊奇于石盒图案的惟妙惟肖。当时,石珠并没有悬浮于空中,只是静静被置于盒中。

惊讶于石珠的圆润,林尢㓈把石珠掏了出来放于掌心。

手心中的石珠突然间光芒大作,接着少年惊异地张大了嘴。手心染上小腿的血在迅速消失,吸干净后,石珠似乎并未满足,自主地悬浮在了腿伤的地方!

然后伤口开裂,这疼得林尢㓈差点叫了出来,鲜血诡异地被引到了石珠上一点点消失。几个呼吸的时间,石珠如同食饱饭的孩童又回到了少年手中。

光芒并未褪去,聚于一点,汇入眉心。跟今天晚上的场景一样,神奇地治愈了一个时辰前林尢㓈的腿伤!

由此林尢㓈才发觉遇见了宝贝,早没了比不上二品灵药的原先评价。

也是从那天开始,他每三天都要用自己的鲜血浇灌石珠,获取反哺。

夜已深透了,将记忆拉回,林尢㓈渐渐沉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道不可逆》<<<<

第3章 携友进城

一夜无梦,这才刚到卯时,林尤㓈便已洗漱完来到院中。

天幕尚在,空荡荡的庭院寂静无声,一旁矮刺柳叶也隐于黑暗。

只有少年双目紧闭,老僧入定般吞吐黎明前清新的空气。短衫的他在享受着这个过程,丝毫不理会气温有些略低。

天际渐渐变亮,很突兀地,犹如被巨人在黑暗空间用大斧劈开一道缝隙,一缕阳光洒在林尤㓈的身上。

这时少年才停止入定,开始双手结印,重复昨晚特殊呼吸法的动作,熟练而又谨慎,一张清秀的脸充满坚毅。

当旭日完全升空,温和的阳光落满精壮而又冷峻的身影。清晨最美好的时刻已过,少年抽身而起,开始一天的新生活!

从昨晚的反省中,林尤㓈充分认识到保命武器的重要性。

因此,他必须重新锻造更加适合自己的新型防身利器。当然,按照目前他的水平,只能是他描述自身的需要属性,由其父铸造。

飞镖乃暗杀利器,百步以内,可破敌头颅,可伤敌全身要害。其伤害作用不亚于弓箭,尤其是在近战之中更是如此!

与虎生死之战中,如果不是林尤㓈事先带了五支飞镖,最后也不可能激怒猛虎致使它没了耐心。这样说来,飞镖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这次,林尤㓈对飞镖进行了改造。在半手长的飞镖的刀刃尾部添加了倒刺。虽然这样速度可能会变慢,但是胜在威力无穷。

近战是瞬息万变的,每对敌增加一点伤害,那么自己胜利的把握也就越大!

除了飞镖,另外,他还在双腿两处绑了飞针。飞针内部有孔,存有炼药师特制的高浓度的麻醉剂。

要是刺破敌人的血肉,呵呵,不说对手立刻昏死,那攻击力瞬间也会降低到无法与自己对抗的地步!

不得不说林尤㓈的父亲很有远见,他在儿子鞋底安装的短剑装置乃克敌制胜的绝招,令人防不胜防!

此次武器升级,短剑的前部被铸成了剑头加双钉形式,更有利于破敌人的防御!

帮父亲打了一个时辰的下手,便已经精疲力尽,刚坐下还没一刻钟,林尤㓈便被俩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少年叫去进城……

高个子身穿书生褂名为木衫,木子之子,立志走儒道之路,有书香文人气质。

而那胖子,圆头圆脑圆肚皮的,锦衣大褂,个子仅到木衫肩头,两只小眼睛却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商贾气息,扑面而来。

胖子姓金,其父赋其名曰锭子,合起来就是金锭子!

金锭子的父亲是雨山村的首富,精明有头脑,从小对儿子娇生惯养的,导致其父子俩身材相异巨大――老子骨瘦如柴的,儿子大腹便便……

当他们俩走在一起,任谁也想不到是对父子。

“小㓈,最近很少见你出来玩嘛,是不是找了个姑娘祸害不理哥几个了?”

胖子一边猥琐地笑道一边用胖乎乎的拳头轻打了林尤㓈一下。

“非也非也,小㓈说不定是祸害两个,疲于应对呢?”木衫顺着金胖子的话又不怀好意地笑话林尤㓈。

“哎哎哎,衫子,几天不见你,咋就被金胖子带坏了,可是越来越没有文人气息了!”

林尤㓈摇了摇头,面对俩人的一唱一和并不羞恼,十几年的玩伴,这俩的性格他可是摸的一清二楚。

紧接着林尤㓈跟他们讲了与虎搏斗的过程,二人连称惊心动魄,听到虎王母子,然后三少年又是一阵唏嘘,感叹不已。

当然,他并没有告诉这两人获得石珠的事。不是不信任二人,而是事关重大,仅石珠能让自己变强大的事,就必须谨慎!

“扯远了,我找你俩是去城里买书的,晚了书店可就关门了时间有限,咱们抓紧吧!”木衫一句话结束了这次见面讨论。

三人坐上金胖子他爹进货的马车,开始了买书之行……

马蹄哒哒,精壮而又耐力极好的黄陵马不停奔跑,终于在午饭之前把这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带到了附近最大的城池――定阳城。

已不是第一次来城里了,可林尤㓈依旧被这瑰丽雄伟的城池震撼。

十五丈高的城墙呈墨青色,透露出森严压抑的气息,大红色的城门由巨木削成,这种树木质坚硬无比,历来是打造家具门窗的首选。

三人跳下马车,缓步向城中心迈进。才进城中,灵气就变浓郁了许多。

据说这定阳城有一座大型聚灵阵,将附近的荒野灵气都聚于城内!这可是大手笔,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进入城内,需要缴纳十银币。

不然仅这灵气的浓度就会吸引大量无家的难民……

对世俗人家,十银币也不少了,是十分之一的金币,毕竟一个馒头才一个铜板。

但这仅支持白天呆在城里,晚上如果不离开必须住宿,一晚一个金币。不是没有人想要买个城中的房子,可是天价费用让无数人望而却步,富如金胖子他爹,都买不起一座居民楼!

城中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停地交易货物。

定阳城诗书盛行,历来咏诵风雅的书生也多,书店便也不少,但一般人也消费不起高昂的“正品书”。因此,卖拓印版的书摊就非常多了。

才走了数十步,林尤㓈就遇见了一个书摊。书摊规模不小,位置也不错,书本排列整齐,各式各样的典籍都有。

木衫这货一看到书眼睛就冒光,如同色中饿鬼见到了美女,眼神炽热无比,就那般迫不及待地开始沉迷书海。

林尤㓈还好,对各种书谈不上厌恶,平时也会在老夫子开课的时候认真听讲。因此,他只是在书摊旁静静地翻看古籍。

金胖子这家伙,纯粹就是吃货再世。书摊旁有不少的地道小吃,董林轩才一转眼,发现这货已经左手一个鸡腿右手一块甜品,嘴里还嚼着什么,对着林尤㓈咕哝不休。

“驾、驾、驾”雄厚粗犷的声音从城门处传来,人群自动让开一条三丈宽的道路。

林尤㓈本来也没将太多心思放在书籍上,也被这野蛮的声音吸引。转身一看,一个身材魁梧面色黝黑的壮汉正驾驭着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极速冲来。

将视线拉回,却发现身旁大约一丈外的道路中间有一个小女孩,赫然不知所措地摔倒在地!

危险!百十步外的马车转瞬就要撞到那个孩子。

管不了那么多了,林尤㓈左脚猛一点地,右脚大步迈出,飞身扑向了倒地的儿童。

抱住小女孩的林尤㓈再一个翻滚就到达了路的那边!

而“哒哒哒”的马车也擦着他的衣服极速而过,壮汉车夫似乎回头惊讶地看了少年一眼,然后继续旁若无人地向城中心驶去……

有惊无险,小女孩“哇”的一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众人注视着少年,流露出敬佩的眼神。

她的粗心父母这才发现自己的孩子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赶紧对着林尤㓈表达着谢意。将小女孩交到她的父母手中,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金钱回馈。

虽然林尤㓈也很缺钱,但是看到这一家普通穿着,以及父母对孩子眼神中的爱意,他怎么可能会收下来之不易的钱财?

街道上有人大声称赞,有人低头默不作声,但很快又被叫卖声淹没。

没理会这些,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林尤㓈起身又回到书摊。金胖子啃着鸡腿口齿不清地对董林轩道:

“行呀小㓈,几天没见身手变得跟哥有得一拼了!你可知道刚才那可是城主儿子的马车,也只有他敢在城中横冲直撞!”

说完就把那只吃鸡腿沾满黄油的手拍向林尤㓈的肩膀。

巧妙地躲了过去,林尤㓈白了胖子一眼,对胖子的话并不放在心上,继续翻看古籍。

而胖子见好友不搭理自己,讪讪一笑,悻悻地向着其他的美食摊跑去。

时间过得很快,三人在街头随便吃了一碗面又继续逛书摊。毕竟来一次不容易,尽量多选几本回家才不枉此行。

天色渐渐的变暗,远处的火烧云也褪了颜色,大片的云彩缓慢翻涌。

三个少年有说有笑地来到此行最后一个书摊。

相比较而言,这书摊就比才进城那个小了不少,书籍并不是太多,几百本的样子。

书倒是不错,金胖子吃饱了也在翻一本《定阳致富经》的杂文精选,林尤㓈依旧在寻找喜欢的古书看。

之所以对古籍情有独钟,是因为他在其中感受到远古时代的洪荒气息,喜欢里面的神魔斗争!

男儿多好斗,这些书读起来热血沸腾的,令人很是舒爽。

放下一本,林尤㓈又翻开一部泛黄古旧的厚书。粗略一翻,手中书本的中间黑色胶粘部分便吸引了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道不可逆》<<<<

第4章 残卷启智

黑色的软胶黏连一本小册子,本来整本书是泛了黄的,而小册子却很新,显得很是突兀,显然是近来才被粘在旧书里。

小册子上有《初级修士拳法》六个大字,里面先是一段简介文字,后配有图文解说。

林尢㓈这时意识到,绝对淘到宝了,这很可能是修士的一本修炼拳技!

虽然心中欣喜若狂,渴望立马回家研读,但是他依旧不动神色地细细翻看。

因为他知道,倘若被摊主发现异常,那么修士拳技这种珍贵东西很可能就流落他手,与自己无缘。

天色开始变暗,夕阳在不经意间向着西方落去,街上行人也越来越少。

“哥几个,你们看天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都快饿死了!”金胖子把书一丢,拍着肚皮对他俩不满道。

“呀,时间这么快,我还有好多书没选呢,下次一定还要来!”木衫摸了这本又摸了那本,都想要带回去。

“也是,这就到黄昏了,衫子,你快选几本买了咱就可以走了!”林尢㓈见他俩都有离去的意思,不露痕迹地回应道。

“好吧,老板,我要这一堆,你给我便宜点!”木衫径直走到摊主面前,手中捧了有十几本书。

本来书摊就小,况且又是傍晚最后一笔生意,老板人不错,给了不小的优惠,乐得木衫合不拢嘴。

“哎,老板,我要这三本。”为了掩饰,林尢㓈随手又买了两本古籍。

“三本,两个银币,您走好”摊主收了钱也笑呵呵地开始准备收摊回家。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天空已经慢慢变暗,而林尢㓈的心早就飞回了家。

…………

“吁~~”马车停下,林尢㓈告别俩人,向着道路左旁的一片灯火飞奔而去。

“娘,哥哥回来了!”在院子里玩的小丫头看见哥哥手提着几本书回来,兴冲冲地跟母亲喊道。

“小㓈回来了?孩他娘,你快把饭菜给热热,可以一块吃饭了。”林父在堂厅对正在缝衣服的妻子吩咐道。

“萱儿,来,哥哥抱抱。”将书置于一旁,林尢㓈张开了双臂。

林萱听到哥哥的话,眼睛一,立马迈开小腿向向前跑去,精致的小脸蛋因为兴奋变得微红。

一把把妹妹抱起来,逗弄了小丫头一会,林尢㓈从怀里拿出在城里买的小玩意给妹妹玩,就笑着看她快乐得如同小燕子般在一旁摆弄。

妹妹这么天真可爱,再多的辛苦,林尤㓈都觉得很值得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晚饭,聊着最近发生的趣事。林尢㓈吃得很快,身在曹营心在汉,脑袋中总是在想着拳技的事。匆匆忙地吃了饭,便回到自己房间取了书翻看起来!

这散发墨香的书页对林尢㓈有着致命的魔力,其中对这片天地的介绍更是让他精神异常振奋!

迅速读完简介,林尢㓈才发现自己多么渺小!

原来自己生活的地方只是这片天地的一隅,更广阔的世界自己不曾知晓。

除了定阳城,林尢㓈并没有到过其他的地方,仅仅听说过有更加雄伟的皇城而已,不曾参观过。

这片天地名为“灵域”,广袤无比,分为陆地与海岛。

而灵域又分为五大块,“中天域”、“南蛮域”、“东灵域”、“西玄域”、“北冥域”。其每域之间又有无尽海域相隔,非实力强横的修士不可逾越!

而书中并没有提到雨山村,甚至连定阳城都没被点名,由此不得不让林尢㓈心中惊异。要知道,定阳城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城池了!

书中讲,天地初开,混沌不分,上古人类从天地自然中学习,经过亿万年的摸索,逐渐创造出灵气的吸纳与使用方法。

又经过无数年的惨烈进化,人类与自然界其他天生强大的生物争斗,终于在灵域占据一片天空。

灵力乃是灵气经身体吸纳,通过秘法释放出来的一种能量。准确地说,身体是个转换枢纽,将天地的能量引动释放出来!

薄薄地小册子并没有讲灵力使用秘法太多,只是一概而过。

那些掌握了灵力使用方法的人就可以称之为“修士”,而又根据引动能量的多少分为“圣、天、地、玄、黄、五个等阶,每阶又分为五段,一段一重天!

强大的修士可飞天遁地,掌控一片空间,端是称得上实力恐怖。

这天地极其广阔,不止只有人类,强大的妖兽,隐世的种族,邪恶的天外魔族,更有恐怖至极的神族!

每一个能立足于世界的种族都拥有骇人的底蕴,有实力无匹的巅峰圣者坐镇!

那种强者并不出现在世俗中,而是作为底蕴,镇压着一族的兴衰命脉,受到自己族人的敬仰与尊重。

读到这时,林尢㓈有些心跳加快,隐藏在骨子里的好战因子让他十分渴望变得更强,期望得到这浩大世界的认可!

其实,每一个有热血的男人都渴望拥有强大的实力,谁都不愿意默默无名地呆在天地的一角孤独一生,况且修士浑厚的寿元是任何人都抵抗不了的诱惑。

这天下是强者的天下,律法规则是对弱者的约束,实力是赢得尊重的唯一途径!

你有实力,那这世界便随你肆无忌惮。书的一页尾部的话这样写道。林尢㓈被这颠覆仁义礼智信的话所震惊,同时又忍不住地握紧拳头表示赞同。

诚是如此,就拿中午马车事件来说,如果不是自己救得及时,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将死于非命!

那是一条鲜活生命啊,充满无限的可能,然而,小女孩的父母却敢怒不敢言。

为何?

道理很简单,普通出身的他们如何与实力雄厚的城主府对抗?!万一被城主抓到把柄,一个家庭或将就此破灭,毁于一旦。

没有实力只能被欺负,强大是唯一出路!

林尢㓈对实力的渴望愈加地强烈,内心想要冲天狂吼,向老天寻要无匹的实力。

书中也简单地介绍了灵域内的种族,天地概况,也讲到了人类其他势力的划分。

这不知多少年的繁衍生息,灵域的人族衍生出从事各种职业的修士,而修士又经过互相扶持彼此通力合作,建立了复杂关系网。

但这所有的一切是因利益而起,所以又因利益,势力之间也有竞争怨恨。这点倒是与世俗无异,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可以看出,无论修为多高,利益面前,众生平等!

人类建有这几种势力,炼药师工会,炼器师工会,灵阵师工会,合称“三大公会”。

同时又有一到九品修士势力和一到九品修士家族以及各大商会。一般来说,同等级的修士家族都弱于宗门势力,但五大古族却是例外!

五大古族从上古便存在,论底蕴,就是一品宗门都要略低一筹。这五族分别坐镇灵域五方,分别为“南蛮”端木、“北冥”慕容、“东灵”诸葛、“西玄”欧阳以及“中天”东方!

无数年的积累,古族的底蕴太雄厚,就是一品势力跟这些个古族打交道,都是尽量交好,给足面子,不敢翻脸。

从书上的信息,林尢㓈了解到除了可以炼制麻醉剂的炼药师,还有可救人于水火、助人修为提升的炼丹师!

炼丹师的地位在这世界中极端尊贵,这也是因为其强大的辅助特性造就的。他看到这个职业心弦也被拨动,少年心性使然。接下来的话又将林尢㓈打回原形,因为

每一个炼丹师都是金钱砸出来的,仅消耗的各种灵草灵药便不是他所能够支持的,况且非天资聪颖者也是学不会的。

当然,高投资高风险带来的就是超高收获,每一颗丹药对修士来说都是异常珍贵的。

同样的,炼器师与炼丹师相同,地位尊崇。哪个修士不渴望配备锋利无匹的武器?

就是个乡野村夫都知道好斧头砍柴更省力!不过,炼器材料与灵药一般,非常人难以满足。

相比之下,灵阵师则更加稀少,也更加考验天资!

炼器师锻造出来的武器仅具有材料特性,如“风”“雷”等属性,只可以引动出天地的一部分灵力,而灵阵师的强大就彰显了出来。

因为他们可以在不大的武器上刻画不同符文阵法,增幅强化特性的同时赋予其他能力。不可不谓之灵域最强辅助职业!

而且,这只是灵阵师的一个干支,灵符制作,各种防御杀戮阵法布置也同样重要。

各域的面积庞大,广袤无比,世俗更是占据主要部分。因此,又有各大王朝国家相互争斗。

可是,这些对现在的林尢㓈都太遥远了,当下要务就是学习拳技,更好狩猎!

这世界太精彩,又充满诱惑力。倘若不认清现实,将永远陷入幻想之中!

略微向后翻看了拳技的修炼方式,林尢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的震惊。世界比他想象的大太多了,只要不懈奋斗,以后人生路一定会更加精彩。

少年常年打猎锻炼的心性很好,耐得住寂寞。像往常一样,林尢㓈坚持着特殊呼吸法,这对现在的他仍然是提升身体机能的重要方法。

同时,他也感觉到这呼吸法的来源很有可能来自修炼世界!

没有进行破臂喂珠,林尢㓈很快就沉睡了。

休息那么早,明早他将开始修习拳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道不可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