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免费阅读_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

作者:醉青枫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恨嫁女丢下傻大哥和三萌娃,趁夜远嫁,结果被人牙子狠虐离世。
女主刚穿来就被丢进河中,濒死被同村克妻男救起。
萌娃很怕她?不虚!看她用满腔母爱感化他们!
村里人都嫌弃她傻大哥?看她医药调理,让他重回战场保家卫国!
咦,怎么萌娃的习性跟她前世的一双儿女一模一样?
孩儿们,狐狸耳朵和蛇尾巴麻烦收一下!
“余姑娘,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救命之恩,必须答应!
只是应着应着,咋就儿孙满堂了?

第1章 穿到恶女身上

“晦气!要不是岸口查的严,老子这十两也不能亏!”

余幼白意识刚醒,耳边炸响一道恶劣咆哮。

她试图睁眼看清谁敢跟她这么横,身子猛然悬空,啪的坠入冰冷水中。

冷,好冷。

强烈的刺激让她睁开眼,浑身肌肉过电般的剧烈挣扎。

入目全是水,呛入气管再达肺腑,难受的胸腔快爆炸。

难道她手术失败,被患者家属绑了沉塘?

尝试放松自救,人是可以漂浮于水面的——可她脑子太乱,身子如同绑了巨石止不住的下沉。

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在沸腾。

“喂,喂,你没事吧?”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去阎王殿报道的瞬间,一只神来之手拽着她,将她拖出水面。

那声音悦耳的如同低音炮。

“老三,搭把手,她还有气儿!”

“让你下潜撵鱼,你咋捞了具女尸——哎,这不是傻子他妹吗?”

终于脱离水面,余幼白感觉到自己被倒立拎起,背部被外力重重的锤击。

大哥些,落水急救是让患者躺平按压胸腔……

她很想纠正他们,奈何眼皮如有千斤压着。

“你可别碰她,她是恨嫁女!我昨晚看见她穿着嫁衣半夜偷跑嫁人,咋会出现在这?”

“咳,咳咳!”

剧烈呛咳,水被排出肺部,余幼白难受的睁开眼。

眼前有些花白。

瞳孔聚焦后,她看到一个壮硕的汉子,皮肤小麦色,眉骨深,瑞凤眼半眯着盛满担忧。

惊鸿一瞥已然惊艳。

“哥,别让她看清你,她要是赖上你以身相许就完了!”

老三着急忙慌的去捂余幼白的眼,小嘴不停叭叭,“她家还有四个拖油瓶,咱们家可负担不起!”

低音炮再响,带着一份暖意。

“老三,不要人云亦云,聪明人都不会从别人嘴巴里了解人!”

拉开他的手,叶航将她的头侧到一旁,防止呕吐物堵塞她气管。

“我是叶航,他是叶三,跟你同村。”

肉眼可见她在发抖,顾不得自己也浑身湿透,叶航将唯一的干外衫披在她身上,“能自己回家吗?”

余幼白点头又摇头,弄得叶航面色冷沉。

老三拉着叶航在一旁嘀咕,余幼白在狭窄的小船上怀疑人生。

没错,她穿越了!

穿的还是个父母刚亡故,就丢下傻子哥哥和三个侄儿侄女,偷偷摸摸嫁人的恶女!

恶女与她同名,年方十九,村里一枝花。

因为父母招亲要求是带上傻哥哥出嫁,哪怕不要聘礼很多人也望而却步。

再加上傻哥哥爱心泛滥,四年间捡了三个萌娃回家,一拖一变成一拖四,任凭恶女再貌美如花也没人敢娶她。

恶女一开始也不坏。

她盼着知心人理解她的苦衷,觉得养个哥哥不过是添双筷子的事,傻哥哥力气大还能帮干活。

可其他人不这么想。

从人比花娇等到被群嘲老姑婆,她的心情一天天的变坏,对傻哥哥和几个孩子不是大骂就是动手收拾。

好不容易有个外村的哥儿瞧上她,给了她十两当聘金做贵妾,安排她连夜到渡口坐船出嫁。

结果来的是人牙子,要把她卖去青楼供人玩乐。

恶女不允,被教训引发心梗猝死。

余幼白无语望苍天,老天爷是怜惜她连轴手术太辛苦,安排她魂穿过来休息的吗?

这身份背景,怎么看都不像可以享福的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

第2章 别肖想我哥,你不配

发呆之际,小渔船缓缓往岸边靠。

“哥,咱爹还等着咱们抓鱼卖钱看病,你可别浪费时间送她!”

叶三知道自家大哥面冷心热,尤其是余恶女面色苍白楚楚可怜,特能勾起人的同情心。

呸,难怪村里人骂她骚狐狸!

叶航没看她,目光悠远的看着岸边,淡然的“嗯”了声。

船靠岸,叶三被叶航撵下船。

“你去捡点柴火起个火堆,让她把衣衫烤干。”

撑着篙竿往河中央划,叶航没等叶三。

“哎,哥,你管她死活干嘛!她爹娘白日刚埋上山,半夜她就离家出走,这种人渣被指指点点活该!”

叶三十四岁,半大的孩子常在村里野,各家的八卦都听过。

篙竿轻轻的在他头顶敲,似兄长无声的震慑。

不情不愿的去捡干柴,看到余幼白盯着波光粼粼中顶天立地的他哥,叶三在挡在她面前不停的挥手。

“别肖想我哥,我哥可好了,你不配!”

说完,趁他哥背过身,他伸手去推余幼白。

“你们的爹哪里不舒服?”

作恶的手特别纤细,就一层皮包着骨头,被余幼白一把抓住。

原主打小开始干农活,力气不小。

叶三挣扎两下没成功,冷笑着瞪向余幼白,“关你屁事!”

他准备上嘴咬,余幼白在他低头的刹那快速松开,“我可以——”

等等,原主是个农家姑娘,没接触过任何医理药理。

她要是说自己会医术,更会被当成居心叵测的坏人!

“别想靠近我哥,他对谁都这样,别以为你是特别的!”

叶三冷哼,快速的跑远。

火堆很快燃起来,夏天的河水并不凉,但她衣服全湿,贴着身体走回去很不妥。

余幼白坐在火堆旁,把嫁衣外衫脱下来,思考该怎么回去。

左右都要被议论,穿叶航的衣服更严重,好烦!

叶三是真的厌恶原主。

觉得跟她在一起,空气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浑浊,在火堆燃起后一个蒙扎跳入水中游向叶航的渔船。

余幼白看着身高九尺的叶航在骄阳下撒网,撒空三网,好不容易才捕获几条巴掌大的小鱼。

她在心底为他祈祷丰收。

一刻钟后,衣服干的差不多,她把叶航的衣服折好放在一旁。

朝忙碌的两人大声道谢后,她抬脚往原主家的方向走。

原主家还有一大烂摊子等她收拾。

……

“大傻子,你妹就是不要你们了!”

“是啊,我娘昨晚看到她穿着嫁衣背着包袱离开了,你们被抛弃了!”

“你妹是最坏的,估计一直在等着你爹娘嗝屁就逃走。就你说她好,果然是傻子,哈哈哈!”

一路上异样的目光余幼白都忍受下来。

抵达家门口,听到几个半大男娃的嘲讽声,她加快脚步想要阻止悲剧发生。

原主的傻大哥极度护妹,谁敢说她不好他就会揍人。

尤其是在原主失踪的情况下,傻大哥极度不安,指不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嘭。

余幼白再快还是晚了一步。

两个男娃被力气超大的傻大哥拍飞,躺倒在他们家门前。

“不许你们说妹妹,妹妹最好了!”

气势凛然的低吼和男娃的哭喊声交织,一下引来周围的大人。

“大傻子,你竟敢打我儿子,看我不揍死你!”

其中一个男娃是对面邻居的,他凶神恶煞的提着扫帚冲出门,模样像要吃人。

“你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

第3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余幼白箭步上前,伸开双手挡在傻大哥的前面。

“妹妹,妹妹!!!”

傻大哥看到余幼白高兴的咧嘴大笑,献宝似的摊开手,露出一枚小小的野鸡蛋,“给你吃,哥哥暖着的!”

余幼白看着他淤痕斑斓的脸,眼眶发酸。

傻大个,你关心的妹妹已经没了啊!

不过你放心,我既然来了,我会好好照顾你们。

“哥,你拿去给孩子们吃,孩子们还在长身体……”

为了专心对付恶邻,她开口支走他。

“哟,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余恶女居然关心家里拖油瓶了,大伙儿都听到了吗,哈哈哈!”

胖娃娘阴阳怪气的将他搀扶起,她男人阔步上前抢野鸡蛋,“拿来吧你!摔着我家宝贝儿子,一个鸡蛋可不够赔!”

余幼白护着傻大哥后退,男人扑了空。

他气急败坏的抡起拳头要往两人身上砸,余幼白不躲反而挺起胸膛,“来啊,你儿子打我哥,你打我,有本事把我们全打死!”

“不然晚点我就带我哥进城报官,状告你们欺负善邻!你们家幺弟尚在准备县学,这要是被你们拖累了,他得恨你们一辈子!”

对门这家是村里的首富。

赵氏一房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赵德在镇上支摊卖馄饨,二儿子赵善也就是眼前的男人,给有钱老爷做护院。

他脾气暴,仗着会点拳脚功夫老爱欺负村里人。

他儿子尽得他真传,有事没事都会去逗弄傻大哥。

尤其是在被他爹惩罚之后,小胖墩就拿傻大哥当出气筒,给他一个糖哄着他,对他拳脚相向。

原主爹娘在世时,傻大哥谎称是出去玩受的伤。

实际上原主撞见过不止一次。

小胖墩拿糖贿赂她,“你也想揍他吧?我这是在帮咱们出气!”

鼻青脸肿的傻大哥,看到她还会开心的笑,“妹妹,他跟我玩你就有糖吃了哩!”

回忆起这些,余幼白忍不住骂原主过分。

再怎么样,她大哥也是为了报效祖国受伤变傻的。

他原本是个骁勇善战的男人,也不想成为她的累赘,哎!

“余恶女你别假惺惺了,我揍你哥你比谁都开心!你哥身上的伤你也有份,你敢去告你也会被抓!”

小胖墩激愤的反驳,周围看热闹的人目光如刀,全落在她身上。

“哥,你告诉他们,我有打过你吗?”

关于这点,原主有些无辜。

她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对自己亲哥动手。

反倒是家里三个小豆丁常被原主用来泄气,打骂是常态。

“妹妹最好了,妹妹最疼哥哥,才不会打哥哥!”

傻大哥第一时间为她澄清,余幼白有了足够的底气,冷睨着叫嚣的一家三口,“听到了吗?”

“村里有很多人都见过你儿子打我哥,这些就是人证!大家联合起来状告你儿子,他进了大狱不死也要脱层皮!”

“到时候你们家留了案底,最可怜的是无辜被拖累的老幺。陈婆婆,你不出来管管你二儿子一家吗?”

知道他们最怕谁,余幼白灵机一动祭出杀手锏。

不多时,全村最泼辣的老太婆骂骂咧咧出门,一手揪着赵善的耳朵将他提进门。

“都说别惹对面的扫把星一家,你弟赶考在即,要是沾了晦气,老娘剥了你们一家的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

第4章 三个孩子都怕她

日头毒,余幼白牵着傻大哥进门上闩。

能听到外面在议论她为何穿着嫁衣回来,说她被休弃的占大多数,各种难听声音她无暇理睬。

“姑姑,对不起,是我们没有看好爹爹!”

“你要打要骂冲我们来,不要生爹爹的气,不然他会伤心的!”

一大一小的男孩和女孩手牵手站在院子里,小小的胸膛挺的老高,眼睛紧闭着,眉心不住颤动。

像是视死如归。

三个孩子面黄肌瘦。

尤其是老二的姑娘,眼睛最圆最大,瘦的过分显得眼球凸出。

还有个最小的男孩扒着门框,恐惧的望向她,好似她是要吃人的猛兽。

余幼白心脏狂震,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拽着,难受的快喘不过气。

记忆中,原主最喜欢虐待这两个大一点的娃。

从一开始的不给吃喝关猪圈鸡圈,再到拳打脚踢,拽着他们的头发将他们溺在脸盆中,让他们感受濒死的痛苦。

她把对家人的愤懑全发泄在无辜的孩子身上。

孩子手臂上的伤口,几乎都是原主拿刀划出来的,不说密密麻麻,却有蜈蚣脚那么多,触目惊心。

余幼白眼含热泪,很想冲上去抱抱两个可怜的孩子,告诉他们苦难都过去了。

可她刚上前半步,两孩子吓得抱住自己,蹲在地上不停的发抖。

“轻,轻点打……可,可以吗?”

她的步子猛地顿住,如同灌了铅般的沉。

傻大哥左看看右瞧瞧,跟孩子一起蹲下去傻乐,“嘿,要玩萝卜蹲吗?”

原主从不在他面前虐待孩子,所以他并不知道孩子们的异样为何。

他的心智仅有五岁。

“不早了,大家还没吃早饭吧,我去给大家做!”

伤痕不可能短时间愈合。

余幼白心疼孩子们,知道此刻她于他们就是洪水猛兽。

硬生生改变路线往灶房走,两个孩子急忙追赶,“姑姑你累了吧,早饭我们来做就好。”

看着五岁的小姑娘搭着凳子上灶台,手上还有被烫的水泡,余幼白喉头发紧。

七岁的小哥坐在老灶后点燃火折子开始熟练的引火,被她一盯,手发抖掉落火折子,刚好惹燃脚下的干稻草。

“对,对不起,我这就把火扑灭!”

孩子太过紧张,用脚去踩,把他破旧的裤腿惹燃。

余幼白心急火燎的舀了水朝他腿上泼去,声音带着不可忽视的担忧,“怎么样了,有被烧疼吗?”

裤子破了个大洞,好在瘦的跟竹竿一样的小腿没有烧伤。

她检查后大舒了口气,“还好没事,不过还是泡会儿凉水比较稳妥,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拿脚盆。”

“不,不用!”

对她突如其来的关怀,老大避之不及,忙往后退。

“我马上把这收拾好,再抱干稻草进来。姑姑别生气,我不会再犯了!”

心慌没注意身后,他踩着圆滚滚的竹竿往后栽倒。

他背后有很多往外凸出的尖头柴火。

“哥!!!”

女娃心惊肉跳的大叫,她哥倒下去保不齐会被戳个对穿对过!

余幼白眼疾手快将他往怀里拉。

看他几次三番不听话,心有余悸的她带了一丝愠怒:“不是让你呆着别动?!”

稳住他的身形后,她强势的将愣住的他往门外拖,顺手带上女娃。

“你们在这等着,或者去玩!从此以后我给你们做饭,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进灶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门恶妇: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拖油瓶的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