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免费阅读_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

作者:晨风晓月

类型:都市生活

简介:巨商富贾的千金独女,倾国倾城的美貌容颜,被上司觊觎算计,遭强暴夺走第一次;
背后默默关心、爱护自己的男人,阴差阳错,恰恰是伤害自己最深的人;
一见钟情的初恋男友,莫名其妙地突然离去;
相恋多年的未婚夫,在婚礼前夕态度坚决地退婚;
逃离国外留学,却又突闻父亲罹难。
唉,这是怎样的人生?又该如何面对?

第1章 逃不出手掌心

我叫俞何,2009年的那个夏天,从东方财经大学财会专业本科毕业。

为了逃出我爸老俞,特别是我妈老何同志的魔掌,大学四年,只争朝夕,埋头苦学,在毕业前顺利拿下了注册会计师证,成功入职了上海一家知名会计事务所,终于实现了在上海就业立足的梦想。

无数次,站在大街上,面对川流不息的车流,我大声喊:“俞何,你自由了!”

帮助我成功摆脱父母掌控的大上海,空气是那么的香甜,是如此的令我着迷!

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何如此地想要逃出父母的视线。 也许,像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渴望自由,想要轰轰烈烈,想要活在自己丰富多彩的世界里。

儿女就如父母掌中的细沙,父母握得越紧,儿女溜得越远!

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7点半出现在地铁口,8点半进入公司,晚上7点或者更晚一些,再回到租住的小房间,周而复始,紧张充实,劳累快乐!

但,如这般美好的生活,在2011年7月的一天,突然就结束了。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准点来到公司门口。

一名衣着华丽、风姿绰约的贵妇人,挡在面前,笑容可掬。

“俞何啊,等你好一会了。”

“不好!”我心中一沉,是老何找上门来了。

“妈,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您。”上前拉住她的手,撒娇地晃晃了。

“上楼到我们公司坐会?”我殷勤地说道。

“不了,你跟我回宾馆。”

“妈,我上班要迟到了。”

“不用上班了,已经替你辞过职了。下午,你跟我回沙南。”

“为什么呀?凭什么呀?”我甩开她的手,激动地说道。

“不是说好了,给我五年时间,如果一事无成,再回老家的吗?现在才刚刚过去两年呀!”委屈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们改主意了,这事没得商量,有事回家再说!”

“妈,您怎么这样呀?”我几乎要哭出声来。

吵归吵,闹归闹,胳膊终是拧不过大腿。

我们家老何的厉害,别人不清楚,我是从小就一直在领教,在心里早就形成了绝对服从的惯性。

不是她有多可怕, 而是我本能的恐惧,深入骨髓。

别说我惹不起,就是我们家老俞,别看在外面是风光无限的董事长,回到家面对老何,也不过是病猫一只。

就这样,一夜之间,我从自由的天堂,回到了千里之外的老家——沙南,一个中部省的省会城市。

梦想,还有自由,一夜之间全没了,仿佛从天堂,落入凡尘!

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大学好好谈一场恋爱,好好挥霍一把青春,拼死拼活地苦读,此时此刻,好像毫无意义。

但,事到如今,一切都晚了!心中的苦楚,无处倾诉。

晚上,家庭会议,如期召开。

我怨气未消,情绪低落。

“爸,你怎么说也是沙南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说话怎么像个三岁小孩子,完全不算数呢?”我也只敢找软柿子发泄一下不满。

“女儿啊,早点回来,有什么不好吗?迟早是要回来的嘛!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是吗?”

老俞的言外之意,我是听出来了:把你从上海抓回来,这事可不是我的主意!

“回都回来了,没用的话少说!”

我还想争辩几句,被老何一脸严肃地打断了。

“你今年多大了?”

“我多大,您老人家还不清楚?二十四,怎么了?”我白了一眼老何。

“就是呀,都二十四了!再在上海呆5年,你就三十了,还结不结婚,生不生子了?”

“要是万一,你在上海,再随便找个什么人嫁了,就彻底回不来了。我和你爸咋办?这个家交给谁打理呀?”

“回来休整两个月,去你爸的公司上班,职位都给想好了,集团公司财务部部长助理。”

老何连珠炮似的,几乎没给我接话的机会。

“俞总,雪峰能源集团到底谁是董事长?什么时候法人更换成我妈了?”

“何局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是沙南市政府的局长哦,什么时候也辞职下海到我爸公司了?”

二十几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被老何拿捏得死死的,让人几乎透不过气来。

“你少给我怪腔怪调的!雪峰能源集团是你爸的,也是我们家的,将来更是你的。让你进入公司,提前熟悉业务,历练历练,为将来接班做准备,又什么不好吗?再说了,你还真不打算谈恋爱结婚了?我好几个同事的女儿,年龄跟你差不多,小孩都有了!”

“好,好,好!我说不过您这位局长大人。反正回都回来了,没用的话我也不说了,只怪我命苦!我认命,这总行了吧!”我一脸的轻蔑,又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不过,进雪峰能源集团工作可以,但我有三个条件:第一,掩盖身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与我爸的关系;第二,正常考录,凭实力说话,不用你们打招呼走后门;第三,从基层干起,不进集团公司。如果违背任何一条,我立马离家出走!不信,咱们走着瞧!”

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冒出这样一个奇怪的要求,而且态度无比的坚决!

“你什么意思?还谈什么条件呀?”老何居高临下,不怒自威。

“我同意女儿的条件。老婆大人,你也退一步,行不行?女儿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嘛!要我说呀,从基层做起,没什么不好!她不想做温室里的花朵,我们应该支持她,给她在野山谷里成长壮大的机会嘛!”

“我们总是一边埋怨儿女长不大,不成熟,一边又在阻止她们成长,这是我们做父母的问题嘛!”

老何狠狠地瞪了老俞一眼,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老俞见老何没再说话,知道她是同意了。

于是,走了过来,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哎哟,我的宝贝女儿,终于长大成熟了。”

一股温流,涌上心头,心里舒坦多了。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

第002章 闪过一丝慌乱

我爸老俞同志,乡下的苦孩子出身,八十年代从老牌工矿名校毕业。

十五年前,从省属矿业集团副总工程师的位置上下海单干,在煤炭开采行业里,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转身投入城市房地产开发,身价几年内爆炸式扩张。

五年前,又干净利落地从矿业和房地产行业华丽转身,成功转型为休闲食品和茶叶生产行业,“雪峰牌”食品,已经成为全国知名品牌,“雪峰牌”茶叶的影响力,也在与日俱增。

公司名称目前虽然还叫雪峰能源集团,但与矿产开采,已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关联了。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来的老俞,手里拿了一份资料,朝我怀里一塞。

“楚南茶业分公司缺一名财务副总经理,下个月初集团公司会向社会公开招聘,这是相关资料,你认真看看。”

“专业对口,条件符合,就是离家远点,环境艰苦,你愿意去吗?”

“去呀,干嘛不去呢!我没意见。不过,爸,我的‘约法三章’,您必须无条件遵守,否则,一切免谈!”

“爸爸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关键是我不打呼,你能考得上吗?”老俞使得是激将法,我心里清楚。

“您这样说,我还非考上不可!”

“本姑娘那也是名校毕业,还在大海上闯荡过的,这点底气,还是有的。”嘴上没说,心里却颇有些不服气。

“有点志气,是我俞敏的女儿!”老俞一脸和蔼的笑容。

夸下了海口,就必须认真对待,绝不能让老俞和老何小瞧了!

再说了,“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如果头一炮都不打响,以后可就没有资本和资格,与老俞和老何斗争了。

所以,公司的这次招录,我志在必得。

“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这一点还是有数的。找资料复习,准备笔试和面试,整理大学时的各种奖励证书,精心准备求职简历,比当年的高考还紧张。

笔试没有悬念,成功入围三人面试名单。

面试地点,在雪峰能源集团公司人事部。

那是一栋三十八层楼的雄伟大厦,矗立在湘水江畔,位于沙南市最繁华地段的“八一”路。

站在大楼的高层,湘水江两岸旖旎的风光,尽收眼底,无处不彰显着雪峰能源集团强大的经济实力。

面试那天,为了遮掩略显稚嫩的年龄,我特意选了一套深色的小西装,内配白色衬衣。

走出家门时,从试衣镜里,偷瞄一眼自己,发现不经意间的装扮,将原本娇嫩的皮肤,衬托得更加晶莹剔透,原本妙曼的身材,被包裹的更加凹凸有致。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可是临时换装,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面试官是三人组合,一男两女。

坐在正中间的男主考官,是集团公司人事部副部长李文。

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中等身材,体型单薄;脸型瘦小,棱角分明;眼睛不大,炯炯有神。谈不上帅气,但干净干练。

走进考场坐定,我抬头看了一眼主考官李文,发现他也正好在抬头看我。

第一次的目光对视,从他的眼神里,我发现了异样的神色:有怦然心动,有惊喜兴奋,有成年男人对年轻貌美女孩最原始的欲望,却没有意欲占为己有的企图。

就像一位极其爱花之人,突然遇见一朵超然脱俗、漂亮无比的鲜花,却并没有要将其采至手心,放在自家窗台花瓶里的念头。

也许是遗传了老何的天生丽质,早早就熟悉了各色男人眼神背后的企图。

大街上,有好色男人直勾勾的眼神,那是赤裸裸的“侵略”。

大学校园里,频频回望男生的目光里,透出来的是“可望而不可得”的哀怨和惆怅……。

面试的时间并不长,三个专业财务问题,对于专业知识扎实、准备充分的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难度,我的作答,赢得了三位考官频频点头赞许。

“真巧,我们董事长也姓俞。”面试结束,我起身正准备离开,李文随意地说了一句,像是在无话找话。

“是吗?真巧!”我报以微微一笑。

“不介意问一个私人问题吗?”

“当然。”

“上海那么好的工作,为什么会选择回沙南?”

“父母的要求,自己的意愿。上海虽好,却总有漂泊流浪之感。”半真半假之词,居然可以脱口而出,真有点佩服自己。

“你要就职的公司,并不在沙南,而是在距离市区一百多公里的大山里,条件艰苦,信息闭塞,这些情况你都清楚吗?”

“我知道的,所以工资待遇,也比在城里还要好呀!”我的回答很直接。

“如果是这样,那就可以提前祝贺你,如果不出意外,你将成为我们的新同事!”李文主动送我到电梯门口,微笑着说。

我主动伸出手,与李文握手道别。一个成熟的“老男人”,动作却有些不自然,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和紧张。

“像雪峰能源集团这样大公司的中层高管,居然会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面前紧张”,我突然有点想笑。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

第003章 像武大郎的男人

我要就职的地方,在南方的山区,楚南县高岭乡。

从省城到高岭,一百六十余公里的路程。高速公路直通楚南县城,从县城到高岭,还有四十余公里的盘山公路,海拔陡升,山高林密。

去报到的那天,李文亲自送我。

心中颇有些忐忑不安,担心是老俞特意安排的。

“老俞不会这么快就违约了吧?”,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打消了,回想二十几年来老俞的处事风格,他可一直都是言而有信的男人!

老旧的越野车里,李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一个人在后排。

开车的司机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脸的和蔼可亲,他通过后视镜,偷偷瞄了我几眼,“小姑娘真是漂亮,一定算得上是我们公司最漂亮的员工了!”

李文没有接话,我有点不知所措,“哪里有哦,叔叔过奖了!”

一路上,李文与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始终没有回头跟我说过一句话。

但是,我却明显可以感觉到,他总是在有意无意地,通过后视镜关注着我。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我的身上。

越野车在山间公路上,尽情地撒欢。

午餐后从沙南出发,下午3点左右,汽车来到了楚南茶叶分公司大门口。

进入一扇大铁门,迎面而来的,是一栋五层的红砖平顶楼房,门口有两个高大的圆柱子,其中一个挂着“沙南市雪峰食品有限公司楚南茶叶分公司”白底黑色的木牌子。

有两人早已在大楼门口等着,越野车还没完全停稳,其中一位身材矮胖的男子便迎了上来,急切地握了李文的手,“李部长亲临,蓬荜生辉啊!”。

“郑总日理万机,亲自迎接,罪过,罪过。”

“小地方就是这样,虚头巴脑的东西太多。” 虚情假意的寒暄,让我颇有点反感。

“郑总,这位就是今天来高岭赴任的俞何,东方财大的高材生。她可是集团公司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上海高薪挖回的人才哟!” 李文将我引到男子前面。

那个被李文叫“郑总”的男子,主动朝我伸出了右手,我快速伸出手来,礼节性地握住他的手。

他的另一只手,也紧跟着伸了上来,覆盖在我的手背上,不经意地轻轻抚摸了两下,很快又急忙缩了回去。

“你好,我是郑贤明,楚南分公司的负责人,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这显然是一个习惯动作,发现场合不对,急忙收住。正是这个令人不舒服的动作,让我多看了他一眼。

四十岁出头的样子,鼻梁矮塌,肤色粗黑,小眼睛,窄额头,发际线很低,头发朝后反梳,油光鉴亮,纹理分明。

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来,“这人要是去扮演《水浒传》中的武大郎,除了身材略高点,简直不需要化妆。只是眼神里,比武大郎多了许多的狡黠和凶狠。”

郑贤明引导着一行人上三楼,走进一间小型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有十余个人,见我们进来,全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

“今天,我代表雪峰能源集团公司人事部,前来宣布人事任命,经集团公司研究,决定任命俞何同志为楚南茶叶分公司的副总经理。”众人坐定,李文开门见山。

“俞何同志是东方财经大学的高材生,原来在上海知名的会计事务所工作,是集团公司通过层层考核选拔,引进来的优秀人才。俞何同志初来乍到,希望大家多支持、帮助……。”

“能将俞何同志这样优秀的人才,派到我们楚南茶叶分公司来任职,充分表明集团公司和各级领导,对我们分公司的重视和厚爱!”

“我代表分公司的全体员工表个态,坚决服从集团公司的人事安排,一定关心支持俞副总的工作。同时,也一定不辜负集团公司各级领导的重托,圆满完成茶叶分公司的各项生产任务……。”郑贤明拍着胸脯,言辞凿凿。

“俞副总,你也讲几句吧!” 郑贤明讲完,李文转头看了我一眼。

正在胡思乱想地猜测着在座人员的身份,根本没有料想会让我讲话,突然很紧张,脸涨得通红。好不容易结结巴巴地对付了两句,大意是感谢各位领导的厚爱,请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关照之类的话。

“在大学里也参加过各种社团活动,公开讲话不是没有过,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

会议过后,李文返回市里,我与公司一行人,送他上车。

公司门口的停车坪里,汽车右后边的车门,早已打开,郑贤明殷勤地守在车门旁边,引导着李文上车。

李文的半个身子,探进了汽车里,突然又转过身退了出来,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一小会。

从他的眼神里,我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丝不舍和失落。

汽车一溜烟驶出公司大门……。

刚刚跟在郑贤明后面,一起迎接我们的另一名男子,五十岁开外,瘦小精干,衣着朴素,头发有些凌乱,走到我面前,很恭敬地自我介绍。

“俞总,您好!我是咱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姓武,他们都叫我老武,今后如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我们前几天就接到了您要来公司的通知,办公室和休息室都准备好了,想请您亲自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尽力满足。”

我连声说着谢谢,跟在老武的后面,朝楼上走去。

办公室安排在三楼西端的最后一间,旁边就是洗手间。办公室的门,都是蓝色油漆的木门,常年日晒,已经严重变形,武主任费了好大一番劲,才将门打开。

办公室里,靠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张老旧的办公桌,一把老式藤椅,旁边是一张破了皮的双人沙发,还有一张小茶几。

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的笔、材料纸、文件夹,茶几上的茶杯、热水壶,都是全新的,质量都不错,看得出工作人员的用心。

休息室却安排在四楼的东边,也是最靠外侧的一间。房间里只有一张简易的木床、一把木椅和一张桌子,斑驳的油漆,显示着它们都是古董级的物件了。

不过洗浴用的毛巾、牙刷、脸盆等用品,一应俱全,整齐地摆放在桌上。

除了我妈老何之外,还没有人对自己的生活如此细心过,心中涌出一阵感激,对着老武连声说着谢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

第004章 男人的迷魂软糖

送李文离开后,我回房间整理了一下随身带来的衣物和书籍,不知不觉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咚,咚,咚”,轻轻的几声敲门声。

房间的门没关,一个年纪与我差不多的女孩,站在门口,轻轻柔柔地叫了一声,“俞总,该吃晚饭了,武主任让我带您去食堂!”

女孩个子不高,身材苗条,五官看上去挺舒服的。

“好的,谢谢你!”。

“我叫何艳芳,高岭本地人,我家离这儿不远,有空请俞总去我家里玩。” 女孩一边走,一边自我介绍。

从办公室出来,才注意到办公楼的后面,是一个围墙圈起了来的院子,大约有两三亩的面积。

院子正中央,一棵高大的白玉兰,枝繁叶茂,围绕着白玉兰树,砌了一圈圆形的花坛,花坛里栽种着许多兰花。

院子周边靠围墙的地方,随意生长着几棵香樟树。院子的正后面,是一座不高的小山,郁郁葱葱。

整个院子,虽然有些杂乱,但却很幽静,很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晚上食堂用餐的人并不多,是一些住在城里的员工以及值班人员,大约有十几号人。

从餐厅吃完晚饭出来,何艳芳陪着我在院子里走几圈,我俩边走边聊。

“高岭地广人稀,经济落后,但这里山林茂密,环境很好,所以咱们公司的茶场选在了这里”。

“这个地方,原来是高岭乡政府所在地,后来高岭乡与邻近的乡合并,这里就荒废了,公司买了下来,作为办公场所。”

“与我们公司一墙之隔的,是高岭小学,只有几个班的学生。学校由于人少,几个老师就在我们公司的食堂搭火。”

“公司一共有六十余名职工,大都是本地人,只有郑总和您几个领导,是从沙南来的”。

女孩边走边聊,有一搭没一搭的,断断续续给我介绍着公司的基本情况。

九月的南方,天气闷热。

散完步回来,早早地冲完澡。

来到三楼的办公室,将房顶的吊扇,开到最大档,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写着日记。

已经习惯了每一天,以记流水账的方式,将当天遇见的人和事记录下来。今天是来高岭楚南分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有很多的人和事,可以写在日记里。

正在埋头写字,一个身影忽然从纱窗门帘的外面钻了进来,我本能地站起身来。

“小俞总,怎么没去一楼值班室看电视呀!还在学习吗?”

是郑贤明,满脸堆笑地站到了我的桌前。

“郑总,您请坐!”我连忙合上笔记本,起身给他倒了杯凉开水。

郑贤明在旁边的破皮沙发上坐了下来,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还示意我也坐过去。

“小俞总,家在市里吧?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是啊,我家在沙南城西。我爸是省矿业集团沙南分公司的普通工人,我妈下岗了”。

不是有意要撒谎,只是不想让公司的人,特别是郑贤明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免得别人还以为我进公司,是走得后门。

日后才意识到,我这一无关痛痒的谎言,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烦劳,还有无法弥补的伤害。

“家里条件差点不要紧,自己努力就好!”

“我的家庭条件,与你很相似,虽然也在城里,但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当年没钱上高中,只能选择读了一个小中专,现在不也挺好的吗!”

“您是农学专家,特别对茶叶的种植,很有经验!”我随声恭维着。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啊!我这点小伎俩,这么快你就知道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哪里哟,郑总是美名远扬。”

“小俞总啊,我对你很有眼缘哟,第一眼见到你,就看得出来你很有能力,前途无量!只不过呢,最开始这几步路,可是非常关键的!” 既是迷魂汤,又是龙门阵。

“以后在工作中或生活上,遇到任何困难,尽管跟我讲,一定全力帮你。”

“我在这个地方待了快十年了,咱们集团公司收购之前,我就在茶场做事了。公司手下的人,都是跟着我一起打拼出来的,我的话管用!有什么事情,我吩咐一句,他们都会坚定地照办的!”

“还有啊,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要外传哈。雪峰食品公司正在谋求上市,据说核心员工,都会配股的哟。哈哈,如果运气好,一不留神,你就成为了百万身家的富豪哦!”郑贤明将头凑了过来,神神秘秘“咬着”我的耳朵说道。

看着我毫无反应的表情,郑贤明继续道,“是不是核心员工,还不是我说了算嘛!哈哈,除了我之外,咱们公司只要还有一个指标,哥哥我一定留给你!在哥哥面前,你可要好好表现哟!”

郑贤明边说边将手伸到我的大腿上,轻轻地拍了拍。

我本能地站了起来,坐回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郑贤明脸上一丝不快的神情,一闪而过,马上又恢复了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继续一句接着一句,喋喋不休。

刚开始还尽可能地应承着,后来就懒得接话了,整个过程,更像是郑贤明在自言自语地表演。

很快就是晚上九点了,这家伙还没有要走的意识。

“我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将他赶走呢?这么晚了还不走,不会对我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 心里犯起了嘀咕。

郑贤明赖着不走,还在继续大吹特吹他在高岭的丰功伟绩,半个小时又很快过去了。

本来就是强打着精神,到这个点了,实在是有些撑不住,我便站起身来。

“郑总,非常对不起,我有点困,想上楼休息了,过两天,再专程到您办公室汇报工作。”

见我起身要走,郑贤明也只好极不情愿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起身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回了来,伸出双手强行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松开。

一只手,肆无忌惮地,在我白嫩柔软的手背上,来回磨蹭着。

“小俞总,今后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哟,哥哥我一定帮你!”

“还有,有时间记得来我办公室看电视,我那里有空调,凉快着呢!”

后来我才知道,整个分公司,只有郑贤明的办公室和休息室安装了空调。

我很用力地将手抽了回来,一路小跑上四楼,飞快地钻进自己的房间,“哐”的一声将门关上。

真担心,他还会找个什么理由,又把我叫回去。

在房间里呆了好一会,估摸着郑贤明应该是走了,这才敢出来,径直走进卫生间,对着水龙头,反复冲洗刚才被抚摸过的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金大小姐的别样人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