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慕容羽神医狂妃不好惹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微雨

简介:明明是尊贵的侯府嫡女,却命运悲惨,渣妹害她失身,继母要置她于死地,只可惜,她们都打错了如意算盘,她早已是穿越而来的医学博士,医术高明,性格彪悍
三年前,她机智脱险,隐姓埋名,忍辱负重;三年后,她携萌宝和医药空间强势归来,报仇雪恨,只是与她合作的那位王爷,怎么非要自称是她娃的爹,对她死缠烂打,穷追不舍?

角色:顾倾,慕容羽

顾倾慕容羽神医狂妃不好惹免费阅读全文

《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失身

云熙朝,黑水庄。

庄内静寂无声,四下不见人影,惟有漆黑的半空挂着几颗零散的星子,闪闪烁烁,忽明忽暗。

昏暗的房间内,床上两道身影纠缠不休,墙上的影子随着月光上下起伏。

顾倾被压在男人身下,拼命地想要逃离,但属于年轻男人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催动了她体内的合欢散。

这要命的酥麻滋味儿,让她渐渐意识涣散,无论她是用指甲掐自己的掌心,还是用牙齿咬自己的舌尖,都无济于事。

她急促的呼吸,湿软的唇舌,似乎也在催动着体内的合欢散,一丝一丝地飘散在黑暗的空气中。

男人像是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合欢散气息的影响,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黑暗中,男人看不清顾倾的脸,但却牢牢记下了她的体香。
这香味儿,像是盛夏初开的茉莉花,又像是秋后新酿的甜酒,远比合欢散更为致命。
男人痴迷地闻着,不可抑制地陷入了疯狂。

不知过了多久,顾倾方才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
她摸了摸满身遍布的吻痕,就着月光,朝身侧看去,发现男人已经衣着凌乱地在床的另一侧睡着了。

月光下,他面如冠玉,眉若刀削,俊逸无比,但在他清晰紧实的腹肌上,却横贯着一道狰狞恐怖的伤口,不断地朝外渗着血水。

长得这么帅,做的却是禽兽的事!顾倾恨意滔天,猛地拔下头上的金钗,朝男人的喉咙刺去,但就在钗尖抵住男人皮肤的那一瞬间,她却又停下了。

这个男人是谁?他为何身受重伤,还要强暴她?不,她不能就这样让他死了,必须先等他醒来,问个清楚。
可是,他伤得这样重,就算她不下手,他绝对活不了,她得想想办法,给他缝合伤口才行。

可这黑灯瞎火的,她上哪儿找缝合针和羊肠线去?就算她是自现代穿越而来的全科医生,也是无计可施。

顾倾无奈地叹着气,无意识地转动手腕上的一枚缠丝金镯。
忽然间,啪地一声轻响,缠丝金镯上莲花绽放,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间熟悉的药库来。

空间手镯?里面装着医院为了表彰她的突出成就,为她专设的药库?她知道在穿越前,空间技术的运用已是常事,可她现在是在古代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侧的男人,已经发起了高烧,顾倾来不及细想,迅速从药库里取出了应急无影灯、各种消毒、消炎、退烧药品和手术器械,给男人缝起了伤口。

处理好伤口,男人仍没有醒来的迹象,顾倾却已经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天边泛起鱼肚白时,顾倾方才睁眼醒来。
她撑身坐起,却发现身侧的男人早已不见踪迹,只有一枚玉坠悄然从枕边滑落。

这是……那个男人遗落的?顾倾疑惑着举起玉坠。

玉坠温润洁白,花纹精致繁复。
中间那朵含苞待放的雪莲花,在初升的阳光下,烁烁生光,绚烂夺目。

>>>点此继续阅读《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全文<<<


第2章 替嫁

三年后,靖安侯府,柴房。

“说,你到底嫁不嫁!”

连氏一鞭子抽到顾倾伤痕累累的身上,厉声逼问。

顾倾勉力睁开眼,血水顺着额头淌下来,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骨头这么贱,嘴还挺硬。
”连氏没有得到回应,马上又加了一鞭子。

鞭子上带着倒刺,顾倾的胳膊瞬间血肉横飞。
刺骨的疼痛袭来,让她清醒了几分,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又身在何处。

她是靖安侯府嫡出长女,眼前面目狰狞的女人,是她的继母连氏。

三年前,她受辱怀孕,被送往田庄,生下三子。

三年后,父亲终于将她接回家中,等待她的,却是继母无情的毒打。

恨意混杂着疼痛,无边无际地袭来,顾倾奋力撑起身,将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了连氏的脸上。

“你好大的胆子!”连氏又惊又怒,抡起胳膊,一巴掌朝顾倾脸上扇去。

这时候,顾蝶飞忽然从外面跑进来,抱住了连氏的胳膊:“娘,您好好跟姐姐讲道理嘛,你光打她,她怎么会同意呢?”

顾蝶飞说着,掏出帕子,为连氏擦去了脸上的污物。

真是好一朵白莲花,难道她挨打,不正是因为她?顾倾看着顾蝶飞假惺惺地装好人,忍不住地冷笑连连。

到底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连氏听了劝,冲顾倾扬起了下巴:“只要你答应顶替蝶飞,嫁给齐王,我马上放了你。

顾蝶飞一手抹去唇边的血:“要嫁她自己嫁,凭什么逼我?”

连氏一脸理所当然地道:“齐王长得丑,脾气又暴,皇上还不喜欢他,毫无前途可言。
你二妹妹如果嫁给他,这辈子不就完了吗?”

她是如何能把这样不要脸的话,这么理直气壮地讲出来的?顾倾恨道:“为了成全她的这辈子,就要毁掉我的一生?”

“你的一生,不是早在三年前就毁了吗?”连氏阴阳怪气,“你三年前不知廉耻,与人私会,还生下了野种,你这样的残花败柳,配齐王正合适。

顾倾冷笑一声:“有本事你现在就打死我,不然把我逼急了,我把我未婚产子的事情捅出去,大家一起玩儿完。

“你!”连氏被气到,抓起鞭子,就朝顾倾身上抽。

顾倾就地一滚,勉强躲了过去,手上的伤口却在地面上摩擦,留下了长长的血痕。

这时候,窗外传来顾德全威严的声音:“既然她不怕打,就该及时换方法。
她的那三个儿子,不是已经接到府里来了吗?”

连氏马上心领神会:“蝶飞,你去好好陪那三个野种玩一玩。

顾蝶飞故意嗔道:“哎呀,娘,我不会带小孩子的,万一让他们摔一跤,跌断了腿,或是让猫儿抓花了脸,可怎么办才好?”

她刻意在“跌断腿”和“抓花脸”两个词上加重了声调。
顾倾如何不明白她们的意图,猛地抬起了头来,眼中燃起熊熊怒火。

连氏带着几分得色,笑得髻边的金步摇一颤一颤:“我劝你还是别嘴硬了,赶紧答应了吧,不然等孩子出了事,可就追悔莫及了。

畜生,竟拿孩子威胁她!顾倾紧紧闭上眼睛,前胸剧烈起伏。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好,我嫁。
但我有条件。

>>>点此继续阅读《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全文<<<


第3章 谈条件

“你还敢跟我谈条件?!”连氏柳眉一竖。

这时顾德全的声音从窗外响起:“什么条件?说。

连氏不敢忤逆顾德全的意思,只得闭了嘴。

顾倾道:“把我的三个孩子,送到祖母的明思堂去。

如今在这靖安侯府,有能力护住她孩子的人,大概只有她的祖母,老太君潘氏了。

连氏看向了窗外的顾德全。

顾德全略作犹豫,答应了:“依你。

连氏赶紧道:“你别妄想趁机跟老太君告状,老太君年纪大了,她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
你要是不听话,我多的是手段,让他们生不如死。

顾倾瞥了她一眼:“我既然答应了要嫁,就不会反悔,不是谁都跟你一样不要脸。

连氏气得扬起了鞭子,顾德全在窗外咳了一声:“不要节外生枝。

连氏只得忿忿地住了手。

顾倾被抬回了芜蘅苑,她第一时间支开丫鬟,转动缠丝金镯,从药库里取出医疗包,处理身上的伤口。

稍作休整后,她咬牙强撑,亲自送三个孩子去明思堂。

二宝顾逸轩抱着她的腰,眼泪汪汪:“娘,他们是不是打你了?你真的要替那个恶毒女人去出嫁?”

大宝顾沐辰敲了敲他的脑门:“曾祖母是好人,娘肯定是去找曾祖母告状的。

三宝顾熙玄连声附和:“对,对,告状,去告状。

顾倾搂着他们,轻轻摇头:“娘不打算去告状。

“为什么?”三小只异口同声地问。

顾倾微微一笑:“因为,娘不想再回田庄了。

就算她去告状,结局也不过是被送回田庄。
而刚才她挨的打,提醒了她,她必须留下来,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变得强大,这样才不会再让人拿孩子威胁她。

更何况,她在田庄的时候,听说她母亲当年死的蹊跷,她正好趁此机会,好好地查个清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三小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会乖乖的。

“好孩子。
”顾倾忍着伤痛,蹲下身去,亲了亲他们的小脸。

到了明思堂院门口,顾倾没有进去,她怕自己待会儿会舍不得。
不过,孩子们跟着祖母,她是一百万个放心,顾德全再怎么心狠,连氏和顾蝶飞再怎么嚣张,也断不敢把手伸到祖母这里来。

顾倾空间里的药有奇效,等她送过孩子,回到芜蘅苑时,身上已经没那么疼了。
只是这满身的伤痕,得养一段时间才能痊愈了。

她半躺到贵妃榻上,正准备歇一歇,忽然房门被人打开,顾蝶飞领着她的几个丫鬟婆子,趾高气扬地闯了进来。

哟,现在屋里没有旁人,她不装白莲花了?顾倾讥讽一笑,坐了起来。

顾蝶飞走到她面前,满脸嘲弄:“迟早还是答应了嘛,先前又何必装什么硬骨头,白白打了一顿打。

顾倾淡淡一笑:“你别得意太早,你嫌弃齐王,逼我替嫁,但你以后嫁的人,也许还不如他。

顾蝶飞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花枝乱颤:“那你恐怕要失望了,燕王与我情投意合,迟早会迎娶我过门的。

燕王?今上的大皇子慕容远?顾倾着实一愣。
三年前,燕王还是她的未婚夫,后来她在黑水庄失身,才被退了亲,怎么现在顾蝶飞跟他搞到一起去了?

>>>点此继续阅读《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全文<<<


第4章 当年真相

火光电石间,顾倾忽然明白了:“当年是不是你把我骗到黑水庄去的??你跟燕王早有奸情,是不是??你为了能嫁给他,才故意害我失身被退亲,好给你们创造机会,对不对??”

顾蝶飞拿帕子掩着嘴,笑得得意非凡:“你总算聪明了一回,可惜已经迟了。

原来当初害她失身的人是顾蝶飞?顾倾很想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去,但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仔细地想了想,问道:“当初你派去奸.污我的男人是谁?”

顾蝶飞满脸惊讶:“你都把他杀了,还问我这个?”她说完又幸灾乐祸地笑:“不过你杀了他又有什么用,你肯定在杀死他前,就失去了清白之身,不然又怎会怀上那三个野种?”

顾倾没有接话,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当年她刚穿越,就发现有个猥琐男想要强暴她,幸亏她是个医生,精通血管经脉,当即拔下头上金钗,精准刺中了他的颈部大动脉,才逃过了一劫。

所以顾蝶飞不知道的是,那一晚奸污她的人,并非猥琐男,而是后来跳窗而入的,长相俊美的男人。

但即便如此,顾蝶飞也是罪魁祸首,是她把原主骗到黑水庄,给她下了合欢散,再指使猥琐男强暴她,原主为了保住清白,触墙惨死。
而她穿越后,也正是由于合欢散发作,才无力反抗,让后来的男人占了便宜。

再后来,她怀上了身孕,被送往田庄,背负着污名过了这么多年。

前前后后,这可是好几笔账!顾倾越想越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顾蝶飞的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顾蝶飞的半边脸瞬间肿起老高。
她不敢置信地看向顾倾:“你敢打我??来人哪,把这个——”

啪地又是一声脆响,顾倾用另一个耳光,打断了她的话:“你确定要喊人?那我就不客气了,让大家都来听我讲讲你跟燕王的奸情吧。

顾蝶飞气道:“你没有证据,也敢胡说?”

顾倾笑了:“泼脏水这种事,还需要证据?

顾蝶飞马上哑了声,含怒盯住她,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她的心腹秦妈妈赶紧上前,给她递台阶:“二小姐,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还是先走吧。

顾蝶飞很清楚她这次落了下风,只得狠狠地瞪了顾倾一眼,转身就走。

“我让你走了吗?”顾倾伸手一抓,正好揪住了顾蝶飞的衣领。

顾蝶飞奋力一挣,领口散开,一枚温润洁白,雕刻着精美雪莲的玉坠,从她的衣领里滑了出来。

顾倾愣了一愣:“这玉坠,是我的吧?”三年前,她遗失了那男人落在她枕边的玉坠,后来怎么都没找到,却没曾想,竟在顾蝶飞身上。

顾蝶飞哼了一声:“不就是你亲娘留给你的坠子么,我拿来戴戴怎么了?”

这坠子,可不是她亲娘留给她的。
顾倾回想起那一夜侵犯她,致使她怀孕的男人,再看看这玉坠,恍若隔世。

往事浮上心头,顾倾懒得再与顾蝶飞纠缠,一把拽下玉坠:“滚吧。

她居然叫她滚!顾蝶飞顿时又添了一道气,转身离去时,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顾倾拿着玉坠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将它戴在脖子上,而是随便找了口空箱子,把它丢了进去。

>>>点此继续阅读《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全文<<<


第5章 进洞房

二月初二,靖安侯府嫡长女与今上第三子齐王大婚。

虽盛传齐王不得圣心,但毕竟是皇子,成婚当日,靖安侯府门前被车水马龙,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顾倾临上花轿前,被顾德全叫到了慎言堂。

顾德全神色肃穆,盯着顾倾看了一会儿,才道:“有一件事,为父得说与你知晓。
这一桩亲事,乃是御赐的婚姻,不过圣旨上说的是,赐婚齐王与靖安侯府嫡女。
所以你见了齐王后该怎么说,心里要有数。

原来圣旨上没有言明是哪个嫡女,怪不得他们敢在这种大事上糊弄齐王。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几年他们的好手段,抹去了她存在过的痕迹,导致皇上以为靖安侯府只有顾蝶飞一个嫡女,所以才颁下了这样的圣旨吧。
顾倾忍不住地暗自冷笑。

顾德全见她没有吭声,加重了语气:“你看在三个孩子的份上,也该记得不要乱说话。

拿孩子威胁她?顾倾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但这些年的磨难,早让她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当即躬身垂头,装出了乖巧的模样来:“爹,您放心,我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顾德全对她的态度非常满意,叫了连氏来,让她送顾倾上花轿。

连氏不放心,一出慎言堂,就低声警告顾倾:“你到了齐王府,最好乖乖地听话,不然就算有老太君,也护不住你那三个野种。

顾倾冲她一笑:“夫人可要帮我照顾好三个孩子,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在齐王府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连氏没想到威胁顾倾不成,反被她威胁,气得面色铁青。

顾倾施施然上了花轿,自个儿盖上了盖头。

花轿尚未抬起,顾倾就听见外面一片欢腾,许多人高呼着:齐王来迎亲了!

齐王贵为皇子,竟亲自来迎亲,他居然如此看重这门亲事?顾倾暗暗诧异。

喧天的锣鼓声中,花轿和嫁妆绕城一周,进了齐王府。
顾倾全程盖着盖头,什么也看不见,还好有喜娘引导,拜堂进洞房,倒也没出差池。

直到夜深,齐王慕容羽方才送走所有宾客,进了洞房。

顾倾听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停在她跟前,下一秒,她头上的盖头被掀了起来。

她抬起头来,眼前是身姿硕长,肩宽腰窄的男人,脸上却戴着一面银光闪闪,狰狞恐怖的鬼脸面具。

这就是传说中见佛杀佛,见鬼灭鬼的鬼面王爷?他竟连大婚之日都戴着面具?顾倾着实一愣。

慕容羽看着顾倾,亦是一愣,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很快就聚起了怒气:“你是谁?”

顾倾微微垂眼:“靖安侯府嫡出长女,顾倾。

慕容羽一甩袖子,一道劲风划过,桌上的红烛断成了两截:“你当本王是傻子?靖安侯府只有一位嫡出小姐,闺名顾蝶飞!”

顾倾平静回应:“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慕容羽探究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一言不发地出了洞房,去到偏厢,让人把她的陪嫁丫鬟翠燕叫了来。

“现下在洞房的,当真是靖安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慕容羽沉声问道,“你若胆敢欺骗本王,本王的刑房里有九九八十一件刑具,可以任你挑选。

“王爷,是皇上下旨,让靖安侯府把嫡女嫁给您做王妃,我们侯爷哪敢弄虚作假,不然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了?”翠燕叫着冤道,“洞房里的那位,千真万确是我们靖安侯府的嫡出大小姐。

>>>点此继续阅读《一胎三宝:神医狂妃不好惹》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