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地球后,她成了霸总偏爱免费阅读_降落地球后,她成了霸总偏爱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降落地球后,她成了霸总偏爱

作者:木之下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来自赫拉斯星的渺渺因为意外,误入空间隧道,被传送到地球。
经过隧道时一大部分的魔法被封印,渺渺需要在地球上寻找能和她产生感应的人解开封印,释放全部的功力,重新回到赫拉斯星。
时亦自从遭遇三年前的火灾,面部烧伤一大块,双眼也留下了损伤。从此他变得偏执,自卑,性格喜怒无常。
某个夜晚少女落在时亦窗前,银色月光洒在她淡蓝色长发上,她笑着打招呼,“你好呀,地球人,我找了28个国家总算是找到你了。”

第1章 你好,地球人

酒店内,一个极尽妖艳的女人,扭着盈盈一握的细腰,款款向时亦走过去。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戴着一副银色的面具,身着黑色西装,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定定地望着慢慢走来的女人。

即使是看不清前方男人的样貌,但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仿佛能看透人心里所想。

苏曼手心出了一层冷汗,虽然是戴着面具,但却丝毫掩盖不住周身散发出的高贵的气息。

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审视着她。

苏曼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扬了扬下巴,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时少。”她走到男人身边,芊芊玉逐渐攀上男人的肩膀。

下一秒手腕就被狠狠地握住,力气很大,苏曼感觉骨头都要粉碎一般。

“谁派你来的?”

时亦冷冷地开口,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摘掉面具。

面部大块像是被烧伤留下的疤痕,看起来十分骇人。

“啊!”手腕突然被人松开,苏曼重心不稳一下,倒在后面那张大床上。

虽然来之前就已经听说了时家三少之前经历过一场火灾,面上有很大一块烧伤后留下的疤。

但此时此刻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苏曼还是吓地尖叫一声。

时亦站来,压迫感更是强,一步一步向苏曼走过去。

他那双骨骼分明的手,扯着衬衣领子上的领带,显得更加禁欲。

苏曼吓得慢慢往后缩,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裹紧自己的衣服,声音发颤,“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时亦居高临下,不屑地看着苏曼,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我还不至于会对一个女人动手。”时亦面无表情,语气中没有一丝情感,“今天我可以放你走,你回去给你主子带句话,想弄死我,他大可以过来,不要靠着一个女人。”

苏曼错愕地看着她,似是没想到时亦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还不快滚?”

苏曼脸顿时如火烧一般,支支吾吾说:“是。”

她拎着包,不再多停留,踩着高跟鞋就急忙离开了这个地方。

整个房间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时亦坐回到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

外面风很大,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时亦微微睁开眼,阳台上散发出一道蓝光,两秒之后那光便化成了一个少女,坐在阳台上。

少女皮肤白皙,一头淡蓝色的长发,瞳孔也是淡蓝色的,像汪洋大海一般。

她不像是个普通人,耳朵上面尖尖的,服饰穿着也很怪异,像是书中所描述的精灵。

月光洒在她淡蓝色长发上,她看着时亦,满眼惊喜,“你好呀,地球人。”

时亦盯着踏着月光向他走来的少女,他坐直起来,眼里满是戒备。

少女声音很好听,美好的像是从不曾沾染人世间的烟火。

“我叫渺渺,来自赫拉斯星,我找了二十八个国家可算是找到你了呢。”

像是怕时亦觉得自己的模样太怪异,渺渺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这里的人的样子。

她手指动了动,刚刚那蓝色的光束又将她整个人环绕,她换了个造型。

T恤加短裤,很简单的搭配,头发也变成黑色的。

这么看起来,和普通的人没什么差别。

或许先前时亦还觉得是渺渺使得什么手段,但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即使是再高超的魔术也不可能做到这样。

时亦站起来,渺渺只到他肩膀的位置。

他并没有对眼前这个怪异的女孩感到惊奇,在他很小的时候听家里的老人讲过这些稀奇古怪的事。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魔法。

他微微低下头,凑近问:“你找我干嘛?”

见时亦愿意与自己交谈,并且没有害怕她,渺渺很开心。

但同时她脸又升起一抹绯红,要是让他知道了是因为自己贪玩,误入了空间隧道掉落到了地球,导致自己大部分法力被封印起来,那可就太丢人了。

渺渺含糊其辞道:“就是......你能帮助我,让我回家呀。”

”为什么是我?“

少女摇了摇手上蓝色宝石手链,”因为是这个告诉我的。“

看到那条手链的一刻,时亦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但转瞬即逝。

“哦?”他戏虐地笑了一下。

渺渺看着时亦脸上的伤疤,下意识地伸手摸上去。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脸上有这么大一块疤呢?

脸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传来,时亦抓住了那只不安分的小手,细腻的触感让他倒吸一口冷气,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直传心间。

“不觉得丑吗?”

渺渺睁着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摇了摇头,“不丑呀,你挺好看的。”

那双干净又澄澈的眸子,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真诚地让人觉得她不会说谎。

时亦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眼,“我不会帮你。”

“为什么?”

“我不愿意。”

好嘛!渺渺低着头,叹了口气。一时半会是不能说服他了,只能慢慢地求他帮忙了,她可不想永远留在这。

渺渺没多停留,变成一只蝴蝶飞了出去。酒店外面的路边上有一排树,她躺在最粗壮的树枝上,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渺渺一大早就去昨晚上那个地方去看,结果连个人影都没有。她昨晚睡得沉,找到了时亦她心里也稍微放松了点,不然也不会连连动静都没听到。

白天她的魔法很弱,和普通人差不多。夜晚会增强一点,每个月圆之夜,她体内剩下的一小部分魔法会到达一个顶峰。

渺渺只能顺着昨天留下的魔法线索,慢慢找着时亦。

这里的世界和她成长的地方很不一样,这里的人很多,不像她的家乡又小又冷清。那里周围的万事万物都是魔法变成的,千篇一律,没有感情。

一路上看她的人很多,渺渺不自在的摸摸自己的耳朵,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

“妈妈,那个姐姐好漂亮呀!”

一个手上牵着气球的小男生拉着身旁妇女的衣角,指着渺渺,奶声奶气地说着。

那个母亲看了一眼儿子指的方向,也被惊艳了一下,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渺渺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多人,以前她都是在夜晚行动,人迹罕至,她来去也自由自在。

她十分害怕,初来乍到一个新的环境,不懂这个世界的规则,不懂地球人的处事方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我已结婚了

渺渺捂着耳朵,加快了脚步,她紧张的全身发抖,生怕自己的不一样被人看出来。

她想赶快找到时亦,只要恢复了法力就好了,渺渺一直安慰着自己,就快要成功了。

"嘶!“

男人闷哼一声。

渺渺只顾低着头,没注意前方,像是撞上了什么人。

面前的男人,捂着腹部,刚刚没注意,被面前的小姑娘撞得好痛。

”喂,撞着人不知道歉?“

本来时泽东也没打算和一个小姑娘计较,道个歉就放她走,可眼前的女孩,只是低着头一动不动。

时泽东心里升起一股烦躁,渐渐没了耐心。

道歉?道歉该说什么话?

她将语言设置为中文模式没多久,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渺渺在大脑系统中正搜索着,白天法力太弱,搜索的速度也很慢。

见面前的人保持着刚刚地动作一动不动,时泽东推了她一下,看起来年纪不大,可别是碰瓷的。

大概过了一分钟,渺渺抬起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望着时泽东,认认真真道:”对不起。“

时泽东气急反笑,”不是,你愣了这么半天,就只憋出这三个字?“

渺渺这下纳闷了,不是他说让她道歉的吗?奇怪的地球人。

”难道还要加什么话吗?我刚刚没搜到呀。“

”小妹妹,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渺渺这下彻底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关键是她现在大脑系统速度太慢,卡死了!

渺渺点了点头,反正顺着他的话吧,地球不是有句话,说多错多吗。

”哈哈哈哈哈,算了我不跟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了,你在你们班肯定是成绩最差的。“

时泽东朗声大笑,但眼下还有正事,也没再跟渺渺多说。

见时泽东没有再为难自己,渺渺松了一口,继续顺着魔法线索找着时亦。

而此刻她手上的宝石手链忽闪忽闪的,看来是有时亦的线索了,渺渺四处张望着,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

”喂爸,那边的情况你安排的怎么样了,时亦大概什么时候到?“

听到时亦的名字,渺渺停下了脚步。

她和时泽东距离不太远,大约六七米的样子,这点距离,对于渺渺来说,偷听不在话下。

那边的人继续说着:”让‘皇宫’那边的人准备好,他昨晚上那么挑衅我,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渺渺悄悄回头看了一下,刚刚那人脸上满是阴狠,吓了她一跳。

这么说只要跟着他就能早点找到时亦了?

渺渺用自己那一丝魔法,变出来一个追踪器,装在时泽东车子下面。

比起找自己昨天留下的魔法线索,这一招果然管用多了嘛。

时亦东的跑车开得很快,渺渺只能跟在后面跑着,夏天太阳又大,但她却一点都不敢松懈,生怕她去的太晚,时亦走了怎么办。

等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没有什么法力,渺渺移动速度很慢,只能根据追踪器定位慢慢地找。

她脸上的汗水不断往下滴,头发也打湿了,看上去狼狈极了。

“小姐,你不能进去。”

渺渺刚准备进去,就被前台几个人拦住了。他们略带嫌弃的看着渺渺,都不太愿意靠近她。

今天里面有两位贵客在,容不得出半点岔子,否则他们这些人估计都得从这离职滚蛋。

经理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门口那儿的动静。

“哪来的小叫花子?”

“你们让我进去,我想找人。”

渺渺急了,好不容易找到时亦,为什么不让她进去呢?

经理过来,瞥了眼渺渺,阴阳怪气道:“小姑娘,你年纪不大可要学会自尊自爱,今天里面的客人,没有一个是你高攀得上的。”

手上的手链闪的更加剧烈,就连她的魔法线索也告诉她,时亦现在就在里面。

“我认识时亦的!”

经理上下打量着渺渺,倒真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或许是以前跟时家三少有过一段关系,现在又找过来了。

他毕竟在这边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什么样的有钱人没见过,这样的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最好骗了。

不过据说时家三少时亦,三年前因为一场火灾毁了容,长相是骇人的很,而这个小姑娘还去找他,当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啊。

经理在心里对渺渺又增加了几分鄙夷。

“你要不就到前面那个树下面等着,一会时少出来的时候,有什么话你再说吧。”

此刻他只想赶快把这个烦人的小女孩赶走,毕竟寒酸地站在这,看起来不免降低了他们‘皇宫’的档次。

见这会确实进不去了,渺渺只好耷拉着脑袋,到那棵大树下坐着。

她双手捧着小脸,坐在树下眼巴巴地望着那栋富丽堂皇的大厦,小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

渺渺不开心了,要是在晚上的话,她就可以用魔法隐形了进去找他,才不用被这些人拦着!

'皇宫’五楼上。

时亦正坐在窗户边优雅地吃着午餐,即使是面上有疤,但依然没影响自身的那股气场。

在来之前时亦就知道这是场鸿门宴,他这个堂兄和大伯,处处想置他于死地,昨晚那个苏曼就是他派过来的人。

本来时亦还以为时泽东会过几天才会采取行动对付他,没想到才一晚上就沉不住气了。

“弟弟呀,你说你其貌不扬,哥哥我好心给你塞个女人来给你解解闷,你怎么还挑三拣四呢”

时泽东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平时那些女人看见你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吧,不是我说,你这条件再挑下去可就真得孤独终老了。”

“胡说什么!”时泰装模作样地呵斥了儿子两句,“老三,你别往心里去,你哥哥这个人嘴最不值钱,但心里还是关心你的。”

关心他?关心什么时候能把他除掉吧。

时亦心里冷笑了下,但面上的功夫还是做足,“大伯,我知道。”

时家的人个个都爱装,即使心底 恨得牙痒痒,面子上功夫都是极好的。

管家老周在旁边听的冷汗直流,生怕三少一不小心就入了那对恶毒父子的道。

时亦倒是波澜不惊,只是微微抬眼,看了眼在楼下一直坐在树下的小姑娘。

他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嘴角。

“老三。”时泰也不打算绕弯子,直奔主题,“我们给你物色了一个妻子的人选,是叶家的千金,长得也是漂亮的,我和你哥觉得都没问题。”

时亦喝了口酒,甜中带苦,倒真是应了当下的局势,明面上和颜悦色,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

“老三,你不会不给我们面子的吧。”

时亦没说话,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敲着桌面,让人猜不透心思。

时泽东煽风点火道:“老三,我们可都与叶家商量好了,你这要是拒绝了,可就是不给我和父亲的面子,该不会一家人还要处处防着我们吧?”

老周咽了咽口水,这分明是在他们这边塞一个棋子过来。可若是不答应撕破了脸皮,就他们目前的力量,还无法与时泰和时泽东抗衡。

时亦轻声轻声浅笑了下,“不好意思二位,我已经结婚了,实在是与叶家小姐无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把夫人请上来

“你说什么,我们怎么不知道?”

“哥哥,不要这么惊讶,这就像我不知道你们也给我谈了婚事一样,我也不知情。”

时泽东实在没想到他会使这一招,平时他们也会暗中监视时亦,只不过最近几个月因为别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没怎么花心思在时亦那边。

莫非就是这段时间?

“老周。”

“是。”

站在旁边的人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

时亦抬了抬眼皮,看着还一直等在那儿的小姑娘,“去把夫人请上来。”

老周内心吓了一跳,什么夫人,商量好的没这一段啊?

他顺着时亦视线看过去,立刻懂了他的意思。

渺渺无聊地坐在那,玩着树枝,恍然间,她总觉得有道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可抬了抬头,却是什么也没有。

她现在内心无比后悔当时贪玩,就因为自己太过好奇传说中的空间隧道到底是什么样子,才会一不小心造成现在的结果。

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她现在还在太阳系,离自己的家好远啊。

按照地球人对宇宙的划分,赫拉斯星还在银河系之外。

“姑娘,请您跟我走一趟。”

突然有人跟自己说话,渺渺吓了一跳。

“去哪?”她仰着头呆呆地问着。

"时亦少爷让我接您上去。“

他说时亦找她。

渺渺反应了几秒钟,立马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之前的闷闷不乐转瞬即逝,她紧紧地跟在老周后面生怕他反悔。

看到渺渺又过来了,刚刚值班的经理又是一脸不耐烦,这个小姑娘怎么不听劝呢,先前才说了让她去别处等着,这才多久又来了。

“喂,我说你到底有完没完,都说了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经理双手抱拳,抬了抬下巴,没耐心地撇了撇嘴。

渺渺低了低头,她不太明白自己好像没惹他们,为什么还要不受人待见呢?

“经理,三少要的人也不能带吗?”

一直没吭声的老周发话了。

他这才注意到渺渺身边还跟着一个人,这人他记得,先前是跟着时家三少,时亦身边的。

”能......能带,当然能带。“

老周向来是不喜欢这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冷哼一声,不屑于与他们再过多交谈。

渺渺来地球后还没坐过电梯,这边的电梯是透明玻璃制的。她眼睛一刻也不眨地看着越升越高的电梯。

”这是你们这里的飞船吗?“

渺渺一脸单纯地望着老周,语气真诚,不像是在开玩笑。

老周一噎,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这姑娘怎么脑子有点不太好使呢?

真搞不懂,少爷把她找上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见到来的人渺渺,时泽东惊讶地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是你?你是老三的夫人?”

时亦笑了笑,走过去揽住渺渺的腰,从西服兜里拿出一块墨蓝色丝绸手帕,轻轻擦拭着渺渺脸上的汗珠。

他俯下身子将渺渺的碎发别到耳后,从背后看起来,像是新婚夫妻亲密无间。

时亦凑到渺渺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想让我帮你,你以后就得配合我。”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渺渺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只要能帮她回家,一切都好说。

见渺渺答应,他温柔地笑了笑,牵起她的手,”给二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夫人。“

时泽东显然不太相信,可疑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我今天早上还见过弟妹,她一个人在大街上,怎么你的夫人不和你待在一起,身边连个保镖都没有?”

渺渺牵着时亦的手,感觉魔法好像增强好多,和昨天晚上差不多了。

就连刚刚身体的那些不适都慢慢消散了。

“亦亦明明都说了,你为什么不相信?”

渺渺看着他,瞳孔渐渐变成淡蓝色,盯着时泽东的眼睛。

凭她现在的魔法,使用个催眠术还是绰绰有余的。

脑袋里越来越昏沉,时亦东有些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声音有气无力,“我相信你们。”

时泰诧异地看着儿子失常的行为,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转身恶狠狠的看了眼渺渺,目光交接的那一刻,身体就感觉乏力,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一般。

时泰像是木偶一般,呆呆地坐在位子上,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整个人就只剩了一具空壳。

”少......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老周一脸错愕地看着双眼无神的时泽东父子。

”你先下去吧。“

时亦倒是没太奇怪,转身对老周吩咐道。

老周应了一声,又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小太太。

”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老周一走,渺渺就忍不住在时亦面前邀功。

“很厉害。”他看了渺渺一眼,想抽回自己的手。

渺渺却是死都不松手,反而把他的胳膊抱的更紧了。

“跟着魔法线索来的?”

昨天他知道渺渺走的时候在他身上留下了线索,所以他将计就计,让他那个堂哥和大伯觉得自己稳操胜券,利用他们的自负摆他们一道,这么看来他时间算的刚刚好。“

”不是,我是跟着那个人来的。“她指了指时泽东。

时亦皱了皱眉,他没记错的话,时泽东是开车来的,看小姑娘刚刚满头大汗的样子,莫非是跟着时亦东的车一路追过来的?

渺渺低着头,”我白天魔法太弱了,顺着魔法线索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找到你呢,不过还好我偷听到他打电话,在他车上用我最后一点魔法变了一个追踪器,才找到这来的。“

”不过找到你了,我的魔法又变强了一点呀。“说着她笑嘻嘻地又在时亦胳膊上蹭了蹭。

A市现在正是盛夏,她又没有什么魔法。想到这时亦心里浮出一丝不忍。

他声音变轻柔了一些,”很累吧。”

这话说完,他觉得自己好像问了句废话。

渺渺倒是疑惑地抬头,大眼睛定定地望着他,“什么是累?”

她会流汗,却不知道累;会流血,却不知道疼;有喜怒哀乐,就是不懂爱。

时亦摇了摇头,“走吧,老周在等我们了。”

见他不肯多解释,渺渺也不再去想,反正找到时亦了她就很开心。

于是小姑娘乖巧的跟着男人,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我们只是互相利用

刚走到楼下大厅,先前那个经理吓得立马背过身去,生怕渺渺看见他了,要找时亦告状。

“渺渺,刚刚为什么在外面一直等着?”

他这话声音比较大,像是刻意说给某些人听的。

那经理赶紧吓得腿一软,都说时家三少生性残暴,性格喜怒无常,平时自己做事都是小心翼翼,今天真没想到会因为一个小丫头得罪了他。

此刻他只觉得一颗心要跳到嗓子眼了,整个人惶惶不安。

渺渺倒是不知道这些心思,时亦问什么就乖乖答什么。

她从系统库中将先前经理说的话找到,完完整整地复述出来,一字不差。

渺渺话音刚落,那经理赶忙过来,“扑通”跪在地上,连着先前和他一起拦着渺渺的人都跟着跪在他后面,不敢抬头。

“三少,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为首的经理颤着嗓子,生怕面前的男人发怒起来,让他混不下去。

时亦戴着面具,让人分辨不出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情绪。

那双黑眸闪了闪,盯着战战兢兢的男人,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那经理心跳漏了一拍,但却又不敢不回答时亦的问题,只好支支吾吾说:“我......我叫张训。”

渺渺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们好像很怕时亦,可是亦亦是个好人呀。

“我记得你们这的老板是叫白征是吧?”

听到他说白征的名字,张训全身的血液像是要凝固了一般。

“你们店有一个叫张训”男人在打着电话,语气不紧不慢,“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他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电话里的人像是又说了什么,时亦嗤笑了声。

“我太太在这边受委屈了。”

这句话一出,跪在那儿的那群人,顿时只感觉五雷轰顶,这个看起来有些寒酸的小丫头,居然是三少的太太?

没说几句,时亦挂了电话,牵着渺渺走出了这里,只留下那群人跪在那儿面面相觑。

“亦亦,他们好像很怕你。”

渺渺回头看了一眼,那群人还没有起来,她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她刚刚说错什么话了。

看着旁边的小姑娘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时亦有些无奈,“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太太,我必须要这样做。”

“太太是谁?”

“太太就是老婆的意思。”

渺渺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大脑里飞速地搜索着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地意思。

司机李兵已经等候多时了,见时亦过来,立马下车给他开门。

时亦上了车就将面具摘了下来,面上那一大块疤直接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上面那两个人怎么办?”

想起刚刚那些事情,周管家还是觉得有些玄乎。

“再过一个小时他们就好了。”

渺渺靠在时亦肩膀上,打了个哈欠说着。

前面的周管家和司机李兵都惊得说不出话来,愣在那儿,一时没什么反应。

三少的性格他们清楚的很,自从三年前那场事故之后,最是讨厌与人接触,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小丫头居然这么自然地靠在自家少爷身上。

“亦亦,我想关机休息了。”

亦亦??

时亦脸色不自然地清咳了一下,刚刚由着她这么叫没管,现在没外人了,戏也就不用再演下去了。

前面两个人自然也识趣地没有再继续关注下去,权当看不见,听不见。

他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又恢复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生硬和冷漠。

“我们是互相利用关系,我说过了,你配合我,我答应帮你。”

渺渺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明明上一秒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地球人怎么这么奇怪呀,比赫拉斯星怪异的天气还要怪。

渺渺叹了口气,决定不跟时亦计较。

她转过身子,关掉大脑系统程序,进入休眠状态。

见渺渺那边没了动静,时亦开始跟周管家吩咐着下一步的行动了。

“我们现在算是基本上跟时泰他们那边的人宣战了,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硬碰硬的话,也无非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男人揉了揉眉心,眉眼间满是掩藏不住的疲惫。

“老周。”他顿了一会,又接着道:“一会你带渺渺去办身份证明,然后我立马跟她把结婚证领了。等到时候叶家查起来,也只会怪时泰他们耍了自己,还不会到我们这边来。”

“是,三少放心。”

车内的气氛很沉重,后面的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后面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而旁边的女孩却是一脸天真烂漫的躺在那儿,仿佛不知人间愁滋味。

时亦看着她,一时间慌了神,他每天都过着处处小心谨慎的生活,一步走错,后面将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

就连他自己也忘了,他上次惬意放松是在什么时候。

等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渺渺一动不动,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时亦拍了拍她,刚接触到的那一刻,时亦心中有一瞬的惊慌。

她身体很冰,不像是正常的人的温度。

“渺渺?”

时亦将她抱起来,小姑娘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心跳也没有。

看上去就如同......死了一样。

听到有人叫自己,渺渺缓缓睁开双眼,到家了吗?

小姑娘揉了揉双眼,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恢复,唯独脉搏依然依然跳动的迹象也没有。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渺渺抬手遮了遮。

“亦亦,这是你家吗,像是城堡一样。”

渺渺看到豪宅的时候,眼里满是羡慕,他们那个星球很小,再加上又经过战争的洗礼,满是废墟。

最近几年才重新建造起来,这种富丽堂皇的大房子,她还是以前小时候从魔法书上看到的。

先前周管家已经通知过了,太太一会要过来,所以里面的人看见渺渺也没有太过诧异。

不管是手里做着什么事,只要看见渺渺,都是毕恭毕敬,“太太好!”

一路上,已经有好多人跟渺渺问过好了。她有点不太适应这种情况,只好转过头,眼巴巴地看着时亦,向他求助。

他宠溺地揉了揉渺渺的头,“你不用太紧张,现在你是这里的女主人,这是他们该做的。”

“好了,让张嫂带你去浴室洗澡,一会还要去办身份证明。”

渺渺乖巧地点了点头,她喜欢跟时亦亲近。

这里的面帮佣,无不是在议论着少爷对这位新太太宠爱有加,至少在他们看来是这么回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