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我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免费阅读_失忆后,我发现了惊天大秘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失忆后,我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作者:江曳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一次事故,温子芸记得所有人却唯独忘了宁斯行。记忆之花一点点盛开,意外的失忆却没有那么简单!“什么!小丑竟是我自己!”失忆的开始,真相的帷幕也被慢慢拉开......“你的失忆,是我能让你爱上我的机会。”“她永远只会是我的!”
惊!我到底发现了什么!

第1章 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咖啡厅。

“温子芸,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什么吧。”

一位穿着贵气的女人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举手投足间尽显淑女风范,不经意间流露成熟女人特有的感性与冷静,只见她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杯,轻轻地吹着,杯里的咖啡吹起小小的波弧。

“阿姨,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妇人对面端坐着一名少女,一身素白的长裙,杏眼微弯,白皙的小脸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尽管她的表情没有任何的瑕疵,但桌底下紧勾着的小手却暴露了她的紧张。

“我希望,你能离开我的儿子。”女人秀眉一挑,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杯沿,端庄的直视少女。

“阿姨,我很喜欢阿宁,我不可能离开他。”温子芸小嘴微启,扬起一抹笑,没有回避 投在她身上的目光。

她很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对面女人的压迫,目光如炬,眼神中带有高傲的姿态,果然是久居高位的女子。

“温子芸,我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仗。”

尽管温子芸拒绝了她,但陈昕却没有任何的不悦,从背后拿出手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支票。

纤细的指尖摁着支票移动到了温子芸的面前,“这是五百万的支票,你应该明白。”

温子芸起初有些诧异,意料之外,随后说道,“阿姨,这种‘拿着五百万离开我儿子’的戏码不用再上演了吧,我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会离开阿宁的。”

温子芸看见面前的支票,真的很想笑,这种老套路已经烂大街了好吗?

她是不是该回一句“难道你的儿子只值得五百万吗?”

“嫌少?”陈昕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空头支票,“你可以自己填,怎么样?”

“阿姨,是不是我填几个亿都行?”

温子芸陡然身起一股玩味,佯装认真的拿起支票,微嘟小嘴,像是一幅苦恼不知该填多少钱的俏皮模样。

陈昕见状,一脸了然,本以为这女孩子多多少少有些骨气,没想到,又是一个嗜钱如命的拜金女。

她儿子的眼光真差。

“当然。”陈昕点了点头,即便心里看不起她,表情依旧是保持端庄大气的模样,找不到一丝破绽。

随后的动静却令陈昕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温子芸把支票撕了。

温子芸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件“离不离开她儿子”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小手捏住支票两端,把桌上的两张支票撕成两半,轻轻的放在陈昕面前,“阿姨,我不会离开阿宁的,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温子芸拿起包,走向收银台,付了账便离开了。

背过身去的温子芸,俏皮的小脸上尽是笑意,妥妥像个得逞的小孩子。

即便是再三被拒绝,陈昕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结果在她的意料之中。

陈昕轻笑一声,也不再掩饰自己,清冷的眸子染上一抹蔑视,拿起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喂,今晚动手,先把那个东西想办法让她吃下,钱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说完,看着温子芸离去的背影随意的勾了勾嘴角。

温子芸,你必死不可。

咖啡厅离温子芸家近,温子芸打算步行回家,回家路上却遇见了隔壁的邻居,虽然温子芸不是很喜欢这个邻居,但礼貌还是要象征性的打下招呼。

关于这位邻居,街坊邻居都议论纷纷,听说这个人极其胆小,却又喜欢赌博,父母的资产被他败光,而他依旧不知悔改,越赌越大,不得已家里人和他断绝了关系,只留了一套房给他居住,不至于无家可归。

虽然这些都是街坊内茶余饭后的谈论,不知真假,舍弃这些温子芸却很欣赏他的绘画, 之前意外见到他画的一幅画,随性且洒脱,他的艺术天分很高,可惜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李叔的死

“李叔。”

听闻声音,本在街头东张西望的李叔,看见温子芸像看见救星一样,急匆匆的跑来。

“小芸!”

李叔小跑到温子芸跟前,神色紧张,额头脖颈布满薄薄一层汗。手

“怎么了?李叔。”

温子芸看李叔满脸大汗,好心拿出纸巾递给李叔,没想到李叔接过的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杯饮料。

李叔看着温子芸,欲言又止,嘴巴张了又张,就是不说话。

看的温子芸很疑惑地问道“李叔,有什么事吗?”

“小、小芸,你能帮李叔喝、喝一下这个饮料吗?”说这句话时,李叔整个嘴唇在颤抖,眼睛左瞟右瞟,就是不敢直视温子芸,左腿不自觉的抖动着。

温子芸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为......为什么要我帮你喝?”

似乎被问住,李叔焦急的挠了挠头,左腿抖得更厉害了,眼神也更加飘忽不定,“这、这是李叔做、做的饮料,你、你品尝一下味道。”

李叔见温子芸迟迟没接过饮料,拧开盖子硬塞到温子芸手里,手托着杯子底部,怂着往温子芸嘴的方向送,“帮帮李、李叔,你、你可以给点意见给我!”

纵使李叔迫切的眼神让温子芸很不舒服,但碍于礼貌还是小抿了一口。

总不会害她吧。

味道怪怪的,像白开水,但是却又有一丝苦涩,像是一股药味?

温子芸皱了皱眉。

亲眼看着温子芸喝了饮料,李叔的表情顿时轻松许多,脸也红润了不少。

“这杯送给你了,李叔先走了啊。”

说完,李叔把盖子塞给温子芸,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温子芸一脸疑惑,什么情况,不是让她尝吗?

她还没说味道怎么样呢,就走了?

既然李叔说给她了,那她就有处置权,这么难喝的饮料还是扔了吧。

温子芸随手扔在垃圾桶里,便离开了。

只见李叔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巷,一个带着口罩的黑衣男子从兜里掏出一个鼓鼓的信封,李叔弯着腰,谄媚的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里面满满的一叠红钞票。

男子鄙夷的看着眼睛发光正在数钱的李叔,不悦的说道,“她没发现吧。”

“没有没有。”李叔满脸讨好,一笑脸上的褶子堆在一起,“老板,下次再找我,我还可以继续帮你。”

男子一口回绝,叮嘱李叔守好自己的嘴,便离开了。

李叔原地快速数着手里的红钞票,嘴里嘀咕着,“一万一,一万二......”

这时,巷子入口进来另一位黑衣男子,手里握着刀,脚步轻缓的靠近李叔,阳光折射在刀背上泛着冷光,喧嚣着死亡的号角,背对着巷口的李叔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靠近,沉浸在数钱的快乐中不亦乐乎。

黑衣男子从后面一把捂住李叔的嘴,锐利的刀锋迅速割破脖颈,鲜血刹那间如涌泉般喷出,飞喷出的血珠沾染到了黑衣男子身上,黑衣上血红点缀,满身的杀意还未散去,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魔,他手法熟练的放倒李叔,夺过他手里的钞票,低头李叔的表情,轻笑声,愉悦 的吹着口哨离开了。

躺在地上的李叔身体抽搐着,嘴里不断的涌吐鲜血,苍白的脸上满是震惊,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巷口的方向,敌不过鲜血流走的速度,李叔手顿然落下,死不瞑目。

温子芸刚走没多远,垃圾桶来了两个约莫八九岁流浪的小孩,浑身脏兮兮的,踮着脚尖扒拉了下垃圾桶,惊喜的发现有一瓶还有半瓶的饮料,其中一个小孩拧开,大口大口的喝着,像沙漠里渴了好久一样,喝的太急嘴角溢出些液体,滴落在地上。

不一会儿,饮料喝完了,小孩离开的脚步虚晃,走没两步路直直的栽倒在地,口里吐着白沫,旁边路过的行人嫌弃的绕道而行,选择性的忽视。

这一倒把旁边小孩吓哭了,好一会儿,小孩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却在询问旁边小孩是谁,无论旁边小孩怎么解释,晕倒的小孩都不肯相信自己认识他,冷漠的站起来就独自离开了,只留下旁边的小孩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惊喜?

傍晚,温子芸吃完晚饭,突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来电。

号码归属是本地。

“喂?”

“您好?是温子芸吗?”一个女声热情的询问。

“对,是我。”

“您好,您的男朋友为您准备了一个惊喜,车已经到楼下等您了。”

“我男朋友?”温子芸有些迟疑,宁斯行给她准备的?

“麻烦您稍等......”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您男朋友是宁斯行先生对吗?”

“是的。”

“那您准备好就下楼吧,车已经到了。”

“好。”说到这,温子芸没有任何疑惑,宁斯行之前也有准备过类似这样的惊喜,所以很快,温子芸就打扮好,下楼果然看见一辆白色大众。

司机摇下车窗,着装有些“严谨”,头顶戴着一顶黑帽,脸上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见一双锐利的眯缝眼,“请问是温子芸小姐吗?”

司机的嗓音很沙哑,听着有点瘆人。

“是的。”

司机下车为温子芸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一上车温子芸就闻到一股很刺鼻的味道,温子芸边用手在鼻子处挥了挥,边把车窗摇下,“师傅,这车怎么一股味道啊?”

“哦,刚去清理了,等一下就散了的。”

温子芸还有一个疑问,“师傅,你们是要求都穿的这么......吗?”

司机没料到温子芸会这么问,怔愣了一会,回答道,“是的,公司要求。温小姐,我们出发了。”

“请问,目的地是哪?”

“温小姐,宁先生说要保密。”

温子芸自从上了这辆车,心头一直怦怦跳个不停,并不是因为宁斯行的“惊喜”,而是直觉告诉温子芸,不对劲。

手机拨打宁斯行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一连几个都是同样的情况,温子芸只好作罢,安慰自己可能真的在准备没有听到吧。

不知不觉间,温子芸发现他们从市区出来了,越往郊区开,这条公路上渐渐的看不见其他车辆,寂静的公路上只有他们一辆车。

车子的右侧看不见底的悬崖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只见弯弯的月亮在高挂空中,远处的海面微波荡漾,倒映着月光。

这里的道路旁没有防护栏。

温子芸心头十分不安,手下意识的紧紧握着手机。

猝然,司机一个急刹,毫无防备的身子往前倾倒,转头对温子芸说,“温小姐,您稍等片刻,惊喜即将到来。”

温子芸缓慢犹豫的点点头,打开手机,却发现这个地方没有信号。

司机趁她看手机的空挡下了车,锁上了车门,“咔擦。”

温子芸听到声音猛地抬头,驾驶位已经没人了,急忙去拉车门,却发现根本打不开,温子芸只好用力的拍击着窗户,“开门!开门呐!救命!”

密闭的空间,冷清的公路,已经抄手而立站在不远处的“司机”,巨大的无措感深深席卷而来。

“哔——哔——哔”

一辆大货车从前方道路逆行驶来,车的行驶轨迹却不在它本应该的道路上,而是直直的朝温子芸所在的车急速行驶。

这!根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温子芸没有工夫发愣了,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往窗户四角使劲砸,紧紧咬住下唇,看着大货车急速的向自己驶来,手上的动作加快!

害怕,无措......

强大的压力感又一次袭来,用力挥动着的双手也渐渐无力。

“嘭!”

大货车狠狠地撞向了小轿车,小轿车车头被撞的凹陷了一块,抵抗不了如此快速的冲击,被大货车撞得急速倒退,车内的人也由于速度太快,头狠狠地磕在了车窗上,而后整个人后仰。

刹那间,轿车坠下悬崖,坠入海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坠海

坠下悬崖的那一刻,温子芸的身子腾空,仿佛开了慢倍速,她清晰的感觉到身子悬空随之而来的失重感,也清楚的看见送她来的那个男人的面孔,刀疤小眼尖脸!

他的口罩已经摘下,站在悬崖边,微笑着冲她挥着手。

那个笑容阴冷、邪恶、愉悦......

温子芸死都不会忘记这张脸。

急速的坠落,下坠惯性温子芸的后脑勺又一次狠狠地撞向车座椅。

“哗啦”。

重物击落水中,荡起万千水花,水快速的吞噬着庞大的“不速之客”。

温子芸这时只能寻求自救,她学过游泳,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平静的心态,温子芸环视整个车厢,她必须用最快速的办法赶紧离开车内,车很快就会被水淹没。

在危机的时刻,脑海间快速闪过之前学过的自救知识。

顾不得后脑勺的疼痛,温子芸摸索着后备箱锁孔上方,这时,水已经淹没到温子芸的脖子了,得加快。

温子芸的手继续摸索着,摸到了一个拉环,用力一拉,里面是一个孔,用力一摁,后备箱开了!

天不亡她!

车厢内瞬间被水淹没,下降的更快了,脚借车厢用力一蹬,温子芸感受着,水在身体快速滑过的刺痛感,肺部的空气一点一点的在减少......

温子芸快憋不住了,硬撑着,忍受着肺部空气稀缺导致的难受、窒息,顾不得那么多,氧气才是最重要的!

道路上小轿车坠落的边缘,站着一名黑衣男子,低头看着海面上的变化,确保车完全浸入水里,等待片刻,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拇指大的红色按钮,“谁让你活该呢?可惜一个这么好看的妞了。”男人的拇指摁下,海面响起一阵爆炸声,火光四起,看着这一幕,男人愉悦的笑出了声,把手里的按钮抛向海里。

这时,肇事的大货车的灯光闪烁着,男人转身离开,大货车里还坐着一个黑衣男子,拉下手刹,拿出一块砖放在油门处,车缓慢开始启动,男子快速跳下车,叉着手大笑看着大货车一步步“自取灭亡”。

两名黑衣男子相视一笑,其中一名掏出手机。

“喂,任务完成。”

另一边的宁斯行,疯狂拨打着温子芸的电话无人接听,刚刚她的闺蜜林珂之打电话给他,问他温子芸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和他在一起,可是他今天突然有应酬,这会才刚结束,她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宁斯行有些着急,温子芸不是会那种不接电话的人,怎么回事?

宁斯行见打不通电话,只好驱车来到温子芸家门口。

“芸芸!芸芸!你在家吗?芸芸!”

无论宁斯行怎么拍打就是无人回应,这时林珂之也赶来了,她有温子芸家的钥匙。

打开门,宁斯行急忙喊着,“温子芸!”

卧室,没人;浴室;没人;阳台,没人......

那她去哪了?

电话打不通,林珂之提议会不会在父母家,可赶到父母家,温子芸也不在,这下坏了,大家都慌了,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突然不见呢?

如果温子芸去哪了一定会告诉他们的,就算不打电话也会发个信息告知,可这回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凭空消失了。

宁斯行绞尽脑汁想着温子芸平常会去的地方,可能去的地方,都去找了一遍,没人。

情急之下,宁斯行收到林珂之的电话,说找到线索了。

林珂之去保卫那查了监控,发现八点五十七分,温子芸上了一辆白色大众汽车,驶离了小区。

通过监控得知了汽车的车牌号,宁斯行立刻给在警队的好友简远铭打电话请求帮助,好友很给力,很快查出温子芸最后消失的地点——海岸大路。

海岸大陆因地处偏远,人烟稀少,沿海而行,汽车进入了监控死角,之后的道路都没有监控,海岸大路很久前就已经禁止通行了,加上海岸大路有些偏僻小道可以进出,因此无法查询之后具体的路线。

简远铭查询了那辆汽车的车牌号,发现是个假车牌,只好尽可能的仔细排查海岸大路所有出口可能出现有嫌疑的车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一夜,众人无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