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仙缘免费阅读_天玉仙缘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天玉仙缘

作者:不沉的小陈

类型:玄幻

简介:炼气百年终黄土,金丹千载亦空无。
长生逍遥皆虚妄,唯余残身忆孤独。
上古大妖重现,陈辰一夜冲上筑基!剑挑群雄举世无敌,一十三剑斩碎虚空!
他带领整个修真界打出域外,却发现宇宙的尽头竟然是……

第1章 上古至宝

“小辰哥,你难道又……?”

“十年,十年了,我大抵还是无法筑基。”

“辰哥别灰心,你上次不是还说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是啊小辰哥,在外门待着不也挺好的嘛。”

丰收谷内,一群与陈辰相善的外门弟子七嘴八舌地说道。

陈辰苦笑着摇摇头,十年,他苦熬了十年。

这已经是陈辰十年来,第五次筑基失败了。

陈辰不甘心一辈子在灵田里刨食,可他却始终迈不过筑基这个鸿沟。

他辛辛苦苦攒了十年的家底,全都赌在这虚无缥缈的筑基之路上。

其实,这群外门弟子并无嘲讽之意。

可一想起半月前刘长老透露过的事情,陈辰心情就很沉重。

三个月后便是门派考核!

刘长老的意思很明确,既然他筑基无门,不如早早下山寻个事做。

陈辰如今已是穷途末路。

摸了摸胸前白玉,陈辰抓着震灵锄,面无表情地向郁郁葱葱的灵田走去。

望着陈辰略显萧瑟的背影,老王头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两人是忘年交,皆属青水界清虚剑派外门。

两人可谓是同病相怜。

老王头天赋极差,他在外门足足耕了四十年灵田。

而陈辰,在外门待了十八年,确切的说应该是十年。

真正的土著“陈辰”,早在八岁那年便死了。

现在的陈辰,乃是一个天赋不佳的穿越者。

靠着前世耳濡目染学来的察言观色,人微言轻的陈辰才慢慢地在外门站稳脚跟。

清虚剑派山门内灵气也算浓郁,可不知为何陈辰始终不得筑基。

“算了,能活着就算烧高香了。”

“大不了就下山,做个散修多自在!”

摸着胸前白玉,陈辰坐在地上自嘲地说道。

陈辰前世患有怪病,二十岁那年在学校安静地睡去。

醒来之后,他就成了清虚剑派下,一名默默无闻的外门弟子。

知晓他真正身份的,只有这块无名白玉……

“小辰哥,这是俺摘的果子,你吃!”

冯老四是陈辰的客户之一。

按照他们定下的约定,陈辰每月会为他的灵田施雨四次。

陈辰也不客气,抓起果子在身上擦擦便吃。

租种门派灵田的外门弟子有上百位,哪个没请陈辰施展过《云雨诀》?

这部浅显的水行灵植法诀,是清虚剑派无偿传授的。

外门弟子中,修炼这部水行灵植法诀的不在少数。

但唯有陈辰修炼到第二层,经他施展过《云雨诀》的灵田,收成会多出半成!

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靠着二层《云雨诀》,陈辰在外门如鱼得水。

休息了快半个时辰,陈辰继续挥动震灵锄。

一品震灵锄,长约六尺,上刻阵法——“震”,灵植常用灵器。

阵法虽然简单,却可以将灵田内的灵气团震散,如此便能保证灵谷品质、增加产量。

待锄完最后一块灵田,已是正午时分,陈辰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椎,扛起锄头离开。

两刻钟后,疲惫的陈辰终于回到他的独家小院。

为了拿下这个独家小院,陈辰花了五颗二品晶石,这价格都够买五柄震灵锄了。

刘长老,可是外门里出了名的“生意精”。

两米高的石墙爬满了不知名的杂草,院子内还挖有一口池塘,十几条青鱼正吐着泡泡。

在星辰的柔光之下,陈辰沐浴更衣完毕,开始打坐。

他盘腿坐于蒲团之上,双手环于丹田,以神识牵引丹田灵力,使之在各处经脉缓缓流转。

灵力在全身灵脉运转一周,称为一周天。

感受着经脉传来的肿胀、酥麻之感,陈辰心中默默运起《正心经》。

如此虽需心分二用,但修炼起来却事半功倍,这是陈辰自己摸索出来的。

一品中阶《正心经》,传闻乃是本门祖师清虚上人所创。

这部《正心经》是清虚剑派外门弟子的主修心法,比起市面上的心法要强上一些。

运转《正心经》可保心神安定、免入魔之祸,但很少有弟子会以此作为突破筑基的功法。

毕竟,《正心经》只是一部一品中阶心法。

清虚剑派,可是剑修门派。

此时若有掌握“灵视之法”的修士在,就会看到陈辰修炼时的诡异景象。

空气中游离的灵气被神识牵引,缓缓渗入陈辰四肢百骸,一点一滴的壮大那股灵力涓流。

诡异的是,当体内的灵力运转一周天,将回丹田之时,却有一半灵力被白玉直接吞噬!

或许,这就是陈辰筑基失败的真相。

天空中遮月掩星的云团缓缓飘散,露出一轮明月。

忽然,一道淡淡的光柱自月盘射出,将专心修炼的陈辰笼罩,只见他胸前有白光一闪而逝。

咔嚓。

白玉发出一道微不可察的碎裂之声,原本光泽暗淡的白玉竟变得白如凝脂。

“唉~”

“有鬼?”

陈辰强行中断周天,有些惊恐地说道。

“答对了,但是没有奖励哦~”

“卧槽!”

一道虚影出现在陈辰身前,虚影一抖向陈辰传出一道神识。

还没等虚影凝实,陈辰大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这倒不能怪陈辰胆小。

他当初穿越之后,足足用了三年才说服自己这个无神论者,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怕鬼。

尤其是面前这位活了上千年的老鬼。

这虚影,便是被囚禁在天玉三千年之久的胡天。

天玉,乃上古至宝。

数千年前那位征天伐地的妖帝,就是靠着这天玉,才夺得半壁天下。

可成也天玉,败也天玉;后来妖帝被诛、身首异处,头颅传遍万界。

掀起这场征伐的天玉,最终也被修士领袖元始剑尊弃出天外。

而胡天,则是被囚禁在天玉内的,妖帝三十六爪牙之一。

整整三千年过去,曾经叱咤一方的大妖们一个个湮灭,激不起丁点水花。

如今,只有胡天残魂尚且苟延残喘。

若不是十年来天玉一直吞噬陈辰灵力,一直处于沉睡的胡天,也只能化作一团飞灰。

“当年你们欠下的账,是时候还了!”

虚影嗖的一声进入天玉,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去芜存精

翌日清晨。

“呼,我没死?”

没死就行、没死就行!”

“肯定是因为要检验灵谷,压力太大了。”

陈辰一个鲤鱼打挺,抚着胸脯说道。

两刻钟后,穿着一身短打的陈辰来到丰收谷,只见谷内人头攒动、一片嘈杂。

丰收谷内忽然变得安静,陈辰顾盼左右,发现原来是一本正经的刘长老来了。

陈辰也一本正经的冲刘长老拱了拱手,随后为每月一次的检验做好准备。

见“生意精”虎视眈眈,往日嬉笑怒骂的外门弟子们纷纷低下头,各自在心中默默祈祷。

“还是老规矩,开始罢。”

如同麻杆似的老刘,悠哉悠哉的躺在太师椅上冲陈辰摆摆手。

陈辰得令,扛起锄头、提着木桶就向灵田走去。

清虚剑派规定,每月巡检灵谷,不达标者甚至会被收回灵田。

检验灵谷的工作不算麻烦,内容仍旧是老一套:

查看灵田内的灵气含量、灵谷长势、虫害情况。

以往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都是由资历最老的老王头负责。

但因包庇同门,后来检验灵谷这份差事就落在陈辰头上。

好在陈辰早就提醒过众人,临近中午检验结束时,仅有五六个外门弟子灵田不达标。

待刘长老走后,一众外门弟子欢呼雀跃。

不达标的几人拿出功勋玉牌,准备感谢出手相助的陈辰。

陈辰笑着摆摆手,催促他们尽早补救。

清虚剑派规定,凡租种本门灵田者一律交租,外门弟子三成、内门弟子两成。

理论上,灵谷亩产可达八百斤。

但外门除了陈辰,似乎从来没有人能达到。

正常情况下,每亩灵田最多收获六百斤。

灵田,是这群外门弟子的命根子。

在外门这个大染缸里,陈辰不只是刘长老的马仔,同时还是这群修士的利益代言人。

要是没有这份能耐,陈辰一个外门弟子如何买的起五颗筑基丹?

“唔,修士的生活真是蛮有意思呢。”

陈辰面色一紧,旋即大步离开。

直到他回到小院,开启纸糊一般的法阵后,这才劫后余生似的瘫坐在地上。

一抬头,却见胡天用戏谑的眼神盯着自己。

若非胡天直接出手将他神魂定住,说不得陈辰又要晕倒。

“真是想不到,天玉竟会认你为主?”

“你到底是谁,天玉又是什……什么?”

“喏,你胸前那块白玉便是。”

“这,这不可能!”

陈辰声音有些颤抖。

“天玉上任得主是我主人,险些统一各界。”

“我身为爪牙,被困在天玉上千年。”

胡天平静地讲述天玉来历,如同局外人般。

陈辰目瞪口呆,白玉是父亲的遗物,如何就成了什么妖帝的宝贝?

“说起来倒是要补偿你,这个小玩意儿算是见面礼。”

“不算什么高端货,筑基却是够了。”

“我如今神魂勉强保持不散,日后再叙。”

胡天并未过多解释,向陈辰眉心屈指弹出一颗光点,随后化作一团白烟进入天玉。

轰!

光点在陈辰识海炸开,化作一个个字符。

陈辰探查着识海里忽地浮现的数千个字符,这竟是一部叫做《星辰锻神》的神识功法?

待他将功法记于心中,识海之中的字符尽皆散去。

陈辰对这部闻所未闻的功法很是戒备。

他虽然是个没有天赋的穿越者,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十年来可从未听说过有哪部神识功法,是靠着外物提升自身的。

“练这个《星辰锻神》,不会爆体而亡吧……”

“听那家伙的意思,应该不至于骗我吧?”

权衡再三,陈辰还是坚持初心,做散修总比丢命强。

他不准备修炼这部,透着一股邪劲儿的功法。

三日后。

“你觉得本长老特意前来,是为了骗你这个炼气八层弟子?”

“这……”

“这是上面的决定,你小子自求多福罢!”

刘晓脸色凝重的朝天一指,重重地拍了拍陈辰肩膀,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这次,刘晓并未收下青鱼。

掌门谕令:本次考核,去芜存精。

池塘边,陈辰神色复杂的来回踱步。

刘长老今日特意来知会他,便是希望他早做打算。

虽然抠门的刘长老十分器重懂事的陈辰,但他再大还能大过掌门谕令?

“要不,试试那个功法?”

“人死鸟朝天,干!”

“大不了老子下山做散修!”

陈辰心一横,打出控制玉符升起阵法,而后盘腿坐在蒲团上运转《星辰锻神》。

“神识游于外,攫星辰之力……”

陈辰小心翼翼地控制一丝神识探出体外,可任他如何牵引,却全然不见一丝星辰之力。

陈辰不死心,又分出几道神识,如同触须一般漫无目的地伸展。

“嗯?”

陈辰眉心深处,神识凝成的小人,盘腿打坐的身形忽地颤抖一下。

正在内视的陈辰似乎生出一丝错觉,神识小人似乎凝实了那么一丢丢?

这种感觉很微弱,但却极为真实。

忽然,又一个光点落下,瞬息间便被陈辰纤细的神识触手所吞噬。

光点,正是《星辰锻神》所说的星辰之力。

其实,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星辰砂。

星辰砂,四品材料中最稀有的那一小撮。

若是炼制高阶灵器时掺入百粒星辰砂,那这件灵器的身价最少能翻上一番。

要知道,星辰砂可是论粒卖的!

翌日。

由于十年来养成的谨慎习惯,陈辰一连施展了三次敛息诀才作罢。

由不得陈辰不谨慎,他昨晚第一次施展《星辰锻神》,一夜之间修为竟直接冲上炼气九层!

虽然陈辰每次筑基后修为都会跌至八层,但以往最快也要半年才能修炼到炼气九层。

他哪里知道,这部《星辰锻神》是一位已经陨落的大妖留给胡天的。

妖族,最重神识。

这部神识功法便是这位强大的大妖所创,妖族本就是集天地万物之精华而降生的。

凭借星辰之力提升神识,不是很正常么?

千年前那位大妖一手创立的强大部族,此时或许早已消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天降异象

不一会,陈辰赶到丰收谷。

怪异的是,外门弟子没了欢声笑语,丰收谷内似乎被某种别样的情绪所笼罩。

陈辰摇摇头,向自家灵田走去。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这话很自私,但至少让陈辰少了许多麻烦。

一整个上午,灵田里都是死气沉沉的,连带着灵谷都似乎萎靡了一些。

想来门派考核之事,外门弟子已经知道了。

“你便是陈辰?”

“正是,敢问师兄……”

“我时间不多,随我来。”

天上忽地飞来一位白衣胜雪的青年,眉宇之间透露着某种急切。

确定陈辰身份后,直接单手拎起便御剑离开。

茫然失措的陈辰,被凛冽的狂风刮的双目紧闭,他甚至还有些想吐。

这种症状,一般被修士称做晕剑。

不到半刻钟,陈辰脚下终于传来厚重之感,周围浓郁的灵气令他精神一震。

“师兄时间紧迫,便长话短说了。”

“我特意向刘长老把你借来,是想请你替我照看灵药。”

“门派考核在即,这粒筑基丹便充做师弟的工钱。”

“还请师弟每月施雨十次,日后我裴风必有重谢!”

裴风上下打量一番,将一枚控制玉符、一粒筑基丹塞给陈辰,留下几句话便急匆匆飞走了。

裴风,当之无愧的外门第一人。

短短十二年他便冲至炼气九层,更是在与清风贼的厮杀中领悟了剑意!

这可是门派的重点培养对象,早早地便被本门第一剑修辛长老收为弟子,前途无量!

“啧,这笔买卖似乎还挺划算?”

陈辰心中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一颗筑基丹外加裴风一个人情,这比灵谷大丰收还值!

想明白个中滋味的陈辰呵呵傻笑,口水都流了出来……

足足过了十息,陈辰才想起来照看灵药的事。

他轻手轻脚地在这片二品上阶灵田里走着,忽然察觉到一股浓郁的火行灵气!

“想来裴师兄说的灵药,便是这株二品火灵草了!”

“赶紧施完雨,我也好回去照顾灵田!”

陈辰嘀咕几句后便走出灵田,双手迅速结印。

“去!”

“卧槽?”

灵田五米外的陈辰,看着火灵草上空那团灵气无比浓郁的灵云大爆粗口。

他的《云雨诀》竟然突破到第三层了!

陈辰思前想后,觉得这次突破,应该与他昨晚《星辰锻神》有关。

灵气凝结而成的雨滴淅淅沥沥,滋润着这株即将成熟的火灵草。

火灵草,三品筑基丹主药。

火灵草药力暴烈,单独服用容易损毁修士经脉,因此常与其他几味温和的灵药搭配使用。

回想着裴风有些怪异的灵力波动,陈辰心中升起一丝明悟。

“不对,裴师兄怎么看出来我即将筑基的?”

“稳一手,再来几下敛息诀!”

刚要离开灵田的陈辰一拍脑袋,又接连施展五次敛息诀……

嗯,陈师父实在太稳健了!

待陈辰回到小院,却发现麻杆似的刘长老,正杵在池塘边上逗弄着鱼儿。

“刘长老不若捉两尾,权当做解闷儿。”

“若是舍得下功夫,可为灵鱼。”

“您这话不假,但您也知道我是个种田的,哪有这份本事呢?”

刘晓笑着摇摇头,并未反驳。

刘长老对陈辰不错,不然裴风的事也不会轮的着他。

外门弟子中,修炼《云雨诀》的可不止陈辰一人。

陈辰不傻,刘长老愿意捧他、外门弟子愿意敬他,都是因为一个利字。

“若无长老提携,弟子岂有今日之福。”

“你这滑头小子,跟本长老还这般客气。”

看着鼓鼓的口袋,刘长老非常满意的离开。

望着刘长老背影,陈辰笑了。

这些年的打点总算没有白费。

十年积累,硕果将成。

陈辰习惯性地摸了摸天玉,思虑着今后的打算。

他也曾幻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剑修,奈何现实太过残酷。

摸着良心说,陈辰在修剑一途上,天赋很一般。

这些年来,他早就将清虚剑派摸的清清楚楚:

本门最强金丹当属“冰山”辛长老,但陈辰修剑天赋一般,暂不考虑。

掌门更不用说,就他这天赋根本排不上号。

若是拜掌管功勋阁的钱长老为师,自然吃喝不愁,可陈辰没有商业头脑,排除。

那就只剩最后一位——凝丹阁阁主徐长老。

这位徐长老可不简单,她乃是本门唯一能炼制四品灵丹的金丹修士。

按照玄幻小说以及一些网游的套路,炼丹师这种奶妈职业肯定好处拿到手软。

更有传言说,这位徐长老还是前面三位长老的小师妹!

“我决定了,筑基后就拜在徐长老门下!”

“这次总不会辛苦打拼十余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了罢!”

不得不说,陈辰的思路很正确。

上到什么元阳丹、血莲丹,下至解毒散、辟谷丹,有几个修士敢保证一生不用丹药?

不过这次陈辰没有贸然服用筑基丹,而是选择继续修炼《星辰锻神》。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陈辰可是一连五次筑基都失败了,这次他决定稳一手,把根基扎稳再行筑基。

于是他又回到了以前平淡的生活,白日锄田施雨、夜晚打坐修炼。

过了两个月,火灵草终于成熟。

“师兄没攒下多少家当,这颗火灵草的果实就送给师弟了。”

“裴师兄,你是打算直接服用火灵草?”

“不错,师弟且站远些,我快压制不住灵力波动了!”

裴风仰头吞下火灵草,体内如有烈焰灼烧!

啊!

灵力、剑意、烈焰三股恐怖力量将裴风吞噬,他痛苦地大叫。

轰!

一道凌冽剑意直冲云霄,裴风脚下的石头、土块竟被剑意碾成粉末!

足足过了十五息,裴风才力竭倒下。

陈辰见状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低喝一声:疾!

一团灵云在裴风头顶三米处凝成,几息之后裴风便感受到带着一丝凉意的灵雨。

“多谢师弟!”

“裴师兄莫要客气,且专心打坐。”

裴风也不客气,盘起双腿开始打坐。

短短两个时辰,裴风竟一连突破四个境界,修为直接冲上筑基四层!

陈辰此时连卧槽都说不出了,他已经麻木了!

裴风这叫厚积薄发。

基础打的好,金丹少不了;这可是青水界修士都奉为圭臬的一句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内门弟子

“恭喜师兄筑基成功!”

“哈哈,若非有师弟相助,恐怕筑基一事也不会如此顺利。”

裴风的性格如同灵剑一般,刚毅、直爽。

还没等陈辰客套几句,一位内门弟子便来请裴风前往门派主峰。

“我观师弟筑基在即,师兄在内门等你!”

“我一定会筑基!”

陈辰被这股筑基的喜悦感染,冲着远去的裴风大吼。

御剑远去的裴风回应他的是静候佳音,还有一个爽朗的笑声。

“十日后满月,筑基可成。”

陈辰胸前天玉轻轻振动,胡天懒洋洋地声音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我说老刘,你这外门可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啊!”

“没办法,门派留给我的尽是些歪瓜裂枣,可这偌大的丰收谷也要有人做事。”

“这个本公子管不着,我是奉命行事罢了。”

刘晓陪着笑脸,心中已是将这位内门弟子家中女性全部问候了一遍。

这名自称公子的内门弟子,是功勋阁钱长老的记名弟子。

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名唤孟允,乃是孟家庶出子弟。

孟允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刘长老的庭院里,他是奉钱长老之命而来。

说是钱长老之令,其实就是是掌门的意思。

毕竟这群金丹老怪还是要脸面的,直接驱逐门人子弟有损门派风评。

于是乎,每次门派考核前都会有这么一次“劝导”,负责劝导的皆是四位长老记名弟子。

很不幸,陈辰进入了孟允的黑名单。

“这个陈辰,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孟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这陈辰可是我外门灵植第一人。”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筑基五次的倒霉蛋吧?”

孟允这句随口之言,恰好被正欲敲门的陈辰听到。

陈辰默默攥紧拳头,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

他可不傻,玄幻小说中这种打脸桥段很常见,可陈辰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为什么要与一位身份、地位不同,且素不相识的修士结仇呢?

就算陈辰日后扮猪吃老虎,将这位内门弟子打的满地找牙,又有什么意义?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陈辰是什么身份?

他可是拥有金手指的穿越者,怎么可能会跟一个NPC较劲儿呢?

“狗砸总,你可千万别落在老子手里!”

陈辰走远后,狠狠踹向路边一块石头,缝隙里的爬虫四散而逃。

这个家伙已经被陈辰记在小本本上了,现在是在攒利息。

陈辰深呼吸几下,决定还是先干正事。

于是,五日之后。

“你小子怎么想的,将灵谷兑成晶石多好。”

“嗨,您就甭操心了,权当我是为门派做贡献了。”

刘长老撇撇嘴不再敲打陈辰,他望着有些空荡的丰收谷,眼神中有些不舍。

“哎,真是一茬又一茬啊!”

陈辰这次没有接话,接过功勋玉牌就朝功勋阁赶去。

功勋阁包罗万象,只要你舍得功勋点,在这里什么都能买到。

不过要加上一个小小的限制:四品以下。

倒不是说功勋阁没有四品的功法、灵器,一般的弟子根本买不起四品的东西。

就算功勋点足够,那权限也未必够。

在清虚剑派,功勋点取代了晶石这个硬通货。

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弟子,在门派购买、售卖任何物品都必须使用功勋点。

只有当弟子下山或逐出师门时,才能将功勋点换做晶石。

当然,私下交易门派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陈辰才来到外门功勋阁。

功勋阁分内门、外门两部分,外门这部分一直是由钱长老一位正式弟子负责。

清虚剑派弟子分为几种:

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

一进到功勋阁,陈辰双耳便被嘈杂的声音淹没,因为外门功勋阁人手不足。

这里只有一位正式弟子和三位记名弟子负责接待,而外门弟子、杂役弟子则有数十位。

或许是因为“劝导”过度,许多弟子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袱,嚷嚷着兑换晶石。

原本韵味十足的功勋阁如同菜市场一般,陈辰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堪堪见到柜台。

“师兄,我要买一颗蕴灵丹。”

“稍等,不知师弟是否需要筑基丹?”

“只要蕴灵丹。”

虽然只买一粒蕴灵丹,柜台后的那位师兄却并没有不愉之色。

这几位功勋阁弟子服务态度没的说,想来应是受过功勋阁专门的培训。

待四十功勋点被扣除后,装着一粒蕴灵丹的瓷瓶出现在柜台之上。

陈辰取了瓷瓶便走。

三月之期将近,他必须尽快完成筑基。

“也不知道那老鬼会不会骗我?”

“满月跟《星辰锻神》也没有什么关联呐……”

途中陈辰狐疑地回想着胡天的传音,但想想《星辰锻神》令他一夜突破,旋即又释然了。

其实帮助陈辰迅速提升修为的不是《星辰锻神》,而是背刺他整整十年的天玉。

每到陈辰修炼之时,天玉都会释放一些纯净灵气助他提升境界。

天玉之内曾有一小世界,但天玉如今不过堪堪恢复,自然不可能助他直接冲上筑基。

又五日后。

“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你不会以为自己可以直接借助天地之力吧?”

“你胡说,我明明看到你把晶石给吞噬了!”

“嘁,收你点手续费还这么唠叨。”

看着胡天一脸鄙夷之色,阵法中心的陈辰就气不打一处来。

陈辰本以为胡天的意思是说,今天是筑基的好日子,谁知道竟是要用妖法助他一臂之力?

这可是在门派,万一闹的动静太大引来辛长老,那陈辰这个“通敌弟子”还不得被活剐了!

他本想着死就死吧,但看到胡天一口气将他最后私藏的几十颗晶石吞噬后,杀心顿起……

“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花我的晶石!”

“闭嘴!”

胡天弹出一团妖火,勾月阵霎时开启。

阵心处的陈辰慌忙吞下蕴灵丹,随后立刻运转《星辰锻神》。

小院陡然间落下点点月尘砂,原本沉于水底的青鱼纷纷跃出水面争抢。

月亮,又称太阴星。

月尘砂,月妖族化形之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