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直播间免费阅读_怪谈直播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怪谈直播间

作者:虫下月半

类型:悬疑

简介:深夜的包子铺响起诡异的剁肉声,末班车的乘客长着同一张脸,寒冷的雨夜有个穿寿衣的人在游荡……
怪谈直播间,带你深入这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第1章 被遗忘的女人

“你所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女人成熟美丽的脸庞在昏暗的铺子里,显得异常的苍白。

面对她的问题,我微微一愣,脑子里浮现出种种想象,但这些都不如我目前的状况恐怖。

那就是没钱。

我叫李云风,靠着老爹留下来的这间风水店吃饭,帮人算命驱邪看风水,但我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全凭一张嘴忽悠,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

所以几乎没什么顾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张了。

生存,成了我的第一难题。

“对于我来说,最恐怖的事就是被人遗忘。”

女人抬起头,凌乱的头发中露出一只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自问自答般的说道,仿佛根本不在意我是否回答。

“你明明存在于这个世界,周围却没有一个人记得你,你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仇敌,都失去了对你的记忆。”

“你明明活着,却像是已经死去。”

“最恐怖的是,连你自己都忘记了自己!”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轻咳一声,“女士,请问这跟你来找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对她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丝毫不感兴趣。

如果不是因为两个月没开张,我是断然不会搭理这个,看起来就像是精神病的女人。

“我想请你帮我查一查,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我是谁。”女人用发红的眼睛紧紧的看着我。

“大姐,失忆这种事你找侦探找医生比较好吧!我的业务范围是:算命看相测凶吉!”我指了指墙上的卷了边的旧海报。

“我试过了,没用的,他们根本看不到我。”女人沮丧的摇头。

“你又不是鬼,他们怎么会看不到你?”我已经断定这女人不正常,长的挺漂亮,可惜精神有问题。

“大姐,早点回家吃药吧,我很忙的。”

今日天气晴朗,我亲眼看见她顶着大太阳走进来,她要是鬼,我表演倒立尿尿。

“我真的没疯!我找你是因为只有你能看到我!”女人急了,一把用力抓住我的手,憔悴消瘦的脸庞朝我凑近,“只要你帮我,多少钱都行!”

她的手很凉,不像活人温度。

“你......有多少钱?”听到钱字,我的态度缓和下来,毕竟人穷志短,“我这可是要先付定金的,五百,概不讲价。”

“我身上现在一共只有这么多。”女人窘迫的找了又找,最终只掏出三张皱巴巴的钞票。

我瞟了一眼,不由得嘴角一抽。

一共二百五十块!

“你放心,等找到我是谁,我就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女人再三保证,紧张的看着我,仿佛我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二百五就二百五,蚊子再小也是肉,这星期的饭钱总归是有了。

把钱放进口袋,我有些头疼打量着这个女人。

三十来岁,长的很漂亮,一件红色的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是眼圈发黑满脸憔悴,看起来像随时会崩溃。

对于精神类的问题我一窍不通,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着手,想了想,我问:“你最近有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事吗?”

“我只对一个东西有记忆,就是这个手机。”女人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机,放在柜台上,眼底藏着一抹很深的恐惧。

7.9英寸的大屏手机,外表没什么特别,拿在手里却像是一块寒冰,冰凉彻骨。

没有密码,锁屏直接解开。

偌大屏幕上空空荡荡,唯一的一个APP显得孤零零的。

图标是一个黑白色的方框,像是遗照的相框,看着有几分瘆人,但里面是空的,下面写着怪谈直播间几个小字。

直播软件?

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灵异探险类的猎奇直播,莫非她是这类直播看多了,把自己给吓傻了?

那里面的内容得多恐怖?

我有些好奇,准备打开软件看看。

在触碰到图标的瞬间,我感觉手指头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下似的,微微发疼。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我没有在意。

点了好几次,软件都没有打开,似乎有什么问题。

“大姐,你的手机......”我抬头,却愣住了,刚才还坐在柜台对面的女人不见了,座位上空空如也。

偷偷跑了?

“还真是个神经病!”我嘀咕一句,把黑色手机扔进抽屉。

不过,有二百五十块进账,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准备出去饱餐一顿。

拉下卷帘门,我去了那家常去的黄焖鸡米饭。

“你们听说没,八仙包子铺那房子又死人了!死法跟之前那几个一模一样,都是喉咙被割破,血流光了而死。”

“胆大的老张去看了一眼,说那血啊流的到处都是,不光床上的被子湿透了,连墙上地上都是......”

“我去!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血腥的事......”

食客们口中谈论的房子我也知道,是一个短租房,就在我们这片城中村的最边缘,是一对老夫妻用自建房开的,在我们这一片挺出名。

老夫妻原来是开包子铺的,据说曾经生意很红火,不过,后来有人在包子里吃出了人的手指头,没人敢再去了。

包子铺开不下去,老夫妻就把房子改成了短租房。

但邪性的是,每隔半年都会死一个女住客,据说都是黑色长发、红色长裙的年轻女子,而且都住在4号房。

按说,出了这样凶残的命案,应该没人再敢去那家短租房才对,最不济也不敢住4号房。

可怪的是,每隔半年都有女人惨死在那间房中。

那对老夫妻平时也神神秘秘,很少和人来往。特别是老太婆,包子铺开不下去以后,就没人见过她。

有人说,他们就是凶手,是他们诱拐黑发红衣的女人租房,然后残忍杀掉。

不过,这一点被警方给否定了,因为侦查出来的结果,那些女人都是自杀的,自己用刀割破自己的喉咙。

也有人说,是那包子铺有脏东西,每隔半年都要杀一个漂亮女人......

真真假假,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定论。

我原本还想去那里看看风水,赚笔佣金,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几次靠近那所房子,都感觉阴冷无比,眼皮狂跳。

做我们这行的,都挺信邪,古怪的事情能不沾就不沾。

晚上,喧闹嘈杂的了一天的城中村,也安静下来。

我关着门,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铺子里用手机看游戏直播。

几场比赛结束,夜已经深了。

我伸了个懒腰,准备睡觉,就在这时,安静的铺子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嗡嗡嗡——

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的手机就在手里,这声音从何而来?

心慌半秒,我看到柜台抽屉光线闪烁,随即想起,那神经病女人的手机还被我放在里面。

难道是她想起手机落我这里,准备拿回去了?

我拉开抽屉,拿起手机一看,却愣住了。

“主播身份已绑定,初次直播地点:八仙包子铺,是否开启直播间?”手机不停的震动,屏幕上一排血色红字在闪烁。

血字下面,是两个选项。

是,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恐怖的梦游

猩红色的光芒不停的闪烁,看着屏幕上狰狞的血字,我足足愣了十来秒。

这直播软件怎么知道八仙包子铺的事?

一股寒意从顺着脊梁升起,想起白天那女人古怪的表现,我惊疑不定。

不过,很快我又冷静下来。

听说这种直播软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幕后团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营销造势,提高软件的吸引力。

这软件既然叫做怪谈直播间,那主打的肯定也是稀奇古怪的恐怖直播,幕后团队应该把本市的怪谈都录都进去了。

通过定位系统,只要手机靠近其中某个怪谈地点,便会像流氓软件一样,弹出相应的直播窗口。

博人眼球,吸引流量。

这一招确实挺唬人的,软件的界面也做的很惊悚,胆子小的还真有可能被吓到。

不对,想唬哥可没那么容易。

轻蔑的笑了笑,我按下了否键。

“提示:剩余2次机会。”

狰狞血字消失,手机恢复平静,屏幕上又只剩下那个遗照相框一般的图标。

只不过,相框里多了一个人的黑白头像,真就跟遗照一样。

这人的长相,很是眼熟。

等等......我仔细看了一眼,顿时一惊。

这特么不是我的照片吗?

卧槽,这软件什么时候把我的照片搞上去了!

我皱起眉头,去点图标,但这软件又像白天一样打不开。

想了想,我觉得这流氓软件一定是趁我看手机的时候,偷拍了我的照片,然后放到了图标上。

无耻!

为了赚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创意不错,可惜手段卑劣惹人反感,软件稳定性还不行,差评!”

把手机扔回抽屉,我打了个哈欠,回房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我感觉很冷,大热天的我需要盖一床厚棉被,才勉强睡得着。

早上醒来我腰酸背痛,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顿时呆住了。

映入眼帘的不是卧室那熟悉老旧的天花板,而是被凌乱电线分割成碎片的灰色天空。

此时的我,正睡在城中村的街道上!

卧槽,咋回事?

我一个激灵爬起来,环顾四周。

此时天刚蒙蒙亮,狭窄脏乱的街上却一个人也没有,到处空荡荡的,莫名有种阴森的感觉。

昨晚我明明在铺子里睡觉,现在人怎么会在街道上?

而且,我浑身酸痛不已,衣服上还沾满灰尘,显然我在地上睡了不短的时间。

梦游?

我可从来没有这毛病啊!

心头毛毛的,晃眼看到身旁好像是个破旧的老房子,身子顿时一僵,下意识的抬头。

视线上移,大门上挂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生锈招牌,上面有几个褪了色的大字。

八仙包子铺!

心脏猛缩,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在八仙包子铺的门口睡了一夜?!

冷汗从额头滑下,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瞬间惊恐的无法思考。

吱嘎——

突然,旅馆破旧的大门错开一条缝隙,一只枯瘦发黑的手抓在了门板上,就要将门推开。

我猛的回过神来,逃也似的拼命跑开。

一口气穿过城中村,跑回我的铺子,拉开卷帘门就钻了进去。

心脏呯呯跳个不停,哆哆嗦嗦的点了一根烟,我深深吸了两口,仍然感觉全身发冷。

对于如何睡到外面的,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昨晚最后的记忆是我盖着棉被躺在床上睡着了。

大半夜不知不觉的睡在大街上就够惊悚了,还偏偏在八仙包子铺门口,万一那里面真的有脏东西或者变态杀人狂......

心中阵阵后怕,我不敢想下去。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梦游?

我可从来没有这毛病啊。

难不成撞邪了?

这更不可能啊,我这几天都呆在铺子里,没遇到过什么古怪的事物,唯一的顾客就是昨天那个精神不正常的女人。

难道......

“小子,你印堂发黑,双目无神,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啊!”

这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把我吓了一跳。

想的入神,没有注意到铺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死瘸子,一惊一乍的,你想吓死我啊!”不用看我也知道,来人是这片城中村的同行,王瘸子。

他和我爹差不多年纪,算是前辈,但混的还不如我。我好歹还有个店面,他居无定所只能摆地摊,不是被城管撵,就是被客户打。

因为,他从来没算准过。

看他今天这鬼鬼祟祟的样子,八成是又遇上麻烦,偷偷到我这来躲难来了。

“小子,方才老夫观你面相,面色晦暗厄运缠身,这可是大凶之兆!”王瘸子拄着他那把破拐杖,一脸高深。

我翻了个白眼。

拿对付顾客的老套说辞来忽悠我?对于他,我只有一个字。

“哥屋恩!”

“虽然凶险,但也不是没有化解之道,看在相识一场,老夫断然不会袖手旁观......”

“我没钱!”

“一顿饭也行。”

王瘸子厚脸皮的露出笑容。

架不住他的死缠烂打,我还是又请他吃了一顿早饭。

仿佛三天没吃饭,他饿死鬼投胎般的一口气吃了三笼包子,满嘴油光。

饭足,王瘸子满足的剔着牙,把一道折成三角形的黄符,放在早点摊的折叠桌上。

“我老王是言而有信之人,这道灵符可助你消灾解难!”

我嫌弃的说道:“老王,你可真会做生意,一道破符就想换我三笼包子!”

“小子,切莫亵渎了灵符!你可知这符篆是何来历?”

“这叫镇灵符,由得道大师集天地之灵力画成,能镇压世间一切魑魅魍魉。世间少有,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得之,珍藏多年不舍使用。”

王瘸子夸夸其谈,如果不是牙齿上沾着菜叶子,听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黄符上满是油渍,也不知道是谁在亵渎灵符。

不过收着也行,回头卖给顾客,多少也能赚点。

我用卫生纸把黄符包起来,放进衣兜。

“小子,切记,三天内一定要贴身佩戴!”王瘸子认真叮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

被王瘸子这么一搅和,昨晚的恐惧反而被冲淡。

因为他算卦从来没准过,他说有事,就一定没事。

昨晚一定是梦游!

我这样安慰自己,但心里始终有些不安,拉开抽屉,把黑色手机拿出来看了看。

触手冰凉,直播软件上的黑白头像,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点了几次,软件依然打不开。

把手机放回抽屉,在铺子里枯坐一整天,没等到一个顾客上门,天渐渐的黑了。

到了深夜,我仍然毫无睡意,担心睡着了以后,会像昨晚那样跑到大街上去。正在反转辗侧之际,手机震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嗡嗡嗡——

急促的震动声,在安静的铺子里显得格外刺耳。

我一个激灵爬起来。

闪烁的红光,从柜台抽屉的缝隙漏出。

又是那个手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怪谈直播间

跳动的血红光芒把铺子映的明暗不定。

站在柜台前,我心脏呯呯跳个不停,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深吸一口气,才有勇气拉开抽屉。

黑色的大屏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屏幕上一排红色的狰狞血字在跳动。

“主播身份已绑定,初次直播地点:八仙包子铺,是否开启直播间?”

红字下面,是两个选项。

是,否。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否键。

“提示:剩余1次机会。”

狰狞血字消失,手机恢复平静,屏幕上又只剩下那个遗照般的黑白图标。

图标上的我面无表情,如同死人一样。

心头发毛,我把冰冷的手机扔回抽屉,跑回卧室打开灯。

睡意全无,我窝在床上点了一根烟。

直播的地点是八仙包子铺,我正好梦游到了八仙包子铺,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难道我梦游是那软件搞的鬼?

不可能!

太匪夷所思了,比起这个,我更相信自己是中邪!

这两者一定是巧合!

有种东西叫做心理暗示。

如果你告诉一个人,他三天内会倒霉,他就算不信也会在潜意识中,把这几天内发生的不顺的事情,与这句话联系在一起。

其实这当中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但当事人就会忍不住产生联想,从而花钱买心安。

我们这行就是这样赚钱的。

尽管这样想着,但我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心中惴惴不安,不敢入睡,最后干脆拿起手机打游戏,打算熬到天亮。

......

冷!

浑身酸痛!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又看到了凌乱的电线和灰白色的天空。

又梦游了?!

顾不得身上的酸痛,我一下子从地上坐起来,扭头看向身旁,果然是八仙包子铺!

大门半开着,一个身枯瘦的老头露出半个身子,用浑浊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低垂的老手里豁然拿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

什么都来不及想,我爬起来就跑。

一直跑回我自己的铺子里,我才敢大口喘气。

全身都出了一层冷汗,T恤冰凉的贴在身上,我整个人惊魂未定。

下次我再睡在包子铺门口,那老头是不是得提刀把我宰了,做成人肉叉烧包?

这特么的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更不知道怎么又睡到了八仙包子铺的门口,我单是想到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的出门,就觉得恐怖不已。

脑子里一片混乱,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点了一根烟,缓和恐惧的情绪。

不知道为何,我有种直觉,这不是梦游。

也许真的和那个直播软件有关。

因为,梦游是从拒绝直播那晚开始的,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但第二次还能这样解释吗?

回想起那女人濒临崩溃的模样,我悚然一惊。

说不定,她变成这幅疯疯癫癫的样子,都是被那直播软件给害的。

正常人谁能经得起接二连三的惊吓?

想到这里,我再次打开抽屉,拿出那部黑色大屏手机。

点了点我头像做成的图标,直播软件依然打不开,或许只能晚上开启?

夜晚来临。

我不敢睡觉,坐在铺子里忐忑的等待着。

黑色的大屏手机,静静的躺在老旧的柜台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慢慢的深了。

铺子里静的可怕,我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说不清自己的什么心情,我既希望手机响起来,又不希望它响起来。

嗡嗡嗡——

时间指向12点,柜台上的黑色手机突然震动,屏幕上红光闪烁。

还是来了!

我猛的一抖,鼓了好大的勇气,才拿起寒冰一样的手机,迟疑片刻,在血字下面的选项中,按下了是。

血字消失,手机黑屏一秒,新的血字慢慢浮现出来。

“黑夜降临,褪去伪装的城市露出狰狞的一面,没人注意的阴暗角落里,无数的怪谈隐藏其中,偷偷窥探人间。”

“欢迎加入怪谈直播间。”

“您的身份已绑定,恭喜您,成为怪谈直播间的新主播。”

“初次直播地点:八仙包子铺,任务:24小时内入住4号房,从午夜存活至天亮。”

“本次任务奖励:《天眼观气术》”

“更多更多功能和奖励,将在完成初次直播后解锁。”

说明的后面是一个开启直播的按钮,并且配有一个倒计时。

“距离直播开始,剩余23小时58分钟。”

“提示:泄露直播、未按时直播、或直播失败,您将被彻底抹杀!”

看到最后,我不由得的眉头一跳。

彻底抹杀?

听上去仿佛是天方夜谭,可想起自己两次诡异梦游,我越来越感觉,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直播软件。

那什么《天眼观气术》不知是真是假,但这软件似乎拥有某种超乎寻常的诡异力量,不按它说的做,或许真有危险。

只是,入住八仙包子铺多次死人的房间,这任务只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就算里面没鬼,那疑似做过人肉叉烧包的怪异老头,也让我心生恐惧。

真的要去吗?

心中打怵,无法下定决心。

我看了一眼倒计时,反正还有这么长的时间,我要再验证一次。

次日。

睁眼。

我从来没觉得自家的老旧天花板,这样好看过。

没有梦游!

我安安稳稳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但我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就证明了,梦游的确和手机里的直播软件有关。

不能按时直播,或者未完成直播,真的有可能被抹杀。

不再心存侥幸,我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早知道如此,我就不搭理那个疯癫的女人了。

可人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如果再来一次,我或许还是会这么做,谁叫我穷的揭不开锅。

苦涩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必须进入八仙包子铺,那我就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整整一天,我都在找王瘸子。

这死家伙,平时不想看见他的时候,好像哪里都在,需要他的时候,又怎么都找不到。

我把城中村认识他的人都问了一个遍,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昨天,他说我厄运缠身必有血光之灾,不知道是为了骗饭吃,还是真看出了什么。

但找不到他,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夜幕降临。

嘈杂的城中村慢慢变得安静,杂乱无章的建筑在远处璀璨的灯火的映衬下,露出奇形怪状的轮廓,仿佛是被遗忘在城市边缘的寄生兽。

我带着黑色手机,穿过脏乱的街道,一步步走向八仙包子铺。

低矮破旧的房子孤零零的矗立在城中村的边缘,像是坟头的墓碑。

不同于白天,此时包子铺的门大开着,昏黄的光芒探了出来,如同怪兽吐出舌头,等待猎物上钩。

“距离直播开始,剩余1小时10分。”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倒计时,在门口踌躇一阵,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红衣女人。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4号房

红衣女人从楼梯转角一闪而过,我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还有女人敢来这租房?

我惊讶的伸长脖子望过去,女人已经上楼了,目光才探寻到老旧楼梯的一角,就被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叫住。

“你干什么的?”嗓子像是被砂子磨过一样,这声音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老旧的收银台后面,灯光照不到的阴暗处,坐着一个佝偻的身影,似乎正在打量我。

“大叔,你好,我来租房子。”我挤出一个笑容走过去,看到一张老的看不出年龄的脸。

果然是早上站在门后拿着菜刀的老头。

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老头会不会认出我。

“租几天?”老头浑浊的盯着我,布满褶皱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能先住一天,合适我再续租吗?”口袋里只有不到两百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天四十,先交钱。”

略松一口气,我拿出四十块钱,放在柜台上。

“房间我能自己选吗?”

“行。”

老头缓缓站起来,收了钱,从斑驳的墙上取下一串钥匙,然后走到楼梯边,干枯的手对我招了招。

我跟上去,短租房应该都在二楼。

一楼仍然保持着包子铺的模样,发旧的餐桌依次摆放,上面还放着筷子筒和纸巾之类的东西,好像一直都有人来吃饭似的。

黑色水泥地面,墙壁斑驳脱落,空气中有股酸臭的味道。整个铺子只有一个昏暗的灯泡照明,到处都黑乎乎的。

通往二楼,是一条老旧的木质楼梯,不知道多久没有维护,木板已经腐朽了,有的阶梯甚至断了一截。

一踩上去,就嘎吱嘎吱的响。

我小心的跟着老头,来到二楼。

摆在面前的是一条昏暗狭窄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分布着几个房间。

粗略扫了一眼门牌号,我发现4号房在走廊的尽头。

“我就住这间房好了。”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4号房有人,你选的别的吧。”听到我选4号房,老头没有表现出半点惊讶,只是摇头。

“有人?”我心中一惊。

4号房才死过人不到一个星期,就有人敢住进去了?

难道是进门时看到的红衣女人?

思索了一下,我选了距离4号房最近的3号房。

老头开了门,把钥匙留给我,就慢腾腾的下楼了。

我进门,开灯,打量着这个小小的房间。

空气中泛着霉味,墙壁刷的雪白,地面贴着白色的地砖,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冷光,房间白惨惨的一片,窗框却是红色的。

虽然有些怪异,但打扫的还算干净,带一个迷你的卫生间,该有的家具一样不少。

比起如今的物价,四十一天的价格真的很低廉了,怪不得出过命案还总有人来租房。

或许对有些人来说,穷比死更可怕。

不过,我又不是真的来租房的,等到老头下楼以后,我就出了房间。

距离直播开始的时间只有不到1小时了,我要尽快说服4号房的红衣女人和我换房。

走廊的尽头,4号房门口。

没有丝毫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房间里也没有半点声响。

“难道已经睡了?”

我疑惑的站在门口,看了看直播的倒计时后,硬着头皮敲门。

咚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轻轻回荡在走廊,房间里无人回应。

深更半夜,房门被一个陌生男生敲响,我能理解那女人的警惕。

“你好,我是隔壁3号房的租客,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我友好的表明来意,又敲了好几次门,4号房里仍然静悄悄的,也没有灯光亮起。

“不愿意理我,还是睡着了?”

我皱起了眉头,睡的再死也应该被我吵醒了,再不愿意搭理我,也应该回应我一声。

一个恐怖的猜测浮上心头。

“她该不会已经......死了吧......”

想到这里,我淡定不起来了,抓住门把手用力的敲门,要是再叫不开门,我就要去找老头了。

“喂,你还在吗......”

谁知,咔哒一声,门竟然开了。

我愣住了。

似乎有一丝血腥味顺着门缝飘了出来。

我的心瞬间收紧。

房间内漆黑一片,走廊昏暗的灯光照不进去,只能看到门口一块地方。

白色的地砖泛着冷光,没有血迹。

心脏呯呯直跳,我鼓起勇气,把半开的房门推开。

吱吱嘎嘎——

我打开手机的电筒,照了进去。

冷白的光线下,是惨白色的房间,布局和3号房一样。

但让我意外的是,房间里根本没人,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单上也没有一丝褶皱,好像根本没人入住。

“有人吗?”

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瑞士刀,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在电筒的照亮下,小心翼翼的走进4号房。

除了我谨慎轻微的脚步声,房间里没有半点其他声响,我把手机照向卫生间。

毛玻璃做的门是虚掩的,里面模模糊糊的,看不出有没有人。

我没有贸然过去,而是找到开关,先开了灯。

昏黄的灯光驱散了一些黑暗,但卫生间的情况还是看不清楚。

“有人吗?”

紧紧握着瑞士刀,我壮着胆子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白色的瓷砖扭曲的印出我的身影,迷你的卫生间里也空无一人。

人去哪了?

我亲眼看到红衣女人上楼,那老头也说4号房有人住了,房间里为什么没人?

难道是出门了?

可我和她是前后脚上楼,中途没有碰上,而据我观察,下楼的路只有那条老楼梯,说明她没下楼。

人呢?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距离直播开始只剩半个小时了,尽管处处透着诡异,我还是准备留下来。

如果那女人回来,我把3号房的钥匙交给她就是。

她怎么想我,我根本顾不上。

关上房门,反锁。

我收起瑞士刀,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

比起3号房,这里的墙面是新刷过的,床单被褥也是新换的,但还是能从地砖的缝隙,看出丝丝血腥的痕迹。

窗户推不开,不知道是坏了,还是被钉死了。

如果发生危险,唯一的逃生出口就是房门。

想到要在这个惨死过多个女人的房间,住上一整晚,我就直打寒颤。

苦涩的叹了一口气,我坐在床上,打开黑色大屏手机。

“距离直播开始剩余10分钟,是否开启直播?”

不再犹豫,我按下了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