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者免费阅读_长生者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长生者

作者:圭玉

类型:科幻

简介:公元二十四世纪初。
这是一个科学界寻求永生的年代。
他是年轻的农民,一个小人物都算不上,无意中卷入了一场阴谋,被迫进入虚拟空间。在虚拟与现实中却也干出一件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第1章 鏖战毒蜥(一)

公元2303年。

柳林沟。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陆少非就出生在这里。

他父亲是办事员,从小就随着父亲在外地上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没什么事,就接手了村里的鱼塘。

他在原先村委会房子前边挨着鱼塘的边上修了一栋四层大楼,二三四楼作旅馆,一楼设了茶座;还设置了钓鱼区,搞什么有奖钓鱼,再加上柳林沟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吸引了不少外地游客。而且村委会装配的有健身器,村民顺带着来玩的同时也喜欢到他的茶座喝茶。

于是不到两年时间他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老板。

这一天,少非旅馆里人头攒动。

陆霸谦,穿着一身白色的唐装,正在坐诊。来了很多村民,有的是喝茶,有的是看病,有的是凑热闹。

他是陆少非的亲伯父,D城著名医学教授,经常回老家看望乡亲们。

将近吃中午饭的时候,老村长一瘸一拐的跑进旅馆,神色慌张的叫道,“不好了,不好了,柳冬满受伤了。教授快去帮忙。”

陆霸谦喜欢一边看病一边天南海北的侃大山,正说到兴致上,被老村长一咋呼,吓了一跳,急忙问,“怎么啦?”

“不好了,柳冬满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的。在山洞那边,教授快跟我来。”老村长说完,跌跌撞撞往外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快点快点。”

村民们惊呆了,立即起身和陆霸谦往山洞跑。

柳林沟没有天然的山洞,实际就是当年老一辈人挖的贮藏红薯的窖,又深又大,就像窑洞一样,不过村子里只有这一个山洞,所以只要有人说山洞,全村人都知道在什么地方。

他们很快到了。在洞口看见一个人趴在地上,左小腿青紫,有一块一拃长的地方血肉模糊,伤口发黑,他浑身抽搐,口吐黄沫。

陆霸谦一眼就看出,这是被什么剧毒的东西伤了,从伤口上看,这畜牲也太大点儿了。他紧皱双眉,立即蹲下来问,“还能动吗?看见是什么东西了吗?”

柳冬满双眼紧闭,牙关紧咬,面无血色,对陆霸谦的问话并没有回答,而是慢慢的减少抽搐的频率,最后不动了。

陆霸谦伸出两个手指头在他的鼻孔前边探了探,过了一会儿,摇摇头,再叹一口气。

天哪!柳冬满这么快就……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扑过来,摇晃着死人的肩膀,嚎啕大哭,“冬满啊,你是怎么回事……”

陆霸谦立即大声说,“不要碰他的伤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咬的,咬他的东西毒性肯定很大,不然不会这么快……”

女人张大嘴,惊愕的让人害怕,她哆嗦着,后退几步,再也不敢上前。

陆霸谦又招呼,“你们谁手上没有伤口的,帮忙把死者抬回去,注意不要触碰死者的伤口,分泌物,以及吐出来的黄水。千万千万小心。”

听陆霸谦这么一说,更没有人敢上前,他们知道教授这样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陆霸谦见没人敢来,只好说,“都害怕是吧?只要手上没有伤,或者是感染没有痊愈的人都没事,不是一点都不能碰。晓星,海潮,你们来把他弄回去,注意不要碰他的七窍和伤口。”

“好的。”

他的两个学生毫不含糊,径直上前,抬起柳冬满的尸体往少非旅馆的方向就走。

陆霸谦叫四个学生在村委会的空地上搭起一个帐篷,把柳冬满的尸体搬进去。所有村民都围在外边,议论纷纷。

而当天的电视新闻,报道说多地出现不明生物咬死咬伤人及家畜家禽的事件。提醒广大群众注意安全。

村民们一下子恐慌起来。不知道咬死柳冬满的是否就是那种东西。

第二天早上,一个村民风风火火的跑到少非旅馆,慌慌张张的说,“教授,我的一头黄牛昨天还活蹦乱跳的,晚上我听见哞哞的牛叫,我躺在床上不敢起来。天亮的时候,才发现牛死了,一大半的尸体都不见了。”

黄牛的事情很快传遍柳林沟。

村民们纷纷来少非旅馆找陆霸谦。

老村长带着哭腔对陆霸谦说,“教授,你要帮我们。在这里你是最有学问的,一定要帮我们。”

陆霸谦的心一沉,可他担心村民过分恐慌,就尽量装出轻松的样子,说,“看来是有来历不明的畜牲干的。大家不要害怕。我也是柳林沟的一员,作为一名医生,我会尽力而为的。”

“好,谢谢教授。”

“先不用这么客气。”陆霸谦说,“现在柳冬满已经死了,黄牛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看见,是不是同一种畜牲干的还不知道;没有人说的出来究竟是什么畜牲干的,也不知道它在哪里,也不知道是一个还是一群。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千万小心注意。

“我们要取一些柳冬满和死黄牛的分泌物及身体组织带回D城研究,但是这须要一个过程,要花时间,我们力争早点找到对抗这种畜牲的方法。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们最好呆在家中,不要乱跑,更不能单独行动。”

有人问,“不能在这里作研究吗?”

陆霸谦说,“其它地方设备简陋,达不到实验条件,所以必须回D城。”

“什么,教授要一走我们就没有主心骨了,假如那东西自己跑到村子里怎么办?”

“大家别怕,我给你们留一个最有本事的人。海潮,你留下!配合陆少非保护柳林沟全村人。等我们提取完尸体的分泌物和组织之后,立即把这两具尸体烧掉。”

陆海潮很爽快的答应,“好。”

陆少非却是很不愿意,黑着脸抱怨,“怎么会是我?”

陆霸谦脸一板,叫道,“就是你。你和海潮最熟悉,刚刚好。”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陆霸谦是他伯父,陆少非从小就怕他,尤其经过牟彩丹那件事情之后,他更有那种感觉。

说起来还是去年的事。

陆少非在学校的时候看上校花牟彩丹,两个人都相互有一点意思。可是正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牟彩丹总是推三阻四的。一气之下陆少非想起精通医术的伯父,软磨硬泡的叫伯父帮忙。有一天他们给她吃了迷药,趁机给她植入了一块芯片,并抹除了一部分记忆。同时在陆少非的左手腕上也装上一块芯片,外观看上去就像一颗跟肤色一样的痣,他就用这颗痣来控制牟彩丹。

从那以后牟彩丹果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陆少非很满意,他们就结了婚。只是一见到伯父的时候感觉更加有些怵头,见伯父突然生气,他只好答应一声,“哦。”

陆霸谦他们很快就走了。留下柳林沟村民惶惶不安。

倒是陆海潮表现的高高兴兴、轻轻松松,一提起要对付咬人的畜牲,更是跃跃欲试的激动不已,第二天就要求陆少非带他到村里转,陆少非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架不住陆海潮好说歹说,最后只是同意到鱼塘堤坝上走走。

走着走着,陆海潮又说,“现在我想到山洞那边瞧瞧。”

“什么?你疯了!”陆少非大叫,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你的胆子也忒大了吧?”

陆海潮一拍胸脯,毫不在乎的说,“我不怕!你不相信我吗?”

“那是多么危险的地方!柳冬满就是在那里被咬死的,难道你忘了吗?”

“就因为我没忘,所以我要去。”陆海潮说,“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去!”

陆少非急了,大声说道。“柳冬满被咬,一会功夫就死了,那东西毒性太大,万一伤着你还想活吗?伯父回来我怎么给他说?”

“我不怕毒!伤不到我,我无所谓!不然陆老也不会留我在这里。”陆海潮说,“你不要说了,我既然敢去你带我去就行。”

陆少非听他这么讲,只好说,“我同意你去,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待不起。”

陆海潮爽快的说,“那是自然,我在前边保护你。不过你自己也得机灵些。”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很快,陆少非神情紧张的和陆海潮到了洞口附近。

两个人张望着洞里,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海潮,柳冬满是什么畜牲咬的,你们有没有查出来?”

“不确定。根据伤口初步估计大概是蜥蜴,很大的蜥蜴,就是巨蜥。”陆海潮说,“但是巨蜥没有那么大的毒性,这和我们掌握的资料相差很远,所以要等陆老他们的消息。”

“哦,难怪他们要赶回去研究,看来问题很严重。”

“是的,不弄明白不能妄下结论,更不敢胡乱给药,这样很危险,会出人命的。”

两个人正在闲聊,突然远处传来哭爹喊娘的呼救声,“救命哪!救命哪!”

两个人吓了一跳,循声望去,见一男人拼了命的在田埂上奔跑,身后一尺多高的麦苗就像水波浪一样跟着他动。

“救命哪!”男子满头大汗,脸涨得通红,跑得一瘸一拐的。

“糟糕!”陆海潮毫不思索,大叫一声,一马当先就冲过去。

“小心点,海潮!”陆少非喊道。

只见陆海潮跑到麦田里,挡在那滚动的麦波浪面前,伸开脚一阵猛踢,一边哇哇大叫,“真是蜥蜴!巨蜥!”

“快跑,海潮!危险!别踢啦!”陆少非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吓得大汗淋漓。人家见了这种东西躲都来不及,可他偏偏感觉很好玩似的,真是不可思议。

可是陆海潮却哈哈大笑,“没事的,没事的。我今天要抓个活的回去给陆老作研究。”

陆少非早就吓破了胆,哪里还敢过去,只是远远的跟着跑,嘴里还大叫,“你疯啦?”

陆海潮在麦田里忙活。此时三只巨蜥围着他,其中一只咬住他的左脚,他拼命踢打,怎么样也挣不脱。另外两只嘶嘶叫着往前冲,拌着嘴,牙齿碰撞咔咔作响。陆海潮虽然左脚被咬住了,右脚还在左右猛踢,嘴里骂着,“奶奶的,这些家伙,真他妈厉害。”

陆少非急的跳起来了,大叫道,“坏了。”

那个男人也是柳林沟的,陆少非认识,叫柳冬光,此时他瘫软的坐在田埂上,两眼发直,面如灶灰,呜呜的哭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陆少非骂道,“哭个求!”实际上他骂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害怕已极,感觉自己的嘴唇微微颤抖,声音小的只有自己一人能听得到。

三只大家伙对陆海潮发起猛烈攻击,那只咬着他左脚的家伙一直没有放弃,陆海潮伸出右脚前后左右使劲踢,一边骂道,“奶奶的,它们趴着的,老子拳头够不着。”

陆少非突然灵机一动,喊道,“海潮,戳它的眼睛。”

“对呀!”陆海潮应了一声,“我的手没那么长,你找一根棍子。”

陆少非赶紧搜寻可以作棍子的树枝,可是庄稼地中间哪会有什么树枝。他喊一声,“你坚持一下,我去找。”说完,就往麦田的边上跑去。

虽然脚在跑,心里却一再的祷告,他经过的地方不可能有巨蜥,不可能有的。

不到一分钟,他欣喜的拿着一根灌木枝条,一边跑一边打理上面的叶子。

三只巨蜥围着陆海潮仍在搏斗,麦苗弄倒了一大片。

陆少非根本不敢过去,他只好叫道,“海潮,你接着,我扔给你。”

陆海潮一回头,陆少非把灌木枝扔过来,他一把抓住,转过身,照着咬他左脚巨蜥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戳。同时他的右脚还要对付另外两只巨蜥,所以手忙脚乱的。

陆少非张大了嘴,冷汗直流,心里怦怦直跳。

可是陆海潮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话都不带大喘气的。

陆海潮戳了二十几下,好歹成功戳中了那只巨蜥的左眼,巨蜥吃痛嘶嘶叫着松了口,转头就爬走了。

陆海潮狂喜,“呵!这个办法不错!看起来那么凶,其实也有弱点,不堪一击!只是这灌木枝太软点。”

赶走一只压力大大变小,他手脚并用,又是用手戳眼睛又是甩开双脚猛踢。几分钟之后又戳中另外一只巨蜥的左眼,这个家伙也落荒而逃,最后那只看见同伴跑了,跟着也就败阵而走。

陆海潮哪里肯放手,一边追,嘴里还骂着,“老子今天让你吓着了,留点记号再回去吧。”

陆少非吃惊的叫道,“海潮,跑就跑了吧,不要让它咬啦!”

“抓不住也要戳它一只眼睛,抓住了更好,有用!”

陆少非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嘴里不停的说,“这个人是怎么啦?胆子这么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鏖战毒蜥(二)

巨蜥爬的很快,陆海潮的速度也不慢,但是始终是到了能踩着它尾巴的距离就是够不着,这样下去,肯定让它逃掉。他着急了,一下子扑倒,趴在巨蜥的身上,抓住灌木枝对着巨蜥的眼睛使劲戳下去。巨蜥挣扎着,浑身扭动,脑袋也晃过去晃过来的,大嘴一张一合的对空乱咬,陆海潮见戳不准,干脆扔掉灌木枝,抡开拳头照着巨蜥脑袋拼了命的砸。

巨蜥嘶嘶叫着,努力的想要逃脱。但是陆海潮怎么会让它走。他一连打了十几拳,最后巨蜥不动也不叫了。

陆海潮直起腰,坐在巨蜥的尾巴上叫道,“哎呀,我的妈呀,我怎么也会觉得累!”

陆少非始终跟着陆海潮在跑,看到巨蜥不动了,总算长出一口气。他担心的问道,“海潮,你的脚受伤了吧?怎么样?”

陆海潮抬了一下左脚,说,“没事!我的鞋子破了一排洞,要换一双新的。”

陆少非正在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心想他真的不怕呀?

只见陆海潮站起来拖出一条接近三米长的黑灰色的大家伙。

陆少非看这只巨蜥浑身上下长满了一层一层的鳞甲,前爪后爪比拳击运动员的胳膊大腿还粗很多,上面也布满了鳞甲,它的尾巴就占了身体的一半长短。脑袋凹凸不平,一尺多长的嘴里参差不齐的牙带着血色,分叉的红舌头掉出来,涎水流到地上拖的老长,一股巨恶的腥臭熏得人喘不过气来,看着狰狞恐怖之极。

跟电视里的一样,正是一只巨蜥。

“哈哈哈哈。”陆海潮大笑着,“总算逮住了。而且是最大的一只。”

“死了吗?”陆少非害怕的问道。

陆海潮弯下腰,检查了一下,说,“还是活的,我给它打晕过去了,如果死掉我就不要了。赶紧的,找个笼子关起来,醒了要咬人。”

柳冬光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陆海潮如此英勇,真是感激不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我的脚,脚崴了。哎哟!”

陆少非说,“你等着,冬光,我回去叫人来帮忙。”说完,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子里跑。

“谢谢你们。几天没有出门,我想出来看一下庄稼,不想就遇见这个畜牲,你们不在我就死定了。谢谢,谢谢。”

陆海潮说,“陆老说了,不能乱跑,你就是不听。”

“就是,都怨我自己。”

陆少非跑到老村长家里,大声喊着,“老村长!老村长!”

老村长从屋里出来惊慌的问,“少非,发生什么事?”

陆少非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怦怦直跳,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不好了,冬光被咬了!哦不,没咬着。”

老村长没听明白,但是感觉他很着急,就问,“你说的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陆少非稍微缓一下,又说,“我们抓住了一只大家伙,巨蜥。差一点咬着冬光,多亏海潮把它制服。”

“哎呀!你说得吓我一跳,我的冷汗都下来了。”老村长擦擦额头,“说,要我做什么?”

“弄个笼子。装巨蜥。要快。”

“巨蜥!巨蜥!”老村长嘴里重复说着,一边打开关狗的笼子。一条黑狗窜出来,蹦起老高,摇头摆尾的好不高兴。

老村长又急忙打电话找来四个年轻人对他们说,“快,把笼子抬到山洞那边装巨蜥。快点!”

年轻人答应一声,抬起笼子飞跑着往山洞那边赶。

陆少非说,“老村长,准备几样家伙,以防万一。”

“好。在里边,快去找。”

陆少非跑到屋里,抓了一根扁担,又扛起一把锄头飞奔出门。老村长也扛着一把锄头紧紧跟上。

李婶在后边叫道,“老家伙,小心点。”

“知道啦。”

放出笼子的黑狗兴奋无比,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跑,当它看见巨蜥的时候先是叫了几声,然后再也不敢上前,直接往后退,挨着老村长,嘴里呜呜的叫着。

老村长重重的拍了一下黑狗的脑袋,骂道,“就这么点儿胆量,你还看球的家!”

众人都对着狗轻轻的一笑,又紧张的看着四周。

几个年轻人曾经看见过万晓星他们抬柳冬满的尸体,现在胆子也大了,他们把巨蜥的头拖进笼子,但是笼子太短,一半尾巴掉在外边。陆少非说,“将就点吧,把尾巴掰弯了按进去。不要碰它的牙齿。”

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笼子锁住。陆海潮叫大家再抬回去,自己背起受伤的柳冬光一同往回走。

众人吃力的刚刚走了十几步,就听到嗖嗖嗖嗖的声音,像是突然起了大风一样,但是不见有风。大家纷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麦苗就像水波浪一样卷过来。

“快跑!”陆海潮惊呼,“巨蜥又来了!大家快跑!”

众人一哆嗦,立即就像受惊的野马一样仓皇逃窜,不时的回头看,发现那波浪离他们越来越近。

陆海潮急忙叫道,“快扔掉笼子!少非老板你来背冬光,我过去挡一下。”

说着就把柳冬光抛给陆少非。

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把陆少非一下子撞倒了,锄头扁担扔得老远。

“你看你毛手毛脚的!”陆少非爬起来骂道。

“对不起。”陆海潮捡起扁担嚷嚷着转过身,冲向那些波浪。

“小心点,海潮!”大家惊恐万状,扔下笼子,一边喊着一边拖起柳冬光往回就跑。

那些波浪越来越近,看不清有多少只巨蜥。陆海潮跑到庄稼地里,甩开双脚挥动扁担好一阵忙活。

但是巨蜥太多,陆海潮没注意被一只巨蜥咬着扁担的一头,就是不松口,甩了几下也不掉,陆海潮赶紧冲上去用脚踢它的脑袋,踢了四五下才让它松了口。陆海潮有刚才的经验,操起扁担专戳巨蜥的眼睛,这下效果不错。终于被他赶跑几只。

但是再有功夫和力气,终归双拳难敌四手,还是挡不住所有的巨蜥。有一只已经和村民干上了。

一时间惨叫声、呼救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快放下我,反正被咬了!你们快跑吧!啊!啊呀!”柳冬光又哭又闹。

陆海潮一回头,看见一只巨蜥正咬着柳冬光的一只脚不松口,那几个村民不愿放弃,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拽。陆海潮闻声赶来,掐着扁担对着这只巨蜥的眼睛就是一下,巨蜥吃痛,脑袋晃了几下,然后落荒而逃。

众人拖着柳冬光拼命的往村里跑。

老村长毕竟年纪大了,跑的一瘸一拐的,黑狗还挨着他跑,有几次差一点把他绊倒。陆少非见状,急忙喊道,“海潮,不要离开我们,不要走的太远。”

一句话提醒了陆海潮,他三步两步冲过来,挡在村民身后,对着冲上来的几只巨蜥一阵狂踢,同时甩开膀子抓着扁担猛戳它们的眼睛。那些受伤的巨蜥吃痛纷纷逃窜,再不敢靠那么近了。众人这时候才慢慢的往村里退,稍稍的可以缓一口气。但是那些家伙还是尾随着进了村。

众人把柳冬光抬回少非旅馆,紧闭门窗,不敢出门。

这时候柳冬光已经昏迷了。陆海潮赶紧给他清洗伤口,撒上药粉,又给他吃消炎药。

众人看他熟练的操作,试探着问,“他没事了吧?”

“不一定,这么厉害的巨蜥我没见过,要等陆老的研究报告出来,才能找到对症的药。我现在只是用药稳住他的病情,不让毒性进一步蔓延,是否有效果还在两说。”陆海潮说完,想了想又说,“老村长,在广播里通知大家,一定不要出门,等教授回来。”

老村长心有余悸,还是感激的说,“好。谢谢你。”说完还不忘骂他的黑狗,“你这个没出息的怂蛋,差一点害死老子。”

黑狗摇头晃脑摆尾巴的只顾献殷勤。也许它觉得到家以后就安全了,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

但是每一个柳林沟的人谈蜥色变,闻风丧胆。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陆海潮,看他能不能想到办法。

陆海潮急忙拨通了陆霸谦的电话,他的影相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陆老,情况很危急。这怎么办?要不先报警,请警察来救我们?”

陆霸谦冷哼一声,用责备的语气说,“你们可能已经被吓懵,没时间看新闻吧?警察这几天哪有时间帮你们,他们都忙不过来呢。”

“发生了什么事?伯父?”陆少非不解,立即发问。

“你以为有永远的和平?西部海境外敌入侵,政府命令全体武装警察坚守岗位,确保城市治安。像我们柳林沟这种穷乡僻壤发生的问题根本算不上是问题。”

“所以就没人管?”

陆霸谦肯定的说,“是的。如今只有自己救自己。”

“巨蜥那么厉害,我们不是陆海潮,怎么弄?又打不过,咬上就死!”

陆霸谦说,“这种巨蜥,以前没有出现,而且世界上最毒的科摩多巨蜥不在我国。据我们分析,科莫多巨蜥,它的唾液里致命的细菌混合物和唾液中的毒素可以使猎物在短短几天内死亡。

“这些毒物通常的作用,要伤口破裂以后和体液、血液接触,通过细菌和毒素在被咬伤动物的体内繁殖,然后才会起作用,科莫多巨蜥就是采取这种方法狩猎的。

“也就是说,科莫多巨蜥咬伤动物以后,动物是不会立即死掉的。我们发现的巨蜥跟世界上其它种类的巨蜥都不一样。这种巨蜥的毒性比科摩多巨蜥强的不止百倍。一般来说蜥蜴是不会主动咬人的,但是如果受到惊吓,它们就会对人发起攻击。像我们这种能主动攻击人的巨蜥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新物种。所以你们最好把笼子里那只弄回来,有活体做研究的话才能下最终的结论。”

陆少非说,“这些畜牲怎么会出现在我们柳林沟?”

“这个问题很简单。据我猜测,是因为现在气候改变了。全球气候变暖,雨水增加很多,气温升高,水稻生产线北移几百公里,北方也能长出南方的农作物,粮食产量大幅提高。这是有利的。但是这也就意味着热带的动物也会向地球两极扩张地盘,给那里的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陆少非问道,“伯父,这么讲的话,真如电视里所讲到处都有巨蜥?”

“这是肯定的,巨蜥的真正来源正在调查,也不排除有其它可能。目前大家只能躲起来,避免和巨蜥正面接触。”

有村民急着问,“教授,您要多久才能回来?”

“你们先和海潮去把笼子抬回柳林沟,我过不了几天就回来。”

“给巨蜥吃什么,不会饿死吧?”

“这东西短时间饿不死,抓回来就好啦,一定要注意安全。海潮你要精神点。”

说完就挂断电话。

“干仗了,我们竟然不知道!”有村民说。

老村长说,“先顾眼前吧。大家一定要服从指挥。海潮,你安排一下。”

不管什么时候,陆海潮都是很积极,很自信。他带着陆少非和四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拿着扁担出了旅馆去抬笼子。

一路上小心翼翼,同时又提心吊胆的。途中遇到了几只巨蜥,它们看见有人来了,纷纷伸出开了衩的舌头乱晃,同时嘶嘶的叫着冲上来准备厮杀,。

陆海潮笑道,“他奶奶的,就这一会儿,你们又忘记了我的厉害啦?”说完,就举起扁担冲上去对着巨蜥的头一顿猛戳。巨蜥吃痛,立即用粗壮的尾巴横扫陆海潮的小腿,陆海潮在麦田里跳来跳去的。好不容易赶走了那几个家伙。

陆少非说,“还真是,跟着你比较安全。”

“少非老板,可不能这么说,刚刚要不是你让我戳它的眼睛,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而且我只有一双手,巨蜥太多的时候,我是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保护你们。”

“是啊,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巨蜥太多太厉害。”

“啊!”

突然身后一声惨叫,走在最后的一个年轻人被一只巨蜥咬住了脚,一下子就把他拽倒了。

陆海潮赶紧转过来和几个人冲上去展开搏斗,但是他们还没有赶到,旁边几只巨蜥把他们堵住了。

陆少非大喊道,“凑近一点,不要太分散。”

陆海潮和几个人好一阵忙活,这一回又打伤几只巨蜥,它们纷纷逃掉了。

等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刚刚那个被咬的年轻人不见踪影,麦田里麦苗东倒西歪的一路血迹。

天哪!他被巨蜥拖走了。

众人顺着血迹找过去,什么也看不到。

我的妈呀!就这几分钟……

五个人双腿发软,路都走不动,好不容易才到笼子那里,却发现笼子破了一个洞,里边什么也没有。

“天哪!居然让它逃掉。这么厉害吗?”

陆少非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鏖战毒蜥(三)

“该死的巨蜥!”众人咒骂着,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陆海潮说,“看来这个笼子不行,先回去找一个更好的笼子,我们另外抓一只。”

陆少非说,“怎么抓?谁还敢去抓?赶紧回去吧。”

他们前边走,后边就看见有几只巨蜥跟着追上来了。众人吓得哭爹喊娘的退回少非旅馆,

陆海潮又一次拨通了陆霸谦的电话,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陆霸谦很震惊,“这种巨蜥太恶毒。我们不可能短时间就能出研究成果……”

陆少非急了,问,“伯父,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不敢出门,连最近的菜园子都不敢去,时间一长,吃饭就要出现问题。”

“别着急,我正在想办法。这样:海潮,你马上回D城一趟。我有个临时的主意可以帮你们。”

“什么?”陆少非大叫着,“伯父,刚刚不是陆海潮,我们几个人可能都回不来了。你现在还让他回D城,他一走我们不是个个都得等死?”

“是啊。”其他村民也紧张的问陆霸谦,“教授,海潮他不能走,他一走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陆霸谦赶紧解释,“各位乡亲,你们不要着急,我这里有一个临时办法,不过要海潮回来拿一样东西,他拿了东西马上就回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乡里乡亲的怎么会放任不管呢,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教授,他回来拿东西要多久?”

“一两天吧。你们坚持一下,不要乱跑,最多两天。”

陆霸谦见没有质疑的意见,又对陆海潮说,“马上起身。”

陆海潮很快就走了。

村民都紧闭门窗,不敢出门。

陆少非和牟彩丹以及他的工人们待在旅馆里也不敢出去,现在巨蜥出现,一个客人都没有。大家只有守着电脑手机时时关注外边的事态。

西部海境的战事极其不利,政府号召广大青年拿起武器,保家卫国;伤人的所谓不明生物就是巨蜥,这是一个外来物种,具有前所未有的毒性,科学家把它命名为毒蜥,目前国家没有时间和精力消灭毒蜥,广大群众只有自己注意安全。

陆少非兀自感叹道,“正是国难当头的时候啊。”

这时,老村长突然来电话,“少非,快!快来几个人!帮忙!”

“在哪里?”

“在,我家。毒蜥,快,顶不住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说话的声音很急促很着急,上气不接下气的,肯定遇到的麻烦不小。

陆少非双眉紧锁,谁有困难都得出手,何况还是老村长有难,不能不帮。他一跺脚,立即叫来四个男工人,对他们说“拿着锄头扁担锹镐鱼叉,去救老村长。”

四名工人满脸惊恐,吃惊的问,“什么?我们去打毒蜥?陆海潮不在,我们怎么敢去?”

陆少非脸一板,说,“陆海潮在还用得着你们吗?我都不怕,你们还怕?还不快走?”

谁让他是老板呢?

四个人无奈,跟着陆少非跑出旅馆。

牟彩丹在后边喊,“怎么回事?”

几个人头也不回。

陆少非说,“去一下就回来。”

外边没有一个人,偶而有麻雀和燕子从头顶飞过,叽叽喳喳的。村民的院子里有时传来鸡叫声,看家狗都躲起来了,听到外边有人的动静也不敢出声。

五个人在外面跑着,瞪大了眼睛 ,生怕从什么地方蹿出一只毒蜥。

老村长的家离少非旅馆很近。两百多米的距离,很快就到。

还不到老村长家,他们就听见鬼哭狼嚎般的喊叫。

陆少非他们赶紧跑过去,发现院墙的大门是开着的。他埋怨说,“老村长真是粗心大意,门都不关。”

他们提心吊胆的跨进院门,里面叫的声音更真切了,“少非快来救我们!快来救我们!”

陆少非壮着胆子叫道,“老村长,怎么回事?”

“我们被毒蜥堵住了,快帮我把它赶走。”

声音在二楼,也就是说毒蜥上了楼。

“具体说一下,具体情况说一下。”陆少非喊道。

“少非,毒蜥上来了,我们用门夹住了它的头,我们快顶不住了。快来。”

这怎么办?

虽然有五个人,也不是毒蜥的对手。陆少非感觉心怦怦直跳,大脑在飞速运转。

“快!”陆少非喊道,“快上去看看!”他又对其中一名工人说,“到他堂屋里找斧头。”

那个工人转身去找家伙,剩下四个人迅速冲上二楼。

客厅的门开着不到一个篮球宽的一条缝,一只毒蜥被卡在门板与门框之间,它的后半身正在拼命的挣扎,搞的霹雳狂当的乱响。老村长和李婶在里边死死的顶着门,才勉强的夹住了毒蜥的头,铁门摇摇晃晃的感觉随时都会倒掉。

“快!我们支持不住了!快!”

“砍!”

见此情景,陆少非也考虑不了许多,立即大喝一声,首当其冲操起锄头一阵猛挖,其他三个人也冲上来砍的砍砸的砸。

但是楼道太挤了,四个人有力气也不好发挥;而且毒蜥有鳞甲保护,皮糙肉厚的;再加上毒蜥拼命挣扎,尾巴摆过去摆过来的,用锄头扁担一下两下根本打不准,很多时候打在了地板上。看来一时半会还杀不死它,即使这样也还是给了它不小的伤害,不一会儿尾部就已经血流如注。

毒蜥吃痛,摇头摆尾的力道更大,铁门晃荡的厉害,看着就变型了,

“完了!完了!”老村长叫着。

陆少非喊道,“老村长,别灰心,马上他就死了。”

话音刚过,陆少非身后有人说,“斧头来了。”

陆少非接过斧头,大叫一声,“你们散开!”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照着毒蜥使劲剁了下去……一连十几下,嘁哩喀喳血肉横飞,毒蜥拦腰断成了两截,都不动了还剁了几下。

看着死毒蜥,陆少非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老村长夫妻脸色苍白,颤抖着手拉开门,看着大口喘着粗气的陆少非和他的工人们,几个人浑身上下血迹斑斑。

过了老半天老村长才说,“你们,没人受伤吧?”

“还好。”陆少非还喘着粗气,说,“还好。你,怎么不,关好门?”

老村长咬咬牙,非常愧疚的说,“都怪我自己,老婆子几天前就说门坏了,可是没来得及修。幸好你们。”

李婶一瞪眼,一巴掌摔在老村长的后背上,骂道,“就是你,不是少非他们来救命,我们两个都他妈完蛋!”

当着年轻人的面挨揍,老村长有些不好意思,笑一笑说,“刚刚我们在一楼,突然发现这个家伙进了院子,我叫你李婶赶紧上楼。可是它追上来,速度相当快,我们没来得及关好门,它就进屋了,千钧一发,把脑袋给夹住。”

“我地乖乖,再慢一点,我们今天就见不着了。”陆少非听得冷汗直流,也许是刚才累的吧。

李婶又骂,“都怪你个老不死的。”

陆少非说,“李婶,别骂他,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人没事就好,待会儿我们把门弄好再回去。”

一个工人突然惊叫着说,“毒蜥。我们身上这么多毒蜥血,不会中毒吧?”

另一个工人也沮丧的说,“完了!救了村长两个人,我们五个都没命。”

陆少非说,“怎么会?我们没有被咬,我伯父说过,人身上只要没有未好的伤口就没事。”

“哦。那就好。”

众人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老村长说,“你们回去洗洗吧。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陆少非说,“不要客气。来,哥几个。”他转过身对工人们说,“把这个死家伙拖出去烧了。”

李婶感激的说,“少非,这,怎么好意思呢?”

一个工人说,“李婶,不是我说,这个东西两三百斤,您老两个弄的动吗?”

“也是也是。谢谢你们。”

陆少非说,“老村长,今天经过这件事,你一定要告诉全村每家每户检查门窗,不好的马上弄好,再不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李婶说,“是是,多亏你们。”

一个工人说,“多危险,下一次不能有这样的运气了,让大家都小心点。”

“说的是。说的是。”

陆少非处理完老村长家里的事情,回到少非旅馆的时候天都黑了。

牟彩丹心疼的什么似的。虽然经历了一场搏斗仍然心有余悸,但是看到牟彩丹关心的样子,令陆少非很感动。

他拨通了陆霸谦的电话,带着哭腔问道,“伯父,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呀?我们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少非,别怕。海潮明天就能过去。至于我,还没那么快。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乱跑。”

“哦。”陆少非答应一声,陆霸谦就挂断电话。

整个晚上,陆少非噩梦连连,不是梦见自己被毒蜥追的没路,就是梦见被毒蜥咬断了右边胳膊。醒来以后一身的冷汗,感觉右边胳膊太痛。他知道这是在老村长家拿斧头剁毒蜥用力太猛拉伤了肌肉,不要紧,幸好家里有膏药,贴一贴准没事。

第二天早上,陆海潮就回来了。

陆少非见到他很高兴,对着陆海潮一阵比划,说,“海潮,你回来的还真快。我们昨天,说是惊心动魄一点都不为过。那场面,血腥致极!”

“是的,陆老说了,你很勇敢,也很机智。”

“海潮,伯父叫你回去拿什么东西呀?”

陆海潮拍拍胸脯,说道,“现在的我,已经升级,就更不怕毒蜥了。”

“是吗?有什么秘密武器?”

陆海潮说,“现在我不告诉你,等一下现场表演,陆老要求我们抓一只活体毒蜥。”

两人正在说话,老村长的电话响起,说,“柳冬笙出事了。”

陆海潮一笑,“呵呵,我还愁没地方找呢,它自己就来了。走,我去试一下。”

本来陆海潮有功夫在身,前两天在麦田里的表现尽人皆知,再加上说又配备了什么秘密武器,陆少非的胆子也就跟着大了。他想叫上昨天那几个工人一快儿去帮柳冬笙,可是那些人说,昨天吓怕了,再也不想去。

陆少非不好说什么,本来这就不是他们分内的事情,就没有勉强他们。

陆海潮说,“呵呵,真吓住了啊。他们还没看到我的实力,等一会儿我抓了毒蜥,让他们看看。这几个胆小鬼!”

陆少非担心的说,“就,我俩?”

“不怕,你要怕就待在旅馆里,让我一个人去。”

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陆少非也是一样,被他一激,热血上涌,立即表示,“我当然要去。”

陆海潮赤手空拳在前边大踏步走,威风凛凛的,陆少非在后边提着一把厉斧紧挨着他。

“靠这么近干嘛?有我呢!你不用怕。”

陆少非满面笑容,说,“我算什么,就指望你。”

陆海潮对这些毫不在乎,他想的是立即杀一只毒蜥看看自己的功夫是不是真的升级了。

两个人刚出门。就听到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传得整个柳林沟都听得到,肯定情况很严重。

两个人跑步前进,平时三分钟的路程,一分钟就到了。

他们看到柳冬笙的羊圈里,一只两米多长的毒蜥正咬住柳冬笙老婆顾嫂的右脚拼命往后拽,血流不止。顾嫂抱住羊圈的立柱不敢撒手,大喊大叫,柳冬笙正在用一把锄头使劲挖那只毒蜥的脊背,一边挖一边骂。

看来咬的不是很深,只是咬住了脚,而且鞋带把毒蜥的牙挂住脱不掉,不然的话那只脚早就被咬掉了。再加上柳冬笙不停的用锄头挖,毒蜥不好再咬第二下,虽然不至于马上杀死毒蜥,但是也给毒蜥以重创,脊背上正在流血。

也许毒蜥吃痛受不了突然松了口,转头就咬向柳冬笙,柳冬笙一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看着毒蜥就要咬住他的脚了。

这时候陆海潮和陆少非两个人赶到。

陆海潮果断出手。

陆少非看见他右手只一抬,毒蜥一晃脑袋,倒在地上马上不动,就像死的一样。

陆海潮大叫一声,“好!真管用。”

陆少非还没看清楚,问道,“你用的什么东西?”

陆海潮得意的说,“怎么样,相信了吧?”

柳冬笙高举锄头,使尽了平生力气挖下去,直到搞得毒蜥脑袋都碎了才罢手。

陆少非赶紧跑过去问,“顾嫂,你怎么样?”

这个时候,女人才哇的一声哭开了,一边哭一边说,“早上我们两口子喂羊的时候,没注意这个畜牲,我没来得及跑被它咬住了,幸好冬笙在,不然就……”

陆海潮说,“别说了,赶紧到少非旅馆,我给你处理一下。”

柳冬笙说,“海潮,少非,谢谢你们。”

陆少非说,“不要说这些,冬笙哥。顾嫂,能走吗?”

顾嫂摇了摇头。

“你赶紧背嫂子过去。”

“少非,我……”

“怎么啦?”

“我现在四肢发软,哪有力气?”柳冬笙喘着粗气为难的说,“要不……”

陆海潮说,“别磨蹭了,赶快走吧,时间一长毒性发作后果不堪设想。”

陆少非说,“我来吧。海潮,帮我拿着斧头。”

陆少非说完,把斧头交给陆海潮,蹲下就背起顾嫂往旅馆跑。

陆海潮给她处理了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

两口子千恩万谢的道谢。陆海潮说,“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以后千万注意安全。”

“是是。”

陆少非问道,“海潮,现在怎么弄?”

“找老村长,叫人做笼子。”

陆少非说道,“经过这么一折腾,大家是真怕了。你要当保镖,兴许会找到几个人出来;你不当保镖恐怕没有一个敢出门。这样下去羊啊猪的都不敢喂。”

“好吧,”陆海潮说,“只要能抓住一个活的毒蜥叫我干什么都可以。”

陆少非说,“我们出去的时候顺带把冬笙哥两个人送回去。”

“好的。只要能出去溜达比什么都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鏖战毒蜥(四)

陆少非和陆海潮忙了一个上午,总算找来几个青年人。

老村长问众人,“有谁家里的狗笼子够牢的?”

“我看这样,”陆少非说,“这家伙太厉害,那么粗的铁条都咬断了,没有谁家的狗笼子是它咬不断的。不如现做一个更好的。”

村民都说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陆海潮领着大家挨家挨户的找材料找工具。只要看到有毒蜥出现陆海潮就出手,他只须一下毒蜥准得趴下。

陆少非问道,“你弄的什么东西?就这一下毒蜥就死了吗?”

“没死。这是麻醉针。两个小时它就会醒,所以我们必须两个小时之内把笼子作好。”

大家走过去走过来的,其间麻醉了五只毒蜥,之后再有毒蜥出现情况就变了。那些毒蜥看见陆海潮就飞快的躲,因为距离太远,麻醉针打不准他就放弃了。

很快新笼子做成,大家急忙抬着笼子去装毒蜥。

可是之前被麻醉的毒蜥已经逃之夭夭,因为两个小时早过了。

大家只有出村抓毒蜥。这一次因为知道陆海潮的厉害,所以大家都不怕了,纷纷跟来,足有二十多人,其中还有两个女的,陆少非还说这两个娘们胆子真大。

但是毒蜥看到他们人多就跑得老远,根本不给他们机会。

“这怎么办?”陆海潮叫嚣着,看见毒蜥就追,可那些家伙跑得更快,根本追不上。

陆少非说,“早知道这样,我一斧头一个把它们解决了。现在可好,一个都没有抓住。”

陆海潮说,“怎么不是呢?当时我只要守着一只,也不至于让它跑掉。”

他们忙了一天,结果一无所获。

老村长只好召集大家商量下一步想什么办法。

“乡亲们,毒蜥危祸乡里,我们必须抓一只给教授做研究。现在这家伙变聪明了,它们怕陆海潮,但是没有海潮我们又没有本事抓得住。所以现在把大家请到一起开个会,谁想到好点子就说出来,看看行不行得通。”

“可惜没有枪,”一个青年说,“有枪的话一枪一个很快就解决问题。”

“别扯那些没用的。”老村长责备道,“有枪还会让大家想办法吗?”

“手无寸铁对付长着毒牙的野兽,怎么弄?”

“我们只有指望陆海潮。”

陆海潮说,“大家不要抬举我,我不是神,只有一双手,不可能保护所有人。据我所知,在科莫多岛上,科莫多巨蜥是没有天敌的,但是猜想一下如果把科莫多巨蜥放入非洲的话,可能就会有天敌了,因为非洲的尼罗鳄鱼长五米重一吨,可以轻易杀死巨蜥。但是我们这里的是毒蜥,比科摩多巨蜥的毒大的多,也不是非洲,而且鳄鱼比巨蜥更加危险。所以只有靠我们自己,动用大脑去消灭它。”

“这样……”老村长说,“还真难。”

说来说去,什么办法也没有想出来。

突然,老村长的电话响起,他急忙接听。只听他惊恐的叫道,“什么,村西有人受伤?”

这一次被咬的是陆铁恩。陆铁恩六十多岁,刚刚被咬的,幸好毒蜥咬的不瓷实,被他逃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是他老婆打的电话。大家赶过去的时候他还能说话。陆海潮马上处理,陆铁恩才算暂时稳住病情。

这一回,柳林沟成了真正恐怖的所在。大家只有待在家里,紧闭门窗,连菜园子都不敢去。

三天过去,没有人想到对付毒蜥的办法,陆海潮也没有抓住一只毒蜥。而且网上流传,说多地发现毒蜥伤人事件,据初步统计被咬伤致死的和被吃致死的人数已将近万人,咬伤没死的人数更多,咬死咬伤的牲畜更是不计其数。尽管柳林沟有陆海潮坐镇,还是有人被咬,别的地方可没有陆海潮,其惨状可想而知。

此时国家的战势极为不利,西方海境已经失去大片领域,元首下决心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所以政府想要采取措施消灭毒蜥是豪无分身之术。

柳林沟人都绝望了。

陆少非在旅馆里寸步不离陆海潮,陆海潮也对抓毒蜥失去了信心,那就是纯粹瞎耽误功夫。

此时,许多毒蜥就在鱼塘堤坝上游荡,有的干脆下水抓鱼,搞的水花四溅,好不令陆少非心疼。看到这一幕,他突然灵机一动,“有办法。”

“你想到什么?”陆海潮惊喜的问道。

陆少非从冰柜里拿出几块猪肉。

陆海潮问,“你干什么?”

“帮一下忙,拿到院子里晒。网上说巨蜥不是喜欢吃腐肉吗?”陆少非说。

“哦。”陆海潮说,“我想到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猪肉拿到太阳底下,顿时引来嗡嗡嗡的苍蝇,不到两天,臭气熏天。

陆海潮从旅馆出来,手里拿着臭肉,那些毒蜥不敢靠近。他扔一块肉在地上,毒蜥伸着开了衩的长舌嘶嘶叫着,并没有爬过来吃。

陆少非在旅馆二楼的窗口喊道,“海潮,太近了,它们不敢来。”

陆海潮退了大概三十几米,才有一只毒蜥试探着爬过来,嗅了嗅臭肉,然后张开大嘴一口咬住,嚼都没嚼就吞下肚去。

“嚯!这么厉害!你却不嫌弃这个气味啊。”陆海潮又兴奋起来,“那就来吧。”说着,他迅速往后退,走着走着扔一块在地上。几只毒蜥看着同伴吃着了,兴奋异常,向陆海潮爬过来。陆海潮就想让它爬的近了下家伙,可毒蜥太机警,爬几步就停下来张望,根本不给陆海潮机会。他担心距离太远麻醉针打不准所以一直没动手。

陆少非又喊,“再扔一块在地上,剩下的扔笼子里。”

“好。”陆海潮照做,扔完了手上所有的肉,然后迅速退回旅馆,关上门。

那几只毒蜥爬过来,其中两只吞下地上的臭肉调头就跑。其它的毒蜥似乎生气了,它们根本没打算吃笼子里的肉,也是调头就爬走,三步两步赶上去,照着刚刚吃过肉的同伴的尾巴就咬。耳朵里只听到咔哧咔哧的骨头破碎的声音,一尺多长的大嘴露出血红的牙齿左右错动一开一合的咀嚼,涎水流的老长。前边受伤的毒蜥想要挣脱,但是后边的毒蜥咬的死死的,哪里能逃得掉。旁边的毒蜥看见同伴找到了食物,也追上去抓住另外一只大快朵颐起来。咔哧咔哧的没几分钟,两只毒蜥就被同伴吃的罄尽,连鳞甲都不放过。

整个过程看得人毛骨悚然。

“嗨!”陆少非一拍大腿,“这么狠毒的畜牲!”

陆海潮说,“别这样说。这毒蜥警惕性太强,没有三五天肯定不敢进笼子。等着吧。”

陆少非想了想,说,“可能是这样,明天再弄一些肉喂它们,只要习惯了不怕它不上当。”

陆海潮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哼!你要我的肉,我就要你的命!”

陆少非和陆海潮两个原本在笼子的门框上做有一个机关,假如有毒蜥钻进笼子吃肉,在二楼的陆少非只要一拉机关的绳子,铁门一关,毒蜥就被抓住了。想的是挺好的,可是几天过去,等到他们搬空冰箱里面的猪肉,就是没有一只毒蜥钻进笼子吃肉,而笼子里的几块肉都让蝇蛆吃光了,搞得臭气熏天。陆少非连饭都吃不下。

世界上很多事情,无论你想的多好,可它就是不按照你想的那样进行,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或者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就是陆少非现在的情况。

两个人躲在旅馆里心灰意冷,再不出来。其它村民也是消声匿迹,不见踪影。

这时候陆霸谦终于和他的三个学生回到少非旅馆。

陆少非问,“伯父,怎么这么久?”

“小子,不管做什么事情不都须要时间吗?而且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抗毒蜥咬伤最好的解药。”

“那怎么弄?”

“治愈伤者的病情不是不行,只是很慢。所以其它的先放一边,先消灭现有的毒蜥再说。”陆霸谦又对陆海潮说,“你当一回保镖,去把老村长和柳林沟四十岁以下的男子都找来,我们商量一下。”

“好吧。”

对于教授回来,陆海潮也很高兴,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很快他就把人找齐。

村民都很期待,在他们的眼中,陆霸谦就是大家的救星。

“大家稍安勿躁,我把我所了解的情况和你们说一下。”陆霸谦说,“首先肯定的是在我国乃至全世界都没有这么毒的巨蜥。柳林沟出现的巨蜥,当然我们叫它毒蜥,现在在全国好大一部分地区都有发现,其它地方死伤惨重,一片哀嚎。幸好我让陆海潮留在柳林沟,不然现在坐在这里和我说话的就不一定是诸位了。”

“是啊,谢谢教授,谢谢海潮。”

“我不是吓唬人,这网上有,查的到。据我们了解以及自己单位的研究发现,这种毒蜥是通过有关敌对势力培育出来,有人专门放进来对付我国农民的。据研究比对,它的个体虽然不如科摩多巨蜥大,但是其毒性超过科摩多巨蜥的一百倍还不止。科摩多巨蜥是利用其唾液中的细菌和病毒繁殖感染杀死猎物,猎物被咬伤最多七天就会死掉。而我们这里出现的毒蜥大家都领教了,被咬伤之后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两个小时就会死。”

“什么?有这种事?对付我们?”众人议论纷纷,旅馆里一阵沸腾。

陆霸谦继续说,“你想想,农民不敢出门,还有粮食吃吗?粮食是国家的根本,这不吃饭怎么行?这不明摆着要我们亡国吗?”

“这么狠毒!”

“教授,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问的好。我们是要想办法。前方正在打仗,这后方也是一场战争。他们采取双管齐下的手段想灭了我们,其用心险恶至极,可是我们会怕吗?不管他们使出多少招数,英雄的神国人民一定会团结一致,共同破敌。”

“好!”众人纷纷表示支持。

“我们每一个人尽一分力,就过去了。怎样打退外国敌人自有政府去想办法;我们在场所有人面对的敌人是毒蜥,只要消灭了毒蜥,敌人自然就会失败。前边已经有例证,毒蜥怕陆海潮,也就是说它不是不可战胜的。”

老村长说,“教授,你是不是已经有制胜法宝?”

陆霸谦说,“我们有武器可以杀死毒蜥,但是必须大家的配合。”

没等他说完,已是一片叫好声。

“大家先不要高兴的太早。”陆霸谦说,“这种毒蜥很聪明,一直不上少非和海潮的当。我们想要杀死那么多毒蜥肯定不容易。它们看到陆海潮厉害,就躲着不敢出来。要是看到我们还有更厉害的东西肯定会跑的远远的,所以想要要消灭这些畜牲将会很困难。”

“那怎么办?这种东西不消灭干净肯定是后患无穷的。”

陆霸谦又说,“是啊,必须消灭干净。因此现在须要几个胆子大的青年人去把毒蜥引出来。”

“什么?这么危险的事!”众人张大嘴,顿时每个人的心又怦怦跳个不停。想不到教授会这么说。

“这是叫我们去当诱饵?”

老村长说,“诸位,只要我们消灭了毒蜥,给其他地方做了榜样,说大了为国家为人民,往小了说为自己和家人还是值得的。大家不要怕,现在我们不比前几天,陆海潮凭一己之力都打败那么多毒蜥,今天教授带来武器,我们就更有把握了。只要毒蜥一露面教授马上动手,我想应该没问题。”

陆海潮说,“对,大家胆子大一点,我走在前面,再有三个人就行了。”

“好吧,有陆海潮挡着我们就不怕。”

大家表示同意,有两个人已经想报名了。

陆少非说,“海潮,毒蜥看见你就跑,你还怎么把它引出来?”

“哦,是啊,我不能去。”陆海潮正在高兴,听他这么一说,兴奋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陆霸谦又说,“大家想好了,三十岁以上的不能去,不机灵的不能去。少非,你领一下头。”

“为什么又是我?我这么笨,一点不机灵!”陆少非真后悔说了刚才的话,自己一个人静悄悄的躲起来不是很好嘛?

陆霸谦眼睛一瞪,慈祥中带出几分威严。

“就是你!有我在呢!你怕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