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调查员那些年免费阅读_我当调查员那些年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我当调查员那些年

作者: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类型:悬疑

简介:从罗布泊到昆仑山,水怪,未知巨兽,纳粹余孽是否真的存在?外星生命体和我们有过接触吗?探索所有未解之谜,一路上充满了艰辛与未知,只为给大家还原事情的真相。

第1章 准备去罗布泊

我叫张羽,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本以为会平平淡淡的度过这一生,没想到一切都从我参加了这次的旅行的时候改变了。

参加了旅行和别人组团去罗布泊游玩,罗布泊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副院长的失踪更是罗布泊增加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此时距离彭加木的失踪已经有18年了,也就是改革开放的那一年。比起一开始络绎不绝的人前往罗布泊,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是去探险的。

但是就在前年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离原定轨迹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余纯顺就是上海人)。

在那个神秘的地方不断有人出现意外,据街坊流言传,余纯顺本身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探险家,在出发之前已经研究透了罗布泊的地图地形,一切有关罗布泊的历史以及气候,又怎么会偏离选定轨迹15公里,犯这么大的错误。

而且又怎么会在水喝完以前都没有发现自己走错了路,直到死在沙漠,难道他在去之前就没有仔细看地图,哪里有水源,哪里有绿洲吗?走错了路,到死都没有找到水?

在当时去罗布泊的人大部分都是探险家,一部分是军队的人在原子弹试爆成功后在那里驻扎的人员,只有一小部分是去旅游的和一些学者。

听说就在去年那里还死了两波人呢,这反而又掀起了一股去罗布泊探险的热潮,身边就有一个看门老大爷曾经在罗布泊当过兵。

看门的老大爷,我们都叫他王大爷,听说以前在新疆当过兵,离着罗布泊那里很近,以前部队驻扎的营地离着水源都是很近的,毕竟谁也不会走出几百公里去打水。

我为什么会想去罗布泊去旅游呢,就是听了王大爷讲的故事,要不然中国南方那边山清水秀的,我去南方也不错,毕竟改革开放那边经济条件也好。

即使到了现在,南方的经济条件也比北方好的太多了,具体原因以后会慢慢说的。

话说,那天在工厂里值班,当时工厂刚刚完成从国企改制成民营企业,不过现在都变成了私企。

到了十点半来钟,我去村头的小卖部去买了两包花生米和一提子啤酒,想去和老王喝一点。和我值班的另一个同事不会喝酒,早早的就睡了,我也没去管他。

我去门卫找到了王大爷,我就邀请他一起来喝点,还有两包花生米当下酒菜,大爷本来不打算喝的,但是也招架不住我的盛情邀请。

于是我们就坐在一起,东一句西一句的扯了起来,老大爷毕竟是当过兵,走南闯北的人,见多识广,为人处事经验丰富。

不知不觉的我们一提子啤酒已经喝完了,但是我们聊的还不够尽兴,于是我又去村头的超市又去买了一瓶二锅头,买了两罐牛肉罐头。

本来已经快午夜了,小卖部都已经关门了,看到我这个醉汉也没给好脸色,但是看到我买了两个牛肉罐头,脸色顿时变了好了点,看到我的态度很好,姿态也放的很低,于是也就原谅了我。

我回到厂里以后,看到王大爷正在抽着旱烟,看到我回来了,连忙起身把酒接了过来,我们又坐在一起接着喝。

这次把大爷是喝的真的上头了,给我讲起了他所经历过的伤心事。

说着说着声音已经变的哽咽,继续讲道,当时他和几个兄弟还小,受尽了村里人的欺负,好在后来自己当了兵,家里的处境变得好了一点,再后来没过多长时间灾难终于结束了。

这时候大爷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一瓶白酒三分之二都是被王大爷喝的,他又继续给我讲道,他本来是在内蒙古当兵的,再后来他所在的部队就被调到了新疆。

“我当兵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怪事,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说了你也不能相信。”王大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跟我说道。

我也多少有点喝多了,我开口道“大爷,你当兵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沙子就是骆驼,能有什么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你们那里顶多有个海市蜃楼,还能有什么?”

大爷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回忆,给我开始讲了起来。“那是年78的时候,那时候上面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科考行动,派来了不少人,还有一个人是那个失踪的什么教授,好像叫彭加木来着。

那一次那些科考人员去了驻地和我们汇合以后,我们驻地派出了一个排的战士随行。

然而到了第三天他们回来了,只有一半的人回来了,几乎个个身上都挂了彩。

还有几个回来没几天就死了的,没有救回来。当时不断有陌生面孔进入我们的驻地,这些人估计身份都不一般。

又过了大概三四天吧,唉…

人老了,记的也不是太清楚了,我们接到命令全军荷枪实弹进入沙漠腹地,随行的还有那个彭加木。

没有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我们本来是以为去剿匪呢,别看当时已经解放快三十年了,但是那些国军残余的势力也不能忽视。

胜利以后全国剿匪的时候也伤亡了不少人,有些地方的土匪甚至把当地的县城都给打了下来。

那些武装分子也是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呢,能在那片荒无人烟,一望无际的沙漠坚守了那么多年的人,都不肯投降我们,实在是无可救药了!

我们清早出发,应该是下午两三点钟到达的目的地吧,这时营长下令,我们停止了前进。

营长下令将指挥权交给彭加木,接下来的行动由彭加木指挥,我们心里都是非常的疑惑,这个人不是一个科考人员吗?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来调动我们一个营的军人,事实证明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我们连长打了举手打了报告,彭加木对他点了点头。

我们连长这时才开口问道,为什么他的一个排死伤保重,死的死,隔离的隔离,为什么他们回来的时候身上只有一点小小的伤口,并不足以致命,却在回来的这几天不断有人死亡。

我们连长已经用质问的语气了,说实话在我们这个部队驻地里除了我们营长权力最大,排第一,剩下的就是我们连长了,副营长和其余的两个连长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

彭加木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些事估计他来的第一天就应该打听过了。

这时候由我们营长给我们说了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是政府派人来进行一项秘密的科考行动,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接到命令了,全力配合他们的工作,必要的时候服从他们的指挥。

至于是什么行动,营长并没有告诉我们,毕竟有些事是需要保密的,营长只告诉我们这是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大事。

我们之前派出的部队和科考人员,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洞穴,就像人工开凿的一样。虽然这并不在选定计划之内,但是他们还是去探查了一下。

却没有想到引发了这一场灾难,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打着手电筒往里面探索,逐渐的有了发现,发现了一些不知名的骸骨。

我是从事生物化学和植物病毒学了,我发现这些骸骨很像很久以前灭绝的恐龙,而且这些骸骨形成的时间最多不超过100年,国际学者都认为恐龙已经灭绝了数亿年。

而这将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我们就继续深入探索,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战士遭到了不明生物的袭击。

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空气中传来了血腥的气味,就在这时我们感到地面在颤动,很明显是有大群生物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们顿时就慌了。

前面的战士变为后队,我们一边开枪一边撤退,等我们冲出来的时候身边已经少了十几个人了。

我们出来以后,身后的那些巨兽也冲了出来,幸好我们在洞穴外还有两个班的战士留守。

他们也听到了我们的枪声,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在最后一个人跑出来的时候他一边跑一边喊,大喊说后面已经没有人了,赶紧开枪。

这时我们也已经看清了在洞穴里袭击我们的巨兽,这是几只长达五六米的巨蜥,黄褐色的眼睛,像犀牛一样的皮甲,还有那张不断流着唾液的大嘴。

那些巨兽看到我们,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流露出像是发现了食物一般的眼神。我们顿时就被激怒了,它们率先朝我们发起了攻击。

结果就是我们大败而归,落荒而逃,这些生物一旦逃出去就会对附近的牧民造成巨大的灾难。

我们一定要将它们消灭在这片沙漠里!还有,小心别被咬到,那些巨兽的嘴里有一种我们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的病毒,被咬以后的存活率很低。”

王大爷可能是喝的舌头都麻了,说话开始顿顿卡卡,前言不搭后语,我还是能听懂他想表达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往事回忆

王大爷又吃了一大块牛肉,给我继续讲道“那个姓彭的年轻人给我们讲完以后,我们带领我们往前继续走,前面就是那些巨兽的活动区域了。

我们的枪都已经上了子弹,手榴弹也拧开了盖子,做好了战斗准备,我们趴在沙丘上望去,在那个洞穴的附近还有零散的几只大蜥蜴,还有被风沙没有彻底掩埋的人类骸骨。

突然,所有的蜥蜴停止了行动,一齐朝着我们趴着的沙丘瞄了过来,我们被发现了。

不过我们并不害怕,我们一个营,除了留守营地的人马以外,我们有五百多人,五百多条枪,打几只蜥蜴还不是闹着玩似的。

那蜥蜴发现我们以后,就像受了什么刺激,向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一波扫射后,全都给放倒了。

我们有几个胆大的上前查看,其中一个连长和彭加木在研究如何把巨蜥尸体带回我们的营地,这有可能是未知物种,也可能是恐龙后裔。

这时,一只没有死透的蜥蜴仰天长啸,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顿时就把几个士兵吓的瘫倒在地,好在它伤的太重了,用尽所有力气发出一声长啸,就死透了。

彭加木爬了起来,扶了扶眼镜,朝着洞口望去,呼喊到让我们快跑,我们也顾不上回头了。

在战友的掩护下我们逃回沙丘上,回头一看,从洞穴里涌出无数的的大蜥蜴,营长这时下令,让我们边打边撤,分散撤退。

这时候留人殿后也没用了,留的少了是送死,留的多了,伤亡又太大。

那时候啊,一个蜥蜴比两头黄牛都大,一弹夹子弹才能打死一个,它们就像不要命一样朝我们冲过来。

即使被它们撞一下那也得撞断几根肋骨啊,我们用手榴弹和步枪对大蜥蜴进行攻击,边打边退。

身边的人是越打越分散,不时有人被大蜥蜴咬死。我们三五人一队,陆陆续续的撤离战场。

那些巨兽终究是没有追上我们,我们撤离到安全地带,我们休整了一下,向营地赶去。

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好几批分散的小队伍回来了。

第二天中午,活着的人已经都回来了,没有回来的应该是都已经死了吧?

就在当天,一个边防团赶到了我们的驻地,找到我们给我们挨个做了口供记录。

再后来啊,那个团拉着大炮,提着火箭筒又去和那些大蜥蜴干了一架,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听说那个洞口是连接另一个世界的出入口,他们带回了几头巨兽的尸体,在驻地停留了一夜就运走了。

这片地区又成了军事禁区,往后的一段时间不断有研究人员进入,可能是去研究什么吧。

后来我们在那里挖了一个核弹发射井,在那里试爆了一颗原子弹。不过应该是瞒不过那些间谍的,尤其是苏联的!”

原来当年在罗布泊发生了这么多事,怪不得那里常年被列为军事禁区的素有中国五十一区之称,直到最近几年那里的军事基地才被慢慢的废弃。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研究出那些蜥蜴是什么了吗?是从哪里来的?”我好奇的问道,毕竟人都有好奇心,现在把老头喝醉了,不多听点哪能行。

王大爷又“所以我们在后来又和苏联人组成了探险队,负责采集标本,以及更多的线索,前提就是需要做好防护措施。

要不然核辐射就能把人弄死,当时听说附近的部队在大气层中试爆了很多次核弹。

当时核弹是在半空中引爆的,所以以现在那里早就没有核辐射了,要不然那些去探险的和旅游的,估计得去一个死一个。

后来的行动我没有参加,我都是听到当时流传的消息,后来流传出来的消息说那可能是远古幸存下来的恐龙。

在躲在地下生活,时不时的也会来到地面,所以巨蜥的眼睛没有退化,沙漠里这些年的失踪事件也就能解释的清了。

还有人说那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更离谱是有人说那是我们做核试验引发变异的,那东西怎么出来的我们能没数吗?

沙漠里有那么多资源养活那些巨蜥吗?说这话的人,说话真是不经过脑子,什么也不懂,还喜欢装懂。

做人宁可人前装不懂,也不能在人前不懂装懂!!”

我又没去过,这还不是你说什么是什么,你骗我我也不知道。

再说了王大爷喝了这么多,是不是在吹牛我也不知道,可信度不高,所以我也是捡着听。

听完以后我对那个地方更加的向往,想去一睹风采,去探险也不错,万一发现点什么带回来,我一定会出名的。

我心里下定决心,忙完这一段时间就随便找几个驴友,一起去旅游,探险。

这时王大爷又继续讲道“又过了两年,彭加木又带队来了,这时候我们这里的军事基地,在外驻扎的军队已经不多了。

他和我们这个见过面的熟人打完招呼,第二天就带队去了沙漠深处。

去完成上次没有完成的任务,上次本来就被巨蜥事件给耽误了,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彭加木回去以后经过了组织长达一年半的调查。

还有随行人员,由于上次他的队友也有伤亡,这一次补充了新人员。

这一次他们的装备比上次更加齐全,更加完善。上级在出发之前,给予他调动附近驻军的权利。

然而这一次他只带了一名通讯兵和他的队友,就出发了,我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半个月后,我们接到紧急通知,去寻找彭加木同志,我们当时附近的驻军都派人去了,还有直升机和警犬。

我们却一无所获,我们又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搜索,我们一共找了四次,只找到了一点属于他的物品。

没有找到他的人,至今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且别的队员一点事都没有,除了比起进沙漠之前黑了一点,瘦了一点。

我们当时就有战士反映,为什么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去找一个人,这阵势比去年的还大。

我们去年的时候参加了一次行动,云南第九地质队28人在罗布泊遇险,地质队员濒临死亡,差一点渴死。

那时候我们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搜索,大规模搜索了四次,小规模搜索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我们的军官告诉我们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牵扯到什么国家机密了吧。

只知道我们前面在那里用核弹炸蜥蜴的时候,事后发现了很多被风沙掩埋的骸骨,干尸。

其中还有不少古董,什么玉石饰品,不知什么朝代的古币,兵器什么的,当时砖家说可能是古代的一支军队从这里经过,收到了巨蜥的攻击,最后全都死在这里。

在当时可是闹的沸沸腾腾的,中央都通过报纸出来澄清,结果是中央越解释,老百姓们就越不信。

从八零年那起失踪事件严格来讲确实是属于一次普通的科考行动。我们几次大规模的搜索也没有找到,后来我才知道彭加木失踪的时候随身携带着研究报告。

而且是属于绝密的研究报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写的是什么,队里的其它队员都不知道。

当时他的那些队友也经过严格的审讯,当时我们并不能排除这是一起凶杀案件。

我当时也参加过,他们审讯的时候我就现在后面警戒,那些队员不只一次的提到彭加木的行为很怪异,和以往很不一样。

要不是他们从行动开始就一直在一起,都要开始怀疑彭加木已经被调包了。

这件事情充满了疑惑,诡异,但是调查又没有结果,白白浪费人力物力,我们曾经一次出动了上百架飞机去搜索。”

王大爷跟我说道,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估计是真喝多了,听说我要去罗布泊旅游,这才和我说这么多的。

我却在想王大爷这算不算泄露国家机密,王大爷这时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当时外面传出很多版本,其中还有海外在国内的发言人,传出了很多假消息。

企图引起骚乱,这事被传的越来越邪乎,要是我不是当事人我差点都信了。

这个事情的真相早就传出去了,在当时我们的领土上空都有帝修的卫星。我们当时的国家在外国人面前是没有秘密可言的,大陆里还不知有多少外国谍报人员。”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真相早就传出去了,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

这时候我也喝的有点多了,到了深夜已经犯困了,我们就互相告别,我就回宿舍睡觉去了。

把这一桌子吃剩的就交给王大爷收拾了,毕竟是在他的地盘吃的,他给收拾一下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本来是闲着没事和大爷喝点酒,多交往一下,还顺便听了一段故事,这个钱花的值了。

回去准备一下,每天出发,说走咱就走,路见不平一声吼,我一边唱着一边回去睡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进入沙漠

我就找了一个旅行团,给我推荐了几个有在沙漠穿行,这次也是去罗布泊旅行的驴友。

我们结伴去,当时是八月份了,正好是去沙漠的好时候。我们经过一路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附近了。

把我的骨头都快颠的散架了,我们在附近的旅馆休息了一晚,准备第二天去。

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队伍里资历最丰富的老杨,他提议我们找个向导。

这样一路上就会方便很多,老杨已经快六十了,看起来身板还是很结实,精神抖擞,透过厚厚的眼镜镜片似乎可以看到他双眼里充满的智慧。

这时我们队伍里的另一个成员开口道“那我们应该去哪里找啊,我们在这里人不生地不熟的。”

说话的是陈鹏,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听说想要这一篇论文,然后就和我们一起组团来了。

这时,老板听到我们的谈话,朝我们看了过来,老板是汉族人,和我们交流也很方便。

“你要是有合适的人,就给我们介绍一下,该给你的那份钱,一分也不会少你的。”老杨开口说道,看起来老杨很有这方面的经验。

那个老板听完以后,喜上眉梢,一脸市侩相,他高兴的搓了搓手说道“几位朋友这是哪里话,既然大家都懂规矩那么就方便多了,我来给大家安排。

老板招呼了一个伙计跑了出去,不一会带回来一个留着山羊胡,头上扣着小方帽子的当地人。

他和老板打过照顾以后,看向我们,“你们好,接下来就让我来给你们带路吧,我可是已经带领过很多批人了。

你们放心,我不会问,不会看,也不会说,只要你们别少了我的那份钱。”

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都没听懂这说是什么意思,能把普通话说的带东北腔,又带点四川腔,你是跟谁学的普通话啊,是不是被坑了。

正当我们在犹豫钱够不够,要给这个向导多少钱的时候,队伍里的另一个人开口说话了“多少钱,给个数,我都包了。”

我们齐刷刷的看去,这是一个短发美女,穿的比较随意,只是比较高冷,一路上只和我们说了几句话。

不到必要的时候不开口的那种,我们也懒的去搭理她,虽然她的声音很好听,但是我也不愿意接她的话。

这时气氛也比较尴尬了,我们都没有开口接她的话,向导也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没有轻易的出声。

最后还是我开口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我说“我们也不能白占你的便宜,接下来我们会给你背行李,提着包。”

虽然有人给出钱的感觉很好,但我们都是男人,都是有尊严的,也不能这么掉价,最后我想出了这个折中的办法。

毕竟这时候谁也不太富裕,那个短发美女听完以后,也爽快的点点头,我本来打算问她的名字,但是看着她这一副表情,我还是自觉的闭上了嘴。

这时在旁边察言观色的向导也看明白了“远方来的尊贵的客人啊,其实我家里养了十几只骆驼,可以给你们来驮行李啊。”

我们几个男人狠狠的瞪着他,向导识趣的转过头,我们听到他在嘟囔“一只骆驼也要不了你们多少钱嘛,看在胡大的份上,打个折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我们补充了一下物资,然后就跟着向导出发了,这一路上这个向导的嘴就没闲着。

给我们介绍各种尝试,以及应付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如何应对有可能遇到的驻军。

告诉我们去过遇到了罗布泊镇的边防军就说是去 若羌县或者路过就行,我们分开走,一会在东面汇合。

在当时查的比现在严多了,只要不往军事禁区和保护区里闯,一般都没事,沙漠那么大,能和另一队呢碰到的几率简直为零。

据这个向导说,真正的核爆地区是在沙漠西部,常年有军队驻守,现在的罗布泊是中国唯一拒绝外国人进入的地方了。

好在一路上我们有惊无险,成功避开了所有的搜查,我们成功的踏入了罗布泊。

我们加着向导一共六个人,理所当然的租了六匹骆驼,我坐在骆驼上闲着没事给它喂了一个馒头。

我本以为这会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没想到还有这么壮观的雅丹地貌,一望无际的沙子和遍地的石头。

我朝天空望去,一阵刺眼的阳光耀的我都睁不开眼,这里的天空清澈无比,这个季节的天很蓝很高。

沙漠里的气温很极端,白天可以达到三四十度,晚上可以达到零下,白天穿单衣,到了晚上就需要穿棉袄了。

在新疆流行着这样一句谚语,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就可以看出沙漠昼夜的温差很大。

而这一切都是沙石白天吸热比较迅速,所以比土地的温度高很多,到了夜晚,地球表面向空气进行热辐射,空气对流,沙石和地面附近的冷空气进行热交换,又由沙石向空气成降温传递。因为当地地面景观主要是荒漠,热容量小,所以白天吸热快,升温快;夜晚则是放热快,降温快。

这个现象在我国的新疆地区比较明显,还有就是沙漠上空中的云比较少,挡不住阳光,更挡不住紫外线,所以在非洲的朋友就会晒的那么黑。

我们刚踏入沙漠的边缘就感到沙漠中的阳光晒在皮肤上的灼热,虽然我们全副武装,带着头巾和墨镜。

好在现在还没有起风,没有风沙,可以欣赏一下戈壁荒漠中的风景,不时可以看到几株沙棘。

据向导介绍原来沙漠地区周围有一些湖泊,后来由于沙漠面积扩大,湖泊逐渐干涸,沙漠地区降水较少,湖泊得不到水补充,蒸发量大,含盐量逐渐增大,干涸后就形成了盐碱地。

他在回忆道“我还记着我小时候在湖泊里游玩,里面清澈见底,还有在啃食水草的鱼儿,后来塔里木河两岸的人口越来越多。

他们肆意改变修建水库截水、决堤引水、建泵站抽水,最终让这个湖泊干枯了。

为什么阻挡风沙的红杨和红柳也都枯死了,唉...一切都回不去了。”

这个年长的向导说话时眼光充满留恋,怀念。

是的,他说的没有错,一切都回不去了,罗布泊曾经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湖。

20世纪还有1000多平方的水域。世界著名的探险家斯文·赫定曾在20世纪30年代时乘小舟进入罗布泊,最终罗布泊被写进了他那本闻名世界的探险书籍《亚洲腹地探险8年》。

书中是这样描绘罗布泊的:罗布泊像座仙湖,水面像镜子一样,在和煦的阳光下,我乘舟而行,如神仙一般。在船的不远处几只野鸭在湖面上玩耍,鱼鸥及其他小鸟欢娱地歌唱着……

可见在1920年时候罗布泊的储水量该相当可观,向导曾经见识过罗布泊的美丽,也经历过湖泊的没落,直到现在彻底变成一片盐碱地。

前后落差太大,任谁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家园变成了这样。张骞当年路过此地时,也被罗布泊的美丽所惊艳到,绿意盎然、水草丰盈,绿洲附近的珍禽异兽。

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楼兰古国便是建立在罗布泊的基础上,八零的时候一批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闻名于世的楼兰美女古尸。

不过楼兰古国的灭亡至今还是一个谜团,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没有人能说的清。

剩下的都只是后人的推测,不能还原真相,只能推理出最符合逻辑的猜测,最令人信服的说法。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如果可以的话就一起去楼兰古城遗迹去看看。

反正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了,我来罗布泊纯粹是闲的,老杨是怕以后没有机会了,在死之前也要来看看,别给以后留下遗憾。

陈鹏是为了写一篇什么论文,而那个短发美女和另一个中年大叔,他们两个人来罗布泊是什么目的,这就不知道了。

我们五个人都是一个人出来的,之前谁也不认识,是为了路上互相有个照应,为了安全起见才凑成块的。

这里面还属于年长的老杨知识渊博,给我们讲了很多有关西域的知识,从历史到民间野史。

给我们讲了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故事,在在西汉昭帝元凤年间,由于楼兰、龟兹等西域小国勾结匈奴,并斩杀汉朝来使。

最终引发的大汉的不满,最终斩杀了当时的楼兰王。

双方的矛盾就是从这时上升,楼兰勾结匈奴打劫大汉商队。

大汉也不惯他毛病,直接派兵打了过来,最终以楼兰的失败告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诡异的沙漠

我们走到了夜晚,一路上我们都做好了笔记,记录着自己的感悟和收获,老杨一路上拿着摄像机拍照就没停过。

也不知道他都拍了些什么,我们一路上捡了一些干树枝,点起了篝火。

拿出自己所准备的食物和水开始吃了起来,虽然那个短发美女和那个大叔话不多,一路上也没怎么和我们交流。

但是吃饭的时候好歹和我们一起围在火堆,我披着军大衣,啃着牛肉干,再灌一楼啤酒,这感觉这是爽。

沙漠的天气的确是太极端了,简直就是白天是夏季,晚上是冬季。

我们吃完饭以后,就各自去帐篷里睡觉了,这东西多亏有骆驼,要不然我们带这么多东西真得累死。

富婆的行李也不用我们拿了,全让骆驼承包了,这一趟出来的是真值,划算!

我们就把所有的柴火都扔到火堆了,我们本来打算留人轮流着守夜。

结果向导告诉我们,不用那么多余,“我们有骆驼,骆驼是很警惕的,就算遇到狼群,我们也不用怕。

我们的骆驼会发现它们的,你们就尽管睡吧,还有我呢”看到向导这么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我把手电筒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去那些无人区旅游的人应该都有经验,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

都会带着够用的钱,够花就好,毕竟我们又不是那些做买卖的人。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半夜里我被冻了起来,听到外面有声音,用脚踩在沙子上面的碾压声。

我也没有在意,我想应该大半夜他们起来方便一下,然后我就继续睡了。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我穿着一身古代的将军的铠甲,手提长刀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却被敌人从背后偷袭了,当敌人的长枪从我的身体贯穿的一刹那,我惊醒了。

我坐了起来,用手揉了揉额头,一晚上都没休息好,身体还很乏力。

我走出帐篷,外面的阳光是那么耀眼,我缓缓的适应了外面的亮度。

发现大家已经都出来了,我是最后一个,他们聚在一起,脸色相当难看。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原来在我们帐篷周围有密密麻麻的脚印。

我顿时惊出一头冷汗,这些脚印绝对不属于任何一种动物的,虽然晚上上风沙会破坏一部分,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这是人类的脚印。

而且人数不会比我们少,昨天晚上都怪这个该死的向导,要不然我们轮流的值夜多好。

现在闹的人心惶惶,陈鹏说道“会不会是还有别的队伍,过来想和我们打个招呼,看到我们已经睡下,然后就走了?”

我们像看傻子一样看向他,而他也显然是说出话以后就后悔了,讪讪一笑,退到了后面。

我们这时也已经明白是什么情况了,我环视了一周。

“向导呢!骆驼呢?这个死老头该不会是想收了我们的钱就跑吧,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我早就看出这不是什么好老头了。”

队伍里的大叔接过我的话,冷静的分析道“看昨天晚上的情景,从这些脚印被风沙掩埋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在下半夜。

有人围着我们的帐篷转圈,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或者是说我们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

我们队伍里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啊,等等该不会是我们队伍里这个短发美女吧?

有人想劫色,但是怕动静太大,惊醒我们,不能全身而退,我心里想到,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小妹子。

她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哼!”瞪了我一眼,把头扭了过去。

大叔继续分析“但是我们的骆驼和那个向导,也是那个时间段失踪的,从地面上的脚印来看。

应该是骆驼先走的,然后我们的周围就出现了脚印,而我们向导的脚印,你们看就是这个脚印。

夹杂在一起,一起往西北方向走去了,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们现在还不清楚。”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走。”陈鹏扶了扶眼镜。

“来都来了,总不能这么半途而废,空手而归吧,我们得把向导找回来啊。”我不想自己第一次外出旅行就这么泡汤了,于是我提议道。

最后我们投票决定,最后我们四比一,陈鹏不想继续往前走了,我们四个是同意继续往前走的。

少数服从多数,他可能是觉着自己留这么回去了,多没面子啊,于是就和我们一起继续前行。

由于我们是六个人的行李,现在向导也失踪了,又多了一套,我们只能一起带着,缓缓前行。

在收拾向导帐篷的时候,我发现他的馕和羊奶酒都没有带。

我们最终兵分两路,老杨和大叔留下来负责收拾装备,我和那个小妹子,还有陈鹏,我们三个腿脚利索。

我们负责去找向导,他们留守营地,万一向导和骆驼回去看,也可以通知我们一声。

三天后无论找到与否,都在这里汇合,我们带着部分物资就沿着脚印出发了。

一路上我用小石子,在沙面上垒了起来,做一个箭头几号,每走一段路做一个几号。

大概又走了二十来里路吧,我们发现脚印分开了,骆驼和一部分脚印往左面去了,右面的是一些人和骆驼一起的脚印。

我们在这里犹豫了一会,这个情形有点来不明白了。

是向导和骆驼一起走了,还是骆驼和那些脚印的主人一起走的,到底哪一面是。

最终我们决定,陈鹏和短发美女去左,我去右。

路上做好记号,谁先找到就通知一下对方,已经找到了,不用继续费事了。

我也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便宜那小子能有一个和这么漂亮的女生一起单独相处。

羡慕嫉妒恨啊!

“早上的太阳升起的方向,就是我们营地的方向,注意安全。”说完,我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走出不远就有了新的发现,我正在一边抽着烟,一边走着。

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我起身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瓦罐,我觉着有可能是什么古董,就挖了出来。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小瓦罐,高三十公分,一个小胖肚子坛子,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刮开了坛口塞着的破布,竟然是满满一罐子珠宝。

呜呜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去了和美女单处的机会,却收获了一罐子金银珠宝。

我把罐子里的东西给倒了出来,清点一下能有多少财富。

里面有一块破布,我打开布袋一看,里面有一块玉佩和两张纸,其中一张写着

“如果这个坛子可以重见天日,那么就说明离着真相已经不远了。

无论是谁发现了这个坛子请把这枚玉佩和这两张纸交给当地的公务人员。

这些珠宝就当做是你的报酬,不要担心,这些都是属于你的。

不管你在哪个时代,只要你是华夏人,不管谁发现的,你将会被所有人给予特权。”

这张纸我自动省略了过去,这是我的祖宗看着自己的子孙过的太悲催了,赠给我的财富,关你什么事。

而另一张纸上,写满了杂乱无章的数字,我也看不懂,这两张纸明显是用特殊的方法制作的。

和我们见过的那些普通用纸完全不一样,上面的字迹十分清晰,就像刚写完一样。

我把这两张纸和玉佩装在衣服反面的口袋,把罐子装在背包里,继续前进,先把骆驼和向导找回来。

不义之财就得花吧,反正又没有人看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现在我应该考虑着应该怎么换成现金,出去以后怎么花了,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穷了这么多年终于苦尽甘来,别和我讲什么上交国家,人家写的明明白白的,谁发现是谁的。

把玉佩和这两页纸交给国家就可以了,说不定还会奖励我一面锦旗和500块钱呢。

这更加坚定了我继续前进的决心,这才进入沙漠两天我就有了一笔意外之财。

继续走的话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好东西等着我去发现。

我又走了一段时间,背着沉重的背包,已经压的我喘不过气,透过墨镜也会感到今天太阳的炽热。

我就顺着脚印慢慢搜索,由于沙漠地形和风沙的原因,脚印时而断断续续。

找到一片满地都是风化石头的区域,已经彻底找不到线索了,我找遍了方圆几百米,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我卸下身上背的背包,喝了一点水,找到一个可以遮蔽阳光的角落。

正在这里琢磨着走了这么远也没有找到什么,再继续找也是白搭,干嘛还要继续费力。

说不定向导已经回营地了,也有可能被陈鹏他们找到了。

回去过我纸醉金迷的生活才是正道,妹子,车子,房子,厂子,票子,全都有。

啊哈哈哈……

成功走向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出任CEO。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