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峙大明:我乃曹贼免费阅读_雄峙大明:我乃曹贼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雄峙大明:我乃曹贼

作者:懒一只猫

类型:历史

简介:人家都穿成了小阁老,可曹蒙却只穿成了边塞卫军一小兵……
官军暴虐、土匪猖狂、鞑子凶残!
这开局…太尼玛无情了吧……
别人都不想当反贼,可曹蒙却只能当反贼。
曹贼!来也~

第1章 你教我杀人吧

隆冬时节的祁连余脉,原本地面上的单薄积雪,连那早已干枯的蒿草都无法完全覆盖,只在地面形成了一层巴掌厚的雪壳。可今天不知怎么的,这呼呼的西北风,裹挟着黄云带来了漫天飞雪遮盖着整片天空。

凉州卫下辖古浪卫所外的一处破屋内。

两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正围着火堆翻烤着干硬的高粱窝窝。一旁的墙角处堆放着几件破烂绵甲,还有数把已然破旧,却有一层皮毛包裹的制式柳叶长刀,及一张卸了弦的弓箭。

火堆旁的土炕上,一个稍大点的男孩,手中一把尖利的剔骨刀,一下一下将手中一握粗细的木棍削尖放在身旁,在他跟前这样的木棍,整整齐齐的摆放了十几根。

仔细看着,那原本应该青涩的脸颊上,却被一层厚厚的冻痂覆盖,让人都有些分不清楚其五官。

“曹蒙哥,给你。”

年龄小点的孩子,手中翻腾着烤热的高粱窝窝,嘴上带笑伸手递给靠坐在炕沿上的曹蒙。

曹蒙一愣缓缓抬头,笑了一下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一双布满沧桑的手,冻裂的小口子上挂着淡淡的血渍,接过那弥足珍贵的高粱窝窝,掰下一半递给对方。

“省着点吃。”

“黑娃,吃完了你跟我出去一趟,二虎子,你留在这儿,守好了咱们的东西。”

叮嘱一声,看着两个小男孩郑重的点头,曹蒙这才低头看着手中半块高粱窝窝,心中戚戚。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大好青年,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饿死的一天……

半年以前,他曹蒙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死肥宅。

三个月前,却穿越成了这个时空里,大明西北边防重镇的古浪卫所中,一名已经手上沾血的夜不收,在满是风雪的黄羊川里,直面那狗日的鞑子。

五天以前,他本要跟夜不收去往黄羊川,可刚出城,谁料古浪卫所下辖黑松林堡子发生兵乱来袭,跟乱兵打了个面对面。

哨官老杨死于乱军之下,亏得他马慢,跑在后面,身前中了一箭才堪堪逃走…

等他从昏迷中醒来…再回到城里…

结果只看到了满目疮痍,城中的军户死伤惨重,粮草辎重被乱兵掠夺一空,有些乱兵走了,可还有一些却还留在这里继续祸乱着。

而眼前这两个,是原本古浪卫所中军户的孩子,从里面跑出来被曹蒙拉到了这里。

高粱窝窝里面掺了磨碎的树皮,咬在嘴里一块一块像粉碎的石头,两个孩子却一个个吃的狼吞虎咽,可这点东西,根本就是一个囫囵就结束了,那经得住狼吞虎咽?

曹蒙伸手拍了拍那个递给自己高粱窝窝的黑娃,黑娃乖巧的站起来让到一边。

坐在了黑娃的位置上,曹蒙将刚刚削好的木刺一根根的在火堆上翻烤着,这样不但会遮掩木刺那惹眼的白,还会让这木刺变得更加坚硬。

“黑娃,把刀拿过来,放在边上热着。”

“啊?曹蒙哥,刀还要热?”

坐着没动的二虎子,开口问着。二虎子个头矮小,虽然是军户,可这年头家里根本没啥粮食,瘦的活像个麻杆,可惜了二虎子这么个名字。

本来自己分到了一整个的高粱窝窝,可瘦小的二虎子并没有吃完,像曹蒙和黑娃一样,仅仅只吃了半个便将剩下的藏到了边上的包袱里,那里面是三个人所有的口粮,可如今里面只装着两个多高粱窝窝。

“这长刀啊,跟短刀不一样,长刀在这种天气里要是冻透了,戳进去刀身两边会粘住肉,拔都拔不出来,烤一烤就不会了。”

曹蒙面无表情的解释着,好像眼睛里只有眼前的这几根木刺。

“曹蒙哥,阿爷以前跟我说,夜不收是咱们卫军最利的刀子,是么?”

黑娃一边将几把破旧的柳叶长刀拿来在火边烘烤着,一边看着曹蒙。

如果在故事里,那肯定是那种孩子崇拜英雄,等着其讲故事的期盼眼前,可如今的黑娃,只是淡淡在开口问着,跟面无表情的曹蒙一模一样。

曹蒙看着眼前的火苗,将手中烤好的木刺,一根根的塞入腰间的腰带缝里,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曾几何时少年壮志妄想诗词边塞,可真到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得了这个…

活着,便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曹蒙哥,那你教我怎么杀人好不?”

“曹蒙哥,我也要学!”看着黑娃开口,边上黑瘦的二虎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可怜的乞求!

“嗯。”

曹蒙又一次淡淡的回应,如果可以,谁愿意如此一般的孩子手持雁翎刀?

伸手取过弓箭,将弓弦挂上上紧,看了一下只剩下七八支箭,拿着总比不拿好一些……

“二虎子,我跟黑娃出去找吃的,看看卫所里的乱兵都走了没,你仔细听着,我俩回来的时候会在屋子后面学三声鹞子,院子里的陷阱位置你记住了,如果来的不是我们,你背上包袱直接跑,这两个高粱窝窝够你撑两天,撑不住了,再去卫所那边看看。”

“我的马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要是我们明天这个时候,我们要是还回不来,卫所那边回不去,你就带着马去找一个匪窝投了,听懂没?”

曹蒙一边叮嘱着,一边将一件破旧的棉甲套在二虎身上,看着只剩下两个多的窝窝,曹蒙眉头微促,可瞬间又僵硬的呲牙笑了笑,揉了揉二虎的脑袋。

二虎看着曹蒙塞给自己的柳叶长刀,猛猛的点点头,看着曹蒙和黑娃一前一后窜入寒风之中。

这狂傲的风雪下,本来并不算晚的时间如今却是昏黑一片,这样才最好。

曹蒙缩了缩身子,看了看身后比二虎稍微强壮点的黑娃,紧紧的跟在自己身后。

“不是想跟我学吗?一会儿,看着就好。”

曹蒙稚气未脱的声音随风而走,让跟在身后的黑娃身形一滞,抬头看来,只有一双眸子被风雪吹得一眨一眨。

荒凉的西北之地,即便是地上高一点的蒿草,也早已被人弄回去当了柴火,卫所前方,原本为了阻挡鞑子骑兵所栽种的榆树林,在经年累月的砍伐中,变得稀稀拉拉,低矮处的树皮也早已在入冬前便被割走,露出一片片的洁白景象。

两个人穿过稀疏的榆林,遥遥看着那城门洞开的卫所。

“曹蒙哥,咱们进城吗?”

虽然两个人的身上都套了棉甲,但是如今进城,曹蒙却真心不敢。

城门洞开,这城里但凡有个主事的,便决计干不出来,即便是城里只剩下了残余的军户,他们也会想办法关了城门,估摸着是乱兵大部分已经跑了,但还有残留藏在城中,不然军户不会不出来活动,进去万一撞上,那就是找死。

“不,咱们去那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2章 官军来了

目光所视,是卫所外一个残破的村落。

“还跟得上吗?”

“嘿嘿,曹蒙哥放心,跟得上!”

“嗯,走!”

曹蒙微微点头,转身便朝着那村子扎了过去,原本不算小的村子,如今却大多已成空户,在籍的军户即便再遭受折磨也不敢跑,可那些没有军籍限制的平民,近些年却大多钻入祁连山中,成为这西北乱民的一份子。

两个人钻入村中,看着那一户户的破落像,迅速寻找着目标…

这样的情况下,目标可太好找了,火光便是一个个明灯!

有乱兵在,即便是屋子里有人,那些军户平民也不敢点灯,早早便顶了门就怕被那群乱兵盯上。

可那些乱兵这个时候决计不会睡下,吃饱喝足都在想办法找着乐子。

“这个人太多,下一个!”

曹蒙看着眼前一处院子,院内笑声吵嚷声连成一片,显然人数很多。

二人连续更换了好几个目标,才终于在一处屋外趴了下来,用黄土夯筑的低矮土墙里包裹着一间还算大的土屋,哈哈的笑声从里面传出,可明显的比之前的几个都稀疏的多。

屋内女子凄厉的惨叫,夹杂在让人牙碜的笑声中,刺耳至极。院内的墙角处,三匹瘦马靠在一起,窝在柴草堆旁,用嘴划拉着柴草,拢在身旁。

“狗日的!”

曹蒙还未动手,黑娃忍不住的低吼一声就要冲出去,被曹蒙一个伸手压了下来!

“曹蒙哥,你……你听到了!这群牲口!”

曹蒙伸手将弓箭取下,连着剩下的几支箭全部递给黑娃。

“会用吗?”

“会!阿爷教过!”

“嗯,守在这儿,帮我看着外面,里面的这几个牲口,交给我了!知道该怎么办吗?”

“嗯嗯,知道!”

看着黑娃郑重的点头,曹蒙一笑,揉了揉黑娃的脑袋瓜子!

曹蒙绕到后面翻过低矮的院墙,曹蒙脚步轻省紧挨着屋檐下那没雪的地方缓缓靠近,那三匹窝在一块的老马,看到了曹蒙动作,却连动身都没,只是打了一个响鼻。

西北风呼啸而过,这是曹蒙最看好的,却也是最担心的,西北之地的门窗可不是那电视剧里演的纸糊的花楞窗,那都是结实的木板。

这样的大风天里,门窗肯定会用插死然后用顶门棍顶上,不然这呼呼的风,吹得门窗叮当乱响,谁能受得了?

看着曹蒙已经趴到了门口的位置,曹蒙一个手势,黑娃咧嘴一笑扯着嗓子就是一个高腔!

“官军来了!官军来了!”

“快跑啊,官军来了!”

黑娃这一声喊叫,在这北风呼啸的夜里,根本传不出去多远,可这小小的院子内外,却听得一清二楚!

屋内三个人,瞬间慌了神:“涛池!不会是安远站的卫军吧?”

“驴草的,来的真快,赶紧走不然等着给人家凑人头了!”

“你两等哈我,我裤腰带哪去了?”

屋内三人的动静传入曹蒙耳中,曹蒙知道,机会来了!

叮叮咣咣的声音接连响起,躲在门侧的曹蒙半伏着身子,那把剔骨尖刀插在腰间最顺手的位置,长刀出鞘双手持握于腹部,刀尖倾斜向上指向门口,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那一条狭窄的门缝。

“吭、哐啷啷…”

顶门棍被取下砸落在地。

“吱…”

两扇榆木屋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缝隙中露出半个脑袋警惕的观察周围。

曹蒙缩着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躲藏在墙后,眼神转动,却盯着地上门缝中透出来的光影,光影虽然昏沉但能清楚的看清门内之人的动作。

“吱呀…”

终于屋门洞开,一个人影手持长枪,大步迈过门槛窜涌而出,就在此时曹蒙瞬间而动。

噗的一声轻响,便看到长刀大半已然贯入那道身影体内,曹蒙却并未将长刀拔出,而是直接放弃长刀,右手随即拔出剔骨尖刀,左手已然握住一根木刺,直冲过去。

这第一道身影刚走出门,只觉得腹部一凉,等他反应过来愣愣转头,却只看着那身影已然越过自己直面后来人,手中长枪滑落噗的一声砸入雪地之中。

剔骨尖刀横握于手,第二人紧跟在第一人身后,反应同样极快,见有异状转手便要将手中长刀出鞘,可一股剧痛突然从其胳膊传来,出鞘一半的长刀瞬间停滞,却见刀光闪过,那柄利刃径直插入咽喉从其后颈穿出。

“吭…吭…”

他只觉得喉咙堵塞,用力将一口气吐出,却在喉咙里吹出一堆血沫,好像猪叫。

那人圆睁的双目缓缓下移,只见一根尺许长短的木刺,早已穿透手臂,将手臂和身体贯穿一起,当疼痛之感缓缓从腹部传来,那人只觉眼前慢慢昏黑,栽落而下。

曹蒙被一股热血喷了一脸,腥臭之气喷了他个满面,让曹蒙的眉头皱了好几下,噌的一声将尖刃拔出,伸手抹过眼睛擦去眼皮上粒粒浑圆的血珠,踏步越过门槛,走向屋内…

屋内一盏昏黄的油灯,啪的一声轻响炸出一朵灯花。

却见一名看起来年过五十的佝偻男子,正着急忙慌的爬下土炕,双手还在腰间混乱的捆绑着裤腰带,一脸的惊慌之下手中的动作不觉间越来越乱。

“啊!”

一声女子的尖叫,吓得这佝偻男子身形一颤,瞬间反应朝后一躲,抬眼便看到曹蒙踏步而入,手中的尖刃之上,一串粘稠的血液滑落刀尖拉出长长的血线。

“啊!你!你……”

佝偻男子看着站在门口的曹蒙,一副棉甲上,沾染着粒粒鲜血,有的已然滑落而下连成一片,那一双渗人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自己,惊慌之下,转身就朝着炕头上放置的长刀摸了过去。

吭!

吭!吭!

这一个转身的刹那,其腰腹背后转眼便是两三根木刺鱼贯而入。

呼…曹蒙缓缓的出了一口气,将手中尖刃在衣服上蹭干净,归入鞘中,才仔细打量着屋内景象。

土炕上,铺着薄薄一层雪莎草,一床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破烂被子,此时被那女孩全盖在身上,依稀可以看出被子下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土炕旁的灶台边,放置着几个不大的麻布袋子,扒开袋口,里面盛放的是高粱面,还有两袋子黑豆,

破烂的铁锅也没个锅盖,里面用木棍支着上面还剩着一个完整的高粱窝窝,炕头边上,扔着两张军用弓,还有几壶箭矢,几件破烂的棉甲,那都是好东西…

“喂,不想死就赶紧起来。”

“黑娃,回来收拾了!”

曹蒙一声喊,先将自己的长刀从院外的那个身子上拔了过来,蹭干净归入鞘中,黑娃已经从外面跑了回来。

“曹蒙哥…”黑娃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紧张的他,说话时声音都带着颤抖…

“把他们的衣服扒了,去把那几匹马拉过来。”

再回到屋内,那个女孩终于露出脑袋,一头脏乱的头发犹如蒿草盘踞,脸上泪珠成线眼神乞求的看着浑身浴血的曹蒙。

“求…求求你,别…别杀我…我…会做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3章 藏身之处

曹蒙用围脖的破布,擦着脸上的血迹,抬眼看着这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姑娘。

“家里还有人吗?”

“没…没了…”

一边将围脖围好,曹蒙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女孩,让她走肯定也是一死,可带着…压力太大。黑娃将三个人的衣服全部扒了下来,用一根裤腰带绑到一起,将三匹马赶过来栓到了门口,同样进门站在曹蒙身边看着那女孩。

“曹蒙哥,要不…带着吧…”

“会做饭?”曹蒙没理黑娃,只是冷冷的问着。

“会,会…”女孩看着曹蒙,又看看边上的黑娃,赶紧点头。

“先跟着吧。”

曹蒙再没看那女孩,一转身抓起两袋子高粱面,扛在肩上走出去搭在马身上,黑娃朝那女孩一呲牙,赶紧帮着曹蒙将马稳着,女孩身上的衣服破旧,烂的太多,只得给套了一件破烂的棉甲。

然后将那口破锅也给拔了下来,倒干净里面的水用一根烂绳子绑了,让黑娃背着。

等三人三马悄然出村,村子里依稀可见有零星的身影同样在往外跑着,显然是黑娃刚才的喊声引起了混乱。

“有马!”

不知谁眼尖看着了刚好跑出来的三个人,远见几个身影手中明晃晃的长刀,已经朝着曹蒙这边过来。

“曹蒙哥…”

黑娃看着这样子,恐慌的转头看着曹蒙,却见曹蒙已经伸手抓起弓箭,噌的一声,箭矢飞射而出,插中一道黑影,那黑影身形一滞然后缓缓跪倒在地。

“滚!”

曹蒙一声唳喝,看着那几个身影停下,赶紧催促两人离开。

马上驮了吃的还有那些棉甲以及那一床破棉被,虽然马上还能驮人,可那女孩和黑娃都不会骑马,所以三个人只得牵马而行钻入榆树林中。

“黑娃,你带着这女娃,先去咱们藏马的地方,将这些吃的带过去藏起来,我去把二虎带过来,那儿待不得了。记着躲陷阱!”

曹蒙伸手揉了揉黑娃的脑袋,将弓箭背在背后,挑了一匹稍微好点的马翻身而上,看着两个人朝着山里的方向而去,曹蒙才微微点头驱马离开。

这样的风雪天气,过路的痕迹很快便会被风雪清扫,他倒是不怕被别人盯上,最怕的就是这两个人遭遇到那群乱兵,可曹蒙不想放弃二虎,就这么两个娃子,再弄丢一个…自己以后出门连个看门的都没了。

几个人之前待的土房子里,原本熊熊的火堆被二虎用黄土薄薄覆盖了一层,能保证里面的余火慢慢燃烧却不会发出亮光,在夜里至关重要。

二虎瘦弱的身形蜷缩在土炕后的角落之中,手中持握着修长的柳叶长刀,将那个小小的包袱紧紧的揽在怀里,肚子咕咕响却没有打开去咬一口。

“咿哑…咿哑…咿哑哑哑…”

突然屋后的三声鹞子叫声,吓得本就紧张的二虎子一个激灵,旋即便露出纯真的笑脸,笑着跑向门口,将顶门的木棍取下。

黑暗中曹蒙绕过之前布置的陷阱,警惕的来到门口,看着给自己开门的二虎。

“曹蒙哥!”

二虎高兴的喊了一声,却看着曹蒙示意闭嘴的手势,赶紧锁口不语。

曹蒙转身窜入屋内,看着满脸开心的二虎,心中缓缓出了口气,其实在离开的时候,黑娃就开口问自己。

“曹蒙哥,要是二虎把咱们的吃的都带走了怎么办?”

两个糙的下不了口的高粱窝窝,在孩子的眼中却比天都大。

当时的曹蒙只是看了黑娃一眼,并没有回应,如今看到二虎子,心里却还是很高兴。

“曹蒙哥,黑娃呢?”二虎看着曹蒙身后,看着曹蒙一个人回来,脸上瞬间变得没落。

“黑娃先往藏马的那里去了,咱们也赶紧走。”

“要去那儿吗?”

“嗯,我们惊了边上那个村子的乱兵,这里待着不安全,走,咱们骑马过去!”曹蒙揉了揉二虎子脏乱的头发,呲牙笑了笑转身窥探了一下外面,带着二虎朝着屋后而去。

轰…轰…轰轰…

就在此时,一阵阵隆隆巨响伴随着风雪绵连而来,惊得曹蒙一伸手,就将二虎护在身后。

“曹蒙哥,这…像是骑兵。”二虎抬头看着曹蒙小声的说着。

都是军户的孩子,从小见惯了行军打仗,对于这种声音有着天生的记忆。

曹蒙打量着周围,听着声音是从村子南边而来,瞬间明白,这还真有可能是安远站的卫军来了。这样的马蹄声,军马数量绝对在百匹以上,这样大规模的军马出动,除了安远站的骑兵没有别人了。

“曹蒙哥是咱们的卫军来了吗?咱们是不是能回卫所了?”

二虎子天真的问着,可曹蒙听着这话却微微皱眉,看着一脸期许的二虎。

“二虎,走!先往咱们藏马的地方去!等到时候我回来看看,再决定回来不回来。”

“嗯嗯。”

二虎稚嫩的小脸郑重的点点头,没有对曹蒙的决定提出任何疑问。

翻身上马,将小二虎放在自己身前,曹蒙驱马前行,钻入风雪之中,可是脸上却一脸的严肃,弓箭捏在手里时刻准备防卫。

这般规模的骑兵行军,肯定会先行派遣夜不收在周边探查,对于普通卫军曹蒙不怕,可要是遇到了夜不收,同为夜不收的他深知其害。这些人四散而出,为了军功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干,自己这一两个零散的人,就是送上门的军功赏银。

斟酌一番,曹蒙扭转马头,远远的直朝背北面插了过去,绕路过去藏马的地方。

藏马的地方,是曹蒙无意中发现的几口破土窑,也不知道是猎人留的,还是什么人留的,隐藏在卫所西北五里多的山林之中,土窑口上被上面溜下来的碎土是掩埋的只剩下一半多,可里面还算是宽敞能用。

这样的地方,藏身最好不过。

一路潜行之下,倒也没用多少时间,因为即便是绕路,马的速度也绝对是够快的。

土窑外的树林里,黑娃藏在树后,早早便看到了疾行而来的二人。曹蒙翻身下马将二虎从马上扶了下来,看着黑娃问了一句:“怎么样,没事吧?”

“曹蒙哥,没事,马好着呢,东西我都搬进去存着了,那个女娃在里面呢。”黑娃呲牙一笑,想着那好几袋子的高粱面,终于能吃饱了,能不开心嘛。

“好。”

破旧的土窑口上,之前因为要藏马,被曹蒙用树枝遮盖了一下,加上如今积雪覆盖,整个土窑内倒也并不算冷。那盏抢来的油灯昏黄的火苗微微摇曳,映照着窑洞,在这风雪夜里却有了一丝温暖迹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第4章 这是卫军?

“谢,谢谢您救我。”

那女孩看着几人从外面进来,身形一颤赶紧站起来,转眼却又直接跪在了地上,看的曹蒙心中一阵微颤。

可有些决定他不得不做,暗地里推了黑娃一下,让黑娃将人掺起来。

看着女孩那冻的煞白的脸上,几道还新鲜的血痕残留,曹蒙都不敢多想这么大的小女孩到底遭遇了什么。二虎将马拴在另一口窑里,钻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一脸懵逼,怎么也没想到怎么还多了个姑娘。

“我还得出去一趟,有官军来了卫城,我去看看他们会怎么样,要是没事了,咱们就想办法回去。”

“曹蒙哥,明天再去吧,都这么晚了。”二虎子看着曹蒙,赶紧小声说着,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官军都来了,明天再去不迟吧。

“咱们身上穿着兵甲,还杀了乱兵,卫所出了这样的乱子,还不知道派来的兵会怎么样呢,要是咱们被定性为乱兵,那就是见到了直接杀,我想办法去找几套衣服,这几件兵甲看能不能藏起来。”

“还有几个窝窝,你们三个吃了顶一顶,你们两个轮流值夜,要是听到动静,别管东西,赶紧跑,听到没?”

“至于姑娘你的去留,等我回来,咱们再商量吧。”

曹蒙叮嘱一声,将二虎包袱里那半块窝窝拿出来塞入怀里,加上原来那个锅里抢来的一个窝窝,给三个人一人剩了一个窝窝。即便自己回不来,也够他们顶一天的。

“嗯嗯。”

那姑娘看着曹蒙,只是愣愣的点点头。

将原来自己的马拉出来,挑了一杆长枪,腰刀、弓箭、还有所剩的木刺,足够用了。

潜入林中,西北风在这个时候显得更加的猛烈,裹挟着风雪更加厉害,打在脸上生疼。

曹蒙紧了紧蒙在脸上的围脖,围脖上之前溅上的鲜血早已经冻硬,贴在脸上,硬邦邦的冰凉。

伸手抹过眼睛擦去粘在睫毛上的雪花,在距离着卫所很远,曹蒙便已经翻身下马,将马藏在了一个土窝子里,手里拎着长枪,弓身窜了出去。

就是曹蒙之前去过的村庄,此时却是一片片的火光弥漫,趴伏在雪地里,曹蒙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村中还剩余的平民军户,被那群从安远站赶来的卫军赶至村外,寒风凛冽之中,一队队的骑兵正分散冲杀着……

每一次冲杀掠过,便有成片的平民倒下。

在其耳旁,凄厉的惨叫声、痛哭求饶声、兵士们的喊杀声、马蹄踏雪的腾腾之声连成一片…

“呼…呼…呼…”

曹蒙看着眼前景象,一阵气急,只觉的呼吸困难,猛地转身躺在雪地里,一把扒开围在口鼻处的围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是这一层围脖要将自己勒的窒息…

“这他娘的是卫军?就是乱军也不敢这么干!”

曹蒙一双眼睛瞪得极大,口中一下下的吞吐着,眼神之中满是恐惧与愤恨!

鞑子来了杀人!

乱军来了杀人!

这他娘的自己的卫军来了,还是杀人?

那青黄两色的清道、金鼓二旗下,官军刀锋所指,居然是大明的平民军户…

他只觉得嗓子瞬间干哑,好像就连张口喘气都成了困难,抓起一把碎雪塞入口中,咀嚼着将其一点点融化,用力的咽下。

一排排的火把映照着,那标志着大明西北卫军的飞虎旗旁,书写有‘游击将军陈’的将旗被西北风吹得猎猎作响,将旗下,身披山文甲的陈游击雄踞马上,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丝毫不为所动…

曹蒙眼神冰冷,知道这里是不能待了,不仅仅是这古浪卫所回不去,就连这周边都不能待,得想办法赶紧走!

这位陈游击如此风雪夜,兵马刚刚杀到便急着杀民冒功,一旦入城局面得以控制,肯定会立即对周边进行清扫,自己这三两人,根本不会放在对方眼里。

这里,距离古浪卫所实在是太近了…

在这一片片混乱之声中,曹蒙极力维持着身形,悄然从山坡退下,寻回马匹绕了个圈朝着土窑所在而去。

土窑之内,二虎子趴在窑口位置在守夜,而其他两人,合着那一床破棉被,已然睡了个踏实。看着曹蒙归来,二虎瘦弱的身体钻出窑洞帮着曹蒙将马拴好,从那黑豆的袋子里,抓了一些黑豆出来,分别喂给每一匹马。

“曹蒙哥,怎么样?”

窑洞内,曹蒙的回来,并没有吵醒黑娃这货,反而是那姑娘一下子惊醒过来,坐起身子满脸惊恐的看着钻进窑洞的二人。

点燃了油灯,曹蒙将那半块窝窝填入口中,满满的灌了两口水,才长出一口气。

“这儿留不住,那些卫军见人就杀,咱们要被碰着,也是一死!”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说话的声音,都略微的带着颤抖…

“啊!”

二虎子惊恐的看着曹蒙,又偷偷看了一眼那个躲在角落里的姑娘。

“姑娘,我们三个虽然不是什么乱兵,可现在的情况,结果估计比乱兵好不到哪里去,你想想有没有什么亲戚,要是有我给你一匹马,带着点吃的,你去投亲戚,跟在我们身边,没个安生时候。”

曹蒙看着那姑娘,背靠着土窑墙壁,脑海之中还是刚才那一副惨烈的景象。

“我…”

姑娘低着头,双手纠结的拽着身前的破旧棉被。

“我没什么亲戚……”

半天之后,终于才从其牙缝之中犹如蚊子叫一般,挤出这么一句话,眼神乞求偷偷的看着曹蒙。

“呼…”

曹蒙仰头,靠着那堆放在一起的黑豆布袋,长吐一口气想将胸前的郁闷一吐而尽,结果却更加的沉闷。

去哪里呢,这出去以后,土匪、乱兵、卫兵、各个都能要了自己的命!可是不出去,就凭着这几袋子的高粱面加上黑豆,能撑几天?

其他不说,仅仅是这几匹马,凭着自己这几个人都根本护不住!

更别说这里能拎得动刀的,也就自己一个,拖家带口啊…

曹蒙仔细盘算着,可是那姑娘的眼睛却丝毫不敢离开曹蒙,她知道这里是曹蒙决定的,唯恐曹蒙一开口就要赶自己走……

“先留着吧,明早给咱们做点面,先好好吃一顿再说。”

一听到曹蒙终于开口,姑娘赶紧高兴的点点头。

“我会做面。”

“呵呵,你叫什么?”曹蒙苦笑了一下,扯过一件破烂的棉甲盖在身上,回来的路上,出了一身汗,只能等凉一凉再睡了…

“叫余钱,小时候老是爱去那榆树林里摘榆钱,阿爷阿娘就这么叫我…”

姑娘低着头,能留下来了,终于是开口多说了两句。

“余钱,这名字好啊。”

曹蒙笑笑,揉了揉边上二虎子的脑袋瓜子:“快去睡吧,我守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