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小说《君悦卿兮君不知》_(赵岄,宋珺泽)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君悦卿兮君不知

作者:蒸饺

主角:赵岄,宋珺泽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她爱着自己的时候,他觉得她口蜜腹剑,满嘴谎言,后来她“死”了,他才发现自己爱她,爱得不可自拔……

免费阅读小说《君悦卿兮君不知》_(赵岄,宋珺泽)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君悦卿兮君不知》在线试读

第一章

京都破了。
被敌军围困在城内,水源遭到污染,粮仓也被付之一矩,将士们能撑到现在,已然十分不易。
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们缩在角落瑟瑟发抖,悲哀又绝望地等待着屠戮刀落下来的那一刻。
满城皆是恸哭声。
唯有赵岄,迎着瑟瑟寒风,带着最后一个能够信赖的侍从,一步一步地往城门而行。
她是大煜的公主,父皇赐封号安平,她不能退,更不能降。
她会保护她的子民,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敌军将士足足有三十万余,无数的马蹄踏在地上,烟尘滚滚,震得百丈高墙都好似将要倾塌。
赵岄高举手中托盘,朗声高呼:“吾名赵岄,乃大煜的长公主,特携镇国玉玺,前来归降齐王。

金戈铁马,井然有序地在她身侧分成两列,鲜红的旗帜烈烈飞舞,赵岄绷紧身体,暗暗握紧藏在托盘绒布下,淬着剧毒的匕首。
擒贼需擒王,她以归顺为名,必能见到齐王。
传说中齐王残忍无道,狂妄自大,应不会对她一介弱女子起疑心,而她只需在最恰当的时候,把匕首捅入他的心脉。
只要这个计划成功,那么眼前的军队,将变成一滩散沙。
那大煜便还有救!
“哒哒哒”的马蹄声渐渐停止,赵岄睁大眼睛,略显紧张地看向军队的最前方,等待齐王现身。
“公主,不要怕,我会帮你。
”身后传来侍从宋珺泽低低的安慰声。
“有你在,我不怕!”赵岄心神微松,眸中泛起情意。
她与宋珺泽相识五年,早已互通心意,许诺终身……只可惜,他们再没有将来。
赵岄微微恍神,直到心口处传来一阵闷痛。
她垂眸,就见一柄熟悉的银色细剑,带着血珠,笔直地穿透她的身体。
“阿,”赵岄不敢置信,满脸愣怔地看向昨夜还跟她在床榻间抵死缠绵的男人:“阿泽!”
“公主,”宋珺泽握着剑,凤眸微弯,笑得格外冷酷:“一直没来得及向你自我介绍,我姓宋,名珺泽,真实身份是……燕国的齐王。

赵岄瞪大眼睛。
嫣红的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她嘴角溢出。
他在说什么?他说,他是燕国的王爷?
“阿泽,你在说什么胡话?”哪怕利刃穿身,血液淋漓,赵岄仍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你是不是受燕贼胁迫?是他们逼你伤我,是吗?”
足足五年的情意啊,怎么会突然消失?
“赵岄,本王与你不熟,你若再敢直呼本王名讳,下一剑……本王绝不会刺偏!”宋珺泽修长的手指一转,细剑无情地绞开赵岄的皮肉,她痛得闷哼,疲软地跪倒在他面前。
是假的吗?
曾经的甜言蜜语,是假的?
说要十里红妆,风风光光迎她过门,也是假的?
在她下定决心要与燕贼同归于尽时,许诺会跟她同生共死,还是假的?
“呵呵呵,”赵岄强忍剧痛,边咳嗽边干哑着嗓音低语:“王爷卧薪尝胆,深藏不露,着实厉害……是我输了。

她输得一败涂地。
五年前,宋珺泽身负重任来到大煜,野心昭昭,早已不轨。
偏偏她跟个傻子似的,不仅把身体给了他,真心给了他,还把能调动大煜兵力的虎符也给了他。
是她引狼入室,这才招致今日的灾祸!
都是她的错!

>>>点此阅读《君悦卿兮君不知》全文<<<


第二章

赵岄是被冻醒的,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正身处四面漏风的马厩。
壮硕的战马不断在旁边走来走去,时不时冲她喷出带着腥臭味的鼻息,像是在排挤她这个异类。
天气冷得滴水成冰,寒风刺骨,她想撑着身体坐起,再躲去避风的角落,可手落在地上,却摸到一坨温热。
是马粪。
贵为公主,赵岄何曾接触过这等污秽之物?胃里一阵翻腾,她张嘴吐了个天翻地覆。
胸口处的伤口只被草草包扎过,随着她的动作变得愈发刺痛难忍。
“醒了?”讥讽的声音从马厩外传来,身穿燕国服侍的陌生宫女没好气地对着她喊道:“跟我走,陛下要见你。

陛下?在她昏迷期间,宋珺泽已经称帝?赵岄眸光沉痛,艰难站起身,却发现自己双脚上绑着一根锁链。
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是人人可欺的囚奴!
长长的睫毛垂下,遮掩住里边的沉重情绪,她淡声开口:“我要梳洗。
带着恶臭去见君王,并不妥当吧?”
宫女不耐地冷嗤一声,很快拎来一桶冷水。
在水的表面,还浮着碎冰。
这宫女在故意刁难她。
赵岄没有吭声,细细洗净手指,又理好仪容,这才跟在宫女身后。
途经之处,是万分熟悉的宫城,却悬着燕国的旌旗,举目四望,再无熟悉的面容。
心闷生生地痛起来。
很快,就抵达金碧辉煌的宫殿。
厚重的宫门在身后阖上,年轻的君王面无表情地端坐在王座上,一身明黄的龙袍衬得他冰肌玉骨,俊美得不似凡人。
“阿泽。
”赵岄轻声喃喃,下意识想走到他身畔。
怎料殿内侍卫执着一记鞭子,迎面劈打在她身上。
钻心剧痛,令她狼狈跌倒。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直呼陛下名讳?再掂不清自己身份,我便用这鞭子好好教你规矩!”
赵岄含着泪看向宋珺泽,见他眉眼清冷,无动于衷,胸口处又是一阵钝痛。
那个连她掉根头发丝都得心疼好半天的青年,彻底消失了。
“煜皇在哪?”宋珺泽声如寒冰,凤眸里尽是杀意。
赵岄眼帘轻颤,紧紧抿住嘴唇。
煜皇,指的是她的父皇。
父皇生性刚直,已经一把年纪,却依然想与燕国战斗到最后一刻。
是她在城破之前,用药迷晕他,并命暗卫带着他逃离京都。
此时,她只能庆幸当时行动仓促,没有告知宋珺泽详情,眼下父皇应该已逃至安全之地了吧?
“不说?”宋珺泽冷笑,眼风扫过,两旁的侍从拿着一把拶子走过来。
“不!不要!”赵岄惶恐地试图把双手藏到身后,可侍从力气大,利索地套住她十指,然后用力收紧。
“啊!”十指连心,赵岄痛苦地惨呼,眼泪潸然落下。
京都中但凡谈及安平公主,必然要赞扬她的琴技,当她这双手落在琴弦上,便能轻松弹奏出世上最动听的旋律。
曾经,她最喜欢弹琴给他听,喜欢看他踩着节拍舞剑,他们琴瑟和鸣,花前月下,羡煞旁人。
可幸福时光湮灭在昨日,她手指已废,再无法拨动琴弦。
急怒攻心,赵岄“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陛下,她晕过去了。”

>>>点此阅读《君悦卿兮君不知》全文<<<


第三章

“泼醒!”宋珺泽冷漠地开口。
新朝刚立,四面楚歌,为了稳固朝纲,煜皇必须得死!
冰冷的水浇在赵岄身上,她细瘦的身体猛然一抖,眼睛尚未睁开,喉咙里已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出身体。
黑色长靴停在身前,宋珺泽揪住赵岄的头发,迫使她扬起脸。
“牢狱中关押着煜朝重臣五十余人,京中还在苟延残喘的百姓约莫三十万,你若不肯说出煜皇的下落,朕便把他们都杀个精光。

“你杀了我!”赵岄瞳仁剧缩,颤栗着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杀你?不,朕怎会让你死得这么容易?五年前,朕金榜题名,你却于春榜之下强掳朕至公主府软禁,害朕自此沦为笑柄……那时朕便发过誓,要让你尝遍这世间痛苦!”
他的眼神幽深无垠,憎恶的情绪更是不加掩饰,赵岄嘴唇哆嗦,想告诉他,彼时她带他入公主府,是在保护他。
他籍籍无名,却横空出世,出尽风头,埋下隐患无数。
那些恨他处处压自己一头的世家子弟雇佣顶尖刺客,意图在放榜时趁他不备,取他性命。
她不知刺客会在何时出现,只能提前拦截,将他藏在守备森严的公主府。
从前误以为两情相悦,不必过多解释,他必然明白她的心意,如今他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修长的手指往下挪移,他死死掐住她颈骨。
赵岄呼吸困难,视野逐渐模糊。
“陛下,您饶妹妹一命吧!”娇滴滴的声音由远及近,身穿湖绿色裙裳的年轻女子莲步轻挪,姿态亲昵地握住宋珺泽的手。
宋珺泽看向女子,眼神转暖:“莹莹,你怎么来了?别担心,她还有用,朕暂时不会杀她。”
嫉恨从眸底一闪而过,女子很快就笑得温柔:“谢陛下恩典。
岄儿别怕,我扶你起来。”
莹莹?
吕冰莹?!
将他们刚才的亲昵收在眼底,赵岄愤怒地甩开女子的手。
“你也,背叛了我?”
吕冰莹是她的表姐。
她幼时丧母,幸得姨母垂怜,将吕冰莹送入宫中,与她为伴。
在她心中,吕冰莹温柔可靠,是与父皇一样,值得尊敬与信赖的人。
可吕冰莹不仅背叛她,还当着她的面跟宋珺泽打情骂俏?
“不知好歹!”宋珺泽握住吕冰莹被打得泛红的手背,眸中泛起冷芒:“罪奴赵氏,违抗圣令,冒犯莹妃,即刻打入水牢反省!”
莹妃?
吕冰莹,成了他的妃子?
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影,赵岄再度失去意识。
“这破地方好冷,”朦朦胧胧间,赵岄听到一道阴狠的女声:“时辰差不多,想办法弄醒她!”
肩上传来刺痛感,赵岄颤抖着睁开眼。
眼前是个光线昏暗的天然囚牢,四面临水,唯独正中间有个很小的圆台,正是她的落脚之地。
而吕冰莹站在不远处,手中捏着一根细长的染血银针,很显然,刚刚她是用它刺入她肩膀,强行唤醒了她。
赵岄浑身凉透,哑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吕冰莹像听到什么笑话般,蓦然笑出声来:“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我出身世族,身份并不比你低,却从幼时起就屈居在你之下,每天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得服侍你……可你凭什么呢?”

>>>点此阅读《君悦卿兮君不知》全文<<<


第四章

伺候她?
赵岄想笑,可眼眶中不受控制地凝起眼泪,她难堪地闭上眼。
这些年吕冰莹在她身边任三品女官,她始终将她当亲姐姐般对待,连块洗脸帕都没让她拧过的啊!
“赵岄,我最讨厌你这幅模样!”吕冰莹阴森森地说着,长长的护甲用力掐住赵岄的脸颊。
明明落魄为奴,却依然一身傲骨,明明遍体鳞伤,可瞧起来依旧楚楚可人,明明群臣请愿,要用她头颅祭旗,但宋珺泽只轻飘飘废掉她十指……。
宋珺泽不愿杀她,其实就是因为这张狐媚勾人的脸吧?那么,若毁掉它,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地杀了她?
吕冰莹狞笑着,尖锐的护甲划过赵岄精致细嫩的脸颊,留下三道深可见骨的抓痕。
赵岄锁链被牢牢绑缚在墙上,躲无可躲,痛得遍体生寒。
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吕冰莹嘴角噙着的笑容愈发张狂:“对了,忘记告诉你,我也知道京都的密道通向何方,并已告知陛下……你猜,陛下需要花多久时间找到你的好父皇?”
赵岄眼眶顿红:“吕冰莹,你简直狼心狗肺!”
被背叛,她没有挣扎。
被虐待,她没有反抗。
被毁去容貌,她还是不曾回击。
因为知道伤不到他们,她不做无谓的抗争,可吕冰莹怎能如此恶毒?落在宋珺泽手中,父皇会死无葬身之地!
愤怒滋生力量,赵岄拼命往前冲,试图挣脱桎梏,跟吕冰莹拼个你死我活。
吕冰莹受到惊吓,连连往后退,突然“哎呀”一声,她一脚踩空,身体像断线的风筝般从圆台跌落。
圆台下面是刺骨的湖水,寻常女子落入其中,不死也得脱层皮。
然而赵岄还没来得及庆幸恶有恶报,一道颀长的身影飞掠而至,稳稳抱住吕冰莹往下坠的身体,再飞回地面。
“陛下,妹妹不是故意推我,你别怪她,”见宋珺泽满脸怒容,吕冰莹哽咽着“求情”:“是我不该擅自前来给她送伤药,哪怕落水也是我咎由自取……。

宋珺泽眸光冰冷,像淬着利箭,他跨步上前,扬手甩了赵岄一记耳光。
“啪”地一声闷响,赵岄刚刚被毁的脸颊,变得愈发狰狞可怖。
伤口很痛,可赵岄的心更痛。
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自己在宋珺泽心里,怕是连吕冰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所以他跟个瞎子似的,瞧不见她身上的伤,只一味无脑地维护吕冰莹。
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她没有解释,只低低地笑着,神情癫狂。
爱错一个人,竟要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
她的笑声凄厉渗人,眼尾泛着红,像是已伤心到极点。
宋珺泽漫不经心地搓去指尖血迹,心里没来由一阵烦闷。
做错事的人是她,她到底有什么好委屈?
“陛下,”吕冰莹见势不对,伸手揪住宋珺泽的袍角,柔软的身躯无力倒向他怀中:“我的头好痛!”
下意识地接住吕冰莹,宋珺泽垂眸,见她脸色苍白,唇色发青,嘴角亦溢出黑血,他眼神一厉,想都没想就怒喝道:“赵岄,你竟敢对莹莹下毒?”

>>>点此阅读《君悦卿兮君不知》全文<<<


第五章

冷冷扫吕冰莹一眼,确定她现在的情况不太妙,赵岄轻轻勾起唇角:“她诡计多端,心如蛇蝎,中毒必是上天降下的惩罚……。

“住口!”见她不思悔改,宋珺泽狭长漂亮的凤眸里尽是失望:“你最好祈祷莹莹安然无恙,否则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冷厉地说完这句话,宋珺泽抱着吕冰莹大步离开。
明明她现在十指被毁,行动亦受限,什么都做不了,他却执拗地断定这是她的罪?
她在他心中,就这般不值得信任?
赵岄愣愣看着他的背影,四周的空气仿佛也被带走,她的眼神变得空洞,眼泪却大颗大颗地滑落脸颊。
在半昏半醒的时候,赵岄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奋力睁开眼睛,就瞧见宋珺泽冰冷阴鸷的脸。
“阿泽,”记起昏迷前的事情,赵岄放下身段,苦苦哀求他:“你放过父皇可好?我保证,他会远离京城……。”
宋珺泽冷冷看着她,凤眸里尽是残忍:“你拿什么保证?拿你那颗恶毒又肮脏的心吗?”
赵岄呼吸一滞,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他的冷言恶语:“你已是九五之尊,坐拥天下,万民敬仰,而父皇是亡国之君,一无所有,人人厌弃,他真的不会再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见他没吭声,她红着眼再接再厉:“你哪怕就看在过去五年里,我是真心爱着你的份上,放他一马……。”
“真心?爱?”宋珺泽凤眸一眯,伸手擎住她下颚:“你是指你对朕下药,迫使朕与你合欢;还是指你自饮避子汤,拒怀朕的子嗣;亦或是设下陷阱,令朕在宫宴上受伤中毒?”
这一字字,一句句,砸得赵岄眼前发懵。
当初他意外身中媚药,她不忍见他饱受煎熬,这才不顾名节委身于他。
服用避子汤,则是因为她体质偏寒,必须得好好调理才能受孕。
至于害他中毒更是荒谬,那时他突然昏迷在湖畔,是她帮他解毒,衣不解带地照顾他三天三夜。
等他脱离危险,她不顾疲乏,入宫去查探实情,亲手为他报仇……为什么在他心中,这些全是她的过错?
“装傻?”见她满脸茫然,宋珺泽眸光狠厉地盯着她的脸,寒声说道:“你当朕不知道,你是毒王秦楠唯一的亲传弟子?”
所以,任由他再怎么仔细小心,也依然着了她的道!
“阿泽,师父虽有毒王的称号,但心怀苍生,不是恶人……。
”他怎能因为她擅毒,就认定下毒之人是她?
“秦楠,是朕的杀母仇人!”宋珺泽眸光通红,眼底携刻着恨意:“而你,是朕的仇人!”
赵岄不断摇头。
师父是擅长制毒,可也擅医,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地滥杀无辜,他母妃的死必有隐情。
至于她,此生唯一一次使用毒药,便是城破时那柄匕首……吕冰莹中毒真的跟她无关啊!“阿泽,你信我一次行不行?我真的爱你,我连命……。”
“莹莹中的毒,是‘情人泪’。”
赵岄瞬间哑声。
情人泪,是师父的独家秘方,无药可解,只能用特殊办法,将毒血转移到旁人身上。
而这个人,将在饱受折磨后,痛苦死去。
此毒过于霸道,且害人不浅,师父将之封存多年,世间再无流通,吕冰莹怎么会中‘情人泪’?

>>>点此阅读《君悦卿兮君不知》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