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芷蒋寒年小说《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免费阅读_阮芷,蒋寒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

作者:金万万

主角:阮芷,蒋寒年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全国首富被爆不举隐疾,蒋寒年一夜之间沦为大众笑柄。却没想到不久他带着一个傻子招摇过市,还将这个傻子捧为掌心宝,跌破众人眼镜。 “BOSS,阮小姐在学校和人发生冲突了。” “派一队人过去,谁敢惹她全都打残!” “BOSS,阮小姐要去飙车。” “将最好的改装车给她玩。” “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 “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 “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 “什么?!” 矜贵无比的男人瞬间震怒,身形一闪已经看不见人。上一世,夏梦芷为扶男友上位倾尽所有,却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重生一世,她誓要将害她的人通通碾灭!只是那个缠着她不放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只是想复个仇,他却要跟她结个婚?
阮芷蒋寒年小说《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免费阅读_阮芷,蒋寒年最新章节列表

《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在线试读

第一章

京城贫民区,低矮的一间平房里,屋内杂乱不堪,空气中混合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老大,没想到傻子对这药也是有反应的,就是这女人实在是太丑了,我有点下不了手啊……"

"看在钱的份上忍忍吧,人家说了,只要我们把她上了,把视频录下来,钱就到手了!"

头顶有一盏昏黄的灯泡,发出幽黄的灯光。

躺在地上的女孩刚睁开眼,眼神有些疑惑,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还活着?

四周靠墙摆着脏污老旧的柜子,红色的暖水瓶,乱放的吃过的泡面盒……

这里不是阮家别墅!

"嗯。"

时间没有给她多想的机会,小腹强烈的异样感传遍全身,夏梦芷忍不住低吟一声。

这是……

她被下药了?可她明明已经死在了阮家别墅啊?

怔愣间,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猛地侵入脑海,夏梦芷蓦然睁大眼睛。

她重生了?!

来不及去细想脑海里的那段陌生记忆,一股陌生的燥热感忽然将她席卷。

"赶快把她办了我们好交差!"

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紧接着一双手朝她伸过来。

夏梦芷双眼微眯,手指握紧尖锐的石头,狠狠划破手心,疼痛将身体里难以言喻的感觉压下,而后,在那只手快要伸到面前时,用尽全力一脚踹在对方裤裆上!

她重生一世,可不是为了被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糟蹋的!

"啊!"

男人倒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

夏梦芷瞅准时机,爬起来朝外面冲去。

"妈的,别让她跑了!快把她给我追回来!"

反应过来的流氓们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大喊。

夏梦芷顾不得其他,铆足了力气跑出巷子,死死掐着自己大腿,用疼痛保持清醒。

"嘭!"

刚跑出巷子,夏梦芷毫无预警的撞上一辆经过的黑色迈巴赫,狠狠栽到在地上。

车门打开,一条被西裤包裹的笔直长腿走下来,年轻男人一米八八的身高拥有完美的身材比例,英俊的容颜在昏暗的路灯下摄人心魄。

蒋寒年薄唇紧抿,周身散发出矜贵的气势,让车里都多了几分禁欲的气息,微微低头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不禁眉头微皱:"阮芷?"

他和阮芷不熟,但全京城都知道阮家有个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圣诞树的傻子四小姐,这副尊荣全城也找不出第二个,他想认不出都难。

刚刚看见一道人影冲过来,虽然踩了急刹车,却没想到来人倒自己撞上来了,更没想到撞车的还是自己人。

夏梦芷听不到他的话,仅凭着最后一丝理智狠狠攥住他的西装裤脚,涂着紫色口红的嘴巴一张一合,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来:"救我……"

"伤到哪儿了?"

"嗯……"

夏梦芷的神志已经开始迷糊,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声难以抑制地低吟脱口而出,让蒋寒年的脸色更加难看。

谁给这个傻子下药了?

不再多想,他直接将夏梦芷抱进副驾驶座上,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淡漠道:"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蒋寒年并不想管这闲事,可毕竟阮家和蒋家沾亲带故,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可是在夏梦芷的心里,这男人的声音简直好听的要命,这是她的解药!

药效驱使她毫不犹豫的扑过去!

"嘭!"

行驶中的车子猛地一个急刹,狠狠撞上路边的灯柱。

>>>点此阅读《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全文<<<


第二章

夏梦芷跨坐在蒋寒年的身上,手在他身上胡乱摸着。

"放手!"蒋寒年眉头紧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要将她从身上扯下去。

"不!我要你!"

夏梦芷甩开他的钳制,像是生怕他跑了,两只手用力压着他的胸膛,身体难耐的扭动着,喘着粗气在他身上胡乱摸索。

此时就连夏梦芷自己都不知道,她重生到的这具身体有个不为人知的特点,她力气很大。

蒋寒年一时没防备,还真被她摁住,皱着眉要将她拉起来,忽然动作一顿,眼神诧异的看着在他身上撒野的女孩。

身上的女人不知喷了什么劣质香水,加上乱七八糟的化妆品气味,头顶的发胶味……

比那些诱惑他的女人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虽然她外表恶俗的让人倒胃口,扭动的身子却有一股从骨子散发出的媚,直勾男人的魂魄。

此刻,蒋寒年只觉得身体里有种强烈的冲动在叫嚣,性感的喉结艰难的上下起伏。

"嗡……"

车里忽然响起手机声。

蒋寒年眼里闪过一抹幽光,伸手按下接听键:"说!"

"五少,属下已经问过白小姐,她还是执意要和您取消婚约,并且已经前往机场准备出国,是否需要属下采取强硬手段将她留下来?"

"我,我难受……给我……"

夏梦芷已经失去理智,在他身上上下其手。

身上女孩不住的扭动,蒋寒年简直要爆炸了,眼里却是一片寒光:"不必了!"

在这个女人做出更过分的举动前,蒋寒年直接挂了电话。

她像是个久旱逢甘霖的女魔头,饥渴的扑上去,撞在路灯上的车上下抖动……

……

助理宋成清楚的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女孩娇软急切的声音,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是来谈合作的人要给五少下套?

不对……不可能!因为夏梦芷的爆料,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他们家五少那方面不行的事,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下套!

这么一想,宋成悬着的心这才落定……

路边,迈巴赫在一阵疯狂的剧烈抖动后,终于平息下来。

夏梦芷大口喘着气,意识逐渐清醒,眼前一切越来越清晰,直到看到一张男人的脸,大脑当场当机了。

竟然是蒋寒年!

怎么会是他?!

她居然把蒋寒年给……

这怎么可能!

蒋寒年不是不行么?

而且这个新闻还是她前几天亲自爆出去的,让蒋寒年一夜从全国首富成为全国笑柄。

可现在的这个情况,蒋寒年哪像不行?

夏梦芷被这个事实震惊而且吓得六神无主,眼见蒋寒年头动了一下,来不及多想,飞快起身打开车门跳下车就跑。

"站住!"

蒋寒年刚从极乐中回过神,身上忽然一轻,刚才还骑在他身上作妖的小女人就跑了,他正要去追,忽然又阴沉着脸撤了回来。

他西裤早已经被撕破,要是这样追出去,他马上会再上一次新闻。

前面街角,女人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蒋寒年扫了一眼凌乱的下半身,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

"五少,那个女人没把您怎么样吧?"宋成恭敬地接起电话。

五少一向厌恶这种事,谁敢犯忌讳就是自寻死路。

"如果她把我怎么样了呢?"

"什么?"

"给我送一套衣服到牡丹路,另外去查一下阮芷的全部资料,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蒋寒年皱着眉不想多说。

"五少,您说的阮芷是……"

"阮家的养女,阮芷!"蒋寒年有些暴躁,吼完直接挂了电话。

宋成一脸诧异,阮家好像是有这么个人,似乎还是个傻子,不过五少一向和她没有交集,忽然要她的资料干什么?

夏梦芷一路疯跑,直到跑不动了才停下,见身后没有车跟上来,这才松了口气。

结果一抬头就被商店玻璃倒映出来的人给吓了一跳!这这……这个穿得跟个鹦鹉似的女人是她?

脑海里下意识地想起刚刚在车里蒋寒年对她的称呼,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阮芷!她竟然重生成了阮芷!

那个阮家的养女,也是--她那个亲手杀了她的未婚夫阮晋阳的四妹!

>>>点此阅读《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全文<<<


第三章

夏梦芷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攥拳。

前世,为了帮阮晋阳得到阮氏继承权,她付出所有,为此父亲也被气得过世,可她还是为了她的爱情,拿出整个夏氏来帮阮晋阳。

两年内她成功帮阮晋阳扫平障碍拿下阮氏,阮晋阳准备了订婚宴,承诺订婚后一年他们就会结婚。

夏梦芷满心期待做一个准新娘,毫无防备的喝下他准备的加了药的酒,在半昏迷状态下亲眼看着阮晋阳将她放在一辆刹车失灵的车上,而车子却是直接开进了海里……

海水淹没车顶的那种绝望窒息感让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浑身发抖。

更让她悲愤的是,为帮阮晋阳,她不惜成为了整个上流圈都唾骂的蛇蝎女人,结果最后就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而原本的阮芷,是个出了名的傻子,这次是被人下了药又遭到殴打无辜死了。

夏梦芷只见过阮芷一面,没留下过什么印象,只知道阮家有这么个人,没想到她居然重生在阮芷的身上。

夏梦芷眯起眼:"阮芷,既然我占了你的身体,从此我就是你,我的仇、你的仇,我们都要报!"

想到阮晋阳毫不犹豫地要了她的命,夏梦芷……不,现在应该是阮芷了,阮芷的眼里烧起汹涌的怒意,紧紧握住拳。

她必须要讨一个说法,为什么她掏心掏肺爱着的人要这样绝情?!

阮家别墅的门并没有关,平日里忙忙碌碌的佣人们一个也不在,像极了她死亡的那一天。

阮芷刚踏进别墅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没想到那个贱人这么容易就死了!"

阮芷浑身一震,眼里闪过一抹不可置信,放慢脚步走进去。

"只是丢进海里也太便宜她了,看到这个贱人的脸我就生气,真想给她来两刀才能解恨!"

大厅里,她的好妹妹夏梦娇靠在阮晋阳的怀里,一脸泄气地说道。

阮芷脚步一顿,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

夏梦娇居然也参与了这件事?而她竟然重生在了死去的这一天!

难怪刚才她进阮家别墅时外面没有人。

之前她到阮家时,阮晋阳说为了过二人世界所以给所有人都放了假,让他母亲也去山上静养。

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杀她避人耳目而已!

"宝贝,反正她都死了,你就消消气。"

阮晋阳捏着夏梦娇的下巴,另一只手不老实地搂在她腰上。

"虽说你假造了她醉酒驾车坠海的意外,但怎么也是从你这里离开的,就不怕查到你身上来?"

夏梦娇柔若无骨的靠在阮晋阳怀里,动作十分娴熟自然,仿佛已经做过几百次。

"放心吧,她落海的那地方没有监控,等警方知道的时候,夏梦芷早就尸骨无存了。我只要这段时间扮演好深情未婚夫的角色就好。"

"你倒是聪明,忍了这么久终于不用再躲了。就因为她,我和你偷偷摸摸处了两年!"

"谁让她手里拿着夏家所有股份,不这样怎么能骗她为我卖命。"

"都怪夏东那个死老头子,都被她气死了,居然还在临终前把夏家留给她,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夏梦芷那个贱人到底哪里好!"

"好了宝贝,她死了以后夏家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订婚宴也为你准备好了,我们订婚后,你就是阮家少奶奶,这还不够吗?"阮晋阳安慰她。

夏梦娇眼里闪过一抹讽刺,笑吟吟地将阮晋阳和夏梦芷的婚纱照摔落在地上猛踩两脚:"我的好姐姐,以后夏家就由我来继承,你的钱我帮你花,你的男人我帮你用,你的少奶奶位置我来当,真想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可惜你已经听不到了!"

"宝贝,你跟一个死人照片说这么多干什么,等过完这几天我就把它们全烧了,几天没见,我都快想死你了!快让我亲亲。"

阮晋阳将夏梦娇拉起来,两人正要亲上,夏梦娇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阮芷。

>>>点此阅读《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全文<<<


第四章

"啊!你是谁?!"夏梦娇吓了一跳,她之前并没有没见过阮芷。

阮芷眼神冰冷地盯着两人,咬着牙没说话。

"别怕,她是我妹妹。"阮晋阳看了阮芷一眼,安抚怀里的女人。

原来是那个傻子。

夏梦娇松了口气,又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连说话都带着一丝颤音:"可是,她……她一定听到我们的话了。"

夏梦娇有些懊恼怎么就仗着别墅里只有他们俩,就没有再谨慎一点。

阮晋阳笑着安抚她:"她就是一个傻子,根本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就算听到也无所谓。"

"原来是个傻子。"夏梦娇松了口气,难怪阮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们连话也不说,原来脑子有问题。

"好了,别管她了,我们继续。"阮晋阳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就要亲上去。

夏梦娇嘤咛一声:"可是你妹妹……"

"她一个傻子懂什么,不用管。"

阮晋阳急切的吻她,夏梦娇做作的欲拒还迎一番,两人很快就进入忘我的境界。

……

阮芷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在来之前她还抱有一丝希望。想着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想着阮晋阳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可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蠢得可以。

订婚宴根本就不是为她准备的,等待她的也不是什么惊喜。

她的妹妹早就和阮晋阳搞在一起了,她不过就是个被利用的棋子。

甚至他们连她的死亡原因都已经编好了……这一切都只是一场阴谋!

阮芷看着桌上剩下的食物和两个红酒杯,她觉得自己真是傻得无可救药,就在吃饭时,她甚至还想着今天要献上自己,他们终于可以水到渠成……

阮芷眼神定定的看着面前那对狗男女,看了眼地上已经被摔碎的相框,忽然抬脚走过去。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她忽然开口,阮晋阳和夏梦娇都吓了一跳,纷纷停下来看着她。

"她在和谁说话?"

见阮芷眼神诡异的看着他们,夏梦娇疑惑地问。

"你叫夏梦芷?"

这个名字说出口,阮晋阳和夏梦娇顿时脸色大变。

他们发现阮芷不是在看他们,而是在看他们旁边,她认真说话的表情就像那里站着一个他们都看不到的人!

"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你很冷吗?好……"

阮芷嘴巴一张一合,说完忽然朝夏梦娇走过去。

她本来就画的像个鬼,挨过打的脸肿得老高,再加上诡异木纳的眼神,这副尊容让人寒毛直竖。

"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见阮芷朝她走过来,夏梦娇吓得往后退。

阮芷一把抓住她的衣服,认真的说:"她说她冷,她想穿你的衣服。"

"谁?谁想穿我的衣服?"夏梦娇声音都有些哆嗦了。

"夏梦芷,她说她好冷。"说完,她转过头指着旁边的角落,说:"她就站在那里,你们看不见吗?她说你是她妹妹,你把衣服给她吧。"

"你……你说夏梦芷在那里?你……你能看到她?"

夏梦娇瞬间脸色惨白,腿肚子都在打颤。

"能啊。"阮芷看着那个角落的空气,似乎有人在对她说什么,她转过头看着阮晋阳一字一顿地道:"夏梦芷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点此阅读《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全文<<<


第五章

"啊!"

夏梦娇再也忍不住了,发出惊恐的尖叫,像是见到活鬼般可怕。

阮晋阳赶紧抱住夏梦娇安抚,到底做了亏心事,看着阮芷神叨叨的样子他也有些心虚,朝阮芷吼道:"阮芷,你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滚上楼去!"

"哦……好……"

阮芷没有上楼,而是走过去拿起放在桌上的电话,过了一会,她朝电话那边的人道:"海湾……尸体……杀人……"

阮晋阳脸色大变,大步走过来一把将电话压下,冷冷地盯着她:"你在跟谁打电话?!"

"夏梦芷啊,她让我打110……"阮芷呆呆的看着那个角落:"她站起来,过去找她妹妹了……"

"啊!"

夏梦娇崩溃的大叫一声,朝门外冲了出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后追着她。

阮晋阳赶紧拔腿追上去。

客厅里彻底安静下来。

阮芷眯了眯眼,从相框里将照片拿在手中,看着照片里一脸幸福的自己,豁然笑出声来。

曾经,她是京城最漂亮的女人,不知多少女孩羡慕嫉妒她,夏梦芷自己也很得意,她有富裕的家世、姣好的容貌,她谁都看不上,却最终一头栽进阮晋阳的陷阱里,最终--她落了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阮芷清楚的记得自己死前的心情,震惊、诧异、痛苦、绝望……她闭上眼睛,十指收紧,握在手中的照片都变了形,轻声念道:"别不甘心,你的仇有得是机会报,安息吧。"

……

另一边。

星光别墅,阳光照在奢华的客厅每一处,充足的冷气隔绝了外面的炙热。

漆黑的真皮沙发上,男人高大的身体散发着矜贵的气势。

蒋寒年看着放在桌上关于阮芷的资料。

阮芷是五岁时来到阮家,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成了个傻子,之后就不受阮家待见,又不敢扔了她怕被别人议论,所以就这么养着,不亲厚倒也没虐待,还给阮芷找了学校,现在的阮芷19岁,是京大的大一学生。

阮芷当然没有考大学的脑子,学校是阮家花钱让她进的,自然这也是阮家碍于家族的名声,毕竟阮家的实力养个傻子不成问题,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被人戳脊梁骨。

"五少,这位阮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宋成按耐不住问。

以前五少让他查的要么是合作伙伴,那么是竞争对手,这次却是那个阮家傻小姐,实在古怪。

"没问题。"蒋寒年眉头微皱。

一个傻子的生活轨迹根本没什么看点,唯一疑惑的就是变成傻子的原因。不过据传言,她是小时候伤到了脑子造成的。

"五少,韩医生来了。"门外传来汽车声,宋成道。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不是想把我灭口吧?你的病历真不是我故意丢的,我怎么知道夏梦芷那女人会让人来偷!"

很快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和韩一闻的声音,他叼着烟吊儿郎当的走进来,痞子形象很不符他医生的身份。

蒋寒年合上文件,朝他看过去:"找你来是想问一下我的病情。"

>>>点此阅读《寒少猎爱:女人,休想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