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最新章节_苏馥,顾寒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

作者:云霜宝宝

主角:苏馥,顾寒衷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他,顾五爷,顾氏集团最有资格的继承人,魔鬼总裁,冷酷嗜血。她,落魄千金,从小被扔出家门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强硬本色,娇俏甜美。一场恩怨让她被迫嫁给他冲喜,作为她前任的小舅舅和想将她拿捏于股掌的人,他一再挑衅她,终于,小狐狸爆发了!顾寒衷,你别给脸不要脸!馥馥,昨晚上哭着求饶的...

《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最新章节_苏馥,顾寒衷全文免费阅读

《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在线试读

第一章

  苏馥,要是再不考虑清楚……这个老东西的命,那就说不好能不能保住了。”

  病房里亮着毫无温度的白色灯光。

  苏馥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老人,以及这个在母亲和父亲离婚嫁入豪门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的姐姐,藏在背后的手机悄然握紧。

  “馥馥,不要答应他们啊!”

  病房的角落里,几个黑衣保镖目光阴冷的正将一个形容憔悴女人的双臂死死压住,她拼命想要爬过来,手臂上因此被抓伤了好几道伤口。

  宁笑笑冷冷看了那女人一眼,抬手在呼吸机上敲了敲:“让她闭嘴。”

  保镖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高高扬起手就朝那女人脸上扇去。

  “啪——”声音在空透的病房里格外响亮。

  “不要……我,答应你。”

  苏馥缓缓松开了拳,脸上的表情无比淡漠,似乎刚刚这句话决定的并不是她的婚姻,而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但心里却像是突然被狠狠戳了一刀般,疼得几乎喘不过气。

  要怎么跟瑾哥哥说,自己要嫁给他那个脾气暴戾,性格喜怒无常,已经瘫痪在床整整五年的小舅舅呢?

  他最近忙得电话都不能讲太久,会不会影响到他?

  “妹妹还是很识相,怪不得从小到大老头子都那么喜欢你。”

  宁笑笑勾了勾唇角,弧度冰冷讥诮:“说起来,这老东西还真是挺可怜的,怎么就生出来一个赌鬼儿子,啧,只要给他钱,他就像狗一样答应了我不签手术意向书……”

  “他也是你的爷爷。”

  苏馥的手颤了颤,眸底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渗人怒意,像是覆着皑皑白雪的死寂火山,不知何时就会喷发。

  “我爷爷是宁氏集团的董事长,不是这个没用的老货。”

  苏馥的嘴唇微微抖了抖,慢慢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眸子里那丝隐忍的怒意已经被按捺得再也觉察不出。

  “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急什么?”宁笑笑看着那张精致清丽的脸上僵硬的表情,脸上的笑意不由得又深了一些,她慢慢走到苏馥面前,伸手紧紧捏住了她的下颌。

  “你知道吗,我真的非常喜欢看你这幅故作平静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了,这就是老头这些年教你的教养?”

  苏馥并没有开口,目光落在雪白的墙上的某一处,看上去毫无焦点。

  “猜猜看,是谁出的这个让你替我嫁给顾寒衷的主意?”

  宁笑笑缓缓将嘴唇凑到她耳边,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是你的……瑾哥哥哟,哦,不对,现在他是我的了,宁家和陆家要联姻了,我马上就会成为他的未婚妻,希望到时候,你会来参加我们的订婚礼。”

  胸腔之中像是突然被戳进了一根尖锐的冰棱,又疼又冷,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喉头却突然哽咽。

  苏馥依旧注视着那张空无一物的墙,看上去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宁笑笑所说的话,手却已经冷得毫无温度。

  “好好准备哦!”

  宁笑笑冷笑一声,松开苏馥尖削的下颌,将她推倒在地上,尖细的高跟鞋踩在病房的地板上,发出一阵很有节奏的哒哒声。

>>>点此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全文<<<


第二章

  保镖们将手中疯狂挣扎的女人松开,关上病房的门大踏步离去。

  “馥馥,你不能嫁给那个顾寒衷啊!”

  女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她的面前,眼圈已经变得通红。

  “我去法院告他们!等拿回你爷爷的监护权就没事了……”

  “姑姑,您真的不用担心我。”

  苏馥慢慢将女人抱住:“只是照顾一个病人而已,其实也没什么。”

  更何况……如果到时候可以讨好他,说不定能有办法救爷爷,还能借顾家的事……好好让宁家还债!

  苏婉翎愣了愣,医生面无表情的走进病房:“夫人,苏老先生的手术意向书已经签好,我们需要跟您商量手术的具体事宜。”

  动作真快!

  所以宁家给了苏友林多少钱,才让他拿自己亲生父亲的手术意向书,来逼她嫁给一个随时可能会死的男人?

  正在这时,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病房门口,脸上的笑意恭敬,却毫无温度:“苏小姐您好,我是顾先生的特助,过来接您去顾家。”

  “馥馥……”

  苏婉翎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来,看着侄女慢慢从病床前坐起来,冲她扬起一个看不出丝毫难过的微笑。

  “姑姑,我要走啦,照顾好爷爷。”

  助理微微眯了眯眼,略带审视的看向这个即将成为顾夫人的女人。

  她的表情平静得看不出情绪,身上的衬衣已经洗得起毛发白,看上去却有一种莫名的恬静和贵气。

  她就一点都不怕五爷?

  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开了许久,苏馥目光怔松的看着窗外的夜色,拳头不自觉的悄然握紧。

  顾家五爷,顾寒衷,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当时在苏南算不得顶尖的顾氏集团。

  不过三年就让顾氏成为了只手遮天的苏南巨擘,却突然因为车祸瘫痪在床,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稍有不顺,就要让人断手断脚。

  最近似乎还听说他的病情加重,似乎一直昏迷不醒,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彻底没了命……

  “夫人,到了。”

  助理帮她打开车门,脸上依旧是那副训练有素的笑意:“您想先去见见先生吗?”

  苏馥犹豫了一瞬,才冲着助理微一颔首:“好的。”

  “请跟我来。”

  助理领着她走进大宅,苏馥环顾了一下富丽堂皇的大厅,眸子里看不出丝毫艳羡或是贪婪,只是神色平静的跟着助理上了楼。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男人躺在床上静静沉睡着。

  苏馥眯了眯眼,鬼使神差的走到床边,看着那张俊逸的脸,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助理悄无声息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苏馥下意识抬起手,看着男人惨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和身上的蓝白色病号服,突然想去摸一下他的脉搏。

  一只修长细瘦的手径直拽住了她的手腕,男人的眸子陡然睁开,目光森寒薄凉:“你,是谁?”

  男人的眸子,冷得像是淬着亘古不化的坚冰。

  苏馥的手不由得颤了颤,那只看上去枯瘦得青筋暴起的手却稳稳的拽住了她,像是要将她的手腕捏断一般。

  他不是瘫痪了吗……

>>>点此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全文<<<


第三章

  苏馥紧紧握了握拳,指甲几乎深深陷进了肉里,直到心情平复下来才轻声开口:“顾先生好,我是您的妻子苏馥。”

  “我的……妻子?”

  顾寒衷的声音低沉沙哑,语气听不出喜怒,却让人觉得脊背发冷:“我记得跟我有婚约的人,是宁家。”

  苏馥的手微微颤了颤,感受到那道冷凝的审视目光在自己身上缓缓游移,只觉得像是被一条毒蛇缠绕住一样难受。

  “我是宁家的养女。”

  宁笑笑早就安排妥当好了说辞,但苏馥却没想到这男人居然清醒着,她看着男人那张漠然的脸,强行硬着头皮开口:“宁家没有其他适龄的女儿了。”

  男人的喉间突然挤出一丝冷笑,扯住苏馥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近前,苏馥还未能反应过来,下颌就被男人的手缓缓捏住。

  那张精致得全然不像真人的脸,离她只有咫尺之遥,近的几乎能和他鼻息相交。

  苏馥不由得觉得身形有些颤抖,就听见男人淡淡开口:“你和苏崇山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爷爷。”

  苏馥愣了一愣,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到爷爷的名字。

  顾寒衷突然玩味的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弧度:“老家伙的孙女,倒是比他要有趣很多。”

  苏馥的脖颈一僵,犹豫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顾先生和我爷爷是什么关系?”

  “关系?”

  顾寒衷突然轻笑一声,似笑非笑的开口:“有不小的过节。”

  苏馥看着那双愈发玩味的眸子,只觉得头脑突然一片空白,本来就是强行支撑着自己不碰到男人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手臂一弯,径直扑倒在了病床上。

  一股淡淡的甜味弥漫着顾寒衷鼻尖,男人微微眯了眯眼,勾唇一笑,在苏馥眼里,却骇然得有些令人发憷。

  “怎么,你是为了缓和我和那老家伙的关系,迫不及待的想投怀送抱?”

  那只温热的手压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一时起身也不是,就这么趴着又更显得尴尬:“突然不是很想娶你,如果你做了我的妻子,我还得管那个聒噪的老东西叫爷爷,太亏了。”

  “……”

  苏馥只觉得心脏一阵惊跳,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顾寒衷挑了挑眉放开她,嘴角划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弧度:“小东西,放聪明点,明白?”

  什么意思?

  苏馥愣了愣,就看见顾寒衷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变得了无生气,似乎刚刚从来没有醒来过。

  与此同时,房门被悄然推开。

  一个身材肥腻,脸上的表情无比阴沉的男人走进房间,看着她愣愣的坐在床上,嘴角突然勾起一丝讥诮的笑。

  “你,就是老五那个妻子?”

  苏馥微微蹙了蹙眉,冲着男人点了点头:“您好。”

  “一个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的瘫子,放着这么漂亮一个老婆做摆设,实在是太亏了。”

  那男人缓缓逼近她,脸上带着些令人作呕的淫邪,苏馥下意识想要推开,却撞到了床脚上,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躲什么呢,反正都嫁进顾家了,你这个瘫子丈夫一时半会也醒不来,不如跟着我,我顾思朝虽然……”

>>>点此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全文<<<


第四章

  苏馥下意识瞟了一眼那个闭着眼睛看上去人事不省的男人,拳头不经意悄然握紧。

  他是在顾家人面前……故意装成这样的吗?

  不等她想清楚事情原由,那只大手却已经朝她抓了过来,顾思朝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看上去年纪不大啊,帮老五守活寡多难受,哥哥我……”

  苏馥狠狠拧了拧眉,慢慢朝后面退去,指尖突然传来一阵痛感。

  一柄水果刀静静的躺在台子上,顾思朝正要抓住苏馥,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冷光。

  那个看上去柔弱得一碰就会碎的小丫头正握着一柄尖锐的刀,稳稳当当的指着他的脸。

  “顾先生,我是五爷的妻子,请您注意分寸。”

  她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脸上全然看不出丝毫惶恐:“请您出去,不要打扰到五爷。”

  “呵呵……小丫头,你会用刀?还是让哥哥我来好好教教你……”

  顾思朝突然舔了舔嘴唇,径直朝着她扑了上来。

  “不要过来——”

  苏馥双手都在打颤,就在他扑过来的一瞬间,举起了手里的水果刀胡乱就是一通砍。

  刀刃偏过顾思朝的心脏,最后在他手臂上划下一刀。

  “臭丫头,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顾先生,请不要打扰总裁休息。”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恭敬低沉的声音,顾思朝的动作一僵,缓缓转过身看向站在门口的助理:“吴奇,你对老五倒是挺忠心,他养了一条好狗哈?”

  吴奇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动怒,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男人:“请出去。”

  “臭娘们,你给老子等着!”那男人冷笑一声,哼哼咧咧大踏步走出了门。

  吴奇神色恭敬的走到苏馥面前:“您没事吧?”

  “没事,只是你家先生……”

  她扔下刀,咬着牙关慢慢站起来,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沉声打断:“先生的病情不容乐观,一时半会可能不会苏醒,今天很晚了,如果夫人想要了解先生的病情,我们可以明天再谈。”

  苏馥愣了一愣,突然看见房门外似乎蹲着一个黑色人影,很是识趣的闭上了嘴,跟着助理走进隔壁的一个房间。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呼叫仆人。”

  吴奇对她笑了笑,轻轻掩上门走了出去,苏馥愣了半晌,看着手腕上那道青紫的痕迹,神情怔松的走进浴室。

  顾家大宅已经寂静无声,书房的灯缓缓亮起,不时传来几句音调低沉的对话。

  男人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换成了一套剪裁得体的华贵西装,正坐在办公桌前上目光沉沉的开着视频会议。

  吴奇恭敬的候在一旁,等到会议开完,才抱着文件走到男人近前。

  “总裁,欧洲那边的人已经过来接洽了,只等选址完成,LK的分部就可以在苏南成立。”

  顾寒衷微微眯了眯眼抬起头,沉沉开口,却并没有问公司的事情:“顾思朝最近……很是猖狂啊。”

  吴奇看着男人那张冷凝的脸,手指不由得微微颤了颤,很快就明白过来:“我会处理。”

  “她替那个宁笑笑嫁给我,是因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苏小姐的爷爷生了病,需要他父亲签手术意向书,但是监护权在她父亲手里,宁家的人给了她父亲一笔不算小的钱,胁迫她嫁进来。”

  吴奇噎了噎,还是选择了诚实的回答问题,顾寒衷冷笑一声:“你倒是已经学会了做我的主?”

  “总裁,我……”

  吴奇抿了抿嘴,额前已经冒出了冷汗:“这,也是老夫人的意思,陆家那位小少爷马上要和宁小姐订婚,所以……”

  “不要让我知道有下一次,不论是什么样的理由。”

  男人的语气森寒得没有一丝温度,吴奇如蒙大赦一般点着头,看着面前那张的脸,脸上的表情如同劫后余生。

  顾寒衷抬眸看向窗外,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一段极为遥远的画面。

  又软又糯的小丫头手里拿着一只棒棒糖,悄悄走到在被老师罚站的他面前奶声奶气的开口:“哥哥,吃糖糖就不饿了,我不告诉爷爷!”

>>>点此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全文<<<


第五章

  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起一丝笑意,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才缓缓开口:“那几个人最近有什么动向吗?”

  “顾思源最近和公司的高管走动频繁,顾思琪在老夫人面前说了不少话,想分走您手里的股权。其他人暂时没有动作,但是……我们已经顺着当年那辆车查到了一些线索,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顾寒衷挑了挑眉,微微一颔首:“尽快。”

  在他意识到那场险些要了他的命的车祸,很可能是顾家的人故意策划时,他就开始假装自己瘫痪在床,任由顾家那些人摆布。

  至于娶什么样的妻子,倒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反正不过是给一个顾夫人的名头养在家里。

  但如果是那个老家伙家里的那只小奶团子……

  吴奇点点头正要出去,男人眯了眯眼,神色平淡的突然开口:“想办法把苏崇山的监护权转到苏馥那里,手脚仔细一点。”

  吴奇愣了愣,有点想不通一向淡漠的总裁怎么会对这个只是见了一面的夫人这么关心,却很是识趣的没有发问:“好的。”

  他恭敬的退出门,顾寒衷眯了眯眼将文件放好,端起红茶微微抿了一口,唇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

  苏馥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直到天色亮起,才终于有了些许困意。

  她不知道那男人装病的意图,但这件事肯定是不能说破的秘密,自己是不是可以用这件事作为筹码和他谈条件,想办法救爷爷?

  她思索了许久,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才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似乎并没有过太久,一道敲门声却轻轻响起。

  “夫人,您醒了吗?早餐已经准备妥当了,您是下楼用餐还是送上来?”

  苏馥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怔松的眼:“谢谢你,我收拾一下就会下楼。”

  她走进浴室收拾妥当,看着自己身上的浴袍,犹豫了片刻,还是穿上了自己那件洗得发白的衬衣走下了楼。

  早餐准备得极为丰盛,偌大的餐桌上却只有她一个人。

  女仆们垂眸恭敬的站在一旁,脸上完全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像是一群毫无感情的机器人。

  苏馥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喝了一些粥就开始打算要去找顾寒衷谈谈爷爷的事。

  大厅里却突然响起一阵门铃声,女仆打开门,就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门口,脸上的笑意有些戏谑。

  “陆先生,宁小姐。”

  女仆恭敬的冲两人微一颔首:“您……”

  “我们来见见五爷的妻子。”

  宁笑笑勾了勾唇,眼神讥诮的看着坐在餐厅里那个脊背挺直的身影,笑意不达眼底:“毕竟也是顾宅的女主人了,怎么客人来了,也不知道招呼呢?”

  苏馥握着餐匙的手微微抖了抖,慢慢从餐桌上站起来,看向那并肩立在一起的一对男女,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痛意。

  陆世瑾并没有看她,只是看了一眼女仆平淡开口:“只是过来看看五舅舅,他醒过来了么?”

  “先生还没醒,医生正在治疗。”

  大厅的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点此阅读《娇宠甜妻:给前任他舅冲喜》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