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个灵狐当女儿免费阅读_收个灵狐当女儿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收个灵狐当女儿

作者:行梦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穿越、后宫、灵狐、江湖、】
这个世界无权守不住财富、无名得不到权利。
灵狐降世、后宫争权、江湖辅助。
人生在世活一回、我想玩把大的。

第1章 瑞清国

景泰四十七年。

瑞清国文星皇帝因病逝世、享年69岁。

九皇子羽贤、遵先帝遗诏、继承大统、改泰建元。

景元二年四月、因圣上登基之时刚过及笄、未娶正妻、未立妾室、故诏天下、广选秀女、以实六宫。

其中,我——正四品忠武将军容成昆宇之女、容成九昭亦在其中。

别看这才是四月份、外面的天空可是没有一片云、没有一丝风、火辣辣的大太阳晒得所有树木无精打采。

本该像其他秀女一样在家好好备选的我实在是不想浪费最后这段入宫前的时光。

吃完早饭、我便和我二哥来到了自家酒楼、这个时辰店门也就刚开一刻钟的样子,却已经排起了一个小队伍。

我和二哥对此情景喜闻乐见、但也不得不从后门进去、毕竟我这个秀女身份实在不宜过多的抛头露面。

二哥进去后便去巡视前厅后厨、鼓舞人心、我则上了三楼包间、一边看账本、一边喝着今日店铺推出的新品饮料“明月清风!”、旁边还有自己的贴身丫鬟玲雪帮忙扇扇子。

虽不如现代的空调来的痛快凉爽、但自己好歹也穿过来16年了,这样的生活模式早已习惯、并且很满足!

当初在现代位面的自己可能是因为“先天不足”的缘故吧、出生时就身体弱、叫声还不如奶猫来的大、成天迷迷糊糊地的睡觉、做梦,一查还查不出什么病、但看样子就让人觉得“这孩子活不长”、所以导致自己被丢到了孤儿院。

孤儿院的院长婆婆很是善良,明知养我费时费力还得不到什么好处,却依旧好吃好喝的待我,终于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嗝屁了!

前一秒我还在欢呼自己终于结束了这手不能抬、肩不能扛、下地走两步都呼哧带喘的人生、结果我这眼睛一闭一睁,妈耶,这里好像不是阴曹地府!

阴曹地府的人应该不会像我眼前这位长的如此慈眉善目、面色红润、并且还很开心的抱着我吧?

此时还处在懵逼状态的我,并不知“危险”即将到来、“啪”的一声,我屁股上的疼痛打断了我的思路、这一下子我都觉得她是冲着要我命来的!

我遵循着本能扯着嗓子就开哭:“哇哇哇!哇哇哇!”

我这声音一出、自己的惊到了:“哦莫!院长婆婆,你听见了吗,我竟然能哭的这么大声!这把开局我是个健康的崽儿!我终于不用在床上cos睡美人了!我。。。!”O(≧▽≦)O

旁边那位“慈眉善目”的“坏人”见我哭完还咿咿呀呀的叫、就可高兴了、马上喊着什么:“恭喜夫人、喜得千金!”

“坏人”一带头、紧接着“四面八方”也传来了好几个“恭喜”的声音。

能哭的超大声的我虽然对这具身体的健康程度很满意、但这里是古代吧?我要被重男轻女了吧?那我能蹦能跳还有什么用?岂不是还得每天呆在闺房里绣花?|*´Å`)ノ

就在我的小脑袋瓜还在胡思乱想之际、我被“坏人”抱着看了我妈一眼,那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妇人、即使因为刚生产后身体虚弱、脸上有好多密密麻麻的汗珠也掩盖不了她的美。

“看来我这新身体的样貌也多半是稳了!”

我妈一脸慈爱的摸了摸我的脸、便没什么力气了、紧接着应该就是我爸冲了进来,可惜被丫鬟拦在了屏风后面。

接生婆也赶紧抱着我迎了上去、刚想说一句“恭喜老爷、喜得千金、母女平安。”

但爸爸当真是不在意我啊、人家刚说到千金两字、他就看都没看我一眼,绕过这几个挡路的、便“连跑带颠”的进了里屋、到了母亲的床榻边儿。

同样这也为我日后“看清本质”的一段时间、他的亲亲闺女怎么哄也不搭理他埋下了“严重”的伏笔。

他后面还跟着两个略微有些眼熟的小男孩、看着也就三四岁的模样、这两个娃娃倒是看我很激动,动作轻柔的、一个摸我的手、一个摸我的脸,嘴里还念叨着:“太好了,妹妹终于出生了,我再也不用担心她是不是胎死腹中了!”

这话前半句倒是不错、可这后半句应该不止就我自己觉得莫名其妙吧?

他们说完之后其中一个便丢到了他“轻柔”的动作,对着我的脸,亲出来一丝口水。

这我能惯着他吗?当即我就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顿“鬼哭狼嚎”,又进来的一个小女孩相当有眼力见儿、马上拿出手绢把我脸上的口水擦掉、我这才高抬贵嘴、停止“嚎叫”。

后来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我对这个地方也越来越了解。

瑞清国是个略带些神话色彩的国家、单面靠海、国力强盛、国民世代信奉九尾灵狐。

传说瑞清国始皇就是受到了灵狐的庇佑与点化,才建立了瑞清,所以皇族男子出生时、身上都会有个红色印记,同样国民们也受到了灵狐的祝福、不说个个貌美如花、但指定是没有丑的。

并且九尾灵狐主子嗣、女子怀孕生子本就危险重重,但瑞清国的女子较别国女子相比,生产速度快、危险小,甚至一般情况下连月子也只需做个七天、身体就能基本恢复到生孩子前的状态、肚子上也不会留下妊娠纹。

不过被灵兽庇佑的福泽也不是瑞清国独有。

像赤嬿国信奉的是一对青鸟、他们国家的人说话声音就特别好听、唱歌跳舞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他们练轻功还特别容易。

在新皇刚登基没多久后、这个国家就送来了位和亲公主、听大哥说、这位公主是目前宫里最得宠的。

另外还有伊画国、梵古国也有灵兽的福泽庇佑,随着天长日久的发展,这四国也逐渐脱颖而出,呈鼎立之势,其他小国虽也有样学样的供奉一些灵兽,但。。。恕我直言、其实都没什么实际用处。

这里的生活方式较自己那个时空的古代、算是半古不古。

瑞清常年就没几天冷的时候、雪这种东西更是从未出现、所以一年四季基本有三季都可穿裙子,女子露手臂、露锁骨、露脚踝这些都没有问题,女子也可以上学堂、有专门的女子学院、而且大家还可以剪头发,不过女子最短也要保证长发及腰、男子还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再短一些。

虽还是男尊女卑、但总比自己原先认知里的古代要强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2章 我憋屈

同样身为“穿越者”的我,从一开始我就打算借鉴我之前看过的那些穿越小说的例子。

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智商、以便为我将来的“创业”“崛起”之路打好基础。

但现实可没有小说里写的那般轻松。

三岁那年想显摆一下自己的“作诗”水平、便借鉴了下名人李白。

母亲见状欲言又止、父亲听完挠挠头:“闺女、说人话可以吗?”

我“猝!”

五岁那年,我想显摆下自己的记忆力、上二姐那拿了本“超纲”书、打开一看,我和里面的很多字相看“茫然”。

我半路“猝!”

七岁那年我想跟父亲学武功、毕竟这可是个保命技能,父亲本就是武官、咱有这条件、我不怕苦不怕累的、最后父亲就只教我了个“三脚猫”

他还美其名曰:“你是个女儿家、以后就算不入宫为妃也是要嫁人的、练出肌肉来不好看、你还想不想美美的穿裙子了?”

我听完也深觉有理,毕竟父亲这套武功确实不适合女孩子,看着就一点也不飘逸。

但在学武功这块儿,我接着“猝!”

好不容易到了九岁那年,我觉得是时候显摆下我的商业水平,我这现代人的思维哦,随便想点妙招可不就发财致富了、正好我娘是富商之女、嫁妆里有铺子。

放心!这回我没“猝!”

并且在我的建议指导下,店铺“热度”接连攀升、但有两点不如意的便是、除了要“避免树大招人算计”外、这主城的发展空间也早就处于“饱和”状态了,你想扩大发展就需要店铺,去开分店、但主城买店铺很难,一般都是租、只要人家没有大意外,这好地段的商铺人家都要一辈接一辈的传下去、不好地段的店铺自己倒是也买下了几个,虽说只要策略好“废铁也能变黄金”,但多少是要比好地段的差些。

并且这不好地段的店铺它也不多啊!这情况简直竟让我“一身才能、却无处施展。”

我憋屈!

从小被“打击”到大的我,之后又做了很多事,例如培养孤儿当心腹、开书店、找人挂名当作者、卖胭脂水粉等等、涉猎了好多领域、但不管点子有多好、我都要自我限制发展、很多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很坚强!

之前的人生好像交代的太干净了、现在我们来说回今时今日的重点。

现在16岁的我、要面临的最大事情就是进宫选秀。

好像不管是电视剧里还是小说里、主角一般都是不愿意进宫、觉得一入宫门深似海、还孝敬不了父母,入宫也不打算争宠、就想要安安全全、不连累家人、老死宫中的这种类型。

但我的想法跟她们不一样,我深知这个世界无权你守不住财富、无名你得不到权利。

选秀是最能直接帮助我获得更大权力的途径。

所以人生在世活一回,我想赌把大的!

我不奢求皇帝的真情、那东西太假、但我奢求皇恩是认真的。

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国家、没权真是万事皆难、处处受限制、我们一家子都是不甘平庸的那种人。

而且我也不觉得有多少人自甘平庸、就拿那些主角来说,在没父母亲族逼迫的情况下、要是真的那么不想进宫、你可以让自己生病、你可以给自己身上弄个伤疤,这样在初选你就会被筛掉了,不管是不是失了面子、或者以后好不好嫁人,起码能全了你在家侍奉父母的心、总比你所“期望”的老死宫中更有意义吧?

说到底不还是内心对皇恩存了指望?!

大家都一样、谁也别笑话谁。

我查完账本后便跟二哥容成九睿打了声招呼从后门离开店铺、并顺便给母亲、还有大哥容成九思各“打包”了一份冰饮。

二哥从商是随了我母亲的性子、当然这其中也有我的“刻意引导”,而大哥是从文的,小时候还被选做皇子伴读、也就是现在的皇上、听大哥说现在小皇帝长的依旧“蛮帅”的,今年17岁,不然即使我再看重权利,也不可能什么“草”都吃。

眼看着大哥五月一号就要参加科举了,估计现在正在自己的书房勤奋用功、不敢懈怠呐。

二哥见我打包了两份就忍不住酸言酸语一番:“小白眼狼、原先我让你给我帮我带吃的回府,你就各种找借口嫌沉、嫌麻烦的,现在九思都没使唤你,你倒是上赶着了,我真是白对你好了!”

我冲他吐了吐舌头、躲开那准备掐我脸的手:“略略略,谁让你上次摔了父亲的砚台想拿我“顶罪”,就气你,就气你,我跑了,哼~”

说跑我就跑、完全没给二哥继续“教训”我的机会。

就可惜大哥真是不给他妹妹面子,等我回了府就被下人告知:“大少爷在小姐走后不久就被皇上召进宫、到现在还没回来。”

按正常来说、凭借着大哥和皇帝的关系、我多少应该见过皇帝几面,反正官家女儿一出生就是“半个嫔妃”、适龄女子都得在皇上皇子选完后才能让父母安排婚嫁、早点混个脸熟也是优势。

我倒也不能舔个脸说自己没见过,可我当初真不知道他是皇子、更没想到他现在还当了皇帝。

那是在十年前的先皇寿宴上、宫里又放烟花、又放河灯的、人特别多,可能人老了都喜欢热闹吧、官员们都被要求带上自己的妻子孩子、共同赴宴、规矩也没那么多。

我爹虽是正四品的官职、但能上朝的最低官品是正五,这次宴会的座位自然也很是靠后,导致我是一点也没看清皇上皇后长什么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3章 软萌皇帝

等到自由活动的放灯环节、但凡“聪明”一点的孩子都去太子和各位皇子面前刷存在感了。

这个时候的太子并不是现在的皇帝、皇帝是后过继到太后名下、而当时的太子是太后亲生的五皇子、后来被三皇子给害死了。

我当时没有那个巴结的闲心、拿着我大哥在众多孩童间为我抢来的漂亮大花灯、左躲右闪的想找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放、负责照顾我的小宫女可能跟不上我这个“矫健”的身姿,等我杀出重围,我也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

不过我也没打算走多远,且没有“路痴”属性、所以便自己“单枪骑马”的跑了。

结果一个转弯和一个男孩撞了个满怀,他啥事没有、我的漂亮大花灯憋了不说,我还摔个大屁蹲。

小男孩倒很有“绅士风度”、连忙蹲下、准备扶我、边扶还边道歉:“对不起啊,你有没有事啊?要不要找太医啊?”

我抬眼一看,我天、长的好“软萌”一男孩、皮肤还那么白皙透亮,我还从没见过长得怎这么“漂亮”的人、再配上他这焦急中带点紧张、紧张中又带有一丝歉意的样子,一看就特别好“欺负!”

我当下就“戏精”上身、委委屈屈的抱怨:“你撞坏了我的灯。。。这可是。。。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

小男孩一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陪你一盏新灯好不好?”

我噘个小嘴:“哼、新灯我也要、但你还要赔我的心情损失费。”

“什么是心情损失费?”

我看着天真无邪的小男孩、自动进入了“碰瓷”老阿姨的角色。

“就是银子啊,用银子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小男孩听了我这句话果然如我所想般垮了个小脸。

这可是宫宴啊、别说这么大点儿小孩了,就算是官员也没几个会带银子的、本来我就是想让他吃个瘪罢了。

我刚想话锋一转、逗他几句便走,谁知这家伙竟然在纠结一番后真的拿了个钱袋出来、然后看了看钱袋、又看了看我,最后“视死如归”般下定决心、一脸肉痛的问我:“你想要多少?”

人家都这么问了,我也不好临时变卦,想着我就随便收一锭银子,反正大家都是官家儿女,这点钱也不算什么。

“你把钱袋给我看看,我自己挑一个。”

我接过他万般不舍后才递过来的钱袋、打开一看,大多是些散碎银子、一个小金元宝在里面就显得尤其的夺目。

我见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金元宝、一副不想被我拿走的样子,就觉得好玩。

所以当我把金元宝拿出来的一刹那,我仿佛依稀看到了他眼中憋着了泪水。

就在我觉得逗的差不多,我该回主宴会场、想把元宝还给他时。

小男孩委委屈屈的控诉我:“我觉得你好像就是那专门讹人的。”

这被揭穿了的我当时就“不乐意”、伸手掐了下他的小脸道:“撞了我还说我讹你,既然如此,我不要你的元宝了!”

也不知是我掐的太狠、还是怎么着、这小男孩也不接我伸手递给他的钱,就一脸“幽怨”的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哇的一下、说了句经典台词:“你给我等着。”之后钱也没拿就跑了。

有些心虚、且不怎么会哄人的我也没敢追上去、便回去了宴会场。

后来第二天晚上,我哥从宫里陪读完毕、一起玩耍时,他便说起:“今天九皇子跟我说昨天有个小姑娘掐了他的脸、还讹了他的钱,这个人该不会是你吧?”

我一听是“九皇子”、那大脑就如遭雷击、原来他就是九皇子啊,皇子带银子在宫里转悠?皇子连标配的蟒袍都没穿、身边连个人都不跟?这让我上哪儿判断去?

大哥见我愣住了,那嗓门也明显提高了:“不会真的是你吧?这九皇子虽说不受宠,但也好歹是皇子,他可是说了,要是再让他碰见那个人,他一定掐死她!”

我一听这情况,那当然是咬死不承认:“大哥,我是那么凶狠的人吗?我只是比较惊讶,哪家小姐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欺负皇子,当真是女中豪杰啊!”

大哥见我那一脸真诚的模样,便也没有怀疑、毕竟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个“窝里横”,但对外装的可知书达礼、娴静端庄了。

这应该不是我能干出来的事儿。

也因为小时候的这件事、以至于后来的宫宴我都没敢去、九皇子来我们府上时我也“狗”在闺房、一心等待着女大十八变、也盼望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皇上忘了这件事。

这点小事跟诸皇子争夺皇位的惨烈状况一比、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我现在脸也长开了、声音也变了,再见你我也不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4章 灵狐殿

秀女的初选我已经过了,在参加殿选前其实还有最“难”的一关、那便是灵狐殿抽签!

根据瑞清国的传统、初选过后所有秀女都要到灵狐殿进香祈福。

得上签者、必入宫,殿选只是过场。

得中签者、在家等候殿选决定命运。

得下签者、长辈便可自行安排姻缘、不必往宫中送了。

我对这个抽签其实心里挺担忧的,因为灵狐殿的圣女有交代,得下签的不代表命不好、只是单单不适合进宫而已。

我也不知自己是算合适的还是不合适的。

以至于到了参拜当天,我连觉都睡的不踏实、早早便醒了。

外面的天色刚有些蒙蒙亮、月亮还没消失、淡青色的天边却被抹上一层粉红、粉红下的几道金光从朦胧中透出、点染着山山水水。

这个时辰、院里的丫鬟也开始陆陆续续轻声出来、该准备早膳的准备早膳、该烧水的烧水。

乐心轻轻撩开珠帘、想确定我是否还在熟睡。

她也是我的贴身丫鬟、自己的贴身丫鬟一共有四个、除了她和玲雪外还有轻舒、灼青、都是从小就被好好培养着、日后若能入宫、我便要从她们四个里选人带进宫、继续帮衬我。

她见我醒着、表情有些惊讶:“小姐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可是外面的人吵着您了?”

我摇摇头:“没有吵到我,只不过是想着今天要去灵狐殿参拜、有些紧张、所以早早醒了,不如你现在就叫人安排洗漱,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哦对了,昨晚我和二姐说了早饭到母亲那里去用、你一会儿派人在问问我大哥二哥他们去不去。”

乐心依依身、忍不住玩笑道:“好的小姐,我这就吩咐下去,但就怕二少爷赖床、不肯早起那~”

我因乐心的大实话笑出了声、自己这两位哥哥是双胞胎、但长得不一样,性格也是一静一动。

乐心跟外面的侍女的交代清楚后、便叫上轻舒、玲雪、灼青一起进来伺候。

玲雪一直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行完礼便道:“今天是小姐的重要日子、难怪小姐睡不着,不过这样倒是给了我更多时间,我这几天也是日思夜想、终于想出一个特好看的发髻,在配上小姐的绝世容颜、我保证灵狐看了都欢喜!”

轻舒听了打趣道:“小姐,你可听她吹,这玲雪的嘴都快赶上如意街口那个半仙儿、现在竟连灵狐的喜好都通晓了呐~”

玲雪假装嗔怒道:“哼,轻舒姐姐说错了,那个半仙的嘴可没我甜、没我准、还没有说的利索!”

众人开心的调笑了会儿、我内心很享受现在的时光、毕竟日后不管是入宫还是嫁与别人、都指定不如现在这般可以过的轻松自在、无忧无虑。

“好了好了,小姐还要去跟老爷吃饭呐,再不动手,小姐可要白起早了。”

灼青边说着边将牙膏挤在牙刷上递了过来。

我们现在用的牙膏基本是用药材熬出来的、像自己现在用的这个是以龙脑香、乳香、青盐一起捣成粉末、再用熟蜜调成糊。

牙刷是一节檀香木在头部钻了两行孔,系的马尾毛、有些扎不说,还容易掉毛、跟现代牙刷真是比不了。

刷完牙、乐心递上了漱口水、还有小瓷瓮。

轻舒紧接着将拧好的洗脸巾递了过来。

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几个丫鬟一起服侍我更衣。

母亲为我准备的衣裙很是隆重、漂亮、前后还改了三改。

一袭天水红的淡纹金丝凌波裙、裙身中间是一颗淡蓝色的宝石混着银制祥云底的花样、与两条淡黄色的流苏恰到好处的呼应、冲淡了红色的艳丽、不会显得庸俗。

衣服的剪裁也不错、有修饰身形的效果、手臂处的细枝清羽臂钏、更添几分轻盈、灵动之感。

乐心一边帮忙穿戴、一边感叹道:“小姐穿红色真好看,尤其是这庆楠进贡的红纱更是少有、这一袭红裙不知要羡煞多少贵女呐!”

玲雪也连忙附和道:“就是就是、宫里赏的衣料都很衬小姐,先不提会不会羡煞贵女、反正我看浣樱阁的那位是眼热的不得了、昨天我去取茶点路过那里时、我还隐约听见了传出几句抱怨声呐。”

我听此习以为常:“她要是有一天不抱怨了我才觉得奇怪呐。”

实在不是我随意轻信身边丫鬟、不求真相,主要是这种怨怼之话自己从小到大也留神听过很多次。

自己除了两位嫡亲哥哥外、还有两位姐姐、大姐名叫容成安明、二姐名叫容成九嫣。

我们这里嫡庶之分也是很严格的、就连字辈都有区分,像我和我哥哥们从“九”、庶子女从“安。”

母亲在嫁给父亲前有两个通房丫鬟,之前她们得不得宠我不清楚,反正母亲嫁过来后就一直跟父亲琴瑟和鸣,一年也去不了她们房间几次,这还是祖母多次提醒父亲的结果。

但就是那么几次的机会,这其中一个通房就怀孕了,并且仗着自己怀孕就开始嚣张起来,甚至还给母亲下了毒、父亲是不会留下这样一位心肠歹毒的,但本着孩子无辜的心态,便先将她禁足起来,直到生下孩子后才被杖杀,这便是我大姐容成安明的身世。

父亲给她取名为容成安明、意思便是希望她不要像她母亲那样、日后能成为一个光明磊落、明辨是非的女子。

只可惜她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若说这位庶姐心中有怨,自己明白、从小没了母亲嘛,但我不会总因为这个就可怜你、放纵你,你的可怜是你母亲做错事造成的、要怨找她啊!

她成天总本着一家子都“欠”她的心态、我俩的关系自然不会好,只是这位庶姐、死罪不犯、小错不断,嘴还特闲、你总轻罚她不解气不说、传出去还影响自己名声、重罚她吧,人家的错误还达不到那个高度、当真让人无奈。

要是按我的脾气、这种人我绝不会让她活过三集、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个麻烦、日后保不齐整点什么事。

可做人真的不容易,我没那个能力无声无息且保证不被查出的情况下弄死她。

毕竟我总不能因为这个讨厌鬼去蹲牢房、赔上自己的一生,或者让父亲对我失望、不管怎么说,我是他女儿、安明也是他女儿。

而且身为一个“好人”,你就得等着人家想要你的命、然后你‘侥幸’躲过一劫后再去反杀她、才不会被吃瓜群众扣上“草菅人命”“凭什么决定她人生命”的恶人帽子。

不过这点其实只是我为没能力的自己找的安慰借口、命是我自己的、你们敢抱着侥幸心态去赌,我可不敢!

至于我二姐嘛,虽然她从“九”但并不是我父母的亲生女儿。

二姐本是我家族分支中的一位遗孤、母亲见她乖巧听话、模样讨喜便与父亲商量收养了。

我和她关系特别好,前年母亲已将她许了宸阳书院院长的嫡三子、宸阳书院是清城最大最具有盛名的书院、三个儿子还都有官职在身,虽不是什么高官、但这门亲事也绝对可以说是万里挑一的好、二姐同样满意。

要不是去年先帝驾崩、国民不能办喜事,二姐本该去年就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