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神你怎么又黑化了?免费阅读_快穿:男神你怎么又黑化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快穿:男神你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妃弄墨

类型:幻想言情

简介:【纯爱+双男主+无女主+苏爽甜+1V1】
秦歌穿越进各个位面中,为了维护小世界的稳定与和平,必须阻止反派大佬的黑化。
可是,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反派都是……蛇精病?
偏执大佬把他堵在墙角:“撩走我的心,还想逃?”
腹黑小皇帝微笑着掐住他的脖子:“爱卿,想活吗?”
秦歌:“……”
为什么每个世界都画风不对?!

第1章 偏执霍爷的心尖宠1

夜。

纸醉灯迷。

秦歌睁开眼,自己在一间酒吧里。

头疼欲裂,浑身都是酒气。

额头前覆盖着的略长额发之下,一双琉璃色的瞳眸晕染上淡淡的醉意。

耳边突兀地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声音里满满都是不怀好意。

“哟,咱们的小少爷醒了?”

见秦歌醒来,有人挑眉咧嘴笑了,笑容在酒吧昏暗且迷离的灯光中略显恶劣。

秦歌发现自己被人按住手脚在酒几上,袖子被卷了上去,露出一截颜色略显苍白的胳膊。

那人抬了抬下巴,旁边有个黄毛青年手里拿着针管朝秦歌走近,针头在昏暗中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往下一按,透明色的液体在针筒里被推出,针尖飙射出一段水流,莫名的令人不寒而栗。

秦歌下意识地动了动手臂。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反抗之意,下一秒,秦歌被人以更重的力道按住。

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像是纨绔公子做派的青年,抽了口雪茄,将一口白色烟圈吐在秦歌的脸上,这个举动带着羞辱的意味,他却咧嘴一笑,开口道:“小少爷,不要动,这可是好东西,相信你试过之后一定会喜欢的~”

秦歌刚刚穿到这个世界,原主记忆还未来得及承接,可他也不是什么蠢货。

少年心下冷笑一声。

在针尖刺破他手臂的皮肤前,秦歌突然间暴起,三两下将几人给撂倒在地,反手擒住黄毛的手,朝他身上猛然扎了下去,只听得黄毛一声惨叫,“啊——”

原本大摇大摆坐在真皮沙发上面的纨绔,见到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夹在指间的雪茄烫到皮肤,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被吓懵了。

……胆小的兔子也会咬人了?

秦歌冷淡着脸庞,反手抽出黄毛身上的针管,原本笔直冷凉的针尖因为少年的暴戾行为已经变得弯曲,上面还带了丝血迹。

很艳丽,也很危险。

少年摸了摸针尖上面的血,嗤笑了声:“真脏。”

秦歌嫌弃地收回手,然后朝沙发上的纨绔青年逼近,幽幽地冷笑道:“这好东西给你要不要啊?”

纨绔望着快要戳到自己眼球里,只隔着一个手指头距离的针尖,神色惊恐,身体往后缩了缩,咽了口唾沫,心中害怕却还是强装成疾言厉色的样子——

“秦歌,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否则、否则我、我们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秦歌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手起针落,冷着脸将针筒里的透明液体,推进纨绔的血管中。

他道:“乱来?我不过是把你的东西尽数奉还罢了,怎么能叫乱来?”

说罢,秦歌将空空如也的针管拔出来扔到一边,纨绔的脑袋被他踩在脚下,拿脚尖碾了碾,冷淡且漫不经心地道:“以后见到我,要么尊称爸爸,要么……滚远点儿,懂?”

也不知道那针管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那纨绔神志不清了起来,脸上露出飘飘然的表情,秦歌觉得他压根都没有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秦歌脚尖懒懒地踢开纨绔的脑袋,后者脸上神情梦幻如坠云端,面色微微潮红,嘴里迷乱地叫着一个名字:“希白,希白……”

秦歌将卷起袖子捋下来,遮住颜色苍白且过分瘦弱的手臂,他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一边走出酒吧包厢,姿态宛如一位名门世家走出的矜贵公子一般。

因为少年刚刚露出的狠辣一面,没人敢阻拦他离开的脚步。

……江家的这个小结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说话这么利索了?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秦歌走出酒吧后,街道上的风吹散了些许酒意。

这时,他的脑海里响起一道声音:【宿主秦歌是否选择接收记忆?】

秦歌果断地选择了【是】。

秦歌的任务就是穿越到各个位面中,拯救美强惨反派,阻止反派黑化。

这不是秦歌穿越的第一个世界。

所以,秦歌驾轻就熟地承接了关于原主的记忆。

在穿越位面中,他可以将所有的宿主匹配修订成自己原本的姓名。

原主‘秦歌’的身世很是狗血,他原本应该是京城豪门江家的小少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实际上,原主却在一个乡下小镇长大,爹不疼,娘不爱,在无尽地打骂中度过。

当年,江家夫人怀着小儿子的时候,因为是高龄产妇,身体虚弱,被医生诊断要选择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地疗养才行,所以江夫人挺着大肚子去了乡下的某个小镇小住。

彼时,江家主为了江氏集团不能陪同江夫人到乡下养胎,江家几个少爷又在上学念书,只能偶尔在假期抽空去小镇上看望江夫人以及未出世的弟弟。

江家上下都对江夫人这一胎充满了期待与宠爱,早早地定下名字——

叫,江希白。

希望他纯白无暇之意。

谁知,本该在万众瞩目与期待中来到这个世上,受尽江家上下万千宠爱,被取名‘希望’、‘纯白无瑕’之意的、真正的江家小少爷,在出生那一日,就被人给调了包!

两个男孩狗血且恶俗的错位人生,就此展开。

江夫人生产时是突然间发动的,比预产期足足地提前了小半个月,打得人措手不及,江先生与江家几位少爷还未来得及赶到。

那天晚上雷电风雨交加,与江夫人一同被送进医院的,还有一个名叫王秋霞的女人。

十几年前的小镇风景秀美,但是医疗水平却不行,两位产妇同时生产,医生护士全部都手忙脚乱。

人手不够,没有监控的环境下,村妇得知从大城市来的贵夫人同样诞下一个男婴,见那大户人家的泼天富贵,心里起了贪婪与妄念。

那女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是……她的儿子将来也能过上这般荣华富贵的生活就好了!

出门坐车有司机,家里有仆人伺候,住在城堡一样大的房子里,有着花不完的钱……

邪念一起,胆从心边生。

女人那双干瘦枯黄、明显干了半生农活粗活的邪恶之手,伸向了熟睡中的孩子,交换了他们的人生……

【作者的话】:

哈喽,小仙女们,妃妃带着新书又来了!

这次写的是耽美,一个大胆全新的题材,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因为第一次写耽美,没有经验,但是希望小仙女们能够喜欢,多多支持!

你们对本书的喜爱程度,决定这本书的长度,因为写出来的书如果没有人看,没有人评论的话,作者也是很容易失去写作热情的,所以小仙女们请支持它啦,可以评论,留言,看催更小视频,送免费小礼物啦!

最后,么么哒ヽ(*´з`*)ノ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2章 偏执霍爷的心尖宠2

从此,村妇王秋霞的儿子成了豪门少爷,真正的江家小少爷被她带回家充作自己生下的儿子,取名‘秦歌’。

江希白这个豪门假少爷从小体弱多病,江夫人觉得是自己高龄生下了他,生产时还不小心摔了一跤,害得幼子从出生起就被病痛折磨,心里很是愧疚,自小就对他千依百顺,哥哥们也对他万般宠爱。

有一个词叫什么来着——

团宠。

江希白就是江家人的团宠。

哦,不止在江家。

作为这方世界的男主受,江希白拥有万人迷体质,在豪门之中簇拥无数。

今晚这个纨绔,就是觉得原主欺负了江希白,对原主动手想替江希白“报仇”。

因为在江希白十六岁时,被检查出来不是江家的亲生儿子,原主这个真少爷被接回豪门,所有人都觉得江希白受了天大的委屈。

原主的父母说:“希希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我们抚养他这么多年,毕竟有了感情,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所以今后希希依旧住在江家,你跟希希就以兄弟相称,和谐相处,希希从小身体就不太好,你要多让着他。”

原主的哥哥们说:“我们的弟弟永远只有希希一个,警告你,不要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让?

他的父母、哥哥、家庭都让给江希白十几年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没有人听见原主心中的悲凉哀嚎与歇斯底里。

他渴望亲情,渴望有枝可依,却最终发现错过的十几年时光,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弥补回来的。

缺席江家的十几年,他缺失的不仅仅只是亲情和富足的生活,还有身为名门少爷的眼界、见识、礼仪、教养。

原主在江希白的衬托之下,就像是一只误入天鹅群中的丑小鸭,格格不入的他闹了许多笑话,在江希白那些追求者的作梗下洋相百出,谁都知道江家刚找回来的小少爷上不得台面!

这也让原本对他抱有愧疚之情的江家父母,终究是厌烦了他。

最后,原主换肾给身体虚弱的江希白,失血过多死在了手术台上。

也只不过换来一句——

“秦歌这孩子能救希白,也算是迷途知返,做了一回好事,好好安葬了吧。”

谁也想不到,这会是他生身父母说出来的话。

如此凉薄。

就好像……

死的不是他们的亲骨肉似的。

秦歌心头顿时翻涌起一股痛苦与悲愤的戾气,恨不得搅得天翻地覆,让所有人都陪葬。

他知道,这是原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就被秦歌给强行压了下去。

他不是轻易让情绪掌控自己的人。

至于原主的仇恨……

既然借用了人家的躯壳,那就且报着吧。

少年神情淡凉如雪,琉璃瞳眸底闪过一道寒光。

江家。

“希希,等秦歌那个小贱种回来,我一定让他给你跪下赔礼道歉!”

秦歌走进江家大门时,听到一道语气张狂中含着野气的声音。

他眸光微微一冷。

这是原主血缘关系上的二哥,也是时下娱乐圈的当红小生,江野。

江野背靠江家这棵大树,在娱乐圈以脾气火爆、毒舌、耿直出圈。

比如,记者问他,是不是跟某女星在交往,江野对着镜头一扯领带,邪气挑眉,“我江野会看上那个整容脸?”

有人欣赏他的直言直语,认为江野是娱乐圈难得敢于说真话的一股清流。

毒舌怼人也许是很爽快,但,真应该让世人看看江野是用什么样的嘴脸,怎样刻薄且恶毒的言语,骂自己的亲生弟弟的。

江希白的声音响起,如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流缓缓淌入人的心间,“二哥,我不要紧的,小歌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总是对他太凶,毕竟他才是……”

说着,说着,那道声音透出一缕黯然与故作坚强的委屈,勉强一笑:“……真正的江家人。”

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秦歌脑海里闪过这句话,踏步进入江家。

看见江希白黯然失落的脸庞,江野心疼地皱起眉头,从小到大他一向习惯护着这个柔弱的弟弟,不想让他有一丝不开心,江野连忙安慰,“希希,我说过,你才是我们的弟弟,秦歌他算是什么东西,也值得你为他劳神伤心!”

让希白难过的人,罪大恶极!

提及秦歌,江野的语气和神情间写满了明晃晃的厌恶,好像秦歌是什么垃圾。

哪怕对方是他血缘关系上的亲弟弟。

这种厌恶,在见到秦歌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时,更是达到了顶点!

江野猛然站起来,冷笑道:“好啊,你小子竟然还敢回来!”

他大步朝秦歌走过去,浑身充满了气势汹汹的味道。

江野生得高大,几步走到秦歌面前,按照江野的性格,他下一步就会动手把秦歌拎小鸡仔一样拎起来,强行按到江希白面前跪下。

——江野也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那时,原主才回江家不久。

江家父母才跟他说,今后要跟江希白兄弟相称,好好相处,原主这个小可怜昔日在秦家受尽了打压、欺辱、折磨,宛如明珠蒙尘,被磨砺尽了所有的光华,性格变得怯弱、自卑,面对身份高贵的豪门父母,以及态度不善的哥哥们,骤然加入这个家里的他,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

原主也不是没有想过跟江希白和平共处。

一个长期被欺压,自卑怯弱的少年,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就算自己才是真正的江家少爷,在白月光一般美好、皎洁、尊贵的江希白面前,他也是自惭形秽的。

所有人都喜欢江希白,就连原主第一次见到他时,也没法儿讨厌这个人。

可是后来,因为江希白的缘故,他总是陷入各种难堪的,百口莫辩的境地当中去。

比如,江希白曾经一脸愧疚且真诚地拉着他的手说:“小歌,是我不好,占了你的位置,享受了爸爸妈妈和哥哥们的疼爱,现在我把这些都还给你,希望你不要怪我,好吗?”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3章 偏执霍爷的心尖宠3

那时的‘秦歌’简直受宠若惊,他没有想到江希白竟然如此温柔善良。

因为从小尝过太多的苦,见过太多的暗,一点点的善良对他来说都是弥足珍贵,值得珍惜的。

原主那个傻白甜心软又黯然地想,江少爷原来这么善良,难怪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喜欢他,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江少爷吧。

他在江希白如皎月般的温柔与美好之下手足无措,像一只十足的丑小鸭,紧张到说话都结巴,摆手道:“江、江少爷,我、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没有就好,这样我心里就轻松很多了呢。既然说好的要把欠你的都归还给你,就先从房间开始吧。”

江希白微笑着说要将自己的房间让他,原主哪里懂得拒绝?

更哪里看得懂,江希白表面的和善之下,是怎样的高高在上的怜悯、施舍的姿态。

“不,不用了吧。妈、妈妈说给我准备了房间的……”

“用的。这个房间原本就是属于你的啊。”

江希白把自己住了多年的房间让出来,原主拒绝不过,忐忑不安地住了进去。

当晚,‘秦歌’被人从床上猛然揪起,江野把他拖出那个房间,暴戾地冷笑:“这是希希的房间,就凭你也配住这里?”

原主想解释,说是江希白让他住这里的……

可,一张口,紧张之下,他说话就磕磕绊绊起来,令原本就抵触这个亲生弟弟的江野厌恶地皱起眉头,语气恶劣地嘲讽道:“原来还是个死结巴,真令人恶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我江野的弟弟!你连希希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秦歌’脸色一下子变得比鬼还惨白。

而他的大哥江庭,全程冷眼旁观,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任由江野羞辱原主。

直到事情差不多了,他才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道:“好了阿野,我们该去医院看希希了。”

江希白一向身娇体弱,换个房间住,可能是不适应,当晚就发起高热来,进了医院。

所以,江野才会那么生气,江庭才会那么冰冷。

原主愧疚极了,他低下头,“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但,因为江希白生病住院的事情,就连江父江母都对他很冷淡,看向原主的眼神没有了亏欠与愧疚,而是失望与责备,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

“小歌,我不是跟你说过,希希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我们早已经将他看成是自己的亲骨肉,他身体不好,你要多让让他,你怎么能抢他的房间呢?”

他,百口莫辩。

深夜医院的走廊穿堂风吹过,可真冷啊。

从身上凉到心里。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发生过不少。

每一次,江希白都顶着一张纯白善良的面孔,将原主逼迫到那样难堪的境地中去。

后来,他也渐渐地回味过来,或许江希白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无害,只是没人相信他。

这次,也是一样。

江希白的画室不知被谁闯入,他精心画了半个月的画作被泼上了颜料,毁于一旦。

本来,也并不清楚是谁干的。

可,江希白几句话,就让江家上下怀疑到原主的头上!

江希白望着毁掉的画作,咬唇难过地说道:“算了,我再画一幅就是,大哥二哥你们就不要追究是谁干了的,我相信……他也不是故意的。”

虽然没有明说这个‘他’是谁,但话里话外的指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

江家上下都宠着江希白,谁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去毁他的画,唯一有可能做手脚且有动机的人,就只有‘秦歌’了!

原主再一次被污蔑,他解释,没人信他。

大哥江庭态度冷漠的让他给江希白道歉。

没有做过的事情,他凭什么承认?

原主跑了出去,然后遇到了酒吧里那个纨绔。

那纨绔是京城蒋家的二代,家中颇有权势,也是江希白这轮白月光的倾慕对象之一,他听说江家这个找回来的豪门真少爷喜欢欺负江希白,江希白在江家的处境尴尬,早就想打击报复‘秦歌’,这次逮到机会,定然要让‘秦歌’好好吃些苦头。

没想到秦歌来了,那纨绔替心中的白月光出气不成,反倒是被秦歌给教做人。

江野……也不例外。

少年嘴角浮现起一丝冷笑,在江野揪住他的衣领前,一把锢住了江野的手腕,格挡开他的攻势。

江野意外地挑眉,胆小怯懦的少年一向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大声说,江野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他,从没想过对方有一天竟然敢还手,江野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怒火也越发高涨,“好啊,你现在还敢还手了!”

今天他非得好好的揍这个贱种一顿不可,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江野心想。

秦歌冷着脸。

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下一秒,只听一道宛如骨骼被折断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响起。

江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片,手腕与手掌形成不正常的弧度,脸上写满了痛意、震惊、不可置信——

秦歌他竟然生生的折断了他的手!!!

他怎么……

他怎么敢?!!!

江野充满震惊与痛恨的眼神看向秦歌,后者目光幽远,神色如冰雪般淡然,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少年俯视着蝼蚁一般,没有半点儿惊慌或者后悔,仿佛在上一刻面无表情又冰冷决绝的折断他手的人,不是他一样……

江野又惊又痛。

他不愿意在人前示弱,特别是在自己一向都瞧不起的秦歌面前示弱,所以方才强忍着硬是没有叫出声来,但是,一开口却无可避免地泄露出几丝隐忍着疼痛的声音,语气却是恶意森森的:“贱种,你是失心疯了吗?竟然敢对我动手!”

秦歌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下自己并未被江野碰到的衣领,悠悠地道:“我不喜欢有人对我随随便便的动手动脚。”

上一个敢这样冒犯他的人,现在还在酒吧里‘躺尸’呢。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4章 偏执霍爷的心尖宠4

闻言,江野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仰头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

任谁听见一个从前打不还手骂不还手的人说,他不喜欢别人对他动手动脚的第一反应,大概都是觉得可笑吧。

毕竟原主可是他想怎么欺辱,就怎么欺辱的人呢。

“行啊,你小子出去一趟,胆子倒是大了不少。亏希希还帮你说话,说他的画不是你毁的,你没有这个胆子,我现在看你胆子大得很!”

嘲讽地笑完,江野一使劲把脱臼的手腕给校正了回去,疼痛让他裂开唇角,舔了舔唇瓣,邪气地一笑,“不过,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江野这神态、笑容、还有轻佻口吻说出来的话,即便是替换到霸总文里,也完全没有违和感。

旋即,江野笑容倏然一收,身材挺拔高大的他,站在秦歌面前气势十足,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狰笑,“好啊!你不是不喜欢别人对你动手动脚吗?我今天还偏对你动手动脚了!我就算是今天把你揍一顿,你又能说什么,你又敢说什么呢!”

江野从头到脚都透着碾压秦歌的自信和傲慢。

在江野看来,秦歌刚刚能折断他的手,完全是靠着他对他没有防备,掉以轻心的情况下,偷袭成功的。

他不认为秦歌真的有什么本事。

若是真有本事,这个小贱种也不可能在他面前唯唯诺诺这么久,见到他就跟那老鼠见了猫似的害怕了。

又有谁会想得到,此秦歌已非彼秦歌了呢?

秦歌目光清冷地看着一无所知的江野。

——找死!

“二哥,你不要这样,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够坐下来好好说呢……”江希白之所以被称作白月光,完全是因为他温柔、纯白、善良,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少不得站出来劝一劝。

只是,这劝说之中有几分真情有几分假意,能不能劝得动,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江希白以为二哥江野是必赢的,秦歌什么德性他一清二楚,每次嘴上说得委委屈屈,不照样要向他低头么?

可是——

他看到了什么?!

江希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二哥被那纤细单薄的少年摁在地上揍了一顿!

不是那种你来我往、拳脚相交的较量,而是单方面的——

碾压!

只见秦歌不知怎么动作的,在江野打算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拎起来前,反手给江野一个过肩摔,然后拎起拳头砸在江野脸上,拳拳到肉!

“秦歌你个小贱种竟然敢打我……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嗷……打人至少……嗷……别打脸啊!”

一开始,江野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但,秦歌又岂是任他欺负辱骂的人?

骂他?

不服?

一个字,就是揍。

打得他疼!

揍到他服!

身为大明星的江野,最宝贝的就是他那张脸,秦歌就专挑他脸上下手。

一拳下去,嘴角青了。

再一拳下去,眼眶黑了。

又一拳下去,凑成一双熊猫眼。

江野想反抗的,束手挨打根本不是他江二少的风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儿使不上来劲,只能被秦歌摁在地上摩擦。

偏生从前在他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少年,眼下拎着拳头,漠然着眸色,脸上的线条冰冷锋利到极点,见了血都不曾让他有丝毫动容,令人忍不住怀疑——

秦歌想把他打死。

江野也不是铁打的身体,被秦歌往脸上招呼了好几拳后,揍得他满面桃花开后,嘴上由一开始的倔强骂脏,逐渐的变成打人别打脸……

毕竟,江野可是靠那张脸吃饭,在娱乐圈里横行霸道的。

但,秦歌会手下留情吗?

答案是——

并不。

他下手,必定是揍得江野满面桃花开。

最后,还是江希白看见眼前的局势失控,惊声叫了起来:“啊,二哥,你没事吧?”

毕竟是法治社会,打死或者打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秦歌巧妙地控制着力道,保持着让江野结结实实切身体会到疼痛,却不会伤筋动骨的地步。

待秦歌都快要收手的时候,江希白才扑上来,以身体挡护着江野,仰头一张白皙的面孔染上愤怒的粉色,指控秦歌——

“小歌,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对二哥动手?”

秦歌刚刚跟江野交手……哦,应该说他单方面殴打江野,因为也是拎着自己的拳头,疼在江野身上,他自己骨节也破了些皮,秦歌甩了甩略微发疼的手,漫不经心地想道:

‘这具身体到底还是太过虚弱了,否则揍一个江野何需费他这么大的力气。’

江希白指责完秦歌,又焦急地去看江野,“二哥,你没事吧,疼不疼……”

江野哪里舍得眼睁睁见江希白着急?

哪怕疼得龇牙咧嘴,江野嘴上还是依旧说着:“嘶……希希你别担心,我没事。”

江希白拿手触碰江野脸上五颜六色的伤口,流露出心疼不已的神色,还掺杂着一丝气愤,“小歌下手也太重了……”

秦歌眼神冷冷淡淡地望过去,姿态颇为居高临下地看着江希白与江野两人,掀开唇,凉凉一笑,莫名的就有一种危险的味道:“瞎bb什么,你是不是也想挨打?”

江希白:“……”

顿时闭上了嘴巴。

刚才秦歌怎么揍江野的,他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江野皮糙肉厚,抗揍,他可不行!

他一向体弱,恐怕在秦歌手下连一拳都受不了!

而且江希白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秦歌可不会对他心慈手软。

江希白审时度势,心中生出了几丝忌惮,可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赌。

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因为他即便是害怕自己受伤才选择安静如鸡,面上也能流露出一百二十分的委屈。

一两次的教训不足以令江野印象深刻到,觉得他记忆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秦歌,是如今他招惹不起的人。

至少一看见江希白被秦歌‘威胁’的时候,江野第一个跳出来:“秦歌,你揍我就算了,你还敢欺负希希,信不信我——”

“你怎么?”秦歌轻慢地一笑,“江野,你跟他倒是兄弟情深,不过……怎么没见你挨打的时候,他出来替你受着?”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