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魁拔开始免费阅读_诸天从魁拔开始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诸天从魁拔开始

作者:冰调悦

类型:游戏动漫

简介:这是一个从魁拔开始的诸天故事(魁拔是主世界)。
已定世界:超神学院(雄兵连)——灵魂摆渡——盗墓宇宙——成龙历险记——魔幻手机(顺序可能会变,但是一定会去)………
诸天万界之中,传闻有一帝者,万界宾服,四方诸界,无一不拜!而他的故事,从元泱境界开始。

第1章 迟到的金手指

自绿叶港吹来的微风在窗边盘旋,轻轻拂过少年的面庞,挑起了一抹青绿色的发丝。

少年从椅子上轻轻站起,收拢了身后的长发,听着外头的欢声笑语,放下了手中的树心笔,伸了一个懒腰。

书桌之上,一张白色的纸张被风儿吹开,标头上书:魁拔历,1016……

“离未阳,我就知道你躲在这里!”

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从外头飘了进来,还没有等少年反应。

只听“咣当”一声,有着几十年历史的朴树木门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儿踏着轻快的步子闯了进来,一头扎在了离未阳的腰上。

“诶呦,不行了,不行了,要死要死!”

离未阳捂着自己的腰子,一脸痛苦的弯下了腰,面色潮红,仿佛受到了什么致命打击。

那女孩看了一眼这个家伙,理也不理,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双目绽放光芒。

“要不要我给阳哥哥修理一下啊?”

离未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小女孩,无奈得笑了笑,摊了摊手:“小衣,你又要干嘛啊!”

“怎么,刚刚不是腰疼么?我算算啊,你这几天腿疼,腰疼,还有脖子疼,还有……”

看着眼前的女孩一本正经扳着指头数着,离未阳以手扶额,一脸的愁容。

“好了好了,我知道,直说吧,你又想要干嘛?”

离未阳摆了摆手,看着女孩,生无可恋的说道。

“嘻嘻,没多大事儿,王子殿下,国王陛下的寿辰就在明天,你确定不准备准备?”

小衣毫不文雅得坐在了一旁,看着边上的离未阳,笑意盈盈。

“寿辰?”

离未阳反问一句,作为神圣树国的皇子,辉妖一族的继承人之一,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消息。

“小衣,你是从哪里知道的,不会是王后告诉你的吧?”

离未阳摇了摇头,不顾女孩的反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名为“小衣”的女孩是树国谢都城城主槐荀的女儿,而当今的树国王后乃是槐荀的妹妹。

“嘻嘻,真聪明!”女孩一脸的笑容,拉着离未阳就往外走:“那就走吧,今天是朴树节,好多好玩儿的,万一运气好还能碰上天神大人呢!”

“好好好,别拽我了,衣服都扯皱了……诶!我纹耀还没有带呢!”

离未阳,如今树国国王陛下的第三子,也是众多皇子之中最为隐秘的一个。

十八年来,从来没有踏出都城一步,每天就在房间之中捣鼓一些东西,就连国王陛下都感叹应该把他送到基斯卡人那里学习科技。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体内有着一个两世为人的异界灵魂,前世名为卫阳的他在一次通宵之后来到了这个世界。

庞大的记忆被幼小的身体封存,在十六岁的时候才完全回想起了前世。

这才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一个名为“魁拔”的世界。

前世作为一个国漫迷,这个世界也是了解过的,虽然不可能说精通,但是也知道神圣联盟以及树国龙国什么的,当然最为吸引他的还是花里胡哨的脉术,脉门什么的。

这个世界是脉术的世界,十二脉门的力量在整个世界内通行。而不巧,如今的离未阳正是个四脉修行者。

脑海之中的一个古朴石台,就是害他穿越的罪魁祸首,但是从他记事以来,这个石台就没有发出过任何的响动。

没有任何异样,经过十八年的探索,无论什么方式离未阳都试了,但是那石台就是在那里,无比高冷,一个反应都没有。

“好热闹啊!离未阳,你看,是兽国的妖侠,啧啧,长的真可怕!”

“这家的叶包饭一点儿也不好吃,还敢卖这么贵!”

“快看,快看!龙国的骑士团诶!”

身旁女孩的喋喋不休将离未阳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给父亲物色礼物?”

离未阳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小衣。

小衣低下头,戳了戳自己的衣角,瞬间泪眼婆娑,晶莹在眼眶中打转,喃喃道:“人家看你十多天没有出门了,带你出来玩玩儿放松一下嘛……”

“好了好了,不怪你,走吧,喜欢什么,哥哥给你买!”

作为两世处男的离未阳,对付小女孩的方法几乎为零,立马败下阵来。

“嘻嘻,走喽!”

槐衣蹦蹦跳跳得走开,让人不禁怀疑刚刚那个泪眼朦胧的究竟是不是她。

离未阳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但是又想到了日前的消息,笑容逐渐凝固。

树国米拉都,作为大陆有史以来最为安全的一座城池,自然是繁花似锦,人声鼎沸。

明日是一年一度的朴树节,也是辉妖一族祭祀朴心女神的时刻,米拉城中正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刻。

而今年则更加的与众不同,因为明天也是他们伟大的国王离离查七十岁寿辰。

离未阳站在槐衣的身边,警惕得打量着四周,不怪他大惊小怪,实在是现在各地都是风声鹤唳,每一位妖侠都知道那个东西已经回来了。

“你看,这个面具如何,龙国的半遮面,上面画着长梦之河,这边儿还有龙国幽龙潭的认证呢!”

槐衣转过头来看着离未阳,娇小的面庞之上覆盖着一个相对于她来说硕大的面具,虽然是半面,依旧将她遮了一个严严实实。

“噗呲!”离未阳没忍住笑了出来,换来了一个白眼。

槐衣生气得将面具盖在了他的脸上,气呼呼的走到了一边儿。

离未阳正要上前安慰,就在此刻,只听不远处一阵喧闹,一架马车自远处横冲直撞过来。

这是距离王室不远的街道,竟然有人胆敢纵马驰骋?

离未阳瞬间将槐衣抱在了怀中,“当!”脉门一开,衣袍之下的青绿色纹耀一震,气流在两人四周化作坚固的屏障。

马车与两人擦肩而过,离未阳轻轻瞥了一眼驾车之人,只见那人披着斗篷,一双标志性的兽耳映入眼帘,黑发飞扬。

“兽国人?”他的眉头一皱,还没有来的及多想。

只觉脑海之中一阵轰鸣,十八年来未曾动过一下的石台绽放了夺目光芒,在离未阳脑海之中的不可知之地稳稳生根。

一道道庞大的信息洪流直接冲进了他的脑海之中,饶是他两世为人也撑不住这一下,当即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耳边只剩下槐衣的一声惊呼:“阳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2章 诸天?诸天

意识感觉到了无比的沉重,虽然这么说不准确,一个虚幻的意识怎么会有沉重这样的实体感受?

但是离未阳却是真真切切享受了一把这样的感觉,一言难尽……

想要抬起手来揉一揉发疼的眉心,却不料惊动了床边的人儿。

“你醒了?”

努力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卡姿兰……咳咳,灵气氤氲的双目,正是槐衣。

“我睡了多久。”

离未阳揉了揉脑袋,看着女孩,轻声问道。

环顾四周,是自己熟悉的阁楼,甚至书桌之上自己走之前写的文字还没有合上。

“没多久,大概是两个自然时。”

这个世界的时间规划被天神划定,同前世的小时差不多。

离未阳点了点头,朝着窗外看去,此刻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映照在绿叶港外头的浅海之上,画出一幅优美的图景。

海鸥伴随着粼妖少女的歌声翩翩起舞,让离未阳的思绪也不由得放松下来。

石台传输的信息已经全部接收,其中并未说明它的来历,只是阐明了他的作用。

首先一点,离未阳这么多年来实在是冤枉人家了,这个东西是要依靠接触世界主角,获取气运以夺取世界原力的方式来进行激活的。

然而不巧的是可能是受到了自己的影响,这一世的他也不喜欢到处乱跑,这样一个万年死宅,怎么可能接触到什么世界主角。

要不是昨天晚上他见到的那个赶车的兽国人身上有着浓厚的气运,这个石台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复苏。

而且这石台现在虽然复苏了,但是功能还没有激活。它有且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带着宿主破开诸天世界壁障,穿梭诸天万界。

听起来吊炸天有木有?但是很可惜,气运不够,没有世界原力的帮忙,靠什么穿梭世界?

所以说,这个石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废物,emmm,但是离未阳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金手指终于到账了,虽然目前还没有氪金激活,但是总算放下了心头一个大石。

前世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是也是看过一些诸天文的,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感觉挺奇妙的。

收拾了一下这些乱七八糟的情感,离未阳这才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脑海之中的压迫感已经消失,此刻却是如同甩了一座大山一般轻松。

“对不起,阳哥哥,我不该带你出去的,这样你也不会……”

一旁的槐衣全程搞不清楚情况,只知道是因为自己才导致的离未阳晕倒,此刻也是满心自责。

离未阳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了笑,白皙的面容之上绽放了爽朗的笑容,“乖,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安慰了槐衣,离未阳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袍,看着镜子之中俊秀清逸的少年,随意得将脑后的长发绑了一个发带。

“你要去哪里啊,不休息一下?”一旁的槐衣发问,显然刚刚让这个孩子受到了点儿惊吓。

“没事儿,哥哥去王宫一会儿,你先回去。”

看着面前的女孩,离未阳笑着朝着她点了点头,随手将腰间的纹耀扶正,大跨步走出了门外。

“迷麟?还是狼勇?”

他走在路上,脑海之中的思绪翻飞,一份日前的情报浮现在眼前,嘴角不自觉露出微笑。

“殿下,还请上马。”

接过缰绳,离未阳朝着那人点了点头,随口问了一句:“国王陛下如今在干什么?”

“回禀殿下,听闻谢都城主槐荀入了米拉都城,陛下想必正在同各大长老在大殿招待。”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离未阳挥了挥手,那人隐没在黑暗之中缓缓退下。

“山雨欲来啊!”

谢都城已经被那位魁拔大人的灵山军攻占了,那位槐旬大人的念头他可是清楚的很,如今来到米拉都,估计就要掀起一场波澜了。

离未阳看着海上的夕阳,骑着骏马,披着金色的阳光朝着宫殿而去。

与此同时,巨大的朴树之下,一座洋溢着自然气息的宫殿之中,空旷的大殿之上,神圣树国的国王离离查接见谢都城主槐荀。

但是很显然国王陛下并没有想到,槐荀的身后多出来一个人。

“不得不佩服你的胆识,将军阁下!”

看着那人,国王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并没有过激反应。

槐荀走上前来,看着自然王座之上的树国王者,轻声说道:“陛下,我想我别无选择。”

离离查眼神微眯,点了点头,绿色的长发在耳边收拢,树国辉妖一族是除了龙国人之外最像天神的种族。

他们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对于自然万物有着自己的理解,国王离离查更是如此。

“国王陛下,我想我们都知道,灵山军只是想要去往龙国,我们只要一条没有任何阻拦的道路。”

此人正是灵山军的将军狼勇,狼将军的话语在大殿之中响起,国王和槐荀皆若有所思。

“哦?是么?”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自大殿之外传来,正是匆匆赶到的离未阳。

得益于树国的特殊政治制度以及对于自然制度的渴望,王室乃至大殿之中并不设防,为的就是让每一位有纹耀的树国人提出建议。

是以虽然国王特别下了命令,但是对于身为辉妖一族继承人之一的离未阳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

“未阳?”

“离未阳?”

两声不同的话语,但是其中都有着疑惑不解。

“树国的防御竟然脆弱到了这样的地步?”

出声的兽国人看着走进来的离未阳,面露嘲讽之色。

国王也是有些疑惑,今日是大节,别说各位城主了,就是王宫之中其他人都跑去玩乐了(这也是树国的优良传统),那么离未阳为何会来?

“这位便是狼将军?久仰大名!”离未阳并没有在意狼将军的嘲讽,只是朝着上面的父亲和一旁的槐荀点了点头以后才开口。

“阁下是……”

兽国人具有任侠气质,狼将军也不例外,看着离未阳如此客气,也不好发作。

“在下,神圣树国米拉都将纹耀,离未阳!”

对面的狼将军眉头一皱,看着面前这个小子,但还是左拳捶胸:“灵山第一派遣军军士长官,狼勇!”

“狼将军可是存了要从我树国借道的想法?”

离未阳看着眼前的狼勇,此话一出那主位之上的离离查便看着自己的儿子,眉头一皱。

狼勇也是光棍,直接点头:“不错,正是此意!”

“绝无可能,阁下可是神圣联军的敌人。”离离查当即拒绝,这是树国国王的立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3章 穿越还带延迟的?

“哦?那么就没得谈了。”

狼勇看着眼前的小子,计划出现了变故,而这些变故就在这个离未阳的身上。

离未阳倒是一脸的淡然,实则心中早就乐开了,你道是为何?

原来从进入大殿开始,他脑海某处的石台便不断的释放着信息,冥冥之中离未阳能够明白,这是吸收气运中的意思。

看来这个狼将军还真是自己的福星,作为原本历史轨迹之中魁拔军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他身上的气运简直是充盈的不像话。难不成这就是原因?

“诶,狼将军,不继续谈下去?”

一旁的槐荀显然有些着急,朝着正要离开的狼将军问道。

狼勇瞥了一眼老神在在的离未阳,摇了摇头,本来有着八成的把握,现在这个小子的插足……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摇了摇头,大跨步走出了大殿之外,槐荀跟着追了出去。

“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

目送着狼将军远去,离离查站起身来看着大殿之上的离未阳。

“拒绝了灵山军。”

离未阳说着,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话:“拒绝了爪云王子!”

离离查的瞳孔一缩,深吸一口气,几个月前,狼勇率领灵山军劫持了默拓人的商船,攻取了谢都。

为了不在树国境内爆发战火,离离查同意了谢都城主槐荀的和平建议,反正以树国的财力养一只灵山军不成问题。

究其原因还真不是因为树国软弱,而是因为灵山军背后有着一个人——龙国人,玛朵布莎~爪云。

这个名字或者说这个人被整个灵山军奉若神明,爪云王子又是神圣联盟盟主玛朵布莎~白的兄弟,这样的感情……很复杂。

但是离未阳清楚得知道这其中还有许多世人不知道的隐情,比如,爪云收养了一个孩子,一个注定成为“魁拔”的孩子!

魁拔,每隔三百三十三年就会出现的异常生命,被天界的天神视为灾难,每一次出现都会受到严厉的打击!

而不巧的是,据离未阳前世的记忆来看,这支灵山军的队伍之中,那个名为迷麟的青年,恐怕就是第四代魁拔!

当然这些话也只能在心中想想,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树国将会因为你们燃起战火。”另一边,槐荀气势汹汹得回来,看着面前的父子二人,没好气得说着。

“不,爪云不会。”

离离查闭上了双眸,若是刚刚离未阳未曾进来,狼将军再表现的强硬一点儿,或许自己会半推半就得答应吧!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槐荀一挥袖袍,丝毫没有礼仪的走出了大殿。

离未阳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立在大殿中央,看着面前的父亲。

“退下吧,朴树之心告诉我,或许这才是世界的意志!”

离离查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只有他知道龙国的那位盟主大人对于爪云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理。

这个时候,我们的离未阳心中松了一口气,却是已经顾不上探究其他,因为他脑海之中的那枚石台已经完全绽放了华光。

“破坏了重要的剧情节点?”

以石台传送过来的信息翻译出来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看来自己刚刚的猜测是错误的,同狼勇没什么关系。

以离未阳为数不多的魁拔知识并不知道刚刚是什么重要的剧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了解了这石台的运行机制。

“果然是以介入剧情线为主,可是问题是我特喵的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剧情啊!”

离未阳仿佛看到了无数的世界原力在跟自己失之交臂。

走在大道之上,垂下的朴树枝条绽放了光芒,充当一种如同路灯的存在。

这是依靠朴树内部的脉频震动而开发出来的脉术,普天之下估计也只有树国米拉都有这样的手笔。

收回纷乱的思绪,离未阳深吸一口气,继续探查着脑海之中的金手指……石台,却发现此刻的它正在微微释放着一些光芒。

离未阳能够理解意思,大概就是“能量充足”之类的。

可是……这到底怎么才能激发他的功效呢?

研究了许久都没有研究出一个正确的结果来,脑海之中想过“穿越”二字,没用!

也曾经猥琐得喊了一些羞耻的咒语,依旧没有什么卵用,离未阳也只好先行按下不表,径直往家中走去。

说实话,树国境内,其实王室同普通居民的生活差不太多,他这个王子当的也就比如同树国人多得到一份尊敬,仅此而已。

至于偌大的树屋……抱歉,树国的朴树很多,想要自己开辟一个就可以,而且树国也没有仆人这么一说,雇佣人家是要花钱的。

所以王室宫中的那些辉妖每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离未阳很明智得将佣人全部遣散了。

只留下了……

“殿下!我等阻拦不住,还请责罚!”

离未阳嘴角抽了抽,看着自家几十年历史的朴树大门,这特么是哪个杀千刀的!

幽涟,别看名字像个雌性,可是妥妥的一只公雾妖,还有另一个,一个基斯卡人,平时离未阳的小助手,至于作用……

“舅舅,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未免不太合适吧?”

看着公然坐在自家凳子上怀抱小萝莉的大叔,离未阳总感觉自己脑海之中的哪一根弦崩碎了。

“哼!”槐荀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放了下来,站在了离未阳的面前。

“你小子,整天拐我家衣儿,安的什么坏心思,我辉妖一族的面目都被你给丢尽了!”

离未阳翻着白眼看着眼前这个老不羞,也没有心思跟他继续说下去,左侧脉门一开。

只听“当”的一声,对方脚下的地板突然下沉,一双铁手直接抓住了槐荀,将他带出了门外。

“小子,这什么鬼东西,放老夫下来……来……”

“啧啧,这回音有点儿远啊!”离未阳啧啧称奇,转头看着槐衣,却见对方满头黑线,朝着他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追着已经被扔飞的父亲出门去。

“呼,总算打发走了,基斯卡人的风暴二号还挺管用。”

离未阳摇头晃脑一阵,随手从一边儿的书架上拿过一个腕表模样的东西,这可是他宅在家里十几年的集大成之作!

基斯卡人可是魁拔世界最为拥有智慧的种族,他们的机关术巧夺天工,刚刚将槐旬父女带出去的就是他给自己房间设下的机关,只有他手中的风暴腕表能够控制。

正当他暗自得意之时,只觉脑海之中闪过一条信息,宛若被卡住喉咙的鱼儿一般,瞬间面色潮红。

“我靠!穿越还带延迟的,我要投诉……”

话没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房间之中重新恢复了安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4章 宇宙正义秩序基本法

“我去,头疼啊!”

要说这石台的穿梭功能还真的不是盖的,只是一转眼离未阳已经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面。

四周堆满了黑色的垃圾袋,以及绿皮垃圾桶。

而且,看着四周熟悉的……垃圾包装,以及包装纸上熟悉的文字,离未阳的心头也不免泛起了一丝激动。

不顾自己脑后被敲了闷棍一般的阵阵疼痛,跌跌撞撞得走出了小巷子,看着街边一个个老旧的招牌,过时的霓虹灯光打在脸上。

此刻,日光渐没,城市正在绽放着它黑夜的魅力。

离未阳走在街上,这个疑似老城区的地方行人不少,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若是你傍晚走在街上,有一个身披绸缎,头顶绿色长发,俊秀非凡的男子走在一旁,你也会多多关注。

至于什么报警之类的就不用说了,要知道这年头什么人没有,别说就离未阳这样的,半夜扮鬼出来的都有。

作为一个天河市民,他们表示都是小意思,少见多怪,前几天天上还开了一个大菊花洞呢,也没见其他什么事情发生。

而此刻,离未阳显然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毕竟自己这一身在这里也算是奇装异服了。

在没有搞清楚世界信息之前,还是不要引人注目的好。

况且这里一看就是类似于自己原来世界的信息社会,万一被哪个蹲在摄像头后面的大佬注意到,那自己的生命安全可就要操控于他手了。

毕竟现在的他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现代热武器的地步,总之还是先苟着吧!

心中想着,摸了摸自己手上的腕环,松了一口气,不理会一旁街上之人的偷拍和惊叹,目不转睛得朝着前方走去。

时不时还朝着一旁大惊小怪的妹纸们露出一个微笑,以他如今辉妖的面孔,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差点儿没让一旁的几个妹纸当场心梗,可惜啊!现在轮到他心头一紧了。

原本是被昏暗的夜色和楼宇阻挡了视线,如今走到了一处街口,天空之中一个巨大的……菊花映入眼帘。

这要是还不知道是哪个世界,前世就妄为国漫迷了。

超神学院,或者说《雄兵连》系列,一个比之他穿越的魁拔世界更加可怕的地方。

这里随便拉出一个地球炎黄子孙都保不齐有什么神河血脉,玩个卵子?

这是一个有着天使魔鬼,有着死神和终极恐惧的世界,这是一个触及到了宇宙真实和世界壁障的世界,就他这种小虾米……

呵呵,搞风搞雨?洗洗睡吧!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起码他不用担心如何融入这个世界了。

离未阳松了一口气,对着一旁路灯之上的监视器一笑,周身一震。

“当!”四个脉门齐开,闪烁着蓝色光辉,将四周的地板震裂!

周围的人群看着离未阳,愣了那么一瞬,随后……

“我去,外星人?”

“这么帅的小哥哥,难不成他就是我异界版的白马王子?”

“快快快,拍视频!”

“拍你个头啊,先报警啊?”

好像其中混进了什么奇怪的话……

一阵嘈杂之后,看着自己四周围得更紧的人群,离未阳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但是这样的造成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一会儿,熟悉的警笛声出现。

“还请这位朋友跟我们走一趟。”

来人是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长着一张不怒自威的脸。

“我的荣幸!”

朝着对方行了一个魁拔世界辉妖族的礼节,对着身后的众多友好市民点了点头,这才坐上了上辈子从来没有坐过的车。

半个小时之后,离未阳坐在一间独立的小办公室内,喝着送过来的茶水,不错,味道醇香,即便他不懂也知道是好茶。

“吱呀!”

开门声响起,随着皮鞋打在地上的敲击声越来越近,离未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转头看着来人。

一副充满正气的国字脸庞,双目炯炯有神,目视着眼前的少年,离未阳轻轻一笑,随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显然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来人抖了抖身上的衣服,行走之间皆有法度,一言一行之间莫不透露出军人风采。

离未阳不露痕迹得看了看他肩膀上的两颗星星,以及耳旁不易察觉的耳麦,直接开口问道。

“这位将军,我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呢?”

此人正是雄兵连的灵魂人物,虽然名字离未阳早就不记得,但是这标志性的样貌还是有点儿印象的。

“阁下不应该先说说来这赤乌恒星系所为何事?”

杜卡奥看着眼前的少年,对方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暗能量波动。

但是宇宙之大,扮猪吃老虎的事情多了去了,谁知道对方是不是一个能够骗过他暗能量观测的老怪物。

自从当年那件事情之后,他已经谨慎了许多,冲动的后果他尝过,就绝对不会再尝试第二次。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我说我是一不小心被黑洞吸过来的,阁下相信么?”

离未阳貌似有恃无恐,轻轻一笑对着眼前的杜卡奥说到。

“黑洞?”杜卡奥皱了皱眉,耳麦之中传来了一声加密的声音,离未阳眉头一皱,他听不懂。

“黑洞在宇宙中随机爆发并扭曲空间造成生物偏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行性,但是,阁下的态度让我不得不怀疑事情的准确性。”

杜卡奥的话语如同机械一般冷冷的,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得谈了,既然我们都无法取信对方,你会如何做呢?”

离未阳看着杜卡奥,他在赌,人类永远是一个黑暗和光明并存的种族,就算对方并不是单纯的人类,也不能免俗。

而且,有着超神学院在手的对方,显然是对压制自己有着十足的把握,这样的话,不把自己的目的挖出来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嗯!既然如此,那么我的答案就是,阁下擅自闯入我方领土,违反了宇宙正义秩序基本法,我方有权以偷渡罪名对你实施拘禁。”

说完,杜卡奥看着离未阳:“实施者,赤乌恒星系华夏超神计划总负责人,杜卡奥!”

话音刚落,离未阳只觉脖子上一麻,强大的睡意席卷而来,对面的杜卡奥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