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道而来免费阅读_应道而来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应道而来

作者:大盗贼

类型:玄幻

简介:从虚假走向真实,在厮杀中崛起。
先天战后天,天才与平凡的较量,行走在生死之间不断打碎枷锁,千万条道如繁星般璀璨,众生不自负。

第1章 地牢中的小铁匠

“三十六号?

三十六号?!

死了吗!

没死就出个声!”

在幽暗狭小的牢房里,衣衫褴褛的少年蹲坐在角落,背靠漆黑的土墙,一双清澈的眸子从杂乱无章的发梢缝隙,向外面那透过地表照射进地牢的一束阳光看去……久久无声。

“你哑巴啦?!”

向他走来的高瘦的看守恼火,一脚踹在了铁栅栏上发出闷响,一个满脸横肉的同伴闻声而来。

“算了别理他了,这可是一颗‘好苗子’要是惹的小王爷不高兴,可有你好果子吃的。”

胖看守看了里面一眼,眼神里有些谨慎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为了活抓他,可是折了几个好手,也不知这小子是从哪儿蹦出来的怪胎,扎手的很。”

“是吗?”

高瘦看守将信将疑,收敛了气息坐到一边,与胖看守喝起酒,渐渐有说有笑。

他轻蔑的眼神时不时会瞥过来……

少年随意抓开糟乱的头发,露出笑靥,咧嘴龇牙。

他叫向天笑,出世便记事。

他清楚的记得,满月当天,族长被斩于大堂之上,敌人铺天盖地的出现,族人横死,无数的血流在一起汇聚成河,一群背生羽翼的人从尸体上踏过……

爷爷舍命救出了他,死前将他抛下碧落河,在下游命不该绝的他被赶路的老铁匠抱起……

哐当!

地下监牢入口,厚实的铁门被两个壮汉推开,重重的碰撞声瞬间将角落里的少年从回忆中拉回。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他抬起头向前看去。

“我说你们来的时候就不能动静小点吗?”高瘦看守埋怨道。

两位身着铁甲的将士同时一笑,一手搭在腰间剑柄之上,一手压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

“不好意思了,我们兄弟俩有些心急,毕竟小王爷那边最耽误不得了。”

胖看守一脸憨笑表示理解,还说着辛苦了之类的奉承话,请他们坐下喝酒。

皮肤黝黑的少年与向天笑似乎差不多年岁,他这才多看了两眼。

瘦看守夺了少年随身携带的柴刀,在地牢中扫视了一眼,看到向天笑时毫不掩饰的冷冷一笑。

咔!

打开铁门用力将新来的少年推了个狗啃泥,正好趴在向天笑的脚边。

“还好吗?”

向天笑歪着脑袋笑问。

皮肤黝黑的少年抬起脸,十分平淡,不慌张。

见对方情绪稳定,向天笑又进一步问道:“犯事了?”

对方点了点头,他原来会说话。

“上山砍柴时赶上小王爷打猎,说我在哪儿会惊扰到他的猎物。”

向天笑会心一笑。

“你呢?”

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反过来问自己,向天笑愣了一下,旋即随口一说:“我是打铁的,和你差不多,惊扰到那家伙喝茶了。”

他嘴角微微翘起对口中的那个他毫无敬畏。

“认识一下,向天笑,打铁的。”

皮肤黝黑的少年,脸上的表情有了丝丝变化,不熟练的假笑道:“王莽,砍柴的。”

这一点两人倒是相似,都是微不足道的人物。

“胸膛露出来我看看。”向天笑带着调戏口吻说道。

在这地牢中的每个人胸膛上都被烙下了一个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号。

“九九?已经这么多了吗?”

说话时,向天笑顺势扫视了左右两边,牢房不过三十多间,编号却已近百,看来近期死的人有点多了。

向天笑自己拨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胸膛,上面烙印着三六的字样。

王莽脸色动容。

这编号比他靠前许多。

看见他身上破烂的布条上还残留着一些血迹,王莽不动声色,他想象不到眼前这个笑容随和的同龄人经历过什么样的战斗。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王莽的突然一问,令向天笑噗呲一笑,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了他:

“干掉从对面出来的,不就活下来了吗,在‘死亡斗兽场’里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问吗?”

两个少年谈话期间地面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死亡斗兽场。

人与兽厮杀之地,达官显贵执跨子弟的娱乐场所,血与笑共存的人间炼狱。

原始开阔的圆形竞技场上面悬浮了一座岩石看台,土黄的岩石上散发出柔和的金光,下方一个似虚似实的灵阵,将其托起。

光鲜亮丽衣着华贵的小王爷正斜躺在软香玉坐之上怀中搂着喂他甜果的妙龄女子。

“今天是哪头妖兽?”小王爷声音慵懒的问道。

“回小王爷,是一头拥有上古蛮熊血脉的黑山熊。”身旁站立的白衣秀才不快不慢,不重不轻,恰到好处的回应。

说完,小王爷微微皱眉,白衣秀才有些紧张悄悄抹去鬓角的冷汗。

“我不想看这个,没新意,我记爹前天抓到了一头纯种的凶兽吧?似乎还流淌着什么大荒斗猿的血脉,叫什么来着?”

小王爷一时间没想起来,用力捏了一下怀里的娇躯,女子满脸绯红低吟一声,脸上十分享受的模样。

白衣秀才摸了摸下巴顺势擦去了脖子上的汗珠,“回小王爷,属下听您说起过,似乎是叫什么四魔猴。”

小王爷邪魅一笑,他想起来了,他从斜躺变为正坐,笑道:“无知,那叫四臂搬山猿,虽然身形高大却行动敏捷且力大,父王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活捉了它。”

“放它出来透透气,顺便填饱肚子。”

毫无感情的语气让白衣秀才冷汗大落,“这……小王爷,那……让谁出战呢?”

小王爷冷冷一笑,看一眼下方那些等不及的大家族子弟旋即露出凶残的笑容:

“下去告诉那帮奴隶,赢了这一场,我便放了他们,来多少都行。”

在死亡斗兽场三里之外。

十位少年围在一位长发老者周围静静听着。

“十天时间,尽你们所能的去寻找,不管你们有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十天后清晨在黄泉渡口汇合,太阳完全升起之前我们必须离开。”

“前辈,若是十天后没有到会怎样?”其中一个少年有些担忧的问道。

“若有万一没能及时赶到,就等,等十年后黄泉海再次开启。”

十位少年神色各异,接连点头。

“好,就此分开,切记不要让这里的人发现你们的身份。”

“明白!”

十一道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

其中一道正向死亡斗兽场而来。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2章 膂力过人少年郎

“害怕吗?”

昏暗的地牢里,向天笑略有趣味地看着身边的王莽。王莽摇了摇头,自从他爹死后他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胖瘦看守两人同时走了过来,扫视地牢中三十多间黑牢,两人一人一句冲里面大喊道:

“都给老子醒醒,你们这帮废物走狗屎运了!”

“小王爷有令,获得今日斗兽胜利,可重获自由!”

“所以,你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有一个算一个,想出去的就麻溜的给老子滚出来!”

哐!

三十多间牢房在胖看守按下机关的瞬间同时打开。

一道道鄙夷声从深处传出来。

“自由?恐怕是去送死吧?”

“就是,那家伙会有这么好心?肯定是准备了可怕的妖兽,等着我们去投食吧!”

“老子被关一年了,虽然出不去,但还不想这么早死!”

“送死的事老子不干,老子要等兄弟们来救!”

深处的牢房里接连传出拒绝之声,里面所关的都是身经百战之人,每一个都是能以一当十的狠角色。

突然寂静了片刻,最里面的一间黑牢中走出一道身影。

“我去……”

低沉的话音刚落下,两米高的光头大汉,气势汹汹的走出,自上而下俯视胖瘦看守。

袒露的胸膛上赫然烙印着三号。

“那我也去试试吧。”

随着一声叹息,又是一道恐怖的身影从牢房中走出,胸膛上烙印着九号。

“我也去……”

“算我一个……”

有人带头后,牢房里陆陆续续走出九人。

向天笑拉起王莽跨出铁门掷地有声道:

“算上我们!”

王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可是头一天来,还什么经验都没有,就这样直接上场吗?

“你怕死?”向天笑转头看了他一眼。

王莽仿佛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表情不屑一顾,摇摇头道:“自从我爹死后,我在这世界上已经了无牵挂了,死了又如何呢。”

“那你以后就跟我混吧。”

“打铁吗?”

“当然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向天笑咧嘴一笑。

王莽心头一暖,心想:你是想给走投无路的我一个去处吗。

当所有自愿出场的人走出之后,胖看守润润嗓子低沉问道:“你们可以带上武器,有什么特别的需求吗?”

“我想要回我的那把柴刀。”

“嗯?”胖看守向突然开口的王莽看去,瘦看守鄙夷的斜视他。

“一把破柴刀,你以为那能救你的命吗?”

“别废话,快拿来。”向天笑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顿时,惹的瘦看守火冒三丈,他正要上前动手时,被向天笑的一句话给吓的停住了。

“你们的小王爷已经等的够久的了,继续拖延下去,你知道结果的。”向天笑突然脸色冰冷,冲胖瘦看守意味深长的点了一下头。

咕噜!

两人同时紧张的咽下口水,想到小王爷的冷血手段后,豆大的汗珠顿时就滚落了下来。

于是,几个手下迅速将他们需要的武器一一备齐,如同送瘟神一般将这群浑身散发杀气的阶下囚送出地下黑牢。

王莽腰带上别着失而复得的柴刀,这是他父亲留给他最珍贵的东西了。

“你不要柄锤子吗?”王莽好奇问道。

周围几个汉子顿时哈哈大笑,他们其中有人同向天笑一起战斗过,深知对方的战斗方式。

“你就不要担心他了,你还是自己照顾好自己吧。”人高马大脸上有疤的九号拍了拍王莽的肩膀。

王莽看到那一张狰狞的脸心底有点发毛,缩了缩脖子。

向天笑抬眼向前看去,渐渐的能看见一片光亮了,他们已经能够听见那些从擂台上传来的欢呼声了。

并非是欢迎他们,而是为接下来的厮杀而兴奋!

“出来了!奴隶们出现了!”

“哈哈哈…杀!全部杀光!”

“我要看到他们的四肢被撕扯下来!”

一道道病态的狂吼在他们耳边回荡,向天笑深深的理解了老铁匠曾说的那句话: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命不由我。”

空中看台上的小王爷坐了起来,脸上显而易见的兴奋,雪白的脖子瞬间充血变的通红。

“把搬山猿给我放出来!”小王爷大叫一声。

吼!

疯狂的咆哮声从对面的出口中传出来,光是声音就已经令人心生恐惧。

这一声如同导火索,瞬间点燃了所有在场纨绔子弟的激情,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大喊着。

连向天笑都被他们感染了,紧紧的攥紧拳头,忍不住颤抖起来,兴奋不止。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仿佛踏在每个人的心头上,有人后退半步,心里后悔了,恨自己为什么要逞一时之气。

“来了。”王莽嗅到了危险的气味,顿时神经绷直,攥紧了刀把。

砰!

一道巨大身影瞬间从对面出口中窜出,重重砸在地面,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一变再变。

场外毫无意外的响起浪涛般的尖叫声。

高达一丈二的搬山猿神勇无双,四条粗壮的手臂,里面暗藏了拔山填海之力,灰黑的毛发如同一把把利剑,寒气逼人。

如神如魔的外形,让十一人短暂失神。

“厮杀开始了。”在小王爷邪魅一笑的同时,搬山猿舞动四条巨大的手臂,高高跃起。

四只如陨石般的拳头凶狠砸了下来。

“散!”向天笑丝毫不乱,其他十人也瞬间回神,不用他说出于本能反应都会避开。

王莽见向天笑没动,瞳孔骤然一缩,心想他是在找死吗!

“让我先来会会你!”

只见向天笑双腿微微弯曲重心向下,两腿用力,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弹射了出去,不闪不躲的冲搬山猿而去。

这一幕震惊所有人,无数人暗骂疯子,这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找死。

轰!

声音低沉,向天笑极速跃起的瞬间一拳砸在了搬山猿硕大的头颅之上,一击得手。

“不可能!”无数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膂力惊人,巨大的搬山猿居然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奴隶打落了下来。

所有人大跌眼镜,小王爷十分满意的看了眼向天笑,嘴角挂着笑意:

“这样才有意思嘛。”

看台上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在搬山猿落地的瞬间,其余十人无需任何交流已经围了过来。

“给老子去死!”

光头三号抡起一根纯铁狼牙棒。搬山猿身手敏捷,迅速闪躲,同时回身腋下双拳向光头三号轰去。

“畜牲!你在看哪里呢?”

这时刀疤九号已经冲到了它的背后,其他的一刀斩在宽厚的猿背上。

锵!

锋利的刀刃砍在上面飞溅起一串火花,毫发未伤,毛发简直如铁甲一样坚硬。其余几人砍在上面皆是只能溅起火花,而难以伤到它。

“这是乌龟壳吗?”王莽迅速回跳,卷刃的柴刀砍在上面多少留下了一点痕迹。

十一人再次向搬山猿发起进攻,以向天笑为主,其余十人为辅。

向天笑天生力广,在这里磨练数月之后更是习得了多种杀人技巧,招招都奔着要害而去。

光头三号目光凶狠,齐腰的狼牙棒在他手上虎虎生风,连搬山猿都有些忌惮,无从下手。

突然搬山猿双臂护头,张开嘴,大吼了起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人苦不堪言,向天笑脸色铁青,也不得不堵住双耳。

吼!!!

见众人退开,搬山猿迅速杀来,饿了一天一夜的它,口水已经是泛滥成河了。

“呀啊!”看台上的小姐丫鬟们吓的连忙闭上眼睛。搬山猿抓住一个奴隶瞬间就将其撕成两半,大量的内脏散落一地。

剩余十人看到这一幕脸上没有表情,在这里死人实在太过正常了。

搬山猿正往嘴里送肉,一道身影出现在他右侧,王莽一刀砍在它的腿上,居然出人意料的砍伤了它,一片血水瞬间就染红了它的腿。

它痛苦的低吼一声,四条手臂松开了肉,向王莽抓来。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3章 飞箭夺魂面具人

刀疤九号拖着大刀开始奔跑,刀刃在地上摩擦,哗啦啦的响,他用力甩开大刀砍向搬山猿。

“去死吧你!”

砰!

搬山猿突然转身,两只手掌合并,空手入白刃死死钳制住了刀刃。同时腋下双手向刀疤九号砸去。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九号砸飞,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向天笑及时出手在半空中接下了他,这才没让他受到二次伤害。

其余人自知没有退路,都拿出十二分力气与狠劲杀了过去。

其中一个胖子手持一面厚重的盾牌,挡下一拳后,灵活的翻身一滚,抽出匕首扎入了王莽之前划开的伤口里。

呜!

搬山猿仰天哀嚎一声,旋即,如疯了一般猛砸地面,盾牌胖子吓的脸色苍白立马躲的远远的。

向天笑站在光头三号身边,听到他自言自语道:“大荒的气息,多少年都没遇到了。”他说完后眉头锁的紧紧的。

“大家小心!那畜牲要狂化!”

只见搬山猿的双目突然变成了漆黑一片,浑身毛发都倒竖起来,如一柄柄出鞘的利刃,森寒恐怖。

它的身躯似乎也变的更加庞大了,接近两丈高,硬如岩石的肌肉上,一根根血管在跳动着,可怕无比。

呼!

突然,安静了下来,搬山猿的鼻孔里喷出两道白雾,它看起来就像一座小山,浑身上下缠绕着若隐若现的黑气,如一尊魔神降世。

一瞬间,那比蒲扇还大的手掌猛的拍了下来。

“没有境界的我只能等死吗?”光头三号稍稍愣神了一瞬。

见他不动,向天笑迅速靠近,双臂交叉,砰的一声硬接搬山猿一掌,身形直挺挺的滑出去,双脚在地上留下两道鸿沟。

众人一哄而上,都冲着王莽砍出的伤口而去,狂化后的搬山猿更加恐怖,四条手臂如铁棒一般,将人一一撞飞出去。

“王莽,缠住他!”

向天笑发起进攻,快速冲来,王莽应声而动,提起柴刀不假思索的杀出,他的体形比较起搬山猿要显得更加渺小。

以他多年在山林间摸爬滚打的经验,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致命打击。

唰!

居然又是一刀将另一条猿腿也砍伤了,让人惊讶不已。

同时,刀疤九号不顾后果拼命的跳上猿背,拔出腰间匕首狠狠扎下。

“老子就不信你是刀枪不入!”

搬山猿大吼一声,两条手臂反向抓住了他的手,直接将他从背上扔了出去。

向天笑面不改色,快速跑至搬山猿面前,正面与它碰撞,双拳硬开门,震开了两条猿臂,手掌重重击打在搬山猿鼓起的胸膛之上。

砰的一声闷响!

搬山猿腋下两拳也砸在了向天笑的胸膛之上,他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咻的一声倒飞出去。

胸膛上烙印七号的精壮汉子提一杆银枪刺来,枪出极速如银龙腾飞。

月棍年刀一辈子枪,精壮汉子将一生所学全部赌在这一枪之上。

“夺龙!”

撕拉一声,一道银光闪现瞬间末入搬山猿肋下,七号汉子被狂躁的搬山猿一掌扇飞。

搬山猿将银枪折断,枪头卡在了肋骨之中,拔不出来了。

“找死!”

面色狂怒的光头三号低沉一吼,黑铁狼牙棒竟然砸的它连连倒退。

伺机而动的王莽如鬼魅一般靠近,搬山猿嗅到危险的气息,两臂挥出,砸开了那柄柴刀。

“我来也!”

向天笑大喊一声,跳了出来,从上而下,看起来无力的拳头,轰击在猿头之上,搬山猿嘴巴大张,差点昏厥过去,狂化的它连三成力量都还没有施展出来,就被几人打的团团转。

忽然,两眼恢复正常,狂化状态居然被向天笑硬生生的打回了常态。

“死!”

刀疤九号捨起之前的大刀,猛然一个挥砍,斩下了搬山猿小腿上的一块血肉。

呜!吼!

搬山猿又是哀嚎又是咆哮,看着地上的血肉众人心底的疯狂被激活,一个个眼睛通红。

“杀了它,我要尝尝这凶兽的肉,一定特别美味。”

远在看台上的小王爷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这个结局是他没有想到的,他将目光聚集在向天笑身上,眼睛微微迷起。

“其他人可以放,但他不能走。”

他的遥遥一指,便决定了向天笑的命运。

“是,小王爷。”

身边的秀才恭敬的答应一声。

擂台上,向天笑几人还在厮杀中,搬山猿不再理会其他人的骚扰,它开始逐一击破,先是将一个头发稀少的男子撕成了肉条,补充了一点体力。

四臂搬山猿力大无穷,它夺过了刀疤九号的大刀,如人一般凶猛的劈砍。

“让开!”

向天笑身后响起声音,他立马向侧面虎扑出去,咻咻!两道破空声紧接着响起。

噗呲!

两根羽箭齐头并进,同时插中了搬山猿的双目。

双目被刺,四臂搬山猿直接疯狂了起来,手中大刀唰的一下就抛了出去,飞在了看台之上,几位倒霉的富家子弟到场被斩首。

看台上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人人恐慌的向后方逃去。

“救命啊!”

混乱的人群里,有一人逆流而行,脸上带着面具,穿着也十分奇怪。

但是此时哪儿还有人顾的上他。

“好机会!”

向天笑心底暗喜,他一直在等待一个能逃离此地的机会,终于是让他等到了。

与王莽碰头后,两人快速的交流了几句,王莽点点头奔地牢入口而去。

其余几人不用说他们都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时机。

那发了疯的四臂搬山猿,如无头苍蝇一样,顺着墙壁三两下就爬上了看台。

看不见的它完全是凭借声音寻人,看台上越是吵闹慌乱,它就越加靠近。

护卫队快速赶来,但都不是搬山猿的对手,一个个如蚂蚁或是被踩死,或是被拍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王爷脸色铁青,这场面无疑是在他脸上摸黑。

咻!

一点寒芒飞来,小王爷飞速起身跳下了空中看台。

“呀!”冰冷的箭矢插在了女子身上,她瞬间断气,秀才吓的直接瘫坐在一边脸色惨白。

空中看台与地面相隔四丈左右,小王爷身轻如燕,稳稳的落在了地面。

“何方宵小,胆大包天!”

小王爷话音刚落面具男子已从看台上杀出,头顶一朵金色莲花绽放,杀气凌人。

“金莲花开,合道五重天!”

小王爷脸色惊变,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过对方,他开口询问,但面具男子不予理睬,手握双刀,交替的划来,刀锋上流动着红色的气体,十分危险。

“欺人太甚,这可是我的地盘!”

小王爷忍无可忍,爆发气息,同样是一朵金莲在头顶出现,但仅仅是个花苞,没有绽放开。

“才刚刚三重天?”面具男子叹气一声,眼神中充满失望,甚至有点恨铁不成钢。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4章 瞒天过海白铃铛

忽然,地牢出口处胖瘦看守慌忙的冲了出来,朝这边大声喊道:“小王爷不好了!囚犯造反了!”

哗啦!

一大群人从后方冲出,瞬间将两人淹没,踩了个半死。

“这帮废物!”小王爷无比气愤的骂了一句,随后回道:“回王府求援,快!”

被踩的鼻青脸肿的胖瘦看守连忙爬起,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斗兽场地,随后大批的黑甲护卫压来,将犯人们包围在场地中央。

看台上疯狂的四臂搬山猿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墙壁上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

“阁下究竟是谁?我乃唐王府小王爷唐流,不知哪里得罪了朋友?”小王爷唐流客客气气的问道。

他不知对方底细,不敢轻易过分得罪。

面具后的表情变了一下,旋即双手收了弯刀插回后腰的刀鞘中,随后又迅速取出了弓箭。

一道鬼吟声响起,小王爷唐流脸色震惊,“箭魂,那弓已经生‘灵’了。”

这一箭飞出从他的脸颊边擦过,快速闪电,连续射穿两人两甲后死死的钉在岩壁中。

唐流脸上火辣辣的疼,不光是箭的原因,今天他的脸都快丢尽了。

“给脸不要脸。”唐流发出恶毒的语气。

向天笑夺过黑甲护卫手中的长枪在人群中横扫千军,没有一个人能挡住。

“兄弟,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向天笑龇牙咧嘴凑到面具人身前笑问。

面具人仅有两只眼睛暴露在外,里面透露出深深的鄙夷,还有一丝嫌弃。

“给我杀了他们!”唐流怒不可遏的下达命令,他今天不准备让任何人活着离开了,他要让人知道和他作对的下场。

面具人一句话也不准备和向天笑说,如一只飞燕跃出,将第一批冲上来的黑甲护卫打散。

一帮囚犯也是精明人,抓住机会跟上了面具人,其中向天笑与王莽追的最近。

让人惊讶的是,身为樵夫的王莽杀起人来竟毫不逊色那些从尸体上一路走过来的囚犯。

向天笑一手长枪一手阔刀,左右开弓将靠近的人一一扫飞或劈开,年纪轻轻的少年杀起人来已经习以为常,脸上还洋溢着笑容,仿佛这是游戏。

合道三重天的唐流对上了面具人,一朵未绽放的金莲在对方满开的金莲花下黯然失色,金色的光芒如大山压在唐流身上,令他气喘吁吁。

这是境界上的不足,更是实力的碾压。

“可恶!我堂堂唐王府小王爷会输给你个藏头露尾的小人不成!”

唐流声嘶力竭的大吼,忽然面具人收了金莲,施展的压力瞬间消失,唐流一下子瘫倒在地,整个人当场虚脱,汗流浃背。

一大批黑甲护卫完全不是这帮杀红了眼的亡命之徒的对手,他们跟着面具人的步伐一起杀出了斗兽场。

终于,逃出升天的犯人们各奔东西,向天笑和王莽两人却一直跟着面具人,缠上了对方。

光头三号也一直跟着在,他看着面具人的背影心绪不宁,满脸都是纠结。

一直追到了深山之中,面具人终于不厌其烦,顿住脚步回头斜视三人。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向天笑嘻嘻一笑有点不怀好意,还未开口,光头三号突然给对方跪下了。

“求前辈救我。”

“嗯?”面具人眼中闪过诧异,瞬间靠近过来,一只手搭在了光头九号的肩膀上,那朵金莲再次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气体游入了光头三号的体内,三个呼吸后金气又回到金莲中。

“你以前也是修行之人,道力金莲被人毁了是吗?”

光头三号面色大喜,面具人所说一点不差,他连忙拜下恳求对方救他,让他重回境界。

“不可能的,金莲毁道路断,起码我做不到。”面具人语气遗憾的摇摇头。

光头三号顿时慌了,急忙道:“常言说,花有重开日,燕有归来时,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恢复的,您再好好想想。”

“我说了,我做不到,你也看到了,我只不过是刚刚踏入境界。”面具人指了指头顶金莲,随后金莲轻轻一晃便消失了。

光头三号脸色黯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屁墩挨在了地上,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大光头,三十好几的汉子竟是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你们呢?有什么想问的吗?”

回答了光头三号的问题,面具人看着向天笑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有问题。

带着少生事端的念头,他权衡了一下不如回答对方结个善缘。

向天笑冲他嘻嘻一笑,脸色瞬间正经起来,问出的问题更是让他脑袋一空。

“你知道怎么从这‘出去’吗?”

出去这两个咬的特别重,其中意思已经不言而喻,面具后的脸顷刻间煞白,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暴露了。

面具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双手向后,要去抓那两柄弯刀,他瞬间动了杀意。

“最好别动。”

一把卷刃的柴刀在他手动的瞬间横在了他的喉结上。

面具人乖乖的将手放到两边,他刚才切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不是来自柴刀,而是来自对面。

向天笑笑眯眯的将手从他的胸前移开,他刚才如果拔出了刀,那只手绝对会插进他的心脏。

“你比大多数修行之人还要出色。”

面具人吞咽一口口水,由衷的赞叹。随后深深的叹了口气,仿佛认栽,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没有发现,我一开始就知道。”

王莽收回了柴刀,面具人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难道你……”话还未说完,面具人摸出一块圆玉,证实了自己大胆的猜想,他的脑袋瓜子嗡嗡作响,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居然…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在这里待上十年!!!”

他以为这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事。

听到他的惊讶声,向天笑噗呲一笑,道:

“我从小便生活在这里,至于我为什么没受影响。”

他掀起破烂的裤脚,黑乎乎的脚踝上系了一颗白铃铛,一颗不会响的白色铃铛。

面具人皱起眉头,他自认博学多才,却是看不出铃铛的来头,这是他第一次见。

白色的铃铛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铃铛能转换灵气,本来这里的灵气是不能够吸收的,但是通过铃铛的转换,竟在滋养向天笑的身体。

“不错吧,这上面还刻着我的名字呢。”

他随手一拨,炫耀似的露出刻有名字的那一面。

“这是什么宝贝?”

抱头坐在地上的三号光头好奇的看了过来,他从未见过有人佩戴白色铃铛,铃铛在本土是不吉利的象征,据说只有死人才会佩戴。

这样在抬棺之时,就能警示他人,‘亡灵过路,生人退避’。

听着两人的对话,似乎这铃铛是个不得了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它能自动吸收灵气滋养肉身对吗?”光头三号站起来看向面具人。

向天笑突然一把拍住他的肩膀,突如其来的一拍让光头三号打了冷颤。

“三号,人生苦短,你可不要走捷径哦。”

一句轻飘飘的话从他耳边飘过。

“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吗,怎样才能出去?”向天笑目光直视面具人。

光头三号和王莽听的有些不明不白。

面具人左右看看,若是只告诉向天笑倒也无妨,毕竟是同一类人。

“他们不能知道,你不要坏了规矩。”面具人也一本正经的说道。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