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顶流后豪门前任真香了免费阅读_成为顶流后豪门前任真香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成为顶流后豪门前任真香了

作者:伏沥

类型:

简介:【双男主,爆笑沙雕,微灵异】他是灵异小说里的术数天才,却英年早逝。一朝穿到现实却成了霸道总裁的伴侣,总裁不喜欢他,还要把他送去精神病院,为此他果断离开势必要成为第一术师,但是却莫名其妙爆火娱乐圈,妈妈粉数爆涨!后来,总裁真香了,开启追妻模式。“宝贝,你说风水不好要拆房,好嘞,哪里都可以,随便拆。”“宝贝要血!我的,随便抽。”“宝贝,你能不能别看恶灵了,看看我呗,你一个小时没看我了。”

第1章 你有病

沈霆原先以为娶了苏子安是娶一个没用的花瓶,但现在看来是娶了一个神经病!!

现在,安州市的气温是36°,他堂堂沈氏集团的CEO中午下班后不能进自己的别墅,只能站在门前傻站。

管家识趣地拿出一把遮阳伞举过沈霆的头顶,低声说道,“夫人他,他说门不好,找人把门焊死了,我们都进不去的,已经打电话给施工队了,晚点就会过来。”

沈霆的额角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接着往后走了几步,看向阳台二楼,让管家冲那儿喊了一声。

管家冲着阳台大声说,“夫人,夫人!你给总裁开一下门吧,外面怪热的。”

苏子安穿着一身白色睡衣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一杯冷饮。他长得很好看,是看一眼就会惊艳的长相,桃花眼勾人,嘴唇水润像是某种多汁果肉,双颊被热出了一点红晕,看起来怪可爱的,就是说话很欠。

苏子安说,“沈霆你这个大门开的位置不对,我叫人用水泥给焊死了,下午的时候会有人来开新的门,你站在下面等一等吧。”

沈霆没说话,他的胸膛像是烧了一大锅沸水冒出了很多的蒸汽,太阳穴突突地跳。

管家察觉到身边的沈霆气场不对,连忙说,“夫人,外面很热的,不然你想想办法从里面把门开了。”

苏子安吸了一大口冰凉的果汁,跑去屋里拿出一个用麻绳和竹子做的简陋梯子从阳台上放下去,对沈霆说,“沈霆,要不你爬梯子上来吧。”

沈霆忍住心中的怒气,默默走到屋檐下站着,管家跟过去,说了好几句劝人的话,还拿出电话催促施工队快些过来。

这时,绳梯从二楼阳台垂下来,苏子安赤着脚踩绳梯,嘴里咬着一个冰棍,落到沈霆面前,奇怪地问,“沈霆,你为什么不爬楼梯上来?”

沈霆胸腔里的沸水炸开了,谁会回家爬简陋的绳梯,他现在巴不得苏子安爬绳梯的时候摔死,说,“苏子安,你有病!”

苏子安舔了冰棍,一本正经地回答,“沈霆,最近我身体的阴阳趋于平和,没病。倒是你,我见你的阳气过重应当是患了热病,看你的面目红赤,是肝火旺,最近要多吃些凉性的药补阴啊。”

沈霆想质问苏子安,但是想了想自己没必要跟个神经病说话,于是转头对管家说,“叫施工队快点,我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必须回书房拿资料。”

管家连连点点头,接着看向还穿着睡衣的苏子安,说,“夫人,不然你先回房间吧。”

苏子安点点头,然后看向沈霆,说,“那好吧。沈霆你有病,要记得吃药哦。”

沈霆不想搭理神经病,转头去看别处,接着低头点开手机查看今天晚上的开会流程,希望转移注意力,气能够消下去。

苏子安又咬着冰棍往外走了几步,接着往前冲,然后跃起抓住绳梯的一角,快速往上爬几步,回到阳台。他没有把绳梯收走,是觉得沈霆过一会儿会爬上来。

管家看了一眼还在低头的沈霆,暗自感叹:总裁娶的夫人身手真好啊,居然能够飞檐走壁,好像武打电影,难道当初总裁看上夫人不仅是因为美貌,还有好身手?

其实沈霆一个月前跟苏子安结婚是迫于无奈,他收回沈氏的股份需要跟苏氏联姻。知道他喜欢男的,苏氏那边就拿出私生子苏子安,他见苏子安长得好看就娶了,谁知道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神经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2章 门的位置开错了

施工队在二十分钟后赶到别墅,施工声音很吵。

苏子安本来是躺着闭目养神,听到声音跑到阳台一看,连忙冲底下大声喊,“这个门不能开的!”

施工的声音盖过了苏子安的声音,沈霆看见嘴型猜出意思也不搭理。他看到苏子安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里莫名有一种爽感。

苏子安踩着绳梯下来,用核桃砸了施工队四个人的头,接着跑过去抢了工具扔在地上。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速度很快,看得管家露出崇拜的眼神,沈霆倒是震惊这个神经病像是常年偷盗的人。

四个人被核桃砸到,哎呦地叫几声,看了沈霆又看了苏子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听谁的。

苏子安走到门一侧,拿出一根粉笔画了一个区域,说,“这个门不能开的,你们要开,就得开在这里。”

沈霆说,“不用管他,就开刚才那里!”

苏子安听了,立刻跑到被水泥封死的门前,像是视死如归的骑士保护公主那样张开手臂,坚定地说,“不要!”

“你!”沈霆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人连打带拽地弄开,但这时候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是闹钟,时间不早了,根本没空跟神经病拖延,于是说,“行,按照他说的,快点开门。”

施工队的四个人点点头就捡起工具继续施工。

苏子安听到机器的声音觉得吵,于是捂住耳朵跑到草坪上,但他赤着脚,跑了几步就被烫得往回跑,到了沈霆旁边停下来跺脚,难受地扁着嘴。

沈霆瞥了一眼,问,“嫌吵?”

苏子安转头对上沈霆的眼睛,他忽然想起什么,眨了眨眼睛,大声地说,“沈霆,你说什么啊!”

沈霆没说话,把苏子安捂住耳朵的双手用力拽下来,然后说,“我觉得应该送你去精神病院。”

苏子安试图抬手却被沈霆死死的抓住,于是生气地说,“沈霆,放开我,不然我就用脚!”

沈霆想起来前几天苏子安吃完饭去散步,路上遇到几个猥琐的大汉,一脚就踹倒了一个,于是松开手。他沈霆还不想落得一个家暴的名头,就不跟苏子安计较了。

这个时候,施工队已经在墙上开出足够一个人通过的缺口,管家知道自家总裁忙,于是挥手示意施工队停下来,先让总裁进去。

沈霆从缺口进去以后直视的是乳白色的旋转楼梯,下落内嵌式的客厅已经被改造成平坦式,大理石地板被拆掉了好几块,旁边堆着新买的木地板砖。

苏子安站在沈霆后面,指了厨房,神叨叨地说,“厨房是一家的财富所在,大门是进出的地方,二者不可相对,不然财富被外人一览无余,沈霆你会有财务困难,就会很穷了。”

管家咳嗽了一声,善意地提醒,“夫人,总裁不穷,沈氏是安州市的首富。”

沈霆在心中默念忍,接着沿着楼梯往上走,来到自己的书房。看到书房里的地板和书柜没有被改动,沈霆放心了,但是走到书桌前却看到一只金灿灿的蟾蜍立在文件袋上面,顿时愣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3章 这个婚必须离

凑近去看,是做了防腐处理的蟾蜍干尸。涂料给蟾蜍镀上了一层鎏金一般的光芒,不细看的话还以为是摆件。

沈霆抬头看到了苏子安站在门口,嘴里在吃香蕉,赤着脚,于是忍住脾气,问,“苏子安,你这又是做什么?”

苏子安笑着说,“前天晚上我看到这只蟾蜍在别墅门口,就把它捉来制成了摆件。沈霆,我和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金蟾非财地不居,留在它在这里是为了护佑你财运昌盛。”

沈霆咬牙切齿地问,“苏子安,你觉得我很穷吗!”

苏子安点点头,认真地说,“是很穷啊。”

沈霆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拉开柜子拿出离婚协议书在上面签了字,然后走到苏子安面前,说,“今天就把离婚给办了,我受不了了。”

“离婚?”苏子安想了想,应该是自己那个世界里和离的意思吧,虽然有点舍不得沈霆这个呆瓜,怕呆瓜没了自己隔天就被什么克死了,但也不能强迫人。

苏子安于是越过沈霆走到书桌前,翻出毛笔和宣纸,挥笔写下几句话,接着递给沈霆说,“给,休书一份,自此我们再无联系。”

“休书.....”沈霆接过休书,低头看了一眼是飘逸潇洒的毛笔字。现在,无论苏子安做什么沈霆都不觉得奇怪了,只想赶紧跟这个人分开。

于是,沈霆淡定地让苏子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而且还要他答应周末去办理其他的手续。

苏子签字了,一一答应,但是一脸淡漠,并没有沈霆想象中的哭哭啼啼,抓着自己胳膊不肯离婚的样子,临走时还带走了许多零食和水果。

准备好下午开会需要的文件,沈霆就让助理通知苏家那边:他跟苏子安离婚了,但合作还是会继续,如果苏家不肯,就取消合作,自行承担损失。

别墅外面很热,苏子安走到附近的公园,找了一处阴凉地躺着休息。

其实苏子安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原先的世界里他已经被雷劈死了。来了这里一个月,只认识沈霆呆瓜和管家。现在沈霆要跟他离婚,他没有地方去了,必须找个住的地方。但是现在太热了,还是先睡一觉休息,醒来再想办法。

醒来的时候,苏子安睁眼看到乌云密布,听到雷声轰隆,很快就有雨水打在脸上,于是连忙爬起来,拎起背包开始跑。

这是一场雷阵雨,雨势很大。车辆驰过会掀起浑浊的雨水,喇叭声不绝于耳。

苏子安跑进一处没人的小饭馆里避雨。

店老板张雯是一位中年妇女,她看到苏子安被淋湿了,于是连忙端来了一份热汤递到苏子安面前,笑着说,“免费的,喝一点暖暖身吧。”

苏子安道了一声谢谢,接着拿起热汤来喝,接着抬头将张雯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人的眉毛过短过稀少,脸上有许多皱纹,颧骨突出,乍一看还以为是五十岁了,于是问,“店长,你多少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第4章 三千万很多吗?

张雯是个和善的妇女,她也不怪苏子安冒犯,于是笑着回答,“我三十八岁了,怎么了?”

苏子安心算片刻,而后站起来,对张雯说,“你家里可有玉镯?”

张雯点点头,说,“有,不过不值钱。”

苏子安笑着说,“那好,明日你可千万记得戴上玉镯,它可以为你带来好运。”

张雯笑起来,她觉得面前的年轻小伙子神经叨叨的,于是问,“年轻人,我怎么觉得你和在路边摆摊帮人算命的先生一样呢?”

苏子安眸子中柔和的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说道,“我可同那种糊弄人的骗子不一样,下回你遇到他们,可别信。”

在原本的世界,他苏子安可是天下赫赫有名的术士,许多人花上千金都未能让他卜一次。不过这次见张雯心善,这灾还是小事,于是乐意帮一把。

张雯觉得苏子安说话越来越奇怪了,不过她乐意有人陪她说话。她说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曾为一个男子生过孩子,但是那男子不肯负责跑了。她就独自一人将孩子拉扯到六岁,只是后来孩子丢了。

苏子安问,“孩子在哪里丢的?”

张雯指了门口,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就在左边的平酒路,不远的。孩子丢后,我离了两次婚都没有孩子。三年前在这里开店,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找着他。”

苏子安轻声笑了一下,眼睛匿在额前碎发投下阴影里,笑容有些诡异,说,“会找到的,应该就是最近几日的事情了,莫要担心。”

张雯愣住,她盯着苏子安的眼睛看了很久,她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青年虽年轻,但说的话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令她不由自主地信服。

这时候门外的雨像是风一般涌进来,打湿了靠外边的两处桌子,张雯连忙去关门,免得雨飘进来打湿更多的桌子。

苏子安走过去看了一眼天色,明白这雨不下到半夜是不会停了,于是问张雯,“我能在这里暂住一晚吗?”

张雯点点头,她很乐意让年轻人住下来,为死气沉沉的饭店增添活力。

苏子安想了想,然后打开背包翻找了一会儿,把五十元递给张雯,说,“只有这些了。”

张雯听见苏子安这句话顿时明白了,于是连忙把钱推回去,说,“小伙子,阿姨知道你是青春期闹脾气离家出走了,这些钱留着明天打车回去吧,你家里人肯定会担心你的。”

苏子安想到沈霆,顿时觉得生气,轻声说,“呆瓜不会担心我的。不知道吃药了没有,有病还不好好吃药,迟早体虚。”

张雯不知道苏子安在念叨什么,但是觉得少年有趣,于是说,“放心,你在这里住一晚,我不收你钱,还给你准备晚饭。”

苏子安点点头,然后问,“阿姨,那个,如果在这里要买房需要多少钱?”

张雯想了想,说,“看你对住的地方有什么要求了?”

苏子安仔细地回忆了沈霆的别墅,于是伸出手指一边数,一边把别墅描述出来。

张雯是听笑了,明白了眼前的青年可能是个离家出走的豪门少爷,于是说,“那至少需要个三千万吧。”

苏子安不知道这个数字的具体概念,于是疑惑地问,“很多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路青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