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深花昭免费阅读全文,花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叶深)

小说:七零肥妻要翻身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李宝珠

简介:穿越到一个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蛮村妇身上怎么办?穿越到正在“强人所难”的时候怎么办?一次中奖,马上当妈,怎么办?......想想原主的记忆,将来的一对双胞胎宝宝真是又可爱又可怜,孩子他爹,也是帅出天际......那她就勉强收了吧!至于黑胖丑,没关系,把被妹妹骗走的金手指抢回来就好了!

叶深花昭免费阅读全文,花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叶深)

角色:花昭,叶深

《七零肥妻要翻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美梦

头有些晕,不止头,连身体都是晕的,飘飘忽忽,酥酥麻麻。

唔,可能是睡前感冒药的副作用,每次都是这样,让人有种如置云端的晕眩。

但是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她怎么坐起来了?

身体还一动一动的?

随着起伏,一阵阵无法言喻的酥麻传遍四肢百骸....

这很不对!

花昭大惊,伸手一摸,触手却是一片坚实滚烫的胸膛。

急促有力的心跳咚咚咚地砸在她的手心上,砸得她更晕了。

花昭更惊,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只有淡淡的月光,从身后的窗户里照进来,让她模糊地看清眼前的景象。

屋子很小,地上是两个老旧的卖破烂都没人要的木桌木柜,木桌的上方,斜挂着一面大镜子。

镜子里,一个雄壮的身影,坐在一个男人身上。

花昭低头,男人的五官隐在黑暗里,看不真切,只能看到棱角分明的轮廓。

就凭这轮廓,她就敢断定这是个007级别的大帅哥!

什么情况?!

一定是在做梦!

对,就是这样!

花昭脸有些红,她这是剩了30年终于把自己憋疯了?一下在梦里全都爆发了?

哈哈!既然是做梦,那就继续吧!

......手下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似乎随时可以跳出胸膛,落在她的手心里。

007发出一声闷吭,嘶哑道:“你...下来...”

啊,连声音都是她喜欢的磁性沙哑,低沉浑厚!

好喜欢这个梦~

“不嘛,人家还不累~”

007猛地吸了口凉气。

花昭也有些惊讶,她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甜甜软软,娇娇弱弱的,像是萝莉音,却又带着一股纯天然的右惑。

听声音,她就像一只,未成年的狐丽精......

那微翘的尾音,像一个小爪子,挠/在别人心上。她自己都被挠/得浑身一麻,就不要说男人了。

但是这话根本不是她想说的啊!这么麻人的话,她可说不出来!

...不过,做梦嘛,反正没人听见,算了算了~~

007挣扎起来。

花昭下意识地两手一按,死死按住了他的手腕,让他不能动弹分毫。

咦?梦里她还是个大力士?

算了算了,这不重要,继续“做梦”才重要。

花昭把所见,都施展了一遍......最后终于累倒。

但是007竟然还不满意,两条坚实有力的胳膊一揽,两人就换了资势。

咦?好梦还没完?那就继续吧.....

......

窗外有鸡鸣响起,花昭被惊醒。

睁开眼的一瞬间,大脑似乎被一道白光穿透,无数画面在她脑海里翻腾,剧烈的疼痛过后,她知道了现在的处境,她穿越了。

穿越到了76年,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村姑身上。

脑海里刚刚划过了村姑短暂的一生,她是被自己蠢死的。

村姑自小丧父失母,跟爷爷相依为命。

因为爷爷的溺爱,或者她本身性格如此,从小奸懒馋滑、野蛮霸道,再加上又黑又胖,几乎被全村人讨厌,18岁了没有一个人来提亲。

这天,爷爷当年的老战友派孙子来看他,年轻人长得又高又帅,一下子就入了爷孙的眼。

然后老头灌酒,村姑上手,把年轻人强了......

事后,年轻人倒是二话不说,娶了村姑。但是当天人就走了,以后也只见每个月的生活费,再也不见人。

10个月之后,村姑生下一对双胞胎。

爷爷也在这时撒手人寰。

村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要忙地里要忙家里,性格更加暴躁了,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看自己漂亮苗条的堂妹花小玉。

一天,她就找茬跟花小玉打了一架,结果自己不小心脚滑,滚到山下,摔死了。

“哎!”

花昭叹口气,这世上怎么真的有穿越这种事呢?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呢?为什么穿过来的身体又这么糟糕呢?

为什么穿越的时间点不能再提前哪怕一天呢!

梦确实美,但是变成现实,就很可怕了。

她强了一个男人......换位思考,他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花昭躺在被窝里,浑身僵直,装死!

她不敢转动自己如山的身体,如大饼一般的脸,面对受害者。

而且这个饼,还是黑面的...

老天爷啊!快来道雷劈死她吧!

“花啊,小花,快起来,你三婶子来了!”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接着是几声咳嗽和大声说话。

花强热乎地招呼赵媒婆进屋。

赵媒婆动作却很慢。

就花强这个熊孙女,嫁给谁家就是祸害谁家!她可不想被人砸窗户!

但是她和花强是拐着弯的亲戚,已经拒绝过很多次了,这次花强的态度又格外卑微。面对一个光荣老兵,她再不给面子就过分了,所以答应来走这一遭。

当然过来应付一下就算了,到时候给花昭介绍几个老鳏夫老残疾,花强肯定不同意,这事就过去了。

屋里的花昭却是浑身一个激灵坐起来。

她刚刚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知道这根本就是一场“抓奸在床”的好戏。

爷孙俩怕叶深不娶她,特意让这件事被人撞见!到时候他要是不认账,有人证在,他们就去部队告他!

花昭攥紧被子,不能让这件事发生!那样太难看了!已经把人强了....不能再践踏他的尊严了。

“哪个三婶子?是那个说我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绝不踏进咱家大门的三婶子吗?”花昭尖声大喊:“让她滚!我就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用她给我介绍对象!”

花昭声音很萌,但是也掩盖不了内容的气人。

赵媒婆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扭头就走。

花强愣在当场,昨天晚上商量的可不是这样的啊?

透过脏脏的玻璃,看到院子里只有爷爷一个人,花昭松口气。

后背一阵冷风吹过,花昭猛然想起自己还光着!

她也能感觉道,一道灼热的视线,紧紧地黏在她的背上,似乎将她洞穿。

>>>>点此阅读《七零肥妻要翻身》全文<<<<


第2章 黑熊精

花昭两手一拽,一抖,两人共同盖着的被子就披到了她自己身上。

叶深愣神一秒,“腾”地起身,三两下穿好了散落一地的衣服。

花昭把脑袋都捂在被里,坚决不转身。

关了灯,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开了灯,差距可就大了。她估计她现在这幅尊荣,一回头能给这人造成二次伤害。

“花啊,小花儿?”花强一边叫人,一边走过来。

“爷爷!你别进来!”花昭大喊。

花强听话地站住,紧张问道:“咋了?他欺负你了?”

正在系扣子的叶深手一顿,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神幽暗。到底是谁欺负了谁?!

花昭深觉是自己欺负了人家,简直尴尬得要死。自己孙女什么样没数吗?再说爷俩不就是奔着“欺负”去的吗?谁欺负了谁不一样?还好意思问!

“我没穿衣服呢!你别进来!”花昭脾气不好地说道。

任谁遇到这种情景,脾气也不会好,除非是原主那种人。

“哦哦哦!好好好!”听她这么一说,花强语气带笑,这是成了!

就是没有按计划带个人证进去,不知道行不行?

花昭顿了几秒,又喊:“爷爷,我要吃肉!你去买!”

花强二话不说立刻答应:“好好好,爷爷去买肉,给我孙女炖肉吃!”

虽然这个月的肉票已经没有了,但是孙女要吃,他豁上老脸,怎么也得给她买斤肉回来,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他孙女以后终于有靠了!

花强转身,一边咳嗽,一边慢悠悠地走了,去十里外的镇上买肉,村里可没有卖肉的地方。

听到老人孱弱的咳嗽声,花昭的记忆翻腾了一下,想起这老头为什么设计这一场。

心有点闷。

“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了....”花昭闷闷说道。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身后有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

被子里的花昭揉了揉耳朵,她是个声控,对好听的声音没有任何抵抗力,而身后这把音色,是她听过得最好听的,最对她胃口的,简直爱死了!

没有昨天晚上的事多好?她一定想方设法,成为他的朋友,逗他说话。

“一句对不起,是轻了。”花昭语气真诚:“你想怎么办?你说,是打我骂我,还是去告我,都依你。”

甜甜的萝莉音,没了昨夜那种气氛,少了一丝诱惑,多了几分可怜兮兮,像只委屈的小奶猫。

叶深一肚子的怨气和复杂,瞬间没了一大半。

算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比他小8岁呢,刚刚成年。

虽然这个孩子的后背,比他都宽阔,力气,比他都大,长得也实在不怎么样。

但是,想起昨晚......前面确实是她在欺负他,但是后面.....他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迫。

“我会负责的。”叶深说道。

“啊?”花昭一愣,她没有像原主一样又哭又嚎,拿前程威胁他,他怎么还要负责啊?

“不用不用!”她立刻道:“都是我的错!不用你负责!要负责也是...也是我给你赔礼道歉!昨天晚上的事,你要是怪我,随时可以来打我骂我!你要是不怪我,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谢谢你了!”

这男人的负责她可要不起,一张结婚证,一个月几十块的生活费就想拴住她一辈子?让她守活寡?她才不干!

上辈子虽然30多了没结婚,但是那是她不想,不是她不能!跟这男人结婚了,可是军婚,一辈子基本就被拴死了,她不愿意。

她又不认识他!哪能睡一宿就结婚?太草率了!

叶深愣了几秒,终于确定这个“小花”说得是真心话。

这就奇怪了,难道爷孙俩设计这一场,就是为了...睡他一宿?

刚刚那场半途而废的抓奸在床,他看出来了。他以为,她是想嫁给他。

“你快走吧!要不赶不上路过的汽车了!你不是还要去坐火车?”花昭开口撵人:“我也要穿衣服了,该下地干活了。”

说完她就拉下被子,露出雄壮的肩膀...

叶深立刻低头,转身出了房间。

“呼!”花昭松口气,也迅速穿好衣服。

一边穿,一边想流泪。

那裤衩子大的,是给相扑穿的吗?

这到底是多少斤啊?

这多亏是活在70年代,衣服基本自己做,这要是几十年后,大码商店都不一定有她的号!

花昭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原主的体重,200多斤。具体多多少不知道,村里的称就到200斤了!

她站到地上,内心挣扎了半天,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镜子。因为是倾斜着挂的,可以看到全身。

一抬眼,她就被那硕大的块头惊了一下,果然是个相扑....

然后,她真的被自己丑哭了。

都能当相扑了,还有什么好期待?五官都被一张大脸挤得快变形了,而且皮肤是真差啊,又黑又糙,像个.....

她错了,她不是个未成年的狐狸精,她是个黑熊精!

整个人唯一的亮点,就是眼睛大,哪怕被肉挤了,也能看出是个大眼睛,双眼皮,又黑又亮。

外间传来整理东西的声音,叶深收拾好了行礼。

他有任务在身,本来昨天晚上不该留下吃饭的,但是花强是爷爷的救命恩人,又那么热情,他出于感激,没有硬推,结果......

“我先走了,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任务结束我再回来找你。”叶深在门外说道:“我们结婚。”

最后几个字,他也说得艰难。

花家没有电灯,昨天晚上借着烛火,虽然看不太清花昭的脸,但是那个体型是绝对错不了的,还有那分量,那手感......

他从来没有想过,跟自己相伴一生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人。

但是,做错了事就得负责。

“结婚?不用不用...”花昭一惊,趴在门里连连拒绝。

但是透过门缝,她清晰地看到了叶深的脸。

后面的拒绝愣是没说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军装,已经足够迷死人。而他的脸更是英俊到近乎完美。剑眉星目,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再配上他高山雪岭般的气质,简直要人命。

花昭有一瞬间的动摇,年轻人,输得起,该草率的时候不妨草率一些......

>>>>点此阅读《七零肥妻要翻身》全文<<<<


第3章 穿越大礼包

“你等我。”叶深说完这句话不等花昭拒绝,转身走了。

花昭张张嘴,竟然也没有再说出个“不”字。

有些人,就是有让人看一眼就心动的魔力。

等他回来再说吧!

没准他走出去就越想越后悔了呢,她现在答应了,到时候人家不来,岂不是尴尬?

周围安静下来,屋里只有自己,花昭一屁股坐在炕上,整理混乱的思绪。

穿越了,白瞎她刚刚还完的房贷车贷了!不知道最后便宜了谁?

现在想想,父母一年前去世,竟然是好事,省得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们更加痛苦。

除了这些,前世对她来说,竟然没有什么牵挂,反而有些庆幸不用天天加班熬夜了。

再看现在.....

花昭低头,有时候梦想成真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么大个G,她消受不起啊!

就这么坐着,她都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身上也开始冒汗。而且肚子饿得难受,看见窗台上花盆里载着的小葱,她都想拔出来吃了!

作孽啊!她过去是个生活精致,从来不吃葱和蒜的人!

不行了,憋得太难受了。

花昭伸手,抬起胸前坠得慌的大G,现在当务之急是减肥!不然哪天睡着睡着都可能把自己憋死!

说道减肥,这个她有经验,父母刚刚去世那一段时间,她暴饮暴食,一下子胖了30斤,然后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努力半年又减了回去。

其实减肥就两点要素,管住嘴,迈开腿。

“动起来!”花昭大喊一声,给自己打气,然后开始巡视现在的环境。

花家是三间小土房,爷爷住东屋,她住西屋,中间是客厅兼厨房。

土房很破,已经有10多年房龄了,好在爷爷是光荣老兵,村里年年出人给换屋顶,不漏雨。

但是墙壁上的报纸,已经很多年没换过,上面坑坑洼洼,落满了灰尘。

全家只有三件家具,就是她屋里的破桌子破柜子,外加厨房一个掉了半扇门的碗柜。

整个家给花昭的唯一印象,就是脏乱破。

这也可以理解,原主懒出天际,花强一个男人、老人、病人,一辈子不知道什么叫收拾屋子,只要房子不倒,他就能住。

走出屋子,外面倒是让花昭眼睛一亮。

好大的院子!宽宽敞敞,有2亩多!周围是用树枝做得简易篱笆,地里倒是什么都没种,一片荒芜。

因为现在是春天,东北的4月,正青黄不接的时候。

再看周围,远近都是一座座灰苍苍的小山包,花家屋后,就是一座不高的山包,山上的背阴处还有冬天的残雪没化。

花昭看着院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是个城里人,却最喜欢种地!为此拼命工作,多花几十万买了个一楼带院的房子,而那个小院子也只有20平米。

现在却拥有了2亩的大院子!哪怕是农村不值钱的宅基地,她也喜欢,她就当这是乡村别墅了!

深吸一口满是植物清香的冷空气,花昭哆哆嗦嗦地回屋了:“开动开动!”

她是个爱干净的人,最受不了脏乱差。

先从衣服被褥开始!

刚才在屋里不觉得,一出去再回来,屋里那个味啊~那衣服被子,都要包浆了!只有猪才能在这种环境里生存吧?

花昭掀开棉被,突然发现了上面的一抹红,猛然想起了昨晚......

等等!去掉那些旖旎画面,她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原主经过昨晚,就怀孕了......然后生了一对双胞胎!

我的天!

花昭僵在原地。

孩子!

她要有孩子了!还是两个!

啊啊啊!感谢上苍!感谢诸天神佛!让她轻轻松松就有孩子了!

她之前出过一场车祸,导致两侧卵巢摘除,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这也是她30多了还不结婚的原因之一。

她不怎么想结婚,但是她却非常想拥有自己的孩子!

现在,这具身体归她了,那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是她的。

“谢谢谢谢!”花昭噗通一声,跪地就拜。

穿越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发生?过去那些不信的东西,她也开始信了。

三拜之后,她突然看见炕沿底下有一抹盈盈的绿。

花昭伸手捡起,原来是一枚碧绿色的翡翠福瓜吊坠,晶莹剔透,高冰种,帝王绿!放到几十年后,得值个几百万!

她想起来了,记忆里有这枚吊坠,这是叶深的,被她昨天晚上拽下来了....后来叶深还回来找过,原主怎么也不给,叶深也就没要。

再后来,原主怀孕嘴馋,家里的钱已经被她吃没了,堂妹花小玉就过来找原主,花了10块钱买走了这枚吊坠。

突然,花昭的眼睛一眯,有些事情,原主的记忆里有,但是原主不懂什么意思。

但是以现在的花昭看来,“意思”可就大了!

花小玉自从得到这枚吊坠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年时间就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花小玉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万元户。

她死之前,人家已经离开农村,去城里发展去了。

原主的记忆里有一幕,她又领到了叶深邮来的生活费,然后拿着10块钱去找花小玉想赎回这枚吊坠,但是花小玉死活不给,被原主的大力巴掌打得要死都没把吊坠松手。

然后连夜,他们全家就搬走了。

花家几代贫农,花小玉家自然也是如此,他们不可能知道帝王绿的珍贵。再说76年的帝王绿再珍贵,这么个小吊坠,也就值个千八百,当时的花小玉家已经不差千八百了。

花昭紧紧地攥着这枚吊坠,她有一种预感,这一定是穿越人士的大礼包!

“空间,我要进去!”花昭激动地喊道。

然而四周一片平静,什么都没发生。

花昭顿时失望,不是空间啊.....

等等,也许是她没认主?

说干就干,花昭去厨房,把菜刀洗了又洗,还在火上烤了一会儿消毒,然后才往手臂上一扎,顿时有鲜血流出来。

她把吊坠往上面一放。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刚刚一瞬间,吊坠似乎亮了一下。

“空间,我要进去!”花昭又喊。

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啊,哈哈哈...”花昭干笑着,缓解气氛的尴尬...虽然周围没有人看到,但是自己干了这么蠢的事情,自己都觉得尴尬。

“没有空间也行啊,怎么也是帝王绿,几百万。”花昭举起吊坠,安慰自己。

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发现,刚刚扎出来的伤口,没有了。

>>>>点此阅读《七零肥妻要翻身》全文<<<<


第4章 原来如此

花昭欣喜若狂,然后反复研究这枚吊坠,也没研究明白。

没有空间出现,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就是时间长了,她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她现在是跪在地上,窝腿弯腰,本来磕三个头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上不来气了,但是现在,她竟然感觉呼吸顺畅了!

随着每一次呼吸,硕大的G跟着一起一伏,却一点不觉得压得慌了!

强身健体?长命百岁?这也行啊!这下她不用担心因为肥胖猝死了!

又研究了一会儿,花昭终于确定了这吊坠有效,她真的不气闷了。

她把绳子的断裂处重新接好,仔细挂在脖子上,然后开始愉快地收拾屋子。

目之所及,全是破烂,统统扔掉!最后屋里就剩下一面镜子,一把梳子,一个柜子。

桌子和包了浆的衣服都在院子里等着被清洗。

然后扫地、擦灰、擦玻璃。

花强回来的时候,花昭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花强直接愣在院子外,怀疑自己认错了人。但是全村,不,全乡,可能都只有他孙女一个人有这体重,想找个相似的人让他认错都不可能。

但是花强还是弱弱地喊了一声:“小花儿?”

花昭洗衣服的手停下,看着花强,心里不是滋味。

就这么个黑熊精,就是朵花,也是食人花!他是怎么毫无违和感地喊出“小花儿”来的?

不知道的人听见还以为喊个漂亮可爱的奶娃娃呢。

但是她又知道,花强对原主,是真心好,掏心掏肺的好。

花强是个退伍老兵,立过很多功,军功章能挂满半面前胸,所以哪怕退下来了,每个月也有工资,还不少。

76年,已经涨到了50块一个月。

除了工资,还有各种城里工人,甚至工人都享受不了的各种稀有票据。

这些钱和票,都花在了原主身上,这才能把她养成个相扑。

“哎呀!还真是我花儿!花啊?你这是咋了?”花强快步走进院子。

他家小花儿从来就没洗过衣服!今天这是咋了?受什么刺激了?要说刺激.....咦?难道是要在自家男人面前表现?

啊,这个好这个好!

花强立刻笑了:“花啊,爷爷买了一斤肉回来,一会儿煮了吃了,给叶深也吃点,补补。”

他抻长脖子往屋里看去,又是一惊。

大门敞开着,厨房里空空荡荡,干干净净,东西屋的玻璃也干净得仿佛不存在,他站在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见,屋里没人。

“他人呢?”花强的脸顿时一沉,干瘪枯瘦的老脸上竟然狰狞可怕,浑浊的眼里也透出一股杀气。

这是个从尸山血堆里走出来的英雄。

花昭对这个便宜爷爷顿时肃然起敬。

现在这具身体是她的了,孩子是她的,爷爷也是她的了。

“爷爷,走了这么远的路,累了吧?快进屋歇着。”花昭起身接过他手里的肉,扶着他进屋,一直把他扶到东屋炕上,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这位老爷爷,身患重病,马上就不行了。

花强捧着热水杯,张着嘴,瞪着眼,看着屋里的窗明几净,傻了。

花昭知道,这是自己反差太大了。

原主对这个爷爷,也是呼来喝去,当个老奴才使唤,从来没有半点好脸,就像他上辈子欠了她似的。

“爷爷,我现在是个大人了,知道过去的事是我不对,我以后都改!从今天开始,洗心革面!”花昭真诚道。

“哎!哎!好!好!”花强眼睛顿时红了,赶紧低头,掩饰性地喝水。

“爷爷,小心烫!”

“哎!好!好!不烫不烫。”

喝了两口水,花强很快平静下来,问道正事:“他呢?”

“他不是有任务在身吗,当然是去赶火车了。”花昭道。

花强眼睛顿时一厉:“他就这么走了?没说什么?”

“爷爷...你让他说什么?”花昭坐在炕上,跟他**理:“发生这种事,他没一枪崩了我都是他善良了,你还想他怎样?”

“可是,可是....”看着孙女的身材和脸盘,再想想叶深的条件,花老头实在说不出“你吃亏了”几个字。

“可是,不把他留住,你以后怎么办?等我死了,你怎么生活?你会干活?你会做饭?你连这房子都保不住!花山那一支,一定会把这房子抢走!再把你卖到大山里,卖给傻子!”

花山虽然是他的亲兄弟,但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花山被过继给别人家了,两人关系不亲。

那家也没教好花山,年轻的时候,花山就成了村里一霸,老了又养出一窝子小霸王,在村里横行霸道。

要不是有他震着,那一家子人还不知道作什么业出来。

等他死了,那一家子人肯定也不会放过他的房子、他的孙女。

把房子占了是小事,把他孙女卖了才是大事!

“我都听说他们在四处打听合适的人了!你不等我死之前嫁出去,你就完了!要不是如此,我哪能做出这么丧良心的事情!咳咳!”

花强急得连连咳嗽,突然噗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爷爷!”花昭大惊,一边给他顺气一边说道:“爷爷我错了,我刚才逗你玩的!其实他说了要回来娶我的!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等他任务结束就回来娶我!”

“真的?”花强眼睛一亮。

“真的!”花昭连连点头:“你看,定情信物都给了!”

她拽出脖子上的吊坠。

花强出去闯荡了半辈子,还给领导当过警卫员,是个识货的,知道这是个好东西。

“这不是你偷的吧?”花强犹豫问道。

“爷爷!我什么时候偷过东西?!”她家是全村最富有的人家,简直要吃什么有什么,原主还需要出去偷?至于吃的以外的东西,她都不感兴趣。

“这倒是,我孙女从来没拿过别人家一针一线!”花强似乎终于发现了他家小花儿的一个亮点,顿时笑了:“爷爷错了,爷爷错了。”

“爷爷,还有其他的,你也不用担心,过去我不会干活,不会做饭,但是别人能会的,我也能!我学就是了,一遍学不会,我就学100遍,1000遍,总能学会的!”

“哎,对对!我家小花最聪明!”花强咧着带血迹的嘴笑道,眼里有着如释重负和希望。

叶深答应了,他就放心了,他相信叶家的人品,绝对说到做到。

花昭心酸,低头说道:“爷爷,您歇着,我这就去做饭,您就等着看我的手艺吧!”

花强犹豫了一下,说了句好。家里粮食不多了,他最近几天少吃点,孙女一个人吃才能坚持到下月1号,糟蹋不起啊...

但是孙女的积极性不能被打击。

“行,你去吧。”花强闭眼咬牙道:“爷爷不饿,你少做点。”

“哎。”花昭心里不是滋味地起身去厨房。

门外听了半天的叶深几个闪身离开了花家。

原来如此......

>>>>点此阅读《七零肥妻要翻身》全文<<<<


第5章 厨艺

他走到半路发现自己的吊坠不见了,那是奶奶留给他的遗物,他非常珍惜,立刻回去找。

结果就听到了这番话。

原来是有苦衷的。

花爷爷竟然重病,花...姑娘又有恶亲,前途堪忧,所以才.....

而且她最后又反悔了,不想嫁给(祸害...)他了。

倒是有几分善良。

他心里的怨气又消散一些。

那吊坠,就送给她吧!

反正早晚都是她的.....

奶奶当时给他的时候就说过,这是将来给她孙媳妇的见面礼。

叶深转身走了。

花昭出来做饭。

碗柜旁的米缸里还有一些大碴子,米缸旁还堆着2颗蔫吧的白菜和几个快发芽的土豆,这就是现在家里的全部粮食了。

原主的记忆里几乎全是吃....特别是每个月1号那天吃得格外丰盛,花昭就想起来,每个月1号是花强发工资的日子,那天他会去镇上领工资,顺便把一个月的粮食蔬菜都买回来。

爷孙俩其实都是农村人,有口粮,生产队也会分菜,但是每人一年360斤口粮怎么够一个相扑吃?720斤都不够!所以花家爷孙两人住在农村,却过得像个城里人,得买米买菜。

还有5天才到下个月1号,按理这些粮食是绝对不够的,花强每个月的月底都得饿上几天才行。

花昭一边淘米一边感叹,这是多么好的爷爷啊。

现在,让她捡到了~

刷锅、生火、淘米、做饭,这些花昭都会。

虽然这种农村土灶她用得不熟练,但是玩过几次农家乐的她还是会的。掌握火候的理论知识她也都知道,就差多实践几次了。

花强从炕上爬起来,坐在厨房的凳子上看着,看他家小花儿竟然做得有模有样,而且手脚麻利,半天都没喊累,激动地直抹眼泪。

他家小花,终于长大了!

东北农村的格局,东西两个屋,一般就有东西两个灶台,一个烧水做饭,一个专门熬猪食。

这时候几乎家家养猪,花家之前也养,只有今年花强实在干不动了才不养了。

这两个锅花昭之前都收拾干净了,现在也不讲究了,一个熬粥,一个炖菜。土豆炖白菜,再放上几片大肥肉,味道一会儿就出来了,香得花昭肚子直叫,口水都要流出来。

花强也是如此,他也没有做饭天赋,做了十几年饭了,也是勉强吃不死人的状态。

也难为原主了,那么难吃都能吃成相扑。

“爷爷,吃饭了。”花昭给花强盛了满满一大海碗粥,一大海碗菜,自己面前却只有一小碗粥和菜。

花强以为自己坐错方向了,这饭量正好颠倒了。

“花,咱俩换换。”花强去端碗。

“爷爷,你别动,这些就是你的,从今天开始,我要减肥!”花昭道。

“减肥?”花强没听过这个词,周围没人需要减肥,他也不觉得他孙女需要减肥,胖是胖了点,但是有什么关系,不就是费点布料、费点粮食嘛,周围人都要羡慕死他孙女了。

“爷爷,你不觉得我这样很丑吗?”花昭问道。

花强筷子一拍,眼睛一瞪:“谁说你丑了?我去找他!”

花昭叹气,她这样的都不丑,那什么叫丑?真是溺爱啊。

“叶深说...太胖了生不出孩子。”她说道。

花强吹胡子瞪眼,却说不出话来。

“这,这...他嫌弃你了?”花强问。

花昭又叹气,这样的为什么不嫌弃?他又不瞎!

“还行吧,他都说要娶我了,嫌弃也得受着,就是我真得减肥了,不然真生不出孩子就不好了。”她都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凭着这幅身材生出双胞胎的,那可能也是个医学奇迹。

但是她的记忆里,那对双胞胎生出来却是又瘦又小,而且体质不好,三天两头生病。

有时候妈妈吃得多,不代表孩子吃得多。

就是为了这俩孩子将来有个好身体,她都得减肥,哪怕是在孕期。

“对对,孩子是大事,你将来啊,多生几个孩子,老了也有人养。”花强连连点头。

他基本没反对过花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爷孙俩终于低头吃饭,饭菜一入口,花强眼睛就亮了:“我家小花真厉害!第一次做饭就这么好吃!爷爷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谢谢夸奖。”花昭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记忆里经常有花强讲述“当年”的画面,花强吃过苦、受过罪,也享过几年福,给大人物当警卫员的时候,京城的大饭店也都吃过。

人家那手艺肯定比她好。

但是饭菜一入口,花昭自己也惊了,她也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她别说京城的大饭店了,世界级的大饭店她都吃过好几家!从没有哪道菜能让她这么惊艳!

她感觉她吃得不是土豆白菜,而是土豆精,白菜精。只有成精了才能这么好吃吧?

“怎么回事?”花昭盯着碗里的菜。

真的只是普通的土豆白菜而已,卖相也不怎么样,她刚才其实也没什么技术,就随便翻炒几下添水炖了,唯一的调料就是盐。

应该也不是原材料的关系,不然花强不会这么惊讶。

花昭眼睛闪闪亮,她点亮了厨艺技能?或者是,吊坠的关系?

一会儿试验一下,现在还是吃饭要紧!

吊坠让她胸口不憋得慌了,但是其他感觉还在,比如说饿,比如说疼,她饿得胃都疼了。

结果一小碗饭菜下肚,花昭又盯着碗发呆。

原主的饭量都是按盆算的,一次吃一盆,这么一小碗,急眼了原主一口就能吃下去。

按理她吃下去还是会饿,但是现在她却浑身舒坦暖洋洋,感觉四肢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激动的都要坐不住,她做出来的饭菜还带特殊功效的?

对面,花强已经把两海碗的饭菜都吃了。

“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花强摸着肚子不自觉感叹。这舒服的感觉几乎让他热泪盈眶。

花昭想起他的病,眼睛也红了。

花强是胃病,恶性的,大夫都没办法了,让他回家想干啥干啥了。

花昭觉得他这病都是惯孙女惯出来的。

得,原主欠的债,她来还吧。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能力。

花昭麻利地收拾碗筷,然后继续洗衣服。

衣服洗完,她就出去了。

本来想跟花强打个招呼的,结果发现花强已经在炕上睡得直打呼噜了。

这太难得了。

花昭知道,因为这病,花强几乎疼得一宿一宿睡不着,一整天零零散散算下来,也睡不了2个钟头,熬得油尽灯枯般。

花昭轻轻给他盖上被子,转身出去了。

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往后山去了。结果刚一入山,她就感觉到了异样。

>>>>点此阅读《七零肥妻要翻身》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