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执堂阮苏棠  免费阅读全文,短篇小说(唯愿你我可同心)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唯愿你我可同心

小说:现代言情

角色:肖执堂,阮苏棠  

作者:青玉

简介:山水不相逢 我们相逢 日月不相合 我们相合

肖执堂阮苏棠  免费阅读全文,短篇小说(唯愿你我可同心)免费阅读全文

《唯愿你我可同心》免费阅读

第1章 我可以和她交换心脏,但条件是你要娶我

肖执堂踏着夜色回来时,身上沾染了一层平日里不多见的颓唐。

烟草味混合着烈酒的浓重扑面而来,阮苏棠急忙上前想要接过他的大衣,却被一股力道生生推开。

“行了,别在我面前碍眼。”肖执堂眼里清晰地写着厌恶,他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似乎都在排斥着身边的这个女人。

阮苏棠踉跄几步,扶着桌角才勉强站住,她干咳了几声掩饰尴尬,随即又堆起了满脸的笑容温声道:“老公,水已经放好了……”

“你闭嘴。”肖执堂听到这个称呼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直接甩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随即又用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冷冷宣布道:“签了它,我们就算是离婚了,从今以后都别这么喊我,那不是你能叫的称呼。”

“什么意思。”其实阮苏棠心里已经有了底,却还是不愿死心一般开口祈求道:“我可以拒绝吗?”

“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老公……”

也许别人的服软对肖执堂还有一些用,但她阮苏棠绝对不行,他对她的一切态度,都无比反感,毕竟如果没有她,他的婷昕病情也不会加重。

“你是听不懂人话了吗?”肖执堂将文件翻开,平摊在她面前,白纸黑字,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离婚协议书”这几个大字。

阮苏棠的眼睛被刺痛,她捏着文件,悲从心开,嘴角却慢慢勾起,她突然哭笑出了声来:“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凭什么离婚要你一个人来做主?”

时间静下来,怔忡间阮苏棠的记忆翻涌而来,在脑海中一幕一幕地闪过,夹在着眼泪砸在她心底。

医生诊断出妹妹阮婷昕心脏病的时候,阮苏棠正好鼓足了勇气去给肖执堂表白,她那时候张扬热烈,心底只放过这么一个人,又怎么白白将他推给他人。

“你会是我的。”阮苏棠扬起嘴角这么宣布着,还没等人回应,身后便响起重物倒地的声音,肖执堂没有回答,径直越过她抱起身后的阮婷昕,看向自己的眼神里也写满了愤恨。

“你这辈子都别想我会多看你一眼。”肖执堂扔下这句话便抱着怀里的人飞奔而出,阮苏棠失神走到医院的时候却又被告知,只有她的心脏与阮婷昕匹配。

众人沉默着看向她,阮苏棠却直直盯向肖执堂,试图从他眼睛里找到一丝的希望。未果,她在心底轻轻笑了笑,原来自己的作用就是为了另一个人的生,她从来都是敢爱敢恨的人,信奉自己去争取爱情,这一次也是一样。

“如果牺牲我自己,能换来你的一点点喜欢,那也值得。”阮苏棠慢慢走向一旁猩红着眼睛等待的肖执堂,一字一句道:“我可以和她交换心脏,但条件是你要娶我。”

>>>点此继续阅读《唯愿你我可同心》全文<<<


第2章 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签字的

阮苏棠从来都知道自己在他们的故事里只能扮演一个小丑角色,只是没想到分别的这天来得这么快。他走了过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慢慢加大力道。

“你最好爽快点签了这份离婚协议,我还能对你的家人客气点,给你留点面子,不然的话,我们家的势力你是知晓的,到时候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可你不是答应我了,只要我换了心脏,就一直是你的妻子了吗?”阮苏棠做完手术之后经常会心绞痛,她白白忍受了这么久的委屈,却还是只能得到这个落场,她仰起头,眼里蓄了一汪池水,看得肖执堂有一瞬间的失神。

电话铃声在这时刻响起,肖执堂松开了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随即换上了另一副样子,那是阮苏棠这些年都不曾见过的款款深情。

“婷昕,怎么了,这个点还没睡着?”

电话那头传来阮婷昕软软糯糯的声音,略带着哭腔的尾音听得阮苏棠头皮一阵发麻。

“我一醒来你就不见了,我以为你又不要了……”

“怎么会呢?”肖执堂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转脸又耐心地劝哄道:“你先好好睡觉,有什么事就叫保姆,我在这边处理事情,明天就过去陪你。”

“那好,我等你。”

不知是不是刻意,肖执堂在挂电话之前,忽然提高了分贝说道:“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一定要保持好情绪,养好身体,然后漂漂亮亮的嫁给我。”

下个月结婚……

阮苏棠的脑子里轰鸣作响,她仔仔细细将这句话读了十几遍,却怎么也理解不了这五个字的意思了。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打算,一个不容许她拒绝的打算。

“你赶快签字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居高临下的肖执堂不耐烦的对阮苏棠说。霎时间,阮苏棠的心,就碎成了千万片,伴随着心绞痛的发作,她一个踉跄倒在了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呼吸,仍然抵不住一股大力将心脏从碎片碾成了粉末。

“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离婚?”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问出了这句话,阮苏棠紧紧用手扶着胸口,仿佛不压着它,整个人便会被悲伤吞没。

纵然阮苏棠已经痛苦成这般模样,肖执堂仍然用冷漠的近乎嫌弃的语气说“我厌恶的女人没有资格做我的妻子”。仿佛是为了给阮苏棠一点喘息的时间,好让她有力气签字,肖执堂点了一支烟,坐在了她的对面。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陷在沙发里痛苦不堪的阮苏棠像一只破败的洋娃娃。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为了伤害婷昕你都做了什么,我没有见过你这么贱的女人!”

从小备受家人呵护的她,在这个夜晚,尝尽了各种痛苦。被欺骗,被丢弃,爱而不得,求之不得,还有来自深爱的男人的轻贱和侮辱。对,还要加上一丝可悲,因为这大概是肖执堂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次了,尽管是在羞辱自己。

>>>点此继续阅读《唯愿你我可同心》全文<<<


第3章 我要去,我要去找肖执堂 

忽明忽暗的烟头点缀着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一边是肖执堂暴躁的等待,剑拔弩张,一边却是阮苏棠卑微到尘埃里的,低眉顺眼。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却不过是半支烟的功夫。终于,肖执堂霍然起身,打破了这奇怪的气氛。然而阮苏棠却突然觉得这几分钟,难能可贵,因为这竟然是两个人唯一的一次静默的坐着。没有嫌弃的躲开,没有不耐烦的回应。“能死在这一刻就好了,以肖执堂妻子的身份死去”。阮苏棠怔怔地想,几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才做了他的妻子,那么用命守住这个身份,她也是愿意的。

心境豁然开朗,仿佛溺水的人重新可以呼吸。阮苏棠突然坚定了信心,“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签字的”。她脆生生地回答了肖执堂,脸上甚至浮现了艳丽的笑容。

肖执堂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他有点不能相信,这个惟命是从的女人,竟然反抗了他。她有什么资格。只见阮苏棠撑着沙发的扶手,慢慢的站起来,轻轻的对肖执堂说:“老公,不早了,我先去洗漱”。

愤怒的肖执堂瞬间红了眼睛,一把摔了烟头。他从来没有被这样怠慢过。还是被他厌恶的女人。

“你不是说你死了才同意吗,现在我就让你死”。肖执堂一个闪身进了浴室,一下子把阮苏棠推倒在了浴缸边,跌倒在地的阮苏棠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见她额头一角被放置的熏香架,划了一个口子,“多么可笑,为了取悦他,买了他喜欢的味道,却最终让自己磕破了头”。此刻的阮苏棠真的成了一个被遗弃的洋娃娃。没有知觉,没有反抗。她从未见过肖执堂失控的样子,她甚至咧起了嘴角。因为能让肖执堂发狂到这个地步,那么也算是他对自己的在乎吧。

没有丝毫反抗和回应的阮苏棠,让肖执堂失去了理智,他揪住阮苏棠的头发将她按倒了水中。淡淡的血痕迅速消失在了水里,就像肖执堂不想她在她的生命力有任何痕迹一样。

一次又一次的被按到水里,阮苏棠剧烈的咳嗽终于让肖执堂觉得她有了一丝反应。其实阮苏棠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听得到她爱的男人不停的问她签不签字。在失去意识的瞬间,阮苏棠觉得自己好像在心里回答了一句:“不签”。

颓败的女人彻底没了反应,胸口的起伏也没那么明显。肖执堂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摸了一下阮苏棠还有鼻息,便像拖垃圾一样把阮苏棠拖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想到婷昕因为她而发病,又差点让自己失去挚爱,肖执堂不愿再看这个女人一眼。扭头的瞬间他瞥见了阮苏棠垂在地上的手。

没有丝毫犹豫,他取出公文包里的印泥,抓着阮苏棠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按下了指印。拿着协议书的肖执堂,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看着昏死的阮苏棠,还是打电话派人将她送到医院。毕竟他已经不想和她有任何关系,哪怕是害与被害的关系。

肖执堂走了,他不知道阮苏棠的额角还在渗血,就像协议书上的指印一样猩红。

>>>点此继续阅读《唯愿你我可同心》全文<<<


第4章 你说了我会一直是你的妻子 

睡着的阮苏棠与平时是截然不同的样子,安静,白皙,像个乖巧的洋娃娃。莫萧霆负手而立,静静盯着阮苏棠睡梦中突然颤抖的睫毛。

想着平日里那么明媚热烈的女子,竟然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看来肖执堂对她冷暴力的谣言是真的,想到两人结婚的缘由,莫萧霆心里暗骂一声,长叹一口气。

说来也巧,要不是他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也不会在回家时看见肖家的车拐进了急诊,本以为是肖伯母心脏病发作,想过来帮忙。

哪想着是阮苏棠浑身湿透的倒在座位上。

司机支支吾吾说不清缘由,他也不知哪根弦搭错了,抱起阮苏棠,折腾一早上,终于进了病房。

病房里静得很,工作一夜,又忙了一早上的莫萧霆靠着椅背昏昏欲睡。

突然手机消息提示像炸了一样,他赶紧静音生怕吵醒了阮苏棠,却瞥见群里正在八卦肖执堂发表了离婚协议书,照片里两人的指印无比清晰。

“怎么是你?执堂呢”?阮苏棠大概被铃声吵醒了,她有点意外竟是莫萧霆在守着她,却又急着知道肖执堂在哪里。“怎么不能是我”。

莫萧霆迅速将手机装进裤兜,满不在意地说,脑子里却想着,大概是两个人离婚了,阮苏棠才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毕竟当初这个明媚的女子向大家宣布过,一定要嫁给肖执堂。

“不行,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肖执堂”。

阮苏棠说着就要起身,大概是心绞痛发作,掀开被子,双脚刚踏到地上,阮苏棠便捂住了胸口。

额头已经微微出汗,毫无血色的双唇紧紧的闭着,快要和额头的白色纱布一个颜色。

“你不能去,你太虚弱了,医生说你需要卧床休息”!莫萧霆拦住要下床的阮苏棠,强行为她盖上被子。

“不行,我要去,我要去找肖执堂,没有了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莫萧霆此时生出了怜悯。

平日里那么美丽精致的女子,为了深爱的男人竟然变成这副模样。阮苏棠此刻头发凌乱,声音嘶哑,无助的蜷缩在床上。

“怎么告诉她肖执堂已经宣布两个人离婚了呢?”莫萧霆进退两难。

看着阮苏棠为爱痴狂的模样,莫萧霆不知为何心里生出一丝烦躁。

忽然想起小时候,随大人阮家做客,莫萧霆和阮婷昕看着阮苏棠手指翻飞的为大家弹奏着钢琴,突然阮婷昕要他帮忙在书架上拿一个奖杯,结果扶着椅子的阮婷昕突然晃了一下,莫萧霆便失手打碎了奖杯,哪想到阮婷昕却告诉大家莫萧霆是故意打碎的,不关自己的事。

不依不饶,哭嚷着说莫萧霆凭什么碰姐姐的奖杯,还给打破了。

莫萧霆涨红着脸,心里恼火,却不知如何辩解。

正当莫家的大人赔礼道歉时,阮苏棠却大度的说:“没关系,奖杯放在那里本来就是让人欣赏的,萧霆不过想看看,肯定不是故意打碎的”。

明明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阮苏棠觉得莫萧霆像个闷葫芦,莫萧霆却觉得阮苏棠太爱显摆自己多才多艺。

互不理睬的两个人,却被一个打碎的奖杯拉近了距离。阮苏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莫萧霆解围。

阮苏棠的哭泣打断了莫萧霆的回忆,莫萧霆气不打一处来,他真是不能接受现在的阮苏棠。莫萧霆坐到床边,想撩起挡在她眼前的碎发,却又觉得这个举动有点亲密。双手只好顺势搭在了阮苏棠的肩上,“别哭了,你这样伤害自己毫无用处”。“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阮苏棠又要起身,红肿的眼睛和包扎着的额头让莫萧霆再也忍不住,他摇晃着阮苏棠的肩膀大声说:“你们已经离婚了,离婚了,你别再去找他了”。

>>>点此继续阅读《唯愿你我可同心》全文<<<


第5章 我不相信 

“你说的我不相信,也听不懂,我只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执堂不会和我离婚的,我一定要去找他”!他笑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他昨夜的颓唐和失控,在阮苏棠的梦里,这一切不过是又回放了一次。

见她这么自欺欺人,莫萧霆拿出了手机翻出了群里的信息,举到阮苏棠眼前给她看,“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根本没有按指印。我没有,没有,没有……”鲜红的指印刺痛着阮苏棠的心。她一定要找肖执堂问清楚,一定要。执念给阮苏棠带来了力量,爱也好,痴也好,她一定要找到肖执堂。

莫萧霆拗不过阮苏棠,只能开车带她去肖家。与其让她这么自欺欺人,不如让她知道真相。裹着莫萧霆的大衣,苏棠沉默的望着车窗外,她在想,见了他,要问什么呢?

昨夜他说得还不够清楚么。肖执堂仿佛是自己的毒药,欲罢不能,哪怕饱受折磨,可是就是想见到他,哪怕就是只见一面呢。

大概是因为莫萧霆开着车,他们很顺利的进入了肖家的大门。

停下车后,阮苏棠轻轻地说:“谢谢你送我过来,接下来就让我自己进去吧!”

也许是内心的自尊让她说出了这句话,她不想让莫萧霆看见自己在肖执堂面前卑微的样子。莫萧霆没有回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阮苏棠放下大衣,整了整额前的碎发,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莫萧霆看着她缓慢却又坚定的走进室内。

一步一挪,明明那么近,明明是肖家的儿媳妇,她有点赧然,却还是坚定地走了进去。刚进玄关,她听到一阵熟悉的娇笑声。

是婷昕!是婷昕。

不然还能有谁呢?

那个同样爱着执堂,那个用着自己的心脏,那个人前天真可怜,人后精于算计的妹妹。

突然她听到肖执堂用无限温柔的声音说:“宝贝,婚纱这个款式好看吗?我们下午去店里选你喜欢的婚纱好不好?”

这,这是肖执堂吗?无限宠溺的语气,是阮苏棠从来没听过的。洁白的婚纱,浪漫的婚礼,肖执堂从来没有给过她。自己用一颗心换来的,不过是一个名分。

两个人的甜言蜜语一声一声的刺痛着苏棠的心。爱情真是让人迷失,又让人执着,她要见到肖执堂,要问问为什么自己和阮婷昕换了心脏,最终还是不要她。

阮苏棠整理了情绪,走进了客厅。肖执堂和他怀里的阮婷昕正在看婚纱画册,看到阮苏棠进来,肖执堂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狰狞,两个人的甜蜜时光被自己厌恶的女人打断,肖执堂立刻站起来,大声的呵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谁允许你进来的,赶快滚出去!”

躲到肖执堂身后的阮婷昕,却俏生生的说:“姐姐,你怎么来了,你额头怎么包着纱布,出什么事了?”嘴上说着关心的话,脸上却浮现着一丝不屑和耻笑。

“宝贝,你还没恢复好,快坐下休息。”转身面对阮婷昕时,肖执堂脸上又挂上从未给过自己的宠溺。

>>>点此继续阅读《唯愿你我可同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