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晴晴岳建南小说完整版《萌萌福宝财运亨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作者:数几只蘑菇

角色:岳晴晴,岳建南

小说:奇幻玄幻

简介:自带财运的修真咸鱼重生为被骂赔钱货的小可怜,惨! 刚出生惨遭家族抛弃,被乡下贫户带回收养,实惨! 岳晴晴本以为这一世结束咸鱼生涯,不能再躺平乱杀 谁知几位师兄也一起跟来 声名赫赫的律届阎王:听说过《动我小师妹必遭天谴基本法》吗?我写的。 富可敌国的跨国总裁:看到这座不夜城了吗?是我为小师妹打下的江山。 被称为和死神抢人的医界天才亮了亮手术刀,众人不禁捂住后颈。 影视歌三栖发展的流量天...

岳晴晴岳建南小说完整版《萌萌福宝财运亨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萌萌福宝财运亨通》免费阅读

第一章 倒霉催的赔钱货

岳晴晴是被一阵吵闹声惊醒的。

“柔慧,自从你生了女儿以后,李家连看都没来看一眼,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孩子不能要。”

“呜呜,妈,我现在怎么办啊,我怎么这么命苦,生了个赔钱货。”

“我已经打听好了,隔壁女人生不出孩子,我们偷偷塞给她,不然你下半辈子都难熬。”

赔钱货?塞给别人?

莫名其妙的话语灌入耳中,岳晴晴张嘴想要询问,却传出婴儿的啼哭声。

她这才意识到,被天雷劈死的自己,竟然成了一个婴儿。

“哭什么哭,”

听到她的哭声,两个女人立刻怒了,其中年老的女人往她的脸上拧了一下,瞬间滑嫩的皮肤立刻留下一道可怖的红痕。

岳晴晴吃痛,这女人的运势发黑,看来之后的人生霉运傍身,真在这家长大,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

一个女人躺在医院的椅子上,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从小受尽后娘折磨,好不容易熬到嫁人,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

婆婆攒了大半年的钱让带她来医院看看,这一看就查出原来她不能生育。

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命咋就这么苦。

“哇!”

婴儿的哭声猛地灌入耳中,张莹猛地直起身,怀疑自己听错了。

环顾四周,她从椅子下看到一个小小的包裹。

“这是……孩子?”

张莹不可思议地看着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怀疑这是老天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张莹的丈夫岳建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脸惊愕的张莹。

“建东,我们养这个孩子吧,你看这个字条,她是个弃婴。这是老天看我可怜,送给我的。”

张莹仰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岳建东面色一僵,他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孩子,襁褓里有张字条,上面写着孩子送给有缘人。

作为长子,家里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今天来医院的钱都是娘凑了好久凑出来的,哪有钱再养一个孩子。

尤其还是个女娃。

但对上张莹含泪的眼,他只能咬了咬牙,发出一个嗯字。

算这孩子没福气吧,入不了好人家,只能跟着他们受苦受累了。

“哟,这不是建东嘛,你们两口子抱的啥?捂这么严实。”

“捡了个娃?女娃?唉,捡个女娃回家有啥用啊。”

岳建东和张莹一路回村,遇到不少乡亲。

众人都好奇两口子去县城看个病,咋捡回来一个娃。

一旦听说是个女娃,脸色就立刻从惊讶变成同情和鄙夷。

这年头女娃不值钱,尤其是国家只让生一个娃以后,村后面那条河里经常会飘来女婴的尸体。

岳家本来就是村里的贫困户,岳建东真是脑子坏了才抱回来一个赔钱货。

大叶村并不大,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村。

嘲笑、奚落的声音不绝于耳。

两口子快到家时,早就得到消息的林春菊在门口候着。

远远看见婆婆的身影,张莹抱着孩子的手一紧,恨不得能缩成一团。

隔壁周二狗的媳妇故意笑道:“哟,建东媳妇,你怀里抱着啥宝贝?让咱们开开眼。”

林春菊狠狠瞪她一眼,利索回道:“关你屁事,回你屋呆着去。”

二狗媳妇悻悻一缩脖子,她敢嘲笑张莹,却不敢惹林春菊。

这个老寡妇凶悍得很,向来是村里掐架骂人的一把好手。

呸,听说以前还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呢,就养出这性子?

女人又幸灾乐祸地笑了,今天张莹带回来一个女娃,头皮还不得被林寡妇揪掉。

离家越来越近,张莹的背也一点点塌下去,肩膀不停颤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二章 把这个娃留下吧

岳建东见状叹了口气,挡在张莹面前。

“娘,我和莹子带回来一个孩子。”

“嗯。”

林春菊并没有像二狗媳妇想的那般暴跳如雷,很平淡地应了声,转身走进家门。

见没热闹可看,二狗媳妇才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回屋。

“说吧,咋回事?”

林春菊盯着两口子,张莹低着头把经过小声说了。

听完张莹的话,林春菊沉下脸,“你也不看看现在家里啥情况,老二媳妇刚生完孩子,本来就紧张,你还带回来一张嘴,我看你是嫌家里太富裕!”

岳建东两口子低头挨训,一个字都不敢说。

襁褓里的岳晴晴见势不妙,扯开嗓子便哭。

她上一世虽然被师傅说是废柴,但是福运之气超乎常人,上辈子人人都喜欢她,这辈子她可不想再被抛弃了。

因为生下来没有被好好喂过的缘故,婴儿的哭声很是孱弱,像抽噎的奶猫。

林春菊皱眉探头一看,包裹里的孩子已经褪去了一身红,长得白白嫩嫩。

将开未开的眼睛像黑葡萄,挂着几滴水珠,红润的小嘴微微张着,一动一动的。

张莹见她面无表情,心里一急,跪下了。

“娘,医生说我生不了孩子,求求您行行好,就让我养了她吧。”

岳建东一惊,也急忙跪下,“娘,是我,是我不能生,不是莹子的问题。”

林春菊翻了个白眼,“行了,又没说不留,都给我滚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这才松口气站起来。

张莹讨好地把孩子抱到林春菊面前,“娘,您给孩子起个名吧。”

林春菊没好气地接过,岳晴晴还看不清人,小狗似的用鼻子嗅了嗅。

嗯……是个好人。

她这下放心了,不会再被扔出去。

“今儿天不错,就叫晴晴吧。”

岳晴晴兴奋地拍手,这名字好,和上辈子师傅起的一模一样。

“这孩子先让你弟妹一起奶着,现在你们有孩子了,以后得拿起当父母的责任。”

两人死命点头,林春菊抱着岳晴晴到二房屋里。

王晓妮早就竖起耳朵把事情听得清清楚楚,见婆婆进来急忙伸手接孩子。

“娘,给我吧。”

岳晴晴被放在王晓妮怀里,嗅到食物味道后拼命吮吸。

王晓妮看着她又急又饿的样子,心里也泛起怜爱。

等晚上吃饭,岳家所有人都回来,岳晴晴才弄清了这家的组成。

林春菊是个寡母,拢共有三个儿子:岳建东、岳建西和岳建南。

还有一个女儿岳晓芳,嫁去了邻村。

岳建西有一儿一女,女儿岳杏儿两岁了,儿子岳小虎也才出生不久,比岳晴晴还要小几天。

岳晴晴昨晚在大人睡着后又修炼了会,五感比一般婴儿好得多。

婴儿天生就有先天之气,从昨晚修炼以后,岳晴晴发现自己的进度一日千里。

现在已经可以用双目看清寻常人身上的运势。

林春菊身上笼罩着一层橙黄色,像晨日的太阳,看起来很舒服。

见小家伙大眼睛圆圆的,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林春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脸。

只是这笑脸在看到岳建南这个皮小子后就消失无踪了。

“站住,干什么去!”

正准备偷偷溜出门的岳建南脚步一僵,忙做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

“娘,我就去咱家地里,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真的?”林春菊眯起了眼。

岳建南是遗腹子,又是早产儿,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从小就照顾他。

也因为身体弱,平常也做不来耕田的力气活,倒喜欢去河边摸鱼,去后山设陷阱捕点飞鸟野兔。

可村里人为啥去后山去的少,还不是因为那一片太荒,从没开发过,经常有大型的猛兽下来觅食。

只有岳建南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才总喜欢往那跑。

岳建南见他娘这幅模样就发憷,急忙保证道:“千真万确,我这年龄也大了,总得为家里出份力嘛。”

林春菊的脸色这才好看点,“去吧,那你早点回来。”

岳建南得了赦令刚要走,林春菊怀里的女娃突然就哭号起来。

撕心裂肺的声音,叫的岳建南差点摔了。

“娘……这是咋了?”

岳晴晴一边干嚎,一边死死盯着岳建南。

旁人看不到,但岳晴晴看得分明。

岳建南周身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那墨色浓郁得让人心慌。

这是大凶之兆,只要岳建南踏出这扇门,必然有去无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三章改运的代价

婴儿的哭声一浪接着一浪,哭的两人手足无措,心都像被揪住。

岳晴晴见两人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能。

看着婴儿努力伸手的样子,岳建南为难地盯胖乎乎的小爪子,“这丫头……不会是想让我抱吧。”

回应他的是岳晴晴更为响亮的哭声。

以她现在的修为,不碰到事主根本不可能改运。

林春菊也没办法了,“你抱着试试看。”

岳建南手忙脚乱地接过岳晴晴。

他抱孩子的姿势一点也不规范,可婴儿竟然真的不哭了。

两人刚松一口气,就见岳晴晴猛地揪住岳建南衣领前的扣子。

啪一声。

岳建南衣领最前端的扣子应声而落。

“娘哎,这孩子的力气咋这么大呢。”

岳建南总共也没几身好衣裳,心疼地眼睛都红了。

林春菊没好气道:“听说刚出生的娃是会抓着东西不放,就一粒扣子,等晚上回来给你补。不是要去地里?别耽误时间了。”

岳建南被亲娘推出门,岳晴晴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身上的雾气渐渐散开,转为浅金色。

总算成了!

林春菊担心岳晴晴把扣子吞下去,刚准备想办法拿出来,就见岳晴晴摊开了手。

那粒扣子安安静静地躺在女娃掌心,几乎占了她小半个手掌。

林春菊自己养了几个孩子,自然知道小婴儿早些时候抓住东西是不会撒手的。

岳晴晴这种表现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

林春菊盯着岳晴晴看了会,发现这婴儿困得厉害,嘴里不自觉地开始吐奶泡泡。

“还小呢。”

林春菊觉得自己多心了,抱着岳晴晴转了两圈后又放回王晓妮房里。

家里一片静谧,谁也没发现岳晴晴悄咪咪地睁开了眼。

累,太累了。

上一世她为什么一直停在炼气期,因为改运需要花费的代价太大。

耗费修为,更沾惹因果。

这一次她也做好了灵气散尽的准备。

毕竟岳家人待她好,师傅说过,无论做人还是成仙,最要紧的就是知恩图报。

没想到她运功顺着经脉运转一圈后,却发现只是体内暂存的灵气被耗尽。

所以精力瞬间萎靡,境界却没有跌落回底。

半晌后岳晴晴才想明白关键。

她是异世之魂,因果也应当留在原来的世界,现在来了这个不知名的世界,曾经的因果自然也被斩断。

岳晴晴想到这里忍不住瞪大了眼。

这岂不是说明她现在不受天道法则管控,可以随意帮人改运?

岳建南到晚饭时还没回来。

昨天的兔子已经做成红烧口味被摆在桌上,却没有一个人有胃口。

林春菊焦急地等在门口,一遍遍地问岳建东和岳建西两兄弟。

“他真没去地里?”

“你们回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他,问过人没有?”

两人已经出去找了一圈,却连个影子也没见到。

家里一时安静无言,落根针都能听见。

就连岳杏儿都察觉到不对劲,坐在椅子上噤若寒蝉。

“是建南吗?娘,建南回来了!”

门口一瘸一拐的影子不是他又是谁?

岳建南抬脚还没进到屋里,就被林春菊拿着笤帚疙瘩狠狠打在身上。

“我让你说谎!我让你贪玩!我让你不回家!”

岳建南连满屋子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抱着头惨叫。

“娘,别打啦,我今天差点就死了!”

岳建南欲哭无泪,从怀里掏出一个被草绳扎起来的宽叶包,“还好我命大,带回了这个。”

所有人打量着岳建南。

这小子身上的衣服被挂得破破烂烂,裤子上满是泥土,胳膊上还有血痕,真是凄惨的难以用言语形容。

他颤抖着手,打开一层又一层的叶子,露出黄白色形若萝卜,满是根须的植物。

“娘,这是您说过的人参吗?”

人参!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四章 因祸得福

林春菊接过叶片,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几分钟。

屋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岳晴晴倒是想探头去看,可怜脑袋都支不起来。

只能隐隐看见林春菊手中的物件散发着温润光泽。

“没错,是人参。”林春菊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岳建南咧开了嘴,“瞧瞧咱这运气,因祸得福,这下知道不该打我了吧。”

林春菊仔仔细细地收好,然后哼了一声:“到底怎么回事?这人参从哪里来的?”

“我今天去山上想去捉只兔子,可没想到竟然遇见了熊瞎子。”

熊瞎子几乎是山里最可怕的动物,再有经验的老猎人也不敢说从它手下全身而退。

“我远远看到它朝我跑来,就拼命地逃,关键时刻衣服还被树枝勾住了。”

岳建西顿时被唬住,“那你不是倒大霉了?”

岳建南几近得意地揪起领子,“还好我命大,枝条刚好从这里穿出来,我没踩稳从山上滚下来了,最后竟然没事,熊瞎子也跑走了,还在山脚下找到了人参。”

林春菊的目光又逡巡到儿子衣领。

缺了一颗扣子的领子敞开着,胸口还有一片树枝滑过的红痕。

巧合?也太巧了点。

饭后,岳建东提议道:“娘,人参明天我拿去城里卖了吧。”

岳家太穷,留不住这种好东西。

林春菊却看向岳建南,“明天你还是去田里,让老三去城里。”

岳建南兀然被点名,用食指指着鼻子。

“让我去?”

林春菊沉着脸,“不愿意?”

“愿意、愿意!”岳建南忙不迭地点头,哪敢说一个不字。

第二天一早,岳建南收拾好东西,就和林春菊道别。

林春菊把几块卷饼放在岳建南的兜里,吩咐道:“路上注意着点,别把自己丢了。”

送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叫住岳建南。

“你先等等。”

转身把岳晴晴从二房屋子里抱了出来。

被弄醒的婴儿打着哈欠,水濛濛的眼睛微微张开。

岳建南不解其意,和小侄女大眼瞪小眼。

“娘,这是干啥?”

林春菊盯着小孙女,发现后者毫无反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行了,你去吧。”

岳建南一头雾水地出了门,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岳晴晴昨晚修炼了许久,困得睁不开眼,侧头靠在奶奶怀里呼呼大睡。

林春菊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当天晚上,岳建南许久未归。

岳家的人几乎坐不住凳子,时不时探头张望,又不敢做出太大动作,免得让娘担心多想。

岳家人心焦似火,只有岳晴晴丝毫不慌。

出门前林春菊给她看过岳建南。

对方身上的气息好得很,这次出门纵使小有波折,也不会出什么事。

林春菊拿着筷子端起碗,其他人也只能跟着一起吃。

幸好刚吃了没几口,门外终于传来声响。

“娘,我回来了!”疲惫的声音难掩激动。

张莹去厨房拿了个碗,岳建南却顾不上吃饭,踮着脚尖转身关门。

“知道这支人参换了多少钱吗?”

岳建南低头脱下鞋子,从两只鞋垫底下掏出两叠厚厚的大团结。

“三百,人参卖了三百元!”

众人不由得咂舌,那么小小的一株药材,竟然比得上家里大半年的收入。

林春菊环顾一周,目光有意无意地滑过张莹怀中。

最后一锤定音,“这件事你们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都不准往外说。”

要让人知道作为贫困户的岳家发了这么一笔财,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事。

三百元是一笔巨款,尤其对岳家而言。

但家里没有一个敢张扬出去,各个都把自己当成锯了嘴的葫芦,比往日还要沉闷许多。

一早,林春菊拿了五块钱出来。

“老三,中午你去刘屠户家割几斤肉。”

岳建南接过钱,飞快地往外跑。

院子里岳杏儿听到肉字,口齿不清地拍手道:“吃又,又又好吃。”

林春菊把她抱起来,笑容很是慈祥,“杏儿乖,以后等咱家有钱了,顿顿都吃肉。”

隔壁的周二狗媳妇恰好出门倒水,听见这话后扑哧一笑。

“日头还亮着呢,就开始做梦了?”

大叶村最穷的就数岳家了,还想着顿顿吃肉。

林春菊理也不理,像见到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抱着小孙女回屋。

周二狗媳妇自讨没趣,呸了声,盆里的水狠狠泼出去。

口中还不干不净地念着,“老寡妇天生克夫,活该岳大山短命。”

话音未落,林春菊炮弹似的从屋子里冲出来,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第五章林寡妇克夫?

二狗媳妇被打得眼冒金星,刚想反抗,头皮又是一紧。

“妈呀,杀人啦!放手,老寡妇你给我放手。”

林春菊一手扯着女人头发,另一只手死命往她脸上扇。

“我让你管不住嘴,我让你胡说八道。”

二狗媳妇比林春菊年轻,却被打得毫无反抗之力。

刚开始还手脚乱舞地挣扎,到后面只剩下带着哭腔的惨嚎和求饶。

村里人都被声音招来了,就连正在给岳晴晴喂奶的王晓妮也拖着鞋跑出来了。

“娘、娘您别打了,发生啥事了?”

林春菊不理,又往二狗媳妇嘴上狠狠扇了两下。

直到村长带着还在上工的青壮年劳动力赶来,林春菊才从地上站起来。

顺手理了理衣服的褶皱,把散乱的头发重新扎到脑后。

岳晴晴双眼放光地盯着奶奶,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小嘴巴。

这战斗力……太强了!

村长姓章,在村里素有威望。

“林家嫂子,这是咋回事啊?怎么还动起手了。”

二狗媳妇捂着脸哎哟哎哟,嘶哑着嗓子诉苦,“我不活了,林寡妇要杀人啊,我要被她打死了。”

章村长眼皮一跳,二狗媳妇在村里素来长舌爱惹事,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还是林春菊冷冷道:“她说我克夫,骂老岳短命。”

二狗媳妇顿时像被人捏住了嘴,捂着脸不吭声了。

林春菊却不搭理转头看向围观人群。

“王金顺,你站出来。”

“当着大伙的面,你说,当初我家男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围观人群散开一个缝隙,被点名的中年男人面色讪讪。

“这……你男人咋死,和我有啥关系?”

见状,所有人都不禁皱眉。

谁不知道,十几年前王金顺失足落水,偶然路过的岳大山衣服都没脱就下去救人。

王金顺死命挣扎,连累的两个人都扑腾不上来。

岳大山拼着最后一口气把人给托上岸,自己却再也没能上来。

林春菊冷冷看着他,那目光让王金顺的头越来越低。

他心虚。

生产大队队长说岳大山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让王金顺每个月分一半的工分和粮食给岳家。

王金顺立刻反口,他说岳大山没救他,他本来就是在河里游泳,岳大山自己多管闲事淹死了,和他无关。

他觉得自个没做错,虽然林春菊因为这事气得早产,生下来的岳建南身体也不好,但毕竟不是活下来了吗?

现在岳家几个人不都活的好好的?他有什么错!

想到这里,王金顺抬头,“岳大山他是自己掉下河里淹死的。”

二狗媳妇听到这话立刻昂起头,像得了人撑腰。

“听到没,我说错了啥?要不是你命硬,岳大山能这么早就去了吗?”

林春菊盯着王金顺,“好,那你发个誓,岳大山他真是自己倒霉死了,和你没关系。”

被周围人盯着,王金顺心中闪过阵阵窘迫,很快又化为恼怒。

发誓就发誓,反正又不算数。

“好,我发誓,岳大山是自己掉到河里淹死的,我要是说了谎,就让我摔断腿。”

四周有些不知道当年真相的年轻人听了这话,也迷糊了。

“这种话都敢说,应该真和他没关系吧。”

“其实看林寡妇颧骨这么高,说不定就是克夫呢。”

谁也没注意到,王晓妮怀中的岳晴晴眼中闪过一丝金芒,藏在包裹里的手指掐了个法诀。

问心咒。

修真界最简单的法术,能让誓言成真。

大道有因果,妄言必遭祸。

有了王金顺的表现,二狗媳妇重新变得张牙舞爪。

“以后村里人都离林寡妇远点,小心被她克死。”

章村长恼怒道,“政府早就说过要破除封建迷信,以后谁也不许说这话!”

二狗媳妇撇了撇嘴,不敢顶撞村长,抱起地上的盆回房里。

虽然还是披头散发,模样却像获胜的斗鸡。

章村长叹一口气,驱散人群。

“好了,都去忙吧,别傻站着了。”

岳晴晴抿了抿小嘴,艰难地从襁褓里探出头,看向王金顺离开的方向。

王金顺的背影,已是一片漆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萌福宝财运亨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